• 為確保您的帳戶安全,如接獲三民書局來電詢問滿意度或訂單出錯,要求重新設定。請立即掛掉電話,並致電三民確認或撥165諮詢,永遠不要操作ATM。
 
品牌專區-『天使文化』
品牌專區-『悅讀紀』
品牌專區-『巨石文華〈夢想季〉』
品牌專區-『蝴蝶季』
品牌專區-『魅力‧花火』
 
  • 工具圖書

  • 文學

  • 軍事

  • 歷史傳記

  • 地理旅遊

  • 語言學習

  • 法律

  • 社會科學

  • 政治外交

  • 美術藝術

  • 哲學宗教

  • 教育

  • 體育休閒

  • 電腦〈計算機〉

  • 醫療保健

  • 考題類

  • 數理科學和化學

  • 天文學、地球科學

  • 生物科學

  • 工業技術

  • 農業科學

  • 交通運輸/航空航太

  • 環境科學、安全科學

信者得愛(簡體書)
信者得愛(簡體書)
  • 人民幣定價:32.8元
  • 定  價:NT$197元
  • 優惠價:87171
  • 可得紅利積點: 5 點
  • 參考庫存: 目前有庫存
分享:
   簡體分類: 文學 > 中國文學 > 小說 > 現代作品(1919~1949年)

商品介紹
  • 商品簡介
  • 作者簡介
  • 目次
  • 書摘/試閱
  • 愛是人生的光點,我想你時,覺得自己站在光亮處。
    米炎涼 驚豔之作 獨家收錄《一萬次別離》短篇+景教授甜寵番外
    用什麼交換你的愛情?永遠的信仼和忠誠,以及,更多的愛情。

    信者得愛,人生的路太長,如果你曾遇到過秉持著巨大善意且堅持走下去的人,請不要忘記,——善待她,如同善待你自己。

    (《阮陳恩靜》作者呂亦涵作序推薦)


     

    商品除瑕疵品外,恕不接受退換貨
    因拍攝略有色差,圖片僅供參考,顏色請以實際收到商品為準

  • 米炎涼

    水瓶女,資深雜誌主編,《意林》雜誌專欄作者,以筆為戎,以夢為馬,在寡情的世界裏寫深情的故事。代表作《一萬次別離》。

  • 第一章 信仰

    孔雀

    百川歸海

    我敬你一杯守口如瓶的心事

    舊夢闌珊

     

    第二章 勇氣

    故園婚禮後

    一萬次別離

    信者得愛

    一曲微茫度此生

    荊棘花

     

    第三章 逐愛

    我為你翻山越嶺,卻無心看風景

    他走過的地方沒有風

    一生遙遙

    青島遺夢

     

    第四章  癡夢

    一樹燈籠一樹秋

    將深情一飲而盡

    白雪比紅塵更深

    今宵別夢寒

    一種相思兩處閒愁

  • 第一章 信仰

     

     

    孔雀

     

    不能做你的唯一,但求做你唯一的留而不得。

     

    楔子

    見過野生孔雀的人一定不能想像它們被剪斷了翅膀被圈養的模樣——這美麗的傢伙在偌大的別墅裡來回走動,富饒安逸的生活讓它的羽毛光鮮奪目得幾近炫目!作為主人高價購回的觀賞動物——它自由嗎?快樂嗎?能飛翔嗎?並沒有人在意!也無須被在意!

    她生命裡最好也最壞的十一年,就像那只孔雀,而那個親手剪斷了她翅膀的人有一雙如冬日湖泊般清澈卻幽深的眼睛。

    他說,留在我身邊,我可以給你想要的一切,除了文太太的身份。

    那是一九九三年,她出現在他的世界,在兩萬人裡和他一起逃亡。

    他說,很遺憾,無論你心系著誰,你都只能身老於此!

    那是二〇〇八年,她被宣告,卒於這幢當時堪比宮殿的小洋樓。

     

    現在的香港擠擠挨挨聳立著高入雲霄的牙籤樓,房價在二〇一三年高達十二萬美元每平,我在這一年住進一幢獨門獨戶帶大花園美得不像話的小洋樓,是因為柳小姐。

    柳小姐是我媽的學妹,住在我家老房子的閣樓上,獨居,無論什麼時間都用一塊素色絲巾從頭裹到脖子,大半張臉都掩在其中,只露出一雙空靈美麗的眼睛。也許是因為她身材和氣質太好,也許是因為那雙眼睛過分的迷人,每次看到她就會想起古裝劇裡那些一襲白衣戴著面紗的絕世美人。

    有一回,我看到她在閣樓上種薔薇,閣樓的牆沒有瓷磚,水泥和石灰牆壁已經很舊,顏色是斑駁的灰,有些縫隙裡還長出了綠意深濃的青苔和爬山虎。她個子高,微微躬身在那樣的殘牆前,竟有一種說不出的典雅和高貴,我鬼使神差地朝她喊了一聲柳小姐,她抬起頭來,看到我,美麗的黑眸染了淺淺的笑意。

    後來我們搬了新家,我還是會去閣樓看她,希望有一天她能和我講講香港,講講她的故事。可是直到我高中畢業,柳小姐也沒有成全我一個轟轟烈烈的故事構想。

    收到香港中文大學錄取通知書那天,興高采烈地去閣樓告訴柳小姐這個消息,激動之下忘記了敲門,不料撞到柳小姐洗澡出來沒有戴頭巾的樣子,我嚇住了——她臉上竟然紅白一片疤痕。

    我連聲道歉,柳小姐卻不以為意,她笑了笑,沒有和我解釋臉上的傷,而是給了我兩樣東西,一個位址和一串鑰匙,她說:“如果這些鑰匙還能打開這裡的門,你就住到這裡去吧。我會給你寫信的。”

    我沒有想到,柳小姐給我的是那樣一幢豪宅的鑰匙。住進去第一晚,我打開了這幢樓裡幾乎所有的燈,它將豪華開闊的大堂,蜿蜒的樓梯,藝術氣息濃厚的字畫,以及各種精巧一看就價值不菲的擺飾照得光彩奪目。我怎麼也不能把住在我家舊閣樓上的柳小姐與這一切聯繫在一起。心裡有很多疑問,又伴隨著一種異樣的興奮和刺激感。

    過了幾天,我給柳小姐寫了封信,然後忙著學校報到的事情,暫時把心中的諸多疑團拋諸腦後。直到週五,睡到十一點起床,走到樓梯口,突然尖叫一聲:“你們是誰?怎麼進來的。”

    樓下站了五個人,其中一人走到我面前禮貌地說:“你好,我們是保潔公司的人,應謝先生的要求,每半個月來這裡打掃一次。”

    “誰是謝先生?”

    對方更驚訝:“你住在這裡,卻不知道謝先生是誰?”

    見他看我的眼神充滿懷疑,我趕緊取過房子鑰匙給他看:“一個朋友給我的鑰匙。”我心思忽然一動,說:“你方便把謝先生的電話告訴我嗎?”

    結果自然是沒有要到電話,心裡的懷疑也就沒了下文。

    又一個週五,那天我下課早,走進院子就看到花園裡有個身影正蹲著修剪花草,由於之前保潔公司的事,我也沒有太感到意外,禮貌地打了個招呼。那身影忽然站了起來,他很高,逆著光朝我看了過來,我根本看不清楚他的臉,可那人的目光卻讓我有一種壓迫感。

    我連忙說:“你好,是園藝公司的人吧?我是最近住到這裡來的。”

    那人半晌沒有說話,只是目光一刻也沒有離開我,不知道為什麼,那目光讓我有點兒怯意,我說:“那……叔叔你繼續整理花草。”

    “小謝安排你住進來的?”那人忽然開口,那是一個非常沉穩冷峻的聲音。

    “原來你也認識謝先生。”我回頭對他笑了笑,但不想跟他多言,快步走上樓去。走進房間,我一邊自問道,我為什麼要害怕一個園藝工人?一邊找了間能看得到花園的房間,趴在窗口朝下面看,那個人還在修剪花草,他修得很用心,好像根本感受不到我打量的目光。

    十月初,我收到了柳小姐的第一封信。柳小姐的字跡非常娟秀,她在信裡問我是否還好,是否適應新環境。簡單問候之後,她筆鋒忽然一轉,寫道:你曾問過我的事,我沒有告訴你,不是不願意,而是不知從哪裡開始說起。聽你媽媽說,你閒暇裡愛聽故事也愛編編故事,那,你就當一個故事聽聽罷了。


首頁公司簡介異業合作人才招募圖書館採購/編目門市公告&三民禮券兌換處好站連結三民‧東大‧弘雅圖書目錄古籍‧古典圖書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