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為確保您的帳戶安全,如接獲三民書局來電詢問滿意度或訂單出錯,要求重新設定。請立即掛掉電話,並致電三民確認或撥165諮詢,永遠不要操作ATM。
 
品牌專區-『天使文化』
品牌專區-『悅讀紀』
品牌專區-『巨石文華〈夢想季〉』
品牌專區-『蝴蝶季』
品牌專區-『魅力‧花火』
 
  • 工具圖書

  • 文學

  • 中國文學總論

  • 國學經典

  • 世界各國文學

  • 領袖傳記文學

  • 文學研究評論

  • 民族、宗教文學

  • 詩歌、韻文、散文

  • 小說

  • 兒童文學

  • 軍事

  • 歷史傳記

  • 地理旅遊

  • 語言學習

  • 法律

  • 社會科學

  • 政治外交

  • 美術藝術

  • 哲學宗教

  • 教育

  • 體育休閒

  • 電腦〈計算機〉

  • 醫療保健

  • 考題類

  • 數理科學和化學

  • 天文學、地球科學

  • 生物科學

  • 工業技術

  • 農業科學

  • 交通運輸/航空航太

  • 環境科學、安全科學

明明你很暖(簡體書)
明明你很暖(簡體書)
  • ISBN13:9787559408679
  • ISBN9:755940867
  • 出版社: 江蘇文藝出版社
  • 作者:禾爾
  • 裝訂/頁數:平裝/336頁
  • 規格:20.8cm*14.6cm (高/寬)
  • 出版日:2017/08/31
  • 人民幣定價:32元
  • 定  價:NT$192元
  • 優惠價:79152
  • 可得紅利積點: 4 點
  • 參考庫存: 目前有庫存
分享:
   簡體分類: 文學 > 中國文學 > 小說 > 新體長篇、中篇小說
   簡體書文學 > 小說

商品介紹
  • 商品簡介
  • 作者簡介
  • 編輯推薦
  • 目次
  • 書摘/試閱
  • 他是投資界的大魔王,卻是她一個人的暖心小熊。

    當明晏遇上向暖,一場男友改造戰就此開始!

     

    攢了多年的初戀交付給

    野蠻女友是一種什麼體驗?

    受了傷被扛,犯了錯被踹,曾幾何時如此“落魄”?

    明晏寵溺回答:

    “我以前沒有擇偶標準,直到遇見你,我告訴自己,你這種不行,卻還是深陷其中 。”

     

    向暖最近諸事不順!隔壁住進一個“土大款”,二話不說就要搶佔她心愛的“酒窖”,更可怕的是“仇人”搖身一變成老闆,氣得牙癢癢也得“忍氣吞聲”。最討厭的人天天在眼皮子底下晃悠是什麼體驗?時不時揚言要砸她愛酒,動不動就親親抱抱耍流氓,她卻習慣了他在身邊!嗯!習慣真可怕!
    明晏一直認為投資界的“大魔王”舍我其誰,日常懟人玩得不亦樂乎。當他把攢了多年的初戀交給“愛酒如命”的向暖,深刻體驗了一把“野蠻女友愛上我”的日常:生氣了就踹他、恐黑症犯了就扛他、一高興就啃他嘴,商場上的你爭我奪都沒這麼刺激!
    向暖:大魔王?笑話!!落到我手裏,讓你秒變玩具小熊!
    明晏:我以前沒有擇偶標準,直到遇見你,我告訴自己,你這種不行,卻還是深陷其中 。
  • 禾爾
    青春言情寫手,自稱“北方一佳人,理科高材生”,熱愛文字,熱愛生活,熱愛一切可觸不可及的美好。對萌愛青春情有獨鐘,詼諧歡樂信手拈來。
  • 超甜互動,笑出腹肌!
    他是投資界的大魔王,卻是她一個人的暖心小熊。
    當明晏遇上向暖,一場男友改造戰就此開始!
    攢了多年的初戀交付給
    野蠻女友是一種什麼體驗?
    受了傷被扛,犯了錯被踹,曾幾何時如此“落魄”?
    明晏寵溺回答:
    “我以前沒有擇偶標準,直到遇見你,我告訴自己,你這種不行,卻還是深陷其中 。”
  • 第一章  你是無意穿堂風,卻偏偏惹山洪

    第二章  以前我是沒擇偶標準,直到遇見你,我告訴自己,你這種不能要

    第三章  唯你最深得我意,也只你最不識抬舉

    第四章  咱們應當在一起,否則就太傷天害理了

    第五章  攢了三十四年的殷勤,全都給了你

    第六章  以殺止殺,屠出個真假

    第七章  給你的寵愛打101分,多的一分就是要你驕傲

    第八章  一日長於百年,擁抱無止無終

    第九章  思念如馬,自別離,未停蹄

    第十章  沒人可以一直活成別人期待的模樣,所以他一直以來,只活自己

    第十一章  我們一直都在賭,可以哭卻不能認輸

    第十二章  我願免你驚,免你苦,免你夜不能寧,免你黑中取光明

    第十三章  良人已至,暖暖不哭

    第十四章  做你想做的,錯了算我的

    第十五章  一生得一次,一次醉一生

  • 第一章  你是無意穿堂風,卻偏偏惹山洪

    接到勞姿的電話時,向暖已經連續工作五十個小時了。她在局促的閣樓裡,一隻手攥著酒瓶,朗姆酒,剩餘三分之一,一隻手拿著筆,針管筆,0.5毫米。

    “十二點我有兩場試鏡,你幫個忙。”勞姿單刀直入。

    向暖看了眼表:“兩瓶馬爹利。”

    “一瓶!”

    向暖直接掛斷了電話。

    三秒之後,勞姿再次打來:“兩瓶就兩瓶……”

    屢試不爽。

    向暖舔舔嘴角,從閣樓走下來。

    下樓之後,她換掉身上那件已經快要發黴的一字長裙,套上一件灰白色的細線毛衣,穿一條水洗得發白的牛仔褲,踩上雙十釐米的黑高跟鞋,攏了幾綹奶奶灰的頭髮,紮了一個半丸子頭。最後簡單地在臉上抹了點兒隔離霜,畫了個眼線,塗了個紅唇。

    看著鏡中的自己對比剛才那副頹廢的樣子簡直是脫胎換骨,她很滿意,然後忍不住想:替勞姿試鏡,這個月是第幾次了?想著她掰了掰手指頭,嗯,反正不少次了。

    一路疾馳到四季酒店,她按照勞姿指示上了十四樓,在一眼望不到頭的試鏡長隊後邊排上了號。站住之後她給勞姿拍了張現場照,還沒發過去就被一隻手搶走了手機,她眉頭一皺,轉身看過去——帥!

    “通知郵件應該有寫試鏡過程要保證絕對保密。”來人這樣說。

    “啊?”向暖下意識地反應。

    “我的天哪——薑京淏——”

    “哎喲我去——我老公——”

    “……”

    薑京淏,有點兒耳熟。

    向暖還在琢磨哪兒聽過這個名字的時候,那群本來是參與試鏡的姑娘發了瘋似的撲上來,把她擠出了五米外,細線毛衣都差點兒給她擠得變形。

    她瞥了眼身後亂麻麻的一團,逕自走到了試鏡間門口。

    132號。”助理導演在門口喊。

    向暖把283號的牌子隨手一扔,不要臉地揚起了手。

    進入試鏡間,她在登記表格上打了勾,而後在助理導演的引領下,坐好,結果三分鐘過去了,整個導演組沒一個說話的。

    她試探著問:“那個,沒有劇本嗎?”

    導演組三位聽到向暖的問話,猛地抬頭,剛才是個女人在說話嗎?

    其中一位垂首看了眼向暖打過勾的名字——勞姿?勞姿整容了?怎麼跟他印象中的勞姿長得不太一樣?幾個疑惑在腦海裡過了一遍,之後他便沒再糾結這個問題,反正等會兒也是要打叉的,就不去計較這些三流演員天天變臉的破事了,這樣想著他說:“隨便演些什麼。”

    “殺死天使”這部電影因為導演的一貫作風,保密工作何其嚴謹,所有工作人員都被下了封口令,幸好勞姿記者行業的朋友不勝枚舉,老早就從發行方處獲悉,影片有輕微的情色主題,這個內幕消息對沒有劇本的試鏡演員來說,幫助甚大。

    向暖正琢磨著該怎麼用清純不做作的表演去展現一個風塵女子的妖嬈時,導演組又有人開口了:“據我瞭解勞姿小姐是一個專業性非常強的演員,不需要醞釀這麼半天吧?要不要給你吃兩片健胃消食片?”

    “不用不用,”她擺著手,笑意盈盈,“還有,我不是勞姿。”

    聽到這話,導演組三人面面相覷,一人瞪著一雙難以置信的大眼在向暖臉上梭巡了一圈,之後又動作一致地看向手中的登記表,片刻之後有人問:“所以你是在替別人試鏡嗎?”

    向暖扯了扯嘴角,咧開一個不好意思的笑容:“是的。”

    “聽到最荒誕的替代就是代孕了,沒聽過還有替代試鏡的,你出門前吃藥了嗎?”一位導演放下了手中的筆,雙手持抱拳姿勢擱在桌上。現在這些演員一個比一個不靠譜。

    “替人懷孕叫懷孕,那替人試鏡也叫試鏡,不是嗎?”

    “巧舌如簧用到這兒來了?”

    “不是。可能我這個替試鏡行為給您感覺不是很尊重,但我仔細看了試鏡郵件,沒有明文規定說不可以替代試鏡,所以希望您給我跟別的演員同樣的機會,我保證不會浪費您太多時間的。”向暖話說得相當誠懇。

    “先不說勞姿找人替代試鏡這個行為很不禮貌,就說我認可了你的表演,然後呢?用你?還是用勞姿?”

    “既然我今天是以替代勞姿的身份站在這裡,就說明我有這個資本可以替代她,那麼,她本人的演技即使不比我好也不會比我差。”

    向暖說完後的五分鐘內,導演組三位導演均未再說一句話,似乎開始感興趣了。

    “你有演過戲嗎?”

    “演過。”

    “演的是?”

    “金剛葫蘆娃。”

    “你演……”

    “葫蘆。”

    向暖此話一出,試鏡間裡三位導演的嬉笑聲此起彼伏,而她卻不是很明白笑點所在,葫蘆比娃更考驗演技不是嗎?

    當時學校摳門不給撥款,畢業考試用的道具都是自己做的,那葫蘆最費料了,用了兩張床墊子不說還搭了半張海綿,整個兒一大蒸籠。那時候角色需要,只讓她露出一張臉,還得是面不改色心不跳的一張臉,差點兒沒把她活蒸了,這可不是最考驗演技的角色嗎?

    向暖正要好好給他們講講當年演葫蘆遭的罪時,門開了,一個聲音傳了進來:“我遲到了嗎?”

    副導演看清來人後,站起身來,特地走過去相迎:“薑帝,來啦?”

    姜京淏輕應了一聲。

    “沒關係,反正前邊幾個也不能用。”副導演又說。

    前邊那幾個姑娘知道嗎?向暖想問。

    姜京淏瞥向向暖,走過去把手機遞給了她,說:“婦產醫師來過一個電話,嘈亂之中我不小心接了。”

    向暖接過手機,道了聲謝,全然不顧現場因為薑京淏這話而變得微妙的氣氛,隨即演繹了國外桃色影片中的一個片段,對著攝像機遊刃有餘地說了一句臺詞:“如果我想快樂,你能幫我嗎?”

    她一演完,導演就露出了“趕緊滾蛋”這種絲毫不加掩飾的表情,說:“行了,就到這兒吧。”

    向暖站起來,禮貌地鞠躬,按照要求留了自己的姓名和聯繫方式,出門,下樓,離開酒店。

    上車之前,她回了一個電話。

    “完事了?”電話那頭的勞姿問。

    “嗯,應該沒戲,你怎麼樣?”

    “約好明天去試戲了。”

    “請客。”

    “做人不要太貪婪,兩瓶馬爹利已經很給你面子了。”

    “少廢話,沒跟你要五瓶就已經是看在我們這麼多年的情分上了,你以為替你試鏡這活兒很好幹嗎?”

    “……”

    電話掛斷之後,向暖戴上頭盔,騎上大哈雷,回家了。

    關於向暖:

    八分長相,九分身材,十分敬業。

    一級註冊建築師,一級建造師,畫過幾張建築設計圖,接過幾個不小的工程,拿過幾個不入流的獎項。

    父母離異,母在國外,父早喪。

    家在郊區山腰上,每次回家都要走一段接一段的上坡路,她經常用“向下容易向上難”這話激勵自己苦難跟前必須要迎難而上。

    上完最後一個斜坡,向暖就看到了一個舉止怪異的魁梧男人在她家門口踱步,她鎖上眉,握緊把,加了點兒油,在性感的發動機轟鳴聲中直衝衝地騎了過去,越過他之後輕輕帶了下後刹車,車屁股受慣性掉頭,車身完美地橫在了這個魁梧男的面前。

    “有事嗎?”她問。

    魁梧男上下打量了她一眼,雖然疑惑她女性著裝,但還是說:“哥們兒,我們老大買下了你家隔壁,但聽說隔壁地下室你一直在用,所以我們想……”他話沒說話,估計是想讓向暖自行意會。

    向暖懂他的意思,摘下了頭盔。

    魁梧男在向暖摘下頭盔那一刻差點兒一個踉蹌倒地,女的?

    “不是一直在用,是一直在租,我交了五年的租金,現在才兩年不到,你想要可以,五年之後。”

    “你這就有點兒……都是鄰居了,你也不想以後仇人見面分外眼紅吧?我們又不是不給錢,只要你說得出來,我們就給得起。”

    向暖聞言笑了:“有錢啊?有錢你去拯救世界啊!這個世界這麼多需要拯救的人,別用在我身上,我窮酸命,太浪費。”說完她就從哈雷上下來了。

    “我不是那個意思,就是,我們真的特別需要這個地下室,只要你願意騰出來,要求儘管提。”魁梧男抿抿嘴,焦急全表現在臉上了,看得出來真的挺需要的。

    但她向暖就不需要了嗎?她把頭盔放在座包上,隨手揪下綁頭髮的皮筋套在手腕上:“這樣吧,我借給你們,咱們一起使。”

    “可是……”

    “如果不同意那就算了。”向暖說完轉身開鎖,進了門。

    她從冰箱裡拿了兩隻昨天沒吃完的螃蟹,剝了蟹肉炒了一份年糕。

    等待出鍋的過程有點兒漫長,她也沒閑著,上閣樓拿起了丁字尺,結果在拿座標紙的時候她遲疑了,最後也不知道是出於什麼心理,她把丁字尺也放下了,轉而提了小音箱下樓了。

    下樓之後年糕好了,她關了火,左手端起一鍋年糕,右手提著小音箱去了地下室。

    她住的是一棟三層半的洋房,邊上還有一棟,常年空著,她想空著也是空著,就跟人房東租了五年地下室使用權,打通弄了一個中規模簡歐風格的酒窖,用於藏酒。

    聽剛才那人的口氣,應該是隔壁新搬來一個土大款,可不管他多有錢,也得講理。

    她把年糕放在桌上,手機接上音響,放了首Jazz,在酒櫃裡挑了瓶略酸的黑皮諾葡萄酒,倒進了醒酒器,打算享受一下悠閒的時光。近來高強度的工作差點兒要了她半條命。

    “誰?”

    突然一個聲音從暗處傳出來。

    向暖嚇了一跳,拔掉手機線,開了閃光燈,喊上公主悄步走過去。

    走近一些後,聲音來源處的人影慢慢清晰,一個俊美的輪廓徐徐顯現。

    “你是……”向暖問。

    “這座房子的主人。”開口脆,聲音有點兒細,又酥又禁欲。

    嗷,隔壁土大款。向暖了然:“你好。”

    “你是……”

    “這間酒窖的主人。”

    “你是男的還是女的?”這才是他想問的問題。

    向暖用閃光燈照向自己的臉,說:“看見了嗎?”

    擁有一口低八度、男播音腔的……女人。

    他緩緩走近,低頭看了眼向暖牽著的狗,在看到那只狗跟他留了一樣的韓式中分後梳發後,神色不悅地揚了揚下巴:“給你四十八小時,把這些瓶瓶罐罐搬離我家地下室。”

    “搬不了。”向暖脫口而出。真是不要臉了!主僕輪番轟炸是吧?她十年來搜刮的酒都在這裡,別說十年的酒不是一朝一夕就可以撤走的,就算可以,憑什麼她得撤?

    來人冷笑一聲,準備說話時手機響了,他按下接通鍵後沒有著急講話,先是對向暖說:“那是你的事,四十八小時之後我若再看到一個酒瓶……你會後悔沒乖乖撤走的。”

    說著抬步離開,並對著手機話筒不容置喙地說個不停:“我說的話你是就著鳳爪吃了還是泡了綠茶喝了?務必保證一天二十四個小時時刻待命你又忘了?是不是又想收拾東西滾蛋了?我現在發位置給你,限你三十秒內告訴我怎麼出去,超出一秒我就在城西南墓地給你買塊南北通透的墳……”

    會後悔?

    是向暖聽錯了嗎?還有,不知道他剛才是怎麼進來的?夢游無意間闖進來的嗎?

    真是有病!


首頁公司簡介異業合作人才招募圖書館採購/編目門市公告&三民禮券兌換處好站連結三民‧東大‧弘雅圖書目錄古籍‧古典圖書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