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為確保您的帳戶安全,如接獲三民書局來電詢問滿意度或訂單出錯,要求重新設定。請立即掛掉電話,並致電三民確認或撥165諮詢,永遠不要操作ATM。
  • 一般分類
    • 電腦書

中國圖書分類
細菌污染 Bacterial Contamination
細菌污染 Bacterial Contamination
  • 定  價:NT$260元
  • 優惠價:9234
  • 單次購買 10 本以上 8折
  • 可得紅利積點: 7 點
  • 參考庫存: 無庫存,下單後立即進貨
    (採購期約7~10個工作天)
  • 加入購物車
分享:
   一般分類文學作品 > 文學 > 東方文學 > 日本文學

商品介紹
  • 商品簡介
  • 作者簡介
  • 書摘/試閱
  • 本書特色:
    ●niconico動畫、YouTube累計點閱數超過600萬!!!
    『死ねば?』(怎麼不去死?)與Deino的角色『鈣(CA)』交織而成、闇黑樂曲『細菌污染』小說化!

    內容簡介:
    我喜歡學長,學長也喜歡我,但自從武藤知道後,一切都變了調……。武藤家世好又是模特兒,是大家眼中的明星同學,她不能接受學長選擇了無趣的我而不是耀眼的她,我就這樣被「報復」了……。
    就像細菌污染一樣,周遭的人一個一個開始不理我,連好朋友也變成霸凌我的凶手。

    「救救我」,縱使我如此呼喊
    也沒有人會站在我這邊
    「好痛苦」,即便我這麼覺得
    也沒有可以逃避的地方

    被所有人蔑視 到底想要我怎麼做呢……?
    心靈逐漸崩壞 我會消失到哪裡去呢……?

    我的世界空無一人,
    這不是夢境,是現實……。

    不!還有一個人,那人是……。

    【主要登場人物】

    石灰 詩繪美(ISHIBAI SHIEMI)
    16歲 處女座 A型
    身高158cm 體重42kg
    朋友都叫她「詩繪」、「詩小繪」。美感有些異於常人,特別喜歡噁心到可愛的東西,因此戴著海蟑螂的髮飾。

    暗赤 亞瑠美(KURAAKA ARUMI)
    16歲 水瓶座 A型
    身高152cm 體重40kg
    朋友都叫她「亞瑠咪」、「亞小咪」。是個話不太多而穩重的女孩,喜歡蝴蝶跟花,興趣是看書,特別喜歡戀愛類作品。雖然不輕易表露出來,但本性溫柔而堅強。

    亞鉛 澄子(ANAMARI SUNKO)
    16歲 射手座 B型
    身高164cm 體重51kg
    朋友都叫她「純子」、「小純」。喜歡開心的事,所以總想著要讓同圈子的朋友愉快歡笑。興趣是喝味道怪到像是飲料公司出著玩的飲料。

    武藤 久智子(MUTO KUCHIKO)
    16歲 生日 獅子座 O型
    身高162cm 體重47kg
    在學校大家都尊稱她「武藤同學」,個性明朗、積極,是學生會成員,成績優秀而美麗;是雜誌的讀者模特兒,同學、老師也都喜歡她。
  • mathru@かにみそP
    小學開始彈雙鍵盤電子琴,高中時組團;接觸VOCALOID後開始作曲,發表出神、抒情敘事等各種類型的音樂作品。除了『細菌污染』外,還創下『ダンシング☆サムライ』238萬次點閱、『Episode.0』43萬次點閱的紀錄。目前從事包含自己VOCALOID作品的音樂手遊開發、系列化工作。
    官方網站:http://mathru.net/

    Deino
    1984年9月25日生。武藏野美術大學雕刻學系畢業,做過遊戲開發公司的CG設計師,之後獨立接案,目前是3DCG的SOHO插畫家。非常喜歡以蟲或骨頭為主題,有許多將之與人或機械融合的作品,也會興趣製作動畫。因動畫作品大受歡迎,原創角色「鈣」博得高人氣。目前鈣有模型、漫畫、與遊戲合作等各種發展型態。
    鈣(CA)官方網站:
    http://www.deino.sakura.ne.jp/ca_portal/ca_index.htm

    町井登志夫
    1964年生,南山大學教育學部畢業,1996年以『電脳のイヴ』獲得第三屆ホワイトハート優秀獎,2001年以『今池電波聖ゴミマリア』獲得第二屆小松左京獎。作品有『爆擊聖德太子』『諸葛孔明對卑彌呼』『倭國本土決戰諸葛孔明對卑彌呼』,均為PHP文藝文庫出版。
  • Phase:01
    半夢半醒。
    從窗簾縫隙滲進來的光,照得亮晃晃。
    睜開眼睛,看見的是普通的天花板。
    ……啊咧……這裡是?
    一邊揉著還沉重的眼皮,一邊讓懶懶的腦袋開始運作。
    書桌上有裝飾著海蟑螂的相框,白色牆壁上掛著制服。
    視線掃過一圈後終於搞清楚這是我的房間;雖然覺得有點怪怪的,但還是在自己房間裡。
    隨手按下放在枕頭旁邊充電的手機按鈕確認時間。
    ………得去上學了。
    雖然還沒全醒,但還是拖著重重的身體起床,走出房間。
    「媽媽,早安……」
    一邊揉眼睛一邊道不知道客廳聽不聽得到的早安,下樓往客廳走去。
    「啊咧?」
    我不由得停下正在揉眼睛的手。
    一樓走廊盡頭,通往客廳的門。我一邊開門,一邊膽顫心驚地喊「媽媽……?」
    沒聽見母親一如往常的開朗回應,也沒聽見父親平常愛看的新聞節目聲音。
    沒有任何聲音,甚至感覺不到有人在。
    哪裡不對;為什麼突然難過起來?
    ……對了……我,只有一個人……。
    自然而然地,淚水奪眶而出,滑落臉頰。
    為什麼沒人在?為什麼會這樣……,單純是我還沒睡醒所以什麼都想不起來嗎?
    但一定是我的錯吧。
    有種「因為,其實我是個壞女孩啊」的感覺。
    「……得去學校了。」
    我含淚回到房間準備去上學;沒有其他人在的安靜家裡,只有我一個人,也不覺得肚子餓。
    我打開玄關大門。

    紅到誇張的朝陽讓我皺起眉頭,於此同時,微涼的風息拂過臉頰。
    「……我……在做什麼啊……」
    街上也一個人都沒有,只有自己拉得長長的影子。
    奇怪的不只家裡,街上、天空,一切都奇怪。
    「……但還是得去學校不可。」
    我在空無一人的街道上漫步,一邊想著「要是現在誰看到我,搞不好會以為我是幽靈呢」,一邊朝學校走去。
    「詩繪美……真的這樣就可以了嗎……?」
    突如其來的聲音讓我轉過頭去,但一個人都沒有;停下腳步迴望四周,也沒看見是誰在說話。
    「吶,詩繪美……在這裡唷。」
    這宛如圍繞著我一樣的聲音,不知道是從哪裡來跟我搭話的;即使捂住耳朵,這揮之不去的聲音依然存在。
    似乎是覺得想著聲音不知道會不會消失的我很有趣,那人呵呵地笑了,聲音漸漸越來越大。
    「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我記得我在哪裡聽過這瘋狂般的笑聲。
    聲音像血液般流入身體,我幾乎要吐出自己心底的惡念;儘管拚命抵抗,那聲音還是迅速侵蝕我體內。
    我終於不支倒地。
    冷冰冰的鬧鐘聲音響徹房內,我跳了起來。
    「啊……是、是夢?」
    調整紊亂的呼吸,我看了看手機上的時間後關掉鬧鐘。
    然後環顧房間,悄悄地從窗簾縫往外窺視,外頭並沒有紅色的天空,眼前開展的,是已經看慣了的早晨風景。
    我拍拍胸口,拉開窗簾,伸了個懶腰;就算知道是夢還是覺得可怕。
    「……爸媽怎麼可能不在嘛。」
    幸好只是夢。就在我這麼告訴自己、換上制服時,房間的門被人推開了。
    「啊啦,詩繪美妳起床啦?早安。」
    雖然有種繼續在做夢的感覺,但這個熟悉的聲音讓我安心,像是要抹去恐怖似地報以笑容。
    「啊,姐早安──!是說妳至少敲個門嘛──!」
    「說什麼呀;早餐好囉。」
    我急忙換好衣服,追上姐姐。姐姐抓著扶手緩緩走下樓梯,肚子看起來很重。
    「哎!姐妳小心下樓,身體重要。」
    「啊啦,這樣的話,妳可以再起早一點來幫忙做早餐啊。」
    「真是的──就算這樣我早上也會好好地自己起床啦──!」
    姐姐一邊珍而重之地撫摸肚子,一邊露出幸福的笑容。
    是的,我馬上就要有外甥了。聽到這消息時雖然嚇了一跳,但現在就像將有一個年紀差很多的弟弟一樣開心。
    「媽媽他們大概會把他當自己的小孩一樣疼吧──」
    「詩繪美阿姨也會很疼他吧?」
    我跟姐姐一邊開玩笑一邊走,一靠近客廳,就聽見今天電視新聞的聲音。
    「爸早安──!」
    「喔──詩繪美,早安。」
    爸爸坐在餐桌前,一邊讀報一邊看電視新聞。
    我小時候試著模仿過,結果是讀報跟看新聞兩邊都不專心;爸爸真的是能同時並進的強者。
    「來吧吃早餐了,詩繪美,幫個忙。」
    「好──!」
    石灰家的早晨是熱鬧的;因為父母親都有工作,之後除了姐姐之外的所有人都會出門。
    姐姐回娘家來待產,而姐夫目前一個人被派駐到印尼工作。
    說還有一年才能回來。

    我們一邊吃桌上的早餐一邊聊天。
    「是說,詩繪美,學校怎麼樣?已經習慣新班級了嗎?」
    聽爸爸這麼問,我邊拿著湯碗邊想。
    「嗯──新學年才開始一個月啊──雖然有不太熟的同學,但也新交了朋友喔──。」
    聽我這麼回答,姐姐難得地接了話頭。
    「聽說有個超級大小姐在妳們班上……」
    姐姐以前對這些八卦消息毫無興趣,總覺得從她結婚後,對這些就瞭若指掌了起來。
    「唔──應該是武藤同學吧──那個啊,聽說她是大公司高層的女兒。」
    我還沒搞得很清楚,姐姐點頭說「對、對」地聽。
    「我沒跟她說過幾句話,但有聽說她是學生會的成員,也同時從事模特兒工作什麼的。」
    我說完自己所知的資訊後,姐姐翻開雜誌,推到我眼前。
    「她的家也很大喔;其實在詩繪美妳買的雜誌裡就有,只是我先看到啦。」
    「所以妳是看雜誌知道的啊~~原來如此!」
    姐姐遞出的雜誌上是武藤同學的特集;本來在看報紙的爸爸也從旁邊瞟了瞟雜誌。
    「喔──真的有這種像連續劇裡才會出現的人呀。」
    「對啊──長得漂亮又成熟,雖然有點想跟她聊聊,但還是有種不太容易親近的感覺呢。」
    「媽媽也想看看這孩子,要是成了好朋友,帶她來家裡玩唷。」
    「能不能跟她變成好朋友還不知道呢。啊!已經這個時間了,再不出門要遲到了!」
    光顧著聊天忘了看時鐘;我慌忙把剩下的早餐塞進嘴裡。
    「啊啦!爸爸也得出門了。」
    「糟了糟了;那我出門了喔。」

    嗯──今天是個好天氣。
    我名叫石灰詩繪美,希望之丘高中二年級的學生。
    是個跟大家一樣去上學、跟大家一樣聽課、跟大家一樣下課回家的普通女高中生。
    偶爾會有許多「想從這個日常循環裡逃開……」,或是「如果發生刺激點、不這麼一般的事情的話……」的念頭。
    「詩──繪──!早安──!!」
    朋友都叫我「詩繪」或是「詩小繪」。
    「啊,小純早安──!」
    在約了碰面的便利商店前喊我的女孩,是亞鉛澄子。
    升二年級變成同班同學後,我們總是一起上學。
    不知道為什麼,大家跟我都轉音叫她「小純」。
    明明同年,她總是開朗、什麼運動都會、還有很多其他班朋友,就像是大家的姐姐一樣。
    「啊──跑得好累喔!我去買個飲料喔!」
    「不要像之前一樣跑去站著看漫畫喔──?快遲到啦──」
    「啊哈哈!抱歉啦──今天應該不會,應該啦!」
    小純一邊笑,一邊往便利商店的飲料櫃走去。
    「詩小繪,早安。」
    肩膀被人拍了拍,我轉過頭去,是我的超級好朋友暗赤亞瑠美。
    是個黑髮美人,朋友都喊她「亞小咪」。
    「亞小咪早安──」
    我跟亞小咪從小學到高中都同校。
    她是個愛看書,話不太多的女孩,總是跟我說一些有助益的話;她、我、還有純子,我們三個從一年級開始就同班,感情很好。
    我們三個上學的方向一樣,所以每天都在便利商店集合。
    純子買完飲料,從便利商店出來。
    「加了奇亞籽……又手滑買了怪東西啊。」
    「這一顆一顆的……好喝嗎?」
    「唔──喝過之後意外還不錯,我還滿喜歡的,要不要喝喝看?」
    「欸──我還是免了吧……?」
    「我也是。」
    小純的興趣是喝各種飲料。
    每當飲料公司像是出著玩似地推出怪異組合的飲料,她都會說「就很在意嘛」的買來喝。
    以前她給我喝過一口咖喱口味的彈珠汽水,那又甜又辣的味道絕對說不上好喝。
    雖然小純「喔喔!!喔喔喔!!!?這個!超厲害!好好喝!!!」的喊,但很快就從飲料貴上消失了。
    亞小咪好像以前也被塞過怪飲料;此後就算小純推薦,我們兩個就再也沒有喝過她買的飲料。
    附帶一提,我的興趣是收集飾品。
    因為喜歡,我會去不同的店收集蜘蛛啊、蜈蚣啊這些昆蟲類的飾品。
    但不喜歡被大家說「好噁心」,所以都放在房間裡。
    看,我現在戴著蝴蝶髮夾。
    其他人看來會覺得我的收集有點奇怪,但還算是可愛;知道這件事情的只有好朋友而已,所以沒關係。
    還有,我喜歡甜食,但比起蛋糕跟鮮奶油,我更喜歡日式饅頭及糯米團子之類的和菓子。

    此外,說到喜歡,我還有個滿喜歡的人……。
    雖然覺得比起我,像武藤同學那樣漂亮又積極的人才更適合他……但光是想到這一點,心裡就刺痛刺痛的。
    或許別繼續想下去比較好……。
    回過神來的時候,已經不知道什麼時候到學校了。
    希望之丘高中。
    我非常喜歡這所學校。
    交到了很多朋友,老師也很有趣。
    升上二年級後也習慣了這所學校的生活,每天都滿開心的。

    進教室之後,大家也陸陸續續抵達,彼此互道早安。
    我坐進自己位置,準備上第一節課,有個女孩出聲跟我打招呼。
    「早安。」
    「啊,霜田同學,早安──」
    「是說妳今天是值日生吧?要擦黑板啊。」
    「啊──!對耶──抱歉──是霜田同學注意到的嗎?」
    「不是,是久智子副班長叫我跟妳說的。」
    她一邊說,手指一邊在明顯有染的髮尾上轉啊轉的。
    「不好意思──謝謝妳特別來轉達──」
    「要道歉的話跟久智子說。」武藤同學用下顎比了比。
    霜田由依同學跟副班長武藤同學是好朋友,可能是這個緣故,她常轉達武藤同學的話。
    我對著準備要離開的霜田同學背影說。
    「今天早上我家有聊到武藤同學喔──說有個名人在我們班上──」
    霜田同學的腳步瞬間停住。
    「嗯──這樣喔?」
    「我家人都興致勃勃呢──說真的有像連續劇裡才會出現的人啊一類的──」
    我滿臉堆笑,可霜田同學卻一臉覺得麻煩的樣子,冷哼一聲。
    「當然有呀……算了,我會跟久智子說;還有,第一節下課後要好好擦黑板喔?」
    霜田同學冷冷丟下這句話後,便往武藤同學的位置走去。

    武藤久智子,是這所希望之丘高中最顯眼的一個。
    一年級就是學生會成員,成績優秀,運動也拿手,老師們對她讚譽有加,還是雜誌模特兒,完全稱得上才色兼備;是男孩們憧憬的對象,也深受女孩子歡迎。
    常跟在她身邊的霜田同學也是其中之一。不過我不是很擅長面對這種明星般的人。
    小純跟誰都好,所以還能聊上幾句話。
    小純說「她語氣強硬歸強硬,卻不會驕傲自滿,是個對誰都溫柔相待的好人」。
    但我有時也會想,這真的是她的真面目嗎?

    「石灰同學,口令口令!」
    聽到有人叫我,我回過神來;糟了,我又忘了值日生該做的工作。
    「起立──!敬禮──!」
    喊完『坐下』後我轉過頭,與武藤同學視線交會;總覺得她笑著用嘴型告訴我「別在意」。
    就在我覺得不好意思而低下頭時,老師開始點名。
    「夏目今天也請假啊……」
    夏目一年級時也在我們班上,是個小個子、有點宅味的男生;可新學期已經開始一個月了,他一次都沒來過。
    雖然其他班的朋友開玩笑說「夏目是被霸凌所以躲在家裡啦」,但不清楚「什麼時候被霸凌‧被誰霸凌‧怎麼霸凌」這些細節,我想只是謠傳。
    如果夏目真的被霸凌了,我想班上一定有人會察覺才是。
    算啦,反正那個人本來看上去就是個家裡蹲。

    「今天班會要上什麼?」
    第一節是一週一次的班會。
    黎月嘉邦老師是我們二年B班的導師,教授現代文;對我而言,老師的班會內容非常非常有趣。
    他有時候會讀亞小咪推薦的書,在班會上,仔細地教我們這故事背後的意義、從創作時代背景出發的考察等等沒有寫在教科書上的故事。
    班會時有人惡作劇地喊「我想知道老師喜歡什麼類型的女生──」,但黎月老師也會靦腆的直說「單純的女生吧」;這樣的個性,非常受學生歡迎。
    「好了,回來回來,現在發講義下去。」
    老師一邊安撫「欸──」大喊的學生,一邊發講義。
    發完講義後,老師回到講台拿起書本;今天發的講義張數比平常多。
    「今天的教材是卡謬的『鼠疫』。」
    鼠疫是中古世紀時在歐洲流行的傳染病;人們在因當時不知如何治療的疾病而邁向死亡的過程中,對疑似感染的詢問與隔離。
    這是一段大家都不知道自己是否受到感染,但一旦被懷疑,就不會被當人看,受到嚴酷對待的歷史。
    卡謬的小說『鼠疫』是以二戰後為背景,並不是不知傳染病為何物的時代。
    但城市被隔離而孤立無援的人們,還是嘗到了『一敗塗地』的滋味;每個人都變得無法相信其他人。
    蔓延似地,對疾病的恐懼,以及人類的惡意;老師說,小說中對這部分的描寫,宛如就在眼前。

    「……算啦,那是以前的故事,不是和平的現在會發生的事啊。」
    「不過反過來說,錯誤的資訊傳得很快啊不是嗎……?」
    午休時間,我們在聊剛剛班會上的課。
    雖然亞小咪是別班的,但中午我們三個人會聚在一起吃午餐。
    最近我們還滿流行在學校中庭吃便當的。
    今天天氣好,所以午餐也好吃。
    「因為現在很多人在用LINE、Twitter呀,特別是跟遠方的朋友。」
    「所以八卦立刻就會散播出去不是嗎……?就算是錯誤的八卦……」
    接著,小純從旁邊插話。
    「嗯──?八卦──?什麼什麼?像是詩繪喜歡誰嗎──?我知道唷──啊哈哈!」
    「小純等等等一下!!妳、妳說什麼啊──!?」
    我不由得叫出聲,亞小咪拚命搖手說『我沒有說喔』。
    「啊哈哈!開玩笑的啦開玩笑!是說我發現車站前面有個看起來滿有趣的雜貨店,今天放學後要不要去看看?有詩繪跟亞小咪應該都會喜歡的東西唷──?詩繪喜歡的人的生日快到了吧──要不要考慮買來當他的生日禮物?」
    純子賊賊地笑著用手指戳戳我的手臂。
    「真、真是的──小純妳不要鬧了啦──不過好喔──放學後去看看吧!」
    「……我也想在房間裡放點什麼,我也去。」
    「好──那就這樣決──定──啦!放學後在校門前集合喔──!」


首頁公司簡介異業合作人才招募圖書館採購/編目門市公告&三民禮券兌換處好站連結三民‧東大‧弘雅圖書目錄古籍‧古典圖書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