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為確保您的帳戶安全,如接獲三民書局來電詢問滿意度或訂單出錯,要求重新設定。請立即掛掉電話,並致電三民確認或撥165諮詢,永遠不要操作ATM。
  • 一般分類
    • 親子共讀

    • 電腦書

    • 財經企管

    • 文學作品

    • 文學

    • 總論

    • 文藝批評

    • 寫作/翻譯/演講

    • 中國文學

    • 東方文學

    • 西洋文學

    • 英國文學

    • 美國文學

    • 德國文學

    • 法國文學

    • 義國文學

    • 西班牙文學

    • 葡萄牙文學

    • 西方諸小國文學

    • 北歐各國文學

    • 中歐各國文學

    • 東歐各國文學

    • 美洲各國文學

    • 非洲各國文學

    • 澳洲/其他各地文學

    • 其他

    • 小說

    • 語言學習

    • 藝術設計

    • 休閒生活

    • 社會人文

    • 宗教命理

    • 科學‧科普

    • 醫療保健

中國圖書分類
惡之華
惡之華
  • 定  價:NT$400元
  • 優惠價:85340
  • 可得紅利積點: 10 點
  • 參考庫存: 目前有庫存
分享:
   大學出版品台灣大學 > 台大出版中心
   一般分類文學作品 > 文學 > 西洋文學 > 法國文學

商品介紹
  • 商品簡介
  • 作者簡介
  • 目次
  • 《惡之華》是受苦的靈魂綻放出的病弱花朵,散發不吉的冷香;
    詩人杜國清教授的全新完整譯本恰與原作「東西交輝」。

    《惡之華》――法國象徵主義詩人波特萊爾的不朽傑作,對二十世紀現代詩最具影響力的世界名著。日本小說家芥川龍之介曾為之傾倒自嘆:「人生不如波特萊爾的一行詩。」

    此一新版《惡之華》,名符其實是波特萊爾一生詩作的全譯本,包括第二版原著、《漂流詩篇》、六首禁詩及作者離世後的增訂和補遺,總共一百六十三首。波特萊爾以其作品在世界詩壇上,立於「光榮的絕頂」,在他的榮光之下,詩人杜國清獻上窮盡一生之力精心翻譯的中文譯本。

    本書並附有譯者的四篇文字:〈波特萊爾與《惡之華》〉簡介、〈致波特萊爾〉詩、〈波特萊爾與我〉散文、闡述象徵主義詩觀的〈萬物照應.東西交輝〉論文,以及波特萊爾年譜與相關歷史圖片,幫助讀者更貼近詩人及其詩作。


    ★臺大外文系名譽教授鄭恆雄專文導讀

  • 波特萊爾(Charles Pierre Baudelaire, 1821-1867)

    十九世紀法國詩人,象徵主義的開拓者,二十世紀新興藝術現代派的先河,也是美國作家愛倫.坡的法文翻譯者,以詩集《惡之華》(Les Fleurs du Mal)和散文集《巴黎的憂鬱》(Le Spleen de Paris)傳世。除了詩人與翻譯家以外,波特萊爾也是一個傑出的文學批評家和藝術批評家。他對文學、藝術、音樂、文明的批評著作,對後來的文學思潮與批評理論,都具有相當大的影響。

    波特萊爾在世四十六年,1857年出版《惡之華》時,三十六歲。除了再版的一百二十六首以外,詩人死前一年(1866)出版《漂流詩篇》(Les Épaves) 二十三首(包括初版被禁的六首),以及補遺十四首;波特萊爾一生的詩作,總共只有一百六十三首。以區區一百六十三首詩,波特萊爾在世界的詩壇上,立於「光榮的絕頂」。

    【譯者簡介】

    杜國清

    臺灣大學外文系畢業,日本關西學院大學日本文學碩士,美國史丹福大學中國文學博士。現任聖塔芭芭拉加州大學東亞系、賴和吳濁流臺灣研究講座教授,臺灣研究中心主任。杜教授專攻中國文學,中西詩論和臺灣文學,一九九六年創刊《台灣文學英譯叢刊》(Taiwan Literature: English Translation Series), 致力於臺灣文學的英譯,促進國際間對臺灣文學的了解。

    他曾任《現代文學》編輯,《笠》詩刊創辦人之一,著有詩集《蛙鳴集》、《島與湖》、《雪崩》、《望月》、《心雲集》、《殉美的憂魂》、《情劫集》、《勿忘草》、《對我 你是危險的存在》、《愛染五夢》、《愛的祕圖》、《山河掠影》、《玉煙集》、《詩論.詩評.詩論詩》等。翻譯有艾略特《荒原》、《艾略特文學評論選集》、波特萊爾《惡之華》、西脇順三郎《詩學》、劉若愚《中國詩學》、《中國文學理論》等。曾獲中興文藝獎、詩笠社翻譯獎;一九九三年漢城亞洲詩人大會頒與功勞獎,一九九四年榮獲文建會翻譯成就獎。

  • 鄭恆雄(臺大外文系名譽教授)

    一、波特萊爾的詩與象徵主義

    波特萊爾是象徵主義(Symbolism)的先驅,對於二十世紀西方現代詩的影響深遠。但是象徵的用法,在東西方的詩中,早已有之。中國最古老的《詩經》中就可以找到許多以象徵手法寫的詩,如〈螽斯〉及〈關雎〉等。中國古詩寫法通常為賦、比、興。賦直述其事;比以類似事物比喻;興則藉事物抒懷。賦、比、興中,除了直述的賦之外,比、興都採取間接的手法來表現詩人的感懷。這和象徵的功能相似,因為象徵即是以事物間接傳達詩人的情思。〈螽斯〉整首詩以螽斯為中心,「螽斯羽,詵詵兮」描寫其群聚之形象,多子多孫,很明顯的象徵「宜爾子孫」。「關關雎鳩,在河之洲」也是一個象徵,引出下面兩句「窈窕淑女,君子好逑」之興。西方最古老的史詩《伊利亞德》(Iliad)和《奧德賽》(Odyssey)也有豐富的象徵筆法,以荷馬明喻(Homeric simile)呈現。例如在《伊利亞德》第十七章末尾,荷馬描述希臘軍隊被特洛伊的將領伊尼亞思(Aeneas)和王子赫克托(Hector)打敗落荒而逃時,「就像一群小鳥看見老鷹追逐而來時尖聲慘叫」。此種老鷹追捕小鳥的明喻,生動的象徵戰場上強軍擊潰弱軍的場景。在第十八章的開頭,荷馬為了表現阿基里士(Achilles)聽到摯友帕特克羅斯(Patroklus)被赫克托殺死後的哀傷,甚至於用了如下的隱喻:「哀傷的烏雲籠罩住阿基里士」。此處以「烏雲」比喻「哀傷」,使抽象的情感用具體的形象顯現出來,深具象徵意義。所以,象徵手法自中國《詩經》及希臘史詩大約三千年以來已經廣為運用,不是西方現代象徵主義興起之後才發展出來的。但是使用象徵手法寫的詩並不一定就是象徵主義的詩,象徵主義的詩卻一定要用象徵手法。此點在下面闡釋。

    西方現代象徵主義以波特萊爾的《惡之華》(Les Fleurs du Mal, 1857)開端。波特萊爾因為翻譯了美國作家艾德格.愛倫.坡(Edgar Allan Poe)的作品,他的象徵手法很受坡的神秘驚悚詩(如〈大烏鴉〉“The Raven”) 和小說( 如〈厄舍大廈的崩塌〉“The Fall of the House of Usher”)的影響,氣氛陰沉,令人震顫。莫亥阿士(J. Moréas)在一八八六年發表的〈象徵主義宣言〉中,強調以具體的象徵及語言的音樂性間接呈現如夢似幻的潛意識情景並暗示朦朧多重的詩意,同時列舉波特萊爾、馬拉美(S. Mallarmé)及魏爾倫(P. Verlaine)三人為象徵主義的標竿詩人。

    波特萊爾的〈萬物照應〉(Correspondances)就是象徵主義典型的例子,描寫自然神殿中的樹木是活的柱子,不時對經過的人發出朦朧的語言(多重的象徵意義),而且有悠長的回聲,混合著氣味和色彩,在幽深的冥合中,造成精神和感官的歡狂。這首詩中的十個元素(神秘、朦朧、象徵、聲音、氣味、色彩、冥合、精神、感官的通感[synesthesia]和歡狂)經常出現在波特萊爾及象徵主義的詩中,是象徵主義詩的特色。象徵主義也強調詩的音樂性,正如坡的〈大烏鴉〉和波特萊爾的《惡之華》,都有如咒語般諧和的音韻及迴盪的節奏。其他採用象徵手法寫的詩,如無這些特色,就只是象徵詩,不是象徵主義的詩,例如《詩經》的〈螽斯〉及荷馬的明喻和隱喻。

    象徵主義對於西方現代主義的影響甚鉅。現代主義中,意象主義(Imagism)強調呈現具體準確的意象,超現實主義(Surrealism)專注於潛意識非理性的夢幻世界,都或多或少承其餘緒。現代詩人除了法國象徵主義的中堅馬拉美、魏爾倫、韓波(A. Rimbaud)、拉佛格(J. Laforgue)、梵樂希(P. Valéry)等之外,其他國家的重要詩人如龐德(E. Pound)、艾略特(T. S. Eliot)、葉慈(W. B. Yeats)、里爾克(R. M. Rilke)、史蒂文斯(W. Stevens)等都受其影響。艾略特的鉅著《荒原》(The Waste Land, 1922)尤其是象徵主義及現代主義的巔峰之作。

    二、如何欣賞波特萊爾的詩

    波特萊爾《惡之華》中第四首〈萬物照應〉(Correspondances)及第六十六首〈貓〉(Les Chats)是最精彩的詩中之兩首,都是以十四行詩格式寫的,採用亞歷山大格律(alexandrine),每行十二音節(但是有時會增減一個音節成為十三或十一音節),並且押韻,聲律和諧優美。可是後來象徵主義的詩人逐漸擺脫詩律的限制,採用自由詩體(vers libre),以自然語言的節奏來呈現變化多端的音樂性,如韓波的〈海洋〉(Marine)和〈動盪〉(Mouvement)。此節將以杜國清(2011)的中譯和法文原文比對以欣賞波特萊爾此兩首詩中文和法文版之音樂性及其優美詩句。

    4 萬物照應

    「自然」是一座神殿,那些活柱子
    不時發出一些曖昧朦朧的語言;
    人經過那兒,穿越象徵的森林,
    森林望著他,投以熟識的凝視。
    有如一些悠長的回聲,在遠方混合
    於幽暗而深邃的一種冥合之中,
    像黑暗又像光明一樣浩瀚無窮,
    芳香、色彩、聲音互相感應著。
    有些芳香,涼爽如幼兒的肌膚,
    柔和猶如雙簧管,碧綠如牧場,
    ──別的芳香,腐爛、得意、豐富,
    具有無限物象不斷擴展的力量,
    像龍涎香、麝香、安息香和焚香,
    在高唱精神和各個感官的歡狂。

    4 Correspondances

    La Nature est un temple où de vivants piliers
    Laissent parfois sortir de confuses paroles;
    L'homme y passe à travers des forêts de symboles
    Qui l'observent avec des regards familiers.
    Comme de longs échos qui de loin se confondent
    Dans une ténébreuse et profonde unité,
    Vaste comme la nuit et comme la clarté,
    Les parfums, les couleurs et les sons se répondent.
    II est des parfums frais comme des chairs d'enfants,
    Doux comme les hautbois, verts comme les prairies,
    – Et d'autres, corrompus, riches et triomphants,
    Ayant l'expansion des choses infinies,
    Comme l'ambre, le musc, le benjoin et l'encens,
    Qui chantent les transports de l'esprit et des sens.

    首先,杜國清中譯的押韻幾乎和法文原文一樣,都是abba/cddc/efefgg(「子、言、林、視/合、中、窮、著/膚、場、富、量、香、狂」與法文原文之iliers、oles、oles、iliers/ondent、té、té、ondent/fants、ies、phant、ies、cens、sens相對應),可見杜國清翻譯韻腳之用心。然而波特萊爾的押韻更複雜精微,不僅僅是V(一個元音,如ies)、VC(一個元音接一個輔音,如oles)和CV(一個輔音接一個元音,如té及fants、phants),也有CVC(一個輔音接一個元音再接一個輔音,如cens、sens),甚至於有VCV(一個元音接一個輔音再接一個元音如iliers、iliers)這些更複雜的押韻,可知波特萊爾工於聲律。這種聲律幾乎是不可能翻譯的,但是杜國清至少把fants(第九行)、phant(第十一行)成功譯成了「膚、富」,同樣是CV,真是難能可貴。至於波特萊爾原詩中每行十二個音節的格律,杜譯有五行的字數是十二個(如第一、三、四、九、十行),合乎格律,其他九行最少十個字,最多十四個字,有些彈性,也無可厚非。

    波特萊爾原詩由於押韻及格律極為嚴謹,所以聲韻和諧,節奏舒緩,以法文朗誦出來,極富音樂性。這就是象徵主義詩的重要特色之一。杜國清的中譯自然無法完全保存原詩的音樂性,但是朗讀起來也還有舒緩和諧的節奏,已經有不少音樂性了。

    杜國清譯文的遣詞用字,相當講究,很能顯現原詩的氣氛和意涵。上一節提到,這首詩有十個元素以呈現如夢似幻的象徵情景,杜國清把這些元素掌握得很好,使讀者可以感受到自然神殿的幽秘、深遠、和諧及狂喜。例如第二個詩節的譯文就意象非常豐富,「有如一些悠長的回聲,在遠方混合」,「於幽暗而深邃的一種冥合之中」,又有明暗之光影變化,「浩瀚無窮」,還有「芳香、色彩、聲音」之互相感應。第九及第十行就舉出嗅覺的芳香與其他感覺混合的具體例子:「涼爽如幼兒的肌膚」(嗅覺與撫摸幼兒肌膚的觸覺混合),「柔和猶如雙簧管」(嗅覺與音樂的聽覺混合),「碧綠如牧場」(嗅覺與顏色的視覺混合),讓讀者的眼、耳、鼻、舌、身、意之六根感官應接不暇。這正是波特萊爾象徵主義詩的一個重要特色。讀者必須以所有的感官去體驗詩中的色、聲、香、味、觸、法,也就是「通感」。

    這首詩雖然表面描述自然神殿中的象徵森林,其實也影射整個人世間的各種情境和際遇。這就是象徵主義詩朦朧多義的特色,使讀者吟誦再三仍不能窮盡其深義。由此可知,波特萊爾的詩已經達到佛法「有為法」中「色、聲、香、味、觸、法」全部的內涵。至於「無為法」中的「空觀」,就不是波特萊爾所刻意追求的。但是波特萊爾《惡之華》的題材包羅美醜、善惡、愛慾、生死等,可以說眾生相幾乎都描述到了。他以高超的詩藝而永恆不朽,從六根出發而超脫六根,因此也可以說達到〈般若波羅蜜多心經〉所提的「不生不滅,不垢不淨,不增不減」那種無為法的境界。

    此詩結構相當簡單:第一節四行揭櫫主題,認為森林是自然的神殿,充滿象徵,經常會發出各種聲音,人類經過那裡,森林會注視他,和他互動;第二、三、四節提供互動的的細節。因此這首詩的結構遠不如第六十六首〈貓〉之複雜。

    這首詩中鮮明的意象如「涼爽如幼兒的肌膚」、「柔和猶如雙簧管」、「碧綠如牧場」等對於後來的意象主義有相當大的影響。

    就我所知,〈Correspondances〉這首詩至少有六種中譯。除了杜國清(1972/2011)兩種之外,還有戴望舒(1947)、莫渝(1985)、錢春綺(1998)及郭宏安(2002)四種。杜國清的兩種譯文都把詩題譯為「萬物照應」,戴望舒和郭宏安譯為「應和」,莫渝譯為「冥合」,錢春綺譯為「感應」,顯示這五位譯者對於此詩詮釋之異同。郭宏安之「應和」應該是受戴望舒的影響。他們兩人的「應和」直譯此法文詩題的意義,比較抽象,讀者必須設法聯想此詩題和內容的關係。錢春綺的「感應」呼應第八句「芳香、色彩、音響全在互相感應」,表現鼻、眼、耳三種感官的互相感應。莫渝的「冥合」是他個人的詮釋,因為此詩法文原文之詩題及內容並無明確「冥合」的詞彙。「冥」意為「黑暗/深邃」,故「冥合」應指第六行「混入黝黑深邃的和諧中」。杜國清(1972/2011)的「萬物照應」為意譯,引申原來詩題成為「萬物」之間的「照應」,包含世界所有事物,統整全詩之內涵,並且和第十二行「具有無限物象不斷擴展的力量」密切相關。以上六種中譯的詩題共有四種譯法,各自表現譯者對於此詩內涵的詮釋:戴及郭譯最直截了當;錢譯根據第八句,比較侷限於鼻、眼、耳三種感官;莫譯則間接指向第六行,涵意受到限制;杜譯不限於法文原來詩題,但是比較能涵蓋全詩通感之內容,也就是他所說的「象徵主義的形而上的世界,是建立在『萬物照應』的自然宇宙哲學上」(杜國清2011: 406)。

    三、結語

    波特萊爾在十九世紀中葉開啟象徵主義的詩,以描寫複雜的現代化都市巴黎時,也首創現代性(modernité)的觀念。他的詩影響二十世紀許多國家現代主義的發展以及詩的寫作,使詩的技巧更為精緻,內涵更為深邃。

    杜國清在一九六○年開始寫詩之後,注意到紀弦的「現代派」主張發揚光大波特萊爾以來的現代詩,印象深刻,從而開始搜尋《惡之華》和《巴黎的憂鬱》的翻譯和相關文章。但是當時《惡之華》不管在大陸或臺灣,都只有零星的翻譯,沒有全譯本。於是他從一九七一年開始把《惡之華》翻譯成中文,一九七二年起在《笠》連續刊載,於一九七七年由純文學出版全譯本。由於翻譯《惡之華》的緣故,他深受波特萊爾的兩個創作原理――「超自然主義」和「反諷」──影響。所以本來寫浪漫抒情詩的杜國清,開始加入知性的思考,例如他的〈萬法交徹〉這首詩雖然唱和波特萊爾的〈萬物照應〉,但是加入佛教《大方廣佛華嚴經》的廣大無邊智慧和象徵系統,呈現因緣相生的宇宙觀。〈萬物照應〉的頭兩行是「自然是一座神殿,那些活柱子/不時發出一些曖昧朦朧的語言」,而〈萬法交徹〉的頭兩行是「自然是一座華嚴的宮殿/天穹的羅網,懸掛無數寶珠」,杜詩以「寶珠」取代波特萊爾的「活柱子」,同樣具有深邃的象徵意義。〈萬物照應〉以自然的森林作為象徵的背景,引申出其中的色、聲、香、味、觸、法,而〈萬法交徹〉以因陀羅網的寶珠反映詩人觀照宇宙因緣的詩心,「一尺之鏡見百里影/一夕之夢 縈繞千年」。可見杜國清的〈萬法交徹〉是由〈萬物照應〉衍生出來的佛法詩觀和宇宙觀,兩首詩真可以說是「東西交輝」,相得益彰。

    杜國清這個《惡之華》完整譯本,不僅可以幫助讀者追尋西方象徵主義和現代詩的源頭,還可以學會象徵的用法及詩的組織結構,甚至於吸收豐富的詞彙,增強寫作能力。


    譯者序
    波特萊爾與《惡之華》

    詩人波特萊爾(Charles Baudelaire, 1821-1867)年輕時是相當英俊的。他有一頭波狀的黑髮,起伏在高敞的額上;清秀的眉毛下雙眼皮鑲嵌著兩顆黑眼珠,鼻子端莊而敏銳,嘴巴寬闊沉默,薄薄的嘴唇帶有譏諷和挑逗的誘惑。

    詩人善於談吐,風度溫柔文雅。天生感性敏銳,知性聰穎,個性早熟。父親去世時他才六歲。父親的儒雅風度、藝術趣味以及虔誠的信教心,在他心中留下不可磨滅的印象。曾立志做畫家的父親常帶他到公園散步,告訴他公園裡的種種雕像,而在他幼小的心中根植了深厚的美術趣味。父親去世之後,他享有母親全部的愛。在母親翌年改嫁之前的二十個月,可說是詩人一生中僅有的最幸福的時期,成為他詩中充滿懷念的回憶。(見《惡之華》再版第九十九首〈我仍忘不了⋯⋯〉與第七十六首〈憂鬱〉。)

    詩人的繼父是軍人奧比克(Jacques Aupick)。在波特萊爾幼小的心中,是他劫奪了母親對他的愛。波特萊爾與母親的關係,也隨著他與繼父之間的關係而改變,時而和諧,時而緊張,時而充滿爆炸性的火藥味。雖然奧比克將軍並無存心虐待或表示厭惡的態度,他對波特萊爾的天賦和個性,可說缺乏該有的了解與同情。甚至他母親,事實上也沒有了解真正的波特萊爾,尤其是他的感情以及內心的精神生活。他們曾經有意將波特萊爾培養成外交家,而對波特萊爾志向文學的決心感到驚訝與幻滅。在他們結婚之後,再三再四將波特萊爾送到學校去住宿或寄居在朋友家裡,甚至強迫他到南洋去遠遊八個月,難怪詩人也認為是太自私了。

    詩人十九歲時在巴黎拉丁區過著放浪自由的生活,染上了終生煩惱的梅毒與吸毒、借債、揮霍等習癖。這可說是對家庭的反抗,同時也是個性的覺醒。一等到二十一歲成年繼承了生父的巨額遺產,詩人不久即搬出父母的家。住在安茹河岸(quai d’Anjou)的碧牡丹公館(Hôtel de Pimoden)那段期間(約兩年),可說是詩人發揮紈褲子弟生活的趣味與服飾的得意時期。他的公寓裝飾以紅色和黑色條紋的壁紙,高貴的地毯和窗子,以及精瓷、名畫和古董。他有時穿著黑色天鵝絨的緊身衣,腰間束以金黃色的帶子;有時穿著窄燕尾的外衣,上等白襯衫,反折的寬袖口,頸間開敞的領子,或繫以鮮紅的領帶;有時穿著大幅高級的黑呢絨、緊腿褲、漆皮鞋以及白色絲襪。這種「瀟灑」(Dandyism)的服裝和生活,正如藍波(Jean Arthur Rimbaud)所說的,是「太過於藝術家的環境」。

    這種紈褲子弟的趣味和服裝,在兩年之內使他花掉了四萬法郎,另外負債二萬五千法郎(他所繼承的巨額遺產是七萬五千法郎)。其揮霍之豪華與瀟灑,不能不令人羨嘆。因此,奧比克夫婦斷然採取對策,向法院提出申訴,而結果,詩人被判為準禁治產者。這個法律手續前後不到三個月,不容許詩人有任何商討辯白的餘地,而成為詩人一生為付利息而苦惱的一大原因。難怪詩人對他母親愛恨交加,而在〈祝禱〉(《惡之華》第一首)中,充滿對母親的怨恨之詞。

    《惡之華》中差不多有一半是與女人有關的情詩。波特萊爾詩中的女人一共有四個;她們在不同的時期使詩人留下優美與痛苦的詩篇。第一個是「斜眼的莎拉」(Sarah la Louchette),巴黎拉丁區的猶太妓女。詩人因她寫了三首詩:即第二十五首〈你想將整個宇宙都帶進閨房〉,第三十二首〈一夜我躺在醜惡猶太女人身邊〉,另一首沒收在《惡之華》中。詩人與莎拉的交往是在十九歲到二十一歲之間的三年,其中一年詩人離開巴黎前往南洋。兩人的關係並不深切,但是這種早期的戀愛體驗,對於日後詩人的戀愛觀以及對女人的看法具有莫大的影響。

    詩人的第二個女人是珍妮.杜娃(Jeanne Duval)。詩人認識她時二十一歲,而前後來往共二十年(1842-1861),其中經過了多少次的分離與重歡。珍妮.杜娃(或露美Lemer)是個黑白混血的女伶,個子高大,肉體豐滿,具有豐厚的黑髮,銅色的皮膚、大大的眼睛、稍厚的嘴唇。她脾氣彆扭、生性冷酷。她與詩人有著短暫的幸福生活,可是也帶來爾後多年的不幸。詩人對她盡情盡義,幾次向監護人和他母親要求讓珍妮繼承他的財產,可是她幾乎從一開始就對他不忠實,騙他、搶他,故意傷他。即使如此,詩人從來沒有失去對她的責任感;每次分離,仍在經濟上盡力照顧她的需要。她是詩人一生的十字架。詩人對她的熱情,時而優柔,時而幾乎是憎恨。他們兩人像是一對歡喜冤家,具有拆不散的孽緣。詩人因她而寫的詩,亦即所謂珍妮.杜娃詩篇(The Jeanne Duval Cycle),根據史加福(Francis Scarfe)教授的判斷,有〈異國的芳香〉(第二十二首)、〈髮〉(第二十三首)、〈我愛慕你⋯⋯〉(第二十四首)、〈然而還不滿足〉(第二十六首)、〈舞動的蛇〉(第二十八首)、〈腐屍〉(第二十九首)、〈來自深淵的叫喊〉(第三十首)、〈貓〉(第三十四首)、〈決鬥〉(第三十五首)、〈陽臺〉(第三十六首)、〈著魔的男人〉(第三十七首)、〈幽靈〉(第三十八首)、〈午後之歌〉(第五十八首)、〈貝雅翠斯〉(第一一五首)等。

    詩人的第三個女人是瑪利.朵白蘭(Marie Daubrun)。詩人跟她的來往是在二十六歲到三十八歲之間。她是個女伶和模特兒;金髮美人,綠眼珠,鼻子稍為朝上,嘴唇像玫瑰花蕾。詩人曾在他的朋友德瑞(Deroy)的畫室中貪婪地注視她的裸體。一八四七年,她在聖馬丁劇院主演《金髮美女》,頗為成功。詩人在寫給她的信中說:「由於你,瑪利,我將堅強偉大。像佩脫拉克(Petrarch),我將使我的羅拉(Laura)不朽。請當我的守護天使、我的繆斯、我的聖母,引導我走著『美』的道路。」最初,詩人的追求遭到拒絕,因她當時對他的朋友班維爾(Banville)更有興趣。因此,詩人對她反而寄以柏拉圖式的愛情,直到一八五四年詩人對她的熱情復燃。可是在詩人為她的戲劇前途奔走失敗以後,她就離開詩人再投到班維爾的懷抱。這種三角關係使詩人感到莫大痛苦和嫉妒。根據史加福教授的判斷,所謂瑪利.朵白蘭詩篇(The Marie Daubrun Cycle),包括第四十九首到五十六首的〈毒〉、〈陰空〉、〈貓〉、〈優美的船〉、〈旅邀〉、〈無可挽救者〉、〈交談〉、〈秋之歌〉,以及第六十四首〈秋的小曲〉與第九十八首〈虛假的愛〉等。

    詩人的第四個女人是莎巴伽夫人(Madame Sabatier)。詩人跟她的交往是在三十一歲到四十歲之間。她是一個銀行家的情婦;她家的沙龍在經濟上是由銀行家支持的。她是個白膚金髮碧眼的美人,五官端莊,嘴上常帶著微笑。她較有教養,富於機智,但是道德觀念頗無原則。她不避與崇拜者逢場做戲。詩人愛她,把她當作精神戀愛的對象。從一八五二年起,詩人不斷以匿名寫信給她,同時附上情詩。她是詩人理想的結晶、靈感的泉源、崇拜的繆斯。詩人寫給她的匿名信和情詩,繼續了五年,直到一八五七年八月三十日,莎巴伽夫人以身相許。可是那晚的幽會,對詩人而言,不是狂喜而是幻滅。在第二天寫給莎巴伽夫人的信中,詩人說:「幾天前你是女神,如今你是女人。」詩人對她的精神戀愛,於焉告終。《惡之華》中所謂莎巴伽詩篇(The Sabatier Cycle),包括從第四十首到第四十八首的〈永遠一樣〉、〈她的一切〉、〈今晚你要說什麼⋯⋯〉、〈活火炬〉、〈通功〉、〈告白〉、〈心靈的黎明〉、〈黃昏的諧調〉、〈香水瓶〉,以及第六十二首〈憂愁與流浪〉等。

    除了女人,波特萊爾的一生中,曾有一時對政治社會現狀頗為關心和參與。一八四八年二月革命時,他站在群眾的一邊。在一八四八到一八五一年(二十七歲到三十歲)的革命時期,他的行動相當複雜與狂熱,但大體上是由於感情的衝動與一時的憤慨。不久也就對社會主義幻滅,接著是對政治的冷感。雖然革命時期的影響,並不直接表現在詩中,波特萊爾在一八五○年和一八五一年預告他的詩集即將出版,當時的書名卻擬為《冥府》(Les Limbes)。《冥府》雖是個帶有濃厚神學色彩的用語,當時的社會主義者用以形容社會的一個狀態,含有時代與政治的意義。波特萊爾的詩,雖然沒有政治性的革命氣息,但是有些作品含有現實主義的寫實精神卻是無可否認的。例如,屬於〈冥府詩篇〉中的〈拾荒者的酒〉(第一○五首)、〈殺人犯的酒〉(第一○六首)、〈窮人之死〉(第一二二首),以及〈巴黎寫景〉中的〈七個老頭兒〉(第九十首)、〈小老太婆〉(第九十一首)、〈黃昏〉(第九十五首)、〈賭博〉(第九十六首)等等。

    另一方面值得一提的是,波特萊爾是美國作家愛倫.坡 (Edgar Allan Poe)的翻譯者和介紹者。他對愛倫.坡的興趣開始於一八四七年(二十六歲);一八五二年(三十一歲)開始大量翻譯。那年三月及四月在《巴黎評論》上發表〈愛德嘉.愛倫.坡的生平與作品〉,那是歐洲真正評論愛倫.坡的第一篇論文。一八五六年(三十五歲)完成的《珍奇譚》(Histoires extraordinaires),至今仍是法文的標準譯本。

    除了詩人與翻譯家以外,波特萊爾也是一個傑出的文學批評家和藝術批評家。他對文學、藝術、音樂、文明的批評著作,對後來的文學思潮與批評理論,都具有相當大的影響。

    《惡之華》初版是在一八五七年,詩人三十六歲。除序詩以外,共收錄一百首詩,其中六首後來被禁。再版是在一八六一年(四十歲),共錄一百二十六首,其中新增三十二首以取代初版的六首。再版是詩人生前最後選定安排的定本,向來是《惡之華》版本的依據。雖然作者死後翌年(一八六八),由密歇爾.雷威(Michel Lévy)書店出版《惡之華》第三版,並錄再版以後詩人在雜誌上發表的作品,以其編排與選擇並非出於作者本意,不足依據。除了再版的一百二十六首以外,再加上詩人死前一年(一八六六年)出版的《漂流詩篇》(Les Épaves)二十三首(包括初版被禁的六首),以及補遺十四首,波特萊爾一生的詩,總共只有一百六十三首。以區區一百六十三首詩,波特萊爾在世界的詩壇上,立於「光榮的絕頂」。

    《惡之華》再版在序詩之下,共分六章:一、〈憂鬱與理想〉(八十五首);二、〈巴黎寫景〉(十八首);三、〈酒〉(五首);四、〈惡之華〉(九首);五、〈叛逆〉(三首);六、〈死〉(六首)。其中第二章〈巴黎寫景〉為初版所無,是由初版的〈憂鬱與理想〉中八首與新作十首凑成的;詩篇的位置和數目與初版稍有異動,具有詩人原來預定的構成。

    關於《惡之華》的構成,可從一貫的主題中加以考察。六章的標題似乎含有《惡之華》之主題的一貫性。在獻詞中,作者說是獻上「這些病弱的花朵」。所謂「病弱的」(madadif),含有「惡」(mal)與「病」 (maladie)的雙重意思。然則,《惡之華》的主題,不僅是表現作者的靈魂在善與惡之間的衝突所迸出的火花,同時也是表現作者的精神在受苦的病中所醞釀發散的花香。所謂善與惡,是道德上或倫理上的觀念。波特萊爾年幼時受過天主教的洗禮;在他的意識中,原罪的觀念根深蒂固。雖然他在年輕時已失去對神的信仰,但是他無法完全漠視或棄絕神的存在。他越反抗,越瀆神,越皈依惡魔,結果越是悔恨,越意識到罪孽深重,也越證明神的存在對他的支配力量。從基督教的原罪觀念看來,離開神的生活方式乃是惡。由此觀之,《惡之華》可說是背叛神的逆子,在「失樂園」裡徬徨、悔恨的心路歷程或良心掙扎的紀錄。

    另一方面從《惡之華》的「病」義看來,作者心靈上的病到底是什麼病呢?一言以蔽之,是「倦怠」(ennui)。所謂「倦怠」,是指精神上的厭倦、疲乏、懈怠、消沉、沮喪、無聊、空虛,以及意志力的逐漸頹廢墮落和不斷退化。詩人在〈給讀者〉中指出,在人性脆弱、惡魔君臨的人生現實中,人是情欲的奴隸,惡魔的傀儡,而倦怠是人生中最大的惡德,且是其他惡德的根源。從天主教的觀點看來,倦怠或精神上的怠惰,是莫大的罪,且是其他罪的根源。波特萊爾的倦怠是無可救藥的,終於將他導向絕望。由此觀之,《惡之華》可說是詩人企圖從倦怠中獲得解脫的種種追尋或逃避的歷程和紀錄。

    在第一章〈憂鬱與理想〉中,詩人的「理想」不外乎脫離倦怠的現實世界,包括對戀愛、美、詩、逸樂、童年回憶、異國,以及人造樂園的追求。詩人的「憂鬱」不外乎對現實的絕望與無可奈何,其中包括哀愁、苦惱、悔恨、忘卻、空虛、深淵、時間的重荷、以及死等等副次的主題。以下各章,〈巴黎寫景〉、〈惡之華〉、〈叛逆〉和〈死〉,可說都是詩人的靈魂在逃脫倦怠、企求安慰、追尋理想的過程中所展開的光景和痕跡。詩人試想在外界的自然中尋找解脫,而外界,對他而言,亦即巴黎;充滿巴比倫的惡德和墮落景象的巴黎街頭,無異是地獄的門口。於是,詩人退而在「酒」中麻醉自己。酒,正像麻藥,只能給與暫時的忘卻和幻覺;所謂「人造樂園」也只不過是海市蜃樓而已。進而,詩人甚至想在「惡」與「叛逆」中尋求解脫。正像在美或酒的沉醉中,為惡與叛逆也只不過是企圖忘卻現實的一種手段而已。在為惡或叛逆之中,只要能暫時忘卻現實的空虛,脫離苦惱的折磨,逃避倦怠的嚙咬,減輕時間的重荷,詩人無不感到莫大的狂喜。然而狂喜只是短暫的。最後,唯一的解脫只有「死」。「死」是唯一的希望和靈藥;是永生的入口,靈魂的理想鄉。於是「惡之華」的心路歷程乃以「旅航」結束;詩人的靈魂在「死」的深淵中,探尋理想鄉,一個「未知」的世界,不管那是天國或地獄。

    《惡之華》正如作者所預告的,在於表現「現代青年的憧憬與憂鬱」、「追溯現代青年精神動搖不安的歷史」。這也正是《惡之華》的現實意義,而這種現實意義是具有永久性的。因為人的存在永遠具有無限的哀愁,而哀愁的靈魂永遠在憧憬理想追求安慰。《惡之華》做為詩作品最大的價值正在於給後代無數受苦的靈魂以安慰。

  • 臺大出版中心二十週年紀念選輯總序/項潔
    杜國清譯《惡之華》導讀/鄭恆雄
    譯者序:波特萊爾與《惡之華》/杜國清
    致波特萊爾/杜國清
    作者獻詞/波特萊爾
    致讀者/波特萊爾

    惡之華 LES FLEURS DU MAL

    憂鬱與理想 SPLEEN ET IDÉAL
    1 祝禱 Bénédiction
    2 信天翁 L'Albatros
    3 高翔 Elévation
    4 萬物照應 Correspondances
    5 〔我喜愛對那些裸體時代⋯⋯〕 Jaime le souvenir de ces époques nues
    6 燈塔 Les Phares
    7 生病的繆斯 La Muse Malade
    8 賣身的繆斯 La Muse Vénale
    9 惡僧 Le Mauvais Moine
    10 仇敵 L'Ennemi
    11 厄運 Le Guignon
    12 前生 La Vie Antérieure
    13 踏上旅途的波希米人 Bohémiensen Voyage
    14 人與海 L'Homme et la Mer
    15 唐璜在地獄 Don Juan aux Enfers
    16 傲慢的懲罰 Châtiment de l'Orgueil
    17 美 La Beauté
    18 理想 L'Idéal
    19 女巨人 La Géante
    20 假面 Le Masque
    21 美的讚歌 Hymne à la Beauté
    22 異國的芳香 Parfum Exotique
    23 髮 La Chevelure
    24 〔我愛慕你⋯⋯〕 Je t'adore à l'égal de la voûte nocturne
    25 〔你想將整個宇宙都帶進閨房〕 Tu mettrais l'univers entier dans ta ruelle
    26 然而還不滿足 Sed non Satiata
    27 〔穿著波浪狀⋯⋯〕 Avec ses vêtements ondoyants et nacrés
    28 舞動的蛇 Le Serpent qui Danse
    29 腐屍 Une Charogne
    30 來自深淵的叫喊 De Profundis Clamavi
    31 吸血鬼 Le Vampire
    32 〔一夜我躺在醜惡猶太女人身邊〕 Une nuit que j'étais près d'une affreuse Juive
    33 死後的悔恨 Remords posthume
    34 貓 Le Chat
    35 決鬥 Duellum
    36 陽臺 Le Balcon
    37 著魔的男人 Le Possédé
    38 幽靈 Un Fantôme
     Ⅰ 黑闇 Les Ténèbres
     Ⅱ 薰香 Le Parfum
     Ⅲ 畫框 Le Cadre
     Ⅳ 肖像 Le Portrait
    39 〔給你這些詩⋯⋯〕 Je te donne ces vers afin que si mon nom
    40 永遠一樣 Semper Eadem
    41 她的一切 Tout Entière
    42 〔今晚你要說什麼⋯⋯〕 Que diras-tu ce soir, pauvre âme solitaire
    43 活火炬  Le Flambeau Vivant
    44 通功 Réversibilité
    45 告白 Confession
    46 心靈的黎明 L'Aube Spirituelle
    47 黃昏的諧調 Harmonie du Soir
    48 香水瓶 Le Flacon
    49 毒 Le Poison
    50 陰空 Ciel Brouillé
    51 貓 Le Chat
    52 優美的船 Le Beau Navire
    53 旅邀 L'Invitation au Voyage
    54 無可挽救者 L'Irréparable
    55 交談 Causerie
    56 秋之歌 Chant d'Automne
    57 給一位聖母 A une Madone
    58 午後之歌 Chanson d'Après-Midi
    59 西西娜 Sisina
    60 給我佛蘭琪絲嘉的讚歌 Franciscae meae Laudes
    61 給生長在殖民地的一位夫人 A une Dame Créole
    62 憂愁與流浪 Moesta et Errabunda
    63 幽靈 Le Revenant
    64 秋的小曲 Sonnet d'Automne
    65 月亮的悲哀 Tristesses de la Lune
    66 貓 Les Chats
    67 貓頭鷹 Les Hiboux
    68 煙斗 La Pipe
    69 音樂 La Musique
    70 墳墓 Sépulture
    71 幻想的版畫 Une Gravure Fantastique
    72 快活的死者 Le Mort Joyeux
    73 憎恨的無底桶 Le Tonneau de la Haine
    74 裂鐘 La Cloche Fêlée
    75 憂鬱 Spleen
    76 憂鬱 Spleen
    77 憂鬱 Spleen
    78 憂鬱 Spleen
    79 著魔 Obsession
    80 虛無的滋味 Le Goût du Néant
    81 苦惱的鍊金術 Alchimie de la Douleur
    82 恐怖的共感 Horreur Sympathique
    83 自我懲罰者 L'Héautontimorouménos
    84 無可贖救者 L'Irrémédiable
    85 時鐘 L'Horloge

    巴黎寫景 TABLEAUX PARISIENS
    86 風景 Paysage
    87 太陽 Le Soleil
    88 給一個紅髮的乞丐女郎 A une Mendiante Rousse
    89 天鵝 Le Cygne
    90 七個老頭兒 Les Sept Vieillards
    91 小老太婆 Les Petites Vieilles
    92 盲人 Les Aveugles
    93 給交臂而過的一個女人 A une Passante
    94 骸耕圖 Le Squelette Laboureur
    95 黃昏 Le Crépuscule du Soir
    96 賭博 Le Jeu
    97 死的舞蹈 Danse Macabre
    98 虛假的愛 L'Amour du Mensonge
    99 〔我仍忘不了⋯⋯〕 Je n'ai pas oublié, voisine de la ville
    100 〔你曾嫉妒的⋯⋯〕  La servante au grand coeur dont vous étiez jalouse
    101 霧和雨 Brumes et Pluies
    102 巴黎之夢 Rêve Parisien
    103 黎明 Le Crépuscule du Matin

    酒 LE VIN
    104 酒魂 L'Ame du Vin
    105 拾荒者的酒 Le Vin des Chiffonniers
    106 殺人犯的酒 Le Vin de l'Assassin
    107 孤獨者的酒 Le Vin du Solitaire
    108 熱戀者的酒 Le Vin des Amants

    惡之華 FLEURS DU MAL
    109 毀滅 La Destruction
    110 一個受難的女人 Une Martyre
    111 該入地獄的女人 Femmes Damnées
    112 一對好姊妹 Les Deux Bonnes Soeurs
    113 血泉 La Fontaine de Sang
    114 寓意 Allégorie
    115 貝雅翠斯 La Béatrice
    116 塞瑟島之旅 Un Voyage à Cythère
    117 愛神與大腦殼 L'Amour et le Crâne

    叛逆 RÉVOLTE
    118 聖.彼得的否認 Le Reniement de Saint Pierre
    119 亞伯與該隱 Abel et Caïn
    120 向惡魔的連禱 Les Litanies de Satan

    死 LA MORT
    121 戀愛者之死 La Mort des Amants
    122 窮人之死 La Mort des Pauvres
    123 藝術家之死 La Mort des Artistes
    124 一日之終 La Fin de la Journée
    125 好奇者的夢 Le Rêve d' un Curieux
    126 旅航 Le Voyage

    漂流詩篇 LES ÉPAVES(1866)

    1 浪漫派的落日 Le Coucher du Soleil Romantique

    《惡之華》被禁詩篇 PIÈCES CONDAMNÉES
    2 麗斯波斯島 Lesbos
    3 墮入地獄的女人(黛菲尼與伊波麗特) Femmes Damnées Delphine et Hipolyte
    4 忘川 Le Léthé
    5 給一位太快活的女人 A Celle Qui Est Trop Gaie
    6 首飾 Les Bijoux
    7 吸血鬼的化身 Les Métamorphoses du Vampire

    豔歌 GALANTERIES
    8 噴泉 Le Jet D'eau
    9 貝爾特的眼睛 Les Yeux de Berthe
    10 讚歌 Hymne
    11 容貌的期許 Les Promesses d'un Visage
    12 怪物(別題「恐怖趣味的林澤仙女的讚辭」) Le Monstre Ou Le Paranymphe d'une Nymphe Macabre
    13 給我佛蘭琪絲嘉的讚歌 Franciscae meae Laudes

    題詠 ÉPIGRAPHES
    14 奧諾雷‧杜米埃肖像題詩 Vers Pour Le Portrait de M. Honoré Daumier
    15 瓦倫西的羅拉 Lola De Valence
    16 題《牢中的塔索》(德拉珂羅瓦所畫) Sur Le Tasse En Prison d'Eugène Delaroix

    雜篇 PIÈCES DIVERSES
    17 聲音 La Voix
    18 意想不到者 L'Imprévu
    19 贖金 La Rançon
    20 給一位馬拉巴姑娘 A Une Malabaraise

    戲作 BOUFFONNERIES
    21 阿米娜‧波雪蒂初上舞臺(於布魯塞爾莫奈劇院) Sur Les Débuts d'Amina Boschetti
    22 致歐金‧福洛曼丹氏(關於某個令人討厭者自稱是他的朋友) A M. Eugène Fromentin / A Propos d'un Importun / Qui Se Disait Son Ami
    23 戲謔的小酒店(從布魯塞爾到約庫耳途中所見) Un Cabaret Folâtre / Sur La Route de Bruxelles à Uccle

    《惡之華》第三版增訂稿 PIÉCES AJOUTEES(1866-1868)

    1 一本禁書的題詞 Épigraphe Pour un Livre condamné
    2 致邦維爾(一八四二年作) A Théodore de Banville—1842—
    3 和平的煙斗(仿朗費羅) Le Calumet de Paix Imité de Longfellow
    4 異教徒的祈禱 La Prière d'un Païen
    5 蓋子 Le Couvercle
    6 午夜的反省 L'Examen de Minuit
    7 悲情的戀歌 Madrigal Triste
    8 警告者 L'Avertisseur
    9 叛逆者 Le Rebelle
    10 離此遙遠 Bien Loin d'Ici
    11 深淵 Le Gouffre
    12 伊卡洛斯的悲嘆 Les Plaintes d'un Icare
    13 靜思 Recueillement
    14 被冒犯的月亮 La Lune Offensée

    附錄
    波特萊爾圖輯
    波特萊爾年譜
    萬物照應.東西交輝/杜國清
    波特萊爾與我/杜國清
    《惡之華》初版譯者後記(1977)
    《惡之華》新版譯者後記(2011)


首頁公司簡介異業合作人才招募圖書館採購/編目門市公告&三民禮券兌換處好站連結三民‧東大‧弘雅圖書目錄古籍‧古典圖書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