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為確保您的帳戶安全,如接獲三民書局來電詢問滿意度或訂單出錯,要求重新設定。請立即掛掉電話,並致電三民確認或撥165諮詢,永遠不要操作ATM。
  • 一般分類
    • 親子共讀

    • 電腦書

    • 財經企管

    • 文學作品

    • 文學

    • 總論

    • 文藝批評

    • 寫作/翻譯/演講

    • 中國文學

    • 東方文學

    • 總論

    • 日本文學

    • 韓國文學

    • 遠東各地文學

    • 中東文學

    • 阿拉伯文學

    • 波斯文學

    • 印度文學

    • 東南亞各國文學

    • 南洋文學

    • 西洋文學

    • 小說

    • 語言學習

    • 藝術設計

    • 休閒生活

    • 社會人文

    • 宗教命理

    • 科學‧科普

    • 醫療保健

中國圖書分類
山手線偵探團03:消失的小精靈之謎
山手線偵探團03:消失的小精靈之謎
  • 系列名:迷小說
  • ISBN13:9789866104787
  • ISBN9:986610478
  • 出版社: 博識圖書
  • 作者:七尾與史
  • 譯者:葉韋利
  • 裝訂/頁數:平裝/312頁
  • 版次:1
  • 規格:21cm*14.8cm*2.2cm (高/寬/厚)
  • 出版日:2016/03/25
  • 中國圖書分類:特種文學
  • 定  價:NT$280元
  • 優惠價:9252
  • 可得紅利積點: 7 點
  • 參考庫存: 目前有庫存
  • 加入購物車    
分享:
   一般分類文學作品 > 文學 > 東方文學 > 日本文學

商品介紹
  • 商品簡介
  • 作者簡介
  • 編輯推薦
  • 書摘/試閱
  • 日本銷售突破10萬冊!讀者好評破表!
    《山手線偵探團》系列最終回,歡笑與淚水,同時爆發!

    什麼?!山手線上出現小精靈!
    延宕兩年的懸案,「山探」有辦法揪出小精靈,成功破解嗎?

    「各位旅客請注意,據報列車上出現小精靈,請留意隨身包包,是否有偷渡的小精靈……」

    我叫霧村雨,也就是都市傳說中的「山探」──山手線偵探。因為上野的事務所因故歇業,我便開始在山手線上執業,至今已與助手米奇米奇和小學生詩穗成功偵破不少案子。

    兩年前,我跟詩穗在山手線上見證了一場快閃婚禮,隨後詩穗便目擊了小精靈──一個身高約莫十公分高的小人,為了證明那不是她的幻覺,便委託我找出小精靈,但這卻成了我一宗未解的懸案……

    詩穗同校的「鮑基」前來委託辦案,因為他的女朋友被綁架了。為了救出人質,詩穗竟答應歹徒的要求,帶著贖金前往指定地點……而這時又出現小精靈的蹤跡……

    綁架案中出現的小精靈,難道就是山手線上的小精靈?山探愈是深入追查,謎團就愈複雜,還意外發現兩年前在列車上結婚的那對情侶,竟然同樣也在尋找小精靈?甚至還牽扯出炸彈恐怖攻擊?!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是起點也是終點,唯有成功解開山探的第一起懸案,才能讓故事劃下完美句點。

  • 七尾與史Yoshi Nanao
    1969年出生於日本靜岡縣濱松市。以《插上死亡旗標!》一作參加第八屆「這本推理小說真厲害!」大獎,通過最後一輪評選,並於2010年7月由寶島社文庫出版,從此踏入文壇。另著有《山手線偵探團:目白車站的死亡之握》、《山手線偵探團2:龍墓村的神祕之鑰》、《失蹤熱帶》、《虐待狂刑警:蝴蝶效應殺人事件》、《虐待狂刑警:近朱者赤殺人事件》、《殺戮女孩》等小說。

    譯者簡介
    葉韋利Lica Yeh
    1974年生,水瓶座。
    慣於跳躍式思考的隱性左撇子。
    現為專職主婦譯者,熱愛翻譯工作。
    享受低調悶騷的文字cosplay與平凡充實的生活。

  • 名人推薦
    銀色快手(荒野夢二書店主人)‧既晴(推理小說作家)‧喬齊安(百萬部落客)
    ──感動推薦
  • 澀谷站
    在澀谷有一大群乘客下車,車廂內變得很空。看到有空位,三個人便坐下來。正中間是詩穗,兩旁坐著霧村老大跟米奇米奇。這兩個大人雖然不可靠,但跟他們在電車內共度的時光,就算擠得跟沙丁魚一樣也比在學校裡感到舒服。米奇米奇的鞋帶好像鬆了,他彎下身子把手伸到鞋子旁。
    唧唧唧唧唧……
    他腳下突然發出類似發條的聲音。旁邊的乘客也一副興致勃勃,直盯著米奇米奇的鞋子。
    「好特別的鞋子哦。」
    仔細一看,他的鞋子上繞著一圈圈用來代替鞋帶的細鐵絲。他轉著腳踝旁邊的小轉盤。
    「很好玩吧,只要轉動轉盤,就能拉緊鐵絲。」
    剛聽到的好像就是鐵絲拉緊的聲音。那是一雙鞋底厚厚的高統登山靴,是外型粗獷卻色彩豐富的設計。
    「不需要經常綁鞋帶,穿起來很方便耶。」
    「就是說啊。就像上次去龍墓村那樣,作家為了蒐集題材,不知道得去什麼樣的地方。我最近特地選這種登山靴,不管去到哪裡都好走。」
    龍墓村是一處位於靜岡縣跟長野縣交界的深山廢村。詩穗一行人之前為了解開傳奇懸疑之謎,特地深入那個村子,不過那又是另一個故事了。
    「米奇米奇雖然沒什麼錢,卻從以前就對鞋子很講究耶。」
    「千萬不能小看鞋子啊。一個人的人生哲學跟人品,全都會展現在鞋子上唷。看一個人的鞋,大概就能知道這是個什麼樣的人。」
    「真的假的?」
    霧村老大一臉苦笑,低頭看看自己的鞋子。看起來又破又舊。他本人也是給人這種感覺。
    「這種轉盤的鞋子在哪裡買得到啊?」
    詩穗很感興趣。不但方便,轉著轉盤好像也很好玩。
    「這個牌子叫『山鷹』,東京都內有好幾間分店。」
    鞋子側面有品牌的商標。
    「等領到助手的薪水要不要去買一雙呢?」
    「什、什麼!? 妳說什麼助手的薪水?」
    霧村老大似乎大吃一驚。
    「我當了好久的助手了耶,你不知道法律規定不可以讓小孩子做白工嗎?」
    「不對不對,就算付薪水也不可以雇童工啦。」
    米奇米奇指出錯誤。居然連打工也不行,詩穗再次覺得小孩子的身分實在綁手綁腳。
    「那個……不是就跟妳委託的那個案子抵銷了嗎?」
    霧村老大吞吞吐吐。
    「但我委託的案子完全沒進展呀。」
    他有些尷尬,悶不吭聲。每次一看狀況不對就是這副樣子。
    「我從以前有好幾次就想問,印象中詩穗的委託就是促成你們倆結識的契機吧?」
    米奇米奇很感興趣,探出身子問。
    「對啊。」
    「我應該來寫寫你們倆結識的經過。」
    「咦?之前沒講過嗎?」
    「每次要問就會有其他事情打斷呀。」
    「這麼說來……好像是耶。」
    米奇米奇曾經好幾次問過詩穗跟霧村老大結識的經過,但每次都會出現意外狀況,所以到現在還沒講過。
    「我跟霧村老大認識呢……是在我四年級的時候,就是大概兩年前吧。」
    詩穗現在念小學六年級,兩年的時間過得很快,現在的身高已經比當年高了五公分。話說回來,詩穗在班上也算是長得高的學生。
    「啊啊啊啊,一轉眼我也會十五歲、十八歲,然後就變成歐巴桑了耶。」
    詩穗抱著頭大喊。雖然想快點長大成人卻不想變成歐巴桑!
    「詩穗,拜託妳快講正題啦,不然又要被打斷。」
    米奇米奇在一旁催促,而且不知何時已經拿好記事本跟筆了。
    「因為某件事情撮合霧村老大跟我唷,而且是個無法解釋的詭異現象,堪稱山手線史上最大謎團!」
    詩穗腦中響起了推理劇的主題曲。
    「這邊我聽過好幾遍了,每次都是在這裡被打斷。」
    米奇米奇小心翼翼,東張西望,不過這時什麼也沒發生。
    「我,我真的看見了……」
    因為實在太可怕,好幾次都想著要忘掉,但那段記憶清晰烙印在詩穗的腦中,就像電腦數據一樣無法消去。光是想起那副景象就全身發冷,心跳加速,呼吸困難。
    「看見什麼啊?」
    米奇米奇窺探著詩穗的表情,小心翼翼詢問。
    「阿伯……」
    「阿伯?」
    「不是普通的阿伯哦,我猜那個很可能是……小精靈。」
    「阿伯小精靈!?」
    米奇米奇頓時笑出聲來,就連霧村老大也在強忍著笑。
    「喂!你們不相信我啊!」
    詩穗用手肘撞了兩人。
    「因為我從來沒聽過什麼阿伯小精靈啊。雨,是真的嗎?」
    兩人下垂的眼角忍不住都泛著眼淚。
    「嗯嗯,真的哦。坦白說,我當初把辦公室移到山手線列車上的第一個客戶就是詩穗。」
    「咦!? 原來是這樣!」
    米奇米奇雖然露出驚訝的表情,但一下子又笑了起來。看來阿伯小精靈真的很好笑。
    「連霧村老大也還不相信嗎!?」
    「不、不是啦……倒不是不相信,只是阿伯小精靈實在太詭異。」
    「什麼嘛!我現在還是不折不扣的客戶唷,你要好好辦案啊!」
    詩穗伸出食指直指霧村老大。她用免費擔任助手來抵銷委託的酬勞,甚至還使用網路來宣傳,沒有詩穗就等於沒有山探。
    「我知道,我知道啦!我有認真工作呀,一定會揭開謎底。」
    「只會出一張嘴,都已經過兩年了耶。」
    這次詩穗伸出了兩根手指頭指著他。
    「等、等、等一下!我完全聽不懂在講啥。」
    米奇米奇插入兩人之間的對話。
    「我開始從頭到尾講給你聽,你要做好心理準備哦,讓你知道什麼叫做真正的恐怖。」
    詩穗的語氣讓米奇米奇緊張得嚥了口口水。

    高田馬場站
    小學四年級那年的十月。
    放學後詩穗一如往常從目白站搭乘山手線。詩穗家住在離中野站步行十五分鐘的地方,每天的既定路線就是在新宿站下車轉乘中央線往中野站的方向。詩穗上的私立小學帽子跟制服都很好看,詩穗跟媽媽都喜歡制服才決定進這間學校。雖然不算名校,但也小有名氣。
    詩穗平常搭電車通學,班上同學大多搭公車或電車。雖然也有每天由父母接送的人,但詩穗可不是那種大小姐。爸媽幫她買了月票,她就每天搭電車上下學。她本來就喜歡電車,通學也不覺得辛苦,偶爾還會搭著山手線繞一圈,不過,詩穗的個性不愛貪小便宜,還是會乖乖付超過的車錢。
    看著車窗外的景色變化固然有趣,觀察上下車的乘客也很有意思。乘客百百種,有上班族,有學生,還有看不出到底是什麼身分的人。外國人也很多,不只如此,甚至還有看不出是男是女,性別不詳的人。
    歡笑,發呆,沉思,疲憊……眾人的表情也各有不同。跟這些人在車上共度了幾站的時光後,大家又快步下車。這群人身上發生了什麼事?還有接下來會遇到什麼狀況?可能是悲劇也可能是喜劇。山手線上每天都有數不清的連續劇上演。
    那一天,山手線電車上並不擁擠。雖然座位都被坐滿,但通道上相對空。詩穗剛好跟班上的同學竹山隼斗在同一節車廂內。
    「我說是『好爺爺』嘛!」
    詩穗對隼斗說明。
    「好爺爺是什麼啊?莫名其妙嘛。」
    「就是good 的老爺爺呀。小女孩被good 的老爺爺帶走,過著happy 的生活啊。」good 跟happy 都是最近剛學的英文單字,詩穗講起來的語氣也是得意洋洋。
    「不是這樣啦,正確答案應該是『太爺爺』。」
    「太爺爺是什麼?是狒狒老爺爺的口誤嗎?」
    詩穗想起來在圖書館的動物圖鑑裡看過阿拉伯狒狒的照片,她還真的在山手線上看過類似那副長相的老爺爺呢。
    「太爺爺就是爺爺的爸爸,也就是曾祖父啊。小女孩被太爺爺帶走啦,可能是兒子跟他的感情不好,不讓他見曾孫女,於是太爺爺用盡全力把小女孩帶走了。這真是高齡化社會的悲劇啊。」
    「高齡化社會?」
    隼斗是班上成績最好的學生,還是班長。詩穗最討厭他仗著自己聰明,老是看不起其他人的樣子。尤其他特別愛用一些艱澀的字彙,想藉此嚇倒對方。但這次詩穗絕不會讓步。
    兩人熱烈討論的話題正是音樂課上唱的一首童謠,「紅鞋子」。
    穿著 紅鞋子的 小女孩~
    爭執的點就在帶走小女孩的是good 的老爺爺還是太爺爺。老師的發音明明是「好爺爺」,根本就不是什麼「太爺爺」。但裝模作樣自以為聰明的隼斗就是不認輸。
    「這首童謠是作詞者在看到少子高齡化社會的問題後,發出的警訊啊。再這樣下去,日本到處都會出現類似穿紅鞋小女孩的悲劇。妳怎麼就是沒發現人家的用意呢!」
    隼斗的語氣好像上談話節目的評論員,他講的話有一半以上詩穗都聽不懂,唯一能確定的是絕不是「太爺爺」。
    「不然來賭啊。」
    「好啊,就賭一條命。妳也要賭吧?」
    「可以啊,這樣才公平。」
    「要是我贏了,就在全年級前公開行刑。」
    隼斗用食指指著詩穗叫囂,然後在高田馬場站下車。之前聽他說過在站前的補習班上課。其他乘客像跟他交替似的上車,一名身穿燕尾服的男子,還有一名全身罩著白紗的女子,後方還跟著一個看來像神父裝扮的人。不知道是不是外國人,只見他有一頭帶點紅色的金髮,眼睛還是藍色的,手上抱著一捆好像紅地毯的布料。這些人是拍廣告的演員嗎?全車乘客的目光頓時全集中在這三人的身上,不過大家立刻興趣缺缺,很快就把視線移開。山手線上經常會有角色扮演的乘客出現,就算穿著奇裝異服也不罕見。
    「那個應該是『異人』啦。」
    「啥?」
    坐在面前的男人突然跟自己攀談,讓詩穗想都沒想就回話。對方的年紀看來比二十五歲的級任導師大一些,但應該比三十八歲的爸爸年輕。身材高高瘦瘦,白襯衫上又罩了一件深藍色外套,頭髮好像剛睡醒一樣亂翹,但或許只是自然捲。五官令人聯想到動畫裡的魯邦三世,感覺有點傻氣但很親切。
    「不是『好爺爺』也不是『太爺爺』,正確答案應該是『異人』。嗯,不過我在妳這個年紀時也有相同的誤解。」
    坐在他旁邊的女子起身離座,詩穗便放下書包,坐了下來。
    「異人?」
    「差異的異,人類的人。意思就是外國人啦。」
    差異?待會用電子字典查查看。上個月爸爸才買給詩穗的,還是最新款。
    「小女孩被外國人帶走了?是去美國還是法國啊?」
    能夠被帶到外國去的話,紅鞋小女孩還真幸運。果然是「好爺爺」吧,真希望歌詞改成這樣。
    「關於這一點有很多種說法,但每一個都是令人哀傷的故事。」
    男人搖搖頭說道。「因為最後小女孩得了結核病過世。」
    「死掉了啊?那真的令人哀傷。」
    所以旋律才這麼憂鬱啊。如果是被帶到外國去,應該要搭配迪士尼的進行曲才對嘛。
    「對了,那個外國人也可能是個個性很good 的老爺爺吧?」
    「呃,的確是有這種可能啦。」
    詩穗激動地擺出勝利姿勢,「太好啦!」男人看得目瞪口呆。
    「但那個外國人會是太爺爺嗎?」
    「這不可能。」
    詩穗高興得拍手大笑。
    「哈哈哈哈……隼斗那傢伙準備接受公開行刑吧。」
    這時,車廂內突然鼓譟了起來。
    先前那個神父打扮的男子突然在通道上鋪起地毯。捲起的地毯一下子在走道上邊滾邊展開,車內的乘客紛紛往左右兩旁閃避。
    「這、這是在做什麼!?」
    「不曉得耶。」
    男人偏著頭納悶。其他乘客也摸不著頭緒。
    那對年輕男女並肩站在紅地毯上。男子身穿燕尾服,女子則是一身白紗。神父站在兩人面前。
    「他是位異人嗎?」
    「不是唷,應該是混血吧。」
    隔壁的男人觀察著神父答道。
    「現在我們要為這兩人舉行結婚典禮。」
    神父開始說起亞當從肋骨打造出夏娃,同時宣示結婚在宗教上的意義。他看起來雖然有歐美血統,日文發音卻很自然,只是說得飛快讓人聽起來很辛苦。而且感覺他並不是本來說話就快,而是很慌張的樣子,新郎新娘似乎也為了配合,不停猛點著頭。
    「接下來要交換誓約,請各位起立。」
    在神父一聲號召下,原本坐著的乘客都同時起立。詩穗跟她旁邊的那位男人也趕緊起身。
    「這兩位從此將合而為一。任何人對這場婚姻有異議的話請趁現在提出,沒有異議的話,未來請保持沉默。」
    沒有人提出異議。對陌生人要怎麼提出異議啊。
    「各位請坐。」
    乘客們聽到都乖乖坐下。當然詩穗也跟著大家一樣。接著神父叫了新郎的名字。新郎跟新娘看來都是三十歲左右。
    「你願意與這位女士相愛相敬,無論健康、疾病、富貴、貧賤,是好是壞,互相扶持,愛她不變嗎?」
    神父用飛快的速度問他。
    「我願意。」
    身穿燕尾服的男子回答得肯定。這個人長得很高,眉清目秀。一副銀框眼鏡覆蓋著冷靜的眼神,醞釀出知性氣質。車上有幾名年輕女乘客,盯著他的眼神好陶醉。
    神父接下來叫女子的名字。
    「妳願意與這位男士相愛相敬,無論健康、疾病、富貴、貧賤,是好是壞,互相扶持,愛他不變嗎?」
    他又飛快說完相同的台詞。
    「我願意。」
    女子隔著純白色的薄頭紗,笑咪咪回答。她白皙清透的肌膚令人印象深刻,五官看來是個聰明人。她也戴著眼鏡,兩人有著相仿的氣質。
    「你們願意為對方奉獻自我嗎?」
    「願意。」
    男女兩人異口同聲。
    「接下來交換戒指。」
    神父遞出一組小戒指台,上面有一對婚戒。這時,聽到車內傳來新大久保站到站的廣播。
    「妳願意接受這枚戒指,當作愛的象徵嗎?」
    神父催促著問。
    「我願意。」
    女子回答之後,男子就從戒指台上拿起婚戒,套在對方手上。
    「你願意接受這枚戒指,當作愛的象徵嗎?」
    「我願意。」
    女子同樣把戒指套在男子的手上。到這裡的發展實在太快,好像看快轉影片一樣。
    「新郎可以親吻新娘了。」
    新郎掀起新娘的頭紗,輕輕親吻了一下。
    「恭喜兩位!」
    乘客紛紛起立鼓掌,大受感動的詩穗也跟著起身,熱情鼓掌,坐在旁邊的男人也拍起手來。俊男美女,真是天作之合。
    這時,神父匆忙地捲起鋪在地上的紅地毯。
    〈新宿~新宿~〉
    車門一打開,神父跟那對新人幾乎是用衝的下車,然後一路匆匆奔上階梯,一眨眼就不見人影。車上的乘客望著窗外目送他們三人。在車外等候的乘客則是一臉茫然,望著他們的背影,但立刻回過神上了車,車廂內立刻又擠滿人。
    「哎呀呀!」
    詩穗雙手按著臉頰。
    「小妹妹,怎麼啦?」
    坐在隔壁的男人問她。
    「一下子冒出太多狀況,我坐過頭啦。」
    「妳要在新宿站下車嗎?」
    「欸,可以在山手線車廂裡舉辦婚禮嗎?」
    這次換詩穗發問。
    「無論是婚禮、告別式或頒獎典禮,沒有事先申請就在車上舉辦活動,應該不太妙吧。」
    「可是很棒啊,新娘又那麼漂亮。」
    而且在電車上的婚禮,這種跟日常生活形成的落差讓新娘看起來更美了。
    「嗯,是啊。硬是在山手線上舉辦的特殊婚禮。」
    連紅地毯都準備好,真的很講究啊。陌生乘客不吝給予祝福,也讓人感動,能躬逢其盛更開心。
    「你有太太嗎?」
    看對方的年齡就算已婚也很正常,而且他這麼像魯邦三世,說不定有個像峰不二子的太太。
    「我還單身啦。妳呢?」
    「我怎麼可能結婚!我是小學生耶。」
    「最近的小學生都很早熟啊。」
    男人大笑說著。就連詩穗也知道,小學生結婚是違法的。不過,這又是大人擅自訂立的法律,詩穗覺得小孩子可以自由結婚也很好啊,大人凡事都想掌控小孩子。
    「不過這場婚禮真棒,令人感動。讓我也好想穿著那種婚紗當新娘哦。」
    詩穗一臉陶醉說著。
    「妳可以當剛才那個小男生的新娘呀。」
    「你說隼斗!? 別開玩笑了!要跟那個討人厭的傢伙結婚,我還不如咬舌自盡。」
    班上的男生全都是幼稚的臭小鬼,一點都不體貼。再說隼斗別說要結婚,他根本該接受公開行刑啊。要在他全身搔癢讓他笑到死。
    「你是做什麼的啊?」
    「我是偵探。」
    男人若無其事答道。
    「偵探?就是電視劇演的那種偵探嗎?」
    「嗯,差不多吧。」
    他苦笑著說,消瘦的臉頰上泛起皺紋。
    「太厲害了吧!我第一次看到真正的偵探耶。欸,你破過什麼樣的案子啊?我之前在電視劇看過,像那種在大雪中封閉的山莊裡發生凶殺案之類的。」
    「可惜我的辦公室在上野,沒遇過這種案子。」
    「上野?」
    詩穗跟爸媽去過好幾次上野的動物園跟博物館。
    「所以你要在上野下車吧?」
    仔細想想,詩穗是第一次在電車上跟陌生人交談,而且還是跟她最喜歡的魯邦三世神似的大叔。不過,在電車繞過半圈左右後就要道別,然後再也不會見到。山手線上的緣分就是這麼一回事吧,每天搭乘就能體會這種感覺。
    「不是耶,上野的辦公室昨天收掉了。」
    「咦,接下來要搬去哪裡?」
    「之後一定會找個地方啦。不過,我得先找到個人才行。」
    偵探先生原先那雙溫柔的眼睛突然閃現一道精光,不過立刻像被他收回似的消失。過了很久詩穗才知道「得找到的那個人」是誰,不過那又是另一個故事。
    「這段時間你要怎麼辦公?」
    「這裡就是我的辦公室啊。」
    「啥?」
    詩穗失聲驚呼。在山手線上舉行婚禮已經令人吃驚,竟然還有在山手線上開事務所的偵探。過一陣子是不是還會出現大眾澡堂呢?
    就在這時,對面座位上有個睡著的女子,詩穗看到她的皮包袋口突然動了一下。
    阿伯。
    就是電視連續劇裡經常出現的那種,醉醺醺地在KTV裡高唱老歌,讓年輕粉領族忍不住皺眉的類型。頂上稀疏的條碼頭,身形肥胖的中年人。一名這副模樣的阿伯從皮包裡露出上半身。
    詩穗一開始以為是個人偶,不過阿伯在皮包裡擺出類似水上芭蕾的姿勢,整個身子上上下下。拿著皮包睡著的女子,還有其他乘客似乎都沒發現阿伯。
    詩穗揉揉眼皮,再次瞪大眼睛,直視著阿伯,四目交會。
    詩穗全身僵住,好像被鬼壓床一樣發不出聲音,似乎呼吸太急促,快要喘不過氣。
    「啊啊啊啊啊……」
    「怎麼啦?小妹妹。」
    偵探先生看著詩穗的表情。詩穗的眼角餘光瞄到阿伯從包包裡跳到地板上,他的身高只有大約十公分,不知道為什麼穿著一套深藍色運動服。阿伯很快轉了方向,以意想不到的速度在地板上衝來衝去,穿梭在乘客的腳之間,一眨眼就不見人影。其他人毫無反應,看來發現阿伯的只有詩穗一個人。
    「哇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被鬼壓床的感覺瞬間解脫,突然叫出聲來。旁邊的乘客全都嚇一大跳,直瞪著詩穗。連對面那個女子也似乎醒了抬起頭。
    〈有樂町~有樂町~〉
    車內響起廣播後沒多久,電車就停下來。
    「我、我們先下車吧。」
    偵探先生帶著詩穗走到月台上。
    「妳先慢慢深呼吸。」
    詩穗大大吸口氣,慢慢吐掉,調整氣息。恢復平靜之後,眼淚卻不聽使喚流出來。
    「阿伯~阿伯~」
    詩穗緊緊拉著偵探先生的手臂,他輕輕撫摸著詩穗的頭,挨近問道。
    「什麼阿伯?」
    「就是阿伯啊,阿伯小精靈。」
    夾雜著嗚咽,話講不清楚。或者該說是眼前的景象讓她無法思考。詩穗就這樣一個勁哭了好一會兒。總之她怕得不得了,沒想到在漫畫或動畫裡的景象真的在眼前發生,從來沒想過竟然會這麼恐怖。相信如果向日葵會講話,或是貓咪被壓扁了還會動也一樣可怕吧。
    「先告訴我妳叫什麼名字吧。」
    偵探先生大概想讓哭個不停的小女孩先冷靜下來吧,他問了詩穗的名字。
    「我叫道山……詩穗。」
    「詩穗小妹妹啊。妳剛說阿伯小精靈,是怎麼回事呢?」
    詩穗嗚咽的狀況稍微好一些,看來也冷靜多了。她接過偵探先生遞來的手帕,擦擦眼淚。
    「坐在對面的那個阿姨的皮包裡,有個阿伯小精靈跑出來。」
    詩穗把她看到的狀況一五一十說出來。偵探先生驚訝得睜大了眼睛,卻似乎不知道該怎麼反應。
    「妳……該不會服用什麼藥物吧?」
    「藥物?我在吃這個。」
    詩穗從口袋裡拿出一排藥片。
    「哦,是喉糖啊。吃這個沒什麼關係。對了,妳昨天幾點睡?」
    「九點多吧。」
    「幾點起床?」
    「早上七點啊。」
    「睡眠時間很充足啊。」
    他在胸前叉著雙手,陷入沉思。看來他打算解釋成是詩穗的幻覺。大人都這樣!詩穗在小學一年級時看到幽浮,但所有大人都一口咬定是她眼花,或是幻覺,沒人願意相信她。但那個保證是幽浮啦!
    「那不是我的幻覺唷。我保證真的看到了!」
    詩穗肯定說道。
    「好像有很多地方都有人目擊過小阿伯。」
    「真的嗎?」
    「很多藝人看過唷。前一陣子釋丸雪子才在廣播節目中講到。」
    釋丸雪子是個連詩穗也知道的當紅寫真女星。她說之前有些煩惱,在浴室哭了,結果有個穿著泳衣的阿伯出現還鼓勵她,她驚嚇之下就用水把阿伯沖掉。偵探先生邊說邊笑,但詩穗完全了解那位偶像的心情。要是有那種阿伯出現在只有一個人的浴室裡,真是會被嚇死。
    詩穗應該也會採取相同的行動。阿伯後來好像被水沖掉,隨著水流被吸入排水孔。光是想像那副模樣就令人不寒而慄……不過好像也挺俏皮。
    「我現在身上只有這些。」
    詩穗從書包裡掏出錢包,裡面有三百八十三圓。她把錢遞給偵探先生。
    「這、這是做什麼?」
    「你是名偵探吧?既然這樣,破解謎團就是你的工作嘍。我要你幫我找出阿伯小精靈。」
    「找出阿伯小精靈?」
    「三百八十三圓不夠吧?五百圓呢?還是一千?」
    詩穗當時自然不了解雇用偵探的行情。
    「一流的偵探,收費也是一流的哦。這價錢差了三位數吧。」
    「果然。大人的世界裡什麼都要講錢啊。」
    大人的世界雖然令人憧憬,卻也很現實。前幾天爸爸才為了獎金縮水而悶悶不樂呢。
    「那好吧!」
    偵探先生拍拍胸口,詩穗抬起頭望著他。
    「我會把阿伯小精靈找出來。」
    「但我沒那麼多錢啊。」
    「別擔心。我也有其他還要調查的案子,就當順便吧。」
    「真的嗎!?」
    詩穗雀躍說道。
    「那個小精靈是在山手線上消失的吧?既然這樣,只要一直搭乘山手線,說不定總有一天
    會再遇到。」
    「謝謝你!偵探先生。」
    詩穗脫下帽子,恭敬行了一禮。
    「好啦,妳就是我換到這個辦公室之後的第一號客戶。」
    這個辦公室……山手線啊。他遞了張名片給詩穗,是用噴墨印表機列印的簡單設計。
    「……村雨?」
    名片上寫著「霧村雨」。詩穗認得「村」跟「雨」,不過「霧」這個漢字還沒學過。
    「霧村雨。這是我的名字。」
    「哇,這個名字比你本人還帥氣耶。」
    霧村老大顯得有點失落,露出苦笑。名片上另外還列出他的手機號碼。
    「那我也給你我的手機號碼。」
    詩穗從記事本上撕下一張紙,寫上自己的手機號碼後交給對方。爸媽為了搭電車通學的詩穗的安全起見,讓她帶了手機。使用上當然嚴格規定,不能跟朋友聊天,也不能拿來上網,主要是讓她用來跟爸媽聯絡。
    「對了!我有個好主意。」
    詩穗豎起食指對霧村老大說。
    「怎麼了?」
    「我覺得不收錢還是不太好,畢竟你也是專業人士嘛。」
    「嗯,這樣說沒錯啦。我靠這個生活,算是專業啦。」
    「我沒錢付給你,但可以幫忙哦。」
    「幫忙?幫我的忙?」
    「是啊。你能不能雇我當助手?我可以用薪水來抵調查費用。」
    「助手啊……」
    霧村老大一臉為難,搔了搔頭。
    「因為我不希望你敷衍我啊,你一定要解開阿伯之謎啦,要不然我晚上會睡不著覺。我希望付了錢讓你認真工作,不過我說的錢就是我的薪水啦。」
    「我不能雇用小學生啊。」
    「不要張揚就好啦。而且小學生的身分說不定很好用唷,經常有人看到大人就會有戒心,不過對小孩子就毫無防備。再說,你別看我這樣,其實我很優秀呢。」
    在課業上,詩穗在班上的排名都不錯,只是數學跟自然這兩科不太行,不過這兩個科目跟當偵探沒關係吧。
    「不行,不行。有個助手的確很方便,但這種事不能讓小學生來做。好吧,妳先回家了,一發現阿伯小精靈我就會通知妳。」
    「什麼嘛!把我當成小孩子。」
    「小學生就是小孩中的小孩,是不折不扣的小孩子啊。」
    「少囉唆!」
    詩穗對著霧村老大用力做個鬼臉,然後衝下月台階梯。她要先去付坐過頭的車錢,然後再買到新宿的車票。
    不過,詩穗並沒有因為這樣就放棄。隔天她打電話追問霧村老大在哪裡,要他報告調查進度。結果他說在辦公室。所謂的辦公室當然就是山手線列車。詩穗在電話中問完後,就在他說的車廂中找到他。畢竟才過一天,自然沒掌握到任何有關阿伯小精靈的資訊,另外,霧村老大自己想找的人也毫無線索。
    「就算你把山手線當辦公室,但要怎麼吸引客戶上門呢?」
    似乎在詩穗之後還沒有新客戶出現。
    「問題就在這裡啊,在車上也不可能立招牌或是做廣告。」
    「我有好方法唷。」
    「好方法?」
    「包在我身上吧。」
    詩穗拍胸脯掛保證。她口中的好方法就是利用網路。她從小學一年級就開始玩電腦,上網得心應手。當天一回到家,她就在各個社群網站和討論區留言,寫了有關霧村老大的訊息。一開始效果還不錯,但不知不覺中「山探」成了都市傳說,沒想到竟然會被《Urban Legend》報導。


首頁公司簡介異業合作人才招募圖書館採購/編目門市公告&三民禮券兌換處好站連結三民‧東大‧弘雅圖書目錄古籍‧古典圖書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