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為確保您的帳戶安全,如接獲三民書局來電詢問滿意度或訂單出錯,要求重新設定。請立即掛掉電話,並致電三民確認或撥165諮詢,永遠不要操作ATM。
 
品牌專區-『天使文化』
品牌專區-『悅讀紀』
品牌專區-『巨石文華〈夢想季〉』
品牌專區-『蝴蝶季』
品牌專區-『魅力‧花火』
 
  • 工具圖書

  • 文學

  • 中國文學總論

  • 國學經典

  • 世界各國文學

  • 領袖傳記文學

  • 文學研究評論

  • 民族、宗教文學

  • 詩歌、韻文、散文

  • 小說

  • 兒童文學

  • 軍事

  • 歷史傳記

  • 地理旅遊

  • 語言學習

  • 法律

  • 社會科學

  • 政治外交

  • 美術藝術

  • 哲學宗教

  • 教育

  • 體育休閒

  • 電腦〈計算機〉

  • 醫療保健

  • 考題類

  • 數理科學和化學

  • 天文學、地球科學

  • 生物科學

  • 工業技術

  • 農業科學

  • 交通運輸/航空航太

  • 環境科學、安全科學

春香說(簡體書)
春香說(簡體書)
  • 人民幣定價:29.8元
  • 定  價:NT$179元
  • 優惠價:79141
  • 可得紅利積點: 4 點
  • 參考庫存: 目前有庫存
分享:
   簡體分類: 文學 > 中國文學 > 小說 > 新體長篇、中篇小說
   簡體書文學 > 小說

商品介紹
  • 商品簡介
  • 作者簡介
  • 目次
  • 書摘/試閱
  • 臺灣人氣大神于晴 百萬讀者票選最佳言情小說

    桃之夭夭獨家版權代理

     

    想我堂堂雲家莊金算盤 手握萬貫家財

    告白被拒絕,還要替他賺錢?

    哼,我要是還喜歡他,就被天打雷劈!

     

    留住小命必須做到——

    第一條:遮罩傅春香的一切

    第二條:時刻銘記雙方“兄妹”身份

     

    都做到這個地步了,他卻還是死皮賴臉湊了過來!

    “我很怕死的,你能不能不要來撩我!”

    作為雲家莊背後的女人,李今朝一手操控著雲家的財政大權,可是卻在傅春香身上摔了無數個大跟頭。跟他告白,被拒絕;想從此遠離他,卻又一次次被他救了下來。在追查“血鷹”的過程中,李今朝為了替雲家莊得到真相,以身試險植入了“血鷹”,卻沒有想到,意外地也瞭解到了傅春香的真心。

  • 于晴
    臺灣知名言情作者,出版有《好一個國舅爺》《閑雲公子》《就是皇后》等作品。
  • 故事的開始

     

      江湖不外露秘辛——

      雲家莊,文公子、武先生,手下公子先生眾多,該莊公子寫江湖史,先生護江湖史,一傅一公孫,百年宿命,從無例外。各代公子、先生,行事公正無私,寫史詳盡,流傳後世,其地位中立超然,江湖各方皆敬上三分。

      血鷹肆虐江湖,正逢第十代春香公子與公孫先生,雲家莊破例插手江湖事,正式加入追緝血鷹行動,因而揭露一秘辛——

      雲家莊有第三名主子,雲家莊生計用度,皆在此人手中運籌帷幄,人稱金老闆。女,一生無名,與春香公子糾纏不斷。

      疑春香公子傅臨春,出賣肉體,保住雲家莊一世富貴。

     

      ——雲家莊消亡五十年後,華家莊於前人記載之蛛絲馬跡推敲而得。

      並以此提醒後人,皇帝老子的史官,寫的是宣揚皇帝老子的史冊;華家莊的公子們,寫的是真實江湖。

      切記翔實,以防後世造謠。

     

  • 楔子

    第一章 立誓

    第二章 小年夜

    第三章 青門重逢

    第四章 雷聲

    第五章 報答

    第六章 綁架

    第七章 真心

    第八章 布娃娃

    第九章 耗終身

    第十章 相守

    尾聲

    番外

    後記

  • 楔 子

     

      江湖一角.雲家莊分莊

     

      “進來吧。”隱蔽的書樓內傳來沉穩的男聲。

      她依言進去,一名面目清秀的男子正在書桌前等著。

      “坐下吧。你叫李今朝?”

      “是。”

      她答得很規矩,但坐姿卻很有問題。男子略微蹙眉,心裡忍著親自示範一個小姑娘該有的坐法。

      “把你的名字寫一遍。”他道。

      精美的筆硯已備妥,她小心地卷起袖子,站在小椅上揮毫——

      男人的面皮抽動了下,但依舊保持著溫煦的笑容。

      他接過那張寫著“李今朝”的紙,眉目間透著難以掩飾的驚訝。

      “好字!”他脫口贊道。由字看人最是精准,筆勢簡單難掩隨性,這小姑娘是刻意還是……

      男子暗暗打量她。這小孩眉目間帶點市井之氣,如果不是這手好字,實在很難看出是私塾夫子之後。

      “你爹是夫子,一定教過你識字讀書,你背段詩詞吧。”

      “……”她摸摸光滑的小書桌。

      “怎麼了?”他很和氣地問。

      “寫字算帳我都行,背書我就不行了。”她坦承。

      “你爹沒教過你嗎?”

      “識字算帳是怕吃虧。我是女孩家,既當不成文人,也不能當官,寒窗苦讀根本是浪費光陰。”

      “令尊好……好見解。你娘曾是江南一帶的才女,也沒教你嗎?”

      “我娘是不是才女,我不知道。自我有記憶以來,我娘只教我一事,便是快快活活地過日子,明兒個天崩地裂的事明兒個再管。它日我若嫁了人,沒了快活日子,今天的快活還是該有的。”

      男子一怔,垂目掩去情緒。

        他含笑道:“你娘真是聰明人。可惜,她如此教你,她自己卻做不到,才會年紀輕輕為家裡老小過勞病逝。”

      “這倒是。”她頗有同感。

      “今日快活今日尋,這種事,也不是說說就算,要有本事才辦得到啊。”

      “是啊。”她應著。

      “你今天開心嗎?”

      她想了想,眼一瞟,看到男子身後茶几上的水果。

      “我午飯還沒吃,等我吃完了保證很開心。”

      男子聞言,輕聲笑著:“你回答我一個問題,我就差人送飯來。”

      “那就快問吧。”她很爽快地說。

      這小姑娘的市井之氣實在不合雲家莊的風格。

        男子尋思一陣,沉吟道:“你爹娘陸續走後,留下田地供你收取田租,但你爹娘畢竟都是讀書人,不知人心難測,那些莊稼漢要是看你年紀過小,霸住你的田地,你該當如何?”

      她眨了眨眼,小眼睛流露出無奈。她爹娘確實留著田地讓她收租,這些田租必須非常省吃儉用才能熬到她長大,這人打聽得真詳確。

      “大叔,你是拿我的處境打比方嗎?”她好奇地道。

      男子點頭:“我說的,正是你的處境。”

      “可是,田租三年收一次,我還沒親自收過……”

      “今年秋末你去收時,也許就會遇上這種事。你說,到時你會怎麼做?”

      “嗯……我嗎?”她偏著頭思索著。

      男人似乎很有耐心地在等著,但同時,他取過筆,在她遞的紙上,自左劃過“李今朝”三個字。

      一個小孩幼失怙恃,是很值得同情,但雲家莊需要的,絕對不是一個弱者。她都已經快十歲了,父母去世兩年,竟對自身未來一點打算都沒有……

      不能用!

      她笑嘻嘻地道:“那些莊稼漢要私吞我的地,那就別讓他們打這主意吧。”

      那橫飛的筆勢停在“今”這個字上,男子頭也不抬,隨口問道:“說得真容易,萬一他們已經打這主意了呢?”

      “就找幾個地痞流氓,打打嚇嚇,逼那些莊稼漢把田租繳出來吧。”

      男子一頓,緩緩抬頭,看小女孩還是嬉皮笑臉的,似乎一點也不懂得現實。

      “今朝,你這辦法只能說說,放在現實上,是行不通的。”

      她小眼睛彎彎的,顯得有點吊兒郎當:“哪兒不通了?”

      “你今年才幾歲?一個私塾之後哪會認識地痞流氓?就算你請那些人搶回田租,那些人是什麼出身,不吃了你這小孩的田租才怪,還不如去衙門告狀!”

      “衙門是給有錢人去的。大叔,我平日跟那些地痞無賴交好,請他們出面,五五分賬,勒緊褲帶,還是能過日子的。這些流氓頭一遭會賣點義氣,五五分賬也可以安撫他們,至於以後,反正田租三年收一次,到那時再說吧。”

      “……你跟那些地痞流氓有來往?”男人一臉錯愕。

      “偶爾湊在一塊玩玩而已。”

      玩?玩什麼?鬥酒?打架?還是,她故意跟那些流氓混在一塊以保自身?難道她娘就這樣任她在街上當小無賴?

        他尋思著,又問道:“那些莊稼漢都是老實人,你如此狠心,就為了你自己嗎?”

      她一臉莫名其妙,道:“若是老實人,又豈會吃了我的田租?如果大叔是我,是要先保自己,還是保那些吃了你田租、害你餓死的老實莊稼漢?”

      男子眯起眼沉默著。

        過了一會兒,他放下紙筆,含笑道:“你用的法子是低俗些,但也不失為一個方法。我先去替你弄些飯菜,你在這裡等著吧。”

      她聞言,眉開眼笑:“多謝大叔。”該有的禮數,還是要有的。

      門輕輕地掩上了。

      她跳下椅子,不經主人同意就先拿茶几上的水果充饑。不知道雲家莊吃的飯菜跟外頭有什麼差別?

      聽說雲家莊裡都是江湖人,做菜都是用比手臂還長的刀子切菜,要噴血,也絕對比那些地痞流氓噴得還多。

      她咬著多汁的水果,趴在桌上,瞥見書櫃裡的銅器正倒映著她模糊的小臉。

      據說,雲家莊都收些面貌清秀的孤兒。看看她,小眼如墨,小嘴像鮮紅的小花瓣,雙頰鼓鼓的,皮膚細白,完全是她娘小時候一個模子印出來。她喜歡娘親的美色,理所當然也喜歡自己的,可惜看起來好像沒什麼氣質。

      她抹了抹嘴,縮回鼓起的腮幫子,眼神稍正經些,整個人坐直,心想這樣才算跟娘親一個模子印出來。

      不過,人長得好看,氣質不夠,恐怕也是不合雲家莊的需要吧。

      她瞄瞄剛才大叔寫的自己的名字,想了想,露出牙齒哈哈笑著,提筆替那大叔把李字全部塗黑,只剩“今朝”。

      能不能被收留,她不是很介意,反正不管在哪兒,她照樣能生存。

      只是,她有點疑惑,雲家莊前幾年曾收留過一批孤兒弟子,聽說是一塊兒公開收留的,這次略有不同,明明分莊裡有不少孤兒,卻不能照面,甚至,連這種“收留考試”也選在這種隱蔽的書樓裡,一個一個分開考。

      她等了又等,把一盤水果啃光光,然後躺在椅上打盹。雖然坐有坐姿,站有站姿,才會像娘親,但反正現在她看不見自己的倒影,等同娘親不在,就隨便一下吧。

      不知過了多久,窗外透進的日光逐漸移位,男子才匆匆進來。

      她立時睜開惺忪小眼,勉強坐好。

      “你還在……我忘了你的午飯!”他忽然道。

      她瞄瞄天色,很隨遇而安地道:“沒關係,別忘了晚飯就好。”

      男子沒理會她,忙著在書桌前找東西,抱怨道:“剛才有消息,布莊新進的貨,全有瑕疵,怕是虧大了。”

      “是街上那間最大的布莊嗎?”她目不轉睛,追逐著他忙碌的背影。

      男人應著:“就是那間。”

      “我七歲那年,我娘曾用攢來的私房錢,在那間布莊買布親手為我制衣,那間布莊東西真是貴得可以。”她笑道,很有聊天興致。

      “布莊每一匹布質上佳,成本極高,你這種窮人家自然是嫌貴了,現在可好,每匹布都有問題,哪還賣得出去?”

      她還是直盯著他看,然後小嘴翹翹,卷起袖子,重複道:“大叔,我娘曾用攢來的私房錢,在那間布莊買布親手為我制衣呢。”

      男子轉身斥道:“你就只會說這話嗎?”眸中隱約有不耐煩的怒意。

      她垂目,非常珍惜地撫過乾淨的衣袖,道:“我娘攢了私房錢尚不足買一匹好布,便求布莊賣給她一匹瑕疵布。”

      “瑕疵布是便宜許多,但布莊每一匹完美的布料皆以高價購入,現在就算全部以瑕疵貨賣出,也賺不回成本一半,這次賠定了。”

      “那就製造出來,瑕疵就是無價的真相啊。無價之寶,誰不想要?”

      男子一怔,眯起眼睛注視她。

      “你身上穿的,就是瑕疵無價貨?”

      “當然不是。”她哈哈笑著,“我身上穿的,雖是兩年的舊衣,卻是再完美不過的上等布料。”

      “但你娘買的是瑕疵布……”

      “那布又不是給我穿的。”她眨眨眼。

      “不是你穿的?那你娘買的有問題的布料上哪兒去了?”他終於掩不住好奇問道。

      “大叔,富貴險中求,那布料如今是你腰牌的套子,你正戴著無價寶呢。”

      男子傻眼,順手抓起腰牌套子。

      那湖水色的腰牌套子,是兩年前他花上雙倍價錢買回來的,據說是高僧加持並且眾人目睹靈驗過的。江湖上總是打打殺殺,難保哪天不會有莫名的劫難,加上繡工特別,質料上佳,他是好不容易才搶購到的……

      “雲家莊共有七名弟子買了,你娘做了幾個?”他輕聲問道。

      她笑嘻嘻道:“共二十個。多虧大叔莊裡的人收購,雲家莊帶了頭,剩下的很快就賣光了。”

      “是嗎?今朝,你可知道,你娘是雲家莊傅姓的遠親?”男子面色柔和。

      “遠親?”她眼睛睜得大大的。

      男子點頭,來到她的面前,道:“雲家莊收留的孤兒,多半是傅家、公孫家的遠親,而你,是春香公子傅臨春的遠親,如果通過我的考驗,以後你就是雲家莊的一員,再也不必小小年紀被迫跟地痞流氓打交道了。”

      跟地痞流氓打交道也沒什麼不好,這話她自然沒說出口,只道:“聽說雲家莊都是要寫書的,如果大叔要我去寫書,那還是算了吧。”

      男子輕輕一笑,取出一條青穗,青穗上頭系著一枚銅板。

      “要你去寫史是大材小用。這一次在雲家莊分莊聚集的孩子,都將是雲家莊背後真正的支柱,這串配飾你系在腰間,此次跟你一塊兒接受考驗的孩兒們,將來不是成為你的主子,就是成為你的手下。你記住,一枚銅板就是現在你的身份,以後你能拿到幾枚,就要看你自己本事了。”

      聽起來很神秘,但只要日子過得去,她也無所謂。她要拿過那青穗,但男子緊攥著不放。她抬眼對上他的眼,他卻滿眼懷念地望著她。

      這樣看她?好詭異!

      “真像……真像……”他喃喃道。

      “……”她又開始目不轉睛。

      他慢慢地蹲下來,讓真正的神色暴露在她面前。

        他語氣哽咽著:“今朝,你可知你爹娘為你取此名字是何用意?”

      “自然是‘今朝有酒今朝醉,明日愁來明日愁’了。”她毫不考慮答道。

      “那你可知,為何莊中孩子眾多,我卻單單選擇考驗你?”

      “不知道。”她坦白。


首頁公司簡介異業合作人才招募圖書館採購/編目門市公告&三民禮券兌換處好站連結三民‧東大‧弘雅圖書目錄古籍‧古典圖書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