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為確保您的帳戶安全,如接獲三民書局來電詢問滿意度或訂單出錯,要求重新設定。請立即掛掉電話,並致電三民確認或撥165諮詢,永遠不要操作ATM。
 
品牌專區-『天使文化』
品牌專區-『悅讀紀』
品牌專區-『巨石文華〈夢想季〉』
品牌專區-『蝴蝶季』
品牌專區-『魅力‧花火』
 
  • 工具圖書

  • 文學

  • 中國文學總論

  • 國學經典

  • 世界各國文學

  • 領袖傳記文學

  • 文學研究評論

  • 民族、宗教文學

  • 詩歌、韻文、散文

  • 小說

  • 兒童文學

  • 軍事

  • 歷史傳記

  • 地理旅遊

  • 語言學習

  • 法律

  • 社會科學

  • 政治外交

  • 美術藝術

  • 哲學宗教

  • 教育

  • 體育休閒

  • 電腦〈計算機〉

  • 醫療保健

  • 考題類

  • 數理科學和化學

  • 天文學、地球科學

  • 生物科學

  • 工業技術

  • 農業科學

  • 交通運輸/航空航太

  • 環境科學、安全科學

執子之手,一生不走(簡體書)
執子之手,一生不走(簡體書)
  • 人民幣定價:29元
  • 定  價:NT$174元
  • 優惠價:87151
  • 可得紅利積點: 4 點
  • 參考庫存: 目前有庫存
分享:
   簡體分類: 文學 > 中國文學 > 小說 > 新體長篇、中篇小說
   簡體書文學 > 小說

商品介紹
  • 商品簡介
  • 作者簡介
  • 目次
  • 書摘/試閱
  • 飛言情工作室爆笑推薦,看腹黑教授如何將呆萌少女坑回家!

     

    一張照片曝光的甜萌暗戀持久戰——

    陸小萌誤打了葉靖楠,下一秒他搖身一變成了她的未婚夫!

    從此,她在“被坑”的路上越走越遠……

    但是他的錢包裡怎麼會有她高一時的照片?

    “老實交代,你暗戀我多少年了?”

    陸小萌沒想到,人生中第一次進警局不是因為見義勇為而是因為誤打了學校的“保安”,可是被打的那個“保安”
    是大學教授也就算了,為什麼還是她的未婚夫??
    從此,遇見葉靖楠之後,她在“被坑”的路上越走越遠……
    暗戀不成卻慘遭失戀,被葉靖楠撞個正著;盟友為了畢業學分,集體向他倒戈;就連平時疼愛她的爸爸,也迫不及
    待的把她嫁給他!
    但是,陸小萌發現了什麼?葉靖楠的錢包裏居然有她高一時的照片?
    原來這一切,都早有預謀!
    “葉靖楠,你藏著我的照片幹嘛?你是不是暗戀我?”
    “當然是辟邪啊。”
    “……”

  • 琥小酒
    現任某遊戲公司策劃,熱愛文字,整體文字風格青春活潑,擅長都市言情文和歡脫文。
  • 第一章 不是冤家不打臉
    葉靖楠,你這個人面獸心的渾蛋!

    第二章 一失足成千古恨
    難不成真的要對葉靖楠負責?

    第三章 福星葉靖楠
    回頭望了眼站在我身後的葉靖楠,頓時覺得因禍得福!

    第四章 小葉他媳婦兒
    “葉先生,這位是……”“我未婚妻。”

    第五章 艱巨的任務
    我的目標是:嫁給葉靖楠,禍害他全家!

    第六章 葉靖楠的秘密
    葉靖楠錢包裏的照片,不是我,又是誰?

    第七章 朋友還是戀人
    這老夫老妻般的和諧感是怎麼一回事啊?

    第八章 以身相許
    他釋然一笑:“陸小萌,救命之恩,你會不會報答我?”

    第九章 小萌,恭喜啊
    怎麼全天下都知道我要跟葉靖楠結婚,就我一個人不知道似的。

    第十章 生日快樂
    自我記事以來,我就從來不過生日,因為生日……是秀秀媽的忌日。

    第十一章 兒媳婦,靠你了
    葉靖楠一臉好笑的表情:“我媽媽就是這樣,小萌,你要習慣。”

    第十二章 視我無物
    “雖然,你的存在拉低了整條街的智商,但我的出現可以彌補這個缺憾。”

    第十三章 戀愛的關係
    “如果,你覺得你是我的女朋友,那我們現在就是戀愛的關係。”

    第十四章 小萌師母
    “呦,小萌,幾時結婚啦,打算什麼時候請姑姑喝喜酒啦?!”

    第十五章 婚紗
    葉靖楠拉著我,仿佛情人間的親昵。

    第十六章 簡單的幸福
    就這麼結婚……那我陸小萌擺明瞭是被坑上了賊船啊!

  • 執子之手,一生不走
    文/琥小酒
    第一章
    我醒來的時候,扣襯衫紐扣的手是抖的。
    活了二十二年,我在失戀的第二天就幹了一件二到極點的事情。
    酒店套房的洗手間裏有洗澡的水聲。
    我看著那件擱在沙發上的皺巴巴的黑襯衫,忽然想到昨天那張黃曆。
    諸事不宜。
    這是一個悲劇的開始。
    昨晚我到底幹了什麼?
    腦子裏那團混沌的意識就跟我現在的視線一樣模糊不清,洗手間裏的水聲一停,我深呼吸一口氣,瞄準套房大門的方向,以百米衝刺的速度猛衝了出去。
    如果時間倒回到十二個小時以前,我一定不會貪便宜買下那對號稱能讓瞳孔放大三倍、美目極絢的美瞳眼鏡。那麼十二個小時以前,我在幹什麼?單手托腮,很努力地開始回憶——
    光怪陸離的酒吧,耳邊人聲嘈雜,我揉了揉眼,看不清,又揉了揉,還是看不清,但五十米開外那個坐在吧台旁喝酒的男人,怎麼看怎麼像我的初戀蘇意涵。
    現在,我的第一朵桃花如此顯眼,熱辣辣地開在一個衣著暴露的小太妹身邊。
    我心裏莫名悲涼地想起一句話:但見新人笑,哪聞舊人哭。
    長腿細腰,黑色的襯衫極妥帖地附在他身形極好的上半身——這件黑襯衫,我攢了一個月的零花錢外加一次設計大賽的獎金,開開心心地買了給蘇意涵當生日禮物,結果第二天,蘇意涵就穿著我送的黑襯衫,給了我一個大大的surprise,他面色平靜地將我約到學校的圖書館門口,然後面色平靜地告訴我,小萌,我們不合適。
    為什麼不合適?
    因為你心裏有別人了,對不對?
    但欺騙我,很好玩,對不對?
    酒這個東西能壯膽,我在猛灌了半瓶白酒以後,手心冒汗,開始步伐不穩地一步一步靠近他。
    頭很暈,隱形眼鏡的視線,模糊不清。
    “喂!”我拍了拍他的肩,然後在男人轉身的那一刹那,將手裏的酒潑到了他的臉上——
    回憶斷在這個點上。
    “喂,陸小萌,你到底在發什麼呆,還有三個月就要交畢業課題了,你就這麼悠哉?”劉濤用筆戳了戳我的腦袋。
    “好啦好啦,我知道啦。”
    “我看你自打那晚去了酒吧以後就不正常,到底怎麼了你?”
    我瞬間瞪圓了眼著急辯解:“哪、哪里不正常了?”
    劉濤一臉的狐疑:“從頭到腳啊,沒一個地方正常的。”
    我推了推鼻樑上的眼鏡,很嚴肅地咳了一聲:“你、你胡說什麼?作為祖國未來的棟樑,肩負著強烈的使命感和榮譽感,一想到我的畢業論文如果不能合格就意味著必拖祖國的後腿,你讓我如何正常得起來?!”
    劉濤不屑,倒也沒再問的意思:“嘁,真的這樣?”
    “廢話,沒看到我現在正頭疼著嗎?”
    將腦袋用力地磕在桌子上,我怎麼就是想不起來了呢?
    那天晚上,那個男人回頭的時候,那張臉是蘇意涵的臉吧?
    可怎麼就那麼不像呢?
    繼續想繼續想,一定得把這個殺千刀的給想出來。
    思緒重新定格在那個酒氣熏天的深夜——我不知道我的隱形眼鏡到底是什麼時候掉的,但唯一有印象的,就是酒店套房的那盞亮晶晶的水晶羽毛燈,迷得人眼睛都花了。
    我眯著眼睛打量著那個將我扶到床上的男人——英挺的劍眉微蹙,不是在嫌我重吧?
    粗重的氣息噴在我的頸項間,撓得人癢癢的。
    扒拉著他襯衫的領口,忽然很想瓊瑤附體,我恨不能搖著這貨好好問問為什麼說分手就分手——蘇意涵,你若真覺得我不好,你可以跟我講,跟我講,然後……我會改的。
    我用力抓著他的衣領,可無奈半斤白酒換來的肥膽,到最後卻變成了全身無力。
    蘇意涵,別連一個理由都沒有,就徹底讓我放手。
    鼻子很酸,眼底氤氤氳氳泛起水汽。
    眼前的男人卻出人意料地體貼,大掌輕輕捧上我的臉,拇指壓上眼角,拭去眼淚,低沉如若大提琴似的嗓音,酥得人心亂似麻:“陸小萌,你潑了我一臉酒,我都沒哭,你哭什麼?”
    身上被輕輕蓋上被子,並且能感覺到連被角都被溫柔地掖了掖,他撥開我的手,摸了摸我的額:“睡一覺,醒來就沒事了。”
    他轉身欲走。
    “喂,你、你給我站住!”
    喉頭幹啞,我盯著頭頂那盞水晶燈,腦袋沉得不像話。
    他回頭,不耐地挑眉:“你又想幹嗎?”
    我瞧見他身上那件黑襯衫,感覺渾身上下充滿了力量——可見,我對花在蘇意涵身上的那三千多大洋,的確是心有不甘的。
    我平時那麼貪嘴,可為了給他準備一份生日禮物,真的是下了血本。
    我努力瞪起已經沉得壓根也撐不起來的眼皮,視線模糊:“把衣服給我,給我脫了!”
    沒理由讓你再穿著我給你送的衣服去泡別的妹子。
    男人愣了一下,沒打算再理我,抬腳就走。
    被徹底無視了有沒有!
    我掀了被子,一個箭步沖到他的面前,揚著下巴:“聽見沒有?我讓你脫衣服!”
    他一臉的倨傲,微哼了聲就要繞過我。
    “幹嗎呢你?”這不是逼我親自動手嗎?
    我抬手就去解他胸前的扣子,男人的身體有片刻的僵硬,然後擋住了我的爪子,輕輕巧巧便將我撥到了一邊。
    磁性的聲音低啞,不似方才沉穩:“你確定?”
    確定什麼確定?
    我確定一定以及肯定,你身上這件衣服,是我花的錢!
    所以,拿了我的給我交出來,吃了我的給我還回來!
    我拉著他的衣領,男人身前的那一排扣子散成兩排不重疊的虛影,我發抖的手在他胸前亂摸,好不容易摸到一顆扣子,卻怎麼也解不開。
    男人的身體已經繃得宛若一張弓。
    視線範圍內,我看到他的喉結滑了一下。
    手腕忽然被抓住。
    “再問你最後一遍,你確定?”
    他的掌心炙熱,眼裏慢慢地簇起一團火,眸色沉沉,似有暗流湧動。
    “當然確——”
    話未說完,唇已經被堵上。
    然後,身體被重新摁到了床上。
    然後,那件我花了重金買下來的黑襯衣掉在了地上。
    然後……
    腦袋重重磕到桌子上的時候,發出沉悶的一聲響——“咚”,從回憶裏清醒過來的我已經有種生不如死的感覺。
    劉濤被我這一聲響動嚇得手一抖,同時,手裏的筆也掉了,她連忙伸手攬住我的肩。
    “哎,陸小萌你怎麼了,臉怎麼那麼紅啊?”
    我:“……”
    某陸姓女子的悲慘遭遇告訴大家一個真理:自古打折貨,多半不靠譜。
    眼下自習教室裏燈火通明,我生無可戀地趴在桌子上吃著二孟和東子給我從食堂帶來的晚飯。
    二孟和東子打完籃球端來作業,瞧這架勢大概是跟我和劉濤想得一樣——早死早投生,突擊完了畢業論文的課題,往後的三個月就能瘋了似的享受我們那終將逝去的青春。
    但其實,還有一個悲劇的原因,我們的專業是傳媒設計,而接收我們論文的導師叫葉靖楠,據說是整個人文學院傳媒課裏一輩子打最低分的兇殘貨,所以,早點交作業,若被打回的次數太多,我們也有足夠的時間修改——這個理由,真是說出來都帶了那麼點淡淡的憂傷——因為,今晚,已經是我們第三次修改論文了。
    其實有的時候,你很難理解“命運多舛”這四個字的含義,明明晚上十點我們還在自習教室修改論文,可到了淩晨一點,我們四個居然齊刷刷地出現在了A大附近的派出所,而且,一個個的,鼻青臉腫。
    淩晨一點半,我眼中的世界不過兩根牙籤的視野面積——兩片腫脹的眼皮縫隙裏,頗有難度地抬高了下顎,腦袋差不多仰起了一個直角,終於將那仇人兩條修長筆直的腿給觀摩完畢,無奈我的視野面積實在太小,導致整個含恨的、帶著怒意的、死不瞑目的目光都暈染了一絲淚眼朦朧的味道。
    一身黑色的西服,坐在錄筆錄案台旁的男人,拍了拍衣袖上沾的灰,有些不耐煩地打了個哈欠,磁性而飽滿的聲音帶著一抹懨懨的慵懶,催問著身邊的民警:“還沒好嗎?跟我一起過來的保安在隔壁屋子裏都錄好筆錄了。”
    “這一晚上忽然蹲了太多人,值班的人手不夠啊。”
    黑衣男人點了點頭,表示理解。
    我聽著恨得牙癢,可下顎才動了動,就覺得骨骼像是錯位了般疼。
    “輪到你了。名字?”冰冷的聲音帶著困頓,終於盤查到了我的頭上。
    “張小麗。”我囁嚅著聲,琢磨著怎麼像模像樣地如東子劉濤那樣扯個謊,至少不能讓家裏人發現我今晚冒冒失失地闖了那麼大一個禍,至少得拖著時間,等小齊她姐姐風風火火地趕來救場。
    其實今晚這事兒吧,真不能怪我們。
    誰曉得過了十一點,A大那一片自習教室會自動斷電?誰又曉得,A大的保安居然如此勤勤懇懇,掐分掐秒地在十一點鎖了樓下的大鐵門?打完瞌睡的我們四個一睜眼,四周一片漆黑,差點沒被嚇死。
    所幸人多壯膽,背著書包爬圍欄……
    若故事在這裏結束,縱然結局有些平淡,但也算是皆大歡喜,可是別忘了,人生處處有驚喜。
    當體積過於龐大的東子被保安叔叔正正准准的手電筒光線給釘在扶欄上的時候,站在地面上的我們三個虎軀一震——好比越獄的犯人越到一半,卻被探照燈生生暴露了行蹤。
    一顆心猛懸到了嗓子眼,我們壓根也來不及辯解,黑暗中便是一陣混戰,二孟身手靈活,拉著我跟劉濤左閃右避,眼見就要突出重圍,但趴在圍欄上的東子不知怎麼沒趴穩,精准無誤地砸在二孟身上的時候,我忽然明白,不怕碰到神一樣的對手,就怕碰到豬一樣的隊友——大概就是這麼個意思。
    “什麼,再說一遍?”
    “張……張小麗。”今晚終歸是闖了禍,毆打大學保安——但天理可鑒,那受了輕傷的保安叔叔,是被東子的龐大身軀砸傷的。
    “怎麼這年頭是個女的都叫張小麗?”鐵欄柵外頭,打著哈欠的民警一邊錄筆錄一邊遲疑著抬眸。
    “俺……俺爹沒文化……就給俺……取了這名字。”我撇了撇嘴,儘量讓自己被打腫的臉露出無辜純樸的表情——劉濤已經把自己定義成城鄉接合部一個菜農的女兒,二孟更過分,居然硬把他老爹挖煤挖出來的身家說成負債兩百萬,二孟他那暴發戶的爹聽了非得吐血不可。
    所以這謊,我也得跟著扯下去——再剩十分鐘,等小齊那萬能的姐姐一到,眼前的案子一銷,我就不用這麼一臉萎靡地蹲在局子裏了。
    民警將信將疑地低頭記錄,空氣中傳來一聲帶著諷意的輕笑,霎時間我覺得脊背冰涼,幽幽抬頭便看到熨燙筆挺的黑色西裝,不打一絲褶兒,男人姣好的五官繪著說不出的閒適,白皙修長的五指把玩著一個淺粉色的皮夾,不出意外地,我看到那個男人抿了抿薄唇,食指尖兒一挑,就從錢包的夾層裏摸出了一張淺藍色的卡片,推到了民警的面前。
    耳畔“轟”的一聲,像是有什麼東西炸開——死了死了,那是我的……身份證。
    “員警叔叔……我……我叫陸小萌。”
    望著局子裏的白牆上頭,那血淋淋的八個大字:坦白從寬,抗拒從嚴——“嗖嗖嗖”地接受到那三道損友同情無比的目光,我的聲音都抖了。
    完了完了,陸青山要是知道了,非剝掉我一層皮不可——怎麼辦怎麼辦?
    此時此刻頂著這麼一張鼻青臉腫的鬼樣,騙他說是睡覺的時候從上鋪摔下來碰的?肯定瞞不過的——老陸的智商如他的身高般,偉岸得讓人無法直視。
    他一定會戳著我的腦袋,說我這種IQ,絕不可能是他親生的。
    正愣神間,“吱呀”一聲,鐵欄柵門已經被打開,黑衣男人居高臨下的姿態,宛若睥睨一隻螻蟻似的看著我,淺粉色的唇形異常美好,可透過薄唇吐出的一字一句卻讓我覺得陰風陣陣似的寒:“陸小萌,我以為這次你還能跑得無影無蹤,原來也不過如此。”
    我:“……”
    白紙黑字的筆錄就攤在我面前——筆錄裏按著我的手印,蓋著中華人民共和國“××”警局的章。
    我做賊心虛,下意識地抬手去搶,他的大手卻如鷹爪似的一把揪起我的衣領:“走,我親自帶你回家。”
    “叔叔……”我靜坐在大奔內,低頭對手指,沉默又詭異的氣氛讓我僵坐著渾身都不舒服。
    專心開車的男人額上的青筋突然跳了兩下:“你叫我什麼?”
    聲音很沉,陰森森的。
    我一個激靈便明白過來,立馬改口:“哥哥。”兩軍對壘,攻心為上,從思想上瓦解敵人的鬥志為上策——祈禱眼前這男人吃軟不吃硬,自己的拳頭搞不定他,總得發揮下性別優勢才行。


首頁公司簡介異業合作人才招募圖書館採購/編目門市公告&三民禮券兌換處好站連結三民‧東大‧弘雅圖書目錄古籍‧古典圖書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