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為確保您的帳戶安全,如接獲三民書局來電詢問滿意度或訂單出錯,要求重新設定。請立即掛掉電話,並致電三民確認或撥165諮詢,永遠不要操作ATM。
  • 一般分類
    • 兒童文學

    • 童謠

    • 童話

    • 自然科學

    • 算數

    • 藝術

    • 寫作

    • 語言學習

    • 親子教育

    • 繪本

中國圖書分類
松鼠們的瘋狂遊戲
松鼠們的瘋狂遊戲
  • 系列名:樂讀456
  • ISBN13:9789869371988
  • ISBN9:986937198
  • 出版社: 親子天下
  • 作者:琳.瑞.柏金斯
  • 裝訂:平裝
  • 版次:1
  • 規格:21cm*17cm*1.5cm (高/寬/厚)
  • 出版日:2016/11/02
  • 中國圖書分類:美國文學
  • 適讀年齡: 小學
  • 定  價:NT$280元
  • 優惠價:9252
  • 單次購買 10 本以上 8折
  • 可得紅利積點: 7 點
  • 參考庫存: 目前有庫存
  • 加入購物車    
分享:
   親子館親子共讀 > 兒童文學
   得獎作品好書大家讀 > 第71次 > 文學讀物B組

商品介紹
  • 商品簡介
  • 作者簡介
  • 目次
  • 書摘/試閱
  • 一本溫暖又爆笑的「松鼠式危機處理手冊」,帶來意想不到的「解方」

    美國亞馬遜網路讀者4.5顆星推薦
    紐伯瑞金牌獎小說作者自寫自畫力作
    美國總統歐巴馬感恩節選購童書
    關於 森林保育 × 友誼勇氣 的 動物冒險故事

    灰松鼠小捷被老鷹叼走了,不知去向。好友松鼠嘶嘶和小柴展開救援行動,在尋找好友的路上認識了紅松鼠奇卡,並意外發現隱藏在森林裡更大的災難。

    那些被松鼠們暱稱為「吱吱線路」和「硬邦邦蜘蛛網」的東西,是與樹們共存的電纜線和電塔。為了防止樹木干擾電纜或電塔,工人們正在剷平周邊的樹林——也就是松鼠們的家園!

    四隻松鼠想要拯救族人,卻不希望引起大家的恐懼。眼看時間漸漸流逝,為了讓大家盡快搬離瀕臨崩壞的家園,他們決定設計一個「動起來」的競賽遊戲,一個溫暖爆笑的故事就此展開……

    作者以幽默口吻轉述四隻松鼠好朋友的大冒險過程。在這段冒險故事裡,有友情,有勇氣,有對森林自然生態的種種觀察與關懷,也有人類與動物彼此的對話交流,時而不經意的透露松鼠式的人生哲理。對松鼠來說,這是一超級驚險刺激的冒險,也是一個世上最棒的遊戲!

    好評推薦:
    ◎李偉文(牙醫師‧作家‧環保志工)
    ◎林怡辰(彰化土庫國小教師)
    ◎李貞慧(水瓶面面‧兒童文學工作者)

  • 琳.瑞.柏金斯(Lynne Rae Perkins)
    二○○六年以小說《生命交叉點》(Criss Cross)獲得紐伯瑞金牌獎,其他作品包括《生命交叉點》的姊妹作《星空下的祈禱》(All Alone in the Universe),還有繪本《美麗家園》(Home Lovely)、《雪韻》(Snow Music)等。擁有威斯康辛大學密爾瓦基分校藝術創作碩士學位,是位插畫功力深厚的優秀作家。喜歡吃花生醬。目前跟丈夫與兩個孩子住在密西根州北部,一個有森林和松鼠的地方。想更認識這位作者,可以參考她的官網:lynnerae.com
  • 1 大喊「狼來了!」的松鼠
    2 懸空
    3 同時間,小樹林裡
    4 留在樹林裡的松鼠
    5 掉到地面的松鼠
    6 老鷹空中飛,松鼠樹上跑
    7 夢
    8 一瞬間
    9 怎麼回事
    10 時間緊迫
    11 小柴在哪兒?
    12 人類的對話
    13 難題
    14 尋找小柴
    15 冷風颼颼
    16 奇卡的故事
    17 山貓出現
    18 異狀
    19 就像松鼠一樣
    20 前置作業
    21 遊戲
    22 先說故事。要打架,晚一點
    23 真不敢相信
    作者後記
    故事之後
    銘謝
  • 【推薦文】李貞慧(兒童文學工作者暨親職作家)
    這本書是2016年紐伯瑞金牌小說作者琳.瑞.柏金斯(Lynne Rae Perkins)自寫自化之作,是一個關於友情、勇氣、冒險和森林保育的故事,故事從一位人類作者遇見一隻松鼠開始說起。一般童書中,若是以動物做為故事的主要角色,動物常被擬人化,雖有著動物的形體,思考與作為卻是人類的模式,而琳.瑞.柏金斯卻未這般處理這個故事裡的動物主角---松鼠,牠們並未被賦予人形或人性,牠們的舉止活脫脫就是松鼠該有或可能會有的樣子。這樣的故事呈現方式,讓我們有機會擺脫長期以人類觀點詮釋宇宙萬物的偏狹,學習謙卑的以松鼠的視角來看待人類為了生活的便利,為了建蓋一座座的電塔,為了在空中拉起一條條的電線,進而將電線附近的樹木砍伐殆盡,侵犯了松鼠和其他動物的棲息地,這對動物來說,是一種冒犯,也是一種侵權,不是嗎?而作者在處理這樣一個嚴肅的生態議題時,並未用說教的口吻來大聲疾呼森林保育的重要與刻不容緩。相反的,她藉由一個幽默、引人入勝的松鼠冒險故事來吸引讀者進到故事的核心,讓讀者在享受有趣故事的同時,心也被故事的某些橋段觸動了,深思起森林之必要、樹木之必要,這就是好故事的魔力,我們需要更多更多像這樣的好故事。

    【作者的話】
    十一月初一個晴朗的日子,我帶著我的午餐到水車公園。因為忙著一個案子,等我到的時候,已經是下午了。我坐在長椅上,一群放學的孩子穿過公園正要回家。他們停下來,往水車上方的溪流拋樹枝,然後追著樹枝跑、看它們飛往另一頭。我看到羅絲在公園下方的小巷裡,遛著別人家的狗,我向她揮手。一群高校生停車正要前往網球場。不一會兒,我聽到網球啵、啵的聲響,伴隨著報分數的喊叫聲。
    鳥兒發現葡萄藤下成串的野葡萄,好興奮。這些葡萄藤攀爬在別種類的樹叢上。樹叢上長了一些紅色的小莓果,那些莓果我可不敢吃,除非我先查清楚它們是什麼品種。反正它們看起來也不可口。但是很漂亮。松鼠們跑來跑去,因為是松鼠嘛。
    我正注視著這些無憂無慮的松鼠時,一隻松鼠突然跳上長椅的另一端,興趣盎然地看著我,然後,看著我的三明治,眼神發亮。他,很鎮定地,走近我。好大的膽子,我心想,也太大膽了。我撕下一小片三明治,想著,如果我盡我所能地拋遠一點,他就會離開了,就在我要這麼做時,他開口說話了。
    「拜託,不要丟。」他說,「你把它放在椅子上,好嗎?我已經不像以前那麼靈活了。」
    當我正努力恢復我的理智時,他用鼻子嗅了嗅,又說話了。
    「是花生醬,對吧?」
    我點點頭。沒有說話。我心裡想,我還沒準備好要跟松鼠說話。還沒。但是我還是把那一小片三明治放在我們之間的椅板上。松鼠把三明治拿起來,細細咬著。他閉上眼睛,好像很用心在品嚐。
    「我愛這東東。」他說,「我好愛它的味道。還有那個厚度。真高興它是厚的那種。」
    「你會說話。」我說,「說人話。」
    「你確定不是你會說松鼠話?」他問我。表情嚴肅。不假辭色。然後,他大笑。
    「是啊。」他說,「是的。我會說人話。我是一隻老松鼠。我住在人類附近好多年了。我們有共同的家園。入境隨俗嘛。習慣,語言,都是。」
    他又咬了幾口。
    「花生醬最讓我著迷的是什麼,你知道嗎?」他說,「它讓我想起我小時候。最初的味覺記憶總是把我帶回第一次嚐到它的那個時候。有那麼一瞬間,我又變成年輕、強壯的樣子。或許還有點傻裡傻氣。」
    他咬了一口。嚼了嚼,然後吞下去。
    「尤其在經歷一場大冒險後,」他說,「吃起來滋味更棒!都是這樣的,你有發現嗎?」
    「喔,有,」我回答,「的確是。」
    我試著回想我是否經歷什麼大冒險過。我想我有的。反正是看自己怎麼定義。我咬了一口我的三明治,然後又撕下一角給松鼠。他還在吃第一塊,所以他點頭表示謝意。
    「又到了一年的這個時候。」他說。
    他似乎想聊聊那件事。我環顧四周。大家全都不見了,沒有小孩、小狗、溜狗的人,沒有打網球的高校生,沒有鳥。沒有松鼠。除了這一隻。
    「發生了什麼事?」我問,「你的大冒險是什麼?」
    他輕輕喉嚨。
    「在我們那片枝葉繁茂、縱橫交錯、密實交織的小樹林裡,」他開始說,「幾條吱吱線路穿過……」
    他說話的調調,聽起來是之前就已經說上好幾次了。他的用詞很文言,就好像在朗誦詩詞一樣。
    「其實,」他用正常的聲音*說,「我想,這次我從大野狼的地方開始說好了。」

    *當我說到松鼠的「正常聲音」時,應該讓你們知道指的是什麼。但我能說什麼?事情就發生了嘛。

    【內文試閱】
    9怎麼回事
    只有幾種生物沒逃。昆蟲,還有地底動物。
    一隻高齡鼬鼠從洞穴裡探出頭來。很老很老的鼬鼠,老到他都開始以為自己會長生不死了。他見了搖搖頭,又回到洞裡。
    冠藍鴉在那片混亂外圍又跳又飛,還回頭尖叫了幾聲。
    幾隻勇敢又好奇心重的動物,跑沒幾步,又跑回來想弄清楚究竟發生什麼事。
    嘶嘶從一棵鐵樹的樹幹後面探頭看。她看見人類。她以前就看過,但不是在樹上。她繞過樹幹爬上一根大樹枝,用手掌摀住耳朵,站在那裡看個清楚。
    剛開始,她只能隱約看到人類的身影。但是當樹枝掉落後,她就清楚看到那個刺耳的可怕噪音來源了,原來聲音發自於每個人類手上握著的東西。那個東西是活的嗎?嘶嘶看不到那個東西的臉,但是它正啃著一根根樹枝。只是啃,沒吃,像一種怪異的河狸。
    嘶嘶腳底所踏之處正急促震動著。她用來摀住耳朵的手已經痲木了。但是她不能把手放下來,因為那噪音實在太刺耳了。
    嘶嘶將視線從陽光下的人類,以及牠們手中的啃樹河狸,轉向陰暗的森林。剛開始,她眼睛看不到東西。小柴呢?小捷呢?他們應該在附近吧?他們往哪個方向跑了?她的眼睛才剛調適好,原本小樹林所在的地方突然一片安靜,讓她的注意力又轉向那裡。她瞇起眼睛望向那片光亮。所有人類都跳到地面上了。
    噪音又再度爆發,因為牠們用啃樹河狸把啃下來的樹咬成更小一段,再把木頭堆成堆。牠們不是要用來築自己的巢。因為木頭裡那些洞,松鼠爬得進去,人類根本進不去。
    「這樣到底要幹麼?」嘶嘶喃喃自語。
    她看得都入迷了,但又要快點搜尋小捷和小柴的蹤跡。他們去哪兒了?她相信他們一定也在找她,她希望他們可以快一點找來。
    那震耳欲聾的嘈雜聲又突然停止了。但是還聽得到木頭掉落在木頭上的聲音,以及人類的說話聲。
    一段時間後,當大家感覺那相對的安靜會再持續一陣子時,逃得沒那麼遠的動物們都紛紛跑了回來。他們小心翼翼的爬回那個還可居住但已被啃蝕過的世界邊緣。


    10時間緊迫
    有三個人類,正在吃東西。不得不說,牠們的食物聞起來很美味。牠們的聲音隨著談話及笑聲高低起伏。啃樹的東西在一旁歇著。
    牠們說的話很難以理解,但是嘶嘶聆聽著牠們發出來的聲音。現在的聲音算是安靜的,牠們很平靜的跟彼此說話。就像什麼也沒發生似的。
    突來的一陣微風捲起一股醉人的香氣,撲向她的鼻子,既甜美,又可口;像堅果,卻又是前所未聞,難以抵擋,甚至富有魔力,因為,她竟然跑到了地面上,自己都不知道怎麼發生的,而且還是在人類伸手可及的距離內。哇喔!怎麼回事?她覺得很不可思議。她僵住不動,希望沒人看見她。但是其中一個人已經轉頭看她,四目相接。那人開口說話了。
    「哇啦哇啦哇啦。」牠說。
    另外兩個人也轉頭,全看著她。
    「哇啦哇啦哇啦,哇啦哇啦。哇啦哇啦哇啦。」其中一個說。
    第一個說話的人又開口了。而且是對嘶嘶說。
    「哇啦哇啦哇啦?」牠問。還剝了一小塊食物,溫柔的拋給嘶嘶。食物掉在她的腳前。香氣撲鼻。嘶嘶看著那個人類,又看看其他兩個人。那個丟食物給她的人又吃了一口,邊嚼,邊說:「哇啦哇啦哇啦。」
    嘶嘶把那口食物往嘴裡放,然後跑向最近的樹,沿著樹幹往上,攀上高處安全的大樹枝。
    「哇啦哇啦!哇啦哇啦,哇啦,哇啦!」其中一個人對著她喊,然後大笑。
    她的心臟撲通撲通跳個不停。當她平靜下來後,她把嘴裡的食物取出來放在手上。她慢慢深呼吸,吸、呼,試著放鬆心情,等心情放鬆後,再把食物放進嘴巴,咬了一口。噢,天啊,哇喔。真是好吃!這黏黏滑滑的褐色東西是什麼?她從沒吃過這樣的東西。她舔了舔自己的手,因為上面還沾了一些那個東西。嗯——
    她回頭看著那些人類。牠們究竟要做什麼?她不喜歡老鷹,也不喜歡大野狼,但是她了解他們。眼前這個比較傷腦筋。
    這時一股振翅聲傳來,是一隻幼小的蒼鴞飛來停在她的旁邊。
    「看看牠們!」這隻憤怒的鳥兒尖聲說,「一群無賴,野蠻人!」烈陽讓她瞇起眼睛。她的家被四分五裂時,她正睡著覺呢,只是睡得不太好。
    「牠們究竟是什麼野獸啊?」她氣急敗壞的問。
    「或許牠們想要築個什麼新型的巢。」嘶嘶說。「應該不會再繼續破壞了。」
    「不,」嘶嘶的另一邊出現一個熟悉的聲音。
    嘶嘶倏地轉頭,是小捷!
    「小捷!」她大喊,「你跑去哪裡了?怎麼那麼久才出現?小柴呢?」
    小捷正要回答,嘶嘶已經緊緊抱住他,近大半個身體全埋進他長長的毛裡。
    「我好高興看到你!」她說。
    小捷忍不住笑了出來,但是他無法給嘶嘶一個好的答案。
    「我一直沒看到小柴。」他說,「到現在都還沒。而且我覺得事情還沒結束。人類的工作還沒完成。等牠們吃完就會繼續了。你看。」
    嘶嘶望向小捷所指的方向,她發現不只是這片小樹林被剷平,視線所及出現了一長條空無一物的凹溝。凹溝裡空無一物,只留下吱吱線路和硬邦邦蜘蛛網。
    「牠們沿著吱吱線路開闢沙漠。」小捷說。
    「為什麼要這樣?」嘶嘶問。「目的是什麼?」
    小捷聳聳肩。
    「你問倒我了。」他說,「誰曉得!」*
    「白痴才會這麼做。」蒼鴞說,「還好牠們會繼續往前,不會對我們怎麼樣。」
    她抖開她的羽毛,蹲了下來,然後把頭轉向後方的森林,說:
    「我只希望所有洞穴都完好如初。」
    「我們的處境有點不一樣。」嘶嘶若有所思。她不敢相信,才和人類分食幾分鐘,她竟然和一隻貓頭鷹對話起來。蒼鴞的個頭很小,多半時候他們是不吃松鼠的。但儘管如此,松鼠也是不跟他們說話的。

    (災難就是這樣,原本敵對的兩方被迫丟在同一處境,就會團結起來,一起對抗共同的敵人。在那短暫的時間裡,雙方的歧異因為有著共同的敵人而化解,只因為了解到彼此有共同的目標。直到一方無法忍受為止。)

    嘶嘶思考著小捷曾說的話:沿著吱吱線路的沙漠。如果真是這樣,那他們的家園也會遭殃了。
    「我們是從吱吱線路上方很遠的地方來的。」她說,「我們的家人——」
    嘶嘶的聲音哽咽了。她用手掩住臉。到目前為止,她一直很勇敢,但是大聲說出那些話之後,她心裡那道防洪閘門打開了。她完全沒有考慮家人就出發了,可是她從沒想過要永遠離開他們啊。現在他們怎麼樣了呢?嘶嘶的肩膀顫抖著。
    小捷驚訝地看著她。他還沒把吱吱線路,和他朋友們出乎意料的出現連上關係。
    「等等,你的意思是,它們是同樣的線路?我們的吱吱線路?你們是這樣找到我的?」
    嘶嘶點點頭。她還是捂著臉。
    「我爬上樹梢,」她用微小的聲音說,「看見你從老鷹手中掉下去。我數了標的物追過來。」
    喔,當然,小捷想。每件事情都發生得那麼快。所有事情把他搞得手忙腳亂,根本沒時間搞清楚怎麼回事。現在他知道了。當然是吱吱線路,小柴和嘶嘶哪還有其他方法可以找到他?
    嘶嘶靜靜的哭泣著。小捷拉起她的手,緊緊握了一下。
    「沒事的。別哭了。」他說。
    「為什麼不哭?」嘶嘶聲音顫抖的說。
    好問題。小捷沒答案,他只能說:「因為,如果你繼續哭,我也會哭。」但他沒這樣說,他溫柔的問嘶嘶:「路上有多少標的物?你們跑了多遠?」
    他這樣問是因為他想要知道,也因為,有時候,讓沮喪的人想想跟數字有關的事,可以幫助他們平靜下來。
    「三個。」嘶嘶邊啜泣邊說。「三個標的物。」她啜泣得更用力了。靠數數冷靜的招數還沒產生效果。
    蒼鴞把頭轉向另一側,觀察他們。
    「哭也沒用。」她說。「日子還是要過。找個洞,吃點東西吧。」她振翅飛往隔壁的大樹枝。
    「生活就是這樣。」他們聽見她邊飛邊說,「前進,沉著,面對。」
    嘶嘶的啜泣聲漸漸平息。但是她還是很傷心。
    「你前進吧!」嘶嘶喃喃的說,「笨貓頭鷹。喔,對不起——這樣說有點多餘。」
    物種間的和諧到此為止。
    「嘶嘶,換個角度想,我們現在還能在這裡,算是很幸運的了。」他說。「總結來說就是如此。因為我還可以回家警告所有夥伴。只是我們得馬上出發了。時間緊迫。」
    回家這個念頭其實才剛剛閃過小捷的腦袋,他之所以把話說出來也只是為了有話可說,但是這確實是個明智的想法,就像照進黑洞裡的一道陽光。這道光讓嘶嘶在絕望的深淵中看見一條路。因為她是行動派的。她立刻用手背擦乾眼淚,挺直她的肩膀。
    「好的。」她說。「那小柴怎麼辦?我們必須找到他。」
    她轉身搜尋附近的樹木。
    小捷說:「沒錯。一定的。我們必須找到小柴。」
    只是他不知道他們究竟有什麼方法可以找。
    但或許答案也會自己閃過他的腦袋。

首頁公司簡介異業合作人才招募圖書館採購/編目門市公告&三民禮券兌換處好站連結三民‧東大‧弘雅圖書目錄古籍‧古典圖書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