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為確保您的帳戶安全,如接獲三民書局來電詢問滿意度或訂單出錯,要求重新設定。請立即掛掉電話,並致電三民確認或撥165諮詢,永遠不要操作ATM。
 
品牌專區-『天使文化』
品牌專區-『悅讀紀』
品牌專區-『巨石文華〈夢想季〉』
品牌專區-『蝴蝶季』
品牌專區-『魅力‧花火』
 
  • 工具圖書

  • 文學

  • 中國文學總論

  • 國學經典

  • 世界各國文學

  • 領袖傳記文學

  • 文學研究評論

  • 民族、宗教文學

  • 詩歌、韻文、散文

  • 小說

  • 兒童文學

  • 軍事

  • 歷史傳記

  • 地理旅遊

  • 語言學習

  • 法律

  • 社會科學

  • 政治外交

  • 美術藝術

  • 哲學宗教

  • 教育

  • 體育休閒

  • 電腦〈計算機〉

  • 醫療保健

  • 考題類

  • 數理科學和化學

  • 天文學、地球科學

  • 生物科學

  • 工業技術

  • 農業科學

  • 交通運輸/航空航太

  • 環境科學、安全科學

你是我的小幸運(簡體書)
你是我的小幸運(簡體書)
  • 人民幣定價:28.8元
  • 定  價:NT$173元
  • 優惠價:87151
  • 可得紅利積點: 4 點
  • 參考庫存: 目前有庫存
分享:
   簡體分類: 文學 > 中國文學 > 小說 > 新體長篇、中篇小說
   簡體書文學 > 小說

商品介紹
  • 商品簡介
  • 作者簡介
  • 目次
  • 書摘/試閱
  • 認知障礙敗家男VS摳門成病女房東

    歡脫暖萌的治癒系戀愛物語

     

    眼前的男人驚豔了她——

    顏值逆天、騷氣外露,一定是有錢人!

    不料男神說:“我被逐出家門,求收留!”

    這展開,拒絕接受!

     

    不給飯吃,斷水斷電史上Top1苦逼男主!

    秦守:虎落平陽被犬欺!

    何曉諾:落難鳳凰不如雞。

     

    咦,這男人身上怎麼處處都是謎?

    比如他竟無法識別文字……

      

    世上最悲劇的事莫過於,讓身無分文的敗家子遭遇摳門成病的女房東。
    秦守餓暈時,何曉諾說:“你要死可以,別死在我家。我不想家裏變凶宅,影響房價。”
    秦守被人窺視時,何曉諾說:“我是他老闆,擁抱一次二十元,抱五次送一次。”
    秦守被人強吻時,何曉諾說:“我看誰敢碰我的男人。”
    秦守正式成為她的男人時,何曉諾說:“以後你掙錢不用和我分成了,人都是我的了,錢自然也都是我的。”
    秦守翻身成為她老闆時,何曉諾說:“事實證明,只要調教好,敗家子也能成為賺錢小能手。”
    秦守:“……”
  • 二月生
    黑龍江省作家協會會員,喜歡簡單生活,討厭一切複雜事物。已出版作品:《大愛晚成》《男神在隔壁》《你是我的小幸運》。作品風格以輕鬆言情為主。
  • 第一章 敗家成性的新房客

    第二章 摳門成病的女房東

    第三章 這是個看臉的世界

    第四章 新男神遭遇砸場子

    第五章 白蓮花混戰傻白錢

    第六章 這裡有你喜歡的人

    第七章 名正言順霸佔喜兒

    第八章 戀愛新手請多關照

    第九章 世界很大圈子太小

    第十章 正牌女友大戰前任

    第十一章 墓園裡的求婚現場

    第十二章 大好青年奈何文盲

    第十三章 小禽獸的認知障礙

    第十四章 有我在不必太堅強

    第十五章 愛情巨輪說沉就沉

    第十六章 每個人都是好演員

    第十七章 相愛的人註定相遇

    番外一 每個意外都是驚喜

    番外二 每個結局都是開始

  • 第一章 敗家成性的新房客

     

    北方的冬天格外冷,西北風一吹,那寒意似乎能鑽進骨子裡。街上的路人紛紛裹緊衣襟,縮著脖子,步履匆匆。幾個行人走到街口,卻都忍不住慢下腳步,即使迎著刺骨的寒風,也要多看兩眼停在街邊的那輛黑色轎車。

    那輛黑色的賓利車被擦拭得閃閃發亮,與這片老舊的居民樓形成了鮮明的反差。車子一動不動地停在這裡半個多小時了,很難不引人矚目,幾個放學回家的初中生甚至掏出手機,對著車子不停拍照。

    助理小王很是無奈地歎口氣,他轉身看向一直閉目不語的秦守,忍不住再次開口提醒:“小秦先生,該下車了。”

    秦守仰靠在椅子上,好像聽不見一樣,紋絲不動。

    小王舔了舔有些乾燥的嘴唇,吞了吞口水,又說:“我們和何小姐約定的時間已經到了,萬一何小姐等不到人,打電話給秦先生,秦先生又會大動肝火……”

    秦守睜開眼,抬眼間的慵懶就像是一隻剛睡醒的豹子,清冷性感的同時又充滿了危險的味道。他看了一眼小王,小王便在他冷厲的目光下漸漸地消了音。

    秦守慢悠悠地戴上墨鏡,偏頭看向窗外,目光觸及那一棟棟灰白的多層建築,眉頭立即蹙了起來。他實在搞不懂老爺子抽什麼風,他不過是買了架飛機玩玩,竟被他斷了所有經濟來源,還把他踢到這個鳥不拉屎的平民區體驗生活。

    “這裡能住人?” 秦守的語氣裡是滿滿的嫌棄。他咬了咬牙,豁出去一般,打開車門下了車。

    小王見他下車,片刻不敢耽擱地跟下去,拎著行李給他引路。

    到了何曉諾家門口,秦守又頓住腳步。他看著那貼著春聯、滿是灰塵和鏽跡的保險門,垂在身側的手緊緊地握成拳,暫態後退半步,橫了一眼小王。

    小王心領神會地立即上前敲門,門內沒有回應,他加重力氣又敲了幾下。

    “誰呀,等一下。”門內由遠及近地傳出一個女人的聲音,“來了來了,別敲了。”

    保險門被推開,秦守感覺有什麼東西濺到了他的大衣上。來不及察看,他便被眼前的一幕嚇傻了。

    嚇到他的不是何曉諾本人,而是她手裡握著的東西。她居然舉著一個皮搋子開門,那紅色的皮搋子上還沾著星星點點的黃色異物,格外觸目驚心。

    秦守感覺自己的呼吸都快滯住了,“小王”兩個字從後槽牙磨了出來。

    小王來不及回頭,就被秦守脫下的大衣砸在了頭上,耳邊傳來承載著滿滿暴躁的兩個字——“丟掉。”

    小王捧著大衣,心臟和臉都糾結在了一起。他瞄一眼那沾著屎花的皮搋子,別說他家龜毛又潔癖的秦少爺,就是他都有些壓抑不住胃部的翻滾。

    何曉諾完全沒感受到門口兩個人的心情,舉著皮搋子熱情洋溢地歡迎他們:“你們先進來坐,我把衛生間收拾好再招待你們。”說罷,揮舞著皮搋子虎虎生威地回了衛生間。

    世上怎麼會有這樣的女人?

    門口正對著衛生間,可以清楚地看見何曉諾通馬桶的全部過程。她用皮搋子一下下地捅著,馬桶就跟被電擊的心臟病患者一樣,捅一下“咕嚕”一聲。何曉諾又一次用力一捅,馬桶吊了口氣,不過還是沒喘上氣來,逼得她不得不使出大招——丟了皮搋子,直接上手。

    她是女人嗎?

    秦守徹底暴躁了,隱忍的脾氣全面爆發:“我們走。”

    小王機警地一把將他拉住:“淡定淡定。”

    怎麼可能淡定!

    “這種地方你讓我怎麼住?還有那個髒女人……換你,你能淡定嗎?”

    秦守摘下墨鏡,眼睛裡投射出的犀利目光讓小王冷不丁打了一個寒戰,卻不得不硬著頭皮勸道:“就三個月,您忍忍就過去了。”

    “我忍不了!”伴著秦守這句怒火滿格的話,衛生間傳來咕嚕嚕的通暢聲和何曉諾格外愉悅的讚歎:“又省八十塊。”

    何曉諾洗了洗手,看了眼乾乾淨淨的馬桶,特別有成就感地走出衛生間。秦守和小王還站在門口,她立即迎上去:“真不好意思,怠慢兩位了,快請進。”

    秦守一動不動,小王拉著他胳膊不敢鬆手,也不敢硬把秦守拉進屋,只能遵循革命先輩的制敵之術——敵不動,我不動。

    “你們,不進來嗎?”

    “不進。”

    “進。”

    何曉諾看著僵持在門口的兩人,不明狀況地問:“你們到底進不進來?”

    “我絕對不會住在這裡。”秦守咬牙切齒,小王欲哭無淚。

    何曉諾總算明白了,眼珠一轉,做出一副為難的表情:“你不住沒關係,只是租金和押金我都不會退的。合同上寫得很清楚,不是我克扣你的租金哦。”

    “租金”兩個字猶如警鐘一般,讓秦守僵了一下,小王卻是茅塞頓開,在他耳邊嘀咕兩句,秦守臉色變了又變,一直傾向樓梯口的身體卻站直了一些。

    見他動搖,小王立馬拉他一把,提著行李進了屋?:“怎麼可能不住,以後還要何小姐多多照顧小秦先生。”

    “那是自然。”何曉諾再次拿出房東的熱情面向秦守,秦守卻猶如沒看到一樣,邁著僵硬的步伐走進屋裡。

    誰要這個髒女人照顧?秦守掃了一眼客廳,客廳的裝修極其簡陋。靠牆處擺放了一套布藝沙發,沙發前放著一個透明的四角玻璃桌,牆角塞著一個好似古董一樣的老舊冰箱,除此之外,便再無任何電器傢俱了。不過好在尚算乾淨。他蹙著眉坐在沙發上,臀部與沙發的接觸面積只有三分之一,雙手緊緊地握著拳,落在膝蓋上。

    何曉諾坐在他身側的單人沙發上,為他介紹房屋分配情況:“我家的總面積是六十五平方米,兩室兩衛一廳一廚。我住主臥,你住次臥,廚房和客廳共用。我的臥室有衛生間,所以外面這間衛生間歸你,你的洗漱用品和私人物品直接放在裡面就好。”她笑眯眯地指了指正對著門口的衛生間。

    秦守腦袋裡飄過無數個沾著屎花的紅色皮搋子,讓他用那間衛生間,還不如讓他去死一死算了。

    “我要主臥。”他果斷開口。

    何曉諾眯眼笑著說?:“主臥的確比次臥好很多,光線好,面積也大,最重要的是衛生間裡有一個豪華浴缸,晚上泡一個熱水澡,舒服死了。”

    何曉諾起身推開兩間臥室的門,讓他們對比:“我沒說錯吧,主臥比次臥好很多的。我這個人很隨和的,你要是喜歡主臥,我就換給你。”

    “那真要謝謝您了。”小王開口。

    “客氣什麼,以後我和小秦先生就是同居密友了,應該相互照顧的。”何曉諾的眼睛笑得眯成了一彎月牙,“只是,這個主臥和次臥的租金肯定是不一樣的,秦先生之前預交的三個月租金是次臥的價格,小秦先生若是想住主臥的話,每個月補一千塊差價就行了。”

    小王表情一僵,秦守從走進這個屋子就黑著臉,面癱了一樣毫無表情。

    “你們是不是覺得太貴了?其實一點都不貴的,你們可以去隔壁問問,他們租的房間多少錢,比我給你們的價格貴了整整兩百元!”何曉諾那誇張的表情好似不是貴了兩百元,而是貴了兩百萬。不過秦守和小王仍舊不出聲,何曉諾抿抿嘴,揮著手說:“算了,看在秦先生的分上,我給你們打個九八折,補我九百八十塊的差價就行了。”

    何曉諾一副割肉的表情,秦守還是毫無動靜。

    何曉諾咬咬牙:“九六折,補給我九百六十塊好了。”

    一室安靜,何曉諾又跺了跺腳,說:“九百五,絕對不能少了。”她皺巴著小臉,感覺便宜了五十塊好似是自己身上肉被割掉了一樣。不過秦守還是無動於衷。

    何曉諾瞄他一眼,眼睛瞪圓,說:“那你說個價,你想補多少錢換房間?”

    “我沒錢。”秦守半晌才憋出這一句。

    “沒現金可以刷卡。”

    “沒卡。”

    “支票也可以,支付寶、微信轉帳都行。”何曉諾歡快地說。


首頁公司簡介異業合作人才招募圖書館採購/編目門市公告&三民禮券兌換處好站連結三民‧東大‧弘雅圖書目錄古籍‧古典圖書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