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為確保您的帳戶安全,如接獲三民書局來電詢問滿意度或訂單出錯,要求重新設定。請立即掛掉電話,並致電三民確認或撥165諮詢,永遠不要操作ATM。
  • 一般分類
    • 親子共讀

    • 電腦書

    • 財經企管

    • 文學作品

    • 語言學習

    • 藝術設計

    • 總論

    • 音樂

    • 總論

    • 樂理及音樂技巧

    • 合奏/樂團

    • 聲樂/歌曲

    • 舞樂

    • 劇樂

    • 弦樂

    • 鍵盤樂器

    • 管樂/簧樂

    • 機械樂/打擊樂

    • 建築

    • 雕塑

    • 書畫

    • 攝影

    • 應用美術

    • 舞蹈

    • 戲劇

    • 休閒生活

    • 社會人文

    • 宗教命理

    • 科學‧科普

    • 醫療保健

中國圖書分類
走音天后
走音天后
  • 定  價:NT$320元
  • 優惠價:75240
  • 可得紅利積點: 7 點
  • 參考庫存: 目前有庫存
  • 加入購物車    
分享:
   一般分類藝術設計 > 音樂 > 總論

商品介紹
  • 商品簡介
  • 作者簡介
  • 目次
  • 驚嗓女高音佛羅倫斯的傳奇人生

    改編同名電影由影后梅莉史翠普挑戰史上最破鑼女高音
    《黛妃與女皇》金獎導演,強勢問鼎奧斯卡
    ──電影官方授權傳記;內附12張全彩劇照──

     本書是一部人物傳記。傳主佛羅倫斯.佛斯特.珍金絲夫人並非改變人類或影響歷史之人,一般說來她是音樂家、慈善家,是上世紀初美國上流社會的貴夫人。跨越到廿一世紀,屬於她的傳記終於誕生,人們稱她是「史上唱功最差的女高音」。

     這頭銜非但無損她的人氣,且無人可以甚至想要取代。儘管音準、節拍都落漆,高音又不給力,佛羅倫斯仍然每天歡唱。身後留下的五張絕世「驚」唱片,以及那場在卡內基廳風光登台門票銷售一空的演唱會,仍為世人津津樂道。

     全書從一八六八年,即名著《小婦人》出版同年,佛羅倫斯在賓州富貴人家中出生寫起,自小展現的音樂天賦,赴歐洲進修夢碎,竟和大她兩輪的醫生私奔。雖然結婚是場災難,直到父親離世,在龐大遺產金援下,熱愛音樂的她在紐約重振旗鼓,成立上流社會俱樂部。隨後在英國籍同居丈夫貝菲爾的經紀協助下,一步步重拾她的青春夢,最後在世人尚未準備好欣賞她獨特歌藝之前,佛羅倫斯以堂堂七十六歲高齡,首度登上世界頂尖音樂殿堂──紐約卡內基廳,舉辦公開售票演唱會,她畢生的心願終於成真,傳奇一生在喧嘩與喝采聲中伴隨落幕。
     
     這本作品是珍金絲夫人少見的傳記。出身自《衛報》的英國作家賈斯普.睿斯將她的出生、求學、婚姻、事業到周遭親友,史料蒐集翔實,揭開了一代貴婦人神祕的面紗。本書更獲得《黛妃與女皇》金獎導演史蒂芬.佛瑞爾斯爭取搬上大銀幕,影后梅莉史翠普將詮釋這位史上唱得最差卻流芳不朽的歌劇女高音,被看好將再度問鼎奧斯卡。

     「人們可以說我唱得不好,但是沒人可以說我沒唱過。」這是夫人晚年留下的傳世名言。作者在書中提到她的影響力,例如坊間流行的選秀節目中,經常可以看到佛羅倫斯的化身,對自我的天賦認識不足,但仍無畏出醜地表演。唱歌是種專業,但在歌唱的領域中持續受到歡迎,甚至連芭芭拉.史翠珊或大衛鮑伊都公開表示欣賞,也許專業之外還有我們未曾打開心胸見識的美好價值,也許我們欣賞一個人的態度,也隨著時間轉變。

     古人說:「人無癖不可與交,以其無深情也,人無疵不可與交,以其無真氣也。」明朝才子張岱曾如此論交友。顯然,有癖好的人有情,有瑕疵的人夠真。佛羅倫斯的歌聲雖五音不全,但毫無疑問地充滿喜悅。從這本書認識她,這是一個關於天賦、熱情、女性自我實現和無畏批評、激勵人心的真實故事。「找到自己喜歡做的事並歡喜地做一輩子。」天后就是這樣養成的。


     

  • 尼克拉斯‧馬丁(Nicholas Martin)曾擔任賭台莊家﹑勞工﹑夜店守門人﹑酒保。二十歲出頭的他曾出海擔任水手,後來登上遊艇擔任船長。後來他從事新聞工作,曾供稿給《週日泰晤士報》﹑《衛報》以及幾家雜誌,進而在一九九二年畢業於英國國家電影電視學院(National Film and Television School),主修是劇本創作。在為Pathé製作公司撰寫《佛羅倫斯‧佛斯特‧珍金絲》劇本之前,他曾寫過不少電視劇。他現居倫敦。

    賈斯普.睿斯(Jasper Rees)
    藝文新聞工作者,出身《衛報》,定期供稿給多家英國報刊雜誌。另有著作包括《威爾斯尋根記》(Bred of Heaven: One Man’s Quest to Reclaim His Welsh Roots)、《法國號苦練記》(I Found My Horn: One Man’s Struggle with the Orchestra’s Most Difficult Instrument,美國版書名為A Devil to Play),現居倫敦

    譯者簡介
    宋瑛堂
    台大外文系畢業,台大新聞碩士,曾獲加拿大班夫國際文學翻譯中心駐村獎助,曾任China Post記者、副採訪主任、Student Post主編等職,譯作包括《怒海劫》、《賴瑞金傳奇》、《戰山風情畫》、《野火》、《重生》三部曲、《十二月十日》、《往事不曾離去》、《修正》、《祭念品》、《搜尋引擎沒告訴你的事》、《宙斯的女兒》、《全權秒殺令》、《單身》、《馭電人》、《大騙局》、《數位密碼》、《斷背山》、《人魔崛起》、《冷月》、《永遠的園丁》、《幸福的抉擇》、《蘭花賊》等書。

     


     

  • 一九四四年十月二十五日週三夜晚,約兩千名民眾被擋在卡內基音樂廳外,擠在紐約市人行道上。門票早已售罄,最貴的位子三美元,有些人竟然揮舞著二十美元鈔票,想利誘守門員,莫可奈何只能眼睜睜看著作曲家柯爾.波特走進全美頂尖音樂會殿堂。同樣有幸進場者包括女高音紅星莉莉龐絲(Lily Pons)、脫衣舞后吉普賽.蘿絲李。更有人自稱看見女星塔露拉.班克黑德 翩然入內。記者也簇擁在老舊的音樂廳裡,迫不及待一睹轟動的場面。

     前一晚,歌星法蘭克.辛納屈在同一舞台登場,為小羅斯福總統拉票。後一晚,紐約愛樂管弦樂團也將在這個舞台上演奏,由羅金斯基(Artur Rodziński)指揮。但在十月二十五日當晚,主角是佛羅倫斯.佛斯特.珍金絲。年高七十六的她福態可觀,近來發表過幾張唱片,詮釋莫札特的「夜后」詠嘆調,以及德利伯的《印度鈴歌》等曲子,在在挑動歌迷爭先恐後的飢渴現象。

     在歷史上,一九四四年十月二十五日的白天是二次大戰的轉折點,但夜晚本來不值得紀念。當天稍早,約翰.艾里斯曾以專書《長戰關鍵日》探討:菲律賓萊特灣戰役中,日本皇軍首度派遣神風特攻隊轟炸機,以殉國的方式攻擊美國戰艦,釀成史上規模最大的海戰。在歐洲,蘇聯-羅馬尼亞聯軍力抗德國佔領軍,解放德軍困守的最後一座羅國城市。俄軍也從挪威刻克內斯基地趕走德意志國防軍。同日,轟炸司令部與美國空軍聯手對埃森、宏伯格、漢堡市進行白晝空襲。

    反觀同一時間的紐約,卡內基音樂廳節目單封面印著雍容華貴的佛羅倫斯,棕短髮捲燙有型,后冠正面鑲嵌一顆寶石,戴著沉重的項鏈,墜子垂在低領口之下,雙手輕握小腹前,左手佩戴拇指環。她的小眼炯亮,下頷緊縮。封面底色是深淺適中的藍色,黑字大寫的全名底下註明「花腔女高音」。節目單裡善意呈現她至今的種種成就。《紐約美國日報》以她偏好的稱謂寫道:珍金絲貴夫人「擁有獨樹一幟的風格,詞曲演繹嗆辣帶勁。」BB.詹姆士博士在未具名的刊物上證實,夫人最近在華府演唱時,觀眾不乏「政界與文化智識圈人士」,全體皆是「素負批判心態的一群聽眾。」《紐約每日鏡報》公開稱讚她是「深具權威且魅力難以言喻魅力的名人」,每年一度的獨唱會「帶來無限歡樂」。

     綜觀所有報導,如同上述兩則多少符合輿論普遍的見解。她偏好的另一種稱謂是「貴婦佛羅倫斯」,從一九一○年代為小眾獻唱。二十世紀初,「婦女俱樂部」在紐約多如雨後春筍,佛羅倫斯承蒙這些俱樂部的蔽蔭累積人氣。一九一七年,她自己成立社團,名為威爾第(Verdi)俱樂部,往後每年在麗池大飯店宴會廳,為會員舉辦一場演唱會,媒體僅有業界的《音樂信使》週刊獲邀,因為友善的態度值得信賴,而且該報有錢好商量。演唱會辦了幾年,逐漸凝聚一小群忠實歌迷,偶見熱情鬧場者,但多年來不曾有人公然道破一聽即知的事實:佛羅倫斯.佛斯特.珍金絲是個水準出奇低落的歌手。然而觀眾照樣鼓掌叫好,忍不住想笑的人自己迭忙用手帕塞嘴。

     她的歌喉氣若游絲,跑調嚴重,一九四一年藉唱片推廣,逐漸打響「知名度」。隨後,她終於在卡內基音樂廳登台亮相,在一名鋼琴手、一名長笛手和一組弦樂四重奏的伴奏下,搭配多套款式離譜的服裝,囊「剮」了各式各樣的曲目。音樂廳內擠滿觀眾三千人,盛況空前,聲勢之浩大,依據當年伴奏的鋼琴師康是美.麥萌(Cosme McMoon)研判,這場演唱會是「卡內基廳辦過最轟動的一場盛會。」唱到《魔笛》裡知名的詠嘆調,高音屢屢飆不到位,匠心獨具的喜劇效果一應俱全,只可惜,她本意不在搞笑。她也演唱短曲《小康乃馨》,歌詞充滿挑逗意味的拉美式俚語,同樣逗得全場笑到前仰後合,再創娛樂高峰。佛羅倫斯挽著一籃子玫瑰,對著觀眾拋擲花苞,更惹得包廂裡一位女演員五體不受控,被帶離現場。在如此癲狂的氣氛中,喧鬧聲此起彼落,著實難以想像還有人可以鬧到被請出場的程度,不料據說這種人還不少。演唱會一結束,觀眾立刻大喊安可,可憐的琴師麥萌只能趕快下臺溜進正廳前座,撿拾地上的玫瑰花。安可曲表演期間,樂趣以及耳痛,甚至比剛才更強烈。演唱全程,珍金絲夫人儘管聽見有狂笑也有掌聲,卻一概認定都是歌迷真心肯定她的歌藝。會後,來賓上臺和她交流。她對其中一人說,「我上次進錄音間,把『夜后』唱得那麼美,你可別以為我沒膽再唱喔。」

     翌晨,新聞傳遍全美。《密爾瓦基日報》報導,「珍金絲夫人是何許人也?讀者極可能從未聽過。她能登場獻唱是因為法律不禁止。能烘托莉莉龐絲最優美特質的歌曲經她喉咽,激發出最難堪的品質。而本人在此保證,珍金絲夫人最難堪的品質在於沒有聽的必要。」《紐約郵報》專欄作家俄爾.威爾森的說法,佛羅倫斯.佛斯特.珍金絲「能唱盡天下名曲,唯獨無法戰勝音準。」這則新聞的標題是:「愛樂者留意﹗我聽過珍金絲夫人歌聲。」本身並非音樂線記者的威爾森,描述她的演唱會為「紐約見識過最弔詭的集體惡作劇之一」,不瞭解為何表演者態度認真,觀眾卻狂笑不羈。威爾森離席途中,撞見演唱者的經紀人,報導中把該經紀人名字誤植為辛克萊.貝菲爾。

     「為什麼?」威爾森問。
     「因為她熱愛音樂。」聖克萊.貝菲爾(St Clair Bayfield)說。聖克萊年近七旬,在百老匯打滾多年,是小牌演員。如此威爾森只能接問:「她既然愛音樂,為何要開口?」


    --
    「人們可以批評我唱不好,但沒人敢說我沒唱過。」據傳佛羅倫斯.佛斯特.珍金絲晚年有此名言,這句話絕對合乎她的個性。她為音樂而活,表演慾強烈,拒絕屈服於歌喉的局限,不願向嘲諷者低頭,以高姿態面對事實。不無可能的是,她自己真的聽不出局限在哪裡。觀眾絕對是為她的真誠無欺而欣喜,而她從娛樂觀眾中獲得樂趣,也令觀眾動容。她的表演單憑台風魅力,無形中超越歌唱技巧。她的典範啟發人心至深,連名氣最大的歌星也認同她。一九六八年,《紐約》雜誌訪問二十六歲的芭芭拉.史翠珊,問她志願成為什麼樣的歌手,她回答:「雷.查爾斯和佛羅倫斯.佛斯特.珍金絲。」RCA唱片在一九六二年發行佛羅倫斯的精選集《人聲的榮耀》。二○○三年,大衛.鮑伊為《浮華世界》雜誌選出最令他驚喜的二十五張專輯,這張精選集也名列其中。(二十五張專輯曲風偏向藍調、爵士、搖滾樂,女高音唯獨另有演唱史特勞斯「最後四首歌」的昆杜拉.雅諾維茨。)

     近年來,和佛羅倫斯近似的人比比皆是。她的事跡之所以在現代產生共鳴,原因之一是,臭美的她常自詡媲美的首席女唱將,如今早已被世人遺忘,反倒佛羅倫斯的化身子民滿街亂竄,造詣不高卻渴求聽眾的表演者橫行,佛羅倫斯投胎轉世的後代紛紛上選秀節目《X Factor》或《美國達人》露相,經常也和當年的她一樣,對開汽水的批評聲感到不解。佛羅倫斯是這些人的守護神。如同琴師康是美.麥萌的闡釋:「她自以為高桿。」

     然而,佛羅倫斯也算史上絕無僅有的人物。世人總是快要忘了她做事熱心、認真,是個音樂知識極為豐富的愛樂者,持續籌辦音樂活動三十五年,提拔紐約藝人不遺餘力。有幸能和她交好,有些歌劇新星心存感激。如果說,追逐觀眾肯定,是彰顯了潛意識裡的一種需求,為的是療癒某種心傷—表面上確實給人這種印象--那麼,病根在先前早已種下。俄爾.威爾森轉述的說法是,佛羅倫斯進軍樂壇的野心先受制於雙親,後來被丈夫壓抑,在三人一一過世之後,她才獲得解放。這種童話編得四平八穩。話說回來,其中真實性又有幾分呢?

     持平而論,她的故事凸顯了時代背景:美國婦女對教育的渴求、攀爬名流階梯的物競天擇原動力、十九世紀離婚所需背負的恥辱、婦女俱樂部勃興象徵的女權意識、以及文化的價值。在金錢當道的新興社會中,她的攀升過程既是典範,卻也獨具個人特色。她出生在南北戰爭甫結束的年代,在第一次世界大戰期間克盡本份,也挺過二次大戰。早年,她嫁入美軍體系核心,夫家的女性重視原則,令她敬仰有加。反觀夫家的男人,不是聲名狼藉、精神異常,就是缺乏道德骨幹,令人沮喪。她自稱丈夫的道德缺失在她身上留下持久不消的傷痕。此外,她自家的紛爭也是一場鬧劇,兩度不得不尋求法律途徑解決。

     童心是一團容易揉捏的黏土,可惜佛羅倫斯幼年的親友少之又少,甚至連誕生地是賓州或紐澤西州都莫衷一是。她的背景飄忽難覓,難怪日後報章刊載她的新聞時,對她的稱呼多得不勝枚舉:佛羅倫斯.佛斯特小姐、珍金絲醫師夫人、F.F.珍金絲太太、佛斯特.珍金絲夫人、佛羅倫斯.佛斯特.珍金絲夫人、珍金絲貴夫人、貴婦佛羅倫斯,當中更不乏拼錯字:F.E.珍金絲夫人、佛羅倫斯.佛斯特.傑肯斯(Jekins)夫人、佛羅倫斯.佛斯特.瓊斯,以及她若地下有知一定最愛的:佛羅倫斯.威爾第.珍金絲。晚年因缺乏歌喉而走紅的婦人,前半生連一聲都沒機會吭,感覺並不是巧合。一直到年過四十,她的言論才被抄寫下來,被世人記住。避諱自我反省的她不留日記,一生僅接受兩次訪問。更令傳記作者灰心的是,在佛羅倫斯與聖克萊.貝菲爾長達三十餘年的普通法婚姻中,兩人書信往來五百次,身後卻只留下四封。

     這本傳記也算是他的側傳。來自英國的青年聖克萊移居紐約前,已獨闖過天涯,閱歷豐富。劇場生涯中,他上臺的時數遠遠超過佛羅倫斯,但佛羅倫斯只在卡內基獻唱兩小時,就掩蓋了他劇場生涯的光芒。幸好他似乎不介意,全心為她奉獻。後代將他視為佛羅倫斯故事的樞紐。她生前事跡的一大來源是他在她死後才動筆的佛羅倫斯傳,他去世後,由遺孀凱絲琳接棒寫作,但書從未付梓,多數章節已佚失。一九七一年,凱絲琳.貝菲爾夫人受訪,曾朗讀出不少該書的內容,同時受訪的另有兩名認識佛羅倫斯的威爾第俱樂部會員。即使如此,世人也應戒慎看待佛羅倫斯告訴聖克萊的事、聖克萊告訴凱絲琳的事、凱絲琳寫下的事,因為主述者各有居心,全都有添油加醋的嫌疑。佛羅倫斯常照著自我感覺追溯往事,絕對是個不牢靠的敘述者。她喜歡把自己塑造成鼓舞人心的形象。威爾第俱樂部舉辦年度舞會時,重點戲總是聚焦在變裝成知名女神或古人的會長身上。有一年,她打扮成靈感天使,揹著翅膀出場。有一年,她化身華格納歌劇女武神之一布琳希德(Brunnhilde),神氣活現,頭盔帶角,手持長矛,渾身散發魔力的霸氣。但在她這身威武的護胸甲裡面,她想保護的是什麼呢?

     


  • 第一章 賓州衛克斯貝里市
    第二章 珍金絲醫師夫人
    第三章 費城人
    第四章 音樂主席
    第五章 聖克萊.貝菲爾夫人
    第六章 受遺贈人
    第七章 俱樂部女子
    第八章 會長展歌喉
    第九章 貴婦佛羅倫斯
    第十章 夜后
    第十一章 卡內基音樂廳之首席女伶
    第十二章 有其父必有其女
    結語
    銘謝語與參考書目

     


首頁公司簡介異業合作人才招募圖書館採購/編目門市公告&三民禮券兌換處好站連結三民‧東大‧弘雅圖書目錄古籍‧古典圖書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