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為確保您的帳戶安全,如接獲三民書局來電詢問滿意度或訂單出錯,要求重新設定。請立即掛掉電話,並致電三民確認或撥165諮詢,永遠不要操作ATM。
  • 一般分類
    • 親子共讀

    • 電腦書

    • 財經企管

    • 文學作品

    • 文學

    • 小說

    • 武俠小說

    • 推理小說

    • 短篇小說

    • 長篇小說

    • 西洋小說

    • 英國小說

    • 美國小說

    • 德國小說

    • 法國小說

    • 意國小說

    • 其他

    • 寫實小說

    • 科幻小說

    • 語言學習

    • 藝術設計

    • 休閒生活

    • 社會人文

    • 宗教命理

    • 科學‧科普

    • 醫療保健

中國圖書分類
鹽的代價
鹽的代價
  • 定  價:NT$360元
  • 優惠價:9324
  • 單次購買 10 本以上 8折
  • 可得紅利積點: 9 點
  • 參考庫存: 目前有庫存
  • 加入購物車    
分享:
   一般分類文學作品 > 小說 > 西洋小說 > 美國小說

商品介紹
  • 商品簡介
  • 作者簡介
  • 編輯推薦
  • 書摘/試閱
  • 我不確定過去的愛為何令人感到平淡。
    直到嘗到了妳,想回去,也沒辦法了。

    年輕、孤單的特芮絲在大都會紐約裡尋找劇場事業的開端,卻被困在一個百貨公司裡面當售貨小姐;同樣的,儘管身邊有著對她死心踏地的男友,她卻感到這份愛虛弱得可有可無,隨時可以揚棄……
    直到聖誕節前,特芮絲在百貨公司遇見了卡蘿——金髮高挑、正在為女兒挑選禮物的少婦——特芮絲的心像是被什麼觸動了,想要認識卡蘿的慾望無法遏抑,於是她寄了一張卡片出去;而卡蘿同樣出自難以形容的感動,與特芮絲相約見面,從此發展出讓她們自己都驚訝的關係:兩人終於明白,自己找到了真愛。
    特芮絲的男朋友斷言她只是一時頭昏,而卡蘿的丈夫則請了私家偵探,蒐集妻子不適為人母的證據——她愛的是女人而非男人——想在離婚官司中取得女兒的監護權。
    特芮絲與卡蘿毅然決定離開紐約,僅在彼此的陪伴下展開一趟公路之旅:旅程中,年輕的特芮絲經歷了所有戀人會面臨的考驗,從熱情、希望,到嫉妒、懷疑、困惑與絕望……當卡蘿不得不隻身回返紐約,並在法官的要求下暫停與特芮絲見面——難道嘗過了鹽之後,她們還能安於平淡無味嗎?

    《鹽的代價》具有劃時代的意義,不僅是女同志文學的早期代表作,也是同類型當中的經典創作,在上個世紀女性爭取自主意識的辛苦過程中產生巨大影響。這部作品也奠定了作者劃時代的地位:早在同性戀議題尚未能公開論述、出版之前,作者便以樂觀的語氣與誠摯的關懷寫下了這部作品,結局亦首度樹立了女同性戀者在小說中的正面形象。

  • 作者簡介 
    派翠西亞.海史密斯(Patricia Highsmith, 1921-1995)
    美國當代最重要的女性作家之一,作品無論是偵探謀殺故事、驚悚短篇或女同志議題,在全球皆廣受歡迎。
    出生於德州,從小由外祖母撫養長大。海史密斯與生母及養父之間的關係充滿著緊張,童年的壓力成為她日後創作的重要依據。她的寫作風格繁複多變化,充滿人性衝突與掙扎,畢生寫過20餘部小說與7部短篇小說集,其中《火車怪客》一書先後被三度改拍成電影。近期較著名的改編電影,則為麥特戴蒙主演的《天才雷普利》。由《鹽的代價》改編、奧斯卡影后凱特布蘭琪主演的電影《因為愛你》,2016年將在台灣上映。

    譯者簡介 
    李延輝
    一九七七年出生於高雄縣,台大外文系、師大翻譯研究所畢業。興趣為電影、文學、音樂與旅行,現為自由譯者。
  • 各界好評 
    詹宏志、紀大偉、陳雪、林寒玉  著迷推薦

    有誰能在作品中同時結合美國公路風光、禁忌的性愛、道德責任之負擔等主題?唯有海史密斯是第一人。更重要的是,她的寫作純熟,不輸任何人。——泰瑞.凱賽兒,The New Republic

    這是一個追求真愛,追求快樂的故事……書中人物開懷暢笑(面對人生),笑聲中不見嘲諷,也沒有不切實際的幻想……全書充滿了刺激、驚悚以及獨特的海史密斯懸疑風格。——The Sunday Times

    海史密斯擅長的領域,遠遠超過她賴以知名的懸疑作品。她的小說具有特殊的風格質地,深層的心理探索,還有令人震懾的高度可讀性。——The Sunday Times

    海史密斯的小說不乏後果嚴重的追逐場面,這些情節的根源正是人性的最深層……她的作品含意嚴肅,手法細膩,與今日小說圈的其他名著比較起來,也毫不遜色。——紐約時報書評

    海史密斯作品的力道,直可比擬為「書面的禁藥」:入口容易,接著一股陰鬱的狂喜從體內升起,最後又一定讓人上癮。她的疏離與陰暗,直可比擬杜斯妥也夫斯基。——Time Out

    海史密斯具有邪惡魔力,在你身上施下惡咒,讓你讀完書之後覺得整個人脫胎換骨,彷彿沾染了什麼東西似的。——Entertainment Weekly

    論到心理懸疑,(海史密斯)作品的濃密厚實與痛快滿意,無人能比。——Vogue

    閱讀海史密斯的作品最令人高興之處,就是其技巧純熟精鍊,內容廣博豐富,使讀者注意力不能稍減。——Washing Post

    海史密斯以罕有的天賦撰寫懸疑小說,作品中展現了人心深處的神秘慾望,將「正常」與「異常」的慾望連結在一起……她的作品表面看似如醇酒之平滑,誘惑著我們盲目進入黑暗的世界。——Commercial Appeal

  • 特芮絲停下來,然後站起身,慢慢走到寫字桌前。是的,她能理解卡蘿寄這封信給她的原因,因為卡蘿愛她的孩子,更甚於愛她。也因為這樣,那群律師才能夠打擊她,強迫她做出他們希望她做的事。特芮絲不敢想像卡蘿被迫做出決定的樣子,但這種光景就出現在卡蘿的信中。特芮絲知道,卡蘿投降了。有短短一下子的時間,她有種古怪的感覺,認為卡蘿只把自己的一小部分精神投注在她身上。也因此突然間她覺得兩人密切相處的這一個月時間,就像一個巨大的謊言,裂縫產生,世界傾覆。但接下來她又不相信事情是這樣。不過事實俱在,卡蘿已經選擇了自己的小孩。她盯著桌上理查寫來的信,感覺到她想對他說的一字一句,在內心如潮水洶湧而來,這些話她從來沒對他說過。他到底瞭解她多少?是什麼事情讓他瞭解了她?她接下來又讀起卡蘿的來信。

    ⋯⋯又誇大,又縮小。對我而言,親吻以及男女床笫的愉悅,這兩件事情之間似乎只有程度上的差別。舉例而言,親吻並未縮小,親吻的價值也不能被任何人所斷定。我在猜想,這些男人是不是以「自己的行為能否製造出小孩」為標準,來衡量愉悅的程度呢?如果他們的行為能製造出小孩的話,他們就有可能會認為自己可以從中獲得更大程度的愉悅。我現在說的,畢竟是和愉悅程度有關的問題,但如果要爭辯「冰淇淋甜筒」和「足球比賽」兩者之間的差別,或者貝多芬的四重奏和《蒙娜麗莎》這件作品之間,何者能夠產生比較多的愉悅,那又有什麼意義?這個問題還不如留給哲學家討論。但是這些男人的心態是,我這個人不曉得是因為什麼原因,不是瘋了就是盲了(我想,這些男人的心裡面還有一點遺憾,遺憾像我這麼一個美麗的女子,男人竟然得不到)有些人會把「審美標準」加入討論之中,我指的當然是把這個標準加諸在我身上。我認為如果他們真的想爭論這件事的話,只會引人發笑罷了。但我沒有提到的一點,也是最重要的一點,更是沒有任何人想到的一點就是,兩個男人或兩個女人間的親密關係,是否有可能是絕對且完美的?這種絕對和完美,從來沒有出現在男性與女性的關係之間。有些人要的,是否就是這種絕對而完美的關係呢?而其他人只是渴望男女之間善變又不確定的感情。昨天有人說,或至少暗示我說,我現在的所作所為會讓我墜入人類邪惡和墮落的深淵。的確,自從他們把妳從我身邊奪走後,我就已經深深沉淪了。事實上,如果我繼續這樣下去,持續受到監視,持續被人攻訐,永遠無法長時間擁有一個人,到頭來我對其他人的認識都只會停留在表面,那這樣的情況才是真正的墮落。或者說墮落的本質,就是逆著自己的天性生活。
    親愛的,我對妳傾吐了這一切(卡蘿把下一行劃掉了),妳對於妳自己未來前途的掌控,一定比我要好,我可以當妳的錯誤示範。假如妳現在受到的傷害,已經超越了妳認為妳所能承受的程度,假如我們之間的事情使得妳(無論是現在或將來)怨恨我,那我就不應該覺得遺憾。我就是這樣跟艾比說的。正如妳說過的,我可能就是那個妳註定要相遇相愛的人,而且是唯一的那個人,妳當然可以把這一切事情都置之腦後不管。但如果妳心裡還想著我們兩人的關係,儘管現在遭逢到的失敗及挫折,我真心知道妳那天下午說的話是對的:我們的關係,不需要弄到這樣。如果妳願意的話,我真的想在妳回來之後跟妳聊聊。
    妳種的盆栽還在後院長得很好,我每天替這些植物澆水 ⋯⋯

    特芮絲再也讀不下去了。在門後,她聽到有一陣腳步聲緩緩走下樓,穿過客廳,腳步聲遠去時她打開門,站了一下子,掙扎著是否要在衝動之下直接走出這幢房子,把一切都丟下不管。然後她走過客廳,來到後面古柏太太的門前。
    古柏太太應門時,特芮絲把她先前準備好的話都說出來了,也就是自己當晚就要離開。她看著古柏太太的臉,古柏太太好像沒在聽她說話,只是對自己所見到的景象予以回應。突然之間,古柏太太成了特芮絲自己的倒影,她就是不能這樣轉身就走。
    「嗯,我很遺憾,貝利維小姐。要是妳的計畫出了差錯,我很遺憾。」她說,臉上只露出驚訝和好奇。
    特芮絲回到房間開始打包。躺在行李箱底部的是折好、壓平的厚紙板模型,然後是她的書。一會兒之後,她聽到古柏太太慢慢接近,好像拿著什麼東西一樣。特芮絲想,要是她端來另一盤食物,自己一定會尖叫起來。古柏太太敲門。
    「親愛的,要是有信寄來,我要把妳的郵件轉寄到哪裡?」古柏太太問。
    「我還不知道,我會寫信告訴妳。」特芮絲挺直身體,只覺得頭昏眼花,而且想吐。
    「妳今晚就要動身回紐約了,是嗎?」古柏太太把六點過後的時間全部通稱為「晚上」。
    「還沒有,」特芮絲說:「我只是要趕一點路。」她已經無法忍受獨自一人了。她看著古柏太太的手,放在腰帶以下的灰色格子花紋圍裙裡,使得圍裙都鼓了起來;她看著破掉的家居軟鞋放在地板上,磨得變成紙一樣薄。這雙鞋在她還沒有來這裡之前,就已經踏在這些地板上好多年,而且在她離開之後,還會繼續走在同樣的路徑上。


首頁公司簡介異業合作人才招募圖書館採購/編目門市公告&三民禮券兌換處好站連結三民‧東大‧弘雅圖書目錄古籍‧古典圖書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