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為確保您的帳戶安全,如接獲三民書局來電詢問滿意度或訂單出錯,要求重新設定。請立即掛掉電話,並致電三民確認或撥165諮詢,永遠不要操作ATM。
  • 一般分類
    • 親子共讀

    • 電腦書

    • 財經企管

    • 文學作品

    • 文學

    • 小說

    • 武俠小說

    • 推理小說

    • 短篇小說

    • 長篇小說

    • 西洋小說

    • 寫實小說

    • 科幻小說

    • 語言學習

    • 藝術設計

    • 休閒生活

    • 社會人文

    • 宗教命理

    • 科學‧科普

    • 醫療保健

中國圖書分類
紅顏露水【全新版】
紅顏露水【全新版】
  • 定  價:NT$250元
  • 優惠價:9225
  • 單次購買 10 本以上 85折
  • 可得紅利積點: 6 點
  • 參考庫存: 目前有庫存
  • 加入購物車    
分享:
   一般分類文學作品 > 小說 > 長篇小說

商品介紹
  • 商品簡介
  • 作者簡介
  • 書摘/試閱
  • 每一樣東西都能買,也能賣。
    那,如果是愛情呢?

    改編電影《露水紅顏》,由《三國》名導高希希執導,人氣偶像劉亦菲、Rain主演!
    2014年11月7日在中國大陸上映!


    她彎翹的睫影顫動著,
    想著幸福和未來,人生和夢想。
    愛情開始自她腳踝邊漫淹開來,
    然而,她真的可以愛他嗎?


    他的一隻手牢牢地握住她的手,
    彷彿是要這樣一直握到永遠似的。
    從來沒有一個男人這麼溫柔地用手裹住她的愛情。
    她那雙悲傷的大眼睛望著面前這個男人,
    他是那麼想讓她快樂,但她是不值得的!

    她是沒落的貴族、誤墮凡塵的天使,
    雖然有著出眾的氣質、如花的容顏,
    命運卻總愛在她的身上開玩笑。
    她的第一次戀愛還學不會付出,就失去了對方;
    她的第二次戀愛,付出得太多,卻只得到對方不完整的愛。
    當她終於遇見徐承勳,這個長相俊秀、懷抱著夢想的天真大男孩,
    她以為,這次兩個人付出的感情終於可以畫上等號了,
    殊不知,那始終揮之不去、亦步亦趨的闇影,
    卻將為她的人生帶來最重一次的打擊……

  • 張小嫻
    全世界華人的愛情知己。她以小說描繪愛情的灼熱與冷卻,以散文傾訴戀人的微笑與淚水,至今已出版超過四十本小說和散文集。她對人性的洞察,使她開創了一種既溫柔又犀利的愛情文學。每一字句都打到心坎,讓數以千萬的讀者得到療癒,而我們也能從她的作品豁然明白,愛情的得失從來就不重要,當你捨棄一些,也許得到更多,只要曾深深愛過,你的人生將愈加完整。

     

  • 邢露從枕頭上轉過臉去看徐承勳,他睡得很酣。他們頭頂上方那盞黃澄澄的罩燈,照著他那張俊秀的臉,他看來就像個孩子似的,毫無防備,任何人也可以在這時候傷害他。
    睡著時,徐承勳的一隻手仍然牢牢地握住她的手,彷彿是要這樣一直握到永遠似的。邢露突然想起,從來沒有一個男人這麼溫柔地用手裹住她的愛情。她想湊過去吻他,差一點要吻下去的時候,她卻被自己這種感情嚇壞了。她把臉縮回來,小心翼翼地把手從他那隻手裡鬆開來。
    她輕輕地掀開被子走下床,抓起床邊一件羊毛衫套在身上,裸著雙腳走到廚房去喝水。她渴了,倒了一大杯水,仰起頭喝下去,水從她嘴邊流出來,沿著下巴一直淌到白皙的頸子上。她心裡說:
    「我才沒有愛上他……那是錯的。」
    然而,跟徐承勳一起,她的確度過了許多個愉快的夜晚。就像今天晚上,她跟他幾個朋友一起吃飯:兩個跟他一樣的窮畫家、一個潦倒的作家和一個等待成名的導演。這些人對她都很友善。他們聊天、說笑,暢談理想和人生。徐承勳毫無疑問是他們中間最出色的,卻那樣謙虛留心地聽著其他人滔滔不絕地發表意見。他有一股難以言喻的迷人魅力,每個人都喜歡他。
    「他們根本不認識他!不知道他本來是什麼人!」邢露看了一眼這個寒酸的廚房,唯一的一口窗子也被一塊白色的木板封死了,就像她的內心早就封死了,是不該再有任何感覺的。
    她把空的杯子放到洗手槽裡,那兒擱著一個調色盤和一隻鏟子,調色盤裡還有未用完的油彩。
    她望了一眼那塊用來封著窗子的白色木板,覺得它太可憐了。於是,她拿起鏟子和調色盤,在木板上畫上兩扇半開的窗戶,窗戶左邊是櫛比鱗次的房屋,摻雜其中的路燈,大片鋪陳開來的柏油路,畫的上方是漸層變化的藍色夜空,右邊窗戶上掛著一個蒼白的月亮。
    這片風景就像是從這口窗子看出去似的,她看到了一個遼闊的天地。
    這時,邢露感到背後好像有人在看她。她轉過頭去,看到徐承勳站在身後,只離她幾步遠,剛睡醒的頭髮亂蓬蓬的。
    「你醒啦!」她說。
    徐承勳臉上露出驚訝的神情說:
    「妳沒說過妳會畫畫。」
    「我亂畫的。」邢露說:「這個窗口為什麼要封起來呢?」
    「我搬進來的時候已經封死了,房東說是因為剛好對著旁邊那間飯館的煙囪。」
    徐承勳走近些,看著邢露在窗口上畫的那片風景,驚嘆著說:
    「妳畫得很好!」
    邢露把鏟子和調色盤放到洗手槽裡,說:
    「你別取笑我了。」
    「妳有沒有學過畫畫?」
    「我?小時候學過幾堂素描。」邢露淡淡地說。
    「妳很有天分!」
    邢露笑笑說:「這我知道,但是,當然不能跟你比。」
    徐承勳說:
    「妳該試試畫畫的。」
    邢露毫不動心地說:
    「不是每個人都可以做自己喜歡的事的呀!」
    徐承勳把她拉過來,摟著她的腰,望著她那雙深邃的大眼睛,苦惱地說:
    「有時我覺得我不了解妳。」
    邢露用指尖輕輕地摩挲著他的鼻尖,說:
    「因為……我是從很遠的外星來的嘛!」
    徐承勳吻著她的手指說:
    「原來……妳是外星人?」
    邢露一本正經地點點頭說:「這個秘密只有你一個人知道。」
    「那麼,原本的妳是什麼樣子的?」
    徐承勳這個突如其來的問題嚇了她一跳。她鎮靜過來,縮回那根手指,放到那一頭披垂的長髮裡,嚴肅地說:
    「頭髮是沒有的……」
    隨後邢露的手指移到眼角:
    「眼睛是兩個大窟窿,看不見瞳孔……」
    那根手指一直往下移:
    「鼻子是塌下去的,口裡沒有牙齒,皮膚長滿疙瘩。」
    最後,邢露把一根手指放在徐承勳眼睛的前方,說:
    「就只有一根手指。」
    徐承勳抓住邢露那根手指,笑著說:
    「我很害怕!」
    「好吧!」邢露做了個瀟灑的手勢。「我答應你,我永遠不會讓你看到我本來的樣子。」她心裡想著:「是啊!你不會看到。」
    徐承勳突然問道:「那妳為什麼會找上我?」
    邢露那雙美麗的大眼睛定定地看著他,柔媚地說:
    「因為你是地球上最可愛的……一件東西!」
    徐承勳望著她身上那件蓬蓬鬆鬆的深灰色開胸連帽兜的羊毛衫,說:
    「但妳也用不著穿了我的羊毛衫吧?」
    邢露拍拍額頭說:
    「噢……怪不得我剛剛一直覺得有點鬆。」
    「這可是我女朋友親手織的,從來沒有女人織過羊毛衫給我!對不起!我不能把它送給妳。」
    這是邢露花了一個夜晚不眠不休織給徐承勳的。那天收到這份禮物時,徐承勳高興得像個孩子似的,馬上套在身上。邢露覺得袖子好像短了些,但是徐承勳硬是說不短。怎樣也不肯脫下來,還開玩笑說,萬一脫了下來,怕她會收回去。
    那件羊毛衫穿在徐承勳身上很好看,是她花了一個夜晚不眠不休織給他的。那只是用來俘擄他的一點小伎倆,她沒想到他會感動成那個樣子。
    邢露雙手抓住身上羊毛衫的衣角往上拉,露出了肚子,作勢要脫下來,說:
    「你要我現在就還給你嗎?」
    徐承勳把邢露拉過來,將她身上羊毛衫的帽兜翻到前面去蓋在她頭上。由於那頂帽兜是根據他的尺碼織的,對她來說大了一點,帽簷遮住了邢露的一雙眼。
    她背靠在他懷裡笑著問:
    「你要幹嘛?」
    「我有一樣東西給妳,妳先不要看。」徐承勳雙手隔著帽簷蒙住她雙眼。確定她什麼也看不見之後,他把她帶出去。
    徐承勳的胸膛抵住邢露的背,把她一步一步往前挪。邢露想偷看,徐承勳的一雙手卻把她的眼睛蓋得緊緊的,她只看到眼前漆黑一片,不知道他要帶她去什麼地方。
    她抓住徐承勳兩個手腕,笑著問:
    「是什麼嘛?」
    徐承勳沒有回答,只是繼續把她往前移。周圍一片寂靜,邢露突然感到害怕,想起他剛剛說的那句話,他問她「妳為什麼會找上我?」難道他什麼都知道了?他要把她怎樣?
    她一顆心怦怦劇跳起來,試著想要掙脫他那雙手,他卻把她抓得死死的,彷彿要把她推進去一個可怕的深淵裡活埋。她慌了,使勁扯開徐承勳蒙住她眼睛的那雙手,指甲狠狠地掐進去他的皮膚裡,尖聲喊了出來:
    「放開我!」
    徐承勳叫了一聲,放開了手。
    邢露從他手上拚命掙脫出來,頭髮凌亂,毛衫的帽兜甩到腦後,在髮梢那兒微微顫抖,鼻翼因害怕而向兩邊張開,那雙大眼睛睜得更大,可是,她發現徐承勳吃驚地凝視著她。
    徐承勳被她嚇到了。他從沒見過邢露這個樣子,她看來就像一隻受驚的野貓,全身的毛髮倒豎,張大嘴巴露出兩顆尖牙朝他咆哮,想要撲到他身上用利爪抓傷他,嚙咬他。
    徐承勳搓揉著被邢露弄痛的兩個手腕,望向邢露背後說:
    「我只是想讓妳看看這個。」
    邢露猛然轉過頭去,看看是什麼。
    看到眼前的景象時,她怔住了。
    原來徐承勳要她看的是畫架上的一張畫。畫裡的人物是她。她身上穿著咖啡店的制服白襯衫,繫上黑色領帶,淺栗色的頭髮紮起來,站在吧台裡,兩個手肘支在吧台上。那兒的一個大水瓶裡插著一大束紅玫瑰。她彷彿冷眼旁觀地看著外面的浮華街景,眼神中透出一股漠然和深刻的憂傷。
    邢露直直地望著畫,好一會兒都沒說話。
    這幅畫多麼美啊!
    邢露作夢也沒想到徐承勳彷彿看到了她的內心。她一直以為自己在他面前隱藏得很好。她總是顯示出很快活和一副了無牽掛的樣子,經常擠出一張笑臉去掩飾內心的秘密。徐承勳卻看出了她的孤單和憂傷。她那雙美麗的大眼睛閃著淚光,不知道是因為害怕,還是因為感動。
    徐承勳不解的目光看著她,問她說:「妳剛剛怎麼了?」
    邢露朝他轉過臉來,咬著嘴唇說:「我很怕黑的。」
    徐承勳笑開了:
    「妳為什麼不告訴我?」
    邢露抿抿嘴唇,說:
    「你會取笑我膽小的呢!」
    徐承勳走過來,摟住她,用手背揩抹著她額上的汗水說:
    「不,我會保護妳。」
    邢露仰臉望著他問:
    「這張畫你什麼時候畫的?」
    徐承勳用狡黠的眼神凝視著她說:
    「秘密。」
    邢露噘噘嘴問:
    「畫了多久?為什麼我沒看見你畫呢?」
    徐承勳還是狡黠地說:
    「一切秘密進行。」
    邢露望著那張畫,想起徐承勳這一陣子都有點神神秘秘,好像想在她面前藏起些什麼。有一天,她事先沒告訴他就跑上來,用他給她的鑰匙開門。她一打開門,就發現他好像剛剛鬼鬼祟祟地藏起些什麼東西似的。她一直很狐疑,原來,他要藏起來的,是未畫完的畫,想給她一個驚喜。她錯怪了他。
    她抬起徐承勳的手,那雙手的手腕上還留著清晰的指痕。她內疚地問:
    「還痛嗎?」
    徐承勳搖搖頭,回答說:
    「不痛了!」
    徐承勳問她:
    「妳喜歡這張畫嗎?」
    邢露喃喃說:
    「你畫得太好了!」
    邢露凝視著那張畫,畫中那個看起來淡漠而無奈的女人是她麼?她覺得好像不認識自己。她改變太多了。她想起她曾經對人生滿懷憧憬,她是那麼相信自己可抓住幸福和快樂。她羨慕花團錦簇的日子,羨慕繁華熱鬧的生活,這一切卻在遠方嘲笑她。
    她仰起臉,望著徐承勳,有一刻,她心想著:
    「他是愛我的。」

     


首頁公司簡介異業合作人才招募圖書館採購/編目門市公告&三民禮券兌換處好站連結三民‧東大‧弘雅圖書目錄古籍‧古典圖書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