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為確保您的帳戶安全,如接獲三民書局來電詢問滿意度或訂單出錯,要求重新設定。請立即掛掉電話,並致電三民確認或撥165諮詢,永遠不要操作ATM。
  • 香港出版品
    • 文學與哲學

    • 華文文學

    • 世界文學

    • 中國哲學

    • 外國哲學

    • 語言學習

    • 商業理財

    • 正向思考

    • 社會科學

    • 歷史地理

    • 品味生活

    • 旅行地圖

    • 醫藥保健

    • 兒童書籍

    • 藝術與設計

    • 電腦科技

    • 專業/教科書

    • 宗教命理

    • 其他

我們都是這樣看港漫長大的
我們都是這樣看港漫長大的
  • 定  價:NT$400元
  • 優惠價:79316
  • 可得紅利積點: 9 點
  • 參考庫存: 目前有庫存
  • 加入購物車    
分享:
   一般分類文學作品 > 文學 > 中國文學 > 散文/雜注
   香港出版品文學與哲學 > 華文文學

商品介紹
  • 商品簡介
  • 作者簡介
  • 編輯推薦
  • 目次
  • 書摘/試閱
  • 港漫──陪伴一代香港人成長的集體記憶!

    上世紀八十至九十年代,堪稱「港漫」的黃金時代——《龍虎門》、《醉拳》、《中華英雄》、《玉郎漫畫》、《怪異集》、《壽星仔》、《街頭霸王》,以至「牛仔」、「老夫子」和「麥嘜」等經典漫畫角色,百花齊放,大放異彩,滋潤不少讀者的心靈。

    本書作者是一位歷史學者,他以自己從小到大閱讀「港漫」的心路歷程為書寫基礎,嘗試找回那些與「港漫」息息相關的回憶與情感。每篇文章以知名漫畫作品或漫畫家為主題,一起重溫該段時期香港漫畫界不同的重要作品,以至漫畫家們背後的故事或成功由來,包括︰
    .永遠的「港漫」經典——「玉郎三大打書」
    .畫出彩虹——馬榮成傳奇
    .魑魅魍魎——《怪異集》中的恐怖回憶
    .「惡搞」鼻祖——《玉郎漫畫》

    特別收錄:香港漫畫家黃國興(興豬)、趙汝德暢談港漫盛衰!
  • 范永聰 博士,香港浸會大學社會科學院歷史系一級講師,專門研究中韓歷史關係、東亞漫畫文化。有關漫畫的論述曾見於文潔華主編:《香港嘅廣東文化》(商務,2014年),〈「港漫」中的廣東文化形象:民俗文化之傳承與現代詮釋——以《新著龍虎門》為例〉。
  • 這本《我們都是這樣看港漫長大的》,書名雖然比較長,但內容很詳盡。與作者范永聰初次認識,知道他是位大學教授,但同時亦是位資深漫畫迷,小時候已開始看漫畫書,到今日為人師表;他從讀者的角度,見證香港漫畫如何「畫出彩虹」,至今天夕陽遲暮,加上我倆師兄弟的資料補充,彼此呼應,希望可豐富本書,也讓廣大港漫迷對香港漫畫歷史有更深刻了解,就正如書名一樣——我們都是這樣看港漫長大的!

    ——黃國興(前《玉郎漫畫》主筆之一)

     

    這本作品絕對可以把大家帶回當年,重新感受那份漫畫正能量!

    ——趙汝德(前《龍虎門》、《醉拳》主筆)

  • 緒言  一切從一場「災難」說起

        Touch wood,我活到今天,四十有四,算是無驚無險,生命中還沒遇上大災大難。

        家中積蓄不豐,從沒閒錢投資,雖無致富之本,卻也不用擔憂股市動盪、財經失衡諸事,touch wood

        人到中年,身體難免出現很多小毛病,但總算尚無大礙,行動自如,還能踢足球、踏單車、上山下海,實應感恩,touch wood

        事業絕對談不上有成,但總算能做上自己喜歡的工作;有妻有兒,家庭美滿,生活比上不足,比下有餘,也屬萬幸,touch wood

        回首前塵,生命其中一個重大遺憾,或足以用「災難」來形容的慘禍,大抵是N年前一次過痛失所有「港漫」收藏品一事。現在回想那事,心中仍隱隱作痛,淒淒慘慘戚戚。

        慘劇發生的確實日期已經忘了,無論怎樣想也想不起據說一個人受了過大刺激,會導致局部失憶。然而日子忘了,損失卻怎樣也忘不了:

    1. 一大堆「舊著」《龍虎門》──大約由三百多期開始至一千一百多期,當中或有脫期,但大致上算齊全,包括第一版的第六百期──《猛虎狂龍》(此乃最慘重之損失);

    2. 由創刊號起至接近五百期的「舊著」《醉拳》;

    3. 近二百期「舊著」《如來神掌》,大多是較早期的作品;

    4. 數十期《中華英雄》,也是以較早期作品為主;

    5. 數十期《天下畫集》,同樣屬於早期作品;

    6. 三十多期「舊著」《鐵將縱橫》;

    7. 一套完整無缺的《情若無花不結果》;

    8. 一套接近完整無缺的《怪異集》;

    9. 一套非常接近完整無缺的《玉郎漫畫》;

    10. 很多、很多期《漫畫週刊》;

    11. 大量「海豹叢書」系列漫畫──雖然「海豹叢書」多為港譯日本漫畫,且版權不清不楚,但我小時候一直把它們當成「港漫」看待。

        上述藏品,我一直放在好幾個大紙皮箱內。小時候家貧,與爸爸、媽媽及妹妹一家四口,住在沙田某一公共屋邨的細小單位內。家中地方不足,媽媽早視收藏「港漫」的幾個大紙皮箱為眼中釘;加上「港漫」多以「武打技擊」為主要題材,一味打打殺殺,媽媽一直非常反對我沉迷「港漫」,對於我的「藏品」,她堅持除之而後快。

        有一天放學回家,幾個紙皮箱不翼而飛,狹小家中遍尋不獲。我已有不安預感真相竟然是,媽媽以五十元的價錢,把我所有「港漫」收藏品賣給上來我家修理洗衣機的那位電器師傅!她把漫畫書當廢紙般賣掉!以後的一個多星期,我沒跟媽媽說過一句話。

        僅有極少數收藏品倖免於難。我現時藏有最古老的一本「港漫」,是「舊著」《龍虎門》第700期,題為《王小虎戰老祖宗》。這書於1989414出版,當時我唸中四。不記得為何當時這本作品與其他幾本漫畫書並沒有放進紙皮箱內,因而得以保存至今。

        若干年後,我才「原諒」媽媽。現在回想起來,我小時候生性反叛,不肯用功讀書,又習染不少惡習,媽媽一直認定是「港漫」教壞了我。我今天仍在看「港漫」啊,每個星期一本《新著龍虎門》加一本《新著鐵將縱橫》;有時問朋友或同事借閱《西遊》(一部非常精彩的作品!但請鄭健和兄原諒我的消費力無法購買所有「港漫」作品),仍屬必須的工餘時間消閒讀物,我仍然深信「港漫」教壞不了我。小時候的反叛性格與一身行為偏差,自問與漫畫無大關係;媽媽一心認為漫畫教壞了我,事實上她並沒有看過「港漫」的內容,而我也一直沒有跟她就此事好好溝通,終於釀成那無法彌補的慘劇。所以說:「子女好與壞,在乎溝通與關懷」,真是至理名言。

        這事情成為我跟媽媽之間的一條小刺。一直以來,我跟她的感情非常要好,這件事發生以後,我們長久相處之中,極少再提起它。直至幾年前媽媽不幸患上癌症,有時需要住院,我和妹妹差不多每天下班都會到醫院陪伴她,跟她聊天。有一次我陪她到醫院做化療,她突然提起此事,還很「鄭重地」跟我道歉。我其實一早已不怪她了,她不喜歡我看漫畫,主要是因為我小時候真的不用功讀書,她認為這與看漫畫有關;她反對我看,只因她希望我好,她的出發點沒錯啊,只是我們那時候的心靈溝通或者少了一點。

        現在媽媽已不在了,這事情、還有那些同樣已經「作古」的「港漫」收藏品(我寧可相信它們已然作古,這樣我會好過一點),永遠成為我跟媽媽之間最重要的連繫之一。我每次看「港漫」,都會想起她;總是覺得她在天上看着我看「港漫」,臉上不會再有不屑的表情。

    難以收藏的港漫

        話說回頭,「港漫」確實難以收藏。它的出版規格──十六開本薄裝,令人非常煩惱。日本漫畫流行單行本,在裝幀方式上活像學術書籍,可以整齊的排放在書架上。試想想,放一套完整無缺的《龍珠》、《怪醫秦博士》及《聖鬥士星矢》在書架上,何等有氣勢!何等學術!怕父母發現書架上放的都是漫畫嗎?大可橫放一些學術書到書架上,封面向外,便可遮掩全數「日漫」。至於「港漫」,卻登不上書架,把它們直放於書架上,會嫌它們太薄,書本會慢慢彎曲,看到那情景,心也痛死。我自己跟朋友,如果有儲存「港漫」習慣的,都會把作品放在大膠箱內,並附防潮劑若干──切記要放防潮劑!否則若有蟲蟻走進膠箱內,那後果同樣令人心痛死!不過,久而久之,這些膠箱堆積起來,還是非常礙眼。放在家裏,太太對它們還是頗懷敵意。

        「港漫」就是難收藏,這是它的一大特色,讓它足以代表香港,於世界漫畫壇上別樹一格。小時候,偶然會在街上、在巴士的座位上拾獲「港漫」。我那時常想,隨處遺棄「港漫」的Uncle們,大抵是看完以後,一想到要找地方收藏,頭也大了,不如隨處丟棄,看看能否讓它遇上有緣人好了。這種隨處布施的俠骨仁心,真是令人景仰!我以前的藏品中,的確有好幾本是拾回來的。時至今天,這種「執書」奇遇當然不可能了。《新著龍虎門》與《新著鐵將縱橫》都是十九元一本邱福龍常在「福龍週記」中慨嘆生意難做,龍少您放心好了!您一天還在畫,我承諾就算您的作品隨處可拾,我也絕對不拾,每週真金白銀支持您!但今天「港漫」這門生意確實難做得很,購買的人愈來愈少了,又怎能在街上「執書」?

        就算有書可拾,也總不可能拾獲像第一版六百期「舊著」《龍虎門》──《猛虎狂龍》那麼珍貴的藏品。我曾經擁有過,可惜最美麗的愛情故事總不能天長地久。這世上有種美,叫缺憾美吧?這本六百期「舊著」《龍虎門》之所以如此珍貴,背後有一個long story。話說我小學二年級起便開始購買「港漫」,剛搬家到沙田某一公共屋邨時,每週總要光顧商場內的唯一一間書報攤。久而久之,因光顧次數非常頻密的緣故,我跟店主也熟絡起來。

        若干年後,「舊著」《龍虎門》即將出版第六百期之際這期非常不簡單,黃玉郎先生事先張揚會來個大紀念,因此一眾「龍迷」都非常期待這本紀念作。出版當天,我還記得有些讀友一早便在書報攤門口等待漫畫書送來。我不用等,那天我是VIP,書報攤店主早已為我預留了一本,並約定出版當天的下午親身前往書報攤取貨!這不是VIP是甚麼?

        後來我才知道,原來這一期《猛虎狂龍》的第一版書,在面世後八小時內已全港售罄!書商方面立即加印第二版應急。這期《龍虎門》採用燙金過膠封面,應是香港漫畫史上首次,感覺非常珍貴──黃玉郎先生於後來出版的第七百期《王小虎戰老祖宗》一書中回想此事,還感嘆那期封面成本之高,令他大感「肉痛」!此期分第一版及第二版,若論價值,當然第一版遠高於第二版了,然而價值如何,都已與我無關。往事如煙,不堪回首矣。

    成為歷史科的參考文獻

        2000年,《新著龍虎門》面世。我從創刊號開始購買,至今一期不脫,數量堆積起來,非常可觀。這一大堆《新著龍虎門》,連同一些出版年代較為久遠、於上次「慘劇」中倖存的收藏品,以及一套完整的《漫畫大霹靂》、一套完整的《神兵4》,還有同樣一期不脫,早前才大結局的《新著鐵將縱橫》等作品,全數存放在我的辦公室內。自20059月起,我於香港浸會大學歷史系內出任講師一職,非常僥倖,我能擁有自己的辦公室。於是,我在辦公室內劃出一個狹小的位置,好好存放我的「港漫」收藏品。不久,授業恩師周佳榮教授於系內開辦「中國/亞洲與西方關係史專題:全球動漫文化史」一科,更給予我一個非常寶貴的學習機會,讓我跟他一同任教。恩師學問淵博,性格佻皮,這科教了兩遍以後,就對我說:「永聰,動漫史我已沒多大興趣了,我現在的興趣是……(下刪數萬言)。」如是者,我自己繼續任教此科,前後數載。我收藏的「港漫」作品,正好作為學科中某些重要講題的「參考文獻」;由是,這一大堆漫畫書,就「名正言順」地一直存放在我的辦公室內,直至今天。

        我相信深愛「港漫」的朋友們,都與我一樣,覺得香港漫畫與別不同,獨一無二。其出版規格固然別樹一格,叫人又愛又恨;至於它精彩萬分的封面彩稿、以武打技擊作為主要故事題材的內容特色,還有它們篇幅之間對香港形形色色事物的反映與描述,對於我們來說,極具親切感、吸引力,令人神往。「港漫」之所以叫「港漫」,是因為它真的能道出香港人的心聲;它真的能代表香港。我記得小時候(上世紀七十至八十年代),港譯日本漫畫一度深受香港市民歡迎,我自己也有購買來看,當中由「海豹叢書」出版、日本著名漫畫家橫山光輝(1934—2004)編繪的名作《巴別二世》(港譯《沙漠神童》)更是我的至愛!然而,說到漫畫作品所散發出來的強烈親切感,日本漫畫又怎能與「港漫」相比?

        或許對很多漫畫讀者來說,「港漫」已經江河日下。我在大學裏教授動漫文化史時,同學們需要於導修課堂上提交口述報告,我容許他們自由選擇報告題材,幾年下來,以香港漫畫作為研究對象的報告組別,可謂少之又少。香港年青人對動漫文化較感興趣的,都以日本及歐美作品為主。難以想像,香港人不愛「港漫」,真箇情何以堪!

        回顧近十數年香港漫畫的發展軌跡,確實不無問題。香港人不再以香港漫畫為榮,讓人深感難受。猶幸在一眾漫畫工作者的努力不懈下,最近「港漫」在水準上頗有復興之勢。盼望不用多久,我們將可迎來一個活像上世紀八九十年代之交,香港漫畫百花齊放、百家爭鳴的黃金盛世。這或許是種奢想,但活在今天這個香港,如果連幻想也被剝奪,人多半會瘋。

     

    范永聰

    2017年春

  • 緒言:一切從一場「災難」說起

    序一 黃國興

    序二 趙汝德

     

    第一章:武打技擊

    01 為甚麼還要繼續看《龍虎門》?

    02 無忌的冒險──早期《醉拳》的漫畫世界

    03 畫出彩虹──馬榮成傳奇

    04 封面彩稿至尊──「鐵將」邱福龍

    05 在想像與史實之間──《天子傳奇》中的中國歷史

     

    第二章:百花齊放

    06 港漫「惡搞」鼻祖──《玉郎漫畫》

    07 上世紀的浪漫──狄克的《情若無花不結果》

    08 魑魅魍魎──《怪異集》中的恐怖回憶

    09「港漫」ACGM──普及文化的互動與融合?

    10「港式」江湖論述──《古惑仔》雜談

     

    第三章:另類調劑

    11 來自台灣的啟迪──鄭問及其《漫畫大霹靂》

    12 高壓生活下的趣味調劑──「四格」與短篇諧趣作品雜談

    13 「港漫」的未來──獨立於主流以外?小克的《偽科學鑑證》

     

    附錄:港漫已死?訪資深漫畫人黃國興與趙汝德

    後記

  • 畫出彩虹──馬榮成傳奇(節錄

     

    書名:《中華英雄》

    出版年:1982

    期數:371

    出版社:生報有限公司、玉郎圖書有限公司、玉郎集團(玉郎機構有限公司)

    主筆:馬榮成、張萬有、袁家寶、鄺彬強、少賢、徐大寶、李志清、陳佳華

    簡介:

        香港漫畫史上公認的「神作」之一,畫壇傳奇馬榮成憑此作一炮而紅。就算完全沒有看過港漫的人,都必定聽過《中華英雄》這部作品。198095起於《喜報》上連載,每天刊登兩頁畫稿;198137起在《醉拳》內連載,直至第39期;1982年起於《如來神掌》內連載,直至第45期;19821228正式出版單行本,至1995627出版第371期後完結。《中華英雄》曾經創下一期售出二十萬冊的驚人紀錄——差不多可以肯定後無來者。《中華英雄》,令香港人相信畫漫畫真的能「畫出彩虹」。

     

    書名:《天下畫集》

    出版年:1989

    期數:675

    出版社:天下出版有限公司

    主筆:馬榮成

    簡介:

        1989年,馬榮成創辦天下出版有限公司;同年71日,由其編繪的《天下畫集》創刊。《天下畫集》最初出版時,連載若干短篇及中篇故事,後來轉為純粹連載長篇故事《風雲》。《風雲》大受歡迎,令馬榮成登上事業高峰,成為香港漫畫界的宗師級人物。《風雲》連載二十餘年,曾被改編成電影,周邊產品無數,成為香港動漫產業的模範。《風雲》的結局,更用上公開展覽畫稿的形式來作交代,甚至畫面上不下一字,全憑讀者自行領會內容。傳奇漫畫,結局也傳奇過人。

     

        十一歲那年,我在電視上看到一齣名叫《畫出彩虹》的劇集(1984423518於無綫電視翡翠台播出),屬短篇劇,只有二十集,卻叫人留下非常深刻的印象。這齣連續劇,有可能是香港電視史上第一套以漫畫家及漫畫行業作為主題的電視作品。更難得是,這套「大台製作」,算得上是極少數能貫徹始終地討論香港漫畫家奮鬥歷程的電視劇──「金童玉女」式愛情支線雖然難免;但本地漫畫家的工作辛酸、理想與現實之間的激烈矛盾、際遇大起大落對人性的重大影響,以至與漫畫行業息息相關的各種現實描寫,劇中隨處可見。該劇男主角詹秉熙,於演出這套劇集時算是新人,備受無綫力捧,本以為他憑着此劇的成功,勢將平步青雲,可惜人生際遇,有時實非凡人所能控制,惜哉!至於本劇女主角,是張曼玉!當然美得沒話說。

        《畫出彩虹》大概有一個創作藍本,它試圖描述香港漫畫史上其中一位傳奇漫畫家──馬榮成先生的早年奮鬥經歷。雖然劇集中從來沒有說過它是按照馬榮成真人真事改編而成,但太多巧合形成雷同:片中由詹秉熙飾演的主角鄧健邦,中四輟學,投身社會,後來進入香港最大漫畫企業──子龍集團當著名漫畫家郭子龍(秦沛飾演)的助理;現實生活中,馬榮成中二輟學,入《喜報》當學徒,至19808月轉投玉郎機構,成為黃玉郎先生的助理,後來得到繪畫《中華英雄》的珍貴機會;《畫出彩虹》中的鄧健邦,與現實中的馬榮成,同樣在成為主筆之後就憑處女作一炮而紅,奠定其於漫畫業界的崇高地位;更重要的是,馬榮成編繪的《中華英雄》創下相信前無古人、後無來者的一期售出二十萬冊(有說是十八萬冊;但我想那數字已不重要,因為無論如何也難再有「破紀錄」這事兒)紀錄後不久,《畫出彩虹》問世。兩者之間沒有任何關係?相信說不過去。

        馬榮成定有傳奇之處,否則「大台」未必會開拍以其奮鬥歷程作為藍本的電視劇。「漫畫家」是個相當高雅的稱呼,在1980年代的香港,這個稱呼卻不太流行。我們小時候稱呼漫畫作「公仔書」;編繪漫畫的人,尊重一點會稱作「畫公仔書的人」;看不起漫畫作品的人多會很不客氣地稱呼他們為「公仔佬」。今天香港絕大多數知名漫畫家,都屬「紅褲子出身」,他們往往初中輟學,進入大型漫畫企業中當學徒,慢慢奮鬥至成為主筆,出版屬於自己的漫畫作品。由是,「漫畫家」與「讀書不成」劃上等號,這也直接導致香港社會一直對專業漫畫從業員欠缺足夠尊重。

    開創嶄新武俠技擊畫風

        馬榮成之所以傳奇,因為他使「香港社會看不起漫畫家」這種「傳統」有所改變。黃玉郎也是白手興家,他憑着「三大打書」(《龍虎門》、《醉拳》及《如來神掌》),一手打造香港漫畫史上前無古人的漫畫王國;1981111,黃玉郎拉攏上官小寶,把兩人的公司合併,創立「玉郎集團」,無疑統一香港漫畫業界。黃玉郎往往被尊稱為「香港漫畫教父」,源於此一偉業。個人愚見,黃玉郎對香港漫畫發展的偉大貢獻,着實殊豐;但馬榮成在香港漫畫史上的一大功績──開創嶄新武俠技擊畫風,卻足以讓他成為傳奇。

        第一次看《中華英雄》的時候,真的不大相信自己在看香港漫畫。黃玉郎的《龍虎門》、《醉拳》及《如來神掌》,甚至上官小寶的《李小龍》,當然屬於四種截然不同的漫畫作品,但若從視覺觀感的角度出發,四者實在非常相似。嚴格來說,上世紀七十至八十年代之交的香港武打技擊漫畫,大抵只有一種畫風,並伴隨着近乎病態的肌肉崇拜美學。《中華英雄》出現,展現迥異的漫畫風格。馬榮成從當代著名日本漫畫家池上遼一及永安巧的作品中汲取寫實主義元素,特別着重人物塑造技巧,輔以水彩技法運用,使他的作品能夠融合香港與日本漫畫文化傳統和精髓,形成屬於他自己的、與別不同的漫畫風格。

        198095,《中華英雄》開始在《金報》上連載,每天刊登兩頁稿;198137起於《醉拳》內連載,直至第39期;1982年初於《如來神掌》第4期內連載,直至第45期。19821228,《中華英雄》單行本創刊,至1995627出版第371期後宣告終結。實際上,馬榮成自《中華英雄》第144期起已因合約期滿離開玉郎機構,不再擔任《中華英雄》主編一職。因此,我們所說「馬榮成的《中華英雄》」,嚴格來說,只是指早期的《中華英雄》而已。

        《中華英雄》因何成功?學者洛楓撰有〈《中華英雄》的文化論述──神話、漫畫:拆解《中華英雄》〉一文(「節錄版本」載香港藝術中心主辦之香港漫畫網上展覽:《香港漫畫.香港故事》),內附非常精闢、詳盡的評論與解說,在此不作複述。對我來說,小時候首次接觸《中華英雄》,吸引我的是馬榮成那別樹一格的畫風;到長大後再重看時,最吸引我的是那故事背景。早期的《中華英雄》是一個意念非常完整而連貫的故事:華英雄在美國的遭遇,引出發揚民族主義、團結海外華僑、抵抗外國強權,以至「華正洋邪」等等牽涉「華夏文明追想」及民族主義情緒諸般創作元素,這正與書名《中華英雄》相符。與無敵終極決戰前夕,華英雄集自身武學之大成,創出幾近天下無敵的神功《中華傲訣》,這個武學名稱,尤其當中一個「傲」字,無疑源於一種貫徹始終的「華夏文明優越論」想像。或許馬榮成自身無意宣揚這一點,但不能否認的是,早期《中華英雄》故事內充斥着頗為強烈的華夏民族主義意象,這大抵與其廣受歡迎不無關係。身負絕世神功,命犯天煞孤星,卻於彼邦以一人之力,拯救炎黃子孫於水深火熱之中,華英雄還不是西力東漸、中國近百年面對連串內憂外患以來,國民心中苦候已久的那位救世主?

        可惜的是,1989年元旦日馬榮成遇襲受傷,《中華英雄》因而停刊半年。此後再度出版的《中華英雄》,逐漸面目全非。萬幸馬榮成成立天下出版以後,憑着《天下畫集》中連載的長篇故事《風雲》,延續他的傳奇,甚至再創高峰。

    風雲再起,勇闖高峰

        年輕讀友們愛上馬榮成,不少是因為《風雲》。對比《中華英雄》,《風雲》也許還要經典一些。因為存在於漫畫世界中的步驚雲與聶風的故事,竟然與現實世界的漫畫界關係密切。整個《風雲》故事中最重要的一句說話──神相泥菩薩給天下會門主雄霸前半生的一句批言:「金鱗豈是池中物,一遇風雲便化龍。」是現實中鐵板神算名家董慕節先生對馬榮成的批言。據說馬榮成利用這句批言,以及他在玉郎機構工作時所觀察到的辦公室政治眾生相,創作成《風雲》的故事骨幹。馬榮成總是能把生活中看似不太重要的點滴,轉化成他所需要的故事靈感或素材──當年《中華英雄》內華英雄的妻子陳潔瑜,其名字正跟馬榮成當時交往中的女友的名字一樣。好一個感性、浪漫的馬榮成!雖然現實生活中,馬榮成與陳潔瑜不能終成眷屬,但有《中華英雄》中的一段虛擬情緣作為人生紀念,大抵愛過的兩人也無憾。

首頁公司簡介異業合作人才招募圖書館採購/編目門市公告&三民禮券兌換處好站連結三民‧東大‧弘雅圖書目錄古籍‧古典圖書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