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為確保您的帳戶安全,如接獲三民書局來電詢問滿意度或訂單出錯,要求重新設定。請立即掛掉電話,並致電三民確認或撥165諮詢,永遠不要操作ATM。
 
品牌專區-『天使文化』
品牌專區-『悅讀紀』
品牌專區-『巨石文華〈夢想季〉』
品牌專區-『蝴蝶季』
品牌專區-『魅力‧花火』
 
  • 工具圖書

  • 文學

  • 中國文學總論

  • 國學經典

  • 世界各國文學

  • 領袖傳記文學

  • 文學研究評論

  • 民族、宗教文學

  • 詩歌、韻文、散文

  • 小說

  • 兒童文學

  • 軍事

  • 歷史傳記

  • 地理旅遊

  • 語言學習

  • 法律

  • 社會科學

  • 政治外交

  • 美術藝術

  • 哲學宗教

  • 教育

  • 體育休閒

  • 電腦〈計算機〉

  • 醫療保健

  • 考題類

  • 數理科學和化學

  • 天文學、地球科學

  • 生物科學

  • 工業技術

  • 農業科學

  • 交通運輸/航空航太

  • 環境科學、安全科學

帝醫風華2:神女塔案藏諜影(全二冊)(簡體書)
帝醫風華2:神女塔案藏諜影(全二冊)(簡體書)
  • 人民幣定價:59.8元
  • 定  價:NT$359元
  • 優惠價:87312
  • 可得紅利積點: 9 點
  • 參考庫存: 目前有庫存
分享:
   簡體分類: 文學 > 中國文學 > 小說 > 新體長篇、中篇小說
   簡體書文學 > 小說

商品介紹
  • 商品簡介
  • 作者簡介
  • 編輯推薦
  • 目次
  • 書摘/試閱
  • 她是被家族遺棄的孤女,又是屢破奇案的醫學奇才

    他是六扇門的當家人,又是背負血海深仇的皇長孫

    他為她鋪設大道,成就她驚才絕豔之名

    她為他謀算天下,助他走上帝王之路

    她許諾,此生非君不嫁;他發誓,此生絕不負卿!

     

    當紅原創文學頂級大神作家

    中國移動“咪咕閱讀”徵文大賽導師阿彩代表作品

     

    顧千城察覺到秦寂言對自己的心意,但深知兩人身份差距巨大。
    她為避免自己深陷其中,心生退意。
    可是,顧家一件件的糟心事,卻把兩人越推越近……
    神女塔的案子牽連甚廣,北齊與大秦關係越來越僵。
    秦寂言帶著顧千城前往北齊,試圖和平解決北齊一事。
    路上兩人不斷遭遇暗殺,秦寂言一路生死相護,讓顧千城終於放下心中的擔憂,為他心動……
    為了探查十五年前太子之死的真相,秦寂言與顧千城悄悄潛入西胡,意外發現十五年前太子之死竟與老皇帝有關。
    重回京城後,秦寂言不再沉默,他一改往日的低調,不斷展露崢嶸,如同隱形儲君,大權在握,鋒芒無人可擋……
  • 阿彩
    中國作協網路文學委員會委員,江西省作協會員,新銳文學頂級大神作家,中國移動“咪咕閱讀”明星名家,2015年中國移動“咪咕閱讀”徵文大賽導師之一。
    擅長愛情小說寫作,迄今已創作完成十餘部作品。她筆下的愛情千回百轉,盪氣迴腸,深受讀者喜愛。每部作品發佈都會引起讀者熱議,微信粉絲關注超十四萬。
  •  

  • 目錄

    上冊
    第一章  張揚肆意少年郎
    第二章  打人專打臉
    第三章  只有秦寂言
    第四章  謎一樣的女人
    第五章  秦王殿下的暖
    第六章  那年表哥表妹們
    第七章  城門口小產
    第八章  殺人兇手是她
    第九章  要顧千城三跪九叩才肯回來
    第十章  善弈者善謀
    第十一章  最是那一低頭的溫柔
    第十二章  父女情分盡
    第十三章  一路深情相伴
    第十四章  我為你而來
    第十五章  為情癡狂的三公主
    第十六章  越獄
    第十七章  硝煙四起,情深不壽
    第十八章  逃亡
    第十九章  十五年前的事
    第二十章  前路不知


    下冊
    第二十一章  萬丈深淵下的奇跡
    第二十二章  活人遠比死人重要
    第二十三章  夜色太好你太美
    第二十四章  一路血雨腥風
    第二十五章  任性的女人都是男人寵的
    第二十六章  狠毒的女人都是男人逼的
    第二十七章  臨走前的一擊
    第二十八章  送你一統江山
    第二十九章  骨肉血親都是拿來犧牲的
    第三十章  愚不可及的顧家人
    第三十一章  這叫政治妥協
    第三十二章  情敵這種小事
    第三十三章  科考舞弊事件
    第三十四章  還天下一個清明
    第三十五章  只要這個第一
    第三十六章  “一拳萬斤”的唐萬斤
    第三十七章  能用銀子解決的事都不是事
    第三十八章  請你前程無憂
    第三十九章  長生方初現
    第四十章  此生唯有你一人
    番外  封似錦:我們的五年之約
    番外  言傾:傾一世真心
    "

  • 第一章  張揚肆意少年郎

    夕陽西下,落日的余暉灑向大地,天空一半橙色,一半天藍,美得讓人移不開視線。
    顧千城最終沒能拒絕秦寂言,由著秦寂言把她送回顧家。
    馬車停在顧家門口,秦寂言卻沒有下車,而是坐在那裏看著顧千城,眼神直白而犀利,讓顧千城不敢直視。
    “殿下,我到了。”顧千城欲起身下車,卻被秦寂言伸手攔住:“顧千城,你今天很不對勁兒,你到底怎麼了?”
    “我……”顧千城張口,正思索著要怎麼回答,就聽到馬車外響起急切的聲音:“大小姐,不好了,大少爺出事了!”
    顧千城臉色一變,顧不得回答秦寂言的話,一臉嚴肅地說:“殿下,我要下車,有什麼事下次再說。”
    “本王陪你一起去。”秦寂言不再追問,先一步下了車,然後扶著顧千城下來。
    顧家的下人根本沒看到秦寂言,一見顧千城下來就立刻稟道:“大小姐,大少爺被人打折雙腿抬回來了。老太爺讓小的在這裏等你,讓你一回來就去老太爺的院子,大少爺也在那裏。”
    “什麼?你說什麼?”顧千城不敢置信地問,“承歡的腿被人打斷了?怎麼回事?”
    不等下人回答,顧千城甩開秦寂言的手就往顧家大門跑去。
    “顧千城,你冷靜一點兒。”秦寂言抬腿,猶豫了一下,還是收了回來。
    現在顧家亂成一團,他還是別去添亂的好。
    “秦王殿下先回去吧,顧家現在沒人招呼你。”顧千城頭也不回地說。
    一眨眼的工夫,顧千城已不見人影,秦寂言眉頭微皺,看了一眼還站在原地發呆的顧家下人,說道:“告訴你們家大小姐,有什麼事就去秦王府找本王。”
    “秦,秦……”顧家下人這才發現秦寂言的存在,撲通一聲跪下,還未將請安的話說完,就見秦寂言轉身上了馬車。
    顧千城一路狂奔,以最短的時間跑到老太爺的院子。剛到院門口,大管家就上前,哽咽道:“大小姐,你可回來了,老太爺和大少爺都在裏面等著你呢。”
    “大少爺怎麼樣了?”顧千城腳步不停,按大管家所指的方向,朝安頓顧承歡的房間走去。
    “還不知道,大少爺剛剛才被送回來,大夫還沒到。”大管家想到顧承歡奄奄一息的模樣,就忍不住心疼:“承歡少爺一身是血,送來的時候整個人意識不清,只喊著大小姐的名字。”
    為此,顧二爺和二夫人氣得差點吐血,這話大管家可不敢說。
    “我知道了。”顧千城吸了口氣,眼中的淚落了下來。
    還未走近,顧千城就聽到二夫人的聲音:“我可憐的兒子呀!老太爺,你可要為承歡做主呀,好好的一個孩子,被人打成殘廢,你讓我怎麼活呀。”
    “老太爺,我就承歡這麼一個兒子,他可是我的命根子。你這次可不能再縱容千城了,你看看她把承歡給害成什麼樣了?要不是她,我家承歡會去參軍嗎?會變成這個樣子嗎?”
    “我的兒呀,我的兒呀……”
    二夫人又哭又叫,老太爺不願意搭理她,二老爺則默不吭聲,無聲地縱容。二夫人越哭聲音越大,像哭喪一般。
    顧千城推門而入,朝二夫人吼道:“閉嘴!”
    “啊……”二夫人嚇了一跳,猛地頓住,待她看清來人是顧千城後,臉色驟變:“顧千城,都是你這個小賤人不好,害了我們家承歡,我跟你拼了!”
    二夫人立刻朝顧千城撲去,似要將她撕碎。
    “千城!”老太爺猛地起身,可還是晚了,二夫人已經撲到顧千城面前,顧千夢就是拉也拉不住。
    眾人都以為顧千城會吃虧,不料在二夫人撲上來時,顧千城二話不說,抬腿直接把二夫人踢了出去。
    “我叫你閉嘴,聽到沒有!”顧千城火大地吼道。
    二夫人這一跤摔得極重,狼狽地跌在地上,痛得無法動彈,氣得大哭大喊:“真是沒天理了,害了我兒還要殺我。我的兒呀,你快醒醒,看看這一家人,看到你殘了,便不把你娘當人看……”二夫人哭得無比淒慘。
    “娘……”顧千夢恨恨地瞪了顧千城一眼,連忙去扶二夫人。二老爺亦是責怪地看向顧千城:“千城,你怎麼能對你二嬸出手?”
    顧千城連個眼神都沒給他,直接對門外的大管家說道:“二夫人受驚了,扶她下去,給她請個大夫。”
    “千……”二老爺臉色一變,二夫人再次放聲大叫,可她剛開口就被下人堵住了嘴巴。
    “祖父,承歡怎麼樣了?”顧千城朝老太爺走去,卻被氣急敗壞的二老爺擋住去路:“千城,她是你二——”
    “二叔,別逼我出手,我一向不懂‘孝順’二字怎麼寫。”顧千城直接威脅道。
    不等顧二爺反應過來,顧千城就繞過他,走到老太爺面前。
    老太爺顫抖地握住顧千城的手:“千城,快,跟我進去看看承歡,這孩子在軍中遭了罪,也不知以後會不會落下病根。”
    “祖父不要擔心,承歡不會有事的。”顧千城扶著老太爺走進內室,就看到一身是血的顧承歡一動不動地躺在床上,丫鬟在一旁候著,卻不敢上前碰他。
    顧千城哽咽了一聲,差點哭了出來,顧二爺亦是眼眶泛紅,眼睛就沒有離開過床上的顧承歡。
    “千城,承歡傷在腿上,也不知有多嚴重,大夫沒來,我讓下人不要碰他。”老太爺在軍中待過,這點常識還是有的。
    顧千城輕輕點頭,鬆開老太爺,上前,半跪在床邊,握著顧承歡的手:“承歡,姐姐來了。”
    顧承歡眉頭緊鎖,似乎很不舒服,嘴唇幹得脫皮,喃喃自語,卻聽不清他在說什麼。
    “快,倒一杯水過來。”顧千城將承歡臉上的碎發拂開,露出曬得黝黑的臉。
    “大小姐,水來了。”丫鬟將水遞到顧千城手邊,顧千城用手托著承歡的下巴,用水沾了沾他的唇。
    顧承歡似乎渴極了,嘴巴張了張,喝了小半杯水,之後就再也喝不下去。
    顧千城將杯子遞給丫鬟,給顧承歡把起脈來。承歡的脈搏雖虛弱卻沒有性命之憂,這是不幸中的萬幸。
    “去,把我放在床頭的箱子拿來。”那是顧千城前段時間積攢的藥。
    丫鬟看了老太爺一眼,得到老太爺的允許才跑了出去。
    顧千城繼續給顧承歡檢查。承歡腦袋上沒有傷,胸前有一塊瘀青,應該是被人踢傷的,出手的人下了死力,胸前有一根肋骨斷裂,胳膊擦傷,沒有骨折,背上沒有傷,最嚴重的就是雙腿。
    承歡的小腿骨直接被人打斷了。
    顧千城接骨也許不行,可看傷口卻是一流的准。只一眼,顧千城就能肯定,承歡是被人生生打斷了雙腿。
    顧千城死死地盯著承歡的傷腿,眼中染上一抹狠厲的殺意。
    “拿把剪刀過來。”顧千城抹了一把淚,將心中的憤怒壓下。
    “千城,承歡怎麼樣了?”老太爺顫抖地開口,同時擋住欲上前的顧二爺。
    “祖父,”顧千城吸了吸鼻子,“承歡傷得很重,但沒有生命危險。”
    “承歡的腿能保住嗎?”顧二爺急切地開口。
    “我現在還不能確定。”顧千城接過丫鬟遞來的剪刀,“祖父,我要剪開承歡的褲子,查看他的傷口。”
    老太爺還沒有開口,二老爺就急忙阻止道:“千城你別亂來,你已經害了承歡一次,可不能再害承歡第二次。”
    “閉嘴!”老太爺狠狠瞪了顧二爺一眼,“沒用的東西,你媳婦說什麼就是什麼,你不會自己用腦子想嗎?什麼叫千城害了承歡一次?千城怎麼害承歡了?承歡參軍難道不是你這個當父親的同意的?”
    “那不是千城建議的嗎?”顧二爺在二夫人洗腦式的念叨下,早就在心裏把過錯記到了顧千城頭上。
    “千城她只是建議,最後做決定的是你老子我,這麼說來,你們夫妻是不是認為是我害了承歡?”老太爺氣得眼珠子都快凸出來了。
    二老爺嚇得直瑟縮:“父親,兒子沒有這個意思。”
    “你最好沒有。老二,我今天就把話撂在這裏,你給我聽著,承歡的事與千城無關,你要怪就怪我這個當爺爺的,是我害了承歡。”老太爺一力承擔所有的後果,把顧千城拉出旋渦。
    “祖父,別再說了。”顧千城悶悶地說,“現在最要緊的是承歡的傷。”
    “千城說得對,你快看看承歡的傷。”老太爺轉過身去,不再理會顧二爺。
    顧二爺訕訕地站在老太爺身後,伸長脖子往前看。他是承歡的父親,怎麼可能不關心自己的兒子。
    顧千城小心翼翼地將承歡的褲腳剪開,露出血淋淋的雙腿,這個時候,去拿藥箱的丫鬟也進來了:“大小姐,你的藥箱。”
    “放在桌上。”顧千城將髒汙的布料丟在床邊,又把承歡腳上的軍靴脫下來。
    “疼!千城姐姐,我疼……”顧承歡突然叫疼,顧千城連忙丟下靴子,上前握住顧承歡的手:“承歡,你哪里疼?”
    老太爺和顧二爺也連忙上前,緊張地問道:“承歡,你怎麼樣?哪里疼?快,告訴祖父(爹)。”
    顧承歡眼皮微動,緩緩睜開眼睛眨了兩下,茫然地看著四周,一時間不明白自己身在何處。
    “承歡?”顧千城緊緊握住承歡的手,低聲喚道。
    顧承歡眼珠子動了動,最後定格在顧千城的身上,眼睛一眨,眼淚就掉了出來:“千城姐姐,我的腿好疼,我好怕,我好怕……”好怕自己的腿斷了,好怕自己再也站不起來了。
    “承歡,姐姐在,不要怕。”顧千城知道承歡在害怕什麼,不等他問,便堅定地說:“承歡,相信姐姐,你的腿不會有事的,姐姐保證。”
    “真的沒事嗎?”顧承歡不放心地追問。
    顧千城拼命點頭:“相信姐姐,一定會沒事的,等你的傷好了,照樣可以騎馬射箭,一點兒影響也不會有。”
    顧千城說得很堅定,每一個字都不容懷疑。顧承歡點了點頭,露出一抹虛弱的笑容:“那我就不怕了。”
    轉頭看向老太爺與顧二爺,顧承歡反過來安慰他們:“祖父,父親,你們不用擔心,我只是有點疼,我的腿沒事。”
    “承歡,好孩子,祖父以你為傲。”看承歡更依賴顧千城,老太爺只有欣喜,沒有嫉妒。可是顧二爺不同,看到承歡和顧千城更親近,顧二爺又嫉妒又心酸,可此時責怪的話他也說不出口,只能哽咽地點頭。
    好在,這個時候大夫來了。
    “老太爺,華大夫來了。”大管家帶著大夫匆匆進來,看大夫一頭是汗,可見這一路他趕得有多急。
    “華大夫,快,快看看這孩子的腿。”老太爺連忙拉開顧二爺,把位置讓給華大夫。
    華大夫是京城有名的接骨、正骨大夫,是老太爺特意讓下人請來的。
    顧千城連忙起身,把位置讓給華大夫:“承歡別怕,姐姐在這裏。”顧千城一直握著承歡的手沒有松。
    “我不怕。”顧承歡精神不濟,虛弱地合上眼皮。
    回到家了,看到了千城姐姐,他就不怕了。
    這裏不是軍營,而且有千城姐姐在,誰也傷害不了他。
    華大夫精通接骨,他檢查了下承歡的情況,就將重心放在承歡的雙腿上。
    “大少爺傷得極重,腿骨斷了。”華大夫雙手按在承歡的左腿上,一用力,承歡便痛得大叫:“好疼!”
    “大少爺,我得查看你的傷勢,你忍一忍。”華大夫安慰了一句,又改按右腿,手上的力道不減半分。
    顧承歡強忍著劇痛應了一聲,當華大夫按到斷骨處,顧承歡再也忍不住,痛得全身痙攣,大聲喊道:“好疼,好疼……”
    "


首頁公司簡介異業合作人才招募圖書館採購/編目門市公告&三民禮券兌換處好站連結三民‧東大‧弘雅圖書目錄古籍‧古典圖書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