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為確保您的帳戶安全,如接獲三民書局來電詢問滿意度或訂單出錯,要求重新設定。請立即掛掉電話,並致電三民確認或撥165諮詢,永遠不要操作ATM。
  • 一般分類
    • 親子共讀

    • 電腦書

    • 財經企管

    • 文學作品

    • 文學

    • 總論

    • 文藝批評

    • 寫作/翻譯/演講

    • 中國文學

    • 東方文學

    • 總論

    • 日本文學

    • 韓國文學

    • 遠東各地文學

    • 中東文學

    • 阿拉伯文學

    • 波斯文學

    • 印度文學

    • 東南亞各國文學

    • 南洋文學

    • 西洋文學

    • 小說

    • 語言學習

    • 藝術設計

    • 休閒生活

    • 社會人文

    • 宗教命理

    • 科學‧科普

    • 醫療保健

中國圖書分類
山手線偵探團2:龍墓村的神祕之鑰
山手線偵探團2:龍墓村的神祕之鑰
  • 系列名:迷小說
  • ISBN13:9789866104473
  • ISBN9:986610447
  • 出版社: 博識圖書
  • 作者:七尾與史
  • 譯者:葉韋利
  • 裝訂/頁數:平裝/296頁
  • 版次:1
  • 規格:21cm*15cm*2cm (高/寬/厚)
  • 出版日:2014/08/01
  • 中國圖書分類:特種文學
  • 定  價:NT$260元
  • 優惠價:9234
  • 可得紅利積點: 7 點
  • 參考庫存: 目前有庫存
  • 加入購物車    
分享:
   一般分類文學作品 > 文學 > 東方文學 > 日本文學

商品介紹
  • 商品簡介
  • 作者簡介
  • 書摘/試閱
  • ■ 日本超人氣「山手線偵探團」回來了!!
    ■《山手線偵探團》系列第二彈!僅此一家,別無分號!

    故事介紹
    「各位旅客請注意,列車上疑似出現冒牌山手線偵探,如發現可疑男子,請速與站務人員聯絡……」

    我叫三木幹夫,人稱「米奇米奇」,是文壇最閃耀的新星(書店沒賣我的書?那、那是搶購一空啦!),更是山手線偵探團的靈魂人物。如果不是我的生花妙筆,霧村那小子再怎麼厲害都沒人知道啦!

    受八十歲的留子奶奶之託,這次的任務是要找出她在山手線上偶然看到的小男孩。原來小男孩酷似留子奶奶念念不忘的初戀情人!

    時間回到一九四四年,十歲的古屋留子被送到靜岡縣龍墓村的親戚家中避難,結識了同齡的花岡健一。情竇初開的兩人愛苗悄悄滋長,在動盪的時代中度過了一段甜美的青春時光。

    只可惜好景不常。神龍祭前夕,重要神器「龍鬚剪」遭竊,傳達神龍旨意的龍女巫大人也被殺害,整個村子陷入一片愁雲慘霧之中。意志消沉的健一決定離開村子,加入特攻隊,那也是留子最後一次見到健一……

    尋人過程中,詩穗無意間發現冒牌山探的蹤影,並從他手中拿到一把鑰匙,沒想到那竟是解開龍墓村不為人知過往的神祕之鑰……

    下落不明的龍鬚剪、通往未來的時光寶盒、冒牌山探的神祕之鑰……
    七十年前的凶殺案是否另有隱情?神祕的鑰匙又會開啟哪些驚人往事?

     

  • 七尾與史Yoshi Nanao

     1969年出生於日本靜岡縣濱松市。以《插上死亡旗標!》一作參加第八屆「這本推理小說真厲害!」大獎,通過最後一輪評選,並於2010年7月由寶島社文庫出版,從此踏入文壇。另著有《山手線偵探團:目白車站的死亡之握》、《失蹤熱帶》、《虐待狂刑警:蝴蝶效應殺人事件》、《虐待狂刑警:近朱者赤殺人事件》、《殺戮女孩》等小說。


    譯者簡介

    葉韋利Lica Yeh

     1974年生,水瓶座。
    慣於跳躍式思考的隱性左撇子。
    現為專職主婦譯者,熱愛翻譯工作。
    享受低調悶騷的文字cosplay與平凡充實的生活。

     

  • 日常推理的輕趣味
    文∕小葉日本台(日劇達人)

    日常系的輕推理現在正夯,讀過一些,有的無比高竿讓人拍案叫絕,有些卻真的是隔靴搔癢,食之無味。如果你是所謂的重度推理迷,或許會對這種既不太會死人、又沒什麼緊張感的素人探案興趣缺缺,心想「有什麼好看的」吧。嗯,不意外,本人也是吞了許多菜色後才融入其中氛圍,逐漸發現其奧妙之處。換個角度來看,這是一種創作類型,藉由推理元素加動漫包裝來述說一段有趣、動人的故事,人味很重要,日常是王道,而且這類題材的舞台設定通常比較特殊,扮演「偵探」角色者也未必得是偵探或相關背景出身,所以經常可以讀出推理之外的趣味,像是三上延的《古書堂事件手帖》可以帶大家悠遊經典文學的另一番天地,岡崎琢磨的《咖啡館推理事件簿》引領讀者一窺塔列蘭咖啡館每一款咖啡的淵博,而米澤穗信的《冰菓》則是在一片青春氣息中透露出高中生活的苦澀與真實,這些都是這類輕推理獨具的特色,滿有長知識的效果喔!

    回頭來看七尾與史的《山手線偵探團》。本系列顧名思義講的是在山手線上執業的偵探,這樣的舞台設定很親民,不缺梗。山手線是繞行東京都中心的環狀路線,一圈是三十四.五公里,繞完二十九個站大約要一小時,平均一天有超過五百萬人次的乘客進出,不僅在日本是人人熟知的鐵路路線,台灣旅客一樣不陌生,因為到東京自由行都會搭到。本系列的偵探團組合有:觀察力驚人的偵探霧村雨、美少女小學生助手道山詩穗,以及自稱是推理作家的米奇米奇,這三人組就以列車前面數來第五節車廂當做辦公室,等著案件上門。

    本作《龍墓村的神祕之鑰》是山手線偵探團系列第二彈。是說有事情幹嘛不找警察呢?因為啊……委託人是八十歲的老奶奶留子,要請偵探代為尋找的是數月前在山手線列車上看到的小男孩,理由呢?因為小男孩長得像老奶奶的初戀情人。

    案情方面,那就得先從老奶奶的初戀談起。時間回到一九四四年,留子奶奶十歲,就讀小學五年級。因為戰爭末期東京都內空襲嚴重,孩童被迫疏散至外地,留子於是被送到位於靜岡縣天龍川上游龍墓村的遠房親戚家,因而結識了小她兩個月的花岡健一,兩人日久生情,愛苗悄悄滋長。就在此時,村子裡發生了兩件大事,健一決定跟隨父親加入特攻隊,離開了龍墓村,從此與留子失去聯絡。之後戰爭結束,時空回到二十一世紀的現在。

    故事藉由老奶奶的尋人故事從昭和橫跨平成連結到現在,背景本身有時代的縱深,有人性的純真與無奈,有傳說般的謎團和命案推理。當然,老奶奶能否再和車廂裡瞥見的小男孩,甚至是初戀情人的健一見上一面呢?這其間埋藏在心中七十年的心情心事又是什麼?就看「山探」霧村雨如何抽絲剝繭、解開謎團囉。

    此外,既然是以山手線為辦公室的偵探團,伴隨故事發展所經過的沿線各站導覽自是不能錯過的一大特色。閱讀時不妨打開JR山手線的路線圖,就是標示綠色、東京自由行經常會搭的那條路線。故事從目白站開始,新宿、澀谷是流行趨勢指標,有招牌女僕咖啡廳的秋葉原是御宅族聖地,原宿的竹下通少不了精品和可麗餅,而巢鴨地藏通商店街可說是專屬於老奶奶的原宿……,不管去過還是沒去過,跟著偵探三人組搭乘山手線穿梭於大街小巷,也是很不錯的紙上東京一日遊。

    文末,總結一下《山手線偵探團》系列。首先,這種三人組合的偵探團,彼此之間的默契和互動很重要。簡言之,就是不可或缺的存在感要夠強,不能只是跑跑龍套,每個角色對於案情的釐清都要有一定的貢獻,這方面在三人組各自的風格愈加鮮明清楚後應該會漸入佳境。其次是運用山手線這個梗,因為沒錢付房租只好改以車廂為辦公室,設定頗有創意,期待日後的「探案」與山手線各站的連結性可以更強化些。嗯,是不用像西村京太郎搞得那般專業誇張啦,但畢竟山手線一天就有五百萬人次進出,這進站出站之間,不同的人、不同的場所,就有不同的故事正在上演著,每個人都可能是山探的客戶,也是可以發掘的題材。

     

  • 目白站 
    山手線一天有超過五百萬人次的乘客進出, 繞行東京都中心的環狀路線, 一圈是三十四.五公里,繞完二十九個站大約要一小時。車廂內一如往常擠滿了人,但跟早晚的尖峰時間相較還算空一些。在尖峰時段就算鬆開手上的提包,提包也不會掉到地上,車廂裡似乎有一股對抗地心引力的反作用力。 
    山手線是由名為「乘客」的細胞所構成的生物。細胞的新陳代謝非常旺盛,只要經過五個車站,所有細胞換過一輪的情況有如家常便飯。道山詩穗也是眾多乘客之一,小學五年級的她,從中野站附近的住家到新宿,再從新宿搭乘山手線前往位於目白的私立小學。此刻她正在放學的路上。對詩穗來說,校園生活除了無聊還是無聊,同學在她眼中都很幼稚又孩子氣,沒什麼話好聊,尤其男生都是臭小鬼,連跟他們講話都嫌多餘,所以在一群大人圍繞之下的電車通學時間,是詩穗感到最自在的片刻。可以的話,真希望一整天都能像這樣在大人的圍繞下度過。 
    「陣內,最近工作順利嗎?」 
    站在詩穗前面的男子問他旁邊抓著吊環的瘦高年輕人。發問的那個人是五短身材,一顆頭特別大,眼睛眨啊眨地好像腹語術娃娃,乍看之下看不出多大年紀。名叫「陣內」的年輕人大約在二十五到三十歲之間,瘦瘦高高的,長得還不錯,手上抱著一本叫做《Urban Legend》的雜誌。雜誌封面上刊載著古怪的照片,還有「將軍大人還在人世!」、「歐巴巴總統是生化機器人!」之類詭異的標題。標題下方有一排小字寫著「都市傳說專門誌」。仔細想想,好像曾在便利商店看過類似的雜誌,不過詩穗連碰都不想碰。 
    「怎麼可能順利嘛,每天都被那個虐待狂總編折磨得要死要活。」 
    陣內帶著自嘲的口吻笑著說。《虐待狂刑警》這本書詩穗倒是聽過,不過連總編也有虐待狂嗎?對了,級任導師是不是抱怨過訓導主任是虐待狂啊? 
    「特約記者也很辛苦耶。」 
    「對啊,連一秒鐘都沒被當人看。」 
    他繼續自嘲笑著。詩穗暗想,長大之後千萬不能當特約記者。 
    「這次又要挖什麼新聞啊?」 
    「現在正在找題材呢。本宮大哥,你知道最近有什麼有趣的題材嗎?」 
    像腹語術娃娃的人好像叫本宮。聽起來陣內是《Urban Legend》這本雜誌的記者,從他的態度看來本宮應該是他的學長。兩人身高相差很多,是一組反差極大的搭檔。 
    詩穗決定豎起耳朵,偷聽他們的對話來打發時間。 
    「你聽說過『山探』嗎?」 
    「山探?」 
    陣內聽了本宮的問題後猛搖著頭。 
    「就是山手線偵探啊,簡稱『山探』。」 
    詩穗忍不出噗哧一聲笑了出來。這下子不只那兩個人,周圍其他乘客的目光也集中到詩穗身上。她趕緊乾咳幾聲蒙混過去。要是這時嘴裡有飲料就慘了。 
    先別管這個,倒是別自己亂取簡稱啊,本宮先生!不過,「山探」聽起來還滿可愛的,就拿來用吧。 
    「山手線偵探?」 
    「你這個每天在追都市傳說的人居然沒聽過?最近在網路上有不少人在討論耶。」 
    「抱歉啊,我太不用功了。」 
    陣內搔著頭聳聳肩。這人也算個型男,但做事好像不太可靠,一定還沒結婚,不知道有沒有女朋友。對照之下,本宮在冬天竟然只穿著一件短袖T恤配短褲,T恤上還印有「純白與香味的熱力全開歡呼」一行莫名其妙的標語。另外,他脖子上還掛著一把口琴。他看起來不像是音樂人,更不像一般上班族,不知道是做哪一行的,說不定意想不到是個有錢人呢。像這樣看著乘客想像這個人的背景很有意思。 
    「聽說是個超厲害的私家偵探,不論多離奇的案子都能解決。他好像就藏身在山手線列車上,不知道有什麼隱情,總之他把山手線列車當成自己的事務所。」 
    詩穗用手肘輕輕撞了一下旁邊霧村老大的側腹。他強忍著笑,稍稍轉向詩穗,至於詩穗另一邊的米奇米奇則已經忍到肩膀不住抖動起來。 
    「把山手線當事務所是哪招?」 
    「我猜是付不起房租吧。總之,山探就在山手線列車上出沒,等候客戶上門啦。」 
    「可是電車上禁止任何的營利行為呀,又不能立招牌或是發傳單。」 
    沒錯!詩穗在心裡回答陣內。事實上這就是目前最大的難題。 
    「網路上的留言說,他都在前面數來第五節車廂唷。」 
    「這裡是不是差不多第五節啊?」 
    陣內望著前面的車廂,不過從這裡應該看不出來吧。 
    「不過,就算他在這一節車廂裡,也看不出哪個乘客是山探吧?」 
    本宮環顧四周說道。其實坐在你面前的人就是山探啦…… 
    「對了,你剛說離奇的案子,那他破過什麼案呢?」 
    「我看到大概一個月之前的留言吧,好像有個老奶奶的假牙掉了,山探在二十四小時之內就幫她找回來。」 
    「這有厲害到可以變成都市傳說嗎?」 
    陣內感到不解。 
    「也算普通厲害吧。你想想,在這麼大的東京,他能找出不知道掉在哪裡的假牙耶。」 
    咦?詩穗很納悶,應該沒接過什麼老奶奶的這種委託呀。 
    「不是啊,我只是覺得這種程度會成為都市傳說嗎?」 
    「聽你這麼一說也是……為什麼會在網路上引起討論呢?」 
    本宮摸著下巴說道。 
    「我想一定是山探自導自演啦。在推特、臉書、部落格、討論區等假裝是第三者,到處留言宣揚自己的事蹟。」 
    喂、喂,陣內…… 
    「原來如此。所以只是寫一些假的口碑文,其實根本是隱性行銷嘛。」 
    「是啊,手法很拙劣的都市傳說推銷法啦。」 
    拙劣?拙劣是什麼意思啊?待會要記得查一下電子字典。 
    「連房租都付不起,還把電車當成事務所,說什麼超厲害也是假的吧。」 
    「真要那麼厲害,現在應該在六本木或是赤坂有個大型事務所了。」 
    這、這倒是……而且助手也不會是一個五年級的小學生。 
    「對呀,我看是沒辦法拿來當《Urban Legend》的題材啦。」 
    「沒辦法啦。我看什麼山探只是個無家可歸的偵探吧。」 
    才不是無家可歸!是無辦公室可歸!詩穗內心的吶喊無法讓他們倆聽見。 
    「欸,別這麼說啦,陣內,無家可歸的偵探聽到會很傷心唷。」 
    「說得也是。哈哈哈哈。」 
    兩人在莫名開懷的笑聲中下了車,很可能再也不會見到他們倆了。在幾分鐘一班的山手線列車上,人與人的邂逅就是這麼回事。話說回來,這對組合倒也令人好奇。 
    本宮說得沒錯,這裡就是前面數來第五節車廂,網路上的消息無誤。這是當然的,因為散播這個消息的正是詩穗。 
    詩穗看看旁邊的霧村老大,只見他垂頭喪氣,不知道什麼時候眼眶已經溼了一圈。 
    霧村雨,就是剛才本宮跟陣內在對話中提到的山手線偵探,簡稱山探。以前他在上野有個事務所,但本宮猜得沒錯,後來他因為付不出房租被趕出來;把山手線列車當做辦公室這一點也被本宮料中。霧村老大之所以一直留在山手線上有很多原因,但一開始也是因為被掃地出門才會走到這個地步。話說回來,他仍然另租了一個住處,所以並不是無家可歸。一再重申雖然有點囉嗦,但他只是無辦公室可歸。據當事人的說法,兩者大不相同。 
    「唉,別這麼洩氣嘛。」 
    坐在詩穗左側的米奇米奇隔著她對霧村老大說。 
    米奇米奇的本名叫三木幹夫,因為念起來剛好是Miki Mikio,所以綽號就叫「米奇米奇」。他是霧村老大大學時期的好友,兩人都是三十五歲。詩穗的爸爸今年四十歲,比他們大幾歲,不過這兩個人沒有爸爸那種肥胖體型,也不是俗氣的大叔。霧村老大看起來比實際年齡年輕,個性似乎有些怯懦,感覺就像個大哥哥。米奇米奇五官端正,肌膚光滑,是個帥氣型男。同樣都是年近四十,相較之下頂上逐漸稀疏的爸爸顯得有點可憐。不過話說回來,腳踏實地在公司上班賺錢養家的爸爸比他們倆偉大幾十倍。爸爸雖然長得不怎麼稱頭,卻十分疼愛詩穗,只是會被媽媽說太寵小孩了。 
    「我不要緊啦,只是今天也沒客戶上門,這個月註定要虧損了。」 
    「唉,總是會有這種日子的。再說啊,雨,你並不孤獨,我們倆是命運共同體,有你才有我的作品,你要是不破案,我就寫不出作品了。」 
    霧村老大嘆了口氣。米奇米奇是推理作家,不過在他的頭銜前面還要加上「自稱」二字。他好像出過幾本書,但全都是自費出版。聽說只要付錢,阿貓阿狗都能出書。霧村老大說,出一本書要花上好幾百萬。 
    「阿嘉莎.克莉絲蒂總不會是剛好認識一個有灰色腦細胞的朋友才寫推理小說吧?你也用自己的腦袋想想,寫個故事啦。」 
    「世界上也有這種作家啦,但我不一樣,我應該算是半紀實作家吧,使用的題材都是實際發生過的案件。」 
    米奇米奇從包包裡拿出自己的著作,把封面轉向詩穗和霧村老大。這是他最新的作品,書名叫做《入學考戰爭殺人事件in山手線》。這是幾個月前霧村老大偵破的案子,詩穗也有不小貢獻,當初為了取得情報還設下美人計。 
    「什麼半紀實作家啊!根本是全靠別人嘛!」 
    「案件發生在山手線上!」 
    米奇米奇煞有介事地念起書中的內容。 
    「連這句台詞都似曾相識,是模仿連續劇的吧。你的作品簡直毫無原創性可言。」 
    「沒這回事。『前神田川小姐』的美女編輯可是滿心期待我的作品呢。」 
    「『前神田川小姐』是自費出版社的編輯吧?你根本是頭大肥羊,她是鎖定想當作家的人,煽動對方的虛榮心跟僥倖心態,讓對方乖乖掏出錢來。你也該醒醒啦。」 
    像這樣的對話每天都會出現一次。依照詩穗的說法,這兩個人就是年近四十又沒有工作。相較起來,每天固定上下學、擁有學生身分的詩穗,社會地位可能比兩人高一些。不過,再這樣虧損下去山手線偵探事務所也不保了,得早點祭出對策才行。 
    詩穗是霧村老大的助手兼祕書,同時也是宣傳部長。 
    陣內所說的網路上的自導自演全都出自詩穗之手。推特、臉書等社群網站就不用說了,連部落格以及大型討論區上都有她的留言,像是客戶對於山手線偵探破解多數案件而讚不絕口,有人看到之後詢問山探的所在,接下來再由其他客戶來回答等等,這些全都是詩穗一個人的自問自答。她對電腦、網路這方面很在行,從小就在討論區裡釣些大人來消遣,對於自導自演也很習慣。只要不改得太頻繁讓人起疑,她還會變更文字的風格,模仿不同性別、年齡層網友的語氣上傳留言,用這種方式製造假的口碑。看到這些留言的人繼續口耳相傳下去,就能連帶使得生意興隆……理論上是這樣。 
    都市傳說推銷法進行得還算順利,山探的詢問度跟目擊資訊等相關留言也一點一點陸續增加。不過,最關鍵的一點是客戶沒辦法找到霧村老大。車廂內禁止任何營利行為,於是詩穗便散布了山探會在第五節車廂出沒的訊息。但這樣顯然還是不夠,即使只是一列第五節車廂也擠滿了乘客,加上霧村老大乍看之下再平凡不過了,完全沒有小說或電影中私家偵探的犀利與穩重,實在很難把他與偵探聯想在一起。 
    「老大,你要不要隨身抱著一隻泰迪熊啊?」 
    為了吸引客戶的目光,就需要加點特色。不過太誇張的話感覺沒格調,詩穗本身也不喜歡,一隻小玩偶的話好像還可以。 
    「這麼一來只會變成一個噁心的大叔吧?」 
    霧村老大皺起眉頭說。想像一下那副模樣,好像真的有點噁心。 
    「不然戴個貓耳吧?」 
    「你閉嘴。」 
    米奇米奇亂出主意。霧村老大聽了伸長手往他額頭上拍下去。不過,老大戴上貓耳說不定比想像中來得好看。 
    「啊,剛才那兩個人的對話啊。」 
    「怎麼啦?詩穗。」 
    「嗯,老大有接過幫老奶奶找假牙的案子嗎?我怎麼不知道。」 
    霧村老大也驚訝得直眨眼。 
    「沒啊,我也不知道耶。我從來沒找過老奶奶的假牙,而且老奶奶究竟是哪位啊?」 
    「但是剛才那兩個人就這樣說呀。」 
    「反正一定是從網路上的討論看來的吧。」 
    詩穗很納悶。其實最近網路上除了詩穗的自導自演之外,也開始有些山手線偵探的相關討論出現,其中更有一些類似「委託山手線偵探之後漂亮破案」的內容,但那些案子連詩穗自己都不知道。她在網路上到處留言,企圖建立口碑這些事都瞞著霧村老大。愛自導自演的小女孩,聽起來形象不太好。 
    「哦哦,我之前也聽過耶。」 
    米奇米奇把書收進包包裡,一邊說道。 
    「聽過什麼?」 
    「嗯。大概是上個月吧,我一個人搭山手線,站在我前面的兩個大嬸談起山探的事,聽起來似乎其中一個人委託了雨,好像是尋人的案子,還說進行得非常順利。因為有點距離,所以我聽得斷斷續續,她們還說到小學生,我還想說一定是在講詩穗吧。」 
    「大嬸?什麼樣的人啊?」 
    霧村老大瞇起眼睛轉向米奇米奇。 
    「這個嘛,怎麼說呢,就是水桶身材然後穿搭很誇張那種滿口關西腔的歐巴桑啦。不過,搞不好她們的年紀其實跟我們倆差不多唷。」 
    的確,跟他們倆年紀差不多的女性有些看起來像歐巴桑,有些卻像大姊姊,真是奇妙。 
    「水桶身材滿口關西腔的歐巴桑?我一點印象都沒有。再說,上個月也沒接過什麼歐巴桑的委託呀。」 
    雖說是「傳說中」的山手線偵探,偶爾也會有人來委託,因為還是有客戶靠自己找到霧村老大。雖然多半只是單純的巧合,但這也就是說工作量不至於掛零啦,只是目前還停留在一個月只有一、兩位客戶上門的階段。問老大這樣生活沒問題嗎,他說雖然不多但還有點積蓄,只要別太奢侈還能再撐一陣子。 
    「感覺有點毛毛的耶,那她們說的小學生是誰啊?」 
    難不成有冒牌貨?那個冒牌貨也有個小學生助手嗎? 
    「不過從那兩個人交談的樣子看起來,好像真有這麼回事耶。」 
    兩個陌生的歐巴桑的確不需要刻意在米奇米奇面前說假話,這表示她們真的見到山手線偵探而且還委託了案件。 
    「也就是說,有冒牌貨?」 
    「很可能是看到網路上的口碑想搭順風車的人冒用了山手線偵探的名號吧。冒牌山探?嗯,就把這個當做新書題材!」 
    米奇米奇很開心地在筆記本上記下來。 
    如果真有冒牌貨出現,就得在網路上發布「注意山寨版山探」的消息了。 
    「米奇米奇,你在說什麼呀!怎麼可以允許冒牌貨的存在嘛,山探這個名號只有霧村老大可以用啦。」 
    詩穗豎起食指嚴正聲明。 
    「揪出冒牌貨跟本尊決一勝負很有意思呀。」 
    「米奇米奇!」 
    他只要小說內容有趣就無所謂。明明是個型男,卻是個不負責任的大人。不過,如果真有人冒用山探的名號,的確有必要揪出這個人,放著不管的話說不定最後反而讓冒牌貨搶走本尊的稱號。話雖如此,身為本尊的霧村老大似乎不是很在意。 
    「老大不在意嗎?」 
    「無所謂啊,我們又沒去登記『山探』這個商標,我想一定也有跟我一樣,被掃地出門之後以電車代替事務所的偵探啦。」 
    他回答得很輕鬆。不知道該說他沒有欲望還是毫無危機意識,就是這樣之前才會落得被掃地出門的下場。 
    「不過,如果真是這樣,對方可以轉去中央線或是京王線嘛,總是要劃分一下地盤呀。」 
    「講什麼地盤,又不是小狗還是黑道,就算真有其人我們也沒資格管人家啦。倒是妳都不用寫作業或是預習功課嗎?是不是該回家啦?」 
    列車剛過新宿站。平常詩穗要在這裡下車轉乘中央線,她家距離中野站徒步十五分鐘。 
    「功課我在午休時間就寫完了,今天讓我多待一下啦。」 
    詩穗會盡量在學校下課時間把功課寫完,這麼一來就能增加在電車上的時間。 
    「好,只能再待一圈哦。繞一圈就要乖乖回家。」 
    霧村老大一臉嚴肅對詩穗說。超出搭乘距離的車資由他支付,換取詩穗當小助手幫忙他的工作。當然,網路上的宣傳也是工作的一部分。 
    「好啦。唉,就是這樣我才覺得當小孩很無聊,真想快點長大。」 
    小孩這種生物表面上是受到大人保護,骨子裡卻一整個不自由。想做什麼事、想去什麼地方,很多時候只因為「你是小孩」這個理由就被禁止。晚上明明不睏也得早早上床睡覺,看電影也是,像《屍變》這類有點血腥的片子也不能看。不過她本來也就不敢看恐怖片啦。 
     
    新宿站 
    這一天是星期日,學校當然也休息。詩穗一大早起床預習完功課,把作業也寫好了,這樣一來到傍晚這段時間都能自由運用。只要學校功課乖乖做完,然後在傍晚之前回家的話,爸媽也不會囉嗦。不過她還是交代了一句「我去找朋友玩」才出門。霧村老大不是男友不是情夫也不是老公,要說朋友應該算朋友吧。 
    詩穗打了霧村老大的手機,問他在山手線的哪一班列車上。只不過兩分鐘前,一班載著大群乘客的列車才駛離,月台上立刻排起長長的人龍,等待下一班列車。偶爾想找個沒什麼人的空曠地方放鬆心情,但在人多地狹的東京根本不可能有這樣的空間。萬一這時來個大地震,高樓大廈跟地下街裡的人群同時衝到地面上的話,整個東京就會跟尖峰時段的電車一樣擁擠吧。光是想像就讓人打了個冷顫。 
    「現在剛離開新大久保站。」 
    「所以就是下一班車嘍。」 
    詩穗站在從前面數來第五節車廂的位置。 
    〈列車即將進站,請退到黃色警戒線後方,以策安全。〉 
    山手線列車隨著廣播滑進站內,在標示車廂門位置的標線前停了下來。駕駛員真厲害,詩穗在電腦上玩過好幾次開電車的模擬遊戲,每次停車時一不小心就超過了。這麼困難的作業還得每一站都成功,萬一失敗就可能釀成意外。這麼一想,大人的世界果然不好混,即便如此,她還是不想當個小孩子,成天面對班上那些小鬼真是受夠了。 
    由於正值星期日上午,車廂內比平常空很多,還有幾個座位。但就算有空位還是很多人選擇站著,不過通道也還算暢通,跟平日肅殺的景象比起來真是一片祥和。 
    詩穗一下子就找到霧村老大,今天隔壁一樣坐著米奇米奇。霧村老大穿著一件老舊變形的深綠色毛呢大衣配牛仔褲,米奇米奇則罩著一件深褐色的燈芯絨外套。相對於對時尚毫不在乎的霧村老大,米奇米奇的穿搭都很有型。像他長得這麼帥,如果有一份正當職業應該很受女生歡迎吧,但現在這個「自稱推理作家」的頭銜,就連念小學的詩穗都會猶豫要不要嫁給他。詩穗希望結婚對象即便不是名流,至少也要有一份薪水還不錯的工作。不過如果長得像偶像團體嵐組裡的神田,說不定詩穗也能接受對方游手好閒。詩穗是神田的忠實粉絲。 
    米奇米奇非常體貼地挪動身體,在他跟霧村老大之間空出個位子。不知道什麼時候開始,詩穗總是坐在兩人中間。話雖如此,平日回程的尖峰時間車裡擁擠,三個人多半都得站著。一旦有空位時,兩人會先讓詩穗坐。這就是成熟男人的作風,詩穗班上的男生之間才沒有這種「女士優先」的文化。不僅如此,昨天裕樹還偷掀詩穗的裙子呢。那傢伙差不多該判他死刑了。 
    詩穗在兩人中間坐下。 
    「今天穿粉紅色洋裝呀,荷葉領好可愛。」 
    詩穗平常穿學校制服,但今天是星期日所以穿便服。這種時候米奇米奇一定會稱讚她。 
    「謝謝。米奇米奇的外套也很時髦呢。」 
    他有點害羞地微微一笑。米奇米奇的五官讓人不自覺聯想到外國的電影明星,如果有他這種爸爸,在朋友面前一定很有面子。 
    相對地,霧村老大對詩穗的衣著毫無興趣。上星期她頭上繫了個大大的粉紅色蝴蝶結,結果他從頭到尾都沒提起,真是一點都不貼心,所以才不受女生歡迎吧。說不定也是因為這樣的個性才招攬不到客戶,做生意應該要更重視女性顧客才對。 
    就在這時。 
    「請問山探先生在這裡嗎?」 
    有個女孩子的聲音傳來,聽起來像動畫配音一樣可愛,但不太像一般正常人的聲音。 
    車上的乘客同時望著聲音的方向,霧村老大跟米奇米奇也若無其事轉過頭,看著出聲的女孩子。 
    「請問山探先生在這節車廂裡嗎?」 
    這個女孩子的外表也跟她的聲音一樣,非常可愛,看起來就像動畫人物。年紀多大呢?五官雖然像高中生,但從臉上的濃妝跟肌膚光澤度還有淺淺的皺紋來看,應該超過二十歲了。與其說她裝小,倒不如說是稚氣未脫。但要用這副外表說服別人她十幾歲的話,確實少了幾分年輕活力。 
    「哼,想裝年輕也遮不住阿桑味啦。」 
    「小學生說這種話太殘忍了吧,要比年輕誰比得過妳呀。」 
    米奇米奇在詩穗耳邊輕聲說。 
    「我知道啦。」 
    變成大人也就等於變成歐巴桑。詩穗想快點長大卻不希望變成阿桑。話說回來,這女孩就連詩穗也覺得她可愛。雖然多少是化妝的效果,但她一雙杏眼水汪汪的,染成褐色的雙馬尾髮長直到腰際,帶著金屬光澤的淡紅色唇彩在兩側嘴角微微上揚,看起來很舒服。女孩子的身高跟詩穗差不多,以成人來說算個頭很小,不過這樣又讓她看來更可愛。她身上穿著帶有古典氣息的緊身黑色洋裝,身材雖然嬌小胸部倒是挺可觀的,不過卻也因為過分突出,顯得不太自然,讓人忍不住想摸摸看究竟是不是真的。 
    「呃,請問妳找山探有什麼事嗎?」 
    詩穗站起來走到她身邊,低聲問道。她看到一個小學生走過來,似乎有點驚訝。 
    「妳……認識山探先生嗎?」 
    「嗯。我是他的助手兼宣傳部長。」 
    「真的嗎?妳長得好可愛唷!」 
    聲音像動畫配音的女孩子拉起詩穗的手,笑得皺起整張臉。在這樣近距離下對看,感覺她也很可愛。 
    「太好了!我為了找山探先生,這幾天都在山手線列車第五節車廂這樣大喊呢。」 
    她有些難為情地眨眨眼,吐了吐舌頭,還用拳頭輕輕敲一下頭。這樣的動作也很像動畫人物,真實世界裡的女生才不會這麼做。 
    「妳有案子要委託他嗎?」 
    「對呀。我聽朋友說,山探先生會出現在山手線列車前面數來第五節車廂,她之前也委託過。」 
    「妳朋友嗎?」 
    最近應該沒接過類似她朋友的年輕女性的委託呀。或者這是在詩穗不知情的狀況下接的案子?畢竟她也不是整天都跟著霧村老大,一天不過幾個小時而已。 
    「總之,我先介紹你們認識。」 
    詩穗帶著女孩子來到霧村老大面前。話說回來,真想不到她會搭遍山手線列車,在第五節車廂裡大喊來找人,在她可愛的外表之下原來還有過人的行動力。 
    「這位就是山手線偵探,簡稱『山探』的霧村雨,另外這位是推理作家米奇米奇。」 
    詩穗伸出手介紹兩人認識,女孩子頻頻眨著眼,一臉疑惑。 
    「咦?我聽朋友說,山探先生是個小男孩耶。」 
    「小男孩!?」 
    霧村老大、米奇米奇還有詩穗,三人異口同聲驚呼。 
    「是啊。她說是個念小學的男孩子,不過感覺非常老成。」 
    看來她說的就是那個冒牌貨。話說回來,冒牌山探居然是個小學生!這下子更要把他揪出來,制止這種行為。怎麼能讓這種小鬼弄髒山探這塊招牌呢! 
    「我先聲明,那個小鬼是冒牌貨啦。」 
    「小鬼?」 
    面前的女孩子驚訝得睜大雙眼。不行!淑女講話不能用這麼粗俗的字眼。 
    「呃,沒有啦,我是說那個小男孩。最近有很多冒牌貨出現,很傷腦筋。」 
    「原來如此。」 
    她撥弄著一側馬尾說道。這個髮型雖然很可愛,但跟她的年齡實在不太搭,詩穗不怎麼喜歡。 
    「欸,老大,我們乾脆去登記『山探』這個商標好了,要不然可能會被冒牌貨搶走耶。」 
    而且對方還是個小學生,跟詩穗一樣。 
    「嗯,我會考慮啦。不過現在先讓我跟客戶談談。」 
    「啊,對哦。」 
    詩穗乾咳了一聲,再次轉向女孩子。她臉上帶著淡淡微笑。 
    「你好,我叫兼六園菖蒲。啊,不過這是藝名。」 
    「藝名?請問妳是做什麼的呢?」 
    詩穗問道。業務交涉也是祕書的一項重要工作。 
    「妳猜呢?」 
    女孩子反問。 
    「是動畫配音員嗎?」 
    「太厲害了!妳怎麼知道?妳該不會有超能力吧!?」 
    菖蒲誇張地睜大眼睛,還把兩隻手握拳放在嘴邊裝可愛。詩穗見狀一整個無言,心想長大後絕對不要變成這樣。 
    「呃,不好意思,請問妳幾歲呢?」 
    詩穗也知道問女生年紀很不禮貌,但她很感興趣便鼓起勇氣問了。比起大人,這種問題小孩子比較容易開口。 
    「永遠的十七歲!」 
    不可能! 
    「……騙妳的啦,差不多這樣。」 
    她豎起兩根指頭,然後立刻又比出五根手指,看來好像是二十五歲。比起今年十歲的詩穗,已經度過超出一倍的人生了。詩穗無法想像自己到了二十五歲會變成什麼樣子。 
    (比想像中來得老啊。) 
    詩穗在心中暗道。二十五歲的話,她看起來比實際年齡年輕很多呢。學校教家政的惠子老師也差不多這個歲數,但她個性沉穩,外型豐腴,看起來就像阿桑。或許是動畫人物的聲音加上輕浮誇張的動作,菖蒲看起來才會比實際年齡小。雖然年紀相仿,但詩穗實在不敢想像惠子老師綁起雙馬尾的模樣,好像做惡夢。 
    「哎呀呀,真是太可愛了!跟聲音實在太搭啦。」 
    米奇米奇突然插入對話。 
    「真的嗎?菖蒲好開心哦!」 
    她用高亢的動畫人物聲音說話,搭配單腳彎曲的做作姿勢。天啊,真的愈看愈火大,女孩子的可愛不該是這樣吧!詩穗認為應該要充實內涵,提升格調跟品味才對。 
    不過,米奇米奇似乎很喜歡這種老套又膚淺的類型,開口閉口連誇了好幾次「真可愛」,真是讓人對他失望。 
    「請問!」 
    詩穗刻意對著菖蒲大聲乾咳。她睜著一雙大眼睛一副納悶的模樣。大概是戴了彩色隱形眼鏡吧,她的瞳孔泛著淡淡的藍綠色,或許滿可愛的,但跟她的聲音、身材還有髮型,怎麼看都格格不入。 
    「有什麼事嗎?」 
    「當然有啊,請說說妳要委託的內容吧。」 
    即便讓人火大,她還是非常非常非常珍貴的客戶,當然不能放過。萬一被冒牌貨搶走生意的話就太豈有此理了。 
    「我想請山探先生找個人。」 
    「所以委託的內容是尋人嘍。」 
    這可是霧村老大擅長的領域。他曾經找到走失的小舞,只不過小舞是一隻吉娃娃。 
    「妳想要找誰呢?」 
    「詳細內容請到店裡再說明。」 
    「店裡?」 
    詩穗反問。 
    「光靠動畫配音的工作實在很難生活,所以我每星期有四天左右會到店裡打工。」 
    「該、該不會是特種行業吧?」 
    這次輪到米奇米奇發問。所謂的特種行業,就是女生讓男人樂不可支暈陶陶,用這種方式來賺錢的行業。這種事不需要特別說明,這年頭連小學生也懂。 
    「是在秋葉原的店啦,那算是特種行業嗎?要說是好像也滿接近的。」 
    菖蒲雙手交叉胸前,刻意擺出困惑的模樣,彷彿真的看得到她頭上浮現一個問號。她的演技真不賴。 
    「總之,我們先在秋葉原下車吧。」 
    不知不覺列車已經駛過東京站。下一站是神田,然後就到秋葉原。 
    詩穗心裡雀躍了起來。 
    好一陣子沒去秋葉原了。 

首頁公司簡介異業合作人才招募圖書館採購/編目門市公告&三民禮券兌換處好站連結三民‧東大‧弘雅圖書目錄古籍‧古典圖書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