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為確保您的帳戶安全,如接獲三民書局來電詢問滿意度或訂單出錯,要求重新設定。請立即掛掉電話,並致電三民確認或撥165諮詢,永遠不要操作ATM。
 
品牌專區-『天使文化』
品牌專區-『悅讀紀』
品牌專區-『巨石文華〈夢想季〉』
品牌專區-『蝴蝶季』
品牌專區-『魅力‧花火』
 
  • 工具圖書

  • 文學

  • 中國文學總論

  • 國學經典

  • 世界各國文學

  • 領袖傳記文學

  • 文學研究評論

  • 民族、宗教文學

  • 詩歌、韻文、散文

  • 小說

  • 兒童文學

  • 軍事

  • 歷史傳記

  • 地理旅遊

  • 語言學習

  • 法律

  • 社會科學

  • 政治外交

  • 美術藝術

  • 哲學宗教

  • 教育

  • 體育休閒

  • 電腦〈計算機〉

  • 醫療保健

  • 考題類

  • 數理科學和化學

  • 天文學、地球科學

  • 生物科學

  • 工業技術

  • 農業科學

  • 交通運輸/航空航太

  • 環境科學、安全科學

我喜歡的樣子你都有(簡體書)
我喜歡的樣子你都有(簡體書)
  • 人民幣定價:35元
  • 定  價:NT$210元
  • 優惠價:87183
  • 可得紅利積點: 5 點
  • 參考庫存: 目前有庫存
分享:
   簡體分類: 文學 > 中國文學 > 小說 > 新體長篇、中篇小說
   簡體書文學 > 小說

商品介紹
  • 商品簡介
  • 作者簡介
  • 目次
  • 書摘/試閱
  • 晉江情懷都市言情作家福祿丸子口碑之作,穆家男人系列之二。

    如果你已經很久沒有在看完一本書後發現自己是笑著且幸福的,那麼你應該翻開它。

     

    收錄新番外+1枚精美書簽

    收錄本系列之一《餘生太長,你太難忘》精彩試讀;收錄本系列之三《願時光清淺,許你歡顏》搶先看

     

    2017年 福祿丸子 受粉絲期待 甜蜜轉型之作

    我喜歡你,即便那時已心動,也從未想過,後來我會這麼喜歡你

    我嘗過最美的味道 就是愛情的味道

    從來不想做什麼超級英雄,只想做你喜歡的那個人。

    微博資深圖書點評博主 好書閱讀榜 強烈推薦甜蜜寵文。
    我喜歡你,即便那時已心動,也從未想過,後來我會這麼喜歡你。
    甜品師VS美食攝影師。因食而念,跨國之戀

    遇到穆嶸,是和美生命中最幸運的事。
    她無計可施時,穆嶸從天而降來到她的身邊。
    她需要幫助時,穆嶸只手為她撐起一片天。
    她看不清未來,穆嶸便承諾她永遠。

    我是和美,我來自北海道,我喜歡做各式各樣的和果子。我是穆嶸,我來自北京,我喜歡你,所有樣子的你。

    和美上輩子一定拯救了銀河系,才會被一個寧可放棄全世界也要和她在一起的男人寵上天。

    我喜歡你,即便那時已心動,也從未想過,後來我會這麼喜歡你。

  • 福祿丸子
    畢業于上海財經大學,律師。世間唯有真愛、書香與美酒不可辜負,因此在金融大熱的當下,仍沉迷閱讀,執著於以筆詮釋愛情悲歡,文風成熟婉約。
  • 第一章 直到遇見你 /1
    第二章 香甜的誘惑 /29
    第三章 你給的溫柔 /52
    第四章 每句情話都可口 /78
    第五章 你眼中只有我 /105
    第六章 讓緣分停留 /130
    第七章 終於住進你心裏 /154
    第八章 幸福開始有預兆 /181
    第九章 直到永遠那一天 /207
    第十章 我喜歡的樣子你都有 /228
    獨家番外 /256
    《餘生太長,你太難忘》精彩試讀 /279
    《願時光清淺,許你歡顏》搶先試讀 /301
  • 日本,北海道。
    颱風還沒登陸,就提前帶來了大風和濕乎乎的空氣,似乎隨時都會有一場傾盆大雨。
    薄葉和美已經在百貨公司裏一動不動地盯著那個裝吉他的琴包好半天了。
    RB跟搖滾明星合作推出的限量版琴包,只剩這最後一個了。既然是限量版,賣完大概也不會再補貨,手快有,手慢無,機不可失,失不再來。
    可是這價格也未免太貴了。她掰著手指算來算去,猶豫好久都下不了決心買,眼看這是最後的機會了。
    好友奈奈在旁邊轉圈,百無聊賴地打了個哈欠。她不想催促和美,實際上今天是她約大家出來逛街和吃下午茶的,只不過因為颱風快來了,其他人都臨時改變了主意,只有和美準時過來,還陪她到現在。
    她回家也沒什麼事情可做,還不如跟好朋友在外面打發時間。
    但天色越來越晚,颱風離得越來越近,再不回去她怕會遇上危險。
    “你想買那個琴包嗎?如果錢不夠的話我借你好了。”奈奈終於開口,她知道和美來看這個琴包好幾次,肯定心儀很久了,只是之前沒有那麼糾結。
    薄葉家在城裏經營一家和果子店,家庭情況只能算是一般,近年來和果子店的生意越發慘澹。雖然和美的哥哥已經當上了醫生,但在東京那樣的地方,照顧好自己的生活就很不容易了,很難兼顧到家裏。
    和美活潑漂亮,但總是手頭拮据,想要什麼東西都要權衡很久,連支唇膏都不捨得買。
    奈奈跟她不同,雖然穿得樸素,身材偏胖,臉上還有雀斑,是那種丟人群裏就找不到的女生,但她爸爸是大財團的社長,家底殷實,錢對她來說不是難題。
    兩人從中學開始就是好朋友,情誼維繫至今,和美卻從來沒找奈奈借過錢,即使奈奈偶爾買下她心儀的東西送給她,她也總會想辦法還上。
    果然,和美搖搖頭拒絕了,但轉過臉來合手祈求道:“拜託……讓我再想一下,就一下!這樣吧,五點鐘,如果五點鐘有雨點落在落地玻璃上我就買下來,否則我們就走人。”
    她下不了決心,只好看天意了。
    三分鐘,牆上鐘面的時針只剩三分鐘就要走到整點了。外面是山雨欲來風滿樓的架勢,天空中似乎已經有零星的雨絲飄下來,還真說不好三分鐘後會不會下起雨來。
    她看看鐘又看看琴包,手裏攥緊了錢夾,正緊張呢,奈奈卻突然拉住她的胳膊,發出一陣感慨:“好帥呀……”
    奈奈性別女,愛好男,號稱帥哥雷達,最喜歡花癡帥哥。中學時代她花癡的是和美的哥哥,她們最初好像就是因為這個才成為好朋友的。
    和美已經習慣了她的花癡,但這會兒百貨公司裏幾乎沒什麼客人了,很難不注意到剛走過來的這個年輕男人。
    他穿了一件朋克風的T恤,和美認出這件T恤來自本土著名的音樂節。每年這個時候,世界各地的眾多音樂人都會來日本參加這個音樂盛會,因此在大街上也不時會見到穿同款文化衫的人。不過玩音樂的人大多控制不了體內的叛逆,總會對衣服動手腳,不是把下擺剪得絲絲縷縷,就是在原本的圖案上再剪個巨大的骷髏頭,或者乾脆扯得破破爛爛,好配下身破洞的牛仔褲。
    眼前之人並不是這樣,顯然他只把這件T恤當一件普通的衣服來穿,隨便往身上一套,再加上一條微微發白的牛仔褲,顯得格外乾淨。
    對,就是乾淨,和美想。他也不像很多音樂人那樣染發或者留長髮,黑髮短短的,露出英氣的眉毛和可愛的耳郭。
    “真的很帥對不對?唔……”奈奈捧著臉快要貼過去了,兩眼直冒桃心,“你說他是什麼人?醫生、學生,還是大學教授?”
    和美覺得她一定是電視劇看多了,哪有這麼年輕的大學教授呢?也不大像學生,至於醫生……可能因為最初花癡的物件是個醫生,她看誰都像醫生。
    不過他跟哥哥確實有點像,都很乾淨。個子高高的,大概有一米八,手指纖長、骨節分明。尤其拿起黑色的東西,顏色對比分明,男人的手怎麼也能那麼白……
    和美光顧著盯人看了,都忘了剛才的三分鐘之約,這時候她才猛地反應過來,發現那個人手裏拿的竟然是她看上的最後一個吉他包!
    人家不光氣質好長得帥,還是不折不扣的土豪,因為他連價格標籤都懶得看,拿起琴包,眼看就要往收銀台走過去了!
    “等一下!”和美完全來不及多想就沖過去攔住他。她的目標就是琴包,所以直接就把他手裏的琴包奪走了。
    “喂,你怎麼回事兒啊?”穆嶸只覺得手裏一輕,一回頭就見手裏的東西被一個陌生人抱在了懷裏。
    你誰啊!情急之下京罵都快出口了,他完全忘了這是在日本。
    和美一聽他說的是中文,也愣了一下:“那個……你是從中國來的?”
    咦,這是遇上同胞了嗎?穆嶸聽到她開口說中文,眉頭微微一松,揚了揚下巴:“是啊,我從北京來的,你是這兒的店員嗎?”
    他知道現在很多日本商店裏都配備了能說中文的店員,用來應對中國遊客旺盛的購買力。
    和美很實誠地搖頭:“不是。”
    “不是你幹嗎搶我東西?”穆嶸警惕起來,伸手就要去搶她懷裏的琴包,“還給我!”
    和美本能地往後躲,沒承想奈奈就在她身後擋住了她的退路。穆嶸手臂很長,一下子沒收住,手就直接探進了她的懷裏。
    嗯,軟軟的,鼓鼓的,不大不小。
    說來奇怪,他也是沖著琴包去的,卻完美地避開目標,一隻手直接摁在了女孩飽滿的胸部上。
    這手感……穆嶸呆住了,還沒來得及仔細回味,尖叫聲已經快把他給震聾了。
    和美跟他一樣呆滯,兩人大眼瞪小眼,叫聲其實是奈奈發出來的。這一嗓子把真正的店員給吼出來了,急急忙忙過來問他們有什麼需要。
    沒時間猶豫了,和美乾脆地把琴包往前一遞:“你好,我要買這個!”
    “好的,小姐,您跟我到這邊來埋單哦!”店員接過東西,很有禮貌地又問穆嶸,“先生,你們是一起的嗎?”
    和美跟奈奈異口同聲道:“不是。”
    全是日語!
    穆嶸很崩潰,聽不懂啊!他英文很好,法語也會一點,可日語很爛,常年停留在指著商品問“這個,多少錢”的程度,這會兒一著急連這種程度都發揮不出來了。
    幸好他隨身帶了個小本子,常用的日語會話都寫在上面。他拿出來一通翻:我什麼什麼、先到什麼、看中的什麼什麼……哎,這有個願望助動詞?為什麼詞尾還要變啊……要不要用敬語?
    他憋得臉都紅了,就只想解釋一件事:這個包是他先要的。然而並沒有什麼用,等他終於捋順語法把話說出來的時候,和美她們已經跟著店員去收銀台了。
    那個妞說一口地道的日語,連朋友也是日本人,根本就不是同胞,完全是欺騙他的感情!
    穆嶸氣得嘴都歪了,急赤白臉地沖到收銀台前。這回他不糾結了,乾脆直接說英文:“這包是我要買的,這倆人我不認識,就算她們也喜歡這包,但也總得分個先來後到吧?”
    收銀員有點為難:“可是……這位小姐說是她先看中的。”
    穆嶸對和美怒目而視:“What?”
    和美壓低聲音用中文跟他解釋道:“這款琴包在第一天上架銷售的時候我就想買了,只是一直沒攢夠錢。”
    她也知道自己不占理,儘量心平氣和地跟他說,希望他能理解一下。
    然而穆嶸根本沒有憐香惜玉的心思,問她:“那你現在攢夠錢了?”
    和美抿了抿唇。其實並沒有,好在她有信用卡,可以分六期付清。
    穆嶸氣哼哼的。他不知道這個女人什麼來路,竟然可以中、日文自由切換,但既然懂中文,總該聽過有句老話叫“君子不奪人所好”吧?她倒好,把他到手的心頭之好就這麼搶走了。她錢不夠關他什麼事啊,她知不知道他為了買這個包,從東京一直找到北海道來?
    不過她既然提到缺錢,他就有了主意,手一揮道:“我加一萬日元,你把琴包賣給我,一萬塊讓你掙。”
    本以為她會欣然同意,沒想到她把琴包緊緊抱住:“我不賣。”
    這是嫌錢不夠的意思?
    穆嶸閉了閉眼,咬牙道:“雙倍……我出雙倍的價錢買。”
    這是極限,不可能再高了,他可不是冤大頭。這丫頭敢再抬價試試!
    和美依舊把頭搖得像撥浪鼓:“不不不,這包我是買來送人的,你出多少錢我也不會賣給你。”
    穆嶸正打算開口再說些什麼,一旁的奈奈這會兒早就忘了花癡他這回事,打斷他道:“別再囉唆了,你剛剛摸到和美……的胸,已經是非禮、無賴、趁機揩油,再不讓開我們就報警了!”
    雖然還是日語,但穆嶸這回好歹聽懂了“報警”兩個字,再看她比畫的動作,大概知道她說的是什麼意思,臉上一陣紅一陣白——他這輩子還是第一次被當成非禮女生的無賴好嗎?
    和美臉上也有點發熱,拉了拉奈奈示意她趕緊走。
    穆嶸還想攔,奈奈砰地一下把他給撞開了。剛好他腳邊是一個小斜坡,沒站穩一屁股坐下去,兩個女孩子已經抱著琴包推開玻璃門跑得無影無蹤了。
    他整個人呈“卍”字型躺在地上,望著天花板大吼一聲,內心是崩潰的。

    和美跟奈奈跑到和美家門口的時候,雨水已經隨著大風一陣陣地飄過來,打在她們的頭髮和衣服上,撐傘都遮擋不住了。奈奈的傘被風給吹變形了。
    和美把自己的傘給她,奈奈搖搖手:“不用了,我爸派車過來接我了。”
    和美看向街對面,果然有輛黑色的轎車停在路邊。
    和美懷裏還抱著那個來之不易的吉他琴包,顧不上濕了的衣服和頭髮,撐開傘道:“那我送你過去。”
    奈奈又搖頭,低頭看了看她懷裏的琴包,問道:“你買這個琴包是要送給誰的?”
    雖然和美也會彈吉他,但奈奈可不認為她突然買這麼貴的琴包自己用,她用的吉他還沒包貴呢!
    和美笑,手在琴包上摩挲,有點羞澀:“嗯……送男神。”
    奈奈瞪大了眼睛:“他不是回中國了嗎?”
    “是啊。”和美抬起頭來,眼裏隱隱有光彩閃現,“奈奈,我很快就要去中國了。”
    奈奈更驚訝了:“啊?什麼時候?”
    “就是最近,等忙完店裏的事,就要走了。”
    夏天到了,父親的和果子店要推出季節新品,她要留下幫忙。而且媽媽還沒有鬆口同意讓她去,所以這件事她還沒有跟任何人提起過,包括最好的朋友。
    但她知道最終肯定還是能行的,用哥哥的話說,她下定決心要做的事從來沒有做不成的。何況媽媽最疼愛她了,反對也不過是捨不得讓她一個女孩子獨自出遠門。
    奈奈顯得有點沮喪,但旋即又振作起來,興奮道:“你見到了男神一定要抓住機會呀,這回別再讓他跑了。不要光送禮物,要記得表白啊,一定要表白!”
    和美紅了臉:“我是有正事要辦,不是特意去找他的。”
    奈奈眼裏戀愛大過天,哪管那些,一心認定她是去追隨男神的,八卦的心思占了上風,嘰嘰喳喳聊起來就不想走了。
    雨又大了些,對面的黑色轎車上下來一位貴婦人,司機撐著結實的黑傘遮在她頭頂上,一同走過來。
    來的是奈奈的媽媽,奈奈上前攬住她的胳膊:“咦,媽媽,您怎麼來了?”
    她寵溺地看了看女兒:“要是我不來,你恐怕就要被颱風困在和美家了吧?這樣太打擾人家了。”
    奈奈嘟了嘟嘴。
    和美鞠躬問好:“阿姨,好久不見了。”
    “好久不見,和美。正好我也有點事情想要請你幫忙。”

    桌上的茶很香,穆嶸喝了一口卻品不出滋味來,放下茶杯,輕輕歎了口氣。
    坐在對面的小川先生見狀笑道:“要買的東西還是沒有找到嗎?如果不介意,我可以讓人幫你找一找,各個百貨公司都看看,總能找到的。”
    穆嶸搖搖頭,限量版的東西沒了就是沒了,再找也沒用。其實本來也不是非要不可,但人有時就是這樣,可買可不買的東西在眼皮底下賣光了,越是買不著越是鉚足了勁兒想買。
    因為這場颱風,他不得不延遲了回國的時間,但找來找去也沒再找到這款琴包,看來是真的沒緣分了。
    其實要不是半路殺出個程咬金,他現在已經把寶貝吉他放進琴包裏了,這簡直是橫刀奪愛。
    一想到跟那倆丫頭的衝突,他連飯都吃不下了。如果不是早就答應了小川家的邀約,他恐怕還鬱悶地躺在酒店裏,晚上吃個飯團了事。
    小川先生是他爸爸的朋友,兩家的公司先前有合作,關係一直不錯。小川太太的娘家是開懷石料理店的,然而畢竟不是在東京、大阪那樣的大城市,曲高和寡,前幾年經濟不景氣的時候生意一度難以維持下去,穆嶸拍的一組照片救了他們。聽說他要到北海道來,小川家就盛情邀請他來做客,非要好好感謝他一番。
    小川太太親自準備料理款待他。
    懷石料理追求樸素的意境,料理本身是寫意的藝術品,作為體驗是很好的,但這種高大上又特別講究禮儀的料理實在不適合日常。尤其像穆嶸這樣心情鬱悶的人,只求能吃飽、吃爽,至於食材擺盤用了什麼器皿、像花還是像鳥、表達什麼樣的情致……根本就沒有心思去體會和欣賞。
    最可怕的是據說這家有個女兒,比他小幾歲,還沒有男朋友。
    他現在一聽說誰家有跟他年齡相仿又沒結婚的女孩子就頭皮發緊,因為一般接下來別人就會跟他介紹女孩子的個人情況,再問他的身高、職業、愛好,甚至星座,然後攛掇他認識,相處一下看看?
    真是夠了。為了躲避相親和逼婚,他滿世界跑,眼看都躲到國外來了,居然還是逃不掉。
    這頓飯吃得戰戰兢兢的,那些豆腐啊、蛋羹啊、魚啊、蝦啊吃在嘴裏都沒什麼感覺。好在自始至終就只有小川夫婦跟他一塊兒進餐,沒見到傳說中的那位千金。
    小川家也算是豪門了,席上擺的器具都有名頭和出處,盛食物的有仿自江戶時代的掛缽和朱漆碗,連花瓶都是明末清初的青瓷。食材的新鮮程度和講究就更不用提了,他這麼食不知味實在是有點暴殄天物的感覺。
    最後上茶之前有一道主果子,很大一個漆盤,裏面卻只有很小的一塊三角點心。透明的葛粉做底,很容易令人聯想到冰塊,上面鋪了紅小豆,質地輕盈,咬一口非常清爽。
    穆嶸剛才沒吃飽,這會兒吃到這個和果子覺得很驚豔,忍不住問道:“這是什麼?”
    小川先生有不少生意夥伴在中國,中文說得不錯,但不懂和果子,也解釋不清楚這是什麼。
    名字不重要,穆嶸只想知道還會不會剩下,或者在哪里能買到——他胃口剛打開,這麼一小塊實在太少了。
    小川先生見他喜歡,就請太太起身去幫他問。
    手作的和果子非常難得,其實穆嶸也猜到這應該不是小川太太自己做的。
    和美在廚房剛忙完,見小川太太從茶室那邊過來,就問:“還有什麼需要的嗎?”
    今天小川家裏有貴客來,小川太太親手做料理,一個人忙不過來,她是來幫忙的。
    小川太太和顏悅色地說:“客人好像很喜歡你做的和果子,今天那個很像‘水無月’的果子叫什麼?”
    和美笑道:“叫葛水無月,因為用的是葛粉而不是通常所用的糯米,看起來有點像冰塊,是夏季的時令果子。”
    小川太太點頭,問她:“那麼,果子還有嗎?”
    和美道:“可能要花點時間。”
    茶席上的果子要講求與茶和料理的搭配,而且今天完全由她現場手工製作,並沒有準備多餘的,但原材料還有。
    小川太太笑了笑:“和美還是太單純了呀!其實客人吃到好吃的料理通常都會問還有沒有,這時不管廚房裏剩了多少都應該回答沒有了,這樣他們才會一直記得這個味道。越發覺得好吃,下次才會再來。”
    小川太太是懂料理的人,類似的話和美也從父親那裏聽到過。
    她想了想:“那不如換個形式吧,您請客人稍等一會兒,馬上就好。”
    於是穆嶸再次吃到的果子,是在九穀瓷的小碟裏鋪滿了細細的黃豆粉,上面是熱氣騰騰的紅豆沙拌葛粉,用扁木勺舀著吃。
    真滿足!
    穆嶸覺得做這些和果子的人應該是技藝嫺熟的老手藝人,但又不拘泥於規則,懂得創新和變通。
    不過出於禮貌,他不好再多問。小川夫婦沒提要把女兒介紹給他的事,他就該燒高香了,總不能讓人家覺得他吃了頓飯,就恨不得把別人家裏的點心師都挖走吧!
    他打算告辭,臨走前借用了下洗手間。這豪宅挺大的,和式的格局又有點奇怪。他從茶室出來一時有些摸不著頭腦,闖錯門直接進了廚房,正好看到從冰箱裏倒檸檬水喝的和美。
    兩人異口同聲:“你怎麼會在這裏?”
    “噢……”穆嶸腦洞比較大,先發制人,手指在她面前晃啊晃,“原來就是你,怪不得會說中文呢,都是跟你爸爸學的吧?他是為了中日貿易友好往來,你倒好,學了外語用來欺騙國際友人,良心過得去嗎?”
    明明是個富二代,居然還騙他說因為之前零花錢沒攢夠才沒買琴包的,太可惡了。
    和美一開始沒聽懂他說的意思,但看他手指上沾到的黃豆粉,大概猜到他就是今天小川家的貴客,這會兒八成是把她當成小川家的女兒了。
    真是冤家路窄,居然會在這裏碰到。幸好奈奈一聽說家裏有意安排青年才俊給她認識,就嚇得躲出去了,不然今天撞上了還不知是怎樣的尷尬呢!
    和美也打算整蠱他一下,故意雙手環胸做出驚恐的表情:“你那天占了我便宜不夠,居然還敢到我家裏來!沒想到你是這樣的人……我一定要告訴我爸爸媽媽,媽媽……”
    她作勢揚聲要喊,穆嶸又急又氣:“你你你……你明知我不是故意的,你那兩個茶杯蓋還值得我出手嗎?”
    唔,是他誇張了,其實還是有料的,形態可愛比較像桃子,但又軟軟的。這麼一想,那天的手感好像又回來了,而和美很快就反應過來他說的茶杯蓋指的是什麼,氣鼓鼓地瞪著他。
    正好小川夫人在外面叫和美的名字,他到底是心虛,甩了甩手轉頭就走。
    他匆匆跟小川夫婦告別,出門走了幾步才想起來他還沒“噓噓”呢,夜風一吹涼涼的……哎呀,憋不住了!

    和美想到穆嶸吃癟的樣子就好笑,不過再轉眼看看手裏的名片又笑不出來了。
    她聽奈奈說過,小川太太娘家的懷石料理店傳到她這一輩遇到經營危機,一度難以為繼,多虧一位獨立攝影師才渡過難關,扭虧為盈。這位元喜歡美食、音樂、坐火車旅行的獨立攝影師拍了整組懷石料理的照片,配以生動的文字發表在著名的旅行網站和官方雜誌上,反響出人意料的好。連國外最權威的旅遊指南都收錄了小川太太家的料理店,國內外食客都擠破頭來體驗美食,店裏門庭若市。
    當然她不認為這僅僅是幸運,再好的廣告也要東西本身真的好才行,否則也不得長久。
    只是在如今這樣的資訊時代,酒香也怕巷子深,能有這樣一個機遇把好東西推出去讓眾人知曉,最好不過了。
    她一直想請這位攝影技藝高超又對美食有獨到見解的攝影師為家裏的和果子店也做一個專題,這樣或許有更多人願意關注傳統的手作,瞭解每一季新品裏蘊藏的匠心,而不僅僅是追求便捷,只買包裝精美的流水線產品。
    奈奈曾告訴她這位攝影師不是日本人,且滿世界到處跑,要見到恐怕只能看緣分。
    沒想到今天她過來幫忙之後,小川太太給了她一張名片,提起曾經為他們懷石料理店拍照撰文的那位攝影師就是今天的貴客,如果她有什麼需要可以試著聯繫他。
    和美傻眼了,反復確認:“今天來的客人就只有一位嗎?”
    小川太太點頭:“是啊,就是這位穆嶸君。他馬上就要回國了,我聽奈奈說你馬上也要到中國去,人生地不熟的,我想你要是遇到困難,也許可以找他幫忙。”
    怎麼會是他呢?那些照片她都見過,風格沉穩卻又自成一派,拍出了清寂的意境,又迎合了年輕一代的審美,所以才會有這麼好的反響。她一直以為拿相機的是位上了年紀、髮鬢斑白的大叔呢!
    和美無奈地揉了揉頭髮,小川太太又說:“今天真是謝謝你和美,穆嶸君明天就要離開北海道了,好不容易請他過來吃頓飯,如果沒有你幫忙真不知該怎麼辦。”
    和美連連道沒關係,心底微微一動。
    她收起那張名片,跟小川太太道別之後,就跨上放在門外的腳踏車,蹬得飛快,去追那個剛剛走進夜色裏的人。
    他應該還沒有走遠,這或許是唯一的機會請他到家裏的和果子店來看看,錯過又不知要等到何時。
    先前的那些誤會她願意道歉,並且盡力補償。
    穆嶸的確沒走遠,人有三急,他一心想要“噓噓”,快走幾步覺得都要漾出來了。
    都怪那丫頭!
    他憤憤地咬牙,正好看到有個醉醺醺的大叔從居酒屋裏走出來,搖搖晃晃地往小巷裏走了幾步,就對著牆角大開方便之門。
    好吧,從7歲上學之後就沒在外面遛過鳥的他,看來今天不得不破例一回——他可不想在異國他鄉尿褲襠啊!
    他悄悄跑進背街的小巷,盡可能地往陰影深處鑽,然後拉下拉鏈……
    “穆先生!穆先生,是你嗎?”
    穆嶸聽到這聲音差點跳起來,手忙腳亂一通塞,拉鏈往上提的時候不小心夾到了……
    他疼得直冒淚花,扶著牆站在那裏,護住自己最金貴的部位,顫巍巍地問:“你、你要幹嗎?”
    和美本來還不確定是不是他,聽到他開口說話才推著腳踏車走進巷口,剛走兩步就聽他又喊了一句:“站住別動!有話就在那兒說,不准過來!”
    和美似乎意識到他在幹什麼,連忙背過身道:“對不起,我是有事情想請你幫忙的,不知道你什麼時候方便。”
    穆嶸想說他什麼時候都不方便,但他現在正低頭跟那該死的拉鏈作戰,沒力氣跟她糾纏,只能顫抖著聲音說了一個字:“講!”
    和美清了清嗓子,一口氣說出來:“剛才你誤會了,我不是小川家的女兒。我叫薄葉和美,我家是開和果子店的,我媽媽是中國人,所以我會說中文。你拍的美食照片和文章我都看過,我知道你是位很厲害的攝影師,總是有很棒的角度和見解。和果子也是日本飲食文化中具有代表性的一部分,如果……如果可以的話,我想請你到我家的店裏去看看,做一個關於和果子的專題。之前衝撞了你真的很抱歉,我願意盡最大的努力來補償。”
    終於說完了,她深深吸了一口氣。其實她中文說得不算流利,很久都沒機會用中文說這麼長一段話了,今天也算是超水準發揮。
    她背身站著,聽到自己略微急促的呼吸聲和初夏夜晚的蟲鳴,就是沒聽到身後穆嶸的答復。
    他是不是很生氣,不肯原諒她先前的莽撞?或者是他特別有原則,不是什麼美食都肯拍?她要怎麼才能讓他明白薄葉家的和果子是非常好的呢?
    她內心糾結萬分,也顧不得他可能衣冠不整了,回過頭一看,哪還有那個人的影子!
    其實穆嶸也是欲哭無淚,不知是不是跟這丫頭天生犯沖,兩天遇見三次,每次都是他吃虧,所以趁她轉身的空當,他趕緊從巷子的另一邊遁去了。她有什麼問題他可管不著,他只知道再不走有問題的就該是他的腎了。

    和美心事重重的樣子連媽媽都看出來了,敲門走進她房間跪坐下來,柔聲道:“不是要收拾東西嗎?需不需要我幫忙?”
    薄葉秀文娘家姓周,嫁過來後改隨夫家姓,跟丈夫一起打理祖傳下來的和果子店,平時最疼愛的就是這個小女兒。和美從小就乖巧懂事,又特別有主見,有志於接手和果子店的生意。他們夫婦一向很尊重她的意見,就像這回和美要到中國去,她一開始是反對的,但最終還是同意了,眼看明天就要出發,可女兒沒有想像中那麼歡欣鼓舞,這讓她多少有點擔心。
    和美回過神,看了看收拾到一半的行李箱,意識到這回是真的要出遠門了,於是膩在媽媽懷裏撒嬌:“我明天就要走了,好捨不得你們。”
    薄葉秀文摸著她的腦袋:“那正好,別去了。”
    “那怎麼行?我行程都訂好了。”她在媽媽肩上蹭了蹭,“我知道你們擔心我,但我已經是成年人了,也該到外面去看看,否則就成了井底的青蛙,只擁有那麼一點點大的天地。”
    “是井底之蛙。”
    “嗯,總之我會照顧好自己的,也一定會找到方法重振我們店的生意。”
    “生意繼續不下去就結束,這未必不是好事。”薄葉大輔接話道。
    和美見父親來了,連忙直起身來,端端正正地坐好。
    他在她對面坐下,語氣平靜:“我每次說這樣的話,你都會覺得是我的自尊心在作祟。但我們的和果子店已經開了上百年,不正是靠這種自尊和驕傲在支撐嗎?”
    和美垂著眼,恭恭敬敬道:“您說的是。”
    “我之所以一開始就同意你到那麼遠的地方去,是因為那裏是你媽媽的故鄉,值得去好好看一看。如果你是帶著功利心出發,那這一趟不如不要去了。”
    和美調皮道:“不去的話您能把店交給我嗎?”
    薄葉大輔在她腦門上敲了敲:“你還差得遠呢!”
    “對啊,我也知道差得遠,所以才要出門遊歷學習啊!您可千萬不要趁我不在的時候把生意結束掉。難道您就不會不甘心嗎?我們明明那麼用心,每個季節都有新品,可是越來越多的人還是選擇工業化生產出來的那些包裝好的果子。”
    薄葉大輔依舊平靜:“烘烤類果子總是人氣最盛最討巧,上生果子費時費力,成本也高,那為什麼我們不只做烘烤類的果子呢?每個行業都是這樣,有做烘烤果子的人,也有做上生果子的人。”
    和美不吭聲了,這或許就是父親常說的技法以外的東西,如今她能理解的還十分有限。
    “不過你放心,店裏的生意還沒有差到那個地步,我們會等你回來的。”他的眼神柔軟許多,“一個人出門不比在家裏,還有什麼需要帶的嗎?我做的味增還有一點。”
    和美振臂歡呼:“太好了,我要帶!”
    薄葉夫婦會心一笑。
    趁丈夫準備給和美帶走的吃食,薄葉秀文看了一眼靜靜躺在房間角落的那個嶄新的吉他包,悄聲問道:“聯繫過程東了嗎?他知道你要到中國去嗎?”
    和美紅了臉:“媽媽!那個是我自己要用的,不是送給他的禮物。”
    “咦,我說送禮物這回事了嗎?不打自招。”薄葉秀文哂笑,“你那點小心思我還不知道嗎?行了,我保證不告訴哲也,不讓他有機會嘲笑你,現在可以說了嗎?”
    程東是來自中國的留學生,是和美的哥哥讀醫學院時的同班同學,兩人關係很好。當年在札幌的醫院實習時,他在他們家裏住過一段時間,因此跟薄葉家的人都很熟,待和美也像哥哥對待妹妹一樣用心。
    雖然他們家境一般,但女兒也是掌上明珠,出門在外有個人照應總是好一些。
    和美道:“我到了那邊安頓下來再聯繫他,他工作那麼忙,我不想麻煩他。”更不想讓人家有種她是專程為他而去的錯覺。
    她這次離家,不是為了兒女私情,她是肩負著使命的。

    和美的行程第一站是中國首都——北京。


首頁公司簡介異業合作人才招募圖書館採購/編目門市公告&三民禮券兌換處好站連結三民‧東大‧弘雅圖書目錄古籍‧古典圖書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