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為確保您的帳戶安全,如接獲三民書局來電詢問滿意度或訂單出錯,要求重新設定。請立即掛掉電話,並致電三民確認或撥165諮詢,永遠不要操作ATM。
 
品牌專區-『天使文化』
品牌專區-『悅讀紀』
品牌專區-『巨石文華〈夢想季〉』
品牌專區-『蝴蝶季』
品牌專區-『魅力‧花火』
 
  • 工具圖書

  • 文學

  • 中國文學總論

  • 國學經典

  • 世界各國文學

  • 領袖傳記文學

  • 文學研究評論

  • 民族、宗教文學

  • 詩歌、韻文、散文

  • 小說

  • 兒童文學

  • 軍事

  • 歷史傳記

  • 地理旅遊

  • 語言學習

  • 法律

  • 社會科學

  • 政治外交

  • 美術藝術

  • 哲學宗教

  • 教育

  • 體育休閒

  • 電腦〈計算機〉

  • 醫療保健

  • 考題類

  • 數理科學和化學

  • 天文學、地球科學

  • 生物科學

  • 工業技術

  • 農業科學

  • 交通運輸/航空航太

  • 環境科學、安全科學

夫人,別鬧了(簡體書)
夫人,別鬧了(簡體書)
  • 人民幣定價:24.8元
  • 定  價:NT$149元
  • 優惠價:6597
  • 可得紅利積點: 2 點
  • 參考庫存: 目前有庫存
  • 加入購物車    
分享:
   簡體分類: 文學 > 中國文學 > 小說 > 新體長篇、中篇小說
   簡體書文學 > 小說

商品介紹
  • 商品簡介
  • 作者簡介
  • 目次
  • 書摘/試閱
  • 每天都被自己帥醒的皇上,卻有一個不能說的秘密:取向不明
    當他發現自己喜歡上藺晚顏時,內心幾乎是崩潰的!
    他竟然對一個“公公”有感覺了?
    一定是他打開的方式不對!

    堂堂連國皇上,攤上最花樣百出的“小內侍”,夫人,咱能別鬧了嗎?

    為了謀得一口飯吃,她毅然挺身走進皇宮,只是沒想到宮女沒做成反倒成了內侍!內侍就內侍吧,可為什麼那皇帝總對他動手動腳。她原本打算用千百種方法讓窺覬她的男子生不如死,卻沒想到反被收了銀子劫了色,從此,某女落入魔爪,過上了又哭又笑的米蟲生活……

  • 二霏檸萌,自由撰稿人,擅長以幽默風趣的語言講述諦笑皆非的故事,帶給讀者歡笑,作品有《第一萌蘿莉》等。喜歡吃吃美食看看美男,趁陽光正好,微風不燥,就該做有意義的事。
  • 第一章  她要應聘內侍
    第二章  舌尖上的烤土豆
    第三章  都說內侍少根筋
    第四章  多行不義必自斃
    第五章  約法三章
    第六章  皇上,您真逗
    第七章  朕就是護著她
    第八章  皇上,大事不好了
    第九章  你要對朕負責   
    第十章  公平競爭
    第十一章  朕相信你
    第十二章  患難見真心
    第十三章  不祥的預感
    第十四章  內侍有喜了 
    第十五章  身份之謎
    第十六章  欺瞞和背叛
    第十七章  憑空而來的爹
    第十八章  我們成親吧
  •     七月盛夏,京城最美的時節。吆喝聲覆蓋了整個京城,處處皆繁華。正值晴空當頭,一身男裝的藺晚顏晃悠著手臂招搖地走在大街上,她伸了伸懶腰,貪婪地吮吸著這新鮮的空氣,享受著一身的輕盈。
      只是……
    “咕——”好吧,她承認,她確實有些餓了。
    話說自她半個月前失足落水醒來以來,還沒享受夠清福,就被那自以為是的丞相爹爹逼婚了,而她,為了謀求未來的幸福,帶著僅有的十兩銀子便毅然逃婚了。作為一個資深的吃貨,藺晚顏能用僅有的十兩銀子撐到現在,其實已經很不錯了。當然,如果一開始她沒有手一癢把銀子全買了小吃,情況也許會有所不同。
    歸根到底,還是她那丞相老爹的錯啊!
      “唉——”她搖搖頭,止住腳步。
      正傷感著,便無意看到不遠處一群人圍在一起爭先恐後地嚷嚷著什麼,出於好奇心,她也圍了過去。
      “名額有限,現在宮女和內侍的名額還剩一個了,各位不要急,也不要搶!”坐在圓桌旁的老嬤嬤耐心地在那大紅紙上登記著。
      “嘁。”藺晚顏撇撇嘴,不就是宮女嗎?這有什麼好當的,要是混不出頭宮女可是死得最慘的,她就是當內侍也絕對不當宮女。
      可是,眾所周知女人是善變的動物。藺晚顏很快就改觀了,只因在貼出招聘單的城牆上,赫然寫著招聘優待:“包吃包住,每月二兩俸祿!”
      她咽了口唾沫,拼命擠進了人群,像集市上的買菜大媽似的吼道:“算我一個算我一個!”
      就在這時,“嘭”的一聲,震住了所有人,周遭頓時安靜了下來。
      藺晚顏看著那擺在桌上的金元寶刹那間花了眼,正想伸手摸幾下,卻被人搶了先,抬頭一看,正是那管事的嬤嬤。
      “好了,這位姑娘,最後一個宮女名額,留給你了!”老嬤嬤笑呵呵地拿起筆做了登記,將那金元寶小心翼翼地揣進懷裡。
      藺晚顏抬頭望向那出手大方的姑娘,卻見她面目清秀衣著不凡,怎麼看都是大戶人家的姑娘。
      眼見這最後一個名額沒了,參加應聘的姑娘們都一擁而散,唯獨一襲男裝的藺晚顏還傻愣在那裡。半天,老嬤嬤這才注意到她,極其不耐煩地道:“你到底是不是來應聘的啊?要不是就趕緊走人,別在這兒礙老娘的眼。”
      藺晚顏委屈地撇撇嘴,可一想到自己已經沒有了去處,便咬緊牙關,道:“是!”
      “嗯哼,剩下的職位只有內侍了,你可想清楚了?”老嬤嬤嗤笑道,眸子裡滿是輕蔑,似乎有些不相信她這樣俊俏的“公子”會甘願進宮當一個小小的內侍。
      藺晚顏抿了抿唇,猶豫片刻,最後重重地點了點頭。畢竟,只要能混口飯吃,不是啥丟節操的事,她都能接受,再說了這內侍可比宮女要保險多了。
      看她一臉堅定,老嬤嬤無可奈何地歎了口氣,朝她伸出了手。
      藺晚顏不解地眨眨眼,卻聽她不耐煩道:“愣什麼?拿銀子啊!”
      銀子?她沒有啊!藺晚顏尷尬地傻笑著,結結巴巴道:“我,我沒有銀子……”
      “沒銀子?沒銀子你還來做什麼?趕緊走!”老嬤嬤氣憤地收回了自己的手,沒好氣地瞪了她一眼,渾濁的眼裡滿是不屑與氣憤。
      藺晚顏有些不甘心,畢竟當下這顏面可比不上飯碗重要。她轉了轉眼珠,目光一閃,轉而雙手合十,可憐兮兮地望著她,道:“老嬤嬤,求求你了,讓我去宮中當差吧,等我拿到了第一個月的俸祿一定把這些銀子補上!”
      “真的?”老嬤嬤將信將疑地抬起頭來,狐疑道。
      藺晚顏猛地點頭,怎料那不知好歹的老嬤嬤卻立即擺擺手,一臉不耐煩道:“那也不行!萬一你到時候賴帳,我還不得白白搭上這點銀子?”
      就在這時,方才那個出手大方的姑娘走上前來,從懷裡又掏出了一錠銀子放在桌上,道:“這位小哥的錢就由我出了吧。”
      聞言,藺晚顏看著那銀光閃閃的銀子登時感慨萬千,早知道這樣她就不當內侍了,直接裝可憐讓她把錢給自己不就行了嗎?只可惜眼下已經來不及了——
      那見錢眼開的老嬤嬤一把抓過了桌上的銀子緊緊攥在手裡,還生怕是假的,放在嘴裡咬了咬,確認無誤這才樂呵呵地收起來。然後拿起毛筆在內侍登記簿上準備寫字,笑眯眯地問道:“姓名?”
      “藺……不,等我先想想。”
      老嬤嬤焦躁地拍了拍桌子,催促道:“名字!名字!”
    “呃——藺……寶!對,就是藺寶!”她興奮地拍了拍自己的腦門,完全無視了老嬤嬤鄙薄的神情,用自己的乳名充當正名,這被發現的概率應該不大吧?
      想著,便只見老嬤嬤無奈地歎了口氣,用毛筆沾了墨汁在上面寫著她的名字。隨即便揮了揮手讓身旁的兩個侍衛將藺晚顏和那姑娘帶進了身後的淨身房。
      畢竟是生平第一次當內侍,藺晚顏難免有些緊張。她咽了口唾沫,哆嗦著雙腿,囧囧地問道:“姐姐,你之前當過內侍嗎?”
      聞言,那姑娘淡淡道:“沒有。”
      藺晚顏聽了附和著點點頭,半晌才想起來問她:“那姐姐叫什麼名字啊?等日後我拿了俸祿好找你還你錢。”
      “區區小錢不足掛齒,還有小哥日後叫奴家素素便可。”姑娘坦然道。
      素素……嘖嘖嘖,這名字取得可真好,連人也長得像素菜似的,沒有一點多餘的脂肪。
      到了走廊的盡頭,便可看見兩間不同的淨身房,一個散發著淡淡的血腥味兒,一個散發著濃郁的脂粉味兒。脂粉只有女子才會用,由此可見那一間便是女子的淨身房。那麼,另一間……
      藺晚顏敏感地打了個噴嚏,看著那侍衛同情的眼神,她慘兮兮地抽了嘴角——他們該不會真要把她閹了吧?
      “小兄弟,這邊走。”那些侍衛好心地提醒著她,伸手拽了拽她髒兮兮的長袖。
      驟然回神,卻發現方才還在自己身旁的素素姑娘已經隨那門口等候多時的嬤嬤進了淨身房,而她腳尖所指的毫無疑問,自然是內侍閹割房。
      臨到門口,藺晚顏有些退縮了,她止住腳步,膽怯地問著身邊的侍衛,道:“大哥,能不能先跳過這一關啊?”
      “你這樣臨時退縮的我們見多了,不過就一會兒你怕什麼,再說錢都付了,你這會兒反悔還要交違約金呢!”
      什麼,違約金?!這不是把人往死路上逼嗎?藺晚顏噘了噘嘴,還未來得及準備就被人一把推了進去。
      裡面骯髒不堪,遍地都是污水,四個粗獷大漢圍著一張寬大的方桌而坐,方桌上擺滿了各樣的器具,看得藺晚顏直哆嗦。
      見有人來了,其中一個領頭放下手裡的賭牌,不耐煩地指著身後屏障道:“自己先進去脫了褲子等著,我過會兒就去。”
      脫……脫了褲子等著?!藺晚顏蒙,卻見那領頭的大漢正挑選著那鋥亮的器具,透過那明晃晃的刀背,她只覺得整個人都不好了!咽了口唾沫,藺晚顏這才道:“那個,大哥,這種事,要,要不還是我自己動手吧?”
    “喲,小兄弟,這事兒你確定要自己動手?”那大漢從器具中抬起頭來,好笑地看著她,手中的彎刀將藺晚顏的臉襯得更為蒼白。
    藺晚顏莫名地打了個寒戰:“大哥,不瞞您說,我祖上原先就是做這行兒的,所以我多少還是懂一點的。”
    聞言,那大漢有些納悶:“你祖上既是做這行兒的,咋不讓你祖上的人給你整呢?到時候直接來多省事兒啊!”
    “我這不也想著麻煩嗎,反正到時候也得給你們檢查來著,還不如直接在這兒做了。”
    聽她說得頭頭是道,大漢點點頭,甩手扔給她一把匕首和一壺白酒:“那你就自個兒弄吧,我正好休息會兒,不過你可得弄得麻利點,不然到時候出了差池那可就是要掉腦袋的事了!”
    “是是是,小弟都明白的。”
    藺晚顏總算是舒了一口氣,拿著東西快步走到了屏障背後,那裡的血腥味兒更加濃郁,讓人簡直想吐!她隨意環視了一下裡面的東西,裡面有三個大木桶,第一個注滿了清水,第二個滿是血水,最後一個用蓋子半掩著,想都不用想裡面裝的是什麼。
      “動作快點兒啊!”方才那大漢又催促起來了。
      藺晚顏咽了口唾沫,背對著屏障,將白酒灑在了褲子上,顫巍巍地抓起了一旁的匕首……
      少卿,屏障後傳來了撕心裂肺的喊叫:“啊——”
      屋內的四個大漢聽得是毛骨悚然,雞皮疙瘩都掉了一地,生怕她出什麼事,便問道:“小兄弟,你沒事兒吧?”
      “沒……沒事……”屏障後傳來了她破碎的聲音,裡面包含了無限的彆扭與痛苦。
      那大漢聽著覺得有些不對勁,起身正準備進去看看,卻被她喊住:“等等,你們先別進來,我,我害羞……”
      “那你快點啊!”
      見他沒進來,藺晚顏總算是舒了口氣,用袖子擦了擦汗。她緩了口氣,正準備將桶裡的血水朝身上染一點兒,卻不料腳一滑,將那裝滿血水的桶給生生推倒了。
      刹那間,一股惡臭撲鼻而來,藺晚顏只覺得整個人都跟掉進了臭水溝似的。
      聽到聲響,原本坐回去的大漢又撤了回來,看著滿地狼藉,以及倒在血水中痛苦不堪的藺晚顏,氣惱道:“你怎的如此麻煩!”
      藺晚顏這下可不是裝的了,她是真受不了這漫天惡臭,沒吐出來就算是好的了。倏然,那大漢將她抓起,推向後門,道:“外邊有個水池,你去好生洗洗,不然定是入不了宮!”
      藺晚顏憋屈,哪有大姑娘家在光天化日之下在水池裡洗澡的?傳出去豈不是讓人笑話?
      那大漢看她一臉為難,似是想起了什麼,一拍腦門兒,道:“瞧俺,都忘了你小子害羞!水池對面有個澡房,此時定然無人,你拿了乾淨衣服便速速去衝衝吧。”
      聽到門外的聲響,估摸著是其他應聘的小哥要來閹割了,藺晚顏拿了衣服便匆匆出了後門。繞過水池,朝澡房溜了進去。

首頁公司簡介異業合作人才招募圖書館採購/編目門市公告&三民禮券兌換處好站連結三民‧東大‧弘雅圖書目錄古籍‧古典圖書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