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為確保您的帳戶安全,如接獲三民書局來電詢問滿意度或訂單出錯,要求重新設定。請立即掛掉電話,並致電三民確認或撥165諮詢,永遠不要操作ATM。
 
品牌專區-『天使文化』
品牌專區-『悅讀紀』
品牌專區-『巨石文華〈夢想季〉』
品牌專區-『蝴蝶季』
品牌專區-『魅力‧花火』
 
  • 工具圖書

  • 文學

  • 中國文學總論

  • 國學經典

  • 世界各國文學

  • 領袖傳記文學

  • 文學研究評論

  • 民族、宗教文學

  • 詩歌、韻文、散文

  • 小說

  • 兒童文學

  • 軍事

  • 歷史傳記

  • 地理旅遊

  • 語言學習

  • 法律

  • 社會科學

  • 政治外交

  • 美術藝術

  • 哲學宗教

  • 教育

  • 體育休閒

  • 電腦〈計算機〉

  • 醫療保健

  • 考題類

  • 數理科學和化學

  • 天文學、地球科學

  • 生物科學

  • 工業技術

  • 農業科學

  • 交通運輸/航空航太

  • 環境科學、安全科學

潘朵拉吹動的羽毛(簡體書)
潘朵拉吹動的羽毛(簡體書)
  • 人民幣定價:32元
  • 定  價:NT$192元
  • 優惠價:87167
  • 可得紅利積點: 5 點
  • 參考庫存: 目前有庫存
分享:
   簡體分類: 文學 > 中國文學 > 小說 > 新體長篇、中篇小說
   簡體書文學 > 小說

商品介紹
  • 商品簡介
  • 作者簡介
  • 目次
  • 書摘/試閱
  • 暖心作者奈良辰治癒系力作,人氣作家梧桐私語傾心推薦。

     

    霸道總裁兼婚紗設計師VS婚禮策劃師,浪漫職業戳中少女心。

     

    一場事故,三年離別,匆匆一眼,便是一生。唯願zui難忘的初戀能退我變成最暖心的等待,好讓他用餘生治癒她的心傷。

    六年前,池向晴和卓遠是青梅竹馬的戀人,六年後,她重回故里,卻發現自己青梅竹馬卻成了別人的“男朋友”,而卓遠始終拒絕承認自己和“現任女友”的關係。
    所有人都知道,卓遠是家族的繼承人,可沒人知道,作為知名婚紗設計師,他最大的願望,其實是讓向晴穿著自己設計的婚紗,挽著自己走進教堂。
    所有人都相信,池向晴的無心之失造成了多年前的那場醫療事故,可沒人想過,她才是那場事故的受害人。
    那些被隱藏的真相,被曝光的內幕,終於讓向晴明白,他們再也回不去曾經的年少時光。
    可若沒有那一場場錯過和誤會,也許她不會發現,就算時光遠去,卓遠也依然等在原地。
    ——原來,愛上一個人,真的能治癒一顆心。

  • 奈良辰
    曾用筆名夏雲錦。閒暇時舞文弄墨,喜歡自由,喜歡遇到一個又一個的陌生人,然後再微笑地揮手告別。從南京輾轉到香港,如今再回到上海,期盼著某一天能萬水千山走遍,在文字中勾勒出我的溫暖世界。
    已出版作品:《陌上繁花綻》《江月照君來》《你若安好,便是晴天》《溫暖留在左心房》《彼時雨如霖》等。
  • 致秋風

     

    又是秋天。

    記得才和大辰熟悉起來,好像也是秋天。

    我一向是個粗線條的人,早忘記是怎麼和她熟起來的,唯一記得的是在不經意間,人對著電腦,突然發現,咦?我怎麼什麼事都和這人說了呢?

    有的朋友是共同經歷時間才成為至交,而我和她之間卻似乎少了這個階段。

    那次我問她:“我怎麼和你成好朋友了?”

    她想都沒想便回我:“我哪知道,忽忽悠悠就上了你這艘賊船。”(左邊這話是我後來翻譯過來的,大約是這麼一個意思。)

    我是東北人,她是江南人,可我倆的性格竟有幾分相像,有時候真的懷疑她是不是我們東北的,因為生活裡的她總是很幽默,僅次於我。

    2014年,我和妹妹去上海,去前我說咱們見面吧,她說好。那個時候,距離我們相熟起來並沒過很久。

    或許因為她,讓我相信了真的有冥冥之中這一說,兩個在互聯網上相識的女生,僅憑著惺惺相惜便約定了見面,還成了無話不說的摯友。

    初次見面,她說我蠢,因為明明站在離約定地點幾米的地方,我還打電話給她說找不到地方。

    再後來深交,她也常說我蠢,因為我的確常做出些傻事情,可每次她也總是邊罵邊幫我想辦法怎麼收尾。

    我是天蠍座,嘴巴毒,特別是對好友,口無遮攔的毛病讓我失去了不少朋友,有時我也奇怪,龜毛的她怎麼就容忍我到現在的呢?

    或許這就是緣分,註定我在一秋多一摯友,恰如這本書,如果你正在翻閱這本書,那麼註定了你和這本書的緣分。

    作為大辰第一本第一人稱的書,不容錯過。

    樹樹皆秋色,山山唯落暉。每一處自秋天開始的情感都是金黃爛漫的,祝我的好友一切都好,祝正在閱讀的你一切都好。

     

    梧桐私語

  • 一 傷可藏

    二 昔若追

    三 看可透

    四 淚若滴

    五 擁可得

    六 夢若舊

    七 今可悲

    八 空若陪

    九 路可失

    十 信若回

    十一 歌可憶

    十二 歲若撈

    十三 情可戀

    十四 心若淡

    十五 錯可窺

    十六 意若溫

    十七 香可留

    十八 愛若醫

    番外一: 日誌碎碎念 不敢說的想念

    番外二:再見二丁目

  • 絕望掩埋了希望,時間帶著假像流淌。

    從廚房裡倒了一杯水,我輕手輕腳地打開了院子的小木門。

    儘管夜風已經開始略帶涼意,夏天還未走遠,院子裡的那一片槭樹還是墨綠色的,在昏黃色小燈的渲染下泛著微橙。光線明亮的燈下,數不清的小飛蟲正聚集得歡快。

    我就這麼站在木門邊,一邊喝水一邊發呆。

    其實,我不太喜歡夏末初秋的夜晚,尤其是樹影婆娑、香氣四溢的夜晚,這會讓我莫名地生出抵觸的情緒來。雖然,曾經我是一個不折不扣的夜貓子,有一個人也曾經戲謔地一邊輕彈我的腦門一邊說:“池向晴,真想在白天好好觀察下你的瞳孔,看到底是不是分隔號狀的。”

    然而現在的我,最喜歡的就是下午兩三點鐘的光景,光線充足,溫度暖人。

    我正在忙不迭地數飛蟲到底有多少只,忽然身後傳來了輕微的腳步聲。我一頓,下一秒,耳後果然響起一道低沉而冷淡的嗓音:“池向晴,你以為自己在演《仲夏夜之夢》嗎?”

    慢慢地轉過身,我正好迎上卓遠的目光。不知道是不是他比我高足足一個頭的緣故,那目光總顯得居高臨下。他就穿著一件白色的背心,露出線條弧度優美而緊實的手臂,看起來倒是很悅目。

    只是下一秒,他的冷哼叫人實在沒法愉快起來:“三更半夜,你怎麼連睡覺都不叫人省心?”

    我沒好氣地回應:“卓先生,我是喊醒你了還是怎樣?”

    卓遠啪地一下按下開關,走廊一片光明。他沒有動,直直地盯著我,神色沉寂,眸色卻很亮:“不識好歹!”

    懶得理他,我掃了他一眼,輕哼一聲,就要從他身邊走過去時,手腕卻突然被他捉住了。我蹙眉,抬眼詢問他這是什麼意思。

    卓遠一副審視的樣子,那雙深褐色的眸子將我的臉從上到下、從左到右都仔細瞧了一番,然後冷冷地問:“做噩夢了?”

    我撇了撇嘴,不情不願地嗯了一聲。

    他拉著我的手腕往前走,一直走到廚房,接著一把奪過我手裡的水杯,放在料理臺上,一邊打開冰箱門一邊說:“你需要的不是這個。”

    我看著他取出鮮奶,倒了滿滿一大杯,然後放入微波爐加熱,我莫名有些抵觸:“你幹嗎,我不要喝牛奶!”

    卓遠置若罔聞,看都不看我一眼。無奈,手腕還被他捉著,我走不了,只能再次大聲嚷道:“卓遠,你別裝聾作啞!”

    他終於轉頭,目光銳利地注視著我:“終於不再喊我‘卓先生’了?”聽到他這句話,我鼓起了腮幫子,而他的手中多了一杯熱氣騰騰的牛奶。他沉默地將牛奶遞過來,而我沉默地表示拒絕。

    卓遠的眼神再次犀利起來,又是那副居高臨下的模樣。我被他盯得額頭沁汗,他卻連眉頭都沒皺,只是依舊冷冷地說:“安神,喝。”

    那語氣中的堅持與不容置喙叫我無可奈何,他總是這樣,看起來冷淡疏遠,實際上比誰都果決堅韌。沒辦法,我接過牛奶杯,最終還是大口大口地喝了下去。頓時,五臟六腑好像都隨之暖和了不少。

    我幾步走到廚房門邊,卓遠正在洗杯子。我怔怔地看著他的側影,意識過來之前,我聽見自己已經鬼使神差地脫口喊道:“卓遠!”

    他停下手裡的動作,轉頭看我。三年不見,那雙深褐色的眸子似乎只比從前更加敏銳,臉上的線條也越發硬朗,甚至越發鮮少露出舒展的笑容。

    但他是卓遠,獨一無二的卓遠。

    儘管牛奶杯早已不在我手中,但餘熱似乎猶存,我覺得雙手被焐得格外熱。想了想,我說:“卓遠,晚安。”

    他好像有點意外,因為我清晰地看到他的眉毛終於挑了一挑。卓遠不置一詞,只從喉嚨裡模糊地輕哼了一聲,扭頭繼續沖洗杯子。

    嘁,彆扭的男人!

    我心情舒暢地走回二樓,重新躺進被窩裡,大概是那杯熱牛奶的緣故,手腳都舒服了不少。剛閉上眼睛,隔壁傳來一道輕輕的關門聲,我想應該是卓遠回房了。

    其實,隔壁才是客房,而我睡的這間,是卓遠自己的臥室。

    我從沒想到有一天自己竟會睡進卓遠的臥室,對他說晚安。因為,我根本就沒想到還會再重遇他。

    眼前恍惚浮現出他冷淡的眸子,我在心裡再度默念:卓遠,晚安。

     

    第二天中午午飯之前,卓嘉潔和杭譽敲開了別墅的大門。

    卓嘉潔一見到我就立刻撲了上來,給了我一個狠狠的擁抱,外加落在腮邊的一個香吻。“寶貝兒,聽說你被我哥綁架過來了,他終於做了件人事!”我乾笑著抬眼看一旁的杭譽,生怕他用眼神把我給生吞活剝了。

    果然,杭譽一把將卓嘉潔攬回去,手掌輕輕摩挲著她的肩,溫柔地笑說:“嘉嘉,這下你該放心了吧?”說到話尾的時候,杭譽轉頭面向我,那笑容裡陰冷的味道讓我毛骨悚然。

    沒辦法,誰叫我本是他們婚禮的策劃師,然而在婚禮開始之前,卻成了酒店一起兇殺案的第一發現人,導致這場婚禮就此被毀了。幸好卓嘉潔向來沒心沒肺,要換作是我,早就想老死不相往來了。

    雖然,導致這場婚禮徹底被毀的,還不僅於此。

    卓遠從書房裡走了出來,和早餐的時候不同,他換了一件立領的白襯衫,兩邊的袖子都挽到了胳膊肘之上,露出堅實而又修長的手臂線條。卓遠很喜歡運動健身,雖然這和他的職業一點都不搭,這一點既叫我疑惑又叫我歡喜著迷。

    “來了?蘇姨應該快做好飯了。”他淡淡地說,直截了當地跳過了寒暄。

    作為堂妹,卓嘉潔早就習慣了卓遠的言簡意賅,興沖沖地就想拉著我往廚房跑:“蘇姨蘇姨,我來吃你做的獅子頭啦!”

    蘇姨是卓遠請的鐘點阿姨,每天上午來洗衣服、收拾屋子,再做一頓午飯。三年前的時候卓遠還沒有雇請蘇姨,因此,我對蘇姨不甚熟悉,至今也就說過三次話。

    卓嘉潔剛跑進廚房,蘇姨已經笑呵呵地轉過了身,圓圓的臉上眼睛眯成了一條縫:“這麼大的人了還這麼貪吃,也不怕蘇姨笑話你。”

    卓嘉潔抱住蘇姨的胳膊,笑嘻嘻地賣乖說:“蘇姨才不會笑話我,蘇姨做的獅子頭最好吃了,全F市沒有哪一家能比得上。”

    我站在一步之外,靜靜地看著融洽歡笑的她們。其實我很羡慕卓嘉潔,生來樂天的性子,和誰都能熱乎成一片,我卻做不到。

    蘇姨稍微側了一點,對我點點頭示意,我回給她一記微笑,轉身打算去餐廳擺置餐具。然而剛走到拐角處,卻聽到了杭譽的說話聲。

    “這架勢,看來她的事情你是管定了?”

    我沒有聽到卓遠回話,只聽片刻的安靜之後,杭譽又說:“當初嘉嘉非要讓她做我們的婚禮策劃師我就不太贊同,別的不說,光說之後曝出了那樣的事,她現在可真是F市響噹噹的人物啊!哥,我叫你一聲哥,你別再管她的事了行嗎?”

    “你再這樣的語氣,以後別來了。”終於聽到熟悉的聲音,慣常的言簡意賅,卻讓我眼裡一熱。

    “卓遠,你不是吧!別告訴我你對她還餘情未了,那白薇薇怎麼辦?”

    杭譽這張嘴真是字字戳中要害,聽得我一顆心全然懸了起來。

    “今天下午,我已經約了薇薇。”

    他依舊是波瀾不興的語氣,冷淡的語調,但我在聽到這句話的刹那,也聽到了自己的心“撲通”一下掉進冰水裡的聲音。

    白薇薇,出現在卓遠生命裡已經十五年之久的白薇薇。

    三年甚至更久之前,白薇薇是我眼裡的一粒沙子,揉也揉不掉。不過畢竟只是一粒沙子,迎風吹一吹倒也就沒事了。

    而今,我卻是白薇薇心裡的一根刺。一個月之前,白薇薇穿著粉色的洋裙,踩著十釐米的白色高跟鞋出現在我面前,趾高氣揚地看著我,並且惡狠狠地指責我說:“池向晴,你怎麼有臉回來F市!”


首頁公司簡介異業合作人才招募圖書館採購/編目門市公告&三民禮券兌換處好站連結三民‧東大‧弘雅圖書目錄古籍‧古典圖書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