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為確保您的帳戶安全,如接獲三民書局來電詢問滿意度或訂單出錯,要求重新設定。請立即掛掉電話,並致電三民確認或撥165諮詢,永遠不要操作ATM。
  • 一般分類
    • 親子共讀

    • 電腦書

    • 財經企管

    • 文學作品

    • 文學

    • 總論

    • 文藝批評

    • 寫作/翻譯/演講

    • 中國文學

    • 東方文學

    • 總論

    • 日本文學

    • 韓國文學

    • 遠東各地文學

    • 中東文學

    • 阿拉伯文學

    • 波斯文學

    • 印度文學

    • 東南亞各國文學

    • 南洋文學

    • 西洋文學

    • 小說

    • 語言學習

    • 藝術設計

    • 休閒生活

    • 社會人文

    • 宗教命理

    • 科學‧科普

    • 醫療保健

中國圖書分類
山手線偵探團:目白車站的死亡之握
山手線偵探團:目白車站的死亡之握
  • 系列名:迷小說
  • ISBN13:9789866104459
  • ISBN9:986610445
  • 出版社: 博識圖書
  • 作者:七尾與史
  • 譯者:葉韋利
  • 裝訂/頁數:平裝/288頁
  • 版次:1
  • 規格:21cm*15cm*2cm (高/寬/厚)
  • 出版日:2014/07/01
  • 中國圖書分類:特種文學
  • 定  價:NT$260元
  • 優惠價:9234
  • 可得紅利積點: 7 點
  • 參考庫存: 目前有庫存
  • 加入購物車    
分享:
   一般分類文學作品 > 文學 > 東方文學 > 日本文學

商品介紹
  • 商品簡介
  • 作者簡介
  • 編輯推薦
  • 書摘/試閱
  • 「整個山手線,都是我們的辦公室!」
    山手線偵探團歡樂登場!
    神出鬼沒的名偵探 × 萌到爆表的小學生助手 × 媲美型男的推理作家
    無論日常之謎或殺人事件,您的委託,我們使命必達!

    ◎ 日本超人氣「山手線偵探團」正式登台!
    ◎《虐待狂刑警》作者第一本白色推理。人情滿載,溫暖滿點!

    故事介紹
    「各位旅客請注意,由於目白站發生人員意外掉落軌道事件,目前山手線列車全線停駛……」

     我叫道山詩穗,是霧村老大的助手。沒錯,就是引發鄉民瘋狂討論、人稱「山手線偵探」的霧村雨。山手線列車就是我們的辦公室。除了老大和我,固定班底還有型男推理作家米奇米奇(只可惜他只有臉蛋帥氣,推理能力就……)。

     JR大塚站發生了色狼襲臀事件,被逮個正著的年輕社長大聲喊冤,卻有三個目擊者指證歷歷。兩個星期後,被襲臀的女子突然找上我們幫忙,據她表示,三個目擊者相繼死於意外……

     就讀明星小學的資優生委託老大調查競爭對手的讀書方法,由於我的美人計奏效,順利查出對方的祕密武器,沒想到居然是一隻叫做小舞的吉娃娃!到底怎麼一回事?

     只見老大一臉詫異,原來小舞酷似他曾受託幫忙尋找的小狗,當時的委託人還捲入一場離奇的落軌事件。小舞究竟有何來歷?跟目擊者的死和落軌事件又有什麼關連?要解開這一切謎團,得先從那把關鍵的鑰匙下手……

    接二連三的意外死亡、謎樣的吉娃娃、離奇的落軌事件……
    真相究竟藏在哪一個月台,凶手又在哪一節車廂?

  • 七尾與史Yoshi Nanao

    1969年出生於日本靜岡縣濱松市。以《插上死亡旗標!》一作參加第八屆「這本推理小說真厲害!」大獎,通過最後一輪評選,並於2010年7月由寶島社文庫出版,從此踏入文壇。另著有《失蹤熱帶》、《虐待狂刑警:蝴蝶效應殺人事件》、《虐待狂刑警:近朱者赤殺人事件》、《殺戮女孩》等小說。

    譯者簡介
    葉韋利Lica Yeh

    1974年生,水瓶座。
    慣於跳躍式思考的隱性左撇子。
    現為專職主婦譯者,熱愛翻譯工作。
    享受低調悶騷的文字cosplay與平凡充實的生活。

  • 名人推薦
    寵物先生(推理作家)‧小葉日本台(日劇達人)‧臥斧(文字工作者)‧Waiting(文字工作者)‧快雪(推理部落客)──攜手推薦

    輕質化的駐「線」偵探
    文∕寵物先生(推理作家)

     如果你和我一樣,是日本自助旅行愛好者,想必會對「JR山手線」很熟悉。身為首都圈的環狀鐵路線,通過池袋、新宿、品川、秋葉原、上野等繁華商業區,對外地旅客而言,它是簡單、便利的交通路徑,對於當地居民來說,更是將各區域文化串連起來,一種無可取代的象徵。

     也因此,這麼一本《山手線偵探團》放在書店架上,怎能不引起我的好奇心?

     七尾與史去年曾在台出版《虐待狂刑警:蝴蝶效應殺人事件》,讀者應該對他不算陌生。他與日前甫在台灣上市的小說《再見,德布西》作者中山七里一樣,都經由第八屆寶島社主辦的「這本推理小說真厲害!」大獎出道,不同的是,中山七里拿下首獎,而七尾僅入圍最終決選。然而該投稿作《插上死亡旗標!》仍經由編輯部推薦出版,七尾自此踏上作家之路。

     本書《山手線偵探團:目白車站的死亡之握》是他二○一二年問世的作品,作者自稱「與過去含有黑暗成分的故事不同,是有著可愛、輕快筆觸的幽默推理」。經常出沒於JR山手線車廂的私家偵探霧村雨、就讀小學五年級卻人小鬼大的女助手道山詩穗,以及一位「自稱」推理作家的無業青年米奇米奇(本名三木幹夫),故事聚焦於這三人身上,敘述他們受一位遭跟蹤狂騷擾的女子委託,進而追查過去一樁小男孩離奇落軌的事件,是系列首部作。

     本作最引人注目的,便是偵探「辦公地點」的設定了。霧村利用山手線車廂充當事務所這點,正是利用其「環狀」的特殊性──雖有表定的起、迄站,然而除非是末班車,否則不會將乘客「清場」,乘客可以一直待在車廂內,直到想下車為止。也因為如此,環狀線車廂成了一種另類的長談、休憩場所。當然,除非是窮到沒錢進咖啡廳,沒有人會想在人擠人的列車車廂裡談生意,霧村也是因為經營困難,付不出事務所的房租,只好與委託人在這種地方商談。至於宣傳則由助手詩穗擔當,她在網路上放出「山手線偵探」的傳言,以類似都市傳說的手法操作,炒熱偵探知名度。

     以上是頗為幽默的設定,不過作者這麼寫的原因,自然不僅是「另類、有趣」而已。書中述及了偵探的一段過往,賦予霧村一項更為重要的理由,使他必須「常駐」山手線(至於那理由是什麼,請各位一讀便知)。

     就如同冷硬派(Hard-boiled,發源自美國的推理小說類型)偵探經常駐紮在同一城市,菲利普‧馬羅之於洛杉磯,馬修‧史卡德之於紐約,真島誠之於池袋一樣,這些偵探走訪都市的大街小巷,透過他們的雙眼,作者構築出自身詮釋的在地風景──特別是與犯罪有關的。偵探霧村雨亦是如此,只是他駐紮的不是城市,而是具有串連區域功能的交通要線。各位讀者可以注意一下本書目次,會發現章節名稱皆取自山手線的站名(如目白、日暮里等),各章內容也均與該站產生關聯。每當在一個車站停靠,偵探必會走訪該站的周邊環境,看見該地的文化風土。於是,偵探不再侷限於一個區域,而是以一條鐵路線為軸,拓展至許多區域的聯集,但就「書寫在地」這點來看,與一般冷硬派並無二致。

     然而,霧村與其他冷硬派偵探更大的不同,便是他有「夥伴」。詩穗與米奇米奇這兩個角色經常現身於故事場景中(詩穗甚至還是多數段落的主視點),這兩人與霧村形成一種「偵探團隊」的模式,是密不可分的三人組。冷硬派通常不會這麼寫,或該說此類偵探鮮少有「助手」,大多是獨自行動,更遑論組成團隊了。這也讓本書因此脫離冷硬派範疇,形成類似輕小說的閱讀趣味。我們可以看見詩穗小小年紀愛裝大人,卻仍保有小孩子的天真行徑,也看見米奇米奇一直被糗是「沒出過書的作家」。這些逗趣、詼諧的角色互動,以及作者採用的輕快文風,使本作雖有著與冷硬派類似的「駐地」特質,卻染上另一種截然不同的「輕」色彩。

     當讀者跟著三人組一路嬉笑怒罵,也藉他們的雙眼看見山手線諸區的林林總總:日暮里的懷舊商店街、田端文士村、有樂町站前廣場……偵探追查的是案件真相,但小說外的我們可以將注意力放在故事舞台。那些沿線的人文風景,可能是你我的懷舊素材,也可能成為未來的旅遊景點。

     經歷一次案件的冒險,你或許也會對這三人組,或是JR山手線本身產生興趣。若是感到意猶未盡……沒關係,作者在二○一三年已出版該系列第二部作,讓讀者們可以再次循著三人組的足跡,體驗一趟首都圈環狀線的推理之旅。
     
    讓我們一同期待這位駐地……不,是駐「線」偵探的後續發展。

    寵物先生
    台灣推理作家協會會員。以《虛擬街頭漂流記》獲第一屆島田莊司推理小說獎首獎,另著有長篇《追捕銅鑼衛門:謀殺在雲端》與〈名為殺意的觀察報告〉、〈犯罪紅線〉等短篇創作。

  • 目白站
     JR目白站。山手線往新宿.澀谷方向的月台上。
     倉內猛拿著數位攝影機拍攝。他是大學電影社的社員,今天為了下次作品要用的場景先行試拍,試拍的場景是山手線列車駛進月台的一幕。接近傍晚的這個時段上下車的乘客很少,兩側軌道之間的細細月台上,只有三三兩兩的人。
     倉內在距離搭乘處稍遠的地方拍攝。因為不想被誤會是色狼或可疑人物,他脫下外套把攝影機蓋住。透過觀景窗的螢幕看到等車的男女老幼大約有十人,其中超過一半都盯著手機螢幕,其他人則懶洋洋站著。各個年齡層跟性別的人都有,有身穿西裝的上班族、穿著看似昂貴洋裝的中年女性、背著藍色書包的小學生。倉內旁邊站著一個身穿深咖啡色外套的男子,男子戴著一頂寬沿帽,帽子壓得很低。
     「唉,真是無趣的畫面。」
     倉內獨自咕噥著。無論是乘客的長相、外型、服裝的色彩甚至是站立的位置,都好乏味。要說這就是日常景象的話也沒錯,但電影中自有電影世界的日常,跟現實世界並不同。而且還得刺激觀眾的感官才行。
     〈列車即將進站……請退到黃色警戒線後方。〉
     站內傳來廣播。
     倉內不耐煩地看著觀景窗上的畫面,突然注意到前方的小學生。他試著拉近鏡頭看看。是個背著藍色書包的男生,從身高看來應該是高年級吧,身材矮矮胖胖的,一手還拿著肉包,紅通通的圓臉頰看起來簡直就像從漫畫裡走出來的貪吃小學生一樣。他一手拿著肉包,頭卻搖來晃去。看來他好像站著睡著了,而且整個人超過警戒線,就站在月台邊上。不過,其他乘客完全沒注意到這個小男孩。不對!有一個人!那個穿著深咖啡色外套、帽子戴得很低的男子,只有他面朝小男孩的方向,但他也只是出神地望著男孩。
     要是掉下去就好玩了……
     小男孩掉下月台的話,就會出現超乎日常的景象。一想到這裡,真想偷偷到他身後推一把。
     快掉下去,掉下去,快掉下去啊……
     倉內直盯著觀景窗畫面,在心裡不斷默念。每念一次,小男孩頭部晃動的幅度就大一些,一次次總能在千鈞一髮之際又保持平衡,但似乎幅度再大一點就會失去重心。倉內抬起頭張望四周。看來,除了帽子男之外,依舊沒有任何人留意到這個狀況。
     倉內把視線移回觀景窗上,就在這時!
     小男孩的身影突然從畫面上消失。
     先聽到的是女人的尖叫聲。先前在小男孩附近的一名中年女子掩著嘴。旁邊的人群衝了過去,低頭看著軌道。倉內也手持攝影機走過去。
     小男孩手緊貼著前額,不住搖頭,兩隻眼睛布滿血絲。看來他剛才真的睡著了。難道昨天晚上熬夜念書嗎?他傻傻抬頭望著剛才自己站立的月台,一臉就是剛睡醒的模樣。
     然而,月台上的一群大人只是盯著他,沒有任何行動。大家就像看著被雨水淋溼的可憐小貓一般。
     不一會兒,軌道另一頭亮起一閃一閃的燈光,光線朝這裡過來,愈來愈亮。是山手線列車!小男孩似乎覺得刺眼,瞇起眼睛望向電車的方向。
     月台上的氣氛頓時變得好緊張。
     倉內把外套下的攝影機鏡頭對準,好像沒人發現他正在拍攝。畫面上出現的特寫是站在軌道正中央不知所措的小男孩。這搞不好會成為驚人的畫面,倉內的心跳急速加劇。
     「喂!抓住我!」
     穿外套的帽子男突然上前一步,從月台上探出身子,向小男孩伸出手。
     「快點!」
     這次是站在男子後方的女性大喊。
     小男孩不知道是不是掉下去時撞到頭,只見他一臉茫然,傻傻盯著伸出手的男人。
     〈嗚喔喔喔喔喔喔喔!〉
     電車警笛的聲音聽起來已經距離不遠了。倉內的下腹部痙攣,月台上人群的緊張情緒也透過觀景窗傳了過來。
     小男孩依舊用空洞的眼神望著伸出援手的帽子男。
     在溝通不良的狀況下,一名年輕人試圖從月台上跳下去,卻被帽子男加以制止。他再次高喊:「快點啦!」然後身體更探出了一些。
     小男孩大概被帽子男的吼聲嚇到,總算伸出手要握住男人的手,卻沒成功。他彈開似地把男人的手甩開,然後往後退。
     〈嗚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
     同一時間傳來電車警笛的巨響,接著是東西被輾碎的悶聲。一陣帶有血腥味的強風壓迫著倉內的身子,但他沒有放下攝影機。撞擊的瞬間以及眾人的尖叫聲,從頭到尾完整收錄。
     倉內大口喘著氣,當場蹲了下來。等他回過神來,額頭已經滲滿汗水。這可是他頭一次親眼目睹這種狀況。平常他會在拍攝之後當場檢查影像內容,但今天完全沒心思想到這件事。
     不只這樣,萬一被其他人知道他非但沒對小男孩伸出援手,還持續拍攝,一定會引來撻伐,搞不好還會被學校退學。這麼說來,這段影片還是別曝光的好。倉內關掉電源,直接把攝影機塞進包包裡。
     月台上的乘客陷入一陣混亂,一群女性尖叫大哭。一方面不知道從哪裡冒出來看熱鬧的群眾,不斷聚集過來。一會兒之後總算有幾名站務人員衝上來,接著站內廣播傳來有人落軌的意外通報。
     這才不是意外,是自殺。小男孩自己拒絕了救助。
     倉內站起身,打算離開現場。
     對了,剛才出手要幫助小男孩的帽子男到哪兒去了?
     倉內停下腳步轉過頭,只見幾個站務員拚命擋住不斷增加的看熱鬧人群。倉內抱著包包,撥開人群想重回現場。
     然而,帽子男不知何時已經消失無蹤。

    大塚站
     據說山手線一天的載客量超過五百萬人次,環狀路線繞東京都中心一圈是三十四.五公里,繞完二十九個車站大約要一小時。成千上萬的使用者加上密集的班次,乘客的出入十分頻繁。山手線堪稱是由「乘客」這種細胞聚集而成的生物,細胞分分秒秒交替,每個車站也因此有了不同的風貌。要是在車廂內看到帥氣型男,不容有一絲猶豫,不趕快上前攀談的話,男子過幾站馬上就下車,一眨眼就消失在人群中,不知道下次什麼時候才能再見,哪怕他每天搭乘山手線也一樣。
     車廂裡有一個男孩看著詩穗。他背著黑色書包,年紀跟小學五年級的詩穗差不多,身高也相仿,戴著眼鏡看起來一臉聰明樣,但膚色蒼白,身體好像不太好,完全不是詩穗喜歡的類型。這種人將來不是高官就是政客,把日本搞垮,為此從小就上知名補習班,認真當個書呆子。詩穗一盯著他看,男孩就低下頭。
     怎麼啦?難道他喜歡我嗎?
     男孩的身邊有個身材高大的男人,長形臉,五官端正,但是帶點神經質,感覺跟小男孩很像,應該是他爸爸吧。男人身上罩著一件深藍色的筆挺外套,剪裁得宜,還有一顆顆銀色的釦子。
     男人跟小男孩說了一句話,男孩點點頭。他們果然是父子,從兩人的穿著看來應該是出自富裕的家庭。男孩的襯衫、外套以及短褲都散發出一股名牌特有的氣質。
     不一會兒,車門打開,同時傳來電視上啤酒廣告的旋律。是惠比壽站。男孩又看了詩穗一眼,然後跟父親道別之後下車。
     搞什麼啊,真沒用。這下子再也見不到啦,見不到了耶。
     車門關上後,電車立刻駛離。還在電車上的父親向車外的兒子揮揮手,小男孩卻愛理不理的,點點頭就轉身上了樓梯。就在這時,他瞄了詩穗一眼。
     什麼嘛,果然喜歡我吧。
     車窗外出現看似沒趕上車的年輕人,一臉氣呼呼的。下一班車三分鐘後就來,幹嘛那麼生氣呢?詩穗的伯母住在鄉下,聽說電車一小時才一班。要是這年輕人到了那裡,搞不好會氣到抓狂。
     身旁抓著吊環的男子不停地抽著鼻子,詩穗從剛才就想問問他怎麼回事。
     「欸,霧村老大,你是不是感冒了啊?」
     「嗯,還好……這不重要啦,倒是妳怎麼啦?很注意那個戴眼鏡的男生嘛。」
     道山詩穗抬頭看著他。霧村老大笑咪咪,一邊吸著鼻子。
     沒多久,列車抵達澀谷站。乘客幾乎全下車了,車廂突然變得很空,但下一秒鐘又擠進更多人,車廂裡變得更悶了。
     「才沒有咧,我只對嵐組的神田一個人有興趣啦。」
     詩穗指了指車廂中央的吊牌廣告,廣告上女性雜誌的封面人物神田露出微笑。偶像神田吸引到的不僅是二、三十歲的女性,就連詩穗這種小學生也為之瘋狂。長相當然不用說了,畢業於知名私立大學的他,一級棒的頭腦也是一大賣點,跟其他只靠臉蛋的草包偶像完全不同,帶點少女味的五官也好迷人。詩穗心想,自己今年十歲,神田二十三歲,年齡上看起來剛好在勉強還能接受的範圍。大概吧。
     「說起來妳大概不相信,不過我年輕時也是那樣子哦。」
     霧村老大撥了撥瀏海說。
     「咦?今天是愚人節嗎?」
     「什麼嘛。」
     霧村老大噘起嘴。
     「你說自己是『前』神田,聽起來真是天方夜譚耶。」
     「呃,也是啦……現在看看的確是天方夜譚。」
     霧村老大說他三十五歲。詩穗的爸爸今年四十歲,所以比起來他只小了幾歲,不過霧村老大看起來年輕很多。說自己年輕時跟神田差不多,這大概是他一廂情願的幻想吧。不過詩穗心想,他長得也沒那麼糟。頂著一頭不知道是睡覺時壓到還是自然卷的髮型,還有一對圓滾滾、傻呼呼的眼睛,實在很難稱得上眉清目秀。不過,看起來有些靦腆又不知所措的笑容倒是挺可愛的。講起話來跟舉手投足之間有種飄忽不定的感覺,瘦瘦高高的身材跟動畫裡的魯邦三世有幾分相似。詩穗喜歡他偶爾露出的溫柔眼神。雖然他不帥氣也不俊美,卻讓人覺得是個有特殊魅力、相處起來很愉快的大哥哥,至少不是歐吉桑、老頭或大叔。鮪魚肚、滿臉油光加上老人臭,男人要是走到這個地步就玩完了,坐在對面的兩個粉領族聊天時這麼說。詩穗的爸爸三項全中!詩穗不知怎麼有些難過了起來。
     「你念哪個大學啊?」
     詩穗重新振作精神之後問霧村老大。
     「慶法大學呀。」
     「不會是經濟系吧?」
     「對呀,妳怎麼知道?」
     「神田也是耶。慶法大學經濟系應該有很多像神田的人吧。我也認真用功考上那裡好了。」
     詩穗比出個勝利手勢。這麼一來,前後左右都是神田。跟神田約會、跟神田一起開車兜風、跟神田去唱KTV。身邊全是神田圍繞的校園生活。為神田做便當,請神田幫忙寫作業。啊,簡直置身天堂。
     「妳算術好不好?」
     詩穗搖搖頭。
     「怎麼可能好嘛。我覺得算術讓這個世界無聊了一大半。」
     詩穗完全不懂計算食鹽水濃度到底有什麼好玩。像是在燒杯裡倒水,再加入食鹽,然後再加水,接著問「濃度變成百分之幾?」實在蠢爆了。管它百分之幾,反正一定是鹹的呀。女生喜歡的是甜食啦。每次看到班上同學拚命計算這些題目,就很想問問他們「是有多想浪費你們的生命啊!」
     「算術不好就進不了那種水準的大學唷。」
     「什麼!真的嗎?」
     「那還用說,經濟系一定要會算術呀。」
     詩穗頓時垂頭喪氣。原來想跟神田度過歡樂的校園生活,食鹽水濃度不可或缺。但爸爸明明說過鹽分攝取過多對身體不好呀。
     「戀愛是鹹的啊……」
     詩穗抬起頭喃喃自語。電子看板上超級瑪莉歐飛來飛去。
     「妳真的很喜歡神田耶,連書包上都貼了貼紙。」
     霧村老大指著詩穗的書包露出苦笑。
     「你要是女生一定會了解我的心情啦。不喜歡神田的女生根本不是女的!」
     詩穗豎起食指如此聲明。
     「這太誇張了,世界上有很多有魅力的男性,男人的價值不該只看外表或學歷。算了,現在的妳還不懂吧。」
     「哦!這就是大人高高在上的態度。真討厭!」
     看到詩穗氣鼓鼓的模樣,霧村老大哼了一聲。
     〈下一站是新宿,新宿。出口在……〉
     傳出廣播之後,下車的乘客比先前在澀谷站時多,然後又上來更多的乘客。車廂內的壓力瞬間升高,要特別用力抓住鐵桿扶手,不然就會被擠到裡面被壓扁。從人群之間的縫隙看出去,真的什麼樣的乘客都有。有前襟整個敞開莫名性感的女子、裝扮成動畫人物卻完全不搭軋的年輕男子、男扮女裝的人。其中還有個身穿燕尾服頭戴高禮帽的老伯,他的手上提著一只大大的黑色手提包。這樣的打扮好像時空錯置。
     霧村老大一直盯著乘客看,應該說他在觀察。只有在這種時候,他會露出像電視劇中刑警的眼神。通常這時他的表情有些嚇人,令人不敢出聲跟他說話。
     過了兩三站後,乘客又少了一些,輕鬆多了。多數乘客都盯著手機螢幕,或是在玩掌上型遊戲機。看了一下,發現機種還真不少,尤其最新型的掌上型遊戲機「Portable Station 3D」更令人好奇。這款遊戲機不但能以3D影像來玩遊戲,還具備通訊功能。只要身邊有人也拿著機台,彼此就能用通訊功能來傳訊或對戰。隨便看看這個車廂裡就有十幾個人拿著這款遊戲機。
     「嘿,雨,你在這裡啊?」
     霧村老大已經很高了,一名比他更高的男人走了過來。霧村老大的眼神一下子變得柔和。「雨」是他的名字,霧村雨。詩穗覺得霧村老大只有名字比神田酷。
     出聲打招呼的是霧村老大的朋友三木先生。他的本名叫三木幹夫,念起來剛好是 Miki Mikio,所以大家都叫他「米奇米奇」。如果霧村老大是好相處的大哥,米奇米奇的形象就是酷帥學者。他立體的五官就像雕刻師刀下的線條,肌膚也是光滑細緻。據說他是霧村老大大學時期的朋友,所以年紀應該也差不多嘍。米奇米奇外表看起來也不是歐吉桑、老頭或大叔。霧村老大是好相處的大哥,米奇米奇是帥氣的大哥。要說選哪一個,坦白說實在令人猶豫。論臉蛋的話米奇米奇勝出,個性就要選霧村老大。既然都是慶法大學畢業,腦袋一定不壞,不過兩人竟然到現在還單身。反正問我的話,我會甩掉他們兩個選神田啦。
     「米奇米奇,你好啊。」
     詩穗對他招招手。
     「嘿,詩穗,妳隨時都這麼可愛耶。」
     「你也很帥唷。」
     米奇米奇低頭看著詩穗,眼角微微下垂,臉上瞬間就像外國男明星一樣浮現幾道皺紋。嗯,果然很帥。就是因為這樣,才不能小看年近四十的熟男熟女。相較之下,詩穗班上那些男同學何止是小鬼,根本是嬰兒吧。
     「你們班有個叫池田的啊?就是足球隊那個。他們球隊好像在地區預賽獲勝了耶,報紙上有報導哦,妳看。」
     米奇米奇把報紙遞過來,上面刊登了池田的照片。班上女生都很迷他,但詩穗不懂那種小鬼到底哪裡好,尤其他最近掉了一顆乳牙,看起來簡直土到爆。詩穗自己的乳牙倒還搖搖晃晃。
     「我對小鬼沒興趣啦!」
     「哎呀呀。」
     看到詩穗一臉淡定,米奇米奇聳聳肩。他就不會像霧村老大那樣,說什麼「妳自己不也是小鬼。」霧村老大經常不夠細心,所以才沒有女人緣。
     「對了,雨,最近狀況如何?」
     米奇米奇把報紙塞進真皮公事包裡,一邊問道。
     「不景氣啊,生意清淡。」
     霧村老大伸了個懶腰,環顧車廂內。
     「正因為大環境不景氣、不穩定,更需要你這種工作吧?」
     霧村老大露出自嘲的笑容。
     「這裡又不能立招牌,不管誰看到我都只當我是一般的乘客吧。」
     「這倒是。不過,反正不需要付房租,也不必太賣力工作啦。」
     別看霧村老大那樣子,他其實是個私家偵探。以前他在JR上野站附近的住商混合大樓裡開了一家「霧村偵探社」,不過據說經營不善,繳不出房租而被掃地出門了,在找到新的辦公室之前就以這條山手線權充事務所。換句話說,他是只有內行人才知道的「山手線偵探」!
     然而,霧村老大說得沒錯,電車裡不可能豎立招牌,也不能發放傳單,因為在電車上不能擅自從事買賣行為,所以只能私底下偷偷進行。問題是霧村老大看起來跟其他乘客沒兩樣,其他乘客做夢也想不到面前的人是個私家偵探,就在車廂裡執業。
     「這話由我來說大概不太客觀,但你的能力很強啦。」
     米奇米奇安慰好友。
     「不過呢,私家偵探嘛,感覺要更冷硬一點,要有種很適合穿風衣的酷大叔形象,叼根萬寶龍香菸氣勢十足。你呢,看起來就是個性很好但不太可靠的小哥,所以很難取得客戶的信任啦。」
     「囉嗦耶你!」
     「好痛!」
     霧村老大朝著米奇米奇的額頭給他一記頭槌。這一點看起來就像小學生,有時候詩穗根本感覺不到自己跟他們倆相差二十五歲。
     「你自己咧?有資格講別人嗎?」
     這下子換霧村老大展開反擊了。米奇米奇按著額頭,一臉尷尬。
     「還敢號稱推理作家,根本沒在書店看過你的書。」
     「少亂講話,只是剛好賣到缺貨而已。」
     如同霧村老大所說,米奇米奇自稱是推理作家。
     「還真敢講,不就是自費出版嗎?那樣的話只要拿得出錢,我都能當作家。」
     聽說自費出版就是只要付錢給出版社,就能出版自己的作品。不過好像得花上幾百萬就是了。
     「也有一些作家是從自費出版進入文壇的呀。」
     「至少現在你還不是作家吧?頂多是有志成為作家的人。」
     用詩穗的腦袋來解釋霧村老大的話,意思就是米奇米奇已經三十五歲了還沒有工作。無論從世俗或社會的角度來看,說不定還在上學的詩穗比較了不起。也不難理解為什麼長得又酷又帥的他到現在還單身。
     「現、現在是我的蟄伏期啦,松本清張、橫溝正史這些大師也都經歷過這段時期啊。重點是如果你不好好表現,我就寫不出作品。趕快帥氣破案啦,靠你嘍。」
     霧村老大刻意重重嘆了一口氣。
     「你為什麼全部都倚賴別人啊?每一位推理作家都是靠自己的腦袋構思的吧?橫溝大師總不是因為有個朋友叫佐清,才根據他的故事寫出《犬神家一族》吧?」
     米奇米奇寫的推理小說是以霧村老大為藍本,據說先前好像出過兩本,但連霧村老大到現在也沒看過書的影子。什麼書都出的出版社「風前社」正如其名,不僅如同風前燭火搖搖欲滅,聽說根本已經倒閉了,但米奇米奇仍堅持自己是作家。
     「我可沒閒功夫陪你玩什麼推理小說家角色扮演的遊戲哦。」
     「沒禮貌!你才是無家可歸的偵探吧?」
     「我才沒有無家可歸!我至少還有睡覺的地方。正確說起來只是沒有辦公室。」
     霧村老大有種莫名的得意。
     一個是被掃地出門、招攬不到客戶的偵探,另一個自稱推理作家但永遠不紅。這兩個人根本半斤八兩吧。
     「啊啊,怎麼都沒出什麼事呢?」
     米奇米奇抓著吊環嘆氣,周圍的乘客對他投以異樣的眼光。
     「東京隨時都一片祥和啦,只有電視劇裡才會有身邊出事的橋段。」
     霧村老大說。
     「怎麼沒有恐怖分子混進來劫持山手線呢?」
     米奇米奇口不擇言。
     「然後呢?」
     「你帥氣破案,然後讓我寫下來呀。」
     「你當我是約翰.麥克連哦?」
     霧村老大苦笑以對。
     「欸,那個約翰……什麼的,是幹嘛的啊?」
     詩穗沒聽過這個名字,於是問霧村老大。
     「妳不知道《終極警探》嗎?」
     詩穗搖搖頭。他居然從鼻子發出一聲冷笑。討厭鬼!
     三人交談之間,乘客也陸續上上下下。停到一處大站就有很多人下車,卻換來更多人上車,結果車廂內依舊擁擠。詩穗經常忍不住想,這麼多人究竟是從哪裡冒出來的?為什麼東京有這麼多人呢?
     米奇米奇的目光投向站在前方的女子。她身穿迷你裙,露出一雙長腿;亞麻色的頭髮紮成一束小馬尾,相當可愛。年齡大概是二十出頭吧。詩穗心想,長大以後也想變成這麼漂亮的女生。有了這副美貌,跟神田也很速配。
     「米奇米奇是大色鬼!」
     詩穗發現米奇米奇看著對方出了神,便戳戳他的腿。
     「才不是咧。」
     他有些尷尬地乾咳幾聲,別過視線,但似乎還是很在意,又偷偷轉回去瞄了一眼。看來這個女生是他喜歡的類型。
     女子一雙大眼睛盯著手上的掌上型遊戲機,是火紅色的 Portable Station 3D。她正專心拿著觸控筆點畫面。這果然是很受歡迎的機種,車廂裡有好幾個人都在玩。由於有通訊功能,她可能也正在跟車廂裡的其他人對戰。
     不一會兒,列車抵達池袋站。車門一打開,出入的乘客就跟在新宿站時差不多。面對成群大人毫不留情的推擠,詩穗整個人就快被壓到更裡面了,這時米奇米奇把自己當成盾牌擋在她前面。
     「米奇米奇,謝謝你。」
     「不客氣。」
     他對詩穗眨眨眼,霧村老大則一臉茫然環顧四周,沒人想得到他此刻正以私家偵探的身分執業吧。米奇米奇說得沒錯,他看起來就是個尋常小哥,這樣子根本招攬不到客戶嘛。
     剛才那個女生不知道什麼時候不見了。詩穗以為她在池袋站下車了,其實她站在離得較遠的地方。大概是被上下車的人潮擠到裡面去了。她還是很專心看著遊戲機畫面,不斷用觸控筆點選。
     「欸,米奇米奇。」
     「怎麼啦?詩穗。」
     「『終極警探』是什麼啊?」
     無事可做的詩穗問米奇米奇。他聽了後笑著說:
     「這就叫代溝吧。《終極警探》是我們年輕時很紅的一部動作片。有一群恐怖分子占領了高科技大樓,然後一個名叫約翰.麥克連的警察單挑這群恐怖分子。這部電影上映時妳應該還沒出生吧,所以對我們來說雖然很有名,但也難怪妳沒聽過了。」
     「那個叫麥克連的跟霧村老大很像嗎?」
     「完全不像。雨既沒有全身肌肉也沒那麼強悍,又不帥氣,更重要的是沒有那股男子氣概。」
     「囉嗦耶你!」
     兩人的對話突然插進霧村老大的咒罵。
     就在這時。
     「你快住手!這個人是色狼!」
     車廂裡突然傳來女性的喊叫聲,擠滿整個車廂的乘客不約而同望過去。出聲大喊的就是剛才那個拿著遊戲機的美女。她抓起一名男子的手,高高舉起。


首頁公司簡介異業合作人才招募圖書館採購/編目門市公告&三民禮券兌換處好站連結三民‧東大‧弘雅圖書目錄古籍‧古典圖書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