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為確保您的帳戶安全,如接獲三民書局來電詢問滿意度或訂單出錯,要求重新設定。請立即掛掉電話,並致電三民確認或撥165諮詢,永遠不要操作ATM。
 
品牌專區-『天使文化』
品牌專區-『悅讀紀』
品牌專區-『巨石文華〈夢想季〉』
品牌專區-『蝴蝶季』
品牌專區-『魅力‧花火』
 
  • 工具圖書

  • 文學

  • 中國文學總論

  • 國學經典

  • 世界各國文學

  • 領袖傳記文學

  • 文學研究評論

  • 民族、宗教文學

  • 詩歌、韻文、散文

  • 小說

  • 兒童文學

  • 軍事

  • 歷史傳記

  • 地理旅遊

  • 語言學習

  • 法律

  • 社會科學

  • 政治外交

  • 美術藝術

  • 哲學宗教

  • 教育

  • 體育休閒

  • 電腦〈計算機〉

  • 醫療保健

  • 考題類

  • 數理科學和化學

  • 天文學、地球科學

  • 生物科學

  • 工業技術

  • 農業科學

  • 交通運輸/航空航太

  • 環境科學、安全科學

蓮絳•緣起(全三冊)(簡體書)
蓮絳•緣起(全三冊)(簡體書)
  • 人民幣定價:79.8元
  • 定  價:NT$479元
  • 優惠價:79378
  • 可得紅利積點: 11 點
  • 參考庫存: 目前有庫存
分享:
   簡體分類: 文學 > 中國文學 > 小說 > 新體長篇、中篇小說
   簡體書文學 > 小說

商品介紹
  • 商品簡介
  • 作者簡介
  • 編輯推薦
  • 目次
  • 書摘/試閱
  • 這是一幅旖旎古風畫卷,這是一曲天地浩蕩之歌!

    轟動華語文壇大作、女性幻情小說獎得主中國殿堂級古言作家“女巫的貓”,再書三生三世千年傳奇!

    本書裝幀精美,由著名插畫師繪製精美外封+內封、明信片、書簽,完美典藏。

     

    五年後續寫全新結局·絕版後內容重訂‧萬千讀者日夜期盼!

    這是一幅旖旎古風畫卷,這是一曲天地浩蕩之歌!

    轟動華語文壇大作、女性幻情小說獎得主、中國重量級古風作家“女巫的貓”

    五年後續寫全新結局,再書三生三世千年傳奇!

     

    盛氣淩人年輕祭司VS木訥冷血復仇少女

    他是一方碧波無瀾的蓮池,自在安好,沉默、靜謐;

    她是一把穿心刺骨的利劍,從天而降,攪亂、奪情!

    我愛的人,披荊斬棘,為我而來!

     

    《三生三世蓮理枝》《三生三世蓮上舞》(網路原名:三生三世豔蓮殺)暢銷多年,重新續寫全新結局,絕版後內容重訂,新增萬字番外,萬千讀者日夜期盼!

     

    1332451人閱讀,12574247張月票,10934篇長評,40103條短評…… 2013年3月,女巫的貓在紅袖網站上發出《三生三世蓮上舞》(原名《蛇蠍棄妃》、《三生三世豔蓮殺》)的首章,瞬間引發女性幻情小說閱讀風潮,短短數日更新,該文被各大文學網站紛紛轉載,蓮絳和十五的三生愛戀、秋葉一澈是否是真正的渣男、碧蘿的真假兩面與結局、人生若有第二次選擇,你是選擇蓮絳還是秋葉一澈等話題被大家津津樂道,被更多的人所熟知和喜愛…… 幾經周折,作者幾次推翻重寫,終於拿出最滿意、最完美、不同於網路版的獨家結局!

     

    他叫蓮絳,紅蓮業火的蓮,點絳唇的絳。

    她叫十五,花好月圓時的十五。

    她曾是名動大洲的王妃,可八年後,她從棺中爬出,雙手滿是泥土和鮮血,無心、無情地走上了復仇之路。

     

    他是南疆歷史上身份神秘的年輕祭司,是能將死人氣活的毒舌郎君,卻獨獨是她羞澀又傲嬌的夫君。

     

    他性情冷漠,厭惡的人在面前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他孤傲,天下在他眼裡算什麼?

    他深情,為了與她廝守,不惜成為冷血的魔君;

    他幼稚,在她面前,他就是個長不大的、要人哄的孩子;

    他善妒,他的夫人,哪怕別人多看一眼他都會吃醋。

      

    只是,她要的是天下大亂,萬劫不復;他要的卻是三世情深,癡心一顆!

     

    他本妖嬈無情,可卻偏生念她成瘋、思她成狂,哪怕她是鶴頂紅,他也甘之如飴,不惜為她,墮落成魔!

    翻雲覆雨中,只聽她道:“蓮絳,你若敢死,我就敢忘!把你忘得一乾二淨,黃泉碧落,永生不見!"

     

    從相互厭惡,到相互傾慕,他以三生情深賭她癡心一顆。

    看深情的妖邪祭司和無情的復仇少女,執手三生,逆轉天命,豔殺天下,最後歸處!

  • 女巫之貓(abbyahy)
    中國重量級古風作家,縱橫華語文壇近十年,屢獲各榜單、月票、訂閱、鮮花等口碑冠軍,其人經常被模仿,從未被超越,被稱為“中國羅琳”。其文《三生三世彼岸花》為成名之作,一戰打響文壇,是“不嫁王爺”系列文開山第一人,《三生三世蓮理枝》故事架構、人物塑造更趨完美,一經發佈再掀波瀾,各管道斷貨,絕版被炒到天價,此次再版為五年後重新修訂,新增萬字番外,續寫最終結局,讓沒買到初版的讀者了卻心中所願,再無遺憾。作者神經粗,比較呆萌,常常語驚九野,平時行蹤不明,難以尋找,擅長刻畫邪魅男主,文以虐戀情深為主,心存一世一雙人。                                                                                   
  • 在對的時間,遇見對的人,是一種幸福。
    她想愛,不能愛,不敢愛。她可以狠心做到無情,卻不能做到絕情……
    一次次把他丟下,又一次次把他找回,看著他愛得小心翼翼,不離不棄,她終究願意放下過往回應他的愛。她希望自己有一日不再肩負仇恨,用最明媚的笑容,對他說:“蓮降,我喜歡你”,而這樣一個樸
    ——華語文壇最知名古言作家天下歸元

    她擁有所有女人都足以羡慕的妖媚外表。
    她擁有連男人都不一定能有的固執性格。
    她是北冥棄嬰卻從小習得一身精湛武藝。
    她擁有非常強大的殺手組織名叫桃花門。
    她擁有所有醫者都夢寐以求的酥骨巧手。
    她還擁有一個男人,一個世間女子都不得不愛的男人。
    十年間,她愛了,哭了,痛了,傷了,最後,她說她不後悔。
    ——超人氣作者葉紫

    蓮絳是世上唯一僅有的蓮絳。
    為了十五,他忍住了不得見光的制約,忍受蔓蛇花滑過肌體留下的印跡。
    為了十五,他情願被魔性吞噬,情願變成一個身上開滿花的怪物。
    為了十五,他從冷血無情變得會為一點小事而撒嬌吃醋。
    為了十五,他竟願意遺棄自己妖嬈萬千的外表,去換上一張平淡無奇的臉。
    他們錯過了八年,八年後再次重逢並相愛。
    天不容,他們便想逆天,卻反被天濁。他們像是兩條交叉的曲線,路途註定佈滿曲折,註定相遇時便會愛上,愛上了,便會萬劫不復……
    ——《傾世皇妃》電視劇同名小說作者慕容湮兒

    愛情究竟是什麼,是無悔無怨的付出。她本是長生樓殺手,為了他,她甘願棄尊嚴,俯首稱臣只為留在他身邊;她能一手遮天,只為了歸來看他一眼;甚至,她可以為他傾盡全部不惜灰飛煙滅。
    他本是南疆的祭司,為了她,他甘願做替身,斂去自己一身高貴與霸氣;他渴望得天下,只為了得到失去的她;甚至,他可以為她墮入忘川成魔,等候千年。
    這一切,都是因為他是她的蓮絳,而她是他的十五。
    ——實力派暢銷女王夏日紫

  • 第一章 棺中生還
    第二章 亡人歸來
    第三章 情愫暗生
    第四章 胭脂容月
    第五章 掩盡風華
    第六章 紅梅落雪
    第七章 骨扇憶事
    第八章 情之詛咒
    第九章 與卿同心
    第十章 沐色歸來
    第十一章 蔓蛇之花
    第十二章 北冥來客
    第十三章 寶貝多多
    第十四章 明月相思
    第十五章 何以歸來
    第十六章 魔物蓮初
    第十七章 千絲如雪
    第十八章 再遇傾心

  • 兩人出了門,明月將整個長安城都籠罩在一片銀輝中。
    默默地走在大街上,他始終將身體隱在暗處,而她身體一半在暗處一半在明處。
    暗處的半邊臉帶著自己都察覺不到的茫然和期待,而明處的臉,亦同平日那樣木訥沒有表情。
    兩人誰也沒有說話,卻又不覺得尷尬,反倒是沉浸的空氣流轉著一股默契。
    明明化雪的天,卻沒有絲毫寒冷之意,有時候看著旁邊嬉戲的頑童和帶著笑臉的行人,竟然會產生世態安穩的錯覺。
    “到了。”
    酒樓很簡樸,一個蒼勁有力的“酒”字,被人刻在了木匾上。
    “據說,這是店家自己刻的字。”
    “一筆到位,可見店家是用刀高手。”
    十五點頭讚歎,目光落在了木匾旁邊的一個雪白的狼頭上,頓時眼睛眯了起來,“今日,你果真帶我來了一個好地方。”
    身旁的人笑了起來,聲音輕柔溫暖,“怎麼說?”
    “這種通體雪白,卻眉心一點紅的狼被稱為……”
    “喲,兩位客官,裏邊請。”
    此時,小二熱情地迎了上來,忙將兩人迎上了樓,剛落座,他在她耳邊道:“忘記和你說一件事,這個店還有一個規矩,不接自來客,只迎有緣人!”
    “啊?”十五驚訝地抬頭,臉卻不小心擦過他面紗,只覺得皮膚碰觸的地方灼熱滾燙,“意思是他們還要挑選客人,小二迎接我們是因為……”
    “我們是有緣人。”
    十五瞪著眼睛又忙將頭扭到窗外,雖然看不到他面紗下的雙眼,卻能感覺到那裏的炙熱。
    小二直接送來了十壇未開封的好酒和三盤牛肉,自己就退了下去。
    “剛剛那個狼的事情你還沒有說完呢?”
    十五看了看那未開封的酒,卻已經聞到了那濃烈的香氣,不由地道:“全身通體雪白,眉心一點紅的狼被稱為鬼狼。這種狼,只出現在昆侖冰原,而且傳言是守護皇陵的鬼神,極其兇悍殘暴,卻被店主斬殺。看樣子,店主可是一個高人。高人釀造出來的酒,必定是好酒。”說著,已經忍不住拆開一壇大喝了一口。
    剛剛小二將酒送上來時,瞬間勾起十五胃裏的饞蟲。她自小被師父養大,師父最愛在槐樹下飲酒,因為體質特殊,她三歲就能和師父對坐拼酒,七歲已能對弈劍術。
    “十五可是當今世上絕世無雙的用劍高手,可是,你做出來的面,卻不是好面。”
    “噗!”酒剛到嘴裏,一聽這話,十五一口酒全都噴在了對方臉上。
    十五趕緊放下手裏的酒壇,往懷裏一掏,卻是那張絲絹,又慌忙藏起來,只得抄著袖子起身去給他擦。
    黑色的面紗上全是酒珠,還往下滴落,很顯然一定噴到臉上了,十五心驚膽戰,不敢造次。而對方坐著一動不動,周身氣息淩厲,似乎已經警告她不趕緊擦休想有好日子過。
    最重要的是,桌子有點寬,她幾乎是半趴在上面,動作又得小心點。
    “你手酸嗎?”他輕輕開口,語氣裏帶著笑意。
    十五這才驚醒,忙坐回去,尷尬地說:“實在抱歉。”
    “你是在抱歉噴了我一臉呢,還是抱歉你做的面太難吃了?”
    十五嘴角抽動,趕緊大喝一口酒壓驚,“都有吧。”
    “你噴我一臉,卻幫我擦掉,所以我便不計較了。”他亦拆了一壇酒,姿勢優雅地聞了聞,然後抬眸看著她,“至於你做的面太難吃,以後都由我來做吧。”
    十五瞪大了眼睛,嘴裏的酒險些噴出來,卻趕緊抬手捂住嘴巴,結果那幹烈的酒直接轉入喉嚨。
    “咳咳咳!”
    酒一路下去,直接燒了起來,她抱著罎子咳嗽,才勉強緩過氣起來,而腦子裏卻想要理清他剛才那話中之意。
    以後,面都由他來做?
    “你就這麼貪酒?”見她那德行,他差點笑出聲,可聲音透著寵溺。
    “這酒的確不錯。”
    “你剛提到昆侖鬼狼,難道你去過?”他好奇地問。昆侖極地猶如西岐那麼神秘,而且環境殘酷,一般去的人有去無回。
    “沒有。”她搖頭如實回答,“但是,當年卻聽說很多關於它的事情,並且也希望能一赴昆侖。據說,昆侖雪山是一個神秘國度的皇陵,裏面葬著歷代皇室,但是,每一代君王逝去,他身前的所有妃嬪宮女、太監都必須殉葬。為此那裏聚集了許多冤魂和惡靈,有人為了防止那些惡鬼怨靈出來禍患人間,就命鬼狼看守皇陵。”
    她飲了一大口酒,這酒比她飲過的所有酒都烈,才幾口,酡紅已經爬滿了臉,繼續道:“此店家主人門口掛著鬼狼頭像,看樣子,那些關於皇陵冤魂的事情並非子虛烏有了。”
    “十五似乎很想去昆侖雪山?”
    面紗下的眼眸靜靜地看著他,帶著溫柔似水的神色。
    “嗯。”十五低頭看著手裏僅剩下半壇的酒,道:“師父說,他第一次撿到我,便是在昆侖雪山下。”
    這下,面紗下的他臉上湧起了震驚。
    昆侖雪山,千里冰原,別說活人進去,死魂都逃不出來的地方,怎麼可能有一個女嬰?
    似乎感覺到了他的詫異,她抬起緋紅的臉頰,微微笑道:“我當初聽了也不相信。師父說,他不知道我出生於誰家,也查不到我的身世,但是他卻要告訴我我來自哪里,讓我自己去尋找自己的根。”
    他將酒壇舉到十五身前,用力碰了她手裏的酒壇,“十五,三個月之後,我們去昆侖。”
    “三個月之後?”她詫異地看著他,“為什麼是三個月後?”
    他笑,卻沒有回答。
    他深知剷除桃花門是她復仇的路和盡頭,而復仇,如同行走在煉獄途中,一路荊棘一路幽暗。他協助她復仇,若那復仇路上有風雪,他願意變成傘替她擋風擋雨;若復仇之路是黑暗,那他願意變成一盞燈;若復仇的路上,她孤立無援,那麼,他亦可以成為她手裏的利刃,亦替她披荊斬棘。
    “來,喝酒!”他揚起罎子,喝了一口,果然辛辣。
    他不擅長喝酒,所以只小抿了一口。倒是她,面色緋紅,手中酒壇已經見空,嘴裏還道:“如此喝酒實在悶!”
    小時候可是和師父比劍拼酒,誰贏誰喝,後來到了睿親王府,卻是把酒獨醉,可卻是越來越清醒。
    “那不如這樣,我們來講笑話,你若笑了,那便喝!反之,我喝。當然,你的笑話,不能讓我笑,你得喝雙份!”說著,他竟然讓小二捧來一筐大大碗公,一隻碗足足能裝下半壇酒。
    十五眼神有些發怔,道:“我生來就說不來笑話,大人,你這是為難我!”
    他只顧得將兩隻碗都倒滿酒,抬頭看著她,“十五你生來就不笑,要逗你笑,也是為難我!”
    “倒也是,那就拼吧!”十五覺得這話有理,不由地笑著點了點頭,“那……”
    她話音剛落,他已將酒遞到她面前,“你輸了,喝!”
    “我哪里輸了?”十五瞪著眼睛,可半晌突然反應過來,只得一飲而盡。
    “一隻兔子去釣魚,第一天一無所獲。第二天,它仍舊去河邊,還是一無所獲。第三天,它剛到河邊,水裏蹦出一條大魚對著它吼:你今天要再敢用胡蘿蔔當魚餌,我就揍死你!”
    “噗!”十五從未聽過這樣的笑話,應該說沒有人給她說過笑話,她先是一愣,隨即笑起來,然後道:“那兔子怎麼能這麼蠢啊。”
    “是啊……”他笑得溫柔,將碗推到她面前,“又蠢又笨哪。”
    “啊……”十五看著那大碗公,用哀求的眼神看著他,“我若再喝,我就把持不住了!”
    這酒太烈了!
    柳眉輕蹙,清澈的眼底含著一絲氤氳,幾乎還是第一次見到這種眼神,既溫柔又可憐還十分乖巧。
    “願賭服輸!”他薄唇含笑,眼眸卻將她此刻神情全刻在心底。
    “我先說了,我酒品不好啊。”她嚷了一句,將那大碗公舉起來一飲而盡。幹烈的酒從她唇邊溢出,沿著美好的脖子滑進衣服裏。
    酒帶著滾燙入腹,燃燒成火,直沖腦門,她騰地站了起來,將手裏的碗狠狠砸在地上,然後道:“痛快!”
    “十五,”他憋著笑,忍不住讚歎,“你摔碗的動作真霸氣!”
    她沖他勾起唇,然後倒滿酒,推到他面前,“該我講了。從前有一個骷髏,它覺得好餓,然後就吃了三鍋米飯,可是,怎麼吃都還是餓,最後,它一低頭,發現米全都掉地上了。原來,骷髏是沒有胃的!”
    他將碗反推到十五面前,歎了一口氣,“這真是一個悲傷的故事,好可憐的骷髏人啊!十五,你得喝兩碗!”
    “咦?”十五傻傻地看著他,手裏的月光躥出,挑開了他頭上的面紗。
    和風盡一模一樣蒼白的臉,黑色的瞳,緊抿著的唇,一絲不苟的表情。
    十五一手舉起一個碗,一飲而盡,隨即啪啪兩下,將碗砸在地上,發出脆生生的響聲。
    這壇酒下肚,十五已經開始天旋地轉了。
    “求你別說了……”
    “哈哈哈……”
    “你停一下……大象怎麼會嫁給螞蟻?”
    “不行,我笑得肚子疼……”
    她趴在桌子上,小臉通紅,一手捶著桌子,一手捂住肚子。
    他果然停了下來,一手托著漂亮的下巴,綴著卷翹睫毛雙眼溫柔地看著她,一手輕輕伸過去摸著她滾燙的臉,“肚子真的疼?那我給你揉揉。”他起身過去,不等她反應已經將她攬入懷中。
    濃濃的酒氣傳來,他眼底露出痛苦又滿足的神色,將她越抱越緊,另外一隻手輕輕地揉著她胃部,“十五,你笑起來,真好。”
    “等等!”她突然推開他,然後抓起兩隻碗,跑到走廊處瞄準拐角的幾個罎子,丟了過去。
    “啊喲!”店裏的小二忙跑出來,看到十五晃著腿坐在欄杆上,一手一個碗地往拐角處砸,她身後的白衣服男子脫掉了面紗,露出蒼白但俊秀的臉,卻是一臉寵溺地看著她,而他懷裏正捧著一大摞碗,十五剛扔完一個,他馬上就遞上去。
    “啊喲,你們這是幹嗎呢?”
    男子笑著道:“我內人心情不好,喝醉了砸碗玩呢。”
    “您夫人哪是砸碗啊,這是在砸店啊。”
    “隨她砸,我來賠。”男子笑嘻嘻地回答。他說話的時候,眼睛從未從女子身上離開,還在遞碗的時候輕輕補上一句,“坐穩,別掉下去了!”
    那男子,容顏俊秀,可眉色間卻透著一份高貴優雅。當時他們兩人進來時,小二便瞧見兩人姿容非凡,絕非一般人。
    “不行!”十五將碗舉到頭頂,突然想起什麼,回頭對他說,“喝酒誤事,若是師父回來,看到我沒有練劍,又該責罰我了。”說完,她竟要一躍而下。
    他趕緊上前,一下抱住她的腰,才沒有讓她從圍欄上摔下去。
    “十五……你的酒品真不行。”他一邊歎氣一邊笑。
    十五一把推開他,提著月光破窗而出。
    “啊呀……你們砸東西,東西得賠啊。”小二話音剛落,幾張銀票飛來,穩穩地落在櫃檯上。
    在郊外梅林裏找到她時,她手持月光正認真地練劍,手裏的劍化成光影,閃耀著他的眼睛。
    他立在雪地裏,漫天的梅花在她劍氣中騰空而飛,十分美麗,他不由地輕聲開口,喚了一句:“胭脂……”
    十五突然停下手裏的動作,回頭看著雪中站立的白衣人,不由地奔過來,像一個乖巧的孩子將他拉住,雙眼迷離地打量著他,然後喃喃道:“你不是師父。”
    “你的師父是誰?”他一直很想知道,到底是什麼樣的師父,教出了劍法如此精妙的徒弟。
    然而,這樣的師父,為何在徒弟被關入棺材中,活生生受毀容之苦時,仍不來相救?
    她鬆開他的手,似乎有些難過,道:“我師父曾經喜歡過一個女子,離別時曾舞劍一曲送她。”她回頭看著梅林,道:“你看這梅花多美,不如我舞劍……送你一場紅梅落雪!”
    說著,她騰空而起,手裏的劍如閃電般斬向了梅林,淩厲劍氣簌簌鑽入林中,片刻之後,朵朵紅色的梅花,竟然在劍氣中,騰空而上。
    霎時間,天空一片緋紅,宛如一場紅梅落雪飄舞在他頭頂上方,在月光下美得簡直不可思議。
    她回身看著他,手中月光輕輕一劃,帶起一抹白雪,身姿優雅如靈動的蝶在他身邊蹁躚起舞。
    他從腰間摸出陶笛,雙眸凝望著她,輕輕吹奏起來,悠揚的音樂伴著漫天飛花,伴著她靈動秀麗的身姿,漸漸形成一幅畫。
    每當有落梅飄落在他身前,她身形都如蛟龍掠來,然後手裏的劍輕輕一晃,將落梅帶走。這樣一來,他所站立之地三尺內,沒有一朵落花,而其餘雪地上,卻又鋪滿了落紅,宛如婚宴上紅色的地毯。
    她舞著劍,形成了結界,似在為他擋風遮雪。
    曲畢劍止,那月光不知何時回到腰間,她則一臉醉意,含笑地站在他身前,微微仰起頭看著他。
    最後一朵梅花從頭頂飄落,在要沾到他睫毛時,她伸手將花接住,然後將梅花雙手捧在他面前。
    “送給你。”她笑了笑,迷離的眼底帶著一層薄霧。
    她手心裏是一捧梅花。
    原來,她剛剛在他身邊舞劍,並非是掃開那些紅梅,而是一朵不漏地替他接住,然後送給他。
    她說:我師父曾喜歡一個女子,於是舞劍一曲。
    她說:我送你一場紅梅落雪。
    茫茫雪地,此時卻是一地落紅……漫天飛雪中,她真的送了他一場紅梅落雪。
    他顫抖著手接過她手心裏的梅花,然後小心翼翼地護著。
    “十五,你送我一場紅梅落雪,那我便贈你三世情深,不離不棄。你送我一捧落花,我便贈你一顆癡心。”


首頁公司簡介異業合作人才招募圖書館採購/編目門市公告&三民禮券兌換處好站連結三民‧東大‧弘雅圖書目錄古籍‧古典圖書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