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為確保您的帳戶安全,如接獲三民書局來電詢問滿意度或訂單出錯,要求重新設定。請立即掛掉電話,並致電三民確認或撥165諮詢,永遠不要操作ATM。
  • 一般分類
    • 親子共讀

    • 電腦書

    • 財經企管

    • 文學作品

    • 文學

    • 小說

    • 武俠小說

    • 推理小說

    • 短篇小說

    • 長篇小說

    • 西洋小說

    • 英國小說

    • 美國小說

    • 德國小說

    • 法國小說

    • 意國小說

    • 其他

    • 寫實小說

    • 科幻小說

    • 語言學習

    • 藝術設計

    • 休閒生活

    • 社會人文

    • 宗教命理

    • 科學‧科普

    • 醫療保健

中國圖書分類
禁忌圖書館Ⅲ:魔鏡宮殿
禁忌圖書館Ⅲ:魔鏡宮殿
  • 定  價:NT$280元
  • 優惠價:9252
  • 單次購買 10 本以上 85折
  • 可得紅利積點: 7 點
  • 參考庫存: 目前有庫存
  • 加入購物車    
分享:
   一般分類文學作品 > 小說 > 西洋小說 > 美國小說

商品介紹
  • 商品簡介
  • 作者簡介
  • 編輯推薦
  • 書摘/試閱
  • 這裡四處都是鏡子,
    但千萬……不能照鏡子!


    越來越好看!《禁忌圖書館》最高潮大完結!
    Amazon書店讀者★★★★★滿分讚嘆!

    回憶、幸福……一切都是假的,
    只有危險,卻是真的。

    自從知道傑瑞恩就是害她失去爸爸的罪魁禍首後,愛麗絲決心要復仇。她每天將自己浸泡在仇恨裡,壓抑著想殺掉傑瑞恩的衝動,繼續為他完成一次又一次的任務。
    雖然每過幾個晚上,她總會夢到爸爸哀傷地看著她在雪地旁的溪流中清洗滿手的血腥,純白的地景裡,鮮血的流動就像一道蜿蜒遠去的刀傷。她知道自己正走向爸爸最不願看到的路,但她相信爸爸會諒解的,而總有一天,傑瑞恩會明白自己把她傷得有多深。
    儘管還是學徒的她法力有限,但一本叫作《無盡牢獄》的古老囚禁書能夠幫助她達成願望,這是很久以前某個讀者為了對付仇人所精心設計的陷阱,不僅神秘,而且力量強大到足以讓傑瑞恩無所遁形。
    但問題是,要取得這本書,不但得先經過火精靈和冰巨人的領地,最危險的是,任何人只要踏入書的所在地「鏡之宮」,沒死成的,也會瘋狂……
  • 他在匹茲堡的卡內基美隆大學取得創意寫作與電腦科學兩個學位,畢業後替母校從事人工智慧研究。身為無怨無悔的科技怪咖,後來遷居至西雅圖,任職於微軟,但最後發現創作奇幻故事有趣得多。
    寫作之餘,他玩電腦、替迷你玩具兵上色、玩各式各樣的遊戲。他跟兩隻貓Tomo跟Sakaki一起生活,在寫作過程中,兩隻貓也慷慨提供協助,將某版本草稿的一部分撕成碎片。
    另著有奇幻史詩系列《影子戰役》(The Shadow Campaigns)等書。
  • 《禁忌圖書館》以迷人的女主角、巧妙的情節、引人入勝的冒險系列故事為基礎,建立了相當札實的奇幻世界。在第三集裡,這個世界將持續深化,增添了新的魔法生物、新關係以及新敵手。──《角書》雜誌

    《禁忌圖書館》系列第三集雖然聚焦在權力與腐化的嚴肅教誨上,但依然保有步調快速的激烈戰鬥或小小的幽默時刻。愛麗絲仍然是個生氣勃勃、心地善良的女主角,心懷高尚的目標,身邊有忠心耿耿的有趣角色扶持著她。在這個讀來趣味無窮的奇幻系列裡,有更多冒險等著開展。──《書單》網站

    這則冒險故事的續集高潮迭起,充滿奇特的劇情跟活躍的騙徒。這個機敏女主角最終的抱負……是要重新塑造她周遭這個殘酷腐敗的世界,讀者會很想一起追隨她的腳步。──寇克斯評論
  • 第一章 圍攻



    遙遠的嗡嗡聲越來越大。
    「艾薩克!」愛麗絲吼道,「牠們要爬過牆來了!」
    「妳一定要擋住牠們!」他喊叫,「要是讓牠們到花那裡,就白忙一場了!」
    你這樣說有用才怪!愛麗絲忍住,免得說出刺人的話。她可以聽到艾薩克召喚而來的生物正在奮戰──賽壬高唱有催眠作用的歌曲、火怪呼咻咻地吐出火焰,她猜他自己都忙不過來了。
    他們在異世界的一個小庭院裡,周圍是坍塌的石牆。頂頭有三顆太陽,邊緣互貼,彷彿是串在線上的珠子,在藍紫色天空中緩緩下降。庭院中央有一座低矮石棚,守護著一座古老石井。
    石井裡有一朵巨大的紫白雙色花,據說這朵花再不久就會結出一批果實。傑瑞恩明確指示愛麗絲,要她等到花朵綻放之後,將果實採摘回來給他,不知怎地,卻沒提到也會有憤怒的昆蟲大軍想爭搶這些果實。
    這批敵人當中的第一隻正要攀過牆壁:棍子般的腿撐起膨脹的黃黑身體,越過崎嶇不平的岩石。外表狀似黃蜂,有著分段式的軀體,薄如蛛絲的翅膀,加上六條腿,但體型卻像大型犬。牠的複眼像鏡子一般閃閃發光,大小有如愛麗絲緊握的拳頭。恍如屠夫刀子的螫針從身體末端突出來,寬闊的嘴顎長了兩雙長牙。
    她跟艾薩克都發現,那些生物實際上比外表看來更機靈。
    愛麗絲揪住簇群線,開始將簇仔召喚出來。每隻簇仔(外型像蘋果大小的黑毛球,雙眼小如豆,嘴喙又長又尖)隨著一聲呱嘓憑空出現,落入她的手中。她將簇仔拋上牆頂。簇仔降落牆頂的時候,連忙穩住腳步,靈活地在岩石之間跳躍,好似負責防守的軍隊在碉堡壁壘上站崗。
    黃蜂怪雖然能飛,但飛不過愛麗絲的頭頂高度,所以必須用爬的過牆。這就給了簇仔攻擊的機會,牠們用嘴喙劈砍黃蜂怪的眼睛跟腿部。第一隻爬到牆頂的敵人在幾隻簇仔的襲擊之下,一時失足,往後摔落。第二隻有一邊眼睛被刺中,湧出了黑色膿水。愛麗絲站在下方的中庭,有如指揮調度軍隊的大將軍。
    黃蜂心無旁騖,根本不理會簇仔,只是把這些小生物推開。有隻黃蜂拖著一條斷腿,踉蹌越過牆壁之後,就像某人摔入池子似的,搖晃著進入空中,翅膀的低鳴逐漸加快,直直朝她而來,坦露尖牙,以小飛船似的氣派優雅,冉冉飄過空中。
    愛麗絲先讓簇仔自力救濟,自己一把掄起短棍,這是一根長度近似棒球棒的木條,末端展開如同寬闊的球拍。愛麗絲暗想,這是專打大型蟲蠅的蠅拍。
    愛麗絲用史百克的線繞住自己,這一來便擁有了恐龍的氣力,她的身體頓時輕如鳥羽。她對著進擊的黃蜂怪揮甩蠅拍,末端咻咻掃過空中,擊中了那隻蜂怪,力道大到牠殘破的蟲身在牆上撞成一團泥糊。下一隻落得同樣下場,再一隻也是,蜂怪前仆後繼地來到,簇仔忙著切割跟戳刺蟲子身側。
    她往後一瞥,看見艾薩克正跟他自己的生物並肩作戰,守護著通往庭院的唯一入口。賽壬是一縷若隱若現的女幽魂,堅守著門口,有催眠效力的歌曲讓十幾隻黃蜂怪睡倒在腳邊。小冰就在賽壬附近,是一身白衣的苗條身影,好似白雪壓實之後做出的雕像。黃蜂怪從小冰那側試圖攀牆進入庭院時,小冰朝著蜂怪射出陣陣冷冽的空氣,逼得牠們往後退開,並且噴出細小冰刺扯碎牠們的翅膀。
    成功躲開賽壬跟小冰攻勢的那些蜂怪,則由艾薩克親自應付。火怪的烈火從他掌心噴射出去,發出恍如軟管噴水般的吼聲,凡是被烈火碰到的黃蜂,一律燒得焦黑凋萎。艾薩克一動,破破爛爛的灰色長外套就在周身翻飛,有幾處被散落的火花燒黑了,他四周的草地上有幾團小火正燒得旺盛。
    三隻黃蜂同時朝愛麗絲撲來,聯手圍攻她。她先把頭一隻打成爛泥,第二隻用螫朝她刺來的時候,她躲了開來,但第三隻飛快上前,利牙咬進她的身體側面。愛麗絲短促地叫了一聲,用手肘猛撞牠的腦袋,史百克的力氣把蜂怪的甲殼喀啦壓碎。牠跌開的時候,她再次縮身閃躲另一隻黃蜂,然後朝著石棚步步撤退。
    她放開簇仔們,用簇群線裹住自己,讓這種小生物有如橡皮的韌度,滲入自己的皮膚。皮膚經過強化之後,她毫不退卻地迎向下一波黃蜂,執著蠅拍左揮右掃,牠們對著她又劈砍又猛咬。她的衣服扯得破破爛爛,但下面的皮膚非常堅韌,連利牙、螫刺都傷不了。襲擊她的蜂怪紛紛落敗陣亡,打爛的蟲身一個個堆在她腳畔。
    有隻蜂怪落在她背上,六隻腳同時揪住她,尖牙急著想扣住她的脖子。愛麗絲猛地轉身,手往肩膀後方伸去,但怎麼也抓不住。
    「別動!」艾薩克說。
    她定住不動,片刻之後,感覺一波熱氣湧上來,一陣正中目標的火焰讓那個生物烤成了又乾又脆的碎片。愛麗絲轉身尋找新目標,可是空中已經沒有黃蜂怪了。她可以看到有幾隻爬過牆壁,朝著所來之處撤退。
    「看來牠們暫時受夠了。」艾薩克說,一面輕拍外套上悶燒的地方,然後朝愛麗絲走來。「妳還好嗎?」
    「還好。」愛麗絲把蠅拍末端沾到的一些爛糊甩掉。
    艾薩克皺眉。「才怪,妳在流血!」
    愛麗絲低頭望去,全毀的襯衫一片殷紅,就是黃蜂怪咬中的地方,腎上腺素現在漸漸消退,傷口開始發疼。她扭著臉,撩起襯衫查看。
    「傷口不深,」她說,小心戳戳破口,「不會有事的。」
    「我們應該沖洗傷口,綁上繃帶,」艾薩克說,「只要牠們還有可能回來。」
    「我就說我不會有──」她一看到艾薩克的表情就打住,然後嘆了口氣。他有時滿倔強的。「好吧,裡面有水。」

    茂密的大片綠葉擋住了石棚門口,他們得先把綠葉推開才擠得進去。棚內,那朵花就靠在水井側面,大得跟車輪胎似的,中央有好幾片花瓣還緊緊蜷縮著。
    他們走到水井邊緣的另一面。手才往下探幾呎,就能碰到水,近到愛麗絲可以拿著空水壺在水面下盛水,看著水泡噗噗往上竄,直到水壺灌滿為止。她席地坐在枯葉鋪成的柔軟地面,背對艾薩克,他從壺中倒出一道細流沖洗傷口時,她咬緊了牙關。
    艾薩克把沾血的襯衫衣料從皮膚上拉開時,愛麗絲不禁因為痛楚而發出些微嘶聲,艾薩克畏縮一下。
    「對不起。」他說。
    「沒事啦,」愛麗絲說,「趕快弄完就是了。」
    「我會盡量小心。」
    為了轉移自己的注意力,愛麗絲對著那朵巨花點點頭。「你主人有沒有告訴你,他為什麼想要這個東西?」
    「沒有,」艾薩克邊說邊將壺裡的冷水淋在刺痛的割傷上,「只說花開以前我千萬不可以碰,說我應該從裡面摘四枚果實回去給他。」
    「我這邊也一樣。」
    「然後……」艾薩克猶豫一下,「關於上次妳說過的事……還在進行嗎?」
    「你的意思是,傑瑞恩害死我父親,我還要不要報仇?」愛麗絲兇巴巴說。
    艾薩克扭著臉,彷彿那些話大聲說出口之後,就變得更真實了。「對啊。」
    「當然了,」愛麗絲說,「你本來希望我會放棄嗎?」
    「哪有!」艾薩克說,「我只是──擔心妳。」
    愛麗絲合上雙眼,三個月前在伊掃的碉堡裡,她在折磨的魔鏡裡親眼看著吉迪恩沉船,當時心中湧生的怒氣,好似一塊熱燙的煤炭,卡在胸骨後方。它可以被封存起來並進入休眠狀態,也可以突然痛苦地活躍起來,可是永遠都在,就像壞掉的牙齒一樣無法忽視。此刻它正燒得灼亮,她的胸口感覺緊繃火燙。
    「他要為自己做的事付出代價,」她說,「只有我能逼他付出代價,要是我放棄,他就能夠逍遙法外了。」
    「我知道!」艾薩克說,語調可憐兮兮,「我知道,艾納克索曼德對我哥哥做了那樣的事,妳以為我不恨他嗎?可是……」
    「可是怎樣?」
    「那妳到底能做什麼?」艾薩克說,「傑瑞恩太強大了,很難打贏。」
    「我又不是要直接攻擊他,」愛麗絲說,怒氣更旺了些,「終結要幫我學習怎麼『書寫』,這樣我就能打造自己的魔法書,她說讀者唯有透過這種方式才能得到真正的法力。」
    其實,愛麗絲晚上獨自在臥房裡,也一直在擔心這件事。書寫好是好,可是進展好慢,她嘗試編寫的魔咒一直不大成功,雖然她覺得自己終於快達成目標了。更重要的是,即使她掌握了書寫魔咒的基本原理,也看不出來這要怎麼幫她,逼傑瑞恩為他的罪行扛起責任。他花了幾千年時間累積自己的法力,我怎麼趕得上?
    「終結,」艾薩克的思緒換了個方向,「妳信任她嗎?」
    「我為什麼不該信任她?」
    「她是迷陣怪耶,」艾薩克說,「誰曉得他們行動背後的動機?折磨那時候想把我們全殺光光。」
    「不用你提醒我,」愛麗絲說,她原本沒打算用這麼嚴厲的語氣,「可是一直以來,終結都在幫忙我。」
    「那又不表示她會永遠幫下去。」
    之前,龍在陷入沉眠以前,也曾經警告愛麗絲,要她務必當心終結,她搖了搖頭。「不然我還能怎樣?我也只有她這個盟友啊。」
    一陣停頓。
    「我是說,如果想抵抗傑瑞恩的話,」愛麗絲說,「對不起,我知道你也站在我這邊,不過──」
    「沒關係啦,」艾薩克站起來,手探進外套的眾多口袋之一,遞給她一捲乾淨的白繃帶,「拿去吧。」
    「謝謝。」愛麗絲也站起來。她試著對上他的目光,但他躲開了她的視線。「我不應該──」
    「我都說沒關係了,」艾薩克說,語氣有點太急,「我明白的,我去檢查外頭的牆壁。」
    她還來不及回答,他就已經鑽過蓊鬱枝椏離開了。愛麗絲掀起襯衫,拿著繃帶纏繞腰間幾次,然後綁了個結固定好。
    他幹嘛這麼敏感啊?她邊想邊用刀子割掉多餘的繃帶。他又沒說要幫忙,只是老把「小心喔」掛在嘴邊。怒氣搏動著,熱燙灼亮,她扭著嘴唇。艾薩克是她頭一個認識的學徒,也是她第一個真正的朋友,兩人曾經聯手對抗龍,也一起在伊掃堡壘裡出生入死,可是他竟然還是覺得必須保護我。
    「愛麗絲!」艾薩克的聲音從棚外傳來。同時,樹精向她傳送了警戒的感覺,樹精還在外頭那棵楓樹上負責看守。
    「馬上來!」她回喊,收刀入鞘,「牠們來了嗎?」
    「我想是,」艾薩克說,「不過妳最好快出來。」

    第二章 世紀樹



    「那是什麼東西啊?」艾薩克說。
    「看起來像長腿蛛。」愛麗絲說。
    「大概有一百隻黃蜂怪巴在牠身上。」艾薩克說。
    他們站在石牆頂端,望向三顆逐漸下沉的太陽。這裡跟那裡,草地裡到處都有黃蜂怪,可是全都靜定不動,望著巨型蜘蛛行進。牠八條多關節的長腿,有如鋼樑一般粗大,撐著灰色橢圓身軀,上頭佈滿黑色小點,就像幾百顆眼睛似的。正如艾薩克所說,有幾十隻蜂怪攀在蛛怪的底部,蛛怪比庭院的牆壁高出不少,慢條斯理但勢不可擋地移動著,每跨出一步就搖撼岩石,發出恍如遠方雷鳴的聲響。
    「如果讓那麼多蜂怪全都闖進牆裡,我們到時就護不住這朵花了。」艾薩克說,愛麗絲很高興地看到,他在面臨新威脅的時候,已經忘卻稍早的彆扭。
    「對啊,」愛麗絲說,「我想我們要想辦法趕在蛛怪過來以前攔住牠。」
    「要怎麼弄?我們的身高只搆得到牠的腳ㄚ,妳沒有可以飛的東西吧?」
    愛麗絲搖搖頭,然後好奇地望著他。「不算有,不過我有個想法……」
    她先花了幾分鐘時間解釋計畫,又多耗了幾分鐘,才讓艾薩克承認自己想不出更好的辦法。他們從牆上滑到庭院外的草地,愛麗絲一路拖著蠅拍走。
    「妳難道不能至少把那個東西清乾淨嗎?」艾薩克說,「上頭沾了一堆蜂怪泥。」
    「反正我們身上也都是蜂怪泥,」愛麗絲說,「快行動吧。」
    艾薩克嘆口氣,雙手用力擠進口袋。他閉上雙眼,形體開始轉變。變得越來越細瘦,色彩逐漸褪去,就像正要變成黑白素描版本的自己。最後五官逐漸柔和下來,起了變化,不再是站在愛麗絲面前的男孩,而是小冰那種白雪般的身形。
    「來吧。」愛麗絲邊說邊將蠅拍往下放。
    「我忍不住覺得有點丟臉。」他說,嗓音好似冬季的風。
    「你的反應跟灰燼真像,」愛麗絲說,「快啦,幾隻蜂怪已經起了興趣。」
    艾薩克蹲在蠅拍的寬闊末端,摟緊膝蓋,陣陣冰雪圍著他湧現。他身體的邊緣模糊起來,彼此交融;邊緣逐漸圓滑起來,縫隙間填滿了白雪。才不過幾秒鐘,他就化為了一顆雪球。愛麗絲拚命壓抑咯咯笑的衝動。
    「我聽到了喔。」艾薩克說,風般的嗓音不知打哪兒咻咻傳來。
    「抱歉啦。」
    「別打歪就是了。」
    愛麗絲點點頭,喚起史百克的氣力,然後舉起蠅拍,小心不讓艾薩克跌下拍子。她抬高蠅拍,感覺他雪身的重量,然後轉而面對來勢洶洶的蛛怪。附近傳來響亮的嗡鳴,好幾隻黃蜂越逼越近,但她把焦點集中在手中那根木條上。
    豁出去了!
    她先助跑幾步、儲備動能,再以史百克全身的力氣,將蠅拍從肩上猛揮出去,就像袋棍球球員將球拋入網內。艾薩克飛騰入空,在三顆夕陽的暮光之中發亮,他開始下降的時候,愛麗絲屏氣凝神。雪球正中沉重行進的巨獸身側,雪花噴散,距離地面有三十英尺,她不禁興奮得放聲吶喊。
    那團雪變了形,閃現一身破爛長外套的男孩形狀,然後再次變成了狀似蜥蜴的長形生物。火怪一身燦爛發亮的緋紅,熱紅的爪子扣進長腳巨蛛的身體側面,張大嘴巴,對著攀在巨獸身上的蜂怪,噴出液態烈火。
    接著,愛麗絲的注意力被更迫切的問題吸引過去。有五、六隻黃蜂怪正朝她逼來,她又用簇群線及時裹住自己,蜂螫擦過她的身側滑了開。蜂怪簇擁過來,發出狂暴的嗡鳴,一時片刻,她不得不全神貫注在這場戰鬥上,一面閃躲一面揮拍,將邪惡的蜂怪打成爛泥。
    等她清空了眼前的障礙,再次抬頭一看。粗得跟電線杆似的蛛腿,有一條在底部附近被截斷,蛛怪摔向地面,揚起一陣風沙。艾薩克還在火怪的狀態,繼續對付下一條腿。蜂怪試著突襲艾薩克,可是只要牠們一靠近,他就仰頭吐出一團火焰,蜂怪便渾身著火、跌落開來。
    截斷第二條腿時,那些蜂怪再次發動攻擊。這一回,有隻蜂怪躲開了噴射的火焰,揪住了艾薩克的背。他拱背拚命想甩掉牠,但牠死命纏住不放。蛛怪發出呻吟,將剩下的六條腿攤展開來,但終究失去了平衡。牠開始傾斜,恍如巨樹一般,以無可避免的態勢緩緩倒落。
    噢,糟了。艾薩克全心忙著對抗蜂怪,等到太遲了才注意到蛛怪即將崩倒,他拚命用爪子扒抓蛛怪外皮,但怎麼就是攀不住,他開始打滑。
    愛麗絲迅速行動,將蠅拍往旁邊猛丟,再砸爛一隻蜂怪,然後用簇群線裹住自己。她的身軀化為幾百隻堅韌的迷你簇仔,在草地之間彈來跳去。萬花筒般的影像在她周圍旋動,透過幾百雙豆大的小眼睛觀看世界,不過到現在愛麗絲已經習以為常。她要簇仔們聚集成群,拔腿衝過地面,朝著即將塌倒的蛛怪奔去,一面試著估量距離遠近。
    艾薩克抓不住蛛怪,摔了下來,正要回復男孩的狀態,但沒時間再變成其他東西。愛麗絲知道,他並沒有簇群那樣的生物,無法強化自己的軀體或是緩衝跌勢。她硬逼自己加緊速度,迷你小腿高速擺動,模糊成片,猶如一道溪流淌過草根跟岩石。
    她趕在艾薩克狠狠撞上地面以前,將簇仔的迷你身軀鋪到他的正下方。他先是重重摔在簇仔身上,彈回空中,手臂狂亂揮擺,最後重重落在幾英尺之外的泥地上。愛麗絲放開簇群線,讓自己拼回原形,最後坐在草地上。靴子還在她剛剛離開的牆邊;不管她再怎麼嘗試,變形的時候總是會把腳上穿的東西拋在後頭。
    「你還好嗎?」她說,踩著襪子趕到艾薩克身邊。可是他已經坐了起來,搓揉自己的腦袋。
    「我想還好。」他扭著臉,小心摸摸頭頂,「不過,我想我會腫一個大包。」
    「下一次,」愛麗絲說,「我一定要束縛什麼枕頭怪物。」
    他們背後,巨蛛撞上地面,濺起一陣泥土跟小草。

    蜂怪顯然判定這次棋逢敵手,因為兩個學徒回到牆邊時,蜂怪沒再打攪他們。回庭院的路上,愛麗絲順手取回了靴子。
    庭院中央的棚子裡,巨花只剩一片花瓣尚未展開,緊緊蜷縮在花心。
    「謝謝,」艾薩克說,「我剛剛有沒有跟妳謝謝?」
    「說好幾次了。」愛麗絲說。
    「抱歉。」
    「看,」愛麗絲說,「花要開了。」
    最後一片花瓣顫動著,隨著一聲緩慢的嘆息,逐漸舒展開來。花朵的甜美香氣瀰漫室內。那團白紫雙色花瓣的中央,長了六顆紫色果實,每顆大小接近蘋果,懸垂在彎彎的長莖上。
    「就這樣?」艾薩克說,「我們就是為了這個來的?」
    「看來就是,」愛麗絲皺眉,「應該要有八顆才對啊。」
    「我主人也是跟我這麼說的,」艾薩克小心伸手進去,用手指輕拍一顆果實,「也許這批收成不好,還是什麼的。」
    「反正我們兩人就各分三顆吧。」愛麗絲說。她掐住一顆果子,扯了扯,沒花什麼力氣就從莖稈拉下。「對傑瑞恩來說這應該就夠了。」
    艾薩克點點頭,採收了自己要的果實,塞進外套口袋深處。等他們一摘光果實,花已經開始凋萎,紫色葉子縐縮成棕色黏糊。
    「我想到此為止了。」艾薩克說。
    「我猜也是,」愛麗絲一手彆扭地握著三顆果實,「你的入口書在哪裡?」
    「往那邊。」艾薩克指出來。
    「我的要往這邊走,」愛麗絲說,「那麼,下次見嘍。」
    「嗯。」
    一陣尷尬的沉默。
    「抱歉我剛剛兇了你。」愛麗絲說。
    「妳道過歉了。」艾薩克說。
    「我──」愛麗絲搖搖頭,不確定該說什麼。她跟艾薩克在一起的時候,對傑瑞恩的怒氣似乎變得遙遠一點,可是想到要回去,火氣再次燃起。
    「妳的想法我懂,」艾薩克說,「只是──」
    「小心點?」愛麗絲替他講完。
    「對。」他不自在地挪動身子。「還有別的事,其實我不應該跟妳說。」
    「什麼事?」
    「我不小心聽到主人跟一些僕人說,準備把所有的讀者召集起來開會。我想,他們想把伊掃跟折磨的事情,查個水落石出。」
    「你想他們有辦法查出真相嗎?」愛麗絲說。
    愛麗絲、艾薩克跟其他學徒受到各家主人的指派,前往調查讀者伊掃的謀殺案。她返家以後,跟傑瑞恩說了大半的實話:伊掃遭自己的學徒雅各殺害、雅各當初受到了瘋狂迷陣怪折磨的慫恿才下此毒手、最後愛麗絲跟同行的學徒一起擊潰了折磨。她略過沒提的是,大夥兒之所以能活下來,是因為龍出手相救──龍是她從一本囚禁書裡束縛來,連傑瑞恩都控制不了的生物。她當然也沒跟傑瑞恩提到,她最後在折磨儲藏室的魔鏡上發現了真相。要是讓傑瑞恩發現,我知道他害死了我父親,誰曉得他會對我怎樣。
    「我不曉得,不過妳應該問問終結,」艾薩克嘆口氣,「我還是不知道我們能不能信任迷陣怪,可是妳說得對。她是我們手上最好的盟友,處境最危險的是妳,我擔心妳。」
    愛麗絲漾起笑容,心怦怦亂跳,就像離水掉在陸地上的魚。「謝謝。」
    「我最好走了。」他轉過身去的時候,臉色微紅。

    愛麗絲為傑瑞恩執行「世紀樹」的秘密任務,遍體鱗傷之際卻從來無法忘卻心中的仇恨之火,這股仇恨會使她成長,還是會將她帶到更危險的境地呢?

首頁公司簡介異業合作人才招募圖書館採購/編目門市公告&三民禮券兌換處好站連結三民‧東大‧弘雅圖書目錄古籍‧古典圖書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