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為確保您的帳戶安全,如接獲三民書局來電詢問滿意度或訂單出錯,要求重新設定。請立即掛掉電話,並致電三民確認或撥165諮詢,永遠不要操作ATM。
  • 一般分類
    • 親子共讀

    • 電腦書

    • 財經企管

    • 文學作品

    • 文學

    • 小說

    • 武俠小說

    • 推理小說

    • 短篇小說

    • 長篇小說

    • 西洋小說

    • 寫實小說

    • 科幻小說

    • 語言學習

    • 藝術設計

    • 休閒生活

    • 社會人文

    • 宗教命理

    • 科學‧科普

    • 醫療保健

中國圖書分類
都市傳說02:紅衣小女孩
都市傳說02:紅衣小女孩
  • 系列名:境外之城
  • ISBN13:9789865880804
  • ISBN9:986588080
  • 出版社: 奇幻基地
  • 作者:笭菁
  • 裝訂/頁數:平裝/272頁
  • 版次:1
  • 規格:21cm*14.8cm*1.7cm (高/寬/厚)
  • 出版日:2014/10/28
  • 中國圖書分類:長篇(現代新體)
  • 書展優惠:2017城邦全書系書展
  • 定  價:NT$250元
  • 優惠價:79198
  • 可得紅利積點: 5 點
  • 參考庫存: 目前有庫存
  • 加入購物車    
分享:
   一般分類文學作品 > 小說 > 長篇小說

商品介紹
  • 商品簡介
  • 作者簡介
  • 目次
  • 書摘/試閱
  • 從山裡到平地,一抹有影無實的紅色身影佇立在這路上,
    卻只出現在後照鏡裡,只追著你的機車狂奔,只想抓住你,
    沒人逃得掉,只能進入她最戰慄恐怖的惡夢中……
    你敢走這條路嗎!?

    山裡的紅衣小女孩來到都市且徘徊在大學旁青山路的髮夾彎,騎車看到她的不是當場慘死就是重傷進醫院,最折磨的是惡夢連連,睡夢中被她追、抓到後撕裂四肢、精神耗弱,甚至被控制意識,一條一條人命正在慢慢消失中……
    就在眾人紛紛尋求「都市傳說社」幫忙時,郭岳洋也因手機拍到紅衣小女孩的身影而無端捲進惡夢風波!夏玄允、毛穎德為救郭岳洋全力解謎,馮千靜更以身涉險,騎車與紅衣小女孩正面衝突,而她從後照鏡疾奔追趕,最後還沿路拖著馮千靜一直看著某個地方……

    紅色的身影出現在後照鏡裡,正在狂奔,跑步姿勢異常詭異,人影不大,手刀衝刺,每一步都像大跳一樣的在馬路上飛奔……
    彭宏達減速,趁機回頭一瞥……沒有人。
    大雨中並沒有任何紅色的人影,但是他再次往後照鏡看去,那個手刀疾奔的身影卻越來越近了!

    騎車從後照鏡看到有影無實的紅衣小女孩,
    她會追著你,拖住你,直到……

    金石堂文學排行榜、蘋果日報華文排行榜、博客來華文年度暢銷作家——
    華文靈異天后笭菁
    紅衣小女孩再進化的都市傳說,完全無法逃離笭菁筆下的詭異故事……

  • 笭菁

    多變的雙魚。

    書寫多變,擅寫靈異、驚悚、愛情、奇幻與勵志。
    興趣多變,電影、美食、旅遊、玩樂,愛好自由。

  • 楔子
    第一章 雨夜車禍
    第二章 夢裡追逐
    第三章  被抓握的命運
    第四章 會面
    第五章 身後的狂追
    第六章 紅衣女孩們
    第七章 惡夢連連
    第八章 託夢?
    第九章 血紅髮夾彎
    第十章 那個雨夜
    第十一章 追根究底
    第十二章 紅衣女孩的祈願
    第十三章 真相
  • 楔  子

    銀色閃電劈開天際,發出低沉轟隆的聲響,數秒之後大雨傾盆,雨滴勝比豆
    大,滂沱而下,一時之間視線模糊,所有人紛紛就近找附近的遮蔽處躲去。
    「靠!這雨是用倒了嗎?」男學生得用吼的,身邊的同學才能聽見,「撐傘也沒用吧!」
    他們連傘都沒有,瑟縮的躲在小小的帆布簷下,剛剛才開心的挑好鹽酥雞,數秒內大雨居然降下,連點準備都沒有,幸好他們的機車剛剛停在廊下,至少避免座墊全濕。
    「嘉祥,我是有帶雨衣啦,你要不要先去買個便利雨衣?」彭宏達指了指斜對面的便利商店,「雖然沒什麼太大用處,但總比頭部淋雨好!」
    「靠!」游嘉祥低咒著,用手護著頭,往斜對面衝去。
    那雨大到根本才五步就快全濕了,真是難以想像的暴雨,便利雨衣的確起不了太大作用,可是他們要去看電影,現在是十一度的天氣,他們可不想當一隻落湯雞,坐在冷氣開放的電影院裡四個小時。
    山下有二輪電影院,兩片聯播只要兩百,約好買零食進去好好放鬆一下,誰曉得突然下起大雨!
    游嘉祥穿上輕薄的便利雨衣跟同學會合,一樣半奔跑的往騎樓去,沒幾步路兩個人根本褲子全濕,猶豫著是否要現在騎車出去。世界根本成了白色水霧,大家紛紛停進來避雨,他們硬要出去好像挺怪的。
    問題是,就快開演了說……
    「郭岳洋問我們在哪裡了!」游嘉祥看著手機裡的line,「他到了!」
    「好啦,叫他先買票,我們已經買好鹽酥雞要下去了。」彭宏達趕緊穿戴起厚重的雨衣!
    男生用手機打著字,請先到的同學先行購票,他們隨後就到!
    冒著大雨將機車往外牽,另一個人也趕緊跨上,所幸他們都是半罩安全帽,至少前頭還有塊塑膠板可以擋雨,省得雨水進入眼睛就什麼都看不見了……只是,這天色也沒好到哪裡去,大雨不停打在塑膠板上,視線還是很模糊啊!
    馬路上行車稀少,他們算是勇者一族,背後根本全濕了,輕便雨衣只是罩好看的,亂噴灑的雨水照樣從空隙倒進身體裡,怎一個寒字了得?
    前方陡坡,路上都變成瀑布了,高大男孩儘管壓死煞車,機車還是飛快地往前滑,這裡沒下雨時就蠻危險了,下起雨來簡直驚人,路的終點是個急右轉,銜接的是另一個更陡的下坡路段。
    彭宏達隻手抹去塑膠鏡上的雨水,真的是什麼都看不──在白濛濛的前方,大燈照耀之處,突然出現了一抹紅影!
    「哇!」他緊急想扭轉龍頭,但是根本來不及!
    軋──煞車聲刺耳,後座的游嘉祥驚恐得不明所以,只知道整個人差一點點就飛出去了!
    「幹!彭宏達!」他下意識緊抓住騎士的雨衣,「你是怎樣?」
    「撞到人了啦!」彭宏達說得慌張,因為按距離應該是撞上了,可是他卻沒有感受到任何撞擊!
    「蝦米!」游嘉祥嚇了一跳,他趕緊跳下車,左顧右盼。
    問題是,這條坡路上,除了大到變成瀑布的路之外,沒有什麼東西啊?兩個男孩甚至回首走了幾步,雖說一旁是小山溝,可是他們離路邊還有段距離,最重要的是,他剛剛沒有感覺到撞到什麼、或碾過什麼。
    「你是不是搞錯了?沒人啊?」游嘉祥說著,「你自己看!」
    「唉……」彭宏達緊皺著眉,他其實自己也搞不清楚發生什麼事,「我剛真的有看到一個人經過,他穿紅色的我不可能看錯啊!」
    「是在哪?」
    「就、就應該在這邊啊!」他慌亂著說,「雨太大我沒看清楚,可是看到時就趕緊煞車了,但是根本來不及!」
    這話說得游嘉祥只覺得莫名其妙,他認真的又著返回去好幾十步,還得冒著隨時有車彎下來的危險,可是地上就是沒有任何被撞倒的人影。
    「你眼花了啦!」游嘉祥最終做了結論,「不然,搞不好捲了什麼紅色的外套還是圍巾過去,你就以為是人!」
    「呃……」彭宏達愣愣的想著,這不無道理啊,現在風雨這麼大,捲走什麼東西都難說,很有可能只是飛過的衣服甚至只是被刮走的帆布而已。
    只是……即使在一瞬間,他彷彿看到那個人轉過來……也有著五官臉孔啊!
    「快走了啦!在這邊淋雨凍死了!」游嘉祥催促著,兩人才趕緊重新跳上機車。
    這會兒整台機車座墊都濕透了,他們也沒辦法處理,重新發動機車往山下去。
    雖然彭宏達還是覺得哪裡怪怪的,腦子裡回想著剛剛那一幕,畢竟那個紅色的東西不像是用飄的,像是用走的……
    後面的游嘉祥伏低頸子,簡直把同學當山一樣的躲在他身後,雨水劈里啪啦的打在安全帽上吵得要死,而且眼蓋還有縫隙,雨水一直灌進來,搞得他戴著安全帽還得一直抹臉!
    「又LINE……郭岳洋是在催什麼啦!」
    「就快到了啊!」彭宏達大喊著。
    游嘉祥從口袋裡拿出手機,按在LINE的語言留言上,用吼的應該也能收音吧,順手橋了一下安全帽,再往前些,看能不能遮住……咦?
    在他移動安全帽時,瞥見了後照鏡,怎麼有個人追在他們機車後面呢?他瞇起眼定神瞧著,白霧大雨中,那個人穿著紅色的雨衣耶!
    紅色的?
    「喂,你剛剛說看見的是穿著紅色雨衣的人嗎?」游嘉祥緊張的揪住前方同學的衣服。
    彭宏達愣了一下,為什麼突然問這個,「好、好像是!」
    「幹!是不是真的撞到人了!他追過來了!」游嘉祥指向後照鏡,「追著我們機車跑!」
    「靠夭怎麼可能,現在下坡我時速四十,是誰可以──」彭宏達往後照鏡瞥了一眼,「追上……」
    紅色的身影出現在後照鏡裡,正在狂奔,真的就是在追他們!
    只是,那個跑步姿勢異常詭異,人影不大,他不僅是手刀衝刺,每一步都像大跳一樣的在馬路上飛奔……
    後座的游嘉祥還忍不住回頭,這一回頭卻傻了。
    「快閃!快點!」他驚恐的大吼著,「幹我們後面沒有人!」
    「什麼沒有人!」彭宏達還想停下,「人都追上來了,我們如果跑的話就叫肇事逃逸!」
    彭宏達邊喊邊減速,趁機回頭一瞥……沒有人。
    大雨中並沒有任何紅色的人影,但是他再次往後照鏡看去,那個手刀疾奔的身影卻越來越近了!
    這一瞬間,他們什麼都明白了!
    只出現在後照鏡裡的「人」,這還需要想嗎?
    彭宏達二話不說的立刻加足油門往前衝去,但是紅色的人影卻跑得比剛剛還快,游嘉祥緊緊揪著同學的衣服,看著紅色身影由遠而近,幾乎就要來到他身邊了啊──
    照後鏡終於映出了來人的臉龐,那是……
    「哇啊啊啊──」
    叭───

     

     


    第一章

      女孩離開浴室,頭髮包著髮巾,穿著寬鬆的睡衣步出,白皙的臉龐因為熱氣而呈現淡粉色,姣好的臉龐若認真妝扮絕對是正妹等級,身材更是一流,睡衣下的身體線條迷人,但都是肌肉。
    她住在校外家庭式租屋,四個人合租一層五十坪大的房子,四房兩廳三衛,算是相當奢侈的住宿環境,結果只收她三千元月租。
    這種好康難找,因為屋子是學生自家所有,而且還是她社團的社長。
    踏出浴室,客廳裡坐著黑色短髮的男孩,他正在轉著遙控器,一台換過一台,每一台停留不到五秒鐘。
    「喂,你是在看電視還是在轉電視?」她沒好氣的說著。
    「啊?」毛穎德轉過頭,「我覺得怪怪的!」
    「怪怪的?」她拖著步伐走向冰箱,「什麼怪怪的?電視機還是遙控器有問題?」
    「心神不寧。」毛穎德簡短幾個字,讓馮千靜挑了眉。
    「哦~」她挑起一邊嘴角笑著,「你是感覺過剩啦,應該是因為這場大雨的關係吧?」
    毛穎德擰著眉,說不上來怎麼回事,就是一整晚都覺得忐忑;另一間房門打開,走出的是一頭褐髮,還有張可愛臉龐的男孩,他打著呵欠步出,看來才經過一番奮戰。
    夏玄允,大家都叫他夏天,這間房子是他家的,萌系少年可愛天真無邪……假的。
    「好累喔!做報告會死人的!」他有氣無力的拖著步伐出來,瞥了牆上的鐘一眼,「洋洋還沒回來喔?」
    「嗯?是喔!」馮千靜看著正面對緊掩的房門,「我不知道他出去。」
    她八點才回來,不清楚室友不在,只覺得一晚上都沒聽見郭岳洋的聲音很詭異。
    這三位就是她的室友,是的,她的確跟三個男生住在一起。
      從小就在男孩子堆裡長大,她不感到怪異也不會擔心,這三個男生原本就是一起長大的麻吉兼同社團的;而她,不幸的也是同社團,單純因為一次疏忽,答應眼前這個可愛男生當幽靈社員後,就一腳踏進不歸路。
      「都市傳說社」,這種社團只讓她覺得莫名其妙,當初完全是同情的簽一簽社員同意書,誰曉得都市傳說這種事不但有,還真的有不少人親自嘗試……當發現傳說真有其事後,她就用全新的角度看待他們了。
      「他跟同學去看電影了,照理說散場了啊!」夏玄允回身想拿手機,「我想叫他買宵夜,說好散場打給我的。」
    「我要吃蔥抓餅!」毛穎德還在轉電視。
    馮千靜聳肩直接往房間走去,她不吃宵夜的。
    門鎖突然轉動,大家不約而同往門邊看去,木門一推,走進的是渾身濕透的男孩,雨水將他凍到臉色發白,男孩全身抖個不停,顫巍巍的看向大家。
    「洋洋!」夏玄允立即朝他走過去,「你怎麼了?不是有帶傘出去嗎?」
    坐在沙發上的毛穎德直起身子,蹙著眉看向郭岳洋,那個平時看起來天真活潑的人,現在慘白得彷彿看見了什麼……
    馮千靜蠻不在乎的搓著頭髮,「雨根本用倒的,撐傘也沒用吧!郭岳洋,大家都洗好了,你快去洗吧!省得感冒了。」
    轉過腳跟,眼尾瞥見無聲電視,她突地止步,向後退了幾步。
    電視轉到新聞台,黑夜中大雨不斷,警車的燈刺眼,記者狼狽的裹著雨衣在做連線報導,背景一片漆黑看不清楚,但是後面那個轉角的機車行招牌不是附近那間永豐嗎!
    「喂,毛穎德,大聲一點!」她忽地後退,指著電視喊,嚇了毛穎德一跳。
    嘖!他把遙控器扔在沙發上起身,馮千靜率性的一屁股栽進沙發裡拿起來按,夏玄允旋身跑進郭岳洋的房間拿大毛巾給他,但是淋雨的男孩卻只是站在門口,雙手環抱著自己,一句話都沒說。
      「這是學校另一邊往山下的機車行耶!」馮千靜指著電視喊著,「出事了!」
    她的叫喚引起其他人注意,大家紛紛往電視看去,跑馬燈顯示著學校外側發生車禍,兩名死者都是學生,疑似天雨路滑,視線不良,因而直接摔車,竟直接滑進迎面轉彎上坡的砂石車底下。
    「土木系?」毛穎德怔了住,直覺看向郭岳洋,「你們系上的?」
    「彭宏達跟游嘉祥,郭岳洋你認識嗎?」馮千靜唸著新聞秀出來的名字。
    「咦?彭宏達跟游嘉祥?」夏玄允緊張的湊過來,立刻驚訝的回頭看向郭岳洋,「你們晚上不是去看電影嗎?」
    什麼?馮千靜驚訝的看著郭岳洋,晚上一起去看電影的同學嗎?可是……事發時間是七點,所以在看電影之前就出事了!
    「天哪,洋洋!」夏玄允立刻衝過去,「發生事情了嗎?你在電影院等他們?還是去警局了?」
    郭岳洋總算點了點頭,一時之間淚如雨下!他難受得哭了起來,語焉不詳的說著話,看來受了不少驚嚇。
    「我等不到他們,可電話就是打不通……後來我騎車上山就看見、看見救護車在那邊了!」
    夏玄允忙不迭拉開餐桌的椅子讓他坐,急急忙忙的往廚房裡衝,想倒杯熱水給他喝。看著他橫過自己面前進入廚房,馮千靜就會覺得夏天挺體貼細心的!
    「那條路本來就很危險,加上雨太大了,才會發生意外吧!」馮千靜嘆了口氣。
    「才不是!」郭岳洋忽然衝口而出。
    嗯?馮千靜狐疑的看著激動的室友,電視都說是天雨路滑,砂石車駕駛正在剛接受採訪,說他一左轉上坡,機車就迎面衝過來了!
    毛穎德用眼神示意她少說兩句,死者跟郭岳洋平常感情不錯,都能約好一起去看電影,卻在途中遭逢變故,他一時難以接受也是正常的!他伸手拿過她手裡的遙控器,將音量轉小,記者還在播報這起危險車禍,外頭依然大雨不斷,現場只看得見砂石車、破損的機車,還有……
    蹲在砂石車旁,一個紅色的身影。
    攝影鏡頭正拍攝著,那身影看起來只是小女孩,長長揪結的黑色頭髮披散著,她彎下頸子,像是朝輪子底下探去似的!
    「現場怎麼有小孩?」馮千靜指著電視新聞問,這太離譜了吧!她都要鑽進車底下了。
    她也看見了?毛穎德暗自倒抽一口氣,啪的關掉電視。
    咦?搞什麼?馮千靜錯愕的向左上方看去,新聞正在報導,他幹嘛關掉?只是一抬首,就面對到毛穎德嚴肅的臉。
    又搞什麼神祕?她嘖了一聲,起身往餐桌走去。
    夏玄允沖了杯熱呼呼的巧克力出來,郭岳洋雙手握著馬克杯,身子依然抖得厲害。
    「這樣不是辦法,你應該要去沖熱水澡的!」馮千靜看著他到現在還在滴水,「你後來是跟去醫院還是警局嗎?怎麼會淋成這樣?」
    「洋洋,慢慢喝。」夏天倒是比馮千靜溫柔許多,「不要急,慢慢來……你沒去看電影的話,去哪裡了?怎麼到現在才回來?」
    「我去……醫院了。」郭岳洋緩緩說著,「我不敢相信他們真的、真的出事了!他們明明說買好鹽酥雞要我先買票的,而且、而且也說他們已經下山了!」
    夏玄允嘆口氣,天有不測風雲,這種意外難免,怎能預料?
    「沒事,沒事了。」夏玄允拍拍他的手,發現郭岳洋一隻手緊緊握拳,他試探性的掰開,他顫抖著張開手掌,裡面是三張濕透的電影票。
    一看到電影票,郭岳洋悲從中來,鼻酸湧上的開始痛哭。
    毛穎德擰著眉,也不知道該說什麼話安慰才好。
    「他們說……有東西在追他們!我聽見了!」郭岳洋忽然喊出來,「他們才不是意外!」
    咦?毛穎德顫了一下身子,下意識往電視那邊看去。
    「什麼意思?」夏玄允覺得怪怪的,趕緊追問,「他們跟你說!他們什麼時候跟你說?」
    郭岳洋吸著鼻子,從口袋裡拿出手機,調出了LINE的視窗,在跟兩位死亡同學群組裡,有著存檔的聲音訊息!
    按下播放,郭岳洋顫抖著將量調到最大聲。
    『喂,你剛剛說看見的是穿著紅色雨衣的人嗎?』
    『幹!是不是真的撞到人了!他追過來了!追著我們機車跑!』
    『靠夭怎麼可能,現在下坡我時速四十,是誰可以──』
    『什麼沒有人!人都追上來了,我們如果跑的話就叫肇事逃逸!』
    『哇啊啊啊───』
    「紅色衣服……」夏玄允雙眼忽然亮了起來,一把搶過郭岳洋的手機再播放了一次。
    馮千靜跟著又聽了一遍,紅色雨衣?「剛剛電視裡那個嗎?」
    「什麼電視!」夏玄允倏地轉過來,一雙眼熠熠有光,馮千靜差點不能直視!
    「就……剛剛新聞畫面拍到的,有個紅衣小女孩蹲在車子旁邊!」她緩緩說著,夏天這種口吻、這種異常興奮的態度,該、不、會……
    她不安的瞄向毛穎德,他已經沉重的隻手掩面,眉頭深鎖了。
    就見夏玄允飛奔到電視前,把剛關上的電視再打開,像是很認真的想搜尋那個紅衣女孩的畫面;毛穎德嘆口氣搖著頭,要郭岳洋快點把巧克力喝完,滾進去洗澡。
    「夏天。」郭岳洋抽抽噎噎,「我一直在想,是不是、是不是那個!」
    那個?馮千靜腦子裡的警鐘開始敲響,不會吧!她看向身邊的毛穎德,「穿紅衣服的女生也可以算都市傳說嗎?」
    都市傳說,在城市裡道聽途說、繪聲繪影的傳說故事,有驚悚有懸疑,有科學無法解釋的詭異現象,日本尤多,台灣也不少,連外國都有黑眼珠或無眼珠的少年。
    而夏玄允對都市傳說異常著迷,郭岳洋與他臭氣相投,這兩個人特地成立「都市傳說社」,研究得可透徹了!她呢,就是不小心當了靈異社員,又不小心遇到之前室友試驗「一人捉迷藏」的都市傳說,才跟他們結下孽緣。
    不過一次就受夠了,什麼都市傳說的她可一點都不想再碰!莫名其妙誰要去試驗或是探究什麼都市傳說啦!
    「穿紅衣的小女孩啊,這是赫赫有名的傳說啊!」夏玄允聞言直接跳了起來,馮千靜覺得他眼睛亮到無法直視了,好刺眼!「從山裡到平地,小女孩依然在後面追著……」
    呼,馮千靜翻了個白眼,擺擺手,先溜為妙,「我是幽靈空殼社員,不關我的事,我要去睡覺了。」
    毛穎德見狀,趕緊隨著她的步伐也要繞回房間,「不要再扯都市傳說了,沒有的東西搞到煞有其事。」
    雖然是一起長大的,但毛穎德永遠是站在反對方,怪力亂神四個字他最常掛在嘴邊。
    「我看到了!」
    冷不防的,郭岳洋突然吼了出來!
    馮千靜瞪圓雙眼倏地回首,毛穎德面對著她,他一點都不想回頭……可惡!
    「洋洋!你看到什麼了?」唯一最興奮的只有夏玄允,他握著郭岳洋濕濡的雙臂,興奮莫名。
    「我到現場去時,看見紅衣小女孩了!」郭岳洋哭喊著,再度搶回自己的手機,滑了兩下,秀出了相片集!
    我的天啊!馮千靜簡直不敢相信,這傢伙還敢拍照!
    她忍不住趨前,順道拉了毛穎德回身,他被拖到手機前,看著那5吋大螢幕拍攝的昏黑天色,大雨幾乎遮去了所有視線,白濛一片……但是,紅色的影子卻是如此明顯。
    小小的女孩,身穿著紅色連帽短斗篷,就站在砂石車邊。
    這也太清楚了吧!

     


首頁公司簡介異業合作人才招募圖書館採購/編目門市公告&三民禮券兌換處好站連結三民‧東大‧弘雅圖書目錄古籍‧古典圖書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