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為確保您的帳戶安全,如接獲三民書局來電詢問滿意度或訂單出錯,要求重新設定。請立即掛掉電話,並致電三民確認或撥165諮詢,永遠不要操作ATM。
  • 一般分類
    • 親子共讀

    • 電腦書

    • 財經企管

    • 文學作品

    • 語言學習

    • 藝術設計

    • 休閒生活

    • 社會人文

    • 宗教命理

    • 科學‧科普

    • 自然科學

    • 科學總論

    • 數學

    • 天文

    • 物理

    • 化學

    • 地球科學/地質

    • 生物

    • 植物

    • 動物

    • 動物

    • 動物形態

    • 動物解剖/比較解剖

    • 動物生理

    • 應用動物學

    • 動物之皆佈/動物地理

    • 無脊椎動物

    • 節肢動物

    • 脊椎動物

    • 哺乳類

    • 人類學

    • 應用科學

    • 醫療保健

中國圖書分類
變身野獸:不當人類的生存練習
變身野獸:不當人類的生存練習
  • 定  價:NT$400元
  • 優惠價:9360
  • 單次購買 10 本以上 8折
  • 可得紅利積點: 10 點
  • 參考庫存: 目前有庫存
  • 加入購物車    
分享:
   一般分類科學‧科普 > 自然科學 > 動物 > 動物生理

商品介紹
  • 商品簡介
  • 作者簡介
  • 目次
  • 書摘/試閱
  • 一場瘋狂、充滿傻勁與激情的突圍練習,
    獻給每一個渴望感受野性脈動、探索生存極限的人。

    從古老的半獸人神祇信仰、可變身動物的薩滿巫師,到能和動物溝通的怪醫杜立德、甚至近年蔚為話題的動物溝通,人類始終有化身動物的渴望,也有想與動物心意相通的渴望。本書就是對這兩大渴望的具體回應。
    為了了解動物對世界的感受,也為了探索人類生存方式與意義的極限,佛斯特大膽捨棄人類視角,先後變身五種動物,體驗五感全開的驚奇生活:
    ‧(帶著兒子)學習獾睡在地道中,度過暴風雨,吃蟲維生。
    ‧模仿水獺用鼻子翻開石塊,用牙齒捕魚,在夜間泳渡河流。
    ‧跟著狐狸蹤跡,重繪城市樣貌,翻垃圾桶討生活。
    ‧如赤鹿般被獵犬追捕,裸身坐臥林間,還差點死在雪地中。
    ‧追隨樓燕一路越過赤道,並親口一嚐空中的蟲群漩渦。
    這勇於跨越物種藩籬的練習充滿驚奇與妙趣,佛斯特也因此獲頒2016年搞笑諾貝爾生物學獎。而這本融合神經科學、心理學、動物行為學的自然寫作現代另類經典,不僅取得了詼諧自嘲與抒情詩意的巧妙平衡,更透顯出對人類與動物之間界線的深刻反思,對生存本質的叩問。
    成為野獸,或許最終能讓我們成為更好的人。


    書籍重點
    沒有親口咬下生肉,別說你了解動物
    住洞穴、吃蠕蟲、睡糞便、裸身過冬,這些看似荒唐搞笑的脫序行為,
    正透過模仿轉換人類的視角,真實體驗動物們的感受!

    搞笑諾貝爾生物獎得主 不當人的勇氣!
    紐約時報暢銷書 化身動物,超越人類感官極限

    ‧幽默、滑稽、傻勁、瘋狂,而又誠摯深刻的實錄。作者因本書獲得2016年搞笑諾貝爾獎(Ig Nobel Prizes)生物獎。
    ‧本書是紐約時報暢銷書,並獲最負盛名的2016年貝利吉福德非虛構寫作獎(Baillie Gifford Prize for Non-Fiction)提名。
    ‧大膽新穎且成功的跨界寫作:生活實錄、神經科學與自然寫作的融合。主題包含動物行為學、認知科學、心理學和哲學。
    ‧熱情、新鮮,野性十足、五感全開的極致新體驗,從動物感官體會世界樣貌,跳脫傳統生態寫作常見的「人類中心主義」和「擬人主義」窠臼,探索人類生存樣貌邊界。

    推薦人
    李後璁 山鹿自然工作室 創辦人
    張東君 科普作家
    黃一峯 自然藝術工作者
    黃仕傑 世界生態攝影師
    黃美秀 屏東科技大學野生動物保育研究所所長/副教授
    ——野性推薦

    「一趟令人尊敬的探索。盡可能超越人的侷限來成為對方,以意識到彼此的相同與不同,這是多麼熱切的嘗試,多像戀愛!」 ——李後璁

    「真高興知道有人為了想認識動物、了解動物的行為而比我更瘋,搞笑諾貝爾奬實在很能激勵動物宅啊!」── 張東君

    「人類是地球上心智高度特化的物種,卻漸失了與自然的神聖連結,惟透過其他動物的觀照,或許有助於尋回「人」的意涵。」── 黃美秀

    「既狂野又異想天開的實錄。」──《時代雜誌》(The Times)

    「與動物的連結……本書奇妙地展示了如何模仿動物,這不僅有助於我們了解牠們,也讓我們更加人性化。」 ──《時人雜誌》(People)

    「現代自然寫作之旅,向我們展示如何更加愛上超越自我的世界。」──《衛報》(The Guardian)

    「強烈的奇怪和驚人的生動……一本古怪的自然寫作現代經典。它充滿了曲折的快樂。」──《紐約時報》(The New York Times)

    「生活紀實、神經科學和自然寫作的融合,將動物學的痴迷推向更高的高度。」──《華爾街日報》(The Wall Street Journal)

    「奇妙傑作:牧神式的牧歌,或者,如同極限運動般的自然寫作。佛斯特標誌出我們與野獸之間的距離,有助於削弱彼此的界限──而我們並不總是在我們所想的地方。」──《金融時報》(Financial Times)

    「高度原創的嘗試,擺脫了自然寫作時常見到的人類中心主義。……一本豐富、兼具娛樂和啟發性的書。」──《獨立報(英國)》(The Independent (UK))

    「通過抒情故事編織的神經科學,關於生物和哲學的事實……本書的迷人前提──透過動物如何看待周圍環境的獨特視角──將會引起科學家、自然主義者和熱愛自然歷史讀者的興趣。」──《圖書館期刊》(Library Journal)

    「對自然文學做出了輝煌、生動的貢獻………不帶一絲感傷,取而代之的是好的科學和堅強的思想。此外,還有如詩的語言。」──《科克斯書評》(Kirkus Review)

    「今年的《鷹與心的追尋》。這本書會讓你覺得,如果Helen MacDonald's曾嘗試飛翔,她的暢銷書可能會更加完善。」 ──《世界旅遊指南》(World Travel Guide)

  • 查爾斯‧佛斯特 Charles Foster
    查爾斯‧佛斯特目前在牛津大學格林坦普頓學院擔任特別研究員。他是劍橋大學醫療法規與倫理博士,也是一位合格執業獸醫,對針灸療法非常感興趣。先前著作主題囊括旅遊、哲學、法律、靈性體驗生物學,以及利他主義與社群的演化。現在他與妻子和六個孩子住在牛津一棟搖搖欲墜的舊屋舍,裡頭堆滿書籍、灰塵、動物屍塊、面具和陰莖葫蘆套,他們在艾克斯穆爾也有一座小農舍。

    蔡孟儒
    師大翻譯所碩士,目前過著白天翻電玩,晚上翻書的生活。譯有《擁抱逆境的生活練習》等書。

  • 作者序
     
    第一章 化身野獸
    第二章 土(一) 穴居地道的獾
    第三章 水          游走水岸的水獺
    第四章 火                棲身燈火通明城市中的狐狸
    第五章 土(二) 奔馳於大地的赤鹿
    第六章 風                乘風飛行的樓燕
     
    後記
    謝辭
    參考資料
  • 第二章 土(一) 穴居地道的獾
    如果你把一條蠕蟲放進嘴裡,牠會感覺到那不祥的熱度。你以為牠會趕緊往深處爬,掉進你的食道,因為暗處通常是安全的避風港。但是牠沒這麼做,牠會從你的齒縫鑽出來。我的牙齒有許多大大小小的縫隙,一九七○年代的雪菲爾市(Sheffield)可沒人戴牙套矯正。蠕蟲會把身體縮成細細一條線,拚命擠出隙縫。如果被昂貴的牙托擋住,怎麼鑽都鑽不出去,蠕蟲就會陷入瘋狂,猛烈搖動,軀體中段像離心機一樣快速旋轉後半段,鞭笞你的牙齦。最後牠會非常挫折,蜷曲在舌繫帶旁邊潮濕的空間,思考自己的處境。等你再次打開嘴巴,蠕蟲就會用身體尾端壓住嘴巴底層,像彈簧一樣彈出去。
    蠕蟲在嘴巴鑽動的感覺很噁心。火葬絕對比土葬好多了。
    第一次咬住蠕蟲的時候,我以為牠會像每個釣魚客熟悉的畫面(希望釣魚客也覺得討厭)一樣,不停扭動,想掙脫魚鉤。結果卻不是這樣。連我這種不敢用臼齒把蠕蟲磨碎,所以斯文地改用門牙咬斷的人,主要是用壓碎的方式吃下蠕蟲。壓碎和其他動作不同,被壓碎的動物只會臥倒,似乎不覺得痛。有一次我在蘇格蘭被重物壓到手臂,我完全不覺得痛,反而受到腦內啡的影響,產生飄飄然、彷彿上天堂般的麻醉快感。而且看到自己碎片的骨頭和分離的神經,也會完全讓人忘卻疼痛。或許環節蠕蟲(annelid worms)也有某種靠中介鎮靜自我的粗略系統,但我認為不太可能,從演化角度來看,這種功能既突兀又過於奢侈。總之,蠕蟲被咬斷之後就會停止反抗,乖乖被我收入嘴裡咀嚼。
    蠕蟲吃起來黏糊糊,帶有土味。牠們是最道地的食物,借用品酒人士的話來說,就是有一股非常特殊的風土(terroir)。法國夏布利(Chablis)的蠕蟲有一抹礦物的餘韻,在嘴裡久久不散。法國皮卡第(Picardy)的蠕蟲有濃濃的黴味,充滿腐土和斷木的味道。英國肯特原野(the high Kent Weald)的蠕蟲新鮮又單純,適合搭配炭烤比目魚一起享用。薩莫塞特平原的蠕蟲有一種皮革和黑啤酒的過時古板風味。但威爾斯黑山的蠕蟲就很難定義了,如果矇著眼吃,這種蠕蟲絕對是陷阱題。我的技巧還不足以形容黑山蠕蟲的滋味。
    蠕蟲的味道主要來自身軀。黏液的味道和身體不同,而且每一種蠕蟲的黏液吃起來也不一樣,非常神祕,跟身體的風土沒有明顯關聯。用力吸吮黏液的話,你會發現夏布利蠕蟲的黏液是檸檬草和豬糞的味道,至少春天是如此。原野蠕蟲的黏液則充滿了電線燒焦味和口臭。
    蠕蟲的味道會隨季節變化,但沒有你想像得那麼明顯,反而是顏色的改變比較顯眼。諾福克郡(Norfolk)有兩種顏色的蠕蟲,一種像嬰兒尿布的白,一種則是石蠟白。儘管這兩種顏色的蠕蟲一年四季都有,不過和一月相比,八月時尿布白明顯要比石蠟白多得多。
    一般獾的食物有八成五都是蠕蟲。這件事降低了獾的魅力,同時也讓獾變得更加難以接近,這道難關更激勵了我的精神。
    獾是最好也是最糟的起點。獾是最糟的起頭,因為我們自以為瞭解獾。我們小時候最喜歡擬人化的獾,就算長大之後少了一點熱情,擬人化的獾還是很討人喜歡。牠們那不輕易脫臼的寬大下頜會叼著一管藥草煙,那對為了找尋蠕蟲和樹根而可在夜間移動數千英哩、吉普賽人最愛煙燻烤來吃的後腿,穿起厚絨斜紋棉布長褲可真帥氣。那雙掘起土來強而有力、還會拍打機器的前腳,看起來就可以在週日曬完日光浴之後,輕鬆解開背心的黃銅鈕釦。獾住的家看起來都有百年以上的歷史,暗示獾很有智慧,把家蓋得十分堅固。聽到其他愛幻想的動物提出意見,牠們那顆帶有暗色條紋的頭就會充滿威嚴地搖了搖,表示不贊成。
    獾也是最好的起頭,因為比起洗刷蒼鷺(heron)不潔的罪名,破除人們對獾的既定印象容易得多,而且我對蒼鷺的研究也較淺。跟隨獾是燃起情感的最佳途徑。牠們是很棒的老師。在天色漸暗的森林裡,獾會睜著機靈的雙眼盯著你,若有所思般用前掌撥弄著燈芯絨吊帶褲,然後把你的臉蛋劃得皮開肉綻。
    ✴ ✴
    獾對我的意義就是伯特和黑山。原因不是獾跟威爾斯中部有明顯的關聯,其實這兩者無關。薩莫塞特、格洛斯特郡(Gloucestershire)或德文還比較有關係。最大的原因是伯特有一台JCB挖土機。
    我和伯特很久以前就認識了。我們曾在地球最討厭的幾個地方一起流血、受苦、咒罵和痛飲。現在他到英國最陡峭、最貧瘠的土地開墾耕種、從容漫步,在大地上發出沙沙的聲響。曠野的搖錢幼苗被石塊和坡度阻擋了生路,山谷也被滴著水珠的闊葉林擋住了。但是伯特不在意。自己在家釀蘋果酒、享受性愛、遍覽山水風光不需要幾個銀子。
    我們在阿伯加文尼車站(Abergavenny)和伯特會面,我還帶著八歲的湯姆。獾是重視社交和家庭的動物,無法離群索居。湯姆患有徹底的閱讀障礙,他也因此獲得一項美妙的天賦,可以從更完整親密的關係角度去看世界。我想,這樣的湯姆遠比我更接近獾。他沒有遺傳到我的悲劇病狀──我認為只有可以當成邏輯命題的事物,才有賦予意義的價值。
    獾的溝通方式很有效,內容也豐富,但是大家都認為他們的溝通內容絲毫沒有抽象成分。抽象是書寫語言建構出來的災難,用語言指涉文字本身以外的事物,把根變成「根」這個字,再用層層細微的差別包覆它,厚到差點害事物本身窒息。湯姆曉得根是什麼,他永遠不會搞錯,就跟獾一樣。獾喜歡啃樹根,不喜歡啃抽象概念。湯姆從生態學的角度,用關係(與其他人類的關係,以及跟大自然的關係)定義「湯姆」這個詞,他由各種關係組成,在關係裡存在。這比我對自己的認知更精確、更健康、更有趣,也更接近獾。我懷疑獾的巢穴裡根本充滿了致病的原子論。另外,湯姆身高四呎半(一百三十七公分),我六呎三(一百九十二公分),從離地高度而言,湯姆的視角也比我更接近獾。刷過獾臉頰的蕨類植物也同樣刷著他的臉龐,他的鼻子比我的更靠近腐葉堆。湯姆、我和所有獾最後都會化成腐葉堆的一部分,被蠕蟲吃進肚子裡。
    我們跳上伯特的Land Rover越野車出發,又開回來載貨,將貨物綁在後保險桿上,開去烤派店吃了用禁止食用的牛肉做成的肉派(因為實在不是很想吃蠕蟲),最後再去農場。
    幾年前,我在伯特的廚房頭一次認真反思變成另一種動物的可能性。伯特活像隻兩棲動物,快樂地在人性和野性之間貪婪吃喝,但這並不是我想變成動物的原因,我一直都很清楚。那只是他的魅力來源。我想變成動物也不是因為他的廚房不斷在野外和《粉紅豬小妹》(Pappa Pig,或譯「佩佩豬」)的界線之間轉移。原因其實是他的妻子梅格,梅格是一位女巫。
    我說的女巫是你能想到最棒的那種女巫。壞女巫會用針扎蠟娃娃害人,梅格則是用針扎治療人們。不過她對個體之間相互連結的概念,在中世紀的英格蘭可是會將她送上木柴堆被燒死。
    與其說伯特是一位丈夫,不如說他是供女巫驅使的精靈,是跨越專制物種界線來幫助女巫的夥伴,這位蓬頭垢面、蹦蹦跳跳的小精靈即使一腳被捕獸夾束縛,也依然很愉快。
    十五年前,我和伯特在撒哈拉沙漠的馬拉松活動認識,當時他穿登祿普的「綠光」(Green Flash)網球鞋跑步,我替他那雙被磨破傷重的雙腳擦碘酒,他於是邀請我拜訪他的農場。
    他在這個村子出生,一路從納米比亞的鑽石礦坑、劍橋,到衣索比亞、阿富汗和加薩的獸醫診所,接著進入梅格迷人的底褲和經過修剪的光溜之地。
    他們的廚房交織著各路景色。窗外的山丘流瀉在地毯上,電腦旁掛著一把青銅器時代的斧頭。《西藏度亡經》(The Tibetan Book of the Dead)斜靠著傑米‧奧利佛(Jamie Oliver)的食譜,一鍋迷幻藥草就擺在雞肉塊旁邊。
    梅格認為不論是我或是其他任何人,全都理所當然能變成動物。
    「放眼所有文明,人們一直在變身。薩滿巫醫在人的軀體與熊、烏鴉等動物的軀體來去自如。你想飛翔嗎?一堆雞尾酒都能給你一對翅膀,那裡就有一些酒譜。」她指著書櫃說。
    「你想變成狐狸嗎?只要在不見光的房間點一根蠟燭,帶一隻雞,多練習就會了。畢竟這些生物在進化史上,只不過比我們更靠近上游一點。我們可以划船逆流而上,我有認識的船伕。或者,如果你夠聰明,你可以直接逆轉流向。」
    我當時深信不疑,現在也沒有一絲動搖。我想要這種能力,但也懼怕這能力。我倒是讀得下生理學書籍,也不怕感同身受。我想知道他們能帶我進入獾的皮肉到多深的地步。

首頁公司簡介異業合作人才招募圖書館採購/編目門市公告&三民禮券兌換處好站連結三民‧東大‧弘雅圖書目錄古籍‧古典圖書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