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為確保您的帳戶安全,如接獲三民書局來電詢問滿意度或訂單出錯,要求重新設定。請立即掛掉電話,並致電三民確認或撥165諮詢,永遠不要操作ATM。
 
品牌專區-『天使文化』
品牌專區-『悅讀紀』
品牌專區-『巨石文華〈夢想季〉』
品牌專區-『蝴蝶季』
品牌專區-『魅力‧花火』
 
  • 工具圖書

  • 文學

  • 中國文學總論

  • 國學經典

  • 世界各國文學

  • 領袖傳記文學

  • 文學研究評論

  • 民族、宗教文學

  • 詩歌、韻文、散文

  • 小說

  • 兒童文學

  • 軍事

  • 歷史傳記

  • 地理旅遊

  • 語言學習

  • 法律

  • 社會科學

  • 政治外交

  • 美術藝術

  • 哲學宗教

  • 教育

  • 體育休閒

  • 電腦〈計算機〉

  • 醫療保健

  • 考題類

  • 數理科學和化學

  • 天文學、地球科學

  • 生物科學

  • 工業技術

  • 農業科學

  • 交通運輸/航空航太

  • 環境科學、安全科學

寵妻有道2(簡體書)
寵妻有道2(簡體書)
  • 人民幣定價:32.8元
  • 定  價:NT$197元
  • 優惠價:87171
  • 可得紅利積點: 5 點
  • 參考庫存: 目前有庫存
分享:
   簡體分類: 文學 > 中國文學 > 小說 > 新體長篇、中篇小說
   簡體書文學 > 小說

商品介紹
  • 商品簡介
  • 作者簡介
  • 目次
  • 書摘/試閱
  • 愛你,是賭上全部。

     

    《寵妻有道2》完美結局,新增出版獨家番外

    寵妻99式 隨書附贈星空守護海報

    2月14日,他們三個月約滿。約定分手。

     

    可他說——

    “商木棉,這一次可是你主動靠向我的,別指望我會再放你走了。”

    2月14日,他們三個月約滿。約定分手。
    可他說——
    “商木棉,這一次可是你主動靠向我的,別指望我會再放你走了。”

    在愛的後盾之下,所遭受的種種她都不足為俱。
    哪怕在她最接近幸福時,被陪伴十年的人衝動辜負;
    哪怕是站在最輝煌的舞臺上,被人無情地揭開傷疤;
    哪怕真心錯付,被當作利益相爭的籌碼……
    這個人,一直都在。
    不離不棄,生死相隨。

  • 五枂
    小說閱讀網A級簽約作家,其文風簡潔,張弛有度,清新的筆觸,描繪出真情暖愛,總能勾勒出人們對於愛情最初的美好想像,深受讀者喜愛。
    已出版:《首席錯愛》《首席錯愛•結局篇》《總裁的獨寵》《總裁的獨寵(結局篇)》
  • 第一章  告白·我喜歡

    從小到大,我運氣都不賴,可以借給你點。

     

    第二章  冷戰·聖誕夜

    我從不給違心的祝福。

     

    第三章 中毒·離別恨

    為你一個人演奏。

     

    第四章 珍藏·存愧疚

    你只能是我一個人的珍藏。

     

    第五章 做戲·合作方

    商木棉,你不擅長撒謊。

     

    第六章 慈悲·被拯救

    別再為我做任何犧牲了。

     

    第七章 籌碼·放過我

    只是你不適合現在的他??

     

    第八章 婚禮·夢成真

    真好,你還活著。

     

    第九章 不見·不相忘

    我只是沒辦法和他在一起而已。

     

    第十章 奇跡·另一半

    故事有開頭,沒有結尾。

     

    番外

  • 一隊人沖進房間,看到裡面的情景都是一震,接著,三四個員警過來,將鄭呂壓在地上,翟今許留下兩名拆彈專家外,其餘人全部下令疏散撤退,除了連清和。

    木棉全身顫抖,聲音也在抖:“你快走,留在這裡陪我等死?告訴你……我可不會領情!”

    他淡淡的眸掃過她:“有罵人的力氣還是先攢下來,等獲救時抱我再用吧。”

    “連清和,你到底有多蠢?為了一個不愛你的女人,你犯得著嗎?!”木棉面色又是一白,急得叫道,“我的琴呢?快把我的琴帶出去!那是安東尼奧斯特拉迪瓦裡做的琴,是最珍貴的古董,絕不能有事的!你們快去救它啊!”

    一名拆彈專家抬起頭,幽幽看她一眼,又皺眉低頭繼續工作。

    連清和磨了磨牙,生硬道:“它已經獲救了。”

    “太好了……”木棉想笑,低頭看一眼胸前還在跳躍著的數字,臉色又是慘白一片,“還有一分鐘了……你們都別管我了,還是快逃吧。”

    對面兩名拆彈專家穿著四十多公斤重的防爆服,始終全神貫注。

    “我已經重新拉起了大提琴,我知足了……”她抬眸望向連清和,其中湧動的情緒不言而喻。

    隨著進入六十秒倒計時,拆彈專家的臉上也開始冒了汗。

    連清和的手突然被握住了。

    木棉意外地冷靜下來,聲音平穩:“走吧。”

    連清和咬牙,反手握住了她的:“要走就一塊兒走。”

    她低著頭,說:“我的運氣一直很差,我以為能變好一點,但……”

    連清和站在她身側,有點心疼,心疼她沒有他陪在身邊的十幾年。

    “從小到大,我運氣都不賴,可以借給你點。”

    她立即搖頭:“我不要你像我一樣衰。”

    他突然笑了,像劃開陰霾的一縷陽光:“學著開始心疼我了?不錯,要保持下去。”

    “還剩四十秒……”木棉不停做著深呼吸,語速變得飛快,“告訴雲憶,翟警官人不錯,別把他嚇跑了!”

    “記得給我定期‘送’一些琴譜過來!還有我的琴,託付給一個好人家……”

    “還有……還有阿騫……”說出這個名字木棉怔了住,臉上的神情漸漸被悲傷覆蓋。

    沒她在身邊,阿騫會怎麼樣?

    連清和眯起眼眸,捏住她的下巴強迫她看向自己:“商木棉,你分得清什麼是同情什麼是愛情!”

    “我……”

    “如果你對他叫愛,那你對我又是什麼?”生死關頭,他要她看清自己!

    木棉張了張嘴:“我……”

    拆彈專家的對講機裡傳來要求撤退的命令,木棉急了:“快走!再不走就來不及了!”

    兩名拆彈專家沒有動,連清和同樣沒動。

    他的目的很明顯,他要她的答案。

    木棉低頭看眼時間,咬緊唇——

    終於,大聲說:“喜歡……是喜歡!”

    隱約,能聽到他鬆口氣的聲音。

    緊握的雙手緩緩鬆開,拍了拍那兩名拆彈專家的肩,朝他們頷首致意:“謝謝,可以了。”

    兩人站起來,隨手將她身上纏著的一圈炸藥給扯下來,可倒計時的碼錶卻還在繼續。

    木棉驚呆:“怎麼……沒有停止?”

    連清和微笑解惑:“鄭呂製作的炸彈不過是從網上搜來的方法,屬於低級水準,對於專業人士來說十幾秒就能搞定。”抬頭,看向其中一人,“老同學,我說得對嗎?”

    那人在同伴的幫助下,摘下了笨重的防爆頭盔,臉上的汗水順著臉頰淌下來,苦笑道:“清和,因為你,我創下了拆彈以來最慢的記錄。”

    連清和拍拍他的肩以示安慰。

    對方一笑,示意理解。

    木棉徹底無語了。

    翟今許帶著人又回到現場取證,鄭呂身上的炸藥早就拆除。正如連清和所說,製作水準沒什麼技術含量。

    音樂大廳外被人圍得水泄不通,因是白天,除參賽選手及觀眾外,還有圍觀群眾和聞訊而來的記者,裡三層外三層的。隨著警車和救護車的離開,人也才漸漸散了去。

    一輛黑色摩托車在路上急駛,來到了音樂大廳門口,車上的人跳下,來不及鎖車,摘下頭盔丟在車上,人就沖了進去,結果被門口保安給攔下。

    “先生,有工作證嗎?”

    “我要找人!她在這裡比賽!我聽說那個通緝犯就在這裡,所以我——”

    保安不耐地擺手:“已經抓住了!人都散了,現在沒你想找的人!”

    襲垣騫愣了,再往內看去,這才發現整個大廳都是冷冷清清的。

    “抓住了?”看到保安要走,他一把扯住,“有沒有人受傷?”

    “聽說抓了個人質,已經被送去了醫院,好像是個女的。”

    襲垣騫心下一沉,心底那股不祥預感正在蔓延,強烈到正在不停折磨啃噬著他的五臟六腑。

    他咬著牙想,一定不是她!

    就算和連清和扯上了關係,那也不會是她!

    可是,那個通緝犯為什麼不繼續逃亡,而是選擇出現在木棉比賽的地方?

    他給不出另一個完美的解釋。

    重新騎上摩托車,宛如一道在山谷間穿行的風,他又沖入車道。

     

    病房內,木棉趴在病床上,她身後的刀傷看著嚇人,好在沒傷到骨頭,做了縫合,只等傷口養好拆線。

    連清和推門進來,綁帶吊著胳膊。

    木棉馬上把臉扭到一邊,他過去,眸底藏著笑意:“生氣了?”

    木棉沒吭聲,也不想動。

    旁邊的床位陷下去,她頭也不回地說:“這是我的病床。”

    他舒服地伸展身體:“沒床位了,醫生說,讓我在你這裡湊合一晚。”

    “哪個醫生?不會又是你的老同學吧。”

    連清和在她身後,緩緩說:“是個女醫生,我怎麼會認識?我認識的女人,就你一個。”

    木棉想都不想地脫口而出:“梁琨靜不也是女人嗎?”

    他睜開雙眼,木棉只覺得臉上發熱,懊惱得快要將眉頭擰成一股繩。

    身後是他沉沉的笑聲:“啊,吃醋了呀。”

    木棉愣了。

    有嗎?她不覺得。

    腰間一緊,連清和將她摟住,溫熱的氣息擦過她頸間:“不用吃醋,我的心一直都在你身上,沒變過。”

    木棉抿唇,低聲:“騙子。”

    他笑:“對你不用點特殊手段怎麼行?”

    連清和是做生意的,習慣精打細算,攻其不備。這一次,難得的機會,拆彈專家之一竟是他的大學學弟,早在看過她身上綁的炸藥時,他就示意過連清和可以馬上解決。所以,他就順便利用資源。

    良久,她說:“我以為,我真的會死掉……”

    連清和閉上眼睛:“有我在,這事挺難。”

    她是因為背上剛縫了針才不敢亂動,由著他欺負,但連清和就是有種滿足感,像找回了他丟的那根肋骨。

    “你的手怎麼樣了?”她悶聲問。

    “醫生說,保守治療,吊一個月防止骨折移位……也許會康復,也許會有後遺症,誰知道呢。”

    “那要聽醫生的話,留下後遺症就不好了。”

    “看情況,像現在我就不能聽他的。”

    “……”

    聽到她喘粗氣的聲音,連清和的唇角在綻開。

    過了幾秒鐘,木棉又說:“幹嗎下手那麼狠,傷到自己太不值。”

    他的口氣漸漸冷漠:“憑他對你做的那些事,就算是打死了都不屈他。”

    “連清和,你是暴力分子嗎?”她轉過頭,猝不及防挨近他的臉。

    她沒動,他也沒動,兩人就這麼望著,漸漸,她被他眼裡那股深邃幽黑吸引了。

    他的眼神有魔力,曠遠,綿長。像無垠的草原、寧靜的山川,像空中翱翔的雄鷹,像烈日下的峭崖岩石……她能看到的,她能感受到的,都在這雙眼睛裡。

    她的心顫了,居然想要追逐著,一同被釋放。

    於是,當他用需要“保守治療”的手,輕撫過她的眉眼,她的鼻,她的唇時……她將自己遺忘了。

    他吻上她的額頭:“我說過,你站在那兒,什麼都不用做,等著我過去就行了。”

    門處的男人,止住邁進的腳步。

    轉過身時,他無意識地撞到了人,身後罵罵咧咧的聲音,他完全聽不到……

    “清和……”木棉目光不移,望著他說,“我和阿騫……在同一個圓圈裡,轉來轉去,都有可能跳不出這個圈。因為要不想再辜負,所以我必須要向你坦誠,他是我生命裡無法抹掉的存在,無論我和誰在一起。”

    連清和望著她,眼裡的情緒變成了另一種無溫度:“你知道這比聽到你愛著別的男人,還要殘忍嗎?”

    他不懼情敵,卻無法擺脫掉這種“責任”。

    “對不起,我只是……不想你以後受到更多的傷害。”

    所以,一開始,就是她的錯。

    她得認。

    他下了床,背對她:“給我個藉口,讓我討厭你。”

    木棉合下眸:“這或許……是我要走的人生。我永遠都不會丟下阿騫,即使放棄一切,也會守在他身邊。只要他需要。”

    抬眸望著他挺拔的背影,她說:“如果我拋下他,這世上就再無阿騫了。”

     

    “總監!”

    醫院大門口,徐強匆匆上前:“您怎麼來這了?快回去吧,廣告公司和製作公司的人都到齊了,就等您回去開會了。”

    襲垣騫什麼也沒說,跨上了摩托車。

    “總監,您要去哪啊?您得跟我回去……如果讓夫人和程經理知道,一定又要做文章了……”

    一騎黑色,很快被吞沒在車流中。

    他駕著車,不停地加速,加速——

    他想,如果他出了意外,她會心疼吧?或者,摔成重傷,需要她照顧一輩子,那也挺好!

    車速更快了,在道路中間風馳電掣一般穿過。

    直到沖出了市區,駛上郊區的偏僻道路,他才緩緩停下來。

    道路兩邊,沒有車燈,沒有路燈,黑漆漆的一條鄉音道路。

    他摘下頭盔,猛地摔到了道路中間,像頭困獸,來回走著,扯著頭髮,看看他乾脆躺了下來,就在路中央。

    點了根煙,咬在嘴上。

    遠遠地,只能看到這麼一丁點的猩紅色。

    沉沉的夜,壓得他快要透不過氣了,感覺像在水裡,雙腳綁著塊石頭,一直將他拖向水底,無論他怎麼掙扎沒辦法掙出水面,想要大聲呼叫,又發不出聲音……

    於是,他絕望了,放棄求生,由著身體沉入水底,埋進淤泥裡。

    他知道,他一早就屬於那裡,不過就是生出些希望,妄想自己是活在彩色世界裡的人。然而,他的世界,除了黑,還是黑。

    唯一的亮色,消失了。

    其實,他早就知道,那是他強佔來的。

    她望著他的眼神,從來都是憐憫與心疼,毫無原則地包容!他在心安理得地享受同時,心其實是慌的。


首頁公司簡介異業合作人才招募圖書館採購/編目門市公告&三民禮券兌換處好站連結三民‧東大‧弘雅圖書目錄古籍‧古典圖書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