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為確保您的帳戶安全,如接獲三民書局來電詢問滿意度或訂單出錯,要求重新設定。請立即掛掉電話,並致電三民確認或撥165諮詢,永遠不要操作ATM。
 
品牌專區-『天使文化』
品牌專區-『悅讀紀』
品牌專區-『巨石文華〈夢想季〉』
品牌專區-『蝴蝶季』
品牌專區-『魅力‧花火』
 
  • 工具圖書

  • 文學

  • 中國文學總論

  • 國學經典

  • 世界各國文學

  • 領袖傳記文學

  • 文學研究評論

  • 民族、宗教文學

  • 詩歌、韻文、散文

  • 小說

  • 兒童文學

  • 軍事

  • 歷史傳記

  • 地理旅遊

  • 語言學習

  • 法律

  • 社會科學

  • 政治外交

  • 美術藝術

  • 哲學宗教

  • 教育

  • 體育休閒

  • 電腦〈計算機〉

  • 醫療保健

  • 考題類

  • 數理科學和化學

  • 天文學、地球科學

  • 生物科學

  • 工業技術

  • 農業科學

  • 交通運輸/航空航太

  • 環境科學、安全科學

朕的皇后不懂朕(簡體書)
朕的皇后不懂朕(簡體書)
  • 人民幣定價:25元
  • 定  價:NT$150元
  • 優惠價:87131
  • 可得紅利積點: 3 點
  • 參考庫存: 目前有庫存
  • 加入購物車    
分享:
   簡體分類: 文學 > 中國文學 > 小說 > 新體長篇、中篇小說
   簡體書文學 > 小說

商品介紹
  • 商品簡介
  • 作者簡介
  • 目次
  • 書摘/試閱
  • ★原名《每天都有人跟朕搶皇后》,腦洞大開的皇帝每日功課:如何討皇后歡心。

    ★最歡樂爆笑的宮廷生活,最不走尋常路的帝后相處。
    這個皇上愛瞎想:每天都有人跟朕搶皇后,皇后是朕一個人的!
    這個皇上很憂傷:朕的皇后不懂朕,皇后何時才能理解朕?
    世界上最遙遠的距離,是朕把你放在心尖上當仙女,你卻以為朕不愛你!

    ★新增獨家番外,隨書附贈精美Q萌書簽。


    大齊的皇上齊禎覺得自己就是部“十萬個為什麼”。
    為什麼我一直暗戀皇后她卻不知道?
    為什麼我找人侍寢皇后不吃醋?
    為什麼皇后業餘生活這麼豐富,都不來找我玩?
    他不知道皇后每天都很忙,因為她有個特殊技能——每夢必成真!
    她要擔心夢裡的外戚來搗亂,要防備夢裡的壞妃來害人,還要操心夢裡的太后被人劫持……她想睡又不敢睡,到底怎麼睡才能幫皇上保住大好江山呢?
    皇后“日理萬機”,皇上每天都蹲在牆角碎碎念:“為什麼每天都有人跟朕搶皇后!”
  • 十月微微涼,80後懶散宅女,大團圓結局忠實擁護者。喜歡寫各種披著奇葩設定的甜寵文,希望大家看文的同時放鬆心情,會心一笑。立志成為一個會用文字講故事的人。即將出版:《嬌寵》
  • 楔子
    第一章 端敏是朕一個人的
    第二章 我的皇后是仙女哦
    第三章 齊禎的被子是黑洞
    第四章 皇后娘娘有喜啦
    第五章 化身國寶大熊貓
    第六章 朕是一個純情少男
    第七章 情詩真是太贊了
    第八章 起名技能沒有點亮
    第九章 大怪小怪一鍋端
    第十章 傳說中的人生贏家
    番外 小石頭日記

     

  • 楔子
    大齊,瑞武年間,春。
    傾盆大雨從早晨便下個不停,端敏支著下巴坐在窗邊,表情十分憂愁。
    兩個大宮女不斷地來來回回,卻也不敢開口多問,近來主子心情不好,這事她們都是知道的。
    像是一個月前,主子半夜驚醒,緩過神之後開玩笑般地道:“本宮夢到戶部的李大人下朝之後從臺階上摔下去了呢!”
    第二日,李大人從臺階上摔了下去,主子默……
    像是二十天前,主子半夜驚醒,心有餘悸地道:“我夢到太后娘娘要去蘄州祈福,結果大病不起了呢!”
    第二日,太后提出要去蘄州祈福,不待主子有更多的動作,太后就出了宮,結果,路上一病不起……
    像是十天前,主子半夜驚醒,很是遲疑地道:“我夢到,玉貴人在鸝妃的宮裡摔倒了,其實是蘇貴人動的手腳呢!”
    結果……
    五天前,三天前……今早,主子一起床就這麼憂鬱,幾個大宮女只覺得,事情似乎是不太好了。
    她們主子……又夢到了啥?
    兩個丫頭心裡十分忐忑,端敏也覺得,人生真是沒有希望。本來在這宮中她就過得特別不如意,如今還平添了這樣的“毛病”,這可如何是好?也虧得身邊的兩個大宮女都是自小在她身邊的,不然把這事說出去,大抵她要被當成妖人燒死了吧!
    越想越覺得萎靡不振,端敏索性趴在了桌子上。
    宮女阿金在妹妹阿銀的眼神示意下上前:“娘娘,您可是不舒服?”
    端敏搖頭,終於支起了身子。
    “你們且出去忙碌吧,本宮有些乏了,要休息一會兒。”言罷,也不待她們有什麼反應,端敏便直愣愣地躺到了床上。進宮三年,端敏已經鮮少像以前那般隨意了。阿金與阿銀對視一眼,更是覺得自家主子反常得厲害。不過兩人也是知道端敏的性子的,將窗戶關好,便出了內室。
    一時間,室內只有大雨傾打在窗戶上的聲音。
    屋內靜了下來,端敏倒是睡不著了,她靜靜地想著昨晚的夢。
    她夢到了更加不好的預兆,暴雨引發了黃河決堤。如若是以往,她會覺得,一切都不可能。可是已經准了這麼多次,她實在是對自己沒有信心。也許,從某一方面來講,是對自己太有信心,對自己的夢境太有信心。
    苦著一張臉,端敏揪起被子,蓋住了自己的腦袋。要不要告訴皇上呢?
    皇上十分不喜歡她,告訴了皇上,他也只會當她是妖言惑眾吧。
    端敏清楚,如若不是他們霍家,她現在別說是皇后,就連個小才人都不會是。貿貿然去找皇上,委實不妥當。這兩年她與皇上的關係越發冰冷,兩人也不過就是在外人面前維持些面子罷了。皇上看中的是她背後的霍家的勢力,而她,只負責做好自己母儀天下的皇后。十五歲進宮做皇后,不過三年,卻也讓她明白了皇上的心思,那人不喜歡她!
    想她少女懷春的時候還那麼喜歡他,不過三年就已經讓她看清了現實,不得不說,皇上還真是一點面子上的戲份都不肯多做了。
    越想越煩悶,端敏索性爬了起來:“阿金!”
    “奴婢在。”阿金連忙進屋一福。
    端敏:“通知禦膳房,本宮最近有些上火,要吃些下火的,至於菜色,你看著吩咐吧。另外,你讓阿銀去看看皇上在忙什麼。”
    “諾!”
    阿金領命而去,心裡約莫著,大抵主子要見皇上,是因為昨晚的夢境?阿金等人都是霍家的家生子,三年前隨同大小姐一同嫁入宮中,之前主子是如何雀躍,這三年又是如何心灰意冷地失望,她們是看在眼裡的。好在,主子是個心大的,看淡了,也不十分難過了。只她們這些與主子一同長大的人卻覺得,皇上不喜歡主子這樣真性情的好姑娘,卻偏要寵那些裝模作樣的狐媚女,當真是個拎不清的。
    阿金心中腹誹不斷,面兒上倒是喜盈盈的,見誰都要笑笑點頭,十分八面玲瓏。
    待阿金從禦膳房回來,就聽阿銀在屋內與主子稟告:“皇上那邊正忙著,聽說是黃河決堤了,不少大臣都在禦書房呢!便是娘娘想見皇上,怕一時半會兒也是不能的。”
    咚!
    “天啊,娘娘……”阿銀的驚呼傳來,阿金趕忙沖進了屋內……

    第一章 端敏是朕一個人的
    一個月後。
    “霍大將軍,霍大將軍……”尖細的嗓音傳來,下朝的眾位大人三三兩兩地往外走,就聽小太監在身後小跑著呼喊。
    霍以寒停下腳步,看向了奔過來的小太監,這人是皇上身邊的近侍,稱作來福。
    小太監小跑過來,拍胸笑言:“奴才來福見過霍將軍。霍將軍,皇后娘娘近來身子略有不適,十分思念親人。皇上命奴才前來攔住大人,許是看到兄長,娘娘的病情就好些了呢!”
    皇后自從一個月前病倒,如今已經一個月了,絲毫沒有好轉的跡象。
    “既然如此,那就要勞煩來福公公帶路了,也叩謝皇恩浩蕩。”
    在大齊,霍家可是戰功赫赫,霍將軍喚作霍以寒。如今官拜大將軍,大齊一多半的兵力都在他的手中,他也是傳聞裡用兵出神入化的戰神。相比於其已經過世的父親霍老將軍,他更加青出於藍而勝於藍。
    至於皇后娘娘,她則是霍家的小女兒,霍將軍老來得女,因此十分嬌寵。霍夫人過世得早,據聞,當年便是去邊疆駐守,霍將軍都要帶著小女兒。大概正是因此,皇后娘娘的性子十分跳脫,也不拘小節,與京中女子不同。
    霍以寒並不多言,只跟著小太監來到鳳和宮。經過通傳,小太監將人引了進去。
    來福笑容可掬:“皇上交代了,大將軍中午留下一同用午膳,與娘娘共用天倫。奴才那邊還有旁的事情,就不在此叨擾,將軍請。”
    言罷,來福識趣地離開。
    阿金阿銀見是大少爺,連忙微微一福,請安:“奴婢見過霍將軍。”
    “起來吧。敏敏怎麼樣了?”並無外人,霍以寒有些焦急地問道。
    阿金:“主子身子沒有什麼大礙,但卻總是有些發熱且噩夢不斷,太醫已經來看過許多次了,說是思慮過多!”
    “皇上欺負她了?”霍以寒冷著臉問道,腳步卻也沒有停下。
    阿金連忙道:“並沒有的,其實……”停頓一下,阿金歎息,“皇上近來不太來看主子的。”
    砰地一腳將椅子踹開,霍以寒的臉色更加難看。
    阿金阿銀都是嚇了一跳,不過她們也都知道將軍的性格,他最是心疼娘娘,如若娘娘受了一點委屈,將軍大概都要心疼到死。
    “往後他不來……不來也便罷了,你們好生勸著些娘娘。”
    “我們曉得的。”說話間,幾人到了內室。
    聽到霍以寒踹椅子的聲音,端敏一骨碌爬了起來,扁了扁嘴,也不穿鞋,直接沖了過來。霍以寒表情柔和起來:“敏敏怎麼了?快躺下,這是幹嗎,著涼可如何是好?”
    “哥哥!”端敏大大的淚珠吧嗒吧嗒地落了下來。
    端敏一哭,霍以寒的語氣更是柔和了幾分:“敏敏可是受了什麼委屈?不怕,這宮裡如若誰人欺負你,你就告訴哥哥,哥哥幫你處理。敏敏是進宮做皇后的,可不是讓他們欺負的。”
    端敏不斷地搖頭,只是摟著霍以寒的脖子哭得更慘,仿佛宣洩著自己的委屈。她怕死了,她以為自己再也見不到哥哥了。恍然想到夢境中霍家被悉數斬首的樣子,端敏只覺得怕極了,她怕一切都變成現實。
    “敏敏不哭,敏兒乖。是……是皇上讓你傷心了?”霍以寒小心翼翼地問道。他或許能夠處理任何事,但是卻唯有對此事無能為力。
    端敏恍然想到自己的夢境,連忙搖頭,這次,她一定不能讓哥哥與皇上走到對立面。她不能讓夢境成真,不能!
    “沒,沒有。我是很久沒見哥哥了,喜極而泣。”端敏吸了吸鼻子,放開霍以寒,有些不好意思。她都這麼大了還哭鼻子,真是挺丟人的!
    霍以寒看端敏光著腳,歎息一聲,拉她坐下。
    “敏敏抬腳。”端敏低頭,看霍以寒捧著她的鞋,就要為她穿上。端敏臉紅道:“哥哥,我自己來。”
    擦乾淚水,端敏在阿金的伺候下將鞋穿好。
    “你這丫頭,都這麼大了,還跟個孩子似的。病了這麼久,怎麼不好好醫治?哥哥去了邊疆兩個月,你就病了一個月,你是存心讓我擔心。”霍以寒摸了摸端敏的頭。
    端敏:“我沒事的。哥哥放心啦,看見你我就全好起來了。你看,我這不是很有精神嗎?”
    看到兄長,她的情緒倒是平復了下來,看吧,他現在還好好的,就算是真的有事,也不會是一朝一夕,她還是可以扭轉乾坤的,一定可以!夢畢竟是夢,他們終究是活的人,人定勝天,她可以做得到的。
    端敏有幾分晃神,就聽霍以寒開口:“把手給我。”
    端敏乖乖照做,霍以寒搭上她的脈,半晌,放下:“看脈象,問題並不大,你好好休養,別思慮過甚。”
    霍以寒常年帶兵在外,對醫術巫術之類都有些研究。雖然算不得醫術高超,但是也並非泛泛之輩。
    端敏乖巧地點頭:“哥哥放心。剛才都說了啊,見到你我就全好起來了。哥哥,剛才是你在外面踹椅子吧?嘖嘖,真是暴躁。”
    霍以寒睨她:“你笑話我?”
    “是呀是呀。”端敏笑盈盈的,她俏皮地回道,“哥哥,你這樣可不行,脾氣這麼暴躁,十分不好咧!”她似真似假道。
    霍以寒瞪她:“我還不是擔憂你,沒良心的丫頭。”
    端敏笑呵呵。
    阿金阿銀站在一旁,見主子情緒好轉起來,雙雙松了一口氣。這段日子她們主子實在是萎靡得可以,看樣子,主子應該會很快好起來了吧?


首頁公司簡介異業合作人才招募圖書館採購/編目門市公告&三民禮券兌換處好站連結三民‧東大‧弘雅圖書目錄古籍‧古典圖書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