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為確保您的帳戶安全,如接獲三民書局來電詢問滿意度或訂單出錯,要求重新設定。請立即掛掉電話,並致電三民確認或撥165諮詢,永遠不要操作ATM。
 
品牌專區-『天使文化』
品牌專區-『悅讀紀』
品牌專區-『巨石文華〈夢想季〉』
品牌專區-『蝴蝶季』
品牌專區-『魅力‧花火』
 
  • 工具圖書

  • 文學

  • 中國文學總論

  • 國學經典

  • 世界各國文學

  • 領袖傳記文學

  • 文學研究評論

  • 民族、宗教文學

  • 詩歌、韻文、散文

  • 小說

  • 兒童文學

  • 軍事

  • 歷史傳記

  • 地理旅遊

  • 語言學習

  • 法律

  • 社會科學

  • 政治外交

  • 美術藝術

  • 哲學宗教

  • 教育

  • 體育休閒

  • 電腦〈計算機〉

  • 醫療保健

  • 考題類

  • 數理科學和化學

  • 天文學、地球科學

  • 生物科學

  • 工業技術

  • 農業科學

  • 交通運輸/航空航太

  • 環境科學、安全科學

小郡主,猛於虎(簡體書)
小郡主,猛於虎(簡體書)
  • 人民幣定價:26.8元
  • 定  價:NT$161元
  • 優惠價:87140
  • 可得紅利積點: 4 點
  • 參考庫存: 目前有庫存
分享:
   簡體分類: 文學 > 中國文學 > 小說 > 新體長篇、中篇小說
   簡體書文學 > 小說

商品介紹
  • 商品簡介
  • 作者簡介
  • 目次
  • 書摘/試閱
  • ★掉節操小郡主vs變裝癖王爺,人物設定十分有趣,爆笑萌賤,戳中無數讀者萌點!情節跌宕起伏、有笑有淚,有懸疑!

    ★封面紙張採用特種紙,封面工藝新穎有趣,內外套封設計,內頁紙張升級!給讀者更好的閱讀享受,圖書更加有質感

     

    總有一本古風爆笑甜寵文,讓你笑得合不攏腿!

     

    大燕郡主的人生信條:愛毒舌,愛作死,愛美男!

     

    作死小分隊隊長的日常:

    因為嘴賤,被叔叔揍

    因為嘴賤,被皇上揍

    因為嘴賤,被男神揍

     

    成親之後……

    因為嘴賤,被相公揍

     

    可為什麼打著打著,就打到床上去了?

    這是個值得深思的問題。                                                                                                                                                                                                                                                    

    蘇愉悅是大燕鎮國將軍蘇衍青的親侄女,因身患不明疾病,導致她十六歲的芳齡卻仍保持著十歲小孩子的模樣。由於過於調皮,且熱衷於帶著皇太子慕向南調皮搗蛋,惹惱了大燕王上。王上怒極之下,命令蘇愉悅前往風華穀,接受九王爺慕淵的調教。
    前去途中,蘇愉悅聽聞有山匪劫人,一時意氣,孤身前往意欲阻止,結果誤打誤撞遇上了一名神秘的藍衣公子。因藍衣公子的武功高強,蘇愉悅心想和他攀附關係,便趁其不備親了他一口,並撒潑認他為自己“孩子”的爹,被藍衣公子無情打暈拋棄。
    隨後,蘇愉悅被迫連夜趕往風華穀。由於九王爺慕淵長得和藍衣公子十分相似,蘇愉悅認定他是孩子他爹,鬧出了不少啼笑皆非的事。相處過程中,蘇愉悅漸漸被慕淵收服,靜下心來修身養性,對慕淵產生了不一樣的情愫……
  • 君素
    生活于山城重慶,愛好讀書看電影寫自己夢想中的故事,文風歡脫大氣,文中人物性格鮮明。曾用筆名樂語兒發表多篇短篇於《飛•言情》等雜誌,代表作品有《悲歡煙雲散》、《米蟲王爺》等,長篇《小郡主,猛于虎》曾在《桃之夭夭》雜誌連載,最新長篇《朕和太傅玩套路》正在《桃之夭夭》雜誌連載中。

  • 一、清白保衛戰

    二、請問你需要聊天物件嗎

    三、逃不過的情陷之路

    四、病雞的逆襲

    五、進城就發病的鄉下雞

    六、風風火火闖九州哇

    七、死鬼,你的性向還正常嗎

    八、每個月都有三十來天在互毆

    九、此人多半有病,而且是間歇性發作的

    十、每個月有三十來天在互相捅刀

    十一、病雞中的戰鬥雞

    十二、天家一群會吃人的東西

    十三、打架的地點為什麼是床上

    十四、誰傷你半分,我以他骨血為報

    十五、蘇愉悅那是國寶級人物

    十六、出場這麼炫酷,你爹媽知道嗎

    十七、一個破碎的我怎麼拯救一個有病的你

    十八、沒有蘇愉悅作不了的死

    十九、一夢,二十年

    二十、破鏡難以重圓

    二十一、洒家蘇霸天又回來了

    番外 蘇愉悅的野望

  • 一、清白保衛戰

     

    七月炎熱的某一天,我已經在屋外跪了將近三個時辰,膝蓋都差點兒被烤熟了。

    李嬸在我身邊走來走去好幾遍,每回都是往書房中送點兒冰鎮的冰糖雪梨湯,看得我口水直流。於是,在李嬸第四次經過我身邊時,我拉著她的褲腿,可憐巴巴地眨了眨眼睛。

    李嬸低頭看我,很是為難:“小姐,別這樣。”

    我見李嬸肯應話,忙伸出一根手指頭,嘟著唇,嬌聲嬌氣道:“嬸嬸, 人家要喝冰糖雪梨湯嘛。”

    “這……”李嬸的眉頭不禁緊蹙三分。

    我不遺餘力,繼續用自己聽了都起雞皮疙瘩的聲音嚶嚶道:“嬸嬸,給人家來一份冰糖雪梨湯嘛,不然人家要情緒波動了,要心口疼了呀。”

    李嬸晃了晃,端著盤子回頭看了眼書房,又看看拉著她褲腿的我,無奈地點點頭,壓低聲音說:“你等我一會兒。”

    我高興地點頭。

    不料,這廂李嬸才剛往廚房邁出一步,書房裡就傳來一道極其不人道的怒吼聲:“不准給她吃的!”

    李嬸被這一句嚇得連退了三步,還沒等我揮著小手,喚出她潛藏於內心的大愛時,她已經落荒而逃了。

    我雙眼飽含淚水,看著李嬸遠去的身影,再恨恨地瞪著書房,撒潑地往地上一滾,哀號道:“啊啊啊!鎮國將軍蘇衍青虐待兒童啊!天理不容啊! 小叔,你一定是發現我不是你親侄女兒,所以才對我這麼殘忍啊!”

    話音未落,房中飛出一塊木頭,正中我腦袋,力道不輕不重,剛好砸得我眼冒金星。

    我捂了捂額頭,撇了撇嘴,止不住地抽氣。

    小叔氣吞山河的話音傳來,只道:“給我跪端正了,好好反思!”

    我有點兒怕我家小叔被氣得心肌梗死,會在房中暴斃,沒辦法,只好調整了一下跪姿,老老實實地頂著七月的日頭,在院中思考人生。

    沒一會兒,他又叫道:“找個工匠把這書案給換了!”

    很好,小叔方才又力拔山兮氣蓋世地掰下了書案的一角。

    我默默地望瞭望天,在心裡為他的敗家之舉點燃了一根明亮的小蠟燭。

    我從日中跪到日暮,再由日暮跪到半夜。其間小叔用了一次膳,沒有叫我, 然後又看了兩個時辰的書,也沒叫我跟著他學那些之乎者也。我等著他的赦免,等到他的房間熄滅了燈,變成漆黑一片,也沒有等來他的寬恕。

    我在夜風中打了個寒戰,舉目看四周只剩兩三盞燭火的走廊,肚子咕咕叫了好幾聲,才終於意識到,這次小叔是真生氣了。

    他上一回生氣不給我飯吃,是因為我誆了本朝的皇太子慕向南去看尼姑洗澡。小叔一個手癢,直截了當地把我打了個半殘,導致我如今雖是十六歲的芳齡,卻還是十歲蘿莉的模樣,再也沒長高過,特別心酸。

    而這一回,還是因為慕向南。

    慕向南這傢伙與我有婚約,時不時便會同王上一起來鎮國將軍府視察我的發育情況。今日他們來得不巧,彼時,我在街邊書坊買了一套小黃書,結果被小叔撞見,他喪心病狂地追了我一路想抽死我,直到我跑回府上,看見院子中站了兩個人。

    那兩個人對於我來說猶如救星降世。

    小叔在王上面前有所顧忌,並不敢肆意動手。所以,好一番寒暄後,他被王上霸氣側漏地帶去了書房商量正事兒,而我則是抓著慕向南回到自己閨房,興沖沖地威逼他和我一起研究男女情感類動作大戲。

    後來,就在我盡心盡力地教慕向南人生中至關重要的一課,高呼著“這個姿勢你一定要注意自己的腰身,否則很有可能扭到”的時候,“啪”的一聲, 房門被打開了,也不知道是誰,怒吼了一句:“你們在幹什麼?!”

    慕向南一緊張,揮手將我手中的書冊打了出去。

    就這樣,絕版的珍藏落在了進門的兩個人腳下。

    那一瞬,我只想說……

    老天!

    待我迎著陽光看清那兩個略顯高大的身影時,我的第一反應是,好想暈過去。

    王上和小叔一同看了看地上那本書上某一頁兩個小人“打架”的畫面, 然後同時抬頭盯著我。片刻後,王上就對我小叔說:“豎子叛逆至此,愛卿以為如何教育才可?”

    小叔悠悠地看我,言簡意賅:“打。”

    王上思慮了片刻,估摸著覺得光打是不行了,索性寒聲道:“孤的王叔現隱居風華谷內,向南幼時也曾交他調教,效果奇佳。孤有意讓愉悅去風華穀待上一待,愛卿可有意見?”

    小叔聞言,眉頭不經意地一皺。我望著小叔直搖腦袋,王上老頭兒的王叔, 那鐵定不是一盞省油的燈!

    可不管我如何搖頭,小叔最終還是應了聲:“全憑王上吩咐。”

    於是,我被送走的事情就此定了下來。

    再然後,當我偷偷摸過去想撿小叔腳邊的書冊時,他一腳踩在上面,表情猙獰地喊了句:“蘇愉悅!”

    我顫巍巍地抬頭。

    他一字一句道:“滾——去——跪——著!”聲音簡直震懾山河。

    我被嚇得屁滾尿流,當即就跑到了書房外面裝深沉。

     

    跪到亥時三刻,還沒人來讓我起身,我又餓又倦,想著不久後要被送去那什麼風華穀進行強制改造,心中頓覺酸澀無比。我小嘴一張,無比流暢地唱了起來 :“小白菜啊,沒人愛啊,長到十六啊,沒有親娘啊!親叔沒人性啊,不要小白菜啊,白菜哭啊,明天去要飯啊……”

    說時遲那時快,我第二段唱詞還沒出口,熄了燭火的將軍房裡突兀地飛出一個硯臺。我迅速往後一縮,於是硯臺把地面砸出了一個窟窿。

    我:“您真是我親叔。”

    我小叔:“回房去睡覺!”

    得了令,我也不計較我家小叔對我這樣可愛又機智的蘿莉進行家暴的惡行,歡天喜地地去廚房啃了五個大肉包子後,回屋去躺平了。

    我從床板底下翻出來一本最新的“妖精打架”的書,津津有味地看了一會兒,困意襲來,方才咂巴著嘴睡了過去。

    一覺到天明。

    小叔很早就來拎起睡得像死狗一樣的我,給我梳理頭髮。這是他每日必做之事。一個常年不苟言笑的鎮國大將軍,早年總把我的頭髮打理成亂雞窩, 現在梳頭發已經有板有眼了,至少別人能正常識別出,這是洒家帥到不能自理的腦袋。

    我哈欠連天,瞧著銅鏡裡的兩個人影,循著慣例把桌上的鬢花遞到小叔伸手可及的地方,道:“我要沖天髻外加兩朵花,並且不戴發釵的樣式!謝謝!”

    小叔幽幽地鄙視了我一遭,繼而手法犀利地循著慣例給我紮成了雙馬尾。我心酸得無言以對。

    過了片刻,我道:“小叔,老實說我知道你每天給我梳頭發是想增加叔侄感情,但是我是個正在邁向新階段的孩子,你能不能考慮一下我的生理和心理需求?”

    小叔面無表情地放了木梳:“你想說什麼?”

    我一本正經:“我想換個有表情,會講笑話、還會梳頭發的妝娘。”

    “妄想。”

    我委屈地晃了晃馬尾:“那我換一個要求?”

    小叔保持沉默。

    “如果……我不想去風華穀……”

    “此事已無轉圜餘地。”

    我如鯁在喉,嘟著嘴, 把眼睛瞪得溜圓,心想:那我還要求個錘子。

    小叔大概看穿了我的想法,手指作勢要彈上我的腦門。我不閃不躲,臨挨到了,那大掌又柔軟下來,輕輕撫上了我的發。

    良久,小叔頂著那張冰塊臉,特別沒有說服力地安慰我道:“三日後你便啟程去風華穀,最多半年時間,我就去接你。你乖乖待在那裡等我。”

    我埋頭抽著鼻子,半天不答話。

    他又說:“你要記得……”

    我哼哼唧唧著抬眼。

    小叔一瞬間氣勢逆天:“我鎮國將軍府蘇家之人,世上無人可欺,誰也動不得你分毫,明白嗎?”

    我一時被這種無條件護短的偉大光芒閃瞎了眼,全然忘了再爭取一次人身自由,等到我回過神,小叔早已不知去向。

    後面的幾天,他要麼去了王宮,要麼和副將蘇涵關在房裡商量什麼。我幾次去找他,都被李嬸攔了回來。

    一轉眼到了出發的日子。

    小叔沒來送行。

    只是我將要啟程時,夏風一拂,朱紅的大門後,黑色繡銀紋的衣衫一角被風撩起,那是我小叔最常穿的衣服。

    後來,李嬸告訴我,其實小叔也捨不得我離開。只是王命難違,加之邊關有動亂,他必須出征,無奈之下,才決意將我送去風華穀,而他不希望我知道這些,因為怕我擔心。

    我紅著眼,擤了擤鼻子,昂著腦袋答:“以我的機智程度,我早猜到了, 所以我把李嬸你保佑生兒子的那道平安符悄悄順來,塞進了我小叔的褻褲裡。”

    李嬸:“小姐,你要是老奴的孩子……”

    我作天真狀眨眼。

    “老奴早把你坐死了。”

    我無語。

     

    風華穀距離雍城有三百多裡,路途遙遠。我聽李嬸說,王上的這位王叔年紀肯定有些大了,讓我說話千萬別說大實話,只說該說的話。

    我接話道:“這個我懂。”

    李嬸用欣慰的眼神贊許了我。

    我附在她耳邊繼續道:“不該說的要小聲說!”

    李嬸氣得三個時辰沒和我講話。

    後來她看我無聊得又要拿出不健康的書籍來翻,才咬著牙奪了我的書, 和我說起重點來。她道,王上的這個王叔她其實也沒見過,那位爺十幾年前就去了風華穀隱居,幾乎從不出穀,據說是身子不好,常年纏綿病榻。

    我想,天家生活果然奢靡,這傢伙肯定十幾年前用腎過度,現在腎虧了才去休養的。這樣也好,病貓還不容易打發嗎?

    我賊笑。

    李嬸白了我一眼,戳我的腦袋:“你那些小心思還是趁早收起來。當年太子比你更加頑劣,王上送他去了一趟風華穀,他回來後就乖巧得不行。”

    我頓時覺得生無可戀。

    難怪慕向南當時聽說我要被發配去風華穀後便一副吃了蒼蠅的表情。

    李嬸接著道 :“王上十分敬重他這位王叔,將風華谷劃作王叔的封地, 不受皇權管控。所以小姐,你這次是腦袋別在褲腰帶上去修身養性,可千萬別惹怒這位九王爺。”

    我沉默了一會兒,鄭重點頭:“你說得對,我得送他一點兒見面禮。”

    李嬸又投來頗為欣慰的贊許眼神。

    我轉頭去翻書:“你說把那本《閨房十八秘式》送給他養腎好不好?”

    李嬸跟著轉頭去捶心窩子了。

     

    到了夜裡,我們一行人找了一處位於半山腰的小客棧,打算歇息一宿。

    因此地偏僻,客棧異常簡陋,分上下兩層,上層只有三間房,被人住了兩間,李嬸給我要了一間。其餘的人都在樓下打地鋪。客棧雖小,今日住的人卻是不少,有來往的商賈,還有一群看起來很是粗獷的大漢。

    我白天在馬車上睡得有些多了,無心再睡,便嚷著要去樓下聽那些人談天說地。李嬸拗不過我,只好給我加了一件披風,然後帶著我下樓,找了個角落坐定,將我抱在懷裡,聽那些人談話。

    扯了大半夜的東家長西家短,大夥兒聊至意興闌珊,睡得七七八八,周遭都靜默下來後,角落的幾個大漢卻開始交談了。

    “這一回,一定要把那個張家的公子搶回來!”

    我一聽這話,立馬來了精神。

    哎喲,搶人啊,我還是第一次遇到呢!

    我搓了搓小手,有些激動,豎起耳朵,爭取聽得更清楚一點兒。

    “沒錯。上次把他搶回來和我們大當家的快活沒幾日,這廝居然在我們眼皮子底下逃走了,真是活見鬼!”

    “還說這個幹什麼?大當家的沒把哥兒幾個砍了,都算手下留情了。”

    “我也沒想到,大當家真對那小子起了興趣,唉……”

    說話的人均是一臉痛惜。我把他們的言辭分析了一番,得出一個結果: 這夥人大概是群山賊土匪,他們的大當家的是個正當好年華的姑娘,她看上了這張家公子,想搶回去結一段良緣,然後……

    最後說話的“土肥圓”,一定暗戀他們大當家的!

    我為自己清晰的思路默默鼓了鼓掌,正抱著“破壞人家姻緣不好,他們愛搶就去搶吧”的想法,驀然聽見一句:“大當家的就如此有龍陽之好麼, 以後咱們寨子還能不能愉快地去打劫了?”

    我的膝蓋毫無預兆地中了一箭。

    哦,我還以為多大的事,原來……等等,他們的大當家的是個男人?想強搶民男?

    我身為鎮國將軍府的人,怎麼能讓這種慘無人道的事情發生!

    眼見那幾個大漢有些警惕地打量了一下周圍,我立刻擺出睡著的模樣, 打著呼嚕,耳朵卻豎起來,聽他們道:“再過半個時辰,張家公子就會經過此地,咱們行動吧。這次一定要把人搶到手!”

    幾個山賊都點了點頭,喝完最後的酒,輕手輕腳地摸出了客棧。

    待得他們走遠,我顫著爪子,撥開李嬸的手,跑到樓上,迅速操起慕向南當年送我的小木劍。為了體現我俠客的風采,我還特意把李嬸的一條褲衩給撕爛了蒙住臉,之後才跑下樓。

    客棧的老闆被我嚇了一跳。我一邊跑,一邊連珠炮似的對他道:“等會兒我嬸嬸醒了你告訴她如果天亮之前看不到我人就八百里加急送信給我小叔說蘇愉悅被歹人徒手撕了讓他快來救我!”

    客棧老闆一臉沒聽懂的智障樣兒。我來不及和他細說,已然奔出了大門。

    月夜瀉流華,山林之地的勁風一拂,刮得人四肢百骸都發涼。

    我眯著眼,沉著地望瞭望四周,手摸著腰間的木劍柄,裝模作樣地伸手按了按地上沙塵,指著某個方向道:“一定是這邊!”

    隨後,我一路狂奔。

    事實上,我雖出身將門,小叔卻一直不說緣由地反對我習武,是以我只在他練武時偷看過一兩回,算得上有三腳貓的功夫。但算命先生曾說過:這位小姐天生神力,空手接個白刃應該不成問題。

    這是我自信至今的根源!

    到了一條山間小路旁,我屏息凝神,等待著即將經過的張家公子。

    沒過一會兒,小道上果然有了動靜。我從草叢裡伸出半個頭,覷著路上。只見一頂寶藍色的轎子在月夜下緩緩行來,四名轎夫竟是身著黑色紗衣、蒙著面龐的姑娘。

    我被這張家公子的品位狠狠折服了一把。

    我正欲行動,突見遠處無數夜鳥驚飛,估計是那幾個山賊也來搶人了。本著拯救蒼生的精神,我飛一般地沖出草叢,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沖進轎子裡,將轎中人往肩上一扛,疾步奔出轎外。

    由於動作太大,我還不小心咬到了舌頭。

    走得遠了,我回頭對那幾個抬轎姑娘喊:“我四來保護你家髒公子的, 你們憋怕!待會兒我就把他送肥來。”

    幾個姑娘愣了片刻,其中一個結巴著道:“髒……髒公子?渾蛋,你快放下我們樓主!”

    這姑娘真不文雅。

    但我喜歡。

    不過,樓主是個什麼鬼?


首頁公司簡介異業合作人才招募圖書館採購/編目門市公告&三民禮券兌換處好站連結三民‧東大‧弘雅圖書目錄古籍‧古典圖書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