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為確保您的帳戶安全,如接獲三民書局來電詢問滿意度或訂單出錯,要求重新設定。請立即掛掉電話,並致電三民確認或撥165諮詢,永遠不要操作ATM。
 
品牌專區-『天使文化』
品牌專區-『悅讀紀』
品牌專區-『巨石文華〈夢想季〉』
品牌專區-『蝴蝶季』
品牌專區-『魅力‧花火』
 
  • 工具圖書

  • 文學

  • 中國文學總論

  • 國學經典

  • 世界各國文學

  • 領袖傳記文學

  • 文學研究評論

  • 民族、宗教文學

  • 詩歌、韻文、散文

  • 小說

  • 兒童文學

  • 軍事

  • 歷史傳記

  • 地理旅遊

  • 語言學習

  • 法律

  • 社會科學

  • 政治外交

  • 美術藝術

  • 哲學宗教

  • 教育

  • 體育休閒

  • 電腦〈計算機〉

  • 醫療保健

  • 考題類

  • 數理科學和化學

  • 天文學、地球科學

  • 生物科學

  • 工業技術

  • 農業科學

  • 交通運輸/航空航太

  • 環境科學、安全科學

搖歡(全二冊)(簡體書)
搖歡(全二冊)(簡體書)
  • 人民幣定價:49.8元
  • 定  價:NT$299元
  • 優惠價:79236
  • 可得紅利積點: 7 點
  • 參考庫存: 目前有庫存
  • 加入購物車    
分享:
   簡體分類: 文學 > 中國文學 > 小說 > 新體長篇、中篇小說
   簡體書文學 > 小說

商品介紹
  • 商品簡介
  • 作者簡介
  • 編輯推薦
  • 目次
  • 書摘/試閱
  • 傳說,生而為龍,便身懷寶藏,富可敵國。
    可搖歡是一條出生在山溝溝裡的小青龍,她既沒有寶藏,也不富有。她住的山洞是她用尾巴砸的,山洞裡的清泉是她用爪子挖的,就連鄰居那位四海帝君也是她順手撿回來的。
    同為龍族,四海帝君見到她總是嘆氣,說她太丟龍族的臉。
    搖歡不解,自己威風八面,是遠近聞名的惡龍,怎麼會丟龍族的臉?
    帝君無奈,只好收她為徒,教她修行。
    多年後,帝君的苦心栽培,在這條蠢得四海無邊的小青龍身上,以失敗告終。
    四海帝君的一世英名毀矣,這可如何是好?
    帝君目光悠遠,自是早有謀劃,他日娶了她封口便可。
  • 北傾
    超人氣作家,熱愛旅行和美食,有點小懶,對感興趣的事格外執著,性格軟萌又溫暖。擅長溫馨治愈系的文字,文風暖甜而清新,細微處下筆如點睛,每一個精彩的情節,每一個重要的轉折,都如精火慢燉般讓人品出個中滋味。
  • 人氣作家北傾首度傾心抒寫仙俠力作。
    天也歡喜,地也歡喜。歡喜我遇到了你,你也遇到了我。
    甜蜜CP小蠢龍搖歡VS四海帝君尋川。
    新增甜蜜番外,隨書附贈Q萌人物卡冊。
    預售期間有驚喜活動
  • 上冊:
    楔子生而為龍
    第一章搖歡其龍
    第二章修煉化形
    第三章我叫尋川
    第四章不速之客
    第五章霧鏡出走
    第六章海上霸主
    第七章尊師重道
    第八章情竇初開
    第九章深入險境
    第十章長夜未央
    第十一章成年禮至
    第十二章克制一吻
    第十三章初遇前塵
    第十四章人間悲喜
    第十五章思念成城

    下冊:
    第十六章似曾相識
    第十七章為你破戒
    第十八章暗影幢幢
    第十九章心悅已久
    第二十章江山為聘
    第二十一章步步為營
    第二十二章忘川之畔
    第二十三章無邊夢境
    第二十四章前塵往事
    第二十五章決戰崑崙
    第二十六章生生不離
    第二十七章上窮碧落
    第二十八章生死同命
    第二十九章一世長安
    番外五則

  • 海裡一入夜,便是烏漆摸黑一片,那月華只有海面上才有薄薄的一層。
    帝君的寢殿里四處嵌著夜明珠,把整個宮殿都映襯得如同白晝。
    搖歡心虛地站在帝君面前,雙手不安地絞啊絞,她直覺帝君已經發覺她在搗亂,那顆心七上八下一直沒安穩過。
    果不其然,帝君開口便是:“這些先生你都不喜歡,那你要什麼樣的?”
    搖歡眨了眨眼,沒直接回答帝君的問題,反而問道:“帝君那日和搖歡說的話還算不算數?”
    尋川抬眸看她,眼帶質詢。
    “就那句,要離開還是留下都由我。”怕他生氣,她上前兩步,半跪在他的面前。想了想,搖歡又抬起手輕輕地搭在他的膝上,就這麼仰頭看著他,“這三界四海八荒那麼大,與其讓這些我不認識的人教我道理,還不如帝君陪著我到處走走。”
    尋川低眸,看半跪在他膝前的搖歡,像是褪去了塵沙。
    她的眼裡,一片赤誠。
    搖歡搭在他膝上的掌心,似一團燃燒的火焰,那溫度透過衣衫一路直達心底。把他那顆沉寂了不知多久的心,燒得如同烙鐵。
    尋川的心不由自主柔軟了一大片,他看著眼前少女澄澈的雙眸,眼中憂慮不減,“你可知道外面有多凶險?”
    搖歡不知。
    她在無名山里長大,本就不知外界到底是何模樣。在山里,誰也不敢欺負她,哪怕後來帝君來了,每逢她做錯事都要懲罰,也只是傷她一些無關痛癢的小皮毛。
    哪怕後來遇上狐妖要奪她龍珠,傻道士拔劍相向,她也未曾對外面的世界有過恐懼。
    這大概就是先生說的無知者無畏吧?
    搖歡搖了搖尾巴,半跪著膝蓋疼,她嘟嘟囔囔地原地跪坐,忽地想起狐妖以前想要書生手裡那塊碧綠色的玉佩時,就差整個人都黏上去了。歪了歪腦袋,她有樣學樣地輕輕牽住帝君的手。
    帝君的手指修長白皙,卻不顯纖瘦。幾次牽住她的時候,那掌心的熱度都像是掛在天上的小太陽,格外溫暖。
    她盯著帝君的手心看了看,伸出一根手指在他掌心畫圈圈,邊畫邊機靈地觀察帝君的神色。見他淡漠無波的臉上湧起復雜的情緒時,很是得意地揚著下巴道:“我覺得那麼多女先生,還不如無名山上的狐妖好。她雖沒教我,可我學的東西可多了。”
    尋川眉頭緊鎖,對她語氣裡的小得意嗤之以鼻,“狐妖天生媚主,你跟她學的能是什麼好東西。”話落,想起搖歡還未化形時,總愛學狐妖揚腔捏調的說話,臉色又不好看了幾分。
    他握住搖歡還在作亂的手指,沉吟片刻道:“你身懷龍骨又修龍身,住在這裡最安……”
    話未說完,早已忘記尊老愛幼為何物的搖歡立刻搶白道:“我知道帝君瞞著我不少事,你不喜歡我問身世來歷,我就當作一點也不好奇。我自知笨了一些,可誰真心待我,我看得分明。所以我乖乖地待在帝君的身邊,乖乖地聽話。不是因為我懼怕,而是我知道帝君真心待我好。”
    她一口氣說了這麼多,有些大喘氣,但這個時候,輸了陣勢也不能輸了氣勢。她雄赳赳氣昂昂地拋出一句:“帝君還能真的讓我一輩子都稀里糊塗地過下去嗎?”
    她的聲音清脆,就像是林間翠鳥輕鳴,那清麗婉轉的聲色如同和岩礁石碰撞的海水,來回滌蕩。
    尋川雖是上古龍族,與天同壽。
    可存活於世多年,他天生天養,對教導一條頑皮的小龍還是缺乏經驗。
    被搖歡一番搶白後,自覺理虧,一時竟不知要說些什麼。
    帝君一沉默,搖歡也沉默了。
    得寸進尺這種事是需要見機而行的,她這麼不尊老愛幼已經是倚仗帝君對她寬容,哪敢再不知天高地厚。
    不知道過了多久,帝君絲毫沒有開口的意思。搖歡跪坐的雙腿都開始有些發麻,她唇角抽了抽,有些苦不堪言。
    早知道躺在地上抱帝君的小腿就好了……等累了還能睜著眼睛睡一覺。這麼跪坐著,兩條腿就像是被海水泡久了一樣,麻得厲害。
    就在搖歡以為今天是等不到帝君鬆口時,才聽頭頂他低沉悅耳的聲音沉沉響起:“也罷,你想去哪兒,我陪著就是。”
    搖歡一怔,不知是不是跪久了跪出幻覺,她總覺得帝君這句話似允諾一般,沉甸甸地壓下來,讓她有些透不過氣。
    她發楞地抬頭看向面目俊朗的帝君,心中隱隱有一絲格外陌生的悸動正從她心底的深處掙扎著要躥出來。
    她皺起眉頭,嘀咕道:“我總覺得我忘記了什麼。”聲音太輕,就連近在身旁耳聰目明的尋川也未能聽到。
     
    海族裡年輕的海鮮姑娘們得知消息,黯然神傷,大家抱團一起哭,直哭得海水上漲,險些淹了豐南小鎮。
    豐神俊朗的神君大人要上天了,以後見不著了,嗚嗚嗚嗚……
    來錢好不容易決定要晚些找配偶,等著搖歡長大再去跟神君提親,他連聘禮都想好了,龍宮整整一寶庫的金銀財寶和各界仙器法器,那些可是旁人想都不敢想的財富。
    臨別前,他把寶庫裡的寶貝用一個無底兜裝了大半,大方地全部送給了搖歡,“日後用完了你再來我這裡拿。”
    搖歡雖然對一兜的金銀財寶法器仙器心癢得不行,但還是矜持地推拒了下,“這哪好意思,你自己留著吧。”嚶嚶嚶,你別只拿著啊,快塞進懷裡來!
    來錢撓撓頭,走近一步把法器遞給她,“我知道你不是這麼客氣的龍……”言下之意就是,你不用裝了。
    搖歡被拆穿也不尷尬,她住在龍宮幾日就把來錢從凡間帶來的零嘴搜刮一空,這形象早已根深蒂固了。
    她麻溜地接過來,生怕晚一秒來錢這傻孩子就後悔了,“改天我給你介紹霧鏡認識。”隨口說完,搖歡哥倆好似的拍了拍他的肩膀,一副相見恨晚的架勢。
    尋川已經不忍直視了,便撇開目光看向如今掌管四海的金龍王。雖未說話,只一個眼神,金龍王便已會意,拱手一鞠道:“神君儘管放心。”
    回去的路上遇到來錢送神君和龍女出海,便好心提醒道:“神君,龍君,今日這風雨來得詭異,海浪洶湧,不宜出海。”
    帝君聽後,目光深遠地望向被大雨覆蓋的豐南鎮,問搖歡:“你若是想找霧鏡,恐怕得先去一趟豐南鎮。”
    搖歡懷裡抱著神行草,順著帝君的目光看向遠處的被烏雲籠罩正大雨滂沱的豐南鎮,毅然點了點頭,“那就去豐南鎮。”
    來錢對搖歡的龍生安全倒是不擔心,畢竟和她同行的是如今為數不多的上古龍神尋川。他擔心的反而是豐南鎮……總有種這條龍會把這個鎮鬧得人仰馬翻的第六感……
    不過當著神君的面,來錢可不敢說這話。生怕神君一怒,整片海域海水都要倒流。
    人已送出海面,來錢便沒有多留,和神君、搖歡道別後,留下靈舟,先一步遊回了深海。
    搖歡目送著來錢離開,抱著神行草悠悠地嘆了口氣。
    尋川瞥她一眼,問:“可是捨不得?”
    搖歡還沒回答,神行草已不甘寂寞地搶白道:“來錢一走,錢袋子沒了。”
    聞言,帝君勾了勾唇,笑得有些無奈,“我是怎麼窮著你了?”
    搖歡狠狠地瞪了神行草一眼,邊摀住他的草葉不讓他開口說話,邊狗腿地解釋:“是我說要到處走走的,當然得我養著帝君。沒錢就不能讓帝君一出門就有馬車坐,不能讓帝君住鎮上豪華的大客棧,也不能讓帝君沒事就能撒錢玩……”
    少女聲音清脆,雙眸清亮,手舞足蹈地憧憬著日後生活。
    尋川抬起手,手指剛擦過她的臉頰,原本空無一物的手裡已經握了一把撐開的傘。
    搖歡的聲音一頓,隨即雙眸就是一亮,她趕緊從帝君手裡接過傘柄,喜滋滋地把傘撐到了兩人的中間。
    不過……來錢留下的靈舟能夠直達丰南鎮的岸邊,海面上洶湧的波濤在遇上靈舟時便如同被壓制住,平緩地推著靈舟不斷向前。就連從天空中落下的雨滴也遠遠地避開,根本淋不著大雨。
    搖歡有些迷茫地抬頭看了看這把漂亮的花傘,好奇地問道:“帝君,我們打傘幹嗎?”
    但,就是這麼個跟“你午飯吃了嗎”一樣簡單的問題卻把尋川給問住了……他只是在想之前就做了。
    尋川睨了搖歡一眼,面不改色道:“風太大了,擋風。”
    話音一落,海面上的風似有自己的靈識一般,生怕衝撞了這位上古龍神,立刻收回風勢,避著靈舟繼續鼓著腮幫子吹……
    搖歡聽著耳邊的風聲一止,看了看花傘,再看了看面無表情的帝君,摸了摸鼻尖,“哦。”既然帝君喜歡小花傘,那她就舉著吧……

首頁公司簡介異業合作人才招募圖書館採購/編目門市公告&三民禮券兌換處好站連結三民‧東大‧弘雅圖書目錄古籍‧古典圖書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