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為確保您的帳戶安全,如接獲三民書局來電詢問滿意度或訂單出錯,要求重新設定。請立即掛掉電話,並致電三民確認或撥165諮詢,永遠不要操作ATM。
 
品牌專區-『天使文化』
品牌專區-『悅讀紀』
品牌專區-『巨石文華〈夢想季〉』
品牌專區-『蝴蝶季』
品牌專區-『魅力‧花火』
 
  • 工具圖書

  • 文學

  • 中國文學總論

  • 國學經典

  • 世界各國文學

  • 領袖傳記文學

  • 文學研究評論

  • 民族、宗教文學

  • 詩歌、韻文、散文

  • 小說

  • 兒童文學

  • 軍事

  • 歷史傳記

  • 地理旅遊

  • 語言學習

  • 法律

  • 社會科學

  • 政治外交

  • 美術藝術

  • 哲學宗教

  • 教育

  • 體育休閒

  • 電腦〈計算機〉

  • 醫療保健

  • 考題類

  • 數理科學和化學

  • 天文學、地球科學

  • 生物科學

  • 工業技術

  • 農業科學

  • 交通運輸/航空航太

  • 環境科學、安全科學

頑徒出沒,師尊小心(簡體書)
頑徒出沒,師尊小心(簡體書)
  • 人民幣定價:26.8元
  • 定  價:NT$161元
  • 優惠價:87140
  • 可得紅利積點: 4 點
  • 參考庫存: 目前有庫存
分享:
   簡體分類: 文學 > 中國文學 > 小說 > 新體長篇、中篇小說
   簡體書文學 > 小說

商品介紹
  • 商品簡介
  • 作者簡介
  • 目次
  • 書摘/試閱
  • 從沒見過這樣的徒兒:
    晚上睡覺要抱,半夜踢被蓋好,拿個饅頭就勾走的小饞貓。

    從沒見過這樣的師父:
    就沒種不死的花,就沒養不死的鳥,偏偏撿個女娃手把手地教。

    等等!這哪里是養徒弟?!這分明是……

    《花火》十年最萌師徒,
    真會玩的街邊小乞丐,遇上話不多的天山派得意門生,
    人言道:公子衛瑾家圈養了一個吃貨弟子!
    衛瑾擺擺手:莫怕,莫怕,我家徒兒不咬人!

    來,阿昭來這裡坐好,

    為師現在教你《三字經》,

    人之初,性本……把你手裡的燒雞腿放下!

    人之初……不要把為雞腿的油擦到為師的衣服上!!

    人之初,性本善。性相近……

    ……

    阿昭,阿昭醒醒,為師……為師腿麻……

     

  • 淡櫻
    出生於90年代,完結多部網路作品。代表作:《長恨》《相思王妃》人物簡介網路完結作品《九秋風露》《好想好想和你在一起》曾獲騰訊第四屆原創大賽優秀獎。已出版《尋櫻絲》、《相思王妃》、《長恨》、《女主當自強》、《師父別來無恙》、《以寵為名》等。
  • 第一章 師徒緣起

    第二章 過耳不忘

    第三章 結下樑子

    第四章 五顆珠子

    第五章 師伯往事

    第六章 少女心思

    第七章 歷練風波

    第八章 師徒感情

    第九章 無顏面對

    第十章 師祖徒孫

    第十一章 論劍大會

    第十二章 尋找徒兒

    第十三章 宮內疑雲

    第十四章 皇家秘事

    第十五章 封印解除

    第十六章 明昭王姬

  • 第一章 師徒緣起

     

      烈日炎炎,驕陽似火。

      官道的地面被蒸得發燙,樹上的蟬蟲不經意間跳到官道上,駛來的數輛車輿又將蟬蟲嚇跑了。如果蟬蟲懂得數數的話,短短兩個時辰,這已是第三十四輛車輿經過此處。

      這條官道通向的地方是重光穀。

      平日裡甚少人會路過此地,不過今日不一樣。

      此時此刻,重光穀裡人山人海,齊聚了天雲大陸的各國人士,其中不乏顯貴。他們各自打量,目光不停地審視著前來的人馬,偶爾眼神相觸,便像是點燃了的炮仗一樣,劈裡啪啦的,就差刀鋒相對。

      當今天雲大陸,丘、瓊、宛三國鼎立,各國君主求賢若渴,為得賢士奇才不惜一擲萬金。

      而今日乃是天山派弟子衛瑾出山之日。

      出天山的必經之路便是重光穀。

     

      天山派出鬼才,每隔五年便有一弟子出山。五年前,天山派弟子沈檀下山歷練,入了瓊國,以一己之力拯救瓊國於水深火熱之中,硬是扭轉了天雲大陸的局勢。

      而如今衛瑾下山,哪能不引起眾國矚目與青睞。

      相傳這位天山派弟子衛瑾生得姿儀秀美,乃是天山派大長老最為得意的弟子,尤擅治國之道,且人如其名,懷瑾握瑜,明德惟馨。

      今日各國前來請奇才,而有生意頭腦的商戶早就把握好了時機,提前好些時日來了重光穀,擺下茶肆,為來往的各國人士提供茶水吃食。順帶著,他們還設了張賭桌下注,猜測衛瑾將會入哪一國。

      也有不少人在茶肆等上幾天幾夜就只是為了一睹衛郎風姿。因閑得發慌,他們便也掏了幾枚銅錢出來下注,只圖個閑樂。

      “衛瑾的師兄沈檀早已入瓊,正所謂一山不能容二虎,衛瑾斷不可能入瓊。”一著青衫袍子的人喝了口茶,眯笑著對同桌的人說道。

      另一著黑衫的青年說道:“依我看,入丘的可能性最大。你瞧瞧那邊,丘國國君遣了岷侯前來,三國中有誰不知岷侯舌燦蓮花,最是能說會道。且不說這個,岷侯來時,整整十輛車輿,聽聞裡邊有三車黃白之物,還有兩車美姬,兩車少年郎,準備極其充足。無論衛瑾愛財、愛美姬,還是愛孌童,丘國皆能一一攻破。”

      黑衫青年說得有些口乾舌燥,便招來了小二,又要了一壺清茶。

      小二很快便送來一壺清茶,黑衫青年斟滿了一杯,放回茶壺時,寬袖不小心將手邊咬剩一半的饅頭拂落在地,白麵饅頭滾了兩圈,變成了黑面饅頭。

      黑衫青年睨了一眼,收回目光繼續與身邊的人談笑。

      就在此時,一隻髒兮兮的瘦骨嶙峋的小手悄悄地摸上了黑面饅頭。眼見四周無人注意,那小童迅速拾起那黑面饅頭,立馬狼吞虎嚥起來,嘴巴裡塞得滿滿的,因吃得太急,不小心被嗆到,可她不敢發出聲音來,只好硬生生地咽下。

      茶肆裡的小二注意到這邊的乞丐,皺了眉,連忙過來驅趕。

      “去去去,到另一邊去,別礙著我們。”

      方才黑衫青年注意到了討乞的小童,含著笑意對小二說道:“不過小童而已,再來五個白麵饅頭,我贈予這個小童。”

      小二聽了,連忙應“是”。

      茶肆裡貴人眾多。眼前黑衫青年看起來溫文儒雅,且出手大方。要曉得在天雲大陸裡,奴命低賤,要買一個奴僕也不過是五個白麵饅頭。

      小二瞅了眼渾身像是剛從泥巴裡滾出來的小童,心想此小童當真是好運氣,像他這樣在商戶手裡幹活兒的,一年裡能吃上白麵饅頭的機會五根手指頭都能數得過來。

      新鮮出爐的白麵饅頭捧了來,小童難以置信地看了又看,半晌才信了眼前這五個香噴噴的白麵饅頭是屬於自己的。

      小童喜不自勝,連忙將五個白麵饅頭揣在懷裡,跪下來對著黑衫青年磕了幾個響頭。

      黑衫青年瞅了眼小童,溫聲道:“去一旁吃吧。”

     

      小童小心翼翼地躲到角落裡,手裡捧著一個白麵饅頭,嗅了又嗅,仍是不捨得放進嘴裡。小童左瞧瞧右看看,趁無人注意到自己,連忙將剩下的白麵饅頭都塞進自己的衣襟裡。

      五個白麵饅頭,足夠她吃上一個月了,也不用撿樹皮來果腹了。

      小童心滿意足地想道:果然隨著人流來重光穀是正確的,這裡貴人多,總會碰上一兩個好心的。

      小童張嘴輕輕地咬了一口,咀嚼得極慢,小小的一口便吃了一刻鐘有餘。咽下後,小童再也捨不得碰剩下的白麵饅頭,十分珍重地將其藏進了衣襟裡。

      “喂,你衣襟裡藏的是什麼?”

      只見一老乞丐從樹後冒出,惡聲惡氣的。他踢了小童的小腿肚子一腳,眼睛盯著小童的衣襟,目光異常灼熱。小童捂緊衣襟,支支吾吾道:“沒……沒有什麼。”

      老乞丐面露凶光道:“我都看見了。有貴人賞了你五個白麵饅頭。”

      小童道:“這些都是我的。”

      老乞丐道:“被老子看見了就是老子的。你最好乖乖的拿出來,不然……”老乞丐一步一步地逼近小童,從懷中掏出了一把鈍刀子,“老子就燉了你。”

      小童瑟縮了下,可懷裡的白麵饅頭還是熱乎乎的,方才那口饅頭的餘味還在口齒間沒有散去。小童哪裡捨得將饅頭交出來,她瞪了老乞丐一眼。

      “你大爺的,是我的就是我的,死也不給你。”

      話音未落,小童就猛地從地上跳起,整個人狠狠地撞向老乞丐。

      老乞丐被小童撞得一個趔趄,眼裡如同充了血一般。

      “敢撞老子,不要命了!”

      老乞丐拔腿就去追逐小童。小童身子看起來瘦弱,可跑起來並不慢,她東躲西躲的,竟讓老乞丐追了小半個時辰還沒追到。

     

      重光穀裡並沒有人去注意老乞丐與小童的追逐,所有人的注意力都放在了即將到來的衛瑾身上。

      三國中人皆是收到了確切的消息,今日衛瑾出山,最遲也會在申時初經過重光穀。如今申時將近,下注的賭桌是愈發的激烈,丘、瓊、宛三國之間的針鋒相對亦是愈發的明顯。

      不知過了多久,一輛華美精緻的車輿出現在眾人的視線中。

      車輿緩緩駛來。

      到重光谷時,方緩緩停下。

      眾人屏息凝神,丘國岷侯已是率先出列,高聲道:“閣下可是天山衛瑾?”

      車夫打起簾子,一道人影踏下馬車。只見來者褒衣博帶,端的是龍章鳳姿。無須開口說話,眾人便已然知曉他定是衛瑾無疑。

      除去衛瑾,還有誰能有此般姿儀。

      衛瑾的目光在眾人裡輕輕一掃,最後落在了岷侯身上。

     

      這邊,老乞丐和小童都跑得氣喘吁吁的。

      忽然小童不小心踩著石子,整個人跌倒在地,衣襟裡的白麵饅頭滾了出來,看得老乞丐雙眼發綠。他直接撲向小童,鈍刀子一揮,未料還沒碰到小童,就被小童狡猾地避過了。

      小童在地上一個打滾,撿了白麵饅頭往遠方扔去,一條大黃狗嗅了嗅,一口咬進了嘴裡。

      “你這敗家子!”老乞丐心疼死了。

      小童趁老乞丐看向大黃狗的瞬間,拾了剩下的饅頭。見老乞丐又惡狠狠地盯上了自己,小童從懷裡掏出一個,往另外一邊狠狠一扔。

     

      眾人萬分期待地等著衛瑾開口說第一句話,未料就在此時,一個白麵饅頭以猝不及防之勢精確無比地砸中了衛瑾的頭。

      眾人大驚失色,齊刷刷地看了眼衛瑾後,又齊刷刷地互相張望。

      誰扔的饅頭?

      衛瑾眸色如墨。

      大長老在衛瑾下山前,曾掐指一算,只道:他此番下山除去歷練,也是為了渡劫。他此生有三個劫數,若能平安渡之,此回歷練方算圓滿。

      而他下山時遇到第一個砸他的人,正是他的第一個劫數。

      衛瑾邁開步伐,眾人自覺地讓出一條路來。他停在小童身前,問:“是你扔的饅頭?”

      小童眼前一晃,她……從未見過這般好看的男子。見她不答話,衛瑾也不著急,安靜地看著她。小童半晌才回過神來,怯怯地道:“是。”

      衛瑾道:“你可願當我徒兒?”

      這話一出,周圍的人都驚呆了。

      小童道:“……有白麵饅頭吃嗎?”

      衛瑾凝眸道:“有。”

      小童道:“好。”

      衛瑾問:“你叫什麼名字?”

      小童搖搖頭:“不知。”從來都沒有人喚過她的名字,她打從記事起便已是在一座破落的廟宇裡,周圍都是些乞兒。他們都說她無父無母,一出生便被遺棄在了廟宇裡。

      蒼穹之上,日光昭昭,衛瑾收回目光,伸出手來:“以後你就喚作阿昭。”

     

     

      阿昭怔怔地看著眼前的這只手,掌心上的紋路清晰明顯,五指指節分明,虎口上雖是結滿薄薄的一層繭子,但一點也不妨礙這只手的優雅。

      阿昭低頭看了眼自己的手,五指又髒又黑,指甲裡藏滿了污垢。

      她的肩膀微微地瑟縮了下,不敢把手搭在衛瑾的掌心裡。于阿昭而言,此時此刻的衛瑾就像是仙人一樣,她生怕髒兮兮的自己會玷污了仙人。

      衛瑾神色沉靜如水。

      他不著痕跡地打量著瘦小的小童。

      身前的小童看起來不過五六歲左右,眼神怯懦,甚至還在微微發抖,與尋常的乞兒無二。這樣的一個小童到底有何本事能成為自己的劫數?

      不過也罷,大長老的算卦從未出錯過。既然阿昭是他的劫,那他就養在身邊,好好教導,親自看著教著,估摸著也出不了什麼婁子。

      衛瑾十分有耐心,他也不出言催促,只是用平靜且溫和的目光看著阿昭。

      阿昭行乞數年,別的不會,最會的便是察言觀色。見周圍的眾人皆是對自己虎視眈眈的,且眼前的仙人目光又是如此的平和,阿昭在心底掙扎了一會兒,最終顫抖著伸出小手,放到了衛瑾的掌心裡。


首頁公司簡介異業合作人才招募圖書館採購/編目門市公告&三民禮券兌換處好站連結三民‧東大‧弘雅圖書目錄古籍‧古典圖書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