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為確保您的帳戶安全,如接獲三民書局來電詢問滿意度或訂單出錯,要求重新設定。請立即掛掉電話,並致電三民確認或撥165諮詢,永遠不要操作ATM。
  • 一般分類
    • 親子共讀

    • 電腦書

    • 財經企管

    • 文學作品

    • 語言學習

    • 藝術設計

    • 休閒生活

    • 社會人文

    • 宗教命理

    • 科學‧科普

    • 醫療保健

中國圖書分類
都市傳說06:試衣間的暗門
都市傳說06:試衣間的暗門
  • 系列名:境外之城
  • ISBN13:9789865880989
  • ISBN9:986588098
  • 出版社: 奇幻基地
  • 作者:笭菁
  • 裝訂/頁數:平裝/312頁
  • 版次:1
  • 規格:21cm*14.8cm*1.8cm (高/寬/厚)
  • 出版日:2015/06/02
  • 中國圖書分類:小說
  • 書展優惠:2017城邦全書系書展
  • 定  價:NT$260元
  • 優惠價:79205
  • 可得紅利積點: 6 點
  • 參考庫存: 目前有庫存
  • 加入購物車    
分享:

商品介紹
  • 商品簡介
  • 作者簡介
  • 目次
  • 書摘/試閱
  • 金石堂文學排行榜、蘋果日報華文排行榜、博客來華文年度暢銷作家——
    華文靈異天后笭菁

    知道這個都市傳說後,妳還敢一個人進入試衣間嗎?

    真不愧是都市傳說社,走到哪都會遇到詭異的事!
    馮千靜四人一起到市區一棟最新最熱門的鬼屋「黑暗莊園」探險,裡面的鬼怪不但逼真且畸形,只有夏玄允、郭岳洋玩得極度開心,毛穎德卻因整棟樓被黑色晶體不祥之氣籠罩而背脊發涼、不寒而慄,勇往直前的馮千靜卻在最後狹長的走廊遇到會說法文的雕像:「我是巴黎人,我叫Léo,可以請妳幫我報警嗎?拜託!我是被抓來的,我住在第四區,請幫我報警!」
    但……鬼屋沒有相關的都市傳說啊……

    未免也太久了吧?劉品娜拎著一大堆戰利品,匆匆的往服飾店去。
    「歡迎!」剛剛那位美女櫃姊笑著看向她。
    「呃……妳好!請問我朋友剛剛那個穿紅色外套的女生還在裡面嗎?她進來試穿門口那件粉色的毛衣!」劉品娜邊說邊指向門外,卻赫見那件粉紅色毛衣依然吊掛在那兒。
    「對不起,我不知道妳在說什麼?」美女櫃姊笑望著她。
    「我朋友什麼時候走的?」劉品娜拿出手機,「就是這個女生,我就是剛在門口跟她一起的女生啊!」
    櫃姐認真的湊上前看著手機,再看看劉品娜,眉頭皺起,「我沒印象看過她……也沒看過妳啊!」
    到底在說什麼啊!?劉品娜突然覺得有股不安感湧上,她二話不說衝到那三間試衣間前,一間一間的開啟——沒有人……

    囌——後頸突然一陣冰冷濕潤,有個人從天花板倒吊而下,
    伸出的舌頭有三十公分長,就這樣朝他的後頸項舔下去……

  • 笭菁

    多變的雙魚。

    書寫多變,擅寫靈異、驚悚、愛情、奇幻與勵志。
    興趣多變,電影、美食、旅遊、玩樂,愛好自由。

    粉絲專頁:http://www.facebook.com/lineanovels
    笭菁部落格:http://linea.pixnet.net/blog
  • 目錄
    楔子
    第一章 會說話的雕像
    第二章 轉眼珠的假人
    第三章 4444
    第四章 尋人 
    第五章 進入試衣間 
    第六章 消失的…… 
    第七章 再探莊園 
    第八章 不入虎穴 
    第九章 都市傳說 
    第十章 畸形秀 
    第十一章 了結 
    尾聲
    後記
  • 楔子

      熱鬧的異國大街上,人潮眾多,雖不至摩肩擦踵,但是對拎著大包小包的女孩來說,還是不時的會受到碰撞。
      「哎喲,我累死了啦!」方妍華抱怨著,「再不坐下來我會瘋掉,我們找地方坐啦!」
      「好啦,這麼不耐操!」戴著髮圈的劉品娜笑著,「反正離會合時間還有一小時……啊,前面有咖啡廳!」
    「快走!」馬尾女孩已經受不了了,直想衝進店裡坐下來。
    兩個女孩拎提著戰利品在人群間穿梭,她們是高中同學,這是個小型畢業旅行,六個好友連同其中一對父母一道出遊,只屬於她們的畢旅。
    小女生看到什麼都想買,不知不覺就買了這麼一大堆,又沉又累。
    「咦?」方妍華突然停下來,好奇的向後退了一步,看向身旁的巷裡。
    「幹嘛?」劉品娜也湊過來,「看到什麼了嗎?不管看到什麼,我們等等再來嘛!」
    「就看一眼!」方妍華眨了眼,「不然妳在這邊等我一下?」
    不等回答,方妍華已經轉進巷子裡,原來她瞧見了距巷口僅兩間店面的服飾店,門口吊掛著一排衣服,最前頭是一件漂亮的嫩粉毛衣。
    劉品娜再不甘願還是跟著走,那服飾店的櫥窗著實迷人,佈置的是粉色典雅風格,不管是吊掛在外頭衣架上的衣服,或是櫥窗裡兩個模特兒身上的搭配,都是足以吸引人的美衣。
    這就是僅僅一瞥,還是讓方妍華駐足的原因。
    「好漂亮喔!」劉品娜連都忍不住仰首看著櫥窗裡模特兒身上的風衣,「看起來很貴耶!」
    「嗯……」方妍華正動手看著掛在前頭架上的粉色毛衣,「欸,還好耶,這件才一千多……」
    「一千多很貴了!」劉品娜相當為難,爸媽給她的畢旅基金並不多。
    方妍華已經把衣服連同衣架取下,利用櫥窗玻璃微弱的反射比著衣服,想看看適不適合自己。
    「歡迎!」裡頭站出了美麗的店員小姐,「想要試穿嗎?」
    她雖是用英文說著,但逛這麼多天了,她們都知道基本單字:try,掛在外面的也可以試穿嗎?
    「Yes!」方妍華興奮的立即點頭,就要踏進店裡。
    「欸……妳不要一進去就失心瘋啊!」劉品娜太瞭解方妍華了,有附卡的人就是刷不停啊,「我們等等再來嘛!」
    方妍華咬著唇,她的確還喜歡媽豆頭上的帽子啊,每樣都想試試……
    「這樣好了,我試穿這件很快就好……妳先去咖啡廳坐!」方妍華想出了兩全其美的法子,誰也不必等誰,「我要喝拿鐵,妳先幫我點好,我試穿完就過去。」
    「吼……」劉品娜轉了轉眼珠子思考幾秒,這樣的確最省事,「好吧,妳要快喔!不要每件都穿!就這件,買完就過來!」
    「還是小娜最瞭解我!」方妍華一臉認真的掛保證,「妳放心!」
    劉品娜搖搖頭,主動接過她手上一大堆的東西,「給我啦,我還拿得了,我先去咖啡廳囉!要、快!」
    方妍華笑著,開心的進入服飾店。
    而劉品娜扭頭回身往巷口走去,提著一大堆東西,直衝近在咫尺的咖啡廳!嗚,她要找位子坐、她要點咖啡跟蛋糕,再不坐下她的腳真的要廢了!
    好不容易進入咖啡廳裡找到舒適的座位,還拜託坐在隔壁的客人幫她看一下戰利品們,這才能輕鬆的到櫃檯去點上兩杯拿鐵,兩塊看上去誘人的水果蛋糕。
    只是當咖啡都冷掉時,對面的座位仍然是空著的。
    「搞什麼啊……」劉品娜不安的看著手機,妍華真的大敗家嗎?一件件試穿?
    妍華長得可愛,皮膚又白,穿什麼顏色都嘛適合,所以每次買衣服都會買一大堆,加上好不容易高中畢業後不必再穿制服,她像是想把大學要穿的衣服一口氣買完似的!
    但是未免也太久了吧?劉品娜看著錶,即將到集合時間,國外漫遊超級貴,她可不想花錢打電話……走吧!她一向是實踐派,剩下的食物請店員打包後,再度拎著一大堆戰利品,匆匆的往服飾店去。
    「歡迎!」剛剛那位美女櫃姊笑著看向她。
    「呃……妳好!請問我朋友還在裡面嗎?」劉品娜用著拙劣的英文說著,反正單字對就好了,他們讀得懂意思的。
    「妳朋友?」美女櫃姊有些困惑!
    「是啊,剛剛那個穿紅色外套的女生?她進來試穿門口那件粉色的毛衣!」她邊說邊指向門外,卻赫見那件粉紅色毛衣依然吊掛在那兒。
    咦?劉品娜認真的往外看,妍華不是很喜歡嗎?居然沒買?
    「對不起,我不知道妳在說什麼?」美女櫃姊笑望著她,「我們店裡現在只有一個客人……」
    餘音未落,試衣間的門打開了。
    走出的是陌生人,一個棕髮的妙齡女郎,根本不是方妍華。
    「我朋友什麼時候走的?」劉品娜突然有點不悅,妍華為什麼放她鴿子?
    「我不知道哪個是妳朋友啊!」櫃姐相當不解,進入有點雞同鴨講的狀況。
    「就──」劉品娜索性拿出手機,幸好她們今天有拍照,「ok,就是這個女生,她想試穿門外那件粉紅毛衣,我就是剛在門口跟她一起的女生啊!」
    櫃姐認真的湊上前看著手機,再看看,眉頭皺起,「我沒印象看過她……也沒看過妳啊!」
    什麼?劉品娜呆晌在原地,這叫睜著眼睛說瞎話吧!
    「剛剛我──」她索性走出店外,走下那階高台,「我剛就站在這裡,我朋友拿著這件衣服說要試穿,然後我先離開,她走進店裡試穿,而妳就站在這個位子啊!」
    「No!我從來沒看過妳啊!」櫃姐瞪大那雙藍色眼睛,「現在才是我第一次看見妳,今天也沒有任何人來試穿那件衣服啊!」
    到底在說什麼啊!?劉品娜突然覺得有股不安感湧上,她二話不說再度衝進店裡,裡面另一位櫃姊立刻出聲制止,但她不顧一切的到了那三間試衣間前,一間一間的開啟──沒有人。
    「妳是不是記錯了呢?不對的巷子不對的店?」另一個較成熟的櫃姐憂心的上前,「我們真的沒有見過妳朋友或是妳啊!」
    她不可能記錯,這間店的風格如此特殊,距離咖啡廳也才五十步距離,哪有可能搞錯?那件粉色毛衣甚至還掛在架子上,櫥窗裡模特兒身上的風衣依然是她喜歡的那一件,還有頭上那頂灰色帽子……一切都跟一小時前一模一樣!
    唯一不一樣的是……妍華人呢?明明她們就曾站在這店外,為什麼這些櫃姐說從未看過她們?
    只是試穿件衣服,怎麼會發生這麼離譜的事!
    方妍華,妳這玩笑也開得太大了吧!

     

     

     

     


    第一章

    「歡迎大家來參加我們驚奇鬼屋!」前頭站了個小鮮肉等級的帥男孩,「等等進去時請大家注意守則:第一,不能攻擊工作人員;第二,不能飲食;第三,絕對不能拍照或攝影。」
    所有人此時下意識的把手機拿起來,順便關上震動,在裡面應該也沒太多時間接電話吧?
    「再來,剛剛進場時每個人的手上都繫了一個手環,請大家依照顏色集合起來──」工作人員語出驚人,高舉起手,「從我的左手邊開始,分別是紅、黃、紫、藍!」
    「咦?」等候參加的人莫不驚呼出聲,「喂!要把我們拆開嗎?」
    「是的!一起玩就沒意思了啊,跟不同的人一起探險才有趣嘛!」帥哥笑得挺得意的,「來來,請依照顏色排隊!」
    這……夏玄允立刻看向右手,他在驗票時被繫上的是紅色的帶子,仔細瞧其他人,郭岳洋是藍色、毛穎德是綠色、馮千靜是黃色──就這樣剛好,四個顏色四個人,他們竟徹底被分開了!
    「有沒有搞錯?」馮千靜緊皺起眉,她沒有想要分開玩啊!
    「冷靜。」毛穎德只能這樣說,拍拍她的肩,「遊戲嘛!」
    厚!她不耐煩的嘖了聲,回身朝著該集合之處前進,才走兩步就看見站在黃區的雷小璐,這下好了,原本想避開的卻又湊在一起了。
    「馮千靜!」她還一臉驚喜,「好棒喔,我們好幾個都在一起!」
    馮千靜真慶幸自己戴著口罩,絕對看不出她的表情,往雷小璐身後一看,果然還有一個男生也還在同隊。
    「A班的喔?」染著紫色頭髮的男生說著,「沒印象耶……」
    「你又沒來上課,最好會有印象!」隔壁排理平頭的男生唸著,「嘿,我也是A班的,我是蔡孟宏,他是李彥樺。」
    「我是馮千靜。」不管是誰她都沒印象。
    「我是何芳真!」再隔壁排另一個女生留著肩上短髮,黑髮毫無燙染,「我是大傳的!」
    大傳?馮千靜眨了眨眼,原來大家交遊都很廣闊啊,不像她,一有時間就窩回宿舍,不然就是要去練習,沒辦法,她的職業就是格鬥競技啊!學生只是副業而已。
    「居然被拆開了,討厭!」何芳真顯得不太高興,「原本以為大家會在一起的,聲勢浩大!」
    「這樣子也算啦,一組也有十幾個人!」李彥樺倒覺得這樣挺有意思的,「妳看那邊有對小情人被拆開多可憐。」
    「嘻……」大家果然竊笑起來,馮千靜回首張望,她也覺得自己很可憐啊,嗚!
    「好了,我們總共分成四組,每一組會從不同的入口進去。」此話一出,現場又是一陣驚叫,「總共有三層樓,都有路標,每一層樓的客廳桌上都有電話,想放棄的人可以直接打電話通知管家,管家會去接你。」
    場內一片竊竊私語,大家不由得有些心慌,原本還以為五十個人一起進出,瞬間不僅一起來的人被分開,接著又分成四批進入……馮千靜倒是不害怕,只是覺得煩躁,因為身邊都是同學,她得演一個內向害羞的女孩演到底。
    瞥向隔壁區的毛穎德,他臉色也很難看,緊皺著眉瞪著入口,手指不停的互絞。
    怎麼回事?馮千靜順著他的眼神往前方看過去,該不會裡面有什麼吧?她知道毛穎德有點小感應,那種臉色就是──他們是不是應該要閃人啊?
    「黃組出發!」驀地一陣哨音,馮千靜尚且來不及反應,就被人勾住手,直接往前帶了!
    等等!她不可思議的看著右邊的雷小璐,她們有很熟嗎?是可以這樣說勾就勾的嗎?
    馮千靜被勾著往黑暗的入口道裡走去,通道不長,只是前端有扇門,門一開啟,立刻就看見歐風陳設的客廳;大家魚貫進入,這兒並非昏暗無燈,反而光線明亮,只是有的燈在閃爍,有的燈呈現一種灰白色。
    右手被人緊緊勾住的馮千靜實在不太舒服,直想掙脫。
    「那個……可以不要握著嗎?」她終於出聲,「我不太習慣。」
    「咦?」雷小璐怔了幾秒,緩緩鬆開手,「對不起喔,我想說這樣比較不會怕……」
    馮千靜沒有答腔,只是輕輕點點頭,然後開始看著這周遭的場景,空氣中有股很濃的漂白水味道,這明明又不是醫院,為什麼會有這麼重的氣味?
    黃組十幾個人一開始還湊在一起,接著有人想往樓上走,有人還想在這一樓探索,所以人數漸漸分開,沒有幾秒後,突然樓上先發出尖叫聲,所有人還在驚愕之際,身邊的燈光竟全數驟暗,一時之間尖叫聲此起彼落,幾乎在幾秒內大家就東奔西跑、瞬間分散了。
    馮千靜選擇原地蹲下,不動聲色的先等大家跑光,一邊適應黑暗,接著選擇自己想走的路。
    她還不想上樓探險,選擇往這層樓偏僻處的長廊步去。
    大部分的人都沒往這兒跑,因為這長廊上晦暗,兩旁均有緊閉的房門,傻子都知道一定有些什麼在這兒。
    馮千靜緩緩的踏上走廊,一邊留意著該不會地毯上也有什麼機關吧?
    走廊上除了兩邊都有房間外,間有一些半身雕像,馮千靜總覺得那些雕像有問題,腦子裡甚至存了反過來嚇他們的念頭。
    最先接近的雕像是半身像,馮千靜的重點完全放在下方的木頭裡,由於半身像只有胸部以上嵌在台座裡,她覺得需要注意的是台座裡是否會突然衝出什麼,或是有一隻手倏地從裡頭伸出抓住她。
    小心翼翼走著,一雙眼盯著那台座,直到經過時,都沒有任何動靜。
    氣氛在累積,屏氣凝神,左邊即將經過第一道門,留意著門縫下是否有影子之際,頭頂上的燈突然開始閃爍,啪噠啪噠……馮千靜抬首,知道機關大概快啟動了。
    她繼續往前走,走廊盡頭的左邊有個箭頭,表示那邊還有通道,她好歹得走到──咿!
    身後的門開啟了,她豎直背脊,緩緩回過身子。
    沒有人,但是門開了,緊接著她聽見腳步聲又從後方傳來,原來是聲東擊西啊!立刻正首,果然兩旁的每道門都開啟了,裡面搖搖晃晃的走出許多化妝化得駭人的鬼,伸長雙手朝著她逼近。
    彷彿見馮千靜沒有驚叫沒逃走有點遺憾似的,他們開始發出怪異的叫聲。
    「借過。」她開始遲疑了,眼前少說有五個鬼,他們擋住了去路啊,「我想到前面的走廊去。」
    「吼──」帶頭的男鬼突然速度加快,二話不說就往她奔來了。
    咦咦?不是說不可以碰觸工作人員嗎?問題是她如果不退的話,那傢伙就要衝過來了啊!
    馮千靜快速的後退著,五個鬼用詭異的方式朝她奔來,速度雖有減緩,但很明顯的就是想逼她……逼她去哪啊!?馮千靜邊後退邊查看,難道希望她躲進哪間房間裡嗎?
    她又不是傻子!
    咚!馮千靜撞上了剛剛那雕像的台座,嚇得回首,翹起右腳撫著腳跟。
    「哎唷!」她吃疼的哀著,扶著台座看向節節逼近的鬼,還有近在咫尺的房間。
    「我是不會進去的!」她索性左手一抬,就靠著雕像的肩頭,「你們──」
    咦!?馮千靜突然瞪大雙眼,這是什麼?她不安的往左邊看去,望著那白色的半身雕像,為什麼……為什麼她架上去的觸感是軟的?
    雕像彷彿感受到她察覺到了,開始緩緩的……慢慢的轉過頭來,用一種淒楚的眼神望著她。
    「喝!」馮千靜連忙收手,這雕像是人扮的?
    「吼啊!」尚未反應,後頭追上的鬼突然大吼一聲,蜂湧而至,馮千靜直覺性的就是往後滑退──這麼一滑,就給滑進了第一間房間裡。
    連想都不用想,她一進去,房門碰的就關上了。
    「喂──」她一躍而起,不客氣的敲門,「開門啊搞什麼!」
    使勁想扭開門,門居然上鎖了?這遊戲玩得也太較真了吧?馮千靜使勁扯了幾次未果,又不想真的踹壞人家的道具,只能提高警覺立即轉身,背靠著門,好好端詳這間房間。
    這麼認真的逼她進來,裡面一定也有嚇人的東西。
    房間看起來是女孩子的房間,蕾絲紗帳還有柔軟大床,櫃子、架子、書桌,一應都是中古世紀的風格,不得不說這間鬼屋耗費的成本也不少,即使不是古董,製作這些道具勢必所費不貲。
    有別於外頭的昏暗,這間房間是透亮的,亮到很不真實,彷彿對著門那一排窗外都是正午時分的透亮;梭巡了一遍,馮千靜推測出床底跟左手邊門後的衣櫃裡可能會有東西跑出來,所以她決定避開它們,離遠一點走。
    因為她注意到了,房間對面的右邊角落有另一扇小門,小門上也有個箭頭,表示也是可行之處。
    決定速戰速決的馮千靜,立刻離開門邊,繞過床舖,直直的就要往那小門去的瞬間,突然意識到有個人影──迅速回首,才發現這個角度可看向那蕾絲帳床,而床上有人!
    她是真的嚇到了,只是沒有如期的尖叫,她瞪圓雙眼看著坐在床上的影子,居然毫無動靜,她原本以為對方會衝出來的。
    不過光是這樣坐在床上也夠嚇人的了!因為進房門那個角度是看不見她的,被床簾遮住,根本是故意的。
    她不想探究,馮千靜決定不理睬的繼續往前走,就這時候,蕾絲帳簾竟自動捲起。
    沙沙,簾子捲動,馮千靜真的忍不住回首,看見坐在床上的女孩極其……她皺起眉頭,她真不知道該說什麼,那是女孩嗎?還是具骨頦?
    她看見的是個被皮膚包裹的人骨,穿著過度寬鬆的衣服坐在床上,因為臉頰與眼窩凹陷,而顯得異常凸出的雙眼瞅著她,雙手垂放在自己的膝上。
    下一秒,她的雙手突然高高舉起,床頭的音樂盒傳來了天鵝湖的音樂!
    那骨女跟傀儡娃娃一樣,骨感的雙手在空中無力的舞動著,馮千靜瞪大雙眼看著她手腕上的緞帶,彷彿像是有人在操控她似的!這畫面根本是噁心吧?還沒思考完畢,「傀儡女孩」突然間下了床,她的腰間、雙腳,連頸子到處都繫有緞帶,用詭異的跳舞姿態,朝著她跳過來了。
    「站住!」馮千靜緊張的大喊,「我說真的喔,我……」
    音樂未止,跳舞的女孩真的像娃娃般,手足舞蹈的朝她跳過來,腳上穿著舞鞋,踏在木板地喀喀作響。
    馮千靜幾乎沒有猶豫,扭身就往那小門衝了去。
    經過那道門,卻進入更加詭異的房間,這屋裡只靠一支蠟燭照明,滿牆滿室的畫作,還有更多的雕像。
    馮千靜連一刻都不想久留,她直接朝著正前方那走去,掀開透明紗簾,迎接她的是更長窄的走廊,還有倒吊在上頭的一堆屍體。
    『嗚嗚……』
    『嘎呀───』
    叫聲從天花板那些屍體傳來,有的下半身像是撕裂,還逼真的滴著血,也有只是低垂著頭,還有死不瞑目的,當然一定會有幾具屍體不停晃動,嘔啞嘈雜叫喊著、揮舞雙手的,企圖摸到參觀者。
    天花板偏偏很低,馮千靜得伏著身子走,才不會被那些手跟腳給抓到……還得閃過滴下的血。
    她不耐煩的蹲低身子,這裡是刻意製造狹窄空間的壓迫感,走廊已經夠窄了,左手邊還又擺放了一排半身雕像……等等,剛剛那走廊上雕像是假的,這邊該不會也是吧?
    如果在閃躲上頭吊掛的屍體同時,基座有東西衝出來,她可是會生氣的喔!
    「請等等。」驀地,一個詭異的聲音從她左後方傳來,「我是巴黎人,我叫Léo,可以請妳幫我報警嗎?」
    什麼?馮千靜不敢置信的回頭,看著離她約有一公尺遠的一個半身胸像用法文在說話。
    「妳聽得懂嗎?」那雕像用斜眼瞟著她,「拜託!我是被抓來的,我住在第四區,請幫我報警!」


     


首頁公司簡介異業合作人才招募圖書館採購/編目門市公告&三民禮券兌換處好站連結三民‧東大‧弘雅圖書目錄古籍‧古典圖書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