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為確保您的帳戶安全,如接獲三民書局來電詢問滿意度或訂單出錯,要求重新設定。請立即掛掉電話,並致電三民確認或撥165諮詢,永遠不要操作ATM。
  • 一般分類
    • 親子共讀

    • 電腦書

    • 財經企管

    • 文學作品

    • 文學

    • 小說

    • 武俠小說

    • 推理小說

    • 短篇小說

    • 長篇小說

    • 西洋小說

    • 寫實小說

    • 科幻小說

    • 語言學習

    • 藝術設計

    • 休閒生活

    • 社會人文

    • 宗教命理

    • 科學‧科普

    • 醫療保健

中國圖書分類
都市傳說03:樓下的男人
都市傳說03:樓下的男人
  • 系列名:境外之城
  • ISBN13:9789865880835
  • ISBN9:986588083
  • 出版社: 奇幻基地
  • 作者:笭菁
  • 裝訂/頁數:平裝/320頁
  • 版次:1
  • 規格:21cm*14.8cm*1.8cm (高/寬/厚)
  • 出版日:2014/12/04
  • 中國圖書分類:長篇(現代新體)
  • 書展優惠:2017城邦全書系書展
  • 定  價:NT$250元
  • 優惠價:79198
  • 可得紅利積點: 5 點
  • 參考庫存: 目前有庫存
  • 加入購物車    
分享:
   一般分類文學作品 > 小說 > 長篇小說

商品介紹
  • 商品簡介
  • 作者簡介
  • 目次
  • 書摘/試閱
  • 女孩發現被跟蹤後,樓下有男人守著,
    開窗探看時四目相交,而對方會從遠處移動到近處,數小時不離。
    最後女孩的FB上有著奇怪的訊息『那個男人在樓下!』,
    下面有一堆人回覆小心、報警等等,
    但是那女孩都沒有再回應,從此人間消失……
    樓下的男人跟蹤妳,妳該怎麼辦?

    推特上最有名的都市傳說「樓下的男人」發生在馮千靜就讀的學校,第一個失蹤者女孩余筱恩在FB留下奇怪的訊息『那個男人在樓下!』,從此人間蒸發!
    接二連三的出現失蹤者,且都是有男子跟蹤、獨自在房間的密室失蹤,一連串的巧合與都市傳說結合,在警方束手無策下,只能求助「都市傳說社」全體社員的幫忙。
    馮千靜與毛穎德發現余筱恩的503室牆壁甚至天花板留下的血抓痕,居然一天比一天多。夏玄允和郭岳洋則追查到傳說的源頭地點。種種跡象,漸漸逼近樓下的男人,有漸漸揭露出真相……

    她小心翼翼的往前走到窗簾邊,舉起的右手顫抖,只要掀一角就好,那個變態應該已經……
    男人站在巷子裡,仰著頭,不偏不倚的正對著她的房間!
    哇啊!余筱恩嚇得鬆手滑坐在地,他在樓下、他、還、在、樓、下!
    飛快的衝到電腦前,她迅速著打著字:那個男人在樓下!
    喀,喀喀……
    『快報警啊!』
    『快點開窗尖叫!』
    『筱恩,妳住哪裡我幫妳報?』
    『快回啊!妳到底怎麼了?』
    『筱恩?余筱恩妳還在嗎?』
    『……』

  • 笭菁

    多變的雙魚。

    書寫多變,擅寫靈異、驚悚、愛情、奇幻與勵志。
    興趣多變,電影、美食、旅遊、玩樂,愛好自由。

  • 001 楔子
    007 第一章 第一位失蹤者
    032 第二章 門外
    054 第三章 近身窺探
    086 第四章 夜半足音
    101 第五章 窺探
    120 第六章 跟蹤者
    149 第七章 起源探究
    164 第八章 重返503
    179 第九章 樓下的男人
    194 第十章 消失的女孩們
    219 第十一章 歸屬之地
    247 第十二章 連結
    275 第十三章 分秒必爭
    295 尾聲
  • 楔  子

    叩、叩、叩、叩,余筱恩留意到自己的鞋跟足音,在夜深人靜時顯得格外
    大聲,趕緊留心的放輕了步伐,巷子兩邊不少已熄燈的住戶,十二點多,她好像只有踮起腳尖才能讓音量降到最低。
      她今天也沒穿多高,只是太靜了,每走一步似乎都會有迴音似的。
      原本大家說好唱到十一點就要散的,結果興致正高昂,所以又延了一小時,衝最後一班輕軌,搞到現在才回來。
      叩叩,喀,叩叩。余筱恩覺得有點奇怪,在自己的足音裡,好像多了別組腳步聲。
      故作若無其事的回頭,在距離十公尺後方,有另一個人影也走在同條路、同一邊上,她趕緊正首,這條路當然不只她一個住戶,有別人也是正常的,只是夜深了難免多一份心。
      正因為夜深,所以她自然會有點擔心,下意識的加快腳步,下一個十字巷口左拐就到家了!
      足音逼近,她忍不住再往左後方瞥去,發現那是個男人,步伐相當快速,已經與她縮短了一半距離,而且還在逼近中。
    他們倆分據巷子的兩邊,其實無礙,不過她為什麼覺得……那個男人邊走卻邊看著她?
      她是穿著短裙,但沒很短啊,揪著皮包疾走,眼看著十字巷口要到了,她眼尾一邊瞄著男人假裝在看後面來車,一邊向左切去!
      余筱恩橫過巷子往左邊轉去,有幾秒鐘的時間會與男人同一邊,但她不敢多看的小跑步進入,不再在乎高跟鞋有多吵,叩叩叩的在黑夜裡發出迴音。 
      只是……當她聽見另一組奔跑聲時,她嚇傻了!
      別鬧了!余筱恩倏地轉過頭去,驚恐的望著狹窄的巷子,除了兩旁的車子外,並沒有看到任何人影!
      可是、可是她剛剛真的聽見有人也跑進這條巷子裡,而且足音跟剛剛那男人的一模一樣!
      嚥了口口水,手心滲出汗水,就算沒看到人,她現在也渾身不對勁了,余筱恩趕緊加快腳步往自己的公寓走去;她住在五層樓的舊式公寓,雖然沒有電梯沒有守衛但也清淨,這附近幾乎都住學生,少部分是家庭自住,相當單純。
      鑰匙插入鑰匙孔,喀的轉動,門應聲而開,余筱恩喘著氣的推開門,眼尾不經意的往旁邊瞥去──那個男人,曾幾何時站在距她十公尺的地方,望著她!
      「天哪!」余筱恩忍不住驚叫,而那男人下一秒就朝著她衝來了!
    不!余筱恩飛快的進門,在大門掩上的那瞬間,她幾乎看見那男人差一步就碰到她了!
    砰!顧不得夜已深,她恐懼的關門關得超大聲,顫抖著踉蹌向後,看著大門下門縫的影子,人影站在外頭,沒有敲門也沒有離去,彷彿也知道她在門的後方。
    跟蹤狂?變態?天哪,明天開始她不敢這麼晚回來了!
    余筱恩旋身慌張的上樓,她住五樓,腎上腺素爆發一點兒都不覺得累,五樓大門已關上,她小心翼翼的開鎖後先是陽台,然後有個公用空間,接著這層被隔成三間套房,她住在短廊最末間,飛快的進入家門,回身落鎖,再發抖著把加裝的栓鍊扣上!
    一轉身貼在門板上,上氣不接下氣,心臟都快跳出來了,好可怕的感覺!被人跟著……她難受的睜眼,真希望那變態已經離開了!
    渾身是汗,她第一件事是拿出皮包裡的手機發FB,發表著剛剛遇到的跟蹤變態,還有自己現在平安到家卻冷汗涔涔的感想。
    回應如雪片般飛來,多半都是關心的問句,LINE也響個不停,她回得膩了才起身,身上都是菸味跟汗味,決定先去洗澡,明天還要上課咧!
    一點半,她擦著濕髮步出,看著手機有FB也有LINE的訊息,她決定暫時擱著,將手機充電後就坐到了桌前,還是用電腦回覆比較快,用手機打字實在太慢了。
    心情已經恢復許多,她擔憂的只是明天以後的日子,如果對方在附近怎麼辦?
    『這樣他不是已經知道妳住哪一棟了?』有則訊息這樣憂心的問。
    余筱恩一怔,對啊,他可是追著她進大門的,自然知道她住這一棟啊!思及此,她額邊又冒了冷汗。
    『筱恩,妳一進門就開燈嗎?這樣他會連你住哪一間都知道耶!』
    什麼!余筱恩倒抽一口氣,回頭看著自己房間的大燈,她剛剛一進來就開燈了!轉著眼珠子,心跳再度加快,她戰戰兢兢的起身,現在關燈也來不及了,她現在只能祈福,那個變態已經走了。
    喉頭緊窒,她的桌子對著窗戶,窗戶蓋著窗簾,小心翼翼的往前走到窗簾邊,舉起的右手顫抖,只要掀一角就好,她的窗子對著的就剛好是樓下,那個變態應該已經……
    男人站在巷子裡,仰著頭,不偏不倚的正對著她的房間!
    哇啊!余筱恩嚇得鬆手滑坐在地,他在樓下、他、還、在、樓、下!
    飛快的衝到電腦前,她迅速著打著字:那個男人在樓下!
    喀,喀喀……
    『快報警啊!』
    『快點開窗尖叫!』
    『筱恩,妳住哪裡我幫妳報!』
    『快回啊!妳到底怎麼了?』
    『筱恩?余筱恩妳還在嗎!』
    『……』

     

      
    第一章  第一位失蹤者

    輕軌緩緩入站,男孩卻焦慮不安的先走到車門口,等到列車好不容易停妥,門才一開,他立刻就衝出去了!
    他拿著手機一邊走一邊再重複撥打,電話直接進入語音信箱,他從有通沒人接打到進語音信箱,他猜想恐怕是被他打到沒電了!問題是……為什麼不接電話?
    幾天前女友半夜打電話來,他那時已經睡死了根本沒聽見,隔天早上看見未接來電回撥卻無人應答,查看著LINE的訊息,她什麼都沒寫,但是在FB上卻有著奇怪的訊息:『那個男人在樓下!』
    這訊息讓他不解,下面有一堆人回覆小心、報警等等,但是女友都沒有再回應,他撥了好幾通電話都沒人接聽,LINE傳了幾百則都未讀自然也未回,讓他不太安心。
    一開始他以為是她在賭氣他沒接電話,但說過幾百次了!他又要打工又要上課真的很累,睡眠品質又好得要命,一旦睡死根本什麼都不知道,拜託她半夜打電話如果他沒接就不要鬧脾氣。
    只是又隔一天,她還是沒有任何消息,電話LINE全部找不到人,這讓他覺得太不對勁了,一般賭氣不會賭這麼久吧?這時候,就得請出秘密武器──女友的好朋友了。
    「洪偉庭!這邊這邊!」一出輕軌站,就看見出口站著林詩倪跟她男友阿杰。
    「有消息嗎?」洪偉庭趕緊衝過去問!
    林詩倪凝重的搖搖頭,「沒有,我去她宿舍好幾次都沒有人應,問了其他同堂課的同學,說她這兩天的課都翹掉了!」
    洪偉庭越聽越擔心,他昨天跟林詩倪聯絡後,發現筱恩這兩天也沒跟她聯繫,星期四跟五的課其實不多,所以大家一時也沒想到什麼,直覺是她因為星期三那天夜唱太晚,所以索性翹課了!
    這讓他連夜從南部坐夜車北上,也拜託林詩倪找線索。
    「樓友問過了嗎?」他們一行人急匆匆的轉進小街裡,準備前往余筱恩的住所。
    「我只找到一個,其他兩個都沒遇到……」林詩倪有點尷尬的說,「筱恩跟樓友都不熟,他們說沒有聽見什麼異狀,基本上平常他們根本就不會跟筱恩有交集!」
    「哎唷!」洪偉庭可真急死了,「她到底是在搞什麼……真的讓人急死了。」
    「我已經聯絡房東了,我拜託他讓我們進屋去,就算筱恩不在也能有個線索!」林詩倪緊緊握著手機,她真是得力的幫手,連房東都找到了。
    「我一直覺得應該要報警。」阿杰出聲,「照理說,她已經失蹤超過二十四小時了,已經可以報警了吧!可是詩倪一直阻止我!」
    報警……洪偉庭心底一陣抽痛,總覺得一旦報警就表示事態嚴重,但是他並不希望筱恩到這地步啊!
    「我只是覺得先進筱恩房裡看看再說,我們又不能肯定她、她真的出事!她之前幾天沒消息也是常有的事啊!」林詩倪越說越憂心,「洪偉庭,對吧對吧?」
    「是沒錯……但是這樣斷訊的狀況是第一次。」阿杰疾步在巷子裡走著,「妳有跟她家人聯繫過嗎?」
    「我哪敢啊!我要怎麼說?我覺得余筱恩失蹤了!那好像只會把事情越鬧越大。」林詩倪深吸了一口氣,「好!不管怎樣,我們先去余筱恩房間再說……啊,這條左轉!」
    啊啊,洪偉庭已經轉彎了,他看起來還是有點印象嘛!
    寧靜的巷子沒有什麼人,他記得這條筆直走到中段,第一個十字巷口再向左轉,余筱恩就住在那兒……她搬家後他只來過兩次,擔心記不清,才得拜託林詩倪來接他。
    又一個左轉,一個中年男子站在樓下,臉色凝重。
    「陳先生?」林詩倪試探著問。
    「啊……林小姐是吧?」房東瞥了他們三個一眼,「你們說的是五樓嗎?」
    「嗯,503的余筱恩。」林詩倪誠懇的望著他,「拜託,你可以現場盯著我們,但是她真的聯絡不上,我們很怕她在房裡出了什麼事!」
    「我才怕她出什麼事咧! 」房東旋身為他們打開樓下那扇青色的鐵門,緊接著領著大家上樓。
    五樓並不高,但對洪偉庭來說度日如年,他急切想知道余筱恩在哪裡……不,他希望她就在房間裡,可能正在打電動或是睡覺都好,千萬、千萬不要出事啊!
    來到503房門前,房東禮貌性的再度敲敲房門,期待裡面能有個回應,但一如林詩倪昨天來的情況一樣,安靜無聲。
    他回頭看向學生們,大家給予肯定的點頭,房東說聲打擾了,便將備用鑰匙起出,插入鑰匙孔,喀──鎖開了,洪偉庭迫不及待的扭開門把使勁就往裡推,咚!
    他因反作用力撞上門板,錯愕的撫著頭,因為門上的栓鍊未解,導致門根本只開了十公分的縫而已。
    「……筱恩!」林詩倪見狀,欣喜若狂,因為門栓是從裡頭栓上的,人自然在裡面啊!「余筱恩!」
    裡面依然沒有回應,林詩倪的心情一下子又跌到谷底,洪偉庭呼喚幾次後未回,房東在一旁碎碎唸著,當初簽約明明說過不許亂加裝什麼東西的,尤其是釘子類的,怎麼大家都不當一回事!
    洪偉庭將林詩倪拉開,湊到那縫裡去瞧,不安感旋即湧上,從那縫隙中看見的是雜亂的房間,活像被轟炸過的凌亂不堪,但是余筱恩是個相當井然有序的女孩!
    「用鏡子!」林詩倪果斷的拿出包包裡的鏡子遞上前,洪偉庭即刻接過,伸入門板裡反射照著。
    房間不亮也不暗,陽光透過綠色的窗簾進入房裡,因此房間呈現一片綠,鏡子倒映出屋內的角落,桌上許多東西都倒下,余筱恩擱在地上的鞋子更是東倒西歪,床上的被子有一半在地上、一半在床上,房間裡彷彿被人翻過……不!
    像是戰鬥過的殘景。
    洪偉庭的手不自覺的顫抖,他心底知道出事了,緩緩的將鏡子再往旁邊移動……該是雪白的牆上,竟烙著明顯的爪痕!
    「……報警。」他喃喃說著,「報警……」
    「什麼?」林詩倪湊上前問著。
    「出事了!」洪偉庭激動的回首,「快點報警!」
      ◆
    女生一個人在外租房子,多半是五到六坪,余筱恩這間屋子較大有八坪,距離學校遠了些才便宜;房間是長方型的,門開在下方長邊偏左處,所以一進門的一點鐘方向是窗戶,左手邊為衣櫃,右手邊緊鄰的就是床尾,床的中段處對窗擺了張日式方桌,方桌再往右是其他櫃子,最裡面就是浴室了。
    而一點鐘方向對著窗子的電腦桌也歪七扭八,電腦歪斜,鍵盤掉到了地上,桌上的筆筒早已傾倒,筆散了一地都是;在書桌與床之間的是日式矮方桌,上頭多半擺著她的保養品或彩妝品,現在也是四散一地,木桌整個移動到靠近床尾,離開了原本的位子。
    至於床,被子有一角落在了床尾,血淋淋的紅色腳印就映在上頭,彷彿像是被子絆住了腳往前拖離的跡象。
    現場並沒有大量的血跡反應,單就所見推斷,應該是腳踩到了玻璃碎片,才跟著處處染血。
    但是……警員們抬首,拍著白牆上的線索,在牆上有幾道血抓痕,彷彿有人猛力往牆上抓的樣子,但是最集中的地方卻是在門前的地板。
    房裡是木質地,深刻的爪痕刻在地板上,大約有五至六道,刻在該屬於玄關的地方,一道比一道還要深刻,血乾涸在抓出來的刻痕裡,看起來有一段時間了。
    洪偉庭他們當下決定報警,事到如今只能報失蹤,警方到現場後將栓鍊剪斷,裡面便呈現這樣的怵目驚心,洪偉庭光站在門口看著牆上的血抓痕,一顆心便緊揪著,那是筱恩的手嗎?發生什麼事會出現這樣的抓痕?
    如果不是她的?那會是誰的?在這房間裡究竟出了什麼事。
    「看起來經過一場混亂的打鬥啊!」警官站在門口看著,偶爾像在沉思,偶爾又走近觀察,「她平常有跟人結怨嗎?」
    「沒有,我們都只是學生。」洪偉庭皺著眉回話,這什麼問題!
    「那可不一定,這年紀最血氣方剛了。」警官淡淡的說著,「你們說她有遇到變態?」
    「對對,她那天晚上在臉書上發文,說有人跟蹤她……跟到樓下!」林詩倪趕緊滑動手機,想出示那則貼文。
    警官聞言,即刻走到電腦桌邊,那兒的人正在採樣,鑑識小組將鍵盤放回桌上,蹲下身子瞇起眼,從「空間棒」與「V」鍵中,夾起了一個證物。
    「什麼東西?」警官問著。
    「應該是指甲。」鑑識人員將鑷子舉高望著,「粉紅色指甲油,指甲片上還黏著肉。」
    他翻轉內側讓警官看著,果然連皮帶肉,血紅的組織跟指甲一起剝落。
    「粉紅色嗎?」警官朝鑑識人員頷首後,人員將指甲放進證物袋裡。
    林詩倪僵硬著身子點點頭,這星期……筱恩的確是擦粉紅色指甲油,那瓶還是新買的!
    「黏著肉是什麼意思?」洪偉庭聽到的只有這個。
    為什麼會有黏著肉的指甲片卡在鍵盤裡啊?一般人打字會這樣嗎?
    鑑識人員移動了滑鼠,敲敲鑑盤,電腦倏地一亮,讓其他人都分心留意,螢幕裡的畫面停留在臉書,警官彎身察看,上頭是失蹤者自己的臉書頁面,的確發表著一篇:『我家樓下有個男人』。
    移動滑鼠,下頭一堆留言,但是最耐人尋味的是……最底下有篇訊息沒有來得及發出去:『門口有人!』
    應該是失蹤者自己打的吧?章警官直起身子,後退一步,望著電腦、看向鍵盤,然後緩緩的朝右看向門口,看向站在門口憂心如焚的同學們。
    是這樣嗎?正在打字,被強大的外力拖離,所以指甲才會斷裂卡在鍵盤裡?因此摔上地面,鍵盤跟著滑落,然後被一路往門邊拖去……警官徐步走到了抓痕處,在這裡掙扎嗎?
    「怎麼回事?」洪偉庭大聲的問著,「電腦裡是什麼?」
    洪偉庭激動的想衝進去看,卻立刻被林詩倪跟阿杰拉住。
    「她正在打字,有句話沒傳出去。」警官蹲下身子,重新檢視著爪痕,「被什麼阻止了。」
    「打什麼?」洪偉庭嚥了口口水,他想知道!「筱恩留下了什麼?」
    『救命。』
    救命,洪偉庭顫抖著身子,她遇到什麼事了,她果真遇上危險了!「讓我進去,我想要看裡面的狀況!」
    「冷靜點,你現在進去只是在破壞現場!」阿杰趕緊架住他,「要讓警方採集更多的證物啊!」
    「同學冷靜,你進來於事無補,我們會盡快搜尋的!」章警官嚴肅的瞥向他,「你們分別告訴我最後一次看到余筱恩是什麼時候、什麼情景,我們也要來詢問樓友有沒有聽到什麼不尋常的事。」
    「我問過隔壁的,他們什麼都不知道,也沒聽見。」林詩倪補充說明著,「而且筱恩跟大家都不熟,頂多就是見面點點頭罷了。」
    章警官點點頭,一層也才三間都能不熟到這地步啊!看來失蹤的女孩可能不太喜歡與人交際!或是不喜歡跟鄰居打交道。
      鑑識人員跟警察裡裡外外的忙碌著,他們三個很快的被請到外頭的公共空間去,以不妨礙現場採證為原則,洪偉庭看著凌亂的房間不由得鼻酸,他不敢想像筱恩到底遭遇了什麼事。
      「手機。」鑑識人員將手機拿起,在房間裡高舉,「手機掉在床底下。」
      「我一直打都沒人接,一定是沒電了!」洪偉庭趕緊又衝到門口,「可以先開機看看嗎?說不定有什麼線索!」
      鑑識人員很快的在地上找到充電器,插上充電後便開機,警官看著被蒐集走的皮包,證件跟錢包全部都在,屋子裡雖然凌亂但是貴重物品全都在,手機、平板、筆電好端端的,初步排除搶劫或是竊案。
      而這些東西都還在,也證實了一件事:那就是余筱恩不是離家出走,否則不可能錢包跟手機都擱在房裡。
      鑑識人員搜索著手機,LINE的聲音咚咚咚的響個不停,想是這幾日朋友們的訊息一次湧進,而鑑識人員忽而抬首看向警官,警官領會前往,兩個人一起湊到手機邊看,於此同時,洪偉庭留意到他們刻意將手機的音量調小了。
      警官的神色轉而凝重,朝著鑑識人員低語後,他們把手機放進證物袋,好整以暇的收起。
    「怎麼了?出事了對吧?」洪偉庭焦急的在門口喊著,「手機裡有什麼!?」
    「少年仔,不要急,等我們回去搜證後會跟你說的!」章警官安撫著他,「我知道女友不見你很焦急,但是很多事不是現在就能判斷的!」
    「我怎麼不急!筱恩不是會鬧離家出走的人,而且她一個人住這裡有什麼好出走的!」洪偉庭氣急敗壞,「她一定出事了……調監視器!」
    「這些我們都會做!」章警官嘆了氣,「你先回去吧,在這裡真的只會妨礙我們現場蒐證,有消息我一定會通知你!」
    「我不要回去!事情沒有結果我才不走!」洪偉庭咆哮出聲,林詩倪都嚇到了。
    「……洪偉庭,你不要這麼大聲,警察又不是神,哪有辦法立刻給你什麼答案,你要給他們時間查啊!」她小聲的說著,「他們還有很多事要做,我們在這邊真的幫不上什麼忙……」
    「等……等什麼!等到他們查好就來不及了!說不定筱恩已經出事了!」
    「咳!」阿杰輕咳一聲,「我說真的,看這樣子她應該已經出事了吧!」
    林詩倪倏地回頭瞪向自己男友,會不會說話啊,這時候這樣說是在刺激洪偉庭的嗎?
    「我、我沒說錯啊,她包包手機都沒帶,那個、那個房間亂成這樣……」阿杰還不懂得看眼色,「就……好好,我不說我不說就是了。」
    他說得沒錯。
    洪偉庭反而靜了下來,緊繃著的身子放鬆,阿杰說的其實正是他心裡所想,單單看見房間的慘狀就已經有不好的預感,地板與牆上的抓痕更令人毛骨悚然,等到手機跟錢包俱在時,他因為不祥的感覺而變得易怒。
    他自己也知道,余筱恩不是鬧彆扭,不是搞失蹤,而是出事了。
    「我比較不懂的是……」林詩倪小聲的問著,「門為什麼是反鎖的?」
    沒錯!推不開的房間裡有著余筱恩加裝的門閂鍊,鍊子只能由房內栓上,不可能由外上閂,如果余筱恩真的被人帶走,只怕也並不是經過門!
    因此,鑑識人員在窗戶的地方認真蒐證,如果她不是從門離開,那剩下的地方就只有窗戶了。
    幾位員警離開503房間開始敲樓友的門,星期六一早,大家都還沒出門,因此很順利的找到人詢問;洪偉庭幾度想上前都被林詩倪跟阿杰拉住,警方在辦案,他別去攪局啊!
    樓友們顯得有點緊張也有點困惑,事實上警方一到他們都知道,外面喧鬧如此怎麼會沒感覺!但是他們對余筱恩這個女生真的不熟,最強的是對門502只知道她是法律系的,其他一概不知。
    至於星期四凌晨她幾點回來,有沒有聽到什麼聲音,根本沒人注意,雖然大家都很晚睡,但是真的沒聽見任何聲響──即使她房間像是與人混戰過一場,那些瓶瓶罐罐掉落的聲音也沒人有注意。
    「不過那天有一件事怪怪的!」502的女生轉著眼珠子,在場紛紛屏息。「不過那能算怪嗎?還是……」
    「妳鉅細靡遺的說,不管多小的事都可能是線索。」警官溫和的說著。
    「其實也沒什麼,就是停電。」陳怡蓉聳了聳肩,「我正在打電動,燈突然暗了……而且只有走廊的燈熄喔!」
    她邊說,一邊指著大家的頭頂上方。
    所有人不約而同的抬頭看著公共區域的燈,只暗走廊?與其說是停電,不如說有人關燈來的實際吧?
    「妳房間並沒有暗?」警官再問。
    她搖搖頭,「閃了一下,像是電壓不穩一樣,但是兩秒就亮了!而且我的電腦都沒受影響。」
    「嗯……」警官望了她房門一眼,再看向走廊,「妳在房間裡,怎麼會知道走廊暗掉了?」
    「啊,我家小可在抓門板,我回頭時恰好看見燈暗掉。」陳怡蓉說得稀鬆平常,但是大家聽得一頭霧水。
    「小可?」
    「啊,我……」她尷尬的笑著,眼尾瞄向了在外頭講電話的房東,壓低聲音,「我養的貓。」
    哦……林詩倪幫忙回頭留心,這裡也禁止養寵物,難怪她不想讓房東聽到。
    「所以,貓那個時候有反應?」警官跟著說話變輕。「抓門板外有出現警戒狀態嗎?」
    「嗯……」陳怡蓉歪了頭,皺眉看起來在沉思,「牠常這樣啊,我沒很留意,我只知道夜深了所以回頭把牠從門板那邊抓走,而且我就有買貓抓板給牠,牠幹嘛去抓門?」
    陳怡蓉碎碎唸的咕濃著,只是大家想聽的重點都不是這個,因為動物總是比較敏銳,那個時候貓會突然到門板去呈現警備,表示牠感覺到外面有狀況。
    可惜這個主人只顧著打電動,耳機也戴著,所以外面有再多動靜她根本聽不到,問再多也沒辦法再得到什麼線索。
    「還是監視器可靠點,把附近所有監視器都收集起來吧!」章警官交代著,「她那篇發文很清楚,那男人跟蹤她回家,甚至在樓下等她,最後的發文是慌張的。」
    最後的發文,幾個不成句的字……眼淚不住的奪眶而出,洪偉庭已經思考到最糟的狀況,忍不住抹了淚。
    「樓下的男人?」
    冷不防的,身後突然傳來陌生的聲音與腳步聲,所有人紛紛回頭看向五樓的大門處,那兒站了閃耀著臉龐、雙眼熠熠有光的男孩,看上去相當可愛,活像高中生!
    「啊!」林詩倪張大了嘴,指向了男孩,他正堆滿笑容,左右嘴角各有梨渦,雖然用「可愛」這個詞形容男生很怪,但他看上去真是可愛極了!「夏天!」
    「剛剛是誰說樓下的男人嗎?」他三步併做兩步的跑進來,聲音飛揚的讓警官皺眉,「啊!章警官!哈囉!又見面了!您怎麼在……」
    話沒說完,他還是被左手邊的混亂分心,狐疑的探頭往裡看著進進出出的警察們,其實在樓下看到警車時便心知肚明,這兒出了事。
    樓梯間傳來重疊的腳步聲,另一個男生進入,「夏天,你跑這麼快是幹什麼?又不是你……」
    上來的男孩警官也認識,與夏天的萌系可愛度完全不同,高大帥氣帶著點冷俊,才踏進五樓就煞住步伐,皺著眉環顧四周。
    「嗨,毛穎德!」林詩倪尷尬的打招呼。
    「怎麼怎麼了?」最後一個男孩跑太慢加足馬力衝上來,卻沒料想毛穎德卡在門口,一骨碌撞上,「哎喲喂呀,你怎麼站在這裡啦!」
    他從毛穎德身邊的縫隙往裡鑽,是個清秀瘦弱的男孩,一雙大眼相當活潑,忙不迭朝著萌系男孩這邊來。
    「這裡怎麼了?」
    「郭岳洋是吧,身體都好了嗎?」章警官笑吟吟的看著活潑的男孩,看上去氣色好多了。
    「謝謝警官,我都好了!」他大聲回應著,也瞥著警察進出的房間,「這邊發生什麼事了?」
    「你們誰啊,來看什麼熱鬧啊!」洪偉庭忽然暴走的怒吼,一把就使勁推開郭岳洋,「有沒有搞錯!這裡不是讓你們看熱鬧的地方!」
    郭岳洋被往前推得踉蹌,跌到警官身上,洪偉庭氣急敗壞的揪過夏玄允的衣領,眼看著就要一拳揮下──身後倏地有人握住他的右手,使勁的向後扳去,制止了他的動粗。
    「嘴巴長來做什麼的?動不動就打人?」毛穎德冷冷的望著他,加重了手上的力道,「誰來看熱鬧的?你先問完再動手很難嗎?」
    「唔……」洪偉庭痛得皺眉,林詩倪跟阿杰趕緊上前說情,他女友出事了,夏天一上來就一副看熱鬧的樣子,情緒免失控啊!
    毛穎德冷冷瞥了他一眼,這是兩碼子事,但莫名其妙動手就是不對!章警官悄悄使了眼色,這裡已經夠亂了別再鬧事。
      哼!毛穎德這才鬆手,洪偉庭踉蹌向後倒去,虧林詩倪他們連忙攙扶住。
    「你們怎麼來了?」章警官邊說,一邊上前攔住夏玄允,「別往前,這裡是現場。」
    「我來找……學姐的。」毛穎德拿出手機搜尋,「我們系上學姐借了一本書都不還,逾期超久的,所以我直接來找她拿了!」
    「喔,自便吧!」章警官點點頭,「別靠近封鎖線的範圍就是。」
    「學姐住503……」毛穎德察看手機後抬頭,瞬間看到了敞開的門上,掛著503的牌子,頓時僵住,「咦?」
    警官聞言皺眉,「你找余筱恩?」
    「……是,筱恩學姊。」毛穎德暗暗倒抽一口氣,「不會吧?這是她家?她出什麼事了嗎?」
    「失蹤。」章警官挑了眉,「正好,你是跟她有約,還是臨時起意過來的?現在才十點,來得有點早?」
    「約好的!我星期一跟她約好今天早上過來拿書,還得要我幫她拿去還書、我再直接借走!」毛穎德不可思議的移動步伐,斜斜的才能看見房間裡頭的樣……喝!
    那是什麼?血爪痕?怎麼會在牆上有這種痕跡?三或四個抓痕,全帶著血,這種場景通常有在電影裡會看見,但不可能這樣帶血啊!
    目測血痕不明顯不連續,很像是有人指尖受傷時劃出來的。
    「她失蹤了,她是我好朋友,這兩天聯絡不到,所以我們就過來找人……」林詩倪跟毛穎德他們之前就認識,「誰知道會是這樣……」
    「可是你剛剛說樓下的男人。」夏玄允好不容易抓到機會開口,「我沒聽錯吧?」
    洪偉庭忿忿的望向他,阿杰擔任安撫的角色,急躁忿怒是成不了事,於事無補。
    「筱恩最後在FB發文時,說有人跟蹤她,甚至還在她家樓下守著。」林詩倪邊說,一邊拿出手機滑出那頁面,夏玄允簡直是迫不及待的搶過去看。
    頓時間,他雙眼一亮,閃閃發光。
    「噢!別鬧了!」毛穎德一眼就知道他那個神情代表的意義,「這是失蹤案!對吧,章警官你跟他說!」
    章警官倒是認真的看向夏玄允,他跟這幾個學生做過數次筆錄,多少有點瞭解,夏玄允是「都市傳說社」社團的社長,對「都市傳說」頗有熱情。
    「夏天,我倒是想聽聽為什麼你對樓下的男人這麼感興趣?」章警官淺淺微笑,「難道這也是都市傳說?」
    「當然!」夏玄允雙眼熠熠有光,還正式的回首看向了洪偉庭,「你的女朋友,是遇上了都市傳說!」

     


首頁公司簡介異業合作人才招募圖書館採購/編目門市公告&三民禮券兌換處好站連結三民‧東大‧弘雅圖書目錄古籍‧古典圖書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