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為確保您的帳戶安全,如接獲三民書局來電詢問滿意度或訂單出錯,要求重新設定。請立即掛掉電話,並致電三民確認或撥165諮詢,永遠不要操作ATM。
  • 一般分類
    • 親子共讀

    • 電腦書

    • 財經企管

    • 文學作品

    • 文學

    • 小說

    • 武俠小說

    • 推理小說

    • 短篇小說

    • 長篇小說

    • 西洋小說

    • 寫實小說

    • 科幻小說

    • 語言學習

    • 藝術設計

    • 休閒生活

    • 社會人文

    • 宗教命理

    • 科學‧科普

    • 醫療保健

中國圖書分類
雪地裡的天使蛋捲【全新版】
雪地裡的天使蛋捲【全新版】
  • 定  價:NT$250元
  • 優惠價:9225
  • 單次購買 10 本以上 85折
  • 可得紅利積點: 6 點
  • 參考庫存: 目前有庫存
  • 加入購物車    
分享:
   一般分類文學作品 > 小說 > 長篇小說

商品介紹
  • 商品簡介
  • 作者簡介
  • 書摘/試閱
  • 愛情使人忘記時間,時間卻使人忘記愛情。
    有些人注定是要等待別人,而有些人卻是注定要被別人等待。

    張小嫻筆下最甜美也最揪心的故事,
    獻給每個輕輕吐露「我愛你」的時刻,獻給所有為愛心傷心醉的戀人。


    他以為有了愛情就不會孤單,
    現在才知道即使愛上一個人,也還是會孤單的……


    他們當時還不知道,那是他們生命中最美好的日子。

    阿棗被交往七年的男友拋棄了,傷心欲絕的她遇見了同樣剛失戀的李澄。
    阿棗是數學老師,她說世界上沒有什麼比1+1=2更浪漫。
    李澄是漫畫家,他的漫畫從以前就陪伴阿棗度過無數寂寞的日子。

    李澄愛上了阿棗,阿棗也甜甜地被他愛著。
    他帶她去餐廳品嘗蝸牛蛋捲,
    他要她成為他房子裡的女主人。
    李澄貪戀阿棗的一切,她身上的茉莉香,她的固執,她的善於等待。
    阿棗總愛問李澄:「你愛我嗎?」
    李澄回答她:「已經愛到危險的地步了……」

    危險的是伴隨愛情而來的熱情與渴求,
    危險的也是性格南轅北轍但偏偏愛上的兩個人。
    一心只問承諾的阿棗和追求自由的李澄,
    當愛情變成一場角力,他們會皆大歡喜,還是兩敗俱傷?

  • 張小嫻
    全世界華人的愛情知己。她以小說描繪愛情的灼熱與冷卻,以散文傾訴戀人的微笑與淚水,至今已出版超過四十本小說和散文集。她對人性的洞察,使她開創了一種既溫柔又犀利的愛情文學。她的新浪和騰迅微博擁有超過八千萬名粉絲,那些溫柔細膩的字字句句撫慰了我們,而我們也從她的作品豁然明白,愛情的得失從來就不重要,當你捨棄一些,也許得到更多,只要曾深深愛過,你的人生將愈加完整。
  • 後記──
    一生能聽多少回「我愛你」?

    這本小說距離上一本小說推出的時間剛好一年。這一年來,常常被人追問:「你的新小說什麼時候推出?」寫得那麼慢,是因為不想重複自己。每次寫一個長篇小說,都是一場戀愛,我希望我每一次戀愛都是刺激的,而不是老調重彈。
    常常有人問我:「你寫的故事是真的還是假的?」
    我會說,一半是真,一半是假,假的後來都會變成真的。我會漸漸相信自己所寫的故事。我曾經以為,兩個人只要相愛,就能夠為對方改變,寫了這個故事之後,我才知道,無論多麼愛對方,我們也不可能為他全部改變。從前我不會相信一個人會等另一個人十四年。寫了這個故事之後,我想,如果我愛一個人的話,我也許會等他十四年,或者更久。
    我們這一輩子要等待的事情太多了。女人等男人承諾,男人等女人改變。女人總是希望男人為她承諾,男人卻常常在女人需要他的時候溜走。承諾本來就是一場角力,我想寫的,不是這一場沉痛和兩敗俱傷的角力,而是在我們追尋承諾的過程裡,在我們以為得不到承諾的時候,我們已經得到了。阿棗走了,李澄還是等她。
    一個害怕承諾的男人,為了愛情的緣故,悲傷地等著他愛的女人回來。不要去追尋承諾,那是我們負擔不起的。如果能聽到一聲「我愛你」,已經是一個美麗的承諾。
    晚餐桌上的燭影搖曳,燈火已然闌珊,我們一生又能聽到多少回「我愛你」?

  • 澄:

    青春歲月虛妄的日子裡,我們都曾經以為,兩個人只要相愛,就能夠為對方改變。不是有這樣一首歌嗎?我是一團泥,你也是一團泥,兩團泥搓在一起,你裡面有我,我裡面也有你。這是騙人的,數學裡有一個實驗叫「摩爾的糖果」,一位名叫摩爾的美國工程師,把一種球狀的、相同數量的紅色糖果和綠色糖果一同放在一個玻璃瓶裡,然後搖晃瓶子,直到兩種顏色完全混合。你以為紅色和綠色的糖果會很均勻地混合在一起嗎?不是的,你所看到的是不規則的大片的紅色綴著大塊的綠色。
    雖然放在同一個瓶子裡,兩種顏色的糖果依然各據一方。我從來沒有改變你,你也沒有改變我。無論多麼努力,我們始終各據一方。
    分手那一天,我跟你說:「以後不要讓我再看見你。」
    或許你以為我因為太恨你才這樣說,不,我只是無法承受愛你的痛苦。即使再走在一起,我們終究還是會分開的。離開你的時候,我期望我們餘生也不要再見。別離的痛楚,一次已經很足夠。
    如果有一天,你突然收到我送來的東西,也許,我已經不在這個世上。

                                                                                                
    阿棗

    *

    凌晨時分,有人撳門鈴,李澄走去開門,李澈捧著蛋糕站在門外。
    「要吃生日蛋糕嗎?今天是我生日。」
    「噢,對,你是聖誕節之前生日的,我都忘了。」
    「哥哥你一向都是這樣的。」
    「我去拿刀。」
    「阿棗呢?」
    「她睡了。」
    李澈把盒子打開,將蛋糕拿出來。
    「是拿破崙餅,你最喜歡吃的。」李澄說。
    「嗯。」
    「要唱生日歌嗎?」李澄問。
    「剛才唱過了。」李澈用刀切下兩片蛋糕。
    李澄吃了一口,說: 「很好吃。」
    「是的,很好吃。」李澈一邊吃一邊說,這個蛋糕對她來說太特別了。
    李澈切了一片蛋糕給李澄,說:「再吃多一點。」
    「我吃不下了。」
    「吃嘛!拿破崙餅是不能放到明天的,到了明天就不好吃。」
    「為什麼要買這種只能放一天的餅?我和你兩個人是無法把這個餅吃光的。」
    「我就是喜歡它只能放一夜,不能待到明天。哥哥,你愛阿棗嗎?」
    「為什麼這樣問?」
    「愛是要付出的,不要讓你愛的女人溺死在自己的眼淚裡。」
    李澈望著面前這個她和阿佑一起做的生日蛋糕,她本來以為今天晚上只有她和阿佑,可是,他愛的女人突然回來,這也許是命運吧!離開餐廳,登上計程車的時候,她垂下頭沒有望他。當車子開走了,她才敢回頭。看到阿佑轉身走進餐廳的背影,她難過得差點就掉下眼淚。她不是愛上他對另一個女人的深情嗎?那就不應該哭,起碼,他和她,在做蛋糕和唱生日歌的時光裡,是沒有第三者的,片刻的歡愉,就像那幾星墜在空中的煙花,雖然那麼短暫,在她的記憶裡,卻是美麗恆久的。

    平安夜的這一天,李澄一直待在書房裡畫畫,整天沒說過一句話,好像任何人也無法進入他的世界。
    「你可以替我把這兩份稿送到報館嗎?」他把畫好的稿交給方惠棗。
    「嗯,我現在就替你送去。」她立刻換過衣服替他送稿。
    報館在九龍,本來應該坐地下鐵過去,但是為了在海上看燈飾,她選擇了坐渡輪。今年的燈飾很美,可惜是她一個人看。
    到了碼頭,她在電話亭打了一通電話給李澄。
    「聖誕快樂!」她跟他說。
    「你不是去送稿了嗎?」
    「已經在九龍這邊了,不過想提早跟你說一聲聖誕快樂。」
    「回來再說吧。」
    她有點兒失望,只好掛上電話。這是他們共度的第一個聖誕節,但是他好像一點也不在乎。她不了解他,他有時候熱情,有時候冷漠,也許,他不是不在乎,他正忙著趕稿,她應該體諒他。從前,她以為有了愛情就不會孤單,現在才知道即使愛上一個人,也還是會孤單的。

    李澄用油彩在米白色的牆上畫上一棵聖誕樹。阿棗曾經帶著遺憾說: 「這裡放不下一棵聖誕樹。」他不會讓他愛的女人有遺憾。
    方惠棗回來的時候,看到牆上那棵聖誕樹,她呆住了。
    「誰說這裡放不下一棵聖誕樹?」李澄微笑說。
    「原來你是故意把我支開的。」
    她用手去觸摸那棵比她還要高的聖誕樹。
    「比真的還要漂亮。」她說。
    「只要你閉上眼睛,它就會變成真的。」
    「胡說。」
    「真的。」
    「你又不會變魔術。」
    「我就是會變魔術,你閉上眼睛。」
    「你別胡說了。」
    「快閉上眼睛。」他把她的眼睛合起來,吩咐她,「不要張開眼睛。」
    「現在可以張開眼睛了。」他說。
    聖誕樹沒有變成真的。放在她面前的,是她那本腳踏車畫冊上的那輛義大利製的腳踏車,整輛車是銀色的,把手和坐墊用淺棕色的皮革包裹著,把手前方有一個白色的籃子,籃子上用油漆畫上曼妮的側面,曼妮微微抬起頭淺笑。
    「對不起,我失手了,本來想變一棵聖誕樹出來,怎知變了腳踏車。」
    「你很壞!」她流著幸福的眼淚說。
    「這個籃子是我特別裝上去的,這輛腳踏車現在是獨一無二的。來!坐上去看看。」他把她拉到腳踏車前面。
    「我知道你的頭髮為什麼有油漆了。」她說,「你一直把腳踏車藏在哪裡?」
    「樓上老先生和老太太家裡。」
    「怪不得。」
    「快坐上去看看。」
    她騎到腳踏車上。
    「很好看。」他讚歎。
    她蹬著腳踏車在狹隘的房子裡繞了一圈。
    「要不要到街上試試看?」他問。
    她微笑點頭。
    他坐在她身後,抱著她說:「出發!」

    方惠棗載著李澄穿過燈光璀璨的街道,也穿過燈火闌珊的小巷。
    「要不要交換?」他問。
    「嗯。」她坐到後面。
    「你愛我嗎?」她問。
    「女孩子不能問男人這個問題。」
    「為什麼不能問?」
    「一問就輸了。」
    「那麼你問我。」
    「男人也不能問這個問題。」
    「你怕輸嗎?」
    「不是,只是男人問這個問題太軟弱了。」
    「我不怕輸,你愛我嗎?」
    「已經愛到危險的程度了。」
    「危險到什麼程度?」
    「正在一點一點的改變自己。」
    她把一張臉枕在他的背上,他彷彿能夠承受她整個人的重量、她的幸福和她的將來。
    他握著她的手,他從沒想過會為一個女人一點一點的改變自己。他載著她穿過繁華的大街與寂寞的小巷,無論再要走多遠,他會和她一起走。


首頁公司簡介異業合作人才招募圖書館採購/編目門市公告&三民禮券兌換處好站連結三民‧東大‧弘雅圖書目錄古籍‧古典圖書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