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為確保您的帳戶安全,如接獲三民書局來電詢問滿意度或訂單出錯,要求重新設定。請立即掛掉電話,並致電三民確認或撥165諮詢,永遠不要操作ATM。
  • 親子館
    • 書籍分齡

    • 原文童書

    • 中文童書

    • 0-3 嬰幼兒

    • 4-6 學齡前

    • 7歲以上

    • 原文童書

    • 中文童書

    • 親子用品

  • 親子共讀
    • 兒童文學

    • 童謠

    • 童話

    • 自然科學

    • 算數

    • 藝術

    • 寫作

    • 語言學習

    • 親子教育

    • 繪本

  • 得獎作品
    • 金鼎獎

    • 金漫獎

    • 中小學生優良課外讀物

    • 好書大家讀

    • 公務人員每月一書

    • 金書獎

    • 開卷好書

    • 國際書展大獎

星空下的奇幻旅程:蜥蜴女孩&羊駝男孩
星空下的奇幻旅程:蜥蜴女孩&羊駝男孩
  • 定  價:NT$320元
  • 優惠價:79253
  • 可得紅利積點: 7 點
  • 參考庫存: 無庫存,下單後立即進貨
    (採購期約7~10個工作天)
  • 加入購物車
分享:
   親子館親子共讀 > 兒童文學
   親子館書籍分齡 > 中文童書 > 7歲以上
   親子館中文童書 > 兒童文學 > 小說 > 童話/寓言

商品介紹
  • 商品簡介
  • 作者簡介
  • 編輯推薦
  • 目次
  • 書摘/試閱
  • *內容簡介 1.
    重量級青少年小說家 林滿秋
    繼《腹語師的女兒》、《追光少年》、《替身》最新清新環保寓言小說
    女孩和男孩‧兩種夢想‧兩段旅程
    訴說人類對大自然最永恆的渴望

    2.
    重量級青少年小說家 林滿秋
    繼《腹語師的女兒》、《追光少年》、《替身》最新清新環保寓言小說
    女孩和男孩,兩段尋夢旅程在書中交會,
    最感人的閱讀體驗,永遠記得大自然的美好與珍貴!

    林世仁 (知名兒童文學作家)
    張蕙芬 (大樹自然書系總編輯)
    駱以軍 (知名作家)
    謝哲青 (作家、節目主持人)
    誠摯推薦(以上按照姓名筆畫順序排列)

    李崇建 (知名作家)
    專文推薦
    重量級青少年小說家 林滿秋
    繼《腹語師的女兒》、《追光少年》、《替身》
    最新清新環保寓言小說

    命運岌岌可危的森林,
    讓兩個住在不同星空下的孩子彼此交會,
    激盪出最深刻感人的無國界友誼、愛萬物之心!

    琥珀,一個生活在無樹無花荒漠中的貧苦女孩,她從沒看過雨,只能對著美麗星空想像有如水晶般的雨滴和木鈴般的雨聲,還把自己的蜥蜴朋友取名為「雨點」。春天,她遇見了年輕的大學生土土,相信這位新朋友會再歸來,帶她一起去看雨;然而,他們彼此通了幾封信後,她就再也得不到土土的音訊。為了能親眼看見雨絲、親耳聽見雨聲,琥珀鼓起勇氣揮別父母,獨自搭上長程客運,前去拜訪已搬家的同學雲兒。在夜間客運上,她遇見了奇異的雨婆婆,夢也似的看見了美麗的車窗雨景;隔天清晨,雨婆婆卻消失了,只留下一顆神祕的玻璃珠……

    羊弟,一個生活在海拔四千公尺高山上、豢養羊駝為生的男孩,他從沒看過樹,因為他的家位在林線之上,所以只能對著浩瀚星空想像高大翠綠的樹。夏天,他遇見了年輕的旅人土土,相信這位新朋友會再歸來,帶他一起去看樹。沒想到,土土突然失去音訊,於是羊弟決定獨自帶著心愛的羊駝「小樹」,踏上尋樹的旅程。在荒野中,他遇見了神祕的樹爺爺,漸漸明白樹木所面臨的困境……

    歷經一番波折,兩個孩子和土土終於相遇。此時,琥珀有沒有看到雨,羊弟能否投入樹的懷抱,已成了微不足道的小確幸,因為──在這個世界上,還有比看雨和看樹更值得關注的事情……

    【好評推薦】
      沒看過雨的蜥蜴女孩與沒看過樹的羊駝男孩,命運交錯的動人故事,突顯出現今亟待解決的環境問題。
    ──大樹自然書系總編輯  張蕙芬

    謝謝作者林滿秋,將善美的意念、純真的心靈,交織成美好的故事。這是「森林」的開始。
    ──知名作家  李崇建

    林世仁 (知名兒童文學作家)
    張蕙芬 (大樹自然書系總編輯)
    駱以軍 (知名作家)
    謝哲青 (作家、節目主持人)
    誠摯推薦(以上按照姓名筆畫順序排列)

    李崇建 (知名作家)
    專文推薦

    【得獎紀錄】
    ★ 重量級青少年小說家 林滿秋 繼《腹語師的女兒》、《追光少年》、《替身》最新動人環保寓言小說
    ★ 作者曾榮獲金鼎獎、最佳少年兒童讀物創作獎
    ★ 作者所著《腹語師的女兒》一書已售出簡體中文、英文版權

    【延伸閱讀】
    重量級青少年小說家 林滿秋
    闡揚人性光輝&生命之愛的心小說

    星空下的奇幻旅程:蜥蜴女孩&羊駝男孩New!
    徐銘宏╱繪
    替身
    右耳╱繪
    追光少年 
    swawa.com 黃怡姿╱繪
    腹語師的女兒
    黃立佩╱繪

    書封及其他文案    請整段刪除
    其他文案
    他穿越荒漠、攀上高山,遇見了從沒看過雨的蜥蜴女孩,以及渴望看到樹的羊駝男孩。兩個生活在不同星空下的孩子,一心期待與熱愛森林的他重逢,因而各自展開奇幻的尋夢旅程,激盪出最感人的無國界友誼!

    蜥蜴女孩封面
    生活在荒漠中,她從沒看過雨,
    只能對著星空想像雨滴和雨聲……
    為了看見第一場雨,在友情的召喚下,
    她揮別了親愛家人……

    重量級青少年小說家 林滿秋 最新清新寓言小說

    羊駝男孩封面
    居住在高山上,他從沒看過樹,
    只能對著星空想像高大、翠綠的樹。
    為了看見夢裡的森林、尋找失去聯絡的朋友,
    他離開了溫暖家園……

    蜥蜴女孩封面摺口

    由於一個熱愛大地與星空的陌生人、
    一封寄錯的信、一條用羊駝毛織成的紅髮帶、
    奇異的雨婆婆、一隻叫「雨點」的蜥蜴……
    她和他,兩個住在不同星空下的孩子彼此連結,
    締造出深刻感人的無國界友誼!

    羊駝男孩封面摺口

    因為一個願意為森林付出一切的登山客、
    一封寄錯的信、一頂用胭脂蟲粉染成的紅帽子、
    神祕的樹爺爺、一隻叫「小樹」的羊駝……
    他和她,兩個住在不同星空下的孩子彼此交會,
    激盪出充滿智慧的愛萬物之心!

  • 林滿秋/著
    國內數一數二的重量級青少年小說作家。目前旅居英國倫敦。
    曾三度榮獲金鼎獎,以及最佳少年兒童讀物創作獎。作品多元且題材多變,包括生活風格類散文:《墨西哥情人》、《漫走,在熊的國度裡》,以及青少年小說:《替身》、《追光少年》、《腹語師的女兒》、《堅持創新的夢想家:賈伯斯》、《十八歲倒數計時》、《浴簾後》等,還有多本膾炙人口的繪本與兒童小說:《阿公的茄苳樹》、《小J的聰明藥》、《雲端裡的琴聲》、《尋找尼可西》、《代號:小魷魚》、《胖少男減肥之歌》等,甚至跨界書寫《孩子一生的理財計畫》、《蒙娜麗莎逛美術館》等書。其中多本作品已授出簡體中文與英文版權。

    徐銘宏/繪
    現職插畫設計,曾做過雜貨店店員、送貨司機、平面設計師。喜歡繪本、樹和山,還有早晨的靜心與呼吸練習。
    2014年插畫作品獲選第11屆美國3x3當代插畫競賽佳作;2015年獲選義大利波隆那插畫展,以及第12屆美國3x3當代插畫競賽佳作。
  • 【蜥蜴女孩 推薦序】對大自然的堅實渴望
    晶瑩剔透的琥珀,是松科的樹脂化石,像珍珠也如水晶般透亮,幾千萬年前滲入泥土裡,「琥珀」也是一位女孩的名字。樹與土地是孕育琥珀、埋藏琥珀的元素,彷彿孕育一個美麗的夢……
    美麗的星空下,住著一位特別的女孩琥珀,蜥蜴是她隨身的寵物,撿石頭是她的興趣,捕捉胭脂蟲是她生活的一部分。然而,她最盼望的是一場雨,一場從天而降真正的雨。
    雨是如此尋常的景觀,對於生長在荒漠的女孩,卻是極其稀罕的,她對雨的渴盼以及想像,從外來訪客「土土」口中,交織成細膩且深邃的印象。雨是這麼的美麗啊!彷彿琥珀般美麗。
    對雨懷抱著盼望的女孩,有單純的生活,也有簡單的夢想。
    從琥珀的日常生活,我看到最美麗的面貌,那是我快樂的童年,簡簡單單的事物,就能獲致巨大的滿足。我生活在樸實的鄉村,河裡滿滿的魚蝦,田裡有泥鰍與青蛙,樹林裡養育野生的獨角仙,夏夜點點螢火與星空輝映。學校放學的午後,我蹲在田埂旁的檳榔樹下,將老檳榔核撥開,鑿出各式各樣的小洞,綁上串起馬纓丹花瓣的繩子,直到夕陽緩緩的灑落金光。有時候我撿拾酒瓶蓋,敲打磨平成為玩具;撿拾角落的老竹子,將剖開的竹子磨得平滑,玩著各種竹片遊戲;在每一棵樹下徘徊,蒐集各類型的種子,滿懷希望種植於庭院,等待春雨的降臨。
    我也等待一場雨,一場滋潤土壤、撫育種子的春雨。霏霏的春雨如酥,田土的味道甘美;驚蟄的春雨俐落,雨水的氣息爽颯;間歇的春雨琮琤,帶來美好平凡的渴望……
    當我看見琥珀的生活,如此期盼一場雨,我的心靈瞬間融化了。
    作者林滿秋的文字清麗,描述雨的景致如一場饗宴,那是我心中深切的盼望。現代孩子的心靈,是否還擁有簡單的快樂?對自然仍保有一份渴盼?對日常的事物擁有美的觀察?
    林滿秋透過女孩琥珀,表現極致的審美心靈,將文明世界缺乏的覺知,細膩的注入文字之中,引領讀者品嚐美的盛宴,挑動讀者纖細的感官,也帶著環保的意念,提醒讀者珍惜與體驗自然的美感。
    靈性的呼喚引領琥珀出發,帶著蜥蜴「雨點」上路了,去追尋生命中第一場雨。這場看似對雨的追尋,其實是一場靈性的追尋,來自生命中的本源,由訪客土土所驅動,彷彿一份深深的連結,那是人類對自然的連結,也是愛的連結。
    琥珀跟隨著心中的想望,也呼應遠方的召喚,遠方除了土土的堅持,還有一份堅實的渴望聯繫,也聯繫著讀者的心靈。
    這是一個動人的故事,能予人最美好的啟迪。跟著林滿秋的文字,跟隨著琥珀一起出發,去追尋生命中的雨,追尋生命中的真、善、美與愛……

    【羊駝男孩 推薦序】遇見地球的初心
    羊弟居住在海拔四千公尺的高山,家中的經濟來源是羊駝,星空是最美麗的風景,他從未看過像樣的樹,尤其是真正的大樹。在世界的另一個角落,同樣擁有一片星空的女孩,卻從未看過天空落雨,一場真正的雨。最平凡的雨和樹,竟是他們遙不可及的盼望,這彷彿現代的「寓言」故事,卻讓人憂心是否成為未來的「預言」?
    我從小在鄉下成長,爬過的大樹無數,從土地公廟的芒果樹、龍眼樹、老榕樹,校園的鳳凰樹,到鄉道上的烏桕、苦楝與樟樹,我與樹的感情深刻。樹的種子、葉片、觸感、形狀與氣味,我再熟悉不過了,長大之後我才知道:「森林是地球的肺,與人類的生存密切相關。」然而地球的肺,多年來被砍去三分之二,地球最大的亞馬孫雨林,每年以五萬兩千平方公里的速度消失。而我童年居住的所在,所有的樹都被砍伐光了,那代表美好世界的消逝,也是你我生存世界的一個警訊。我們日後還看得到樹嗎?我們居住的平地,會如琥珀的荒漠,還是羊弟的高山嗎?
    羊弟如此渴望看見樹,從土土口中聽見大樹的樣貌,冒著危險到險惡的山道,執意要將土土的相機撿回來,因為他從未看過樹的樣子。
    羊弟對樹有了深深的盼望……
    羊弟家養了數十隻可愛的羊駝,那是高山上經濟的來源,貧瘠的土地沒有樹木,但是貧瘠的孩子還有盼望,還有追尋夢想的勇氣。
    為了經濟因素,家中的羊駝必須賣掉,羊弟心痛不已,卻也是無可奈何之事。羊弟為新誕生的羊駝取名「小樹」,對小樹呵護疼愛有加,卻又擔心小樹終將被販售出去。媽媽也對羊弟說,若是家中經濟無法存活,也只好將小樹賣掉了!
    看到這一段,我心中有深深的感歎。
    人為了生存下去,消耗自然資源,是不得已的選擇,也是必然的宿命,就像小樹可能被賣掉一樣。但是人類對自然的破壞、對樹木的砍伐,已經遠遠超出基本需求,而是人類的貪婪所致。我想到電影《阿凡達》,人類砍伐巨大的樹,只是一種貪婪的驅動,讓人憤怒且無比心痛。
    羊弟看了雜誌報導,人們為了擴建場地,即將砍伐諸多大樹,因而憤怒且心痛,驅動他踏上征途的是土土。土土彷彿是地球的初心,給予羊弟無比勇氣,而遠方遙遙呼應的,我以為是來自人類內在的愛……
    林滿秋將她的初心,包裹在此本書中,帶著魔幻的隱喻,創造了樹爺爺的角色,呼應琥珀遇見的雨婆婆,也將這個隱喻置入每個讀者的心靈。我想起自己曾在森林學校教書,後來在都市創辦了「千樹成林」,我期待「每個小孩都是一棵樹,這是森林的開始。」
    謝謝林滿秋,將善美的意念、純真的心靈,交織成美好的故事。這也是森林的開始。
  • 【蜥蜴女孩 自序】追雨
    二○一三年,我在智利北部的阿塔卡瑪荒漠旅行時,聽到一個女孩這麼說:她十歲,出生後從未看過雨。
    接著我聽到了一段對話──

    「雨是一顆顆的落下來,還是一條一條的?」她問。
    「是一顆接著一顆,速度很快,看起來就像一條線。」她身旁的一個女人說。
    「雨打在身上會痛嗎?」女孩又問。
    「雨落到身上就化成水,不會痛。」女人回答。
    「會不會癢癢的?」女孩又問。
    「雨很輕,不會覺得癢。」女人回答。
    「好想看雨喔!」女孩望著天空,晴空萬里,一片雲也沒有。

    她那渴望的眼神,牽動了我的心。
    雨,對很多人來說,是非常平常的,特別是生活在臺灣的我們,一年四季都有雨。雨對我們而言,不僅僅是從天上掉下來的水珠,具有各種不同面相,可以從大小區分為毛毛雨、小雨、大雨、雷陣雨、暴雨;也可以從型態上來命名,例如:對流雨、地形雨、鋒面雨、氣旋雨等等;還可以從季節上來區分:梅雨、颱風雨等。在文學中也有許多關於雨的描寫和比喻。雨不僅下在地面上,也滲入我們的血液裡,那一顆顆水珠,根本是生活中的一部分。我們都知道它的重要性,一旦幾個月不下雨,就得擔心水資源不足;可是又會討厭它出現,下了雨,做很多事都不方便,甚至做不成,灰濛濛的天空也會讓人感到鬱卒。老實說,我很討厭下雨天。
    可是,那女孩對雨的渴望讓我心動了。
    接下來的旅程中,我總會不由自主的想起那個女孩,不停的問著自己:這個從未看過雨的女孩,什麼時候可以經歷生命中的第一場雨?她看到的會是傾盆大雨,還是毛毛細雨?她站在雨中會是什麼樣的感覺?當她聽到轟隆作響的雷聲,看到劃破天際的閃電,會不會害怕?經歷過雨的洗禮後,她對雨的幻想會不會破滅?當她看到在雨中浸潤滋長的樹木花草、山水風光後,會不會想再回到乾旱的荒漠呢?
    想著想著,荒漠女孩的追雨之旅在我腦海中成形了。
    她是一個礦工的女兒,擁有一個美麗的名字──琥珀。她的眼睛就像荒漠的星空,晶亮璀璨;個性則如仙人掌般堅韌。她沒有玩具,卻可以在礫石堆中撿到最燦爛、最耀眼的青晶石。為了幫忙家計,她在仙人掌叢中抓胭脂蟲,手指頭經常被刺得紅腫。蜥蜴是她的玩伴。她最鍾愛的那隻身上有著藍色斑紋,看起來就像雨珠一樣,她叫牠「雨點」。她以為只要不停的呼喚著「雨點、雨點」,有一天一定會下雨。
    她盼著等著,荒漠裡依然晴空烈日, 絲毫沒有下雨的跡象。這時,一個女孩意外的出現在她生命裡──隨著爸爸搬到礦區小村的同齡女孩雲兒。
    雲兒的媽媽不適應不下雨、又沒有樹的生活,在荒漠短暫居住後,便帶著雲兒搬回外婆家。雲兒的外婆住在一個多雨的城市裡;離別前,雲兒邀請琥珀趁暑假到她外婆家玩。
    為了看雨,那年暑假琥珀踏上了生命中首次的長途旅程。她宛如烈士般豪邁的離開了父母,揮手告別荒漠。然而,隨著客運的前進,離家愈來愈遠,她才發現自己沒有想像中那般勇敢,;漫長而孤獨的旅程中,陪伴她的只有蜥蜴雨點。
    在深夜中某座不知名的車站,一位穿著串珠斗篷、辮子上同樣繫滿珠子、自稱為「雨婆婆」的婦人上了車。她聽到琥珀要去看雨,隨即拿出一顆水晶球,開始唸起咒語,不一會兒就傳來雨珠打在車窗上的聲音。琥珀和雨婆婆趴在車窗前,看著客運穿過層層雨帘,在深夜中徐徐前進。
    隔天早晨,琥珀醒來時,發現窗外陽光普照,一點兒也不像下過雨的樣子,婆婆也不見蹤影。難道是一場夢嗎?琥珀問著自己,可是雨婆婆的樣子卻是那麼清晰,一點兒也不像是夢。不管那場雨是真的或是夢,琥珀相信那是好預兆──到了雲兒的外婆家,她一定會看到雨的。
    然而,情況卻不如她所期盼的,雲兒外婆家一樣晴空萬里,毫無下雨的跡象。鎮上的人都說天氣很反常,這個時節不應該不下雨的;雲兒的外公、外婆也皺起眉頭,沒有人知道雨為什麼下不來……
    故事說到這兒,氣候的議題就此被帶出來了。
    當我們談起因應氣候改變的種種做法,比如:節能減碳、減少環境汙染、回歸自然生活等,總感受不到它的急迫性,因此大部分的人都只是口頭上說說,卻沒有把氣候變遷當成一回事。如果我們像琥珀一樣生活在荒漠裡,上學前、放學後都得去提水,洗澡沒有蓮蓬頭,周遭看不到一棵樹,相信我們的做法可能就不一樣了。
    聽起來有點嚴肅了,所以我並沒有順勢而下,將全球暖化、氣候異常當成故事主軸,只是藉由琥珀的經歷,描繪出她的心情轉變,突顯她對雨的渴望。在這個故事裡,我們將隨著琥珀的奇幻旅程,期待一場雨的滋潤,分享荒漠女孩體驗第一場雨的心情。
    當雨真正落下來時,故事在此急轉直下,琥珀站在雨中,仰頭對著上天喊著:「不要再下了,求求你不要再下了……」究竟發生了什麼事呢?我在此先打住,以免破壞了您們閱讀的興味。
    故事的最後,琥珀追著雨婆婆,來到一片林子裡,在紛飛的雨絲中,她意外碰見了那個帶著羊駝的男孩。羊駝男孩並未正式在這個故事中登場,卻始終牽繫著琥珀的心情。
    他究竟是誰?
    請翻到這本書的另一面,讓羊駝男孩帶你走入山林中,體驗另一段奇幻的尋樹之旅。


    【羊駝男孩 自序】尋樹
    沒有經歷過的事,總是令人期待。
    為了看極光,有人跑去冰島;為了看連綿不盡的沙丘,有人去了撒哈拉沙漠;為了賞鯨,有人一次又一次的坐船出海;為了體驗在空中滑行的快感,有人駕駛滑翔翼。
    當我們聽著一個又一個不辭勞苦、克服艱難的故事,除了羨慕,心裡也會萌發出一股豪情:也許有一天我也可以試試看!
    但如果要圓的是一個看樹的夢呢?
    你一定會覺得不可思議,怎麼可能有人沒看過樹呢!
    臺灣的森林覆蓋面積大約占陸地的百分之六十,到處都可看到樹木;林相也非常豐富,涵蓋了亞熱帶及溫帶的林木,絕不可能有人沒看過樹。正因為如此,我們很難想像居住在一個沒有樹的地方,會是一種什麼樣的生活型態,以及當地的人對樹又有什麼樣的感覺。
    在南美洲的厄瓜多旅行時,我曾經走過安地斯山脈的幾座大山,山上的村落都在林線之上,那裡沒有樹,只有高聳入雲的火山和美麗的星空。山村大半年覆蓋在冰雪中,遠僻安靜。到了夏天,登山客陸續前來,為山村增添了幾許活力。當我看著孩子們在草地上奔跑,心裡便想著:他們看過樹嗎?
    那一張張紅冬冬的臉上,各有一雙明亮的大眼睛,當樹的身影呈現在這些晶亮的眼中,這群孩子會露出什麼樣的表情呢?我愈想愈著迷,於是動念寫了這個故事。
    故事裡的主角羊弟,居住在四千公尺高的山村裡,家裡靠著畜養羊駝維生。山村的星空非常漂亮,村裡的人認為他們是最接近星星的人,因而自稱是「星星的孩子」,羊弟家的羊駝也都以星星命名。羊弟從沒見過樹,當他從登山客口中知道了樹之後,就對樹充滿了想像。他很渴望看到樹,還把剛出生的小羊駝命名為「小樹」。
    羊弟九歲那年,意外的救了登山客土土。土土為了報恩,答應隔年夏天回來,並帶羊弟去看樹。這個承諾就像一盞燈,讓羊弟的生命光亮了起來。他滿懷喜悅的等待著,然而當夏天再度降臨時,卻不見土土的蹤影。
    羊弟懊惱、沮喪,可是當他明白土土失約的原因後,竟毅然決然帶著「小樹」,頂著星光,獨自踏上尋樹的旅程。
    從未離家的羊弟,心裡充滿了恐懼。夜幕低垂時,廣闊的山野中,只有小樹陪伴著他。他在星空下黯然哭泣,幸好一位老爺爺出現了,陪羊弟度過孤寂的一晚。隔天早上,羊弟醒來時,曠野上只有小樹,老人已不見蹤影。他回想著昨夜的情景,隱約記得老人說過他是一棵樹。是夢嗎?羊弟不確定。
    當羊弟終於抵達土土想帶他去的那片林子,他的心幾乎停止了跳動。呈現在他眼前的,不是土土形容過的美麗森林,而是一座樹的墳場,一根根樹樁如同墓碑縱橫交錯,凌亂的豎立在他眼前。他驚惶得說不出話來。當他望向遠處,看見土土和幾個青年把他們自己綁在樹上,決心用生命護樹,不禁潸然淚下。
    保護森林的議題就此被帶出來了,但我並沒有順勢而下,將環境抗爭當成故事主軸,也沒有讓羊駝男孩成為抗爭的主角。我只是藉由他的眼睛描繪出人類摧殘大自然的的景象,利用他的嘴巴說出心中的疑惑和不解。當他說:「到了我們的村子,不管多努力,都沒辦法種活一棵樹,可是要砍掉一棵樹卻是那麼簡單。」這句話就像當頭棒喝。
    我們都知道樹很重要,卻無法真心的保護它們,那是因為隨處可見、源源不絕,總以為少了幾棵樹沒什麼關係。如果我們像羊弟一樣,生活在一個沒有樹的地方,我們對待樹的態度或許會不一樣。
    在構思這個故事時,我並未設定明確的區域,因為保護樹木、珍惜水資源是屬於全人類的議題。羊弟的故事可能發生在亞州的某個地方,也可能在南美洲或非洲,或是其他任何地方。為了我們自己,也為了地球,讓我們一起保護樹木,不要再砍樹了。
    在這個故事裡有一個沒有正式登場的女孩,她和羊弟一樣,也生活在一個沒有樹的地方。他們的生活沒有交集,甚至根本談不上認識,然而她卻牽繫著羊弟的心情。羊弟展開尋樹之旅時,她也經歷了一段奇幻旅程。
    她是誰?
    想知道這個女孩的故事嗎?請翻到這本書的另一面,讓蜥蜴女孩帶你走入荒漠中,體驗另一段奇幻的追雨之旅。
  • 蜥蜴女孩 目錄
    【推薦序】對大自然的堅實渴望 李崇建
    【自序】追雨
    第1章 青晶石
    第2章 胭脂蟲
    第3章 雨點
    第4章 仙人掌花
    第5章 追雨
    第6章 生日
    第7章 晴空下的水珠
    第8章 紅色的髮帶
    第9章 給羊弟的信
    第10章 雨婆婆
    第11章 今天會下雨嗎?
    第12章 雨點爬上樹
    第13章 樹下的男孩

    羊駝男孩 目錄
    【推薦序】遇見地球的初心 李崇建
    【自序】尋樹
    第1章 沒有樹的地方
    第2章 土土
    第3章 承諾
    第4章 彩虹
    第5章 小樹
    第6章 紅色的帽子
    第7章 寄錯信了
    第8章 等待
    第9章 樹的墳場
    第10章 樹爺爺
    第11章 馬坪鎮
    第12章 旅程
    第13章 大樹下
  • 【蜥蜴女孩 書摘】(摘錄自:〈第3章 雨點〉)
    那一聲驚叫,驚動了琥珀一家人。
    「只是一隻蜥蜴!」琥珀奚落土土。
    「牠的尾巴那麼長,我沒看清楚,以為是蛇。」土土為自己的膽怯辯解。
    「荒漠裡確實有蛇,不過不是毒蛇,不用怕。」琥珀的爸爸說。
    「跑到哪裡去了?」琥珀在院子裡到處搜尋,「是身上有黑色條紋那隻嗎?還是有黑斑點那隻?」
    「妳認得牠們?」土土有點驚訝。
    「當然啊,我們家有八隻蜥蜴,都是我養的。」琥珀笑了笑,「黑條最不守規矩,老愛四處亂跑,黑點被牠帶壞了,最近也老愛往外跑。」
    「妳養蜥蜴!」土土又是一驚。
    「妳沒告訴他妳的綽號嗎?」琥珀的爸爸問。
    琥珀搖搖頭,眼中閃爍著迷人的晶光。
    「她從小就喜歡蜥蜴,大家都叫她『蜥蜴女孩』。」琥珀的爸爸說:「時間不早了,明天再讓琥珀介紹她的那群小夥伴給你認識。」
    琥珀和爸爸轉身走回屋內,土土也回到帳篷裡,就著微微的燈光,仔細檢查有沒有其他的蜥蜴躲在帳篷內。
    「蜥蜴女孩!」他躺在睡袋裡,望著透入帳篷裡的星光,「真特別的女孩。」
    隔天是週末,琥珀請土土到她房裡。「看到了嗎?在窗帘桿上的那隻叫大丁,在床腳邊的那隻是卡卡。」琥珀轉身指著衣櫃,「那是圓圓。」她四處看著,「奇怪了,火子跑哪裡去了?」
    「妳怎會養這麼多蜥蜴呢?」土土問。
    「好玩啊!」琥珀抓起卡卡,放在掌心裡,一邊逗著牠,一邊說:「我們這裡又沒有電視,也沒有遊樂場,只能跟蜥蜴一起玩啊!」她把卡卡遞到土土面前,「很可愛,是不是?」
    卡卡是一隻褐色的蜥蜴,身上帶著紫色的斑點,一對藍色的眼珠子閃閃發亮。土土伸手想摸牠時,這隻蜥蜴突然吐出一條像蛇信一樣分叉的舌頭,把土土嚇了一跳。
    琥珀忍不住哈哈大笑。
    「不要以為我怕牠,我只是跟牠不熟啊!」土土有點難為情。
    「別理這些蜥蜴了,我帶你去撿青晶石,帶幾顆回家作紀念。」
    「妳撿那麼多青晶石,做什麼用呢?」土土問。
    「比賽啊,我和阿風、頓子和小瑞他們每隔一段時間就會比賽,看誰撿的青晶石最漂亮。」琥珀放下卡卡,領頭走了出去。
    荒漠裡的天空很藍、很乾淨,連片雲也沒有。
    「我們老師說,下雨之前,天空就會灰濛濛的,是不是?」琥珀問。
    「是啊,因為有很多烏雲。」
    「整天天空灰濛濛的,不是很醜嗎?」
    「可是沒有烏雲,就不會下雨啊!妳那麼想看雨,就得忍受灰濛濛的天空啊!」
    「為了看雨,我就忍耐一下!」琥珀說著,突然笑了起來,「你知道嗎?我小時候居然以為雨珠是星星的淚珠呢!」
    「妳怎會這麼認為呢?」土土看著她。陽光灑在她臉上,金燦燦的,那張小臉像顆金蘋果。
    「是一位老婆婆告訴我的。」琥珀笑著說出了那段奇特的經歷。
    那是她五歲那年發生的事。
    當時,她還不知道雨是什麼東西,無意間聽到一位老婆婆說:「好久沒下雨了,我都已經忘了下雨是什麼感覺了。」
    「什麼是雨啊?」她好奇的問。
    「就像水珠一樣,從天上落下來。」老婆婆回答。
    她抬頭看了看天空,天真的問道:「是不是天上有個水池,水池破了,水珠就滴下來?」
    「天上哪有什麼水池,這個雨啊,」老婆婆帶著一種神祕的口吻說:「是星星的眼淚。」
    「星星為什麼哭呢?是誰欺負它們?」她愈加疑惑了。
    「就是因為沒有人欺負它們,所以才會那麼久都沒有下雨啊!」老婆婆微微笑著。
    琥珀也笑了。從此以後,她就相信雨是星星的眼淚。她不希望星星哭,自然也就不希望下雨了。直到她上學後,才知道下雨跟星星一點關係也沒有。雨珠並不是星星的淚珠,這讓她感到放心,也興起了看雨的念頭。
    「我們這裡的孩子都跟我一樣,出生以後都還沒看過雨。雨對我們來說很稀奇,也很神祕。因為一直沒下雨,大家就很少提起,很多人甚至忘了世界上還有雨這種東西呢!我們老師說,世界上有很多種不同的天氣型態,可是我們只知道冷跟熱,有時這裡會颳點風,其他的大家都沒見過。」
    「並不是每種天氣型態都好,像颱風、冰雹、豪雨、大雪,都會造成災害,最好還是不要經歷得好。」
    「可是雨很特別啊!要不然為什麼會有人用水花、鑽石、水晶來形容它?還有很多關於雨的詩句。我在學校裡看過一本繪本,一個小女孩撐著一把紅色的傘在雨中散步,水珠濺到她的新鞋子上,雨水打溼了她的帽子,她都不在乎;她還故意去踩水,把水珠濺得到處都是。那把紅色的傘在黑色的天空下,就像一朵花,好漂亮啊!我真希望也有一把像她那樣的傘。」琥珀一臉羨慕,「反正我就是很想看看雨,就算沒有漂亮的傘也沒關係。」
    「也許……」
    「噓!」琥珀把食指放在嘴上,示意土土不要出聲。
    土土隨著她的目光,在仙人掌葉下看到了一個藍色的光點,就像星星一樣閃閃發亮。琥珀小心的挪開一片仙人掌葉,想看個清楚時,藍色光點卻消失了。
    「那是什麼?」土土問。
    「噓。」琥珀又示意他不要出聲。
    不一會兒,藍色的光點再度出現了,而且就在她腳邊。原來是一隻身上有著藍色斑點的蜥蜴。
    那隻蜥蜴的身體是銀白色的,頭部和尾巴是橘黃色的,背部的藍色斑點排列得很規律,到了尾巴則變成藍色橫紋。琥珀一眼就愛上牠。
    她很怕驚動牠,輕輕的、悄悄的蹲了下來。那隻蜥蜴並沒有逃開,依然停在原地。他們默默互望著。
    過了好一會兒,琥珀伸出手來,輕聲對牠說:「來來來。」
    蜥蜴的頭動了一下,身體依然停在原處。
    琥珀再次呼喚牠:「來來來。」
    那隻蜥蜴又動了一下,搖晃著尾巴。
    琥珀把手挪到牠眼前,像媽媽呼喚孩子一樣。「來啊,快來啊!」蜥蜴遲疑了一下,然後緩緩爬上了她的手心。
    她小心翼翼的將蜥蜴捧在手裡,笑吟吟的說:「我要帶你回家。從現在開始,我們要做好朋友喔!」
    「真漂亮。」土土湊了過來。他從未看過這麼漂亮的蜥蜴。
    「該給你取個什麼名字呢?」琥珀想了想,「就叫你『雨點』好了。」
    「妳是說下雨的雨點?」土土問。
    「是啊,你看牠背上有這麼多藍色的點點,不是很像雨點嗎?」
    「很像,這個名字很適合牠。」
    「叫你雨點,還有一個目的,」琥珀對蜥蜴說:「我希望你能為我帶來好運,讓我早點實現看雨的心願。」

    【羊駝男孩 書摘】(摘錄自:〈第1章 沒有樹的地方〉)
    對鎮上的孩子來說,樹只存在課本裡,就算去了雲鶴市,親眼看到了樹,那些乾乾癟癟的枝幹也吸引不了他們的注意。有沒有看過樹,對馬坪鎮的孩子而言,似乎不是一件重要的事。
    過了馬坪鎮,就沒有公路了,一條山道順著藍鷹山脈的背脊蜿蜒而上;除了趕著羊駝奔波於馬坪鎮和山村之間的男人外,山道上幾乎看不到人影。在離馬坪鎮大約二十公里處,有個山隘,當地人稱之為「雲天關」。那裡連矮樹叢也沒有了,是一座會讓人覺得已來到世界頂端的山隘;觸目所及,除了雲和天之外,就是白雪靄靄的群山,毫無人煙景象。
    羊弟的家卻在山隘之上。
    越過雲天關後,山道順著一座河谷而行,通往攀登黑山的入口。羊弟的家在河谷中段,是一幢用泥土和石塊所建的房子,跟附近的房舍大同小異。房子裡有四個房間、一個大客廳,前面有個大院子,後面是畜養羊駝的地方。從前門望去,正好可以看見黑山。
    黑山是座火山,一百多年前曾經爆發過,山坡上盡是黑色的火山石,因此有了黑山之名。黑山的山頂終年覆蓋著白雪,中間的火山口卻是火熱的,因此吸引了很多登山客前來。黑山的東邊有座皇冠山,山上那三根突起的岩塊,讓整座山看起來很像一頂王冠。也有人稱之為白山,因為它終年覆蓋著冰雪。
    河谷的冬天很長,有半年籠罩在冰雪中,刺骨的寒風帶著咄咄逼人的氣勢,從冰山上掃落下來,沒有強大的生命力是無法在這裡生存的。河谷裡的人家寥寥無幾,方圓幾十里內見不到幾戶,相當孤寂。
    可是一到了夏天,情況就不同了。
    藍天襯著巨大的雪峰,雲影飄飛,如夢似幻。融化的雪水像千百條閃爍的銀鍊,在山腳下匯聚成湍急的河谷。河谷兩側是廣袤的草原,草原上開滿了野花,紅白藍黃紫,像織不完的緞子,比天邊的彩霞更耀眼。
    入夏以後,登山客慕名而來,草原上也時常可以看到羊弟的身影。他是河谷裡少數幾戶人家其中一家的孩子。他們世代住在山上,養了幾十隻羊駝,靠著販賣小羊駝和羊駝毛為生。他的爸爸也跟村子裡的男人一樣,除了放牧以外,也是位專業嚮導。
    羊弟是家裡最大的孩子,他還有兩個妹妹和一個剛出生不久的弟弟。他就像山上其他的孩子一樣,有一張黑裡透紅的臉,兩顆眼珠子晶亮清澈,頭髮又黑又亮,就像草原上的草般柔軟。他總是戴著一頂咖啡色的毛線帽,那是用他最喜歡的羊駝木星的毛織成的。
    由於山上的住家很稀疏,平常見不到幾個人,羊弟大部分的時間都跟弟弟、妹妹們一起玩;天氣好的時候,就會跟著羊駝在草原上奔跑。
    羊駝是一種群居的溫馴動物,幾個家庭組成一個團體;如果其中一隻聽到奇怪的聲響或感到威脅時,會立刻發出哼叫聲,提醒自己所屬的羊駝群注意,所以根本不需要牧童。從小在羊駝群中長大的羊弟,卻覺得自己負有保護牠們的責任,特別是火星。
    火星是去年春天出生的公羊駝,頸間有黑色斑點,性格很火爆,動不動就挑釁成年的公羊駝。羊弟很擔憂,老是警告牠:「想當老大,還早得很呢!」火星依然我行我素。
    羊駝平時很溫馴,打起架來卻很凶猛,不但踢來踢去,還會用胸部互推、用脖子纏鬥,直到對方認輸為止。羊駝的領袖地位便是靠著一次又一次的格鬥奠定的。
    火星年紀雖小,卻毫不畏懼成年羊駝。這天,牠又對天王星吐口水,被天王星踢了一腳後,竟然回過頭來挑釁木星。牠走到木星身邊,趁木星不注意時,將鼻子裡的穢物噴到木星身上;木星被惹惱了,伸長脖子用力一撞,把火星撞得四腳朝天。
    一般的羊駝遇到這種情況,都會快速跑開,火星也不知是哪根筋不對勁,居然想以牙還牙!牠站起來後,從背後撞了木星一下,還趁天王星沒有防備時,朝這隻成年公羊駝吐口水。這一來,可把天王星和木星同時惹火了。
    於是,兩隻公羊駝聯手修理牠。火星很機靈,鬥不過就跑,跑了幾步又回頭攻擊;天王星吃過幾次暗虧後,決定正面迎擊;木星也加強火力,一場格鬥就此展開。一些母羊駝和小羊駝只敢遠遠圍觀,生怕遭到池魚之殃。
    火星意識到麻煩大了,卻已太遲了。天王星用脖子勾住牠,讓木星用身體撞牠;幾次推撞後,火星逐漸被逼到山崖邊。羊弟趕到時,木星再度發動攻擊,天王星又適時鬆開脖子,眼睜睜看著火星掉下山崖。
    還好,這座山崖並不高。
    羊弟急忙跑下去。火星已經站起來了。
    「幸好你的毛又長又厚,不然可慘了。」
    羊弟還是不放心,想看看火星有沒有受傷。沒想到火星居然遷怒到他身上,對著羊弟猛吐口水,把羊弟氣壞了。
    「被撞死算了!」羊弟惱怒的說。他原想掉頭而去,終究還是不忍心將火星留在那兒。
    他隨著火星走向河谷上游,火星悠然的停在河邊吃草,羊弟就在一塊大石頭上坐了下來。
    雖然已經是仲夏了,風還是很冰涼,羊弟將斗篷的領口拉緊,目光隨著一隻禿鷹飛過藍空,停在雪白的山峰上。他心想,此刻爸爸應該快到山頂上了吧!
    上黑山的行程大約得花上一星期,白山要更久一些,大約十到十二天。天數多寡,必須看天氣和登山客的腳程而定。上山的裝備、帳篷、睡袋和食物都由羊駝扛。羊駝的數量視登山人數調配,一般來說,一個登山客配一隻羊駝;如果東西多的話,就會用到兩隻。羊駝是載運的好幫手,不過,如果數量太多,反而會延遲登山的行程,所以羊弟的爸爸儘量控制在八隻左右。
    每年到了登山季節,羊弟總是比爸爸還興奮。他渴望看到登山客,也很期待和他們交談。他很想知道他們是從什麼地方來的。他們住的地方是什麼樣子?有沒有電視?有沒有鐵路?有沒有很多汽車?從登山客口中,他知道城市裡有高樓,有很多商店,還有自來水。他好想知道住在很高很高的樓上是什麼感覺。他對汽車和飛機也很感興趣。登山客跟他說得愈多,他對外面的世界就愈好奇。他總是想著,等他長大了,一定要到城市裡去看一看。
    陽光暖暖的灑在他身上,風輕輕吹著,羊弟的目光又飄向火星。牠昂首面向黑山,一身傲氣。羊弟搖搖頭,往石頭上一躺,決定睡個小覺。
    不知過了多久,他在一陣陣哼氣聲中驚醒。羊弟警覺的坐了起來,往火星的方向望去,看到一個人倒在河谷邊。

首頁公司簡介異業合作人才招募圖書館採購/編目門市公告&三民禮券兌換處好站連結三民‧東大‧弘雅圖書目錄古籍‧古典圖書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