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為確保您的帳戶安全,如接獲三民書局來電詢問滿意度或訂單出錯,要求重新設定。請立即掛掉電話,並致電三民確認或撥165諮詢,永遠不要操作ATM。
 
品牌專區-『天使文化』
品牌專區-『悅讀紀』
品牌專區-『巨石文華〈夢想季〉』
品牌專區-『蝴蝶季』
品牌專區-『魅力‧花火』
 
  • 工具圖書

  • 文學

  • 中國文學總論

  • 國學經典

  • 世界各國文學

  • 領袖傳記文學

  • 文學研究評論

  • 民族、宗教文學

  • 詩歌、韻文、散文

  • 小說

  • 兒童文學

  • 軍事

  • 歷史傳記

  • 地理旅遊

  • 語言學習

  • 法律

  • 社會科學

  • 政治外交

  • 美術藝術

  • 哲學宗教

  • 教育

  • 體育休閒

  • 電腦〈計算機〉

  • 醫療保健

  • 考題類

  • 數理科學和化學

  • 天文學、地球科學

  • 生物科學

  • 工業技術

  • 農業科學

  • 交通運輸/航空航太

  • 環境科學、安全科學

一生一世(簡體書)
一生一世(簡體書)
  • 人民幣定價:35元
  • 定  價:NT$210元
  • 優惠價:79166
  • 可得紅利積點: 4 點
  • 參考庫存: 目前有庫存
分享:
   簡體分類: 文學 > 中國文學 > 小說 > 新體長篇、中篇小說
   簡體書文學 > 小說

商品介紹
  • 商品簡介
  • 作者簡介
  • 目次
  • 書摘/試閱
  • 人活百年,不過一場黃粱美夢。而,黃粱夢短,何必貪求?可他若不貪求,她就不可能認識他。

     

    暖心作家墨寶非寶“一生一世”系列首篇。作者墨寶非寶是80後人氣作家,不管是怎樣悲傷曲折的故事設定,末尾都會回歸溫暖,因此有“暖心作家”之稱。

     

    程牧陽這樣的男人,本身的存在就是個誘惑。而她,已受到蠱惑。

    似懂非懂的話,說得模糊。

    可她那顆心,卻已經軟了下來。

    沒有一個女人,可以逃過這樣的男人,將自己如此溫柔相待。

    她覺得程牧陽的存在,本身對她就是劫。

     

    而且是萬劫不復。

    她如同旁觀者,看著鏡頭推近他,只覺好笑。可就是這麼盯著少年的他,看著看著就覺得癡了。這場愛,不管是誰先入了迷,都早已註定了一生一世。

    他們還有很長的時間,他並不著急。這麼長的故事,他需要慢慢地講給她聽。他,程牧陽,是如何欠了她一條命。

    而又是如何,貪得無厭地要了她一生一世。

  • 墨寶非寶
    生於北京,長居滬上。喜靜厭動,喜睡厭醒,有些小懶。
    喜歡讀書,為了戰勝自己不斷起伏的情緒,尤其喜歡佛經。
    只執著自己喜歡的事,學任何有趣的事,讓自己可以和自己玩;只寫自己感興趣的故事,順便悄悄在故事裡,埋下一些普世價值觀:愛國一點兒,正面一點兒,讓讀到的人可以覺得生活中“幸”永遠大於“不幸”。
    已出版作品:《一生一世》《一生一世黑白影畫》《一生一世美人骨》《我的曼達林》等。
  • 楔子
    第一章程氏程牧陽
    第二章南氏的南北
    第三章誘人的生意
    第四章四川的礦床
    第五章緬甸的賭場
    第六章賭局的輸贏
    第七章最後的賭局
    第八章群島的隱秘
    第九章食人鯊海岸
    第十章菲律賓家族
    第十一章心念已成魔
    第十二章南氏的南淮
    第十三章浮屠下重逢
    第十四章沙漠的對決
    第十五章致命的籌碼
    第十六章絕地大反擊
    尾聲
    番外一Here with me
    番外二南淮
    後記
  • 楔 子

    二月十日。

    比利時的E40公路,積雪厚重,汽車行駛得極為緩慢。
    她翻著網頁,已經有新聞估算出這次雪災的後果,長達900多公里的汽車長龍,真不知道什麼時候是個盡頭。
    900多公里?如果現在有個航拍什麼的,估計是很震撼的歷史資料。
    她把手按在車窗上,水霧上多了個不大不小的印記。
    車子不大,單單後排就擠了四個人。
    都不是非常熟的同學,尤其是身邊這個男孩子更只是見過三四次的樣子。他穿著黑白相間的登山服,面孔很白,眼睛是淡淡的褐色,多少有些陰柔。
    她只記得這個人和自己不是一個系,如果不是室友盛情邀約,她怎麼都不會和他擠在這里共享一個座椅。隔著他的那兩個,倒是同系的學生。
    因為長久的緩慢行駛和擁堵,兩個人早就抱著蜷成團,用西班牙語低聲交談著,慢慢地親吻著,聲音低迷。
    她迷糊地睡了會兒,再醒來,發現車已經徹底不動了。
    身邊這個男孩子正在用很彆扭的姿勢,避開另外那個座位上的情侶,單手放在南北的座椅上,另外那隻手搭在自己的膝蓋上,因為腿長,不得已要側過來緊貼著她。
    這樣的姿勢,自然視線是落在她身上。
    她很同情地對他笑笑,小聲問他:“會說中文嗎?”
    “想要說什麼?”他笑一笑,清水似的聲音。
    “隨便說什麼,”她困頓地看著他,“反正我們這麼說話,他們也聽不懂。你叫什麼?我是說中文名字。”
    “程牧。”
    “南北,”她往後縮了縮,給他讓些空間,“東南西北的南,東南西北的北。”
    “南北?”
    “嗯。”
    “南北。”
    “啊?”
    “沒什麼,我問過你所有同學,沒人知道你的中文名字,沒想到這麼簡單。”
    “很好記吧?”她低聲笑起來。
    “姓氏很特別,名字也很特別,的確聽一次就會記住。”

    兩個人說了會兒話,她卻越來越冷,因為不知道車要堵到什麼時候,空調是早早就關掉的,這樣的冰天雪地,連前座負責駕駛的情侶都開始以調情取暖了。
    身側是,身前是。
    身前的男孩子也在看著她,她也在端詳著他,如此的空間裡,真的很容易誘人犯罪。
    她輕聲說:“900多公里,聽著真挺絕望的。”
    程牧從身上摸出個銀色的小酒瓶,輕輕敲敲她的手背:“這條公路總長超過8000公里,你這麼想著,是不是覺得900公里變得不值一提了?”
    她把小巧的酒瓶拿過來,擰開聞聞:“很烈?”
    “非常。”
    她低下頭,抿了小半口,辣得吐舌頭:“你直接喝酒精嗎?”
    “既然喝了,就多喝兩口。”他聲音也很輕。
    “如果醉了呢?”
    “我會把你送回家。”
    他們離得很近,她甚至覺得,如果再多說一個字,兩個人的嘴唇就會碰上。她忍俊不禁地打開車門,兩年的時間,沒想到真的要離開回家的時候,卻碰上了艷遇。那雙眼睛裡既有允諾,也有蠱惑。
    剛才那樣的對視,她差點就任其發展了。
    車外的風雪當真是大,可也有很多人站在路上、車旁,焦躁地等著雪停。
    南北的短髮馬上就被吹亂了,擋著眼睛,她還沒有擺脫剛才的情緒,忽然就有震天的槍聲,身邊有子彈穿過,她下意識地抱頭蹲下來。
    怎麼會這樣?這裡怎麼會有槍戰?
    還在猶疑不定,右臂忽然就一痛,她整個人都被扯到了車輪後:“不要動,任何動作都不要做。”四周的尖叫,包括車內歇斯底里的叫聲,貫穿耳膜。
    南北疼得兩眼發黑,心裡卻恨不得想殺人。
    過去的二十年,還真不知道中彈有這麼疼……
    再醒過來,也是因為疼,她以為自己是在醫院,沒想到竟然還倒霉地在車後座上,在這900多公里的堵車大軍裡。
    幸好手臂上有被包紮過,應該有醫生來過了。
    可來過了怎麼不帶我去醫院?
    程牧不知道怎麼說服了那四個人,只和她單獨在車上:“你怎麼樣?”
    她疼得用另外的手,攥住受傷的那隻手臂:“還是社會主義好……這種有合法持槍執照的國家,光登記在冊的槍就有七八萬支,實際估計要超兩百萬了,堵車都能碰上好萊塢級別槍戰……”
    拼命說話也不管用,滾燙的眼淚,不斷地從眼睛裡流出來。
    她真的是從沒想到中彈會這麼疼,不只是傷口,渾身上下都疼,像是肉從身上剝離開來。到最後也不知道是疼,還是累了,就蜷著身子,頭髮胡亂擋在臉上,眼神混亂,面孔已徹底沒了顏色。
    “你還好嗎?”有聲音模糊著,問她。
    而她的意識,早已到了別的世界。


首頁公司簡介異業合作人才招募圖書館採購/編目門市公告&三民禮券兌換處好站連結三民‧東大‧弘雅圖書目錄古籍‧古典圖書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