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為確保您的帳戶安全,如接獲三民書局來電詢問滿意度或訂單出錯,要求重新設定。請立即掛掉電話,並致電三民確認或撥165諮詢,永遠不要操作ATM。
 
品牌專區-『天使文化』
品牌專區-『悅讀紀』
品牌專區-『巨石文華〈夢想季〉』
品牌專區-『蝴蝶季』
品牌專區-『魅力‧花火』
 
  • 工具圖書

  • 文學

  • 中國文學總論

  • 國學經典

  • 世界各國文學

  • 領袖傳記文學

  • 文學研究評論

  • 民族、宗教文學

  • 詩歌、韻文、散文

  • 小說

  • 兒童文學

  • 軍事

  • 歷史傳記

  • 地理旅遊

  • 語言學習

  • 法律

  • 社會科學

  • 政治外交

  • 美術藝術

  • 哲學宗教

  • 教育

  • 體育休閒

  • 電腦〈計算機〉

  • 醫療保健

  • 考題類

  • 數理科學和化學

  • 天文學、地球科學

  • 生物科學

  • 工業技術

  • 農業科學

  • 交通運輸/航空航太

  • 環境科學、安全科學

只因從來都深愛(全三冊)(簡體書)
只因從來都深愛(全三冊)(簡體書)
  • 人民幣定價:75元
  • 定  價:NT$450元
  • 優惠價:87392
  • 可得紅利積點: 11 點
  • 參考庫存: 目前有庫存
分享:
   簡體分類: 文學 > 中國文學 > 小說 > 新體長篇、中篇小說
   簡體書文學 > 小說

商品介紹
  • 商品簡介
  • 作者簡介
  • 目次
  • 書摘/試閱
  • ●雲起書院大神級作家公子衍最具口碑力作,寵中帶虐,超高點擊,人氣爆棚。

    ●實體書首次獨家贈送五千字甜蜜番外

     

    “喜歡是你追我,愛是你一直追我,莊奈奈,你是喜歡我,還是愛我?”

    “……喜歡?不對,愛……等等,為什麼是我追你?”

     

    是否有這麼一個人,曾讓你用盡了所有的力氣去愛他?

    是否有這麼一個人,在你看盡千帆後,依然對他念念不忘?

     

    我愛你,愛了整整一個青春

    最不能忘記的愛情,最不能忘記的你

    騰訊雲起書院超人氣作家公子衍最具口碑力作

    這世界上,是否有這麼一個人,
    讓你用盡所有的力氣愛了他整整一個青春?

    她是莊奈奈,他是司正霆,
    他們遇見,他們相愛,他們誤會,他們分開……
    下一個五年,他們終狹路相逢,
    他們倔強,他們想念,他們牽手,他們深愛……

    從校服到婚紗,從黑髮到白頭,
    也許,最好的你和最好的愛情從來未曾離開。

  • 公子衍
    閱文雲起書院最具人氣作家,對美好的愛情抱有最深切的期待,擅寫寵中帶虐的現代言情小說,寫作風格詼諧幽默中不乏清新甜美,且塑造的人物有極其鮮明的個性,對讀者有一種獨特的吸引力。

  • 上冊
    第一章五年後,他們狹路相逢
    第二章你身上有我留下的烙印
    第三章 我也曾喜怒不定,為了你
    第四章你不在的時光,我在想你
    第五章幸福總是離我一步之遙
    第六章 那些隱藏的秘密
    第七章 真相令人痛徹心扉
    第八章 這個世界上沒有如果

    中冊
    第九章 無悲無喜,不是我想要的生活
    第十章只有回憶才幸福和甜蜜
    第十一章你有沒有一點點愛過我
    第十二章哪怕全世界都不相信你
    第十三章感情上差之毫釐,謬以千里
    第十四章一道門隔絕了兩個人的世界
    第十五章宴會的主角永遠是你
    第十六章 你始終沒有回來

    下冊
    第十七章 你的愛從來不說出來,非要讓我猜
    第十八章 因為我愛你,才想方設法留下你
    第十九章 逃離不掉的情深
    第二十章 你的人生只有我能參與
    第二十一章 信任你才是幸福的起源
    第二十二章 我此生最幸運的是有了你
    第二十三章 我不喜歡她,我只喜歡你
    第二十四章 幸福像花兒一樣
    番外

  • 司正霆打完電話,從書房來到客廳,卻發現施錦言和司靜鈺坐在沙發上看電視,餐廳裏,保姆將菜端了上來,已經可以用餐了。
    可是莊奈奈呢?他疑惑地看了看樓上,想到她剛才扭了腳,抿抿唇,將手機放進口袋裏,逕自往樓上走去。
    推開房門,他發現房間裏一片暗淡,轉個身想要開燈,突然聽到一道低低的抽泣聲。手略微頓了頓,司正霆不可思議地回頭,準確地捕捉到了莊奈奈的身影。他疑惑地走過去,打開床頭櫃上的燈。昏黃燈光下,莊奈奈不停擦拭著眼淚,可越擦眼淚越多。
    或許是太寂寞太憋悶了,莊奈奈再也無法偽裝,抬頭看著司正霆,有種要將所有事情說個清楚的衝動。
    面前的人眼睛紅腫到不行,眼巴巴地看著自己,就像一隻被遺棄的小狗,眼眶裏全是氤氳的淚水,將她原本清澈乾淨的眼眸洗得一塵不染。這樣脆弱的莊奈奈,瞬間擊垮了司正霆內心所有的防禦。
    五年前的心結,還有昨天說到孩子問題時她激烈的反應,好似都不復存在。他的心軟得一塌糊塗,喉結動了動,二話不說,坐在莊奈奈身邊,伸出雙臂將她摟進懷中。可身為帝豪集團繼承人的他,什麼時候哄過別人?抱住她是衝動,接下來要怎麼辦?
    司正霆糾結了一下,笨拙又緩慢地拍著莊奈奈的背,似乎這樣就可以驅趕她所有的不快。他低頭詢問道:“怎麼了?”聲音裏是他自己都察覺不到的柔情蜜意。
    莊奈奈委屈地咬了咬唇,突然側頭看向司正霆,嘴巴撇了又撇,忍不住道:“……腳太疼了。”
    司正霆心中一悶,拍打莊奈奈後背的動作一頓。莊奈奈從來不是個矯情的人,所以這肯定不是她哭成這樣的理由。
    莊奈奈很想將所有的事情都告訴他,可是不能。她答應過丁夢亞,過去的事情都過去了,與其說出來讓兩個人痛苦,不如將那件事深深壓在心底,以後再也不提。但腳太疼這個理由實在太牽強,然而早已哭得頭腦發昏的人,此刻真的想不出別的理由。她咬著唇,瞪著濕漉漉的大眼睛看了看司正霆,他依舊面無表情,看不出是否真的生氣了。
    突然,他推開她,噌地站了起來。莊奈奈心口一跳,就這麼看著他起身往外走去。砰!房門被關上,莊奈奈眸光暗淡下來。他……又生氣了吧?她自嘲地一笑,抱住了膝蓋。
    她現在真的很疲憊,無論精神還是身體,不想再追他遷就他。莊奈奈鼻子發酸,心被狠狠揪著。這個壞男人!自己明明這麼傷心了,他還在耍脾氣,她再也不要愛他了。這麼一想,眼淚又委屈地滾落下來,空蕩蕩的房間裏,她的抽泣聲清晰地在空中飄蕩。
    莊奈奈放任自己傷心了兩分鐘才抬起頭,現在不是難過的時候,樓下司靜鈺和施錦言在等著她吃晚飯,還有那個傲嬌的男人等著她去哄。
    莊奈奈抽出一張紙巾,擦了擦眼淚和鼻涕,踢掉高跟鞋,一瘸一拐地走到衛生間,準備用冷水沖一把臉,再把眼睛好好敷一敷。
    就在這時,房門哢嗒一聲響,接著是越來越近的腳步聲。莊奈奈一愣,從鏡子裏看到司正霆冷著臉,一步一步來到她身後。
    莊奈奈頂著通紅的眼睛看著他,正在思考怎麼將剛才的事情圓過去,就見他突然彎腰,接著一陣天旋地轉,反應過來時,人已經被司正霆緊緊抱住。莊奈奈驚呆了,司正霆要幹什麼?
    司正霆穩穩地走回床邊,輕輕將她放在床上,隨後她就感覺腳踝被一雙大手握住。宛如變戲法一樣,他拿出一個小瓶子,打開瓶蓋,一股濃郁刺鼻的精油味道傳了出來,司正霆將精油滴在她的腳踝上,接著大手就揉了上去。
    莊奈奈瞪大了眼睛,感覺雲裏霧裏的。一股溫熱漸漸填滿她的內心,往四肢百骸蔓延,那種好似全世界只剩下她一個人的孤獨感漸漸消失了。
    她眨巴了一下眼睛,想將湧到眼眶的淚水逼回去,就在她張口準備說些什麼的時候,那雙握著她腳踝的大手猛地用力。
    “嘶!好疼啊!!”
    剛剛醞釀好的溫馨氣氛消失殆盡。莊奈奈紅著眼睛、撇著嘴巴、一臉怨念地看著司正霆,似乎在控訴他的蹂躪。
    司正霆抽了抽嘴角,她的樣子真是讓人想要欺負一下:“忍一下,一會兒就不疼了。”
    果然,接下來疼痛越來越弱,到了最後,只有一股熱流從腳踝處往上湧。
    “真的不疼了啊!司正霆,你怎麼這麼厲害!”莊奈奈雙眼發亮,踩在地毯上,小心翼翼地走著。
    司正霆看著她,唇角忍不住勾了勾。她眼睛還紅腫著,那高興的神色卻不是作假。他想不明白,世界上為什麼會有這麼簡單的人?只因為不疼了,就開心成這樣?她的心思簡直跟五年前一模一樣。
    原本他還覺得自己太遷就她了,此刻內心深處卻湧出淡淡的喜悅,似乎只要看到她笑就足夠了。
    莊奈奈在地毯上蹦躂了兩下,腳踝處還有點酸,不過真的一點也不疼了。她看向掛在牆上的時鐘,已經晚上八點。想到樓下的司靜鈺和施錦言,莊奈奈急忙道:“姐姐和姐夫——”
    “我讓他們先吃了。”司正霆冷淡地回了一句,將按摩精油放好,走去衛生間洗手。
    莊奈奈心下過意不去,跟在他屁股後面跑去衛生間:“我們不陪他們吃,真的好嗎?”
    看來,剛才司正霆突然離開,不是因為自己沒告訴他實話而生氣,而是下樓告訴他們先吃?他這是不想看她為難吧?
    司正霆洗得很認真,眸光看似定格在手上,卻是透過鏡子看著門口站都站不穩的某人,眉心幾不可察地蹙了蹙,淡淡道:“你這樣子怎麼陪?”
    嘴硬心軟!莊奈奈撇了撇嘴,抿唇看著他,笑得很花癡。司正霆簡直受不了她的目光,擦了擦手才走出來:“一會兒哭一會兒笑,你以為你是三歲小孩?”
    明明是訓斥的語氣,卻不自覺透著親昵。莊奈奈順勢挽住他的胳膊,討好地道:“我下次不會這樣了。”
    司正霆依舊緊繃著臉,腳步卻因顧念到某人而放慢。走到床前,他拿起座機給樓下打電話,簡單地說:“送上來。”
    莊奈奈正在疑惑他要人送什麼上來,就見司正霆對她指了指床。莊奈奈眨了眨眼睛,乖乖走過去,躺在床上蓋好被子,雙手卻捂住了肚子。
    中午,她因為一直擔心TZ是情敵,根本沒吃下去多少,這會兒已經餓得前胸貼後背了。正在心裏抱怨這男人太霸道太專制,門口響起了敲門聲。
    司正霆站起來走過去,門口打開後,一股香氣迅速撲來。莊奈奈眼睛一亮,伸長了脖子看向門口,嗯,聞著像是雞湯面?
    司正霆端著一碗熱氣騰騰的麵條走過來,把面放到茶几上,拿了小板桌撐開放在床上,這才將麵條端過來。這樣貼心的舉動,這麼細緻的溫柔,讓她忽然有點不適應。她低頭握了握他遞來的筷子,硬硬的感覺讓她確定自己不是在做夢。
    莊奈奈鼻尖發酸,又有流淚的衝動,趕緊低下頭,掩飾好情緒,夾起麵條吃了起來。就在這時,咕咕——突然一道奇怪的聲音傳了過來。莊奈奈噌地抬起頭來,很快意識到,這聲音是從司正霆的肚子發出來的。
    他中午吃得不算少,可現在都八點多了,剛剛姐姐和姐夫在樓下吃飯,他一口也沒吃。莊奈奈這才意識到自己忽視了司正霆,再想想他對自己的好,便主動夾了一筷子麵條送到司正霆嘴邊,討好又內疚地道:“你也吃一口。”
    見男人只是看著麵條發呆,莊奈奈突然意識到,司正霆貌似是有點小潔癖的。
    “我們兩個吻都接了,不知道吃了對方多少口水,你怕什麼啊?”不自覺地,莊奈奈就將心裏話給講了出來。話音剛落,就見司正霆臉色一沉。
    莊奈奈頓時恨不得找根針,將自己的嘴巴縫起來。司正霆看著她,太陽穴突突直跳。莊奈奈又等了一會兒,對方還是沒動,不禁撇了撇嘴,心想:這男人真是死要面子活受罪!正要收回筷子,手腕突然被他握住,接著面前一暗,他低下頭將麵條吃了。
    莊奈奈愣了一下,無聲地笑了。兩個人同吃一碗面,結果就是誰都沒吃飽,又讓保姆給送了一碗上來。吃飽喝足後,莊奈奈感覺有點累,於是打算下樓同司靜鈺和施錦言打個招呼再休息。
    兩人剛下樓,就見施錦言站了起來。莊奈奈悄悄打量著兩人,從他們臉上根本看不出什麼來。施錦言站起來看了看時間,剛要說什麼,司靜鈺就道:“正好你們下來了,你姐夫明天還有個重要會議,要先走了。”
    司正霆眉頭略微一蹙:“這麼忙?”他有些不高興,結婚以後,只要他想,就總能抽出時間回家。今天司靜鈺才剛從國外回來,夫妻倆也好久沒見面了,他就這樣?
    莊奈奈下意識看向施錦言,就見他面色一黑,視線沉沉。司靜鈺躲避著施錦言的目光,看著司正霆笑道:“我們家裏被水泡了,這麼長時間了都沒裝修好,這兩天我就先住在這裏了,可別嫌你姐煩啊!”
    司正霆擰眉:“那姐夫……”
    “他住公司。”司靜鈺擺了擺手,“天天忙得跟什麼似的,也沒時間回家,不然也不會都半年了還沒將家里弄好。”
    說到這裏,司靜鈺看向施錦言:“好了,馬上就要九點了,你再不走可就走不了了。”
    施錦言眯起眼睛:“走不了也可以不走。”
    “別!我可是立志要做賢妻良……婦的。你不走,明天你們公司的人可就怪到我頭上了!”司靜鈺笑眯眯地道。
    施錦言聽到這裏,唇角一勾:“嗯,你這次回來,不妨在北京多待一段時間,等我忙完手頭上的事,下次陪你出去。”
    司靜鈺剛想說什麼,施錦言就再次道:“帝豪集團的服裝設計部離不開你,而且百年大慶馬上就要到了,你忍心將這些事都丟給正霆?別忘了,他們還是新婚狀態。”
    司靜鈺聽到這裏蹙起了眉頭,瞪大眼睛看向施錦言。施錦言施施然看著她,眼神堅定,似乎在說,如果你不答應,我今天就不走了。
    司靜鈺看了一眼司正霆,幾個月不見,他原本清瘦的身體更瘦了。這半年來,她任性地在外面放縱自己,將碩大的集團交給弟弟,想想司正霆今年也才二十四歲,她的確是太自私了。
    司靜鈺點點頭道:“行,那我將行程取消,就在北京多待一個月。”
    雙方各退一步,施錦言也不會逼她太甚。
    等施錦言開車駛離了別墅,三個人轉身要回房,司正霆意味深長地看了司靜鈺一眼,淡淡道:“姐,姐夫是個不可多得的人。”
    司靜鈺腳步頓了頓,笑著抬頭:“那肯定啊,也不看看是誰選的。不過,弟妹人也很不錯!”說到這裏,又對莊奈奈笑了笑,旋即轉移話題:“我留下來了,明天去上班?”
    “隨你。”
    司靜鈺笑嘻嘻道:“那就這樣定了,服裝設計這一塊交給我,別的可不要來找我,你知道我這個人最怕麻煩。”
    司正霆點了點頭,三人各自回房。
    莊奈奈躺在床上,想著司靜鈺和施錦言之間的危機,心中感歎,也不知道司家人是中了什麼魔咒,怎麼三個人的婚姻都如此不幸呢?
    不,不應該這麼說。莊奈奈看了看躺在身旁的男人,想到今天的事,忍不住問:“司正霆,你今天……為什麼不問了?”明知她在說謊,卻不僅沒有追問,還非常體貼地照顧她。這一切都讓莊奈奈感覺不真實,幸福來得太快,她有些恍惚。
    司正霆沒有回答,臥室裏沒有一絲聲音,只有兩人綿長的呼吸聲。莊奈奈瞪大眼睛等著他的回答,可等了半天也沒人說話,她扭頭就看到司正霆閉著眼睛,似乎睡得很熟。
    睡著了?莊奈奈恍然,旋即撇了撇嘴,歎了口氣,翻了個身側對著他。黑暗中,突然響起他的聲音:“等你想告訴我的時候,再說。”莊奈奈愣住了,沒想到司正霆會說出這樣的話。
    五年後的相遇,他對她冷嘲熱諷,恨之入骨,可她從來沒想到,司正霆也會有這麼體貼溫柔的時候。
    許是今天哭夠了,莊奈奈覺得眼眶有點澀澀的。司正霆是在遷就自己嗎?這小小的發現讓她覺得很暖心。


首頁公司簡介異業合作人才招募圖書館採購/編目門市公告&三民禮券兌換處好站連結三民‧東大‧弘雅圖書目錄古籍‧古典圖書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