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為確保您的帳戶安全,如接獲三民書局來電詢問滿意度或訂單出錯,要求重新設定。請立即掛掉電話,並致電三民確認或撥165諮詢,永遠不要操作ATM。
  • 一般分類
    • 親子共讀

    • 電腦書

    • 財經企管

    • 文學作品

    • 文學

    • 小說

    • 武俠小說

    • 推理小說

    • 短篇小說

    • 長篇小說

    • 西洋小說

    • 寫實小說

    • 科幻小說

    • 語言學習

    • 藝術設計

    • 休閒生活

    • 社會人文

    • 宗教命理

    • 科學‧科普

    • 醫療保健

中國圖書分類
返校:惡夢再續
返校:惡夢再續
  • 定  價:NT$280元
  • 優惠價:9252
  • 單次購買 10 本以上 8折
  • 可得紅利積點: 7 點
  • 參考庫存: 目前有庫存
  • 加入購物車    
分享:
   一般分類文學作品 > 小說 > 長篇小說

商品介紹
  • 商品簡介
  • 書摘/試閱
  • ★赤燭X尖端X笭菁,最強同盟,首部結合擴增實境的驚悚小說。
    ★改編自入圍最佳遊戲大獎、最佳音樂音效大獎的台灣自製恐怖遊戲《返校》!
    ★金石堂文學排行榜、蘋果日報華文排行榜、博客來華文年度暢銷作家——華文靈異天后『笭菁』執筆!
    ★由極具深度創意、進軍國際海外市場之台灣遊戲公司《赤燭遊戲》正式授權。
    ★由赤燭團隊原班人馬親自繪製小說版全新插圖。
    ★台灣、日本、歐美著名實況主群,好評推薦。
    ★萬人聯署、讀者矚目,2017年引頸期盼驚慄大作!

    颶風夾雜嘶吼,暴雨伴隨悲鳴。
    八名少男少女私闖禁地,讓沉寂的過往再度染上腥紅。
    翠華中學發生著名屠殺慘劇的多年後,荒廢的學校面臨拆毀的命運。
    因緣際會集結的八名少男少女,在試膽與散心的氛圍下,前往拆遷在即的翠中打卡。
    但徘迴於校園的厲鬼,早已在此等待誤入的羔羊。滔天的怨念、難消的恨意,不願隨著時光消散。
    過去的執念交錯現今的傷痕,將以他們的性命為祭品,揭開翠華中學那齣慘絕人寰悲劇的真相──
    『背叛者──』學生群驀地傳來一陣嘶吼聲,有隻手舉得老高,突出了人群!
    下一秒,面無表情的學生們臉部開始急速腐爛,臉上的肉與皮膚開始往地上掉,並且朝著他們衝了過來。
    『背叛者──』每個學生跟著高喊。
    「哇!放手!」黎昀達瞬間拉開費孜虹的手,關上門,轉身拉著她就往上逃,「走啊!快走──」
    平台上的其他人個個如驚弓之鳥,一聽見喊叫動作立刻俐落起來,張漢辰帶頭往右邊上坡處狂奔,沒命逃進校舍裡!黎昀達拽著費孜虹往上衝時,她還驚恐的回頭向下看,只聽見一群人衝撞那扇門的聲響,但是沒有人衝出來。

  • 「喂,看什麼啊?」許慧菱挑了眉,「你在看翠中喔?」
    「嘿呀,你們有聽過翠中的傳說嗎?」張漢辰冷笑著,「也是個抓耙仔的故事。」
    翠中,簡稱翠華中學,位於金鸞鄉,金鸞鄉數十年前是個因為發現金礦露頭而迅速繁榮的偏遠山城;終年陰溼多雨,翠豐溪橫貫而過,在鐵路通車前,是主要的運輸要道,當地居民大多以礦業相關工作為生。
    戰爭結束前,日本政府為了滿足當地的發展需求,在翠豐溪北坡設立翠華第一中學校供在地子女就讀,光復後改制為省立翠華高級中學。
    傳說翠中在戒嚴時期曾經發生禁書事件,並且有共產黨員涉及,導致一連串的肅清,許多師生被捲入,或逃亡或自殺或坐牢,更不乏被槍決,而自殺的學生多有不情願或冤枉者,聽說這些怨靈至今仍流連在翠中裡。
    「在這裡的人誰會沒聽說過啊?」賴家祥說得煞有其事,「我聽說拆除工程不順利,怪手想把校舍推倒就故障,工人都在傳翠中裡有東西不肯散去。」
    「欸,我也有聽說耶,我聽我叔叔說的,打算請人來做場大法事後再拆。」許慧菱跟著說得煞有其事。
    李依霖皺著眉,看著不遠處山上矗立的殘影,「感覺……感覺有點可怕。」
    「靠,就你膽子小!」張漢辰一掌往李依霖背上拍去,回音之大,黎昀達一時以為他內臟都會吐出來,「傳說傳說,都嘛大家在傳,停工明明是因為前幾天大雨好不好!」
    連幾個月鋒面、接著颱風又要來了,上游的山區大雨不斷,一來土石鬆動、二來地基掏空,翠中位在半山腰,而且要到翠中還得先過翠豐溪,就在溪邊的工程,大家本來就會比較小心啊。
    「去看看好了!」張漢辰突然語出驚人,「哪有在這邊這麼久了,連翠中長怎樣都沒看過的道理?」
    「嗄?」一群人驚愕的異口同聲。
    都還沒錯愕完,大爺他已經踩動腳踏車,直接往前衝了,「走了!賴家祥、李依霖!」
    「喂……喂!張漢辰!」賴家祥嚷著,趕緊把飲料袋子往把手一勾,竟跟著跳上腳踏車追上去,「你騎慢一點。」
    「有沒有搞錯啊你們!」許慧菱在後面喊著,「那裡能去嗎?」
    她這麼嚷嚷,卻也跨上腳踏車,跟著往前騎,還不忘回頭吆喝大家:「快點走囉!」
    李依霖遲疑著站在腳踏車邊,他不想去啊……站在這裡,光看著在山頂凸出的殘垣斷壁,他就已經覺得夠可怕了啊!
    但是,他如果不去的話,明天會很慘的!
    哀怨地回頭看著呆愣的羅家妮等人,那是一種求救的眼神……誰可以幫他?
    「哇塞,他們真的去了喔?」費孜虹口吻裡是滿滿的讚嘆。
    羅家妮漂亮的大眼睛眨呀眨的,綻出燦爛的光芒,「欸,要不要去看看?」
    「什麼?」這句話,是費孜虹、黎昀達跟陳淑琪異口同聲喊出來的。
    「張漢辰說得沒錯啊,翠中的事從小聽到大,誰去過了?」羅家妮立刻跑到腳踏車邊,「那是我們這裡最早期的高中耶,我阿姨還翠中畢業的,連她都說不清楚當年的事……超神祕的啊!」
    「不是,家妮……這樣好嗎?」費孜虹很猶豫,但是她無法否認心中對翠中的好奇心。
    越多的傳說,只是更增加他們滿滿的好奇心啊!
    「都說鬧鬼了不是嗎?」陳淑琪緊張地捏緊飲料,「為什麼要去那種地方……」
    「現在大白天的,怕什麼!而且傳聞多半是假的!」羅家妮已經坐在腳踏車上了,回頭望著她們,「快點,走了!」
    他回頭看著自己的腳踏車,還有放在書包裡的禮物跟情書,再遠眺不遠處的廢墟,哎唷!他一點都不覺得那是值得參觀的地方!
    但是,羅家妮如果去了那邊,萬一有危險怎麼辦!
    「煩死了!」黎昀達牽著腳踏車邊跑邊跳上去,「我是來告白的啊啊啊!」

    在金鸞鄉,幾乎人人都是騎腳踏車上下學的,從小騎到大,就算山路蜿蜒也不成問題,而且每個人對附近的大路小徑知之甚詳。例如,在大馬路邊有條被野草遮蓋的小徑,路口甚至有已經腐朽的木頭方向指示牌,上面顯示著早已斑駁的「翠華中學」四個字。
    小時候大人都千囑咐萬叮嚀不要靠近那兒,長大後便知道這條路到盡頭可見翠豐溪,跨過橋的北坡便是翠華中學。如果這裡是海邊的話,翠華中學就是個孤島,對外只有一條橋聯繫著,而島上沒有任何住戶或是設施,就只有一所高中。
    也是因為如此,早已敗壞荒廢多年的學校不敷使用,白白浪費這塊地,所以鎮上決定拆除,再多做利用。
    只是幾十年前一樁時代悲劇的案子,為翠華中學增添詭異的色彩。
    其實路程並不遠,上坡路段對每位騎乘腳踏車的學子而言更不難,帶頭的張漢辰轉進小徑後,路面上多有樹枝與落葉,不過倒不影響騎乘,畢竟拆除在即,大型機具已有進出,道路想必已清理過。
    「張漢辰,你慢點!」賴家祥在後面喊著,「路況不熟不要大意。」
    「怕三小啦!」張漢辰狂妄的大喊著,但還是不自覺慢下速度,不是因為恐懼,而是因為美景。
    因為這裡並非常用道路,所以樹木任其成長,小徑兩旁的樹高聳茂盛,甚至於空中交錯,綠中帶黃的顏色格外好看,加上滿地的落葉,他們都有彷彿騎乘在林蔭大道的感覺。
    加上這些樹葉有橘有黃,帶點早秋的氛圍。
    「哇……」所有人陸陸續續地彎進小徑裡,放眼望去就是一條橘黃步道,好不美麗。
    「這裡好漂亮喔!」羅家妮忍不住讚嘆著。
    「對啊,應該拍個照的!」費孜虹邊說,腳踏車往路旁一轉便停下。
    羅家妮跟著煞車,跳下腳踏車,「喂,等一下,拍照啦!」
    男生們煞住腳踏車,張漢辰皺起眉,「搞什麼啊!來觀光的喔!」
    「也算啊!」賴家祥跟著停下,從口袋拿出手機,直接坐在車上拍著風景。
    多雲的陰天,綠橘交錯的樹葉,或許不若藍天時來得美麗,但也頗有份秋涼美感。
    女孩們或自拍,或是拍合照,陳淑琪負責幫羅家妮跟費孜虹照相,她不喜歡入鏡;而黎昀達哪可能放過這大好機會,他主動要幫她們拍照,這可以光明正大的拍羅家妮呢!
    才準備再出發時,卻意外發現對向車道緩速騎來一輛電動三輪車。
    「有人耶!」費孜虹好奇的張望,是個身著灰色外套的長者。
    三輪車發現他們之後也減速停下,打量著最前頭的張漢辰,「同學怎麼跑到這裡來了?」
    「啊……亂晃。」張漢辰懶得回答老人家。
    「這裡挺美的,我們在拍照呢!」賴家祥永遠都能給出不被懷疑的正向答案。
    「噢,拍完就快點走啊,颱風要來了,我看上游已經下雨囉!」老爺爺交代著,「可千萬別過橋啊!溪水會暴漲的!」
    張漢辰冷哼一聲,正想說關你屁事前,賴家祥已經微笑的應和:「知道了!」
    老爺爺緩緩頷首,發動三輪車繼續往前,一路看著許慧菱、李依霖,然後是朝他微笑的羅家妮跟費孜虹,有點訝異怎麼這麼多人進來;費孜虹注意到他的三輪車後方,載滿粗壯的樹枝,看起來是被風吹斷的樹木……
    是老爺爺在幫忙收拾倒在路上的樹木嗎?
    「那都是被風吹斷的嗎?」在老爺爺經過她面前時,費孜虹忍不住問了。
    「啊?」老爺爺趕緊煞車,「是啊,風太大了,我也擔心那些機具進去會壓到這些樹……能撿的就撿,說不定還有機會移植。」
    「移植啊……這麼厲害,還能活嗎?」黎昀達也好奇的問。
    「樹木的生命力是很強的!」老爺爺笑了起來,「總是試試看啊,大家都是在樹王公的庇蔭下長大的,多少有點靈性吧。」
    學生們愣愣的交換眼神,「樹王公?」
    「呵呵,就是在那舊學校門口有一棵百年老樹,我還在跟公所商量要好好對待那棵樹!」
    「哇,這邊有百年老樹啊?」羅家妮顯得有詫異。「我們怎麼都不知道,而且還有名字!」
    「啊!沒事沒事!可別好奇的跑去看啊!」老爺爺連忙阻止,「公所會好好移植它的!」
    「嗯!」羅家妮乖巧的點點頭,但腦子裡打的自然是別的主意。
    老爺爺有些不安的再三交代他們要早點回家,天色比平常暗得快,等等天氣就要變了,學生們也再三的應好;但是等老爺爺一消失在小徑入口,大家便飛快地往翠豐溪衝去。
    站在橋的這端,可以清楚的看見翠華中學,走過橋後就是一連串的陡坡,那兒有台怪手,還有許多廢棄的石頭,看起來沒有太寬敞的道路。
    「車子停這裡好了。」張漢辰架好腳踏車,「我們走過去吧。」
    「要過去嗎?」李依霖戰戰兢兢,「剛剛那個老爺爺不是說不要過橋嗎?」往下一看,溪水的確比平常湍急很多,看來上游真的下大雨了。
    煞車聲接二連三傳來,學生們一一跳下車子,每個人眼裡都燃著好奇心。
    「你真的很卒仔耶!」許慧菱刻意用力擦撞李依霖的肩頭,逕自往橋上走去。
    賴家祥左手使勁搭上他的肩膀,力道大到足以讓他明白不跟著走會有怎樣的下場,他抬頭看向賴家祥,對方只是聳肩。
    「哇塞,這橋也好古老喔!」羅家妮已經奔到橋邊了,「會不會斷掉啊!」
    「厚,少烏鴉嘴!」賴家祥忍不住回頭,「大家依序過去好了。」
    被羅家妮這樣一說,連他都覺得怕怕的了。
    張漢辰不耐煩的輕嘖一聲,又不敢讓羅家妮聽見,趕緊往前走去,許慧菱就跟在他身後,平安過橋;接著是賴家祥跟李依霖,看起來橋還是很穩固,奔流的溪水比較可怕些。
    羅家妮沒有跨出步伐,而是回頭看向陳淑琪,「淑琪!孜虹!」
    「來了!」費孜虹停的位子比較斜,得鎖死腳架才行,手忙腳亂的背妥書包。
    「為什麼要過去?」黎昀達不解的看著他們,「那邊都是廢墟了,不說別的,萬一風大吹倒了牆或是有落石怎麼辦?」
    「就看一下嘛!」羅家妮顯得很興奮,「好歹要自拍一張再走啊!」
    「這照片放上􀌛􀌗我們就麻煩了。」費孜虹無奈的搖頭,「別亂打卡啊!」
    陳淑琪身子微微發抖,「我、我也覺得不要過去比較好。」
    「哎唷!」羅家妮笑了起來,一把拉過陳淑琪就往前推,「走了走了,我們到那邊合照!」
    咦?陳淑琪直接被抵著身體往前推,踉蹌走著,一轉眼已經在橋中間了!低首看著下頭湍急的溪流,她有種水勢越來越高的感覺。
    「好可怕喔!」她攀著橋往下看,「水好濁,上游可能雨勢驚人!」
    「所以我們趕快看了就走吧!」羅家妮催促著,「妳快點過去,我跟費孜虹要過去了。」
    陳淑琪點點頭,也不敢在橋上太久,趕緊往另一頭奔去。
    費孜虹望著遠方的溪流,看著水裡的小樹,她突然有不太好的預感……抬頭看著天空,山頭那兒有深灰的雲層。
    「速戰速決吧,要下雨了。」她說著,趕緊拉著羅家妮過了橋。
    又這樣。黎昀達哀怨地跟著她們身後走,他都不知道為什麼要跟到這裡來,在這種地方應該沒有機會跟羅家妮獨處,他也沒辦法告白好嗎?
    費孜虹說得不錯,溪水裡夾帶太多樹木跟石頭了,水質也變得混濁,還有山頭那邊的雲層也太厚了,勢必是滂沱大雨,這樣下去,溪水隨時都有可能淹沒這座橋。
    橋比他想像得堅固,但是他走起來卻不踏實,總有種整座橋都在浮動的感覺……這又不是吊橋,為什麼會有這種搖晃感?
    而且不自覺地往下看去,那滾滾溪水讓他有暈眩感,黎昀達忍不住停下腳步,儘管看上去壯觀,但他總有種快被捲進去的錯覺……嘩啦嘩啦……溪水奔騰越漲越高,顏色越來越深,然後……
    從溪底驀地竄上一點鮮紅,鮮紅疾速擴散,眨眼間蓋過深褐色泥流,瞬間化成一整片沸騰般的紅——「呀!」
    「黎昀達!」身後一陣拉扯,他被拽離橋邊。
    雙腳微軟站不穩,來人以身體支撐住他,他也嚇得趕緊反握住對方的手腕。定神一瞧,是費孜虹。
    「你在幹麼?很危險耶!」她皺眉,顯得有點緊張。
    「我——那個溪水——」他驚恐地再往下看,哪見什麼血紅溪水,下頭依然是黃土色的泥流啊!
    「要看溪水也不是那樣看的吧?你人都掛在邊緣了。」費孜虹連忙把他往橋的另一邊拖,「別鬧啊!」
    「我……」他剛剛掛在邊欄只想看得清楚一點,但不知道自己竟然靠得這麼近?
    「對不起!」
    費孜虹擺擺手,輕笑著說沒關係。
    一群學生走過橋後,就順著斜坡往上,嘻鬧非常,到處拍照。翠華中學比想像中的破舊,樓梯跟上坡的路很多都有損毀,大家也走得非常小心;黎昀達下意識地回頭看著滾滾泥流,剛剛那鮮血瀰漫的河流是怎麼回事?幻覺嗎?
    那尖叫聲呢?又是哪裡來?
    「校舍看起來還好啊!」羅家妮指向不遠處正前方的教室大樓,「就是舊了點。」可不是嘛,上方爬滿攀藤植物,該是白色的牆早已斑駁,不過倒是沒有想像中的破敗,就是棟舊建築罷了。
    「這裡好陰森喔!」陳淑琪極不安的說著,「你們都不覺得嗎?」
    「平生不做虧心事,夜半不怕鬼敲門!」羅家妮朗聲說道,笑著拉過陳淑琪,「妳啊,別想太多!」
    「哎!」
    她被羅家妮摟著往前,再前方是段樓梯,梯面多有破碎,帶頭的張漢辰都跳著往上。
    「啊,樹王公。」費孜虹停下腳步,看見小徑旁的參天巨木,「上面還有紅布條!」對華人來說,古老的事物都有可能成為神靈,這百年老樹自然也一樣。
    破舊的紅布條雖然已經陳舊不堪,但還是看得見痕跡,是棵十個人都不一定能環抱的大樹,長在山壁之上,向天際延伸。
    「好堅韌的生命力。」黎昀達微笑著,試著探身撫摸樹王公。
    費孜虹見狀,也跟著以掌心貼在樹幹上,「華人認為什麼東西都有靈,尤其久了就會成神,所以這棵樹王公說不定也是位樹神呢!」
    「剛剛那老爺爺不是說了,在樹王公庇佑下長大的樹木們,多少具有靈性呢。」黎昀達深表同意,闔上雙眼仔細感受著樹木傳遞過來的溫暖。「希望樹王公可以保佑我們大家平平安安。」
    費孜虹乾脆雙手合十,反正心誠則靈,希望樹王公可以讓大家平安。
    「孜虹!」羅家妮的聲音自上方傳來。
    「啊!好!」她向右上看去,他們都已經爬上了樓梯,「小心點啊,別進去吧!」
    「都來了!」羅家妮亮著雙眸,手上的手機拍個不停。
    費孜虹雖然嘆氣,但還是趕緊跟上。黎昀達看著那破舊的校舍,耳邊聽見的依然是隆隆的溪水聲,他突然上前,一把就抓住費孜虹。
    「我覺得離開比較好。」
    「咦?」費孜虹被他莫名其妙的話嚇到了,「什麼?」
    「妳去叫羅家妮他們快點離開。」黎昀達顯得很嚴肅,「我覺得這裡不太對勁。」
    費孜虹睜圓了雙眼,忍不住嚥口口水,「黎昀達,你、你嚇到我了。」
    「我很認真!妳看看水勢越來越高,橋要是斷掉我們就離不開了。」他擰起眉心,「我去找張漢辰他們,催促他一起走,妳去說服羅家妮吧,她好像玩開了。」
    費孜虹深吸一口氣,「我懂你的意思,但你這樣好嚇人……」
    「這種事本來就要嚴肅點啊!」他用力點頭,「說好了喔!」
    「嗯!」
    她也覺得這裡不要待太久,風颳得這麼可怕,現在可是颱風前夕啊!
    兩個人趕緊走上敗壞的階梯,此時此刻,豆大的雨滴卻啪噠啪噠的落下了。
    啊……黎昀達抬起頭,迎向雨水,費孜虹看著梯面上迅速且密集的雨滴,幾秒內蓋滿石階。
    嘩——傾盆大雨旋即倒下來。
    「下雨了!快進來!」羅家妮喊著,樓梯的盡頭就是校舍了,她在門口大喊著。
    黎昀達跟費孜虹趕緊用手遮著頭,倉皇的往室內衝進去,外頭的傾盆大雨跟用倒的一樣。
    「怎麼說下就下啊!」大家都躲到裡頭去了,感受著大雨的威力,說話都得用吼的。
    「有夠大的啦,這打傘都沒用吧!」許慧菱煩躁的唸著。
    明明才三、四個階梯的距離,費孜虹跟黎昀達身上還是溼了大半,他們一邊甩水,一邊打量四周。
    這是個半封閉的地方,不是教室,是禮堂耶!
    費孜虹看著昏暗的室內,他們進來這道門的另一端,正對面還有另一道門。禮堂左右兩端各一扇,看來一道門通往校外,就是他們才進來的這道,另一端應該是通往校園裡,只是年久失修,早就沒有門板,只剩門框了。
    牆上的窗戶還有玻璃,但也龜裂滿布塵土,透不了光,加上現在天色陰暗,外頭烏雲蔽日,只是顯得這禮堂內更加昏暗而已。
    禮堂裡的地板全是葉子與垃圾,灰塵遍布,右手邊的舞台更加晦暗不明,上頭垂掛的布簾在昏暗的光線上,看起來有種死寂的灰。
    黎昀達開始感到極度的不適,面前的陳淑琪則雙手交錯握著雙臂,竟跟著微微顫抖,臉色有些蒼白。
    他用力抹去臉上的水,羅家妮拿出紙巾幫費孜虹擦著髮上的水珠,「說下就下也太扯!」
    「颱風天嘛!」費孜虹一邊道謝,一邊接過紙巾按壓臉上的雨水。
    黎昀達隨便抹著臉上的水珠,抹開的瞬間,沾水的睫毛模糊他的視線—倏地一—
    個倒吊的影子,竟在講台上晃盪。
    「哇啊!」

首頁公司簡介異業合作人才招募圖書館採購/編目門市公告&三民禮券兌換處好站連結三民‧東大‧弘雅圖書目錄古籍‧古典圖書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