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為確保您的帳戶安全,如接獲三民書局來電詢問滿意度或訂單出錯,要求重新設定。請立即掛掉電話,並致電三民確認或撥165諮詢,永遠不要操作ATM。
  • 一般分類
    • 親子共讀

    • 電腦書

    • 財經企管

    • 文學作品

    • 語言學習

    • 藝術設計

    • 休閒生活

    • 社會人文

    • 宗教命理

    • 宗教類

    • 命理

    • 術數

    • 占卜

    • 易占

    • 占星

    • 卜卦

    • 六壬

    • 籤詩

    • 問神

    • 其他

    • 命相

    • 風水

    • 預言

    • 靈異奇聞

    • 禁忌

    • 科學‧科普

    • 醫療保健

中國圖書分類
變異三王星:天王星、海王星、冥王星的行運、苦痛、與轉機
變異三王星:天王星、海王星、冥王星的行運、苦痛、與轉機
  • 定  價:NT$480元
  • 優惠價:75360
  • 可得紅利積點: 10 點
  • 參考庫存: 目前有庫存
  • 加入購物車    
分享:
   一般分類宗教命理 > 命理 > 占卜 > 占星

商品介紹
  • 商品簡介
  • 作者簡介
  • 編輯推薦
  • 目次
  • 書摘/試閱
  • 英國心理占星學中心創辦人 霍華.薩司波塔斯 最具指標性作品
    AOA國際占星研究院創辦人 魯道夫 專業推薦

    占星學高階行運的精闢說明
    天王星、海王星、冥王星行運入各宮及其他行星的完整詮釋
    闡明個人課題、人生藍圖、危機和轉機的思考重點
    是一部極具特別指標意義的專業占星學習用書

    第一部:
    介紹作者對占星學的基本立場與態度,隨後帶入本書主題,亦即看待「三王星」(天王、海王、冥王)帶給個人的課題時,特別需要強調的省思重點。有助於讀者在學習時,有正確和正面的態度,不會對「三王星」有錯誤和恐懼的認知。

    第二、三、四部:
    詳述「三王星」的相關內容。先由行星的故事、軼事,該行星最重要的詮釋意義,神話上的起源、典故等完整的資訊說起,讓即使是外行讀者都可以對該行星有清楚的認識。接著再依序詳述,當該行星行運至與出生星圖之行星產生相位時的可能詮譯,以及當該行星行運進入各宮位時的代表意義。

    第五部:三個作者曾處理過的精采案例做實例說明。

  • 霍華.薩司波塔斯Howard Sasportas

    一位備受尊崇的美國占星家。
    他擁有人性心理學的碩士學位,並於1983年時與麗茲.格林共同創辦心理占星學中心。他的著作包括《占星十二宮位研究》(The Twelve Houses)、及與占星家羅伯特.沃克勒合著的《太陽星座職業指南》(The Sun Sign Career Guide),以及與麗茲.葛林共撰的四本心理占星學的研討著作。

    譯者簡介
    魯道夫

    AOA國際占星研究院創辦人
    占星家、塔羅占卜師,畢業於巴黎大學社會學研究所與倫敦占星學院,研究占星塔羅二十餘年,西元二○○四年起旅居英國,進入倫敦占星學院學習,是台灣唯一獲得倫敦占星學院專業資格文憑之占星師。西元二○○六年與JUPITER老師共同創辦「AOA國際占星研究院,透過網路進行占星塔羅教學工作,其目的在將現代的人文、心理占星觀念帶入華人世界,以導正似是而非及傳統悲觀宿命的占星看法,讓更多熱愛占星塔羅的華人,能夠接收到與歐洲同步的現代占星塔羅資訊。

    陳燕慧

    畢業於文化大學中文系文藝創作組、加州大學聖塔芭芭拉分校東亞研究所(Univerisity of California, Santa Barbara, East Asian Studies) 。曾任婦女雜誌記者,2008年進入國際占星學院(Academy of Astrology)修習占星學。
    合譯作品有:《行星的脈絡:占星學與家族模式》(Planetary Threads,琳恩.貝兒(Lynn Bell)著)

  • 推薦序

    完成翻譯《變異三王星:天王星、海王星、冥王星的行運、苦痛、與轉機》(The Gods Of Change)之後,我和許久沒有見面的蘇湯普金老師見面,談到這陣子的生活體驗以及她計劃中的台灣之行。我在半年前意外的接下這本書的翻譯,同時經歷了一些重大的選擇與人生變化。這些發生在自身或周圍的事件,竟然與書中的個案經歷相似。

    湯普金老師和我都同意,每個人生活中所選擇的經歷都是一個必要的旅程,我們選擇旅行的地點、工作的內容,結婚或者分手,並在其中成長。但是有一些選擇,卻不是我們在意識之下所做的決定,我們甚至認為那是意外或宿命,薩司波塔斯老師在《變異三王星》當中告訴我們,他認為這是我們更高層自我所做的決定,目的是要我們體驗完整的人生,並藉此成為我們真正想要變成的那個人。

    薩司波塔斯老師在英美占星學界享有盛名,台灣的占星喜好者對他的《占星十二宮位研究》定不陌生,而在占星學院就讀時,我在湯普金老師與梅蘭妮瑞哈特老師的推薦下接觸這本書,改變了我對命運以及三王星的看法。翻譯這本書讓我更仔細咀嚼與品味薩司波塔斯老師的智慧話語,也因許多經歷契合書中的描述,竟也有一種療癒的感受,正如書中所提到的意義治療,如果我們能在所承受的經歷中找到意義,將能夠給我們力量支持我們堅持下去。

    《變異三王星:天王星、海王星、冥王星的行運、苦痛、與轉機》是薩司波塔斯老師的經典著作,在英美更是每一個學習占星的人認識天海冥三王星的指定讀本。感謝春光出版社願意出版這本經典讀本,讓華人占星喜好者有機會深入了解三王星所帶來的深刻意涵,也謝謝燕慧還有Brian對這本書翻譯所貢獻的心力,希望本書能夠帶給大家在占星與成長過程的幫助。

    AOA國際占星研究院創辦人/魯道夫
    2013年5月.倫敦

  • 推薦序 在所承受的經歷中找到意義/魯道夫
    譯者序             /陳燕慧
    作者序             /霍華.薩司波塔斯
    導論

    Part 1 與命運之必然共舞
    1、 尋找人生意義
    2、 從破壞到突破
    3、 詮釋行運的實用規範

    Part 2 行運天王星
    4、 天王星的危機
    5、 天王星行運入各宮及與其他行星的互動

    Part 3 行運海王星
    6、 海王星的危機
    7、 海王星行運入各宮及與其他行星的互動

    Part 4 行運冥王星
    8、 冥王星的危機
    9、 冥王星行運入各宮及與其他行星的互動

    Part 5 黑暗盡頭的光亮
    10、三則案例
  • 冥王星的危機

    倘若你不曾經歷過死亡與再生。
    你將只是黑暗土地上的陌生人。

    歌德(GOETHE)
    人們往往對於冥王星的行運感到恐懼,而他們的恐懼也不無道理,因為在這裡我們要面對的是掌管神祕黑暗的陰間死亡之神。行運冥王星常常以令人痛不欲生的方式,讓我們與死亡接觸。某些情況下,這意指真實的死亡──我們自己的或者我們親近的人的死亡──但更常出現的是,這些行運會呼應我們心理上的死亡,或者「自我」的死亡:我們其中一部份的死亡,我們所意識到的自我的死亡。
    我們大部分的人是透過與可以使我們意識到自己的事物的連結,去建立和加強我們的身份認同,我們身邊的伙伴、我們婚姻中的另一半、我們所從事的工作、銀行帳戶裡的錢、我們的小孩、我們依附的宗教或哲學--全都用來幫助我們塑造並支撐我們的性格。

    在發展的過程中,我們總會遇到需要建立關於自我、以及關於人生的看法或信仰的時候,而這些我們有時候稱之為「腳本」或「人生的敘述」的事物,皆對於我們的身份認同有所貢獻。某人的劇本可能是「我能夠達到我所期待的」,另一個人的人生劇本可能是「我總是輸」;一個人對於人生的敘述或許是「這世界是一個我可以信任的安全地方」,但另一個人卻可能認為「這世界很危險,並且會將我毀滅」。我們不單只是透過人我關係、工作、職業或才能,還透過以上這些關於生命和我們自己的信念及以敘述,去歸納出心理上的自我認同。它們是我們個人神話的一部份,或者更確切地說,它們可能還存於潛意識中,因此尚未受到挑戰。

    在冥王星的行運過程中,我們用來歸納出自我認同的任何「道具」都有可能崩塌或無法挽回地瓦解,因為在冥王星的行運過程中,我們再也沒有退路、也再回不到天真無知的時候。這一種心理上的死亡並非罕見:我們都經歷過人生某些「章節」的完結,某個階段的、事業上的、或是一段重要友情的結束──我們所知的自我的死亡。然而,由於是冥王星的緣故,這一種傷痛可能也會將一些更加黑暗的情緒帶到表面──憤怒,或令人不悅的羞辱感,迫使我們去正視我們緊附在事物上的凶暴,即使是放棄一些負面的連結──一段不好的關係、讓人不滿意的工作、或者一份「我是失敗者」的劇本,這都要求我們承認當中的失落感有多麼巨大,並且要求我們對生命做出重大的調整。我們可能很明白,放開一段讓人感到不滿意、或者具破壞性的伴侶關係,是目前最應該做的,我們可能要花很多年,從心理治療中嘗試把負面的模式帶回到童年,但我們卻仍然感到失落和一種不甘心去釋放自我的眷戀。理智上我們知道自己將會重生,這些改變是正面的,但我們仍然把這些與死亡相關的連結視為駭人的、令人感到痛苦的事情。

    祝福那些哀痛的人,尤其那些學會了不只是悲傷與憂愁的哀痛、也包括為了所失去的而感到憤怒和罪疚感的人。我們也許曾因為一些曾經依賴的事物背棄我們而感到憤怒,又或者因為無法盡早放開生命中早已不再重要的部份而生自己的氣;我們可能為了某些已經逝去的人、或某件已經過去的事物感到內疚自責,又或者我們會為了自己的改變卻為別人帶來傷害或打擾而感到罪惡感。為了緩解死亡及再生的過程,我們需要謙遜和耐性,也需要給自己一點時間,與所有因為失去所導致的感受相處,只有這樣,我們才可以對這個未知而渴望新生的「我」抱持開放的心。我們沒有辦法躲開悲傷,也沒有容易的方法去哀痛:尤其在冥王星行運的過程中,我們學習到任何企圖做出「英雄式」掙扎或恣意主張去反抗都只會加深我們的煎熬。自我──「我就在這裡」的感覺──嘗試保存那些使其穩定堅固的連結,不管是外在的還是內在的,自我可沒興趣破壞自己,可是「冥王星」——這位地底世界之神,代表著一股從意識底下運作的力量,一股對於努力自我保存極為不利的力量,它象徵靈魂潛意識中「安排」好,或吸引一些會讓我們崩潰的處境,而這並不單只是因為它的「邪惡」,冥王星不是單純地把我們撕碎,它是有其原因的:為了讓我們能以新方法重新建立。冥王星的行運雖然會產生痛楚、危機及困難,但這都是為了帶來成長及需要的改變。

    雖然我們真正的、最深藏的本質,對於大多數的我們來說尚未被辨認,但它確實是不被束縛也是無窮無盡的。假如我們主要藉著「道具」去歸納出我們的自我認同──不管「道具」是物件還是人──又或如果我們過份地與某一個信仰系統或者一個壓倒一切的自我形象產生認同,那麼,行運冥王星可能會擾亂這些連結和認同,這麼做是為了幫助我們以更寬廣更具包容性的方式去重新認同自己。宮位和行運冥王星所影響到的行星,顯示生命中哪些領域的連結將被拆除及重組。舉例說,如果行運冥王星跟本命木星產生相位、或是正經過第九宮,它將挑戰的可能是一個既存的世界觀,或是我們一直以來過度連結的哲學觀點,又或是它會嚴重地擾亂我們教育的方向,冥王星以這種手法提醒我們,真正的自我認同並不會因為生命的任何面向而改變。

    天蠍座的形象
    天蠍座由冥王星守護,這是一個複雜的星座,因為它不像其他多半只有一種象徵的星座──白羊座的公羊、金牛座的公牛、雙子座的孿生兒等,天蠍座包含了幾種:蠍子、蛇、鷹及鳳凰,而且天蠍座不單只是一個可能找到你自己太陽、金星、火星或上昇點的星座位置,它更代表我們人生中都會受到影響的規則或人生面向——由改變、腐爛、死亡和再生組成的循環。跟天蠍座有關係的各種形象,說明了死亡與轉化的類型,這不僅是宇宙進化的過程,也闡揚了冥王星如何發揮打破連結的這個角色。

    最低層次的天蠍座象徵是蛇——一種不斷褪去老皮讓新皮重生的爬蟲類,以及蠍子——一種尾巴擁有致命螫刺的生物。受到天蠍座這一個層次所支配的人,幾乎是單憑著自己的情緒與欲望行動——它們完全任由心情擺佈,以一種感情激烈的、本能性的與原始性的方式去表達自己。當他們心情好時,他們對待人的方式比任何人都更友善,但當他們感到悲慘或不友善時,沒有人是安全的--即使那是他們最親近的朋友。處於這一層次或階段的天蠍座(當中有一些人是永遠都不會因成長而脫離這階段)在關於蠍子和青蛙相遇的老故事中,已經有所描述。

    故事開始於湖畔,蠍子想渡過這個湖,牠問青蛙會否介意讓牠騎在背上到對岸去,青蛙猶豫了,牠說:「我可以載你渡湖,但你要保證不要螫我。」蠍子聽到後有點覺得受冒犯了,牠回答說:「當然不會!我為什麼要做那種事?」蠍子攀上了青蛙的背,於是牠們的旅程展開了。可是,當牠們渡過了湖的一半時,蠍子螫了青蛙,就在牠們快要溺斃時,青蛙問:「為什麼你要這樣做?你保證過你不會螫我的呀!」蠍子在嚥下自己最後一口氣前,回答說:「因為我就是很想呀。」有一些人就是會像這隻蠍子和牠的螫一樣行動,覺得想做就做,也就是說他們難以自制地被心情及生命的本能反應所支配,他們可以突然背棄他們曾經親近的人,或者破壞一直於生命中支撐改進他們自我認同的建構。他們可以為任何原因而做出攻擊──復仇、憤怒、需要改變、新的成長、甚或是當生活變得沉悶時純粹為了刺激。有時在過程中他們會連自己也毀滅掉,而有時他們甚至是清楚明白這個風險,就如同他們正在不正當的行使意志,自取滅亡。

    可是,蠍子在水中的死亡也象徵了潛在的轉化與再生。低層次的天蠍座可以死去並再生到另一個層次──鷹。這一個蠍子層次的人們不再單憑情緒或者當下巧合的感受去形成自我認同,而是藉由外界去得到身份認同以及人生的意義與目的,例如:伴侶關係、一個他們參與的案子或維護的事物、或是一個能夠激勵他們的哲學觀或構想,他們會以讓旁人羨慕的專一、奉獻和精力去侍奉自己喜愛的人事。就像比其他鳥類飛得更高、看得更遠的致命獵人──鷹,達到了鷹這樣層次的天蠍座,通常擁有遠大的原則跟理想,但卻仍然保留他們致命的螫刺,萬一有任何事威脅到他們珍視或相信的東西時,鷹層次的天蠍座會俯衝下去攻擊,甚至兇狠地消滅他們的敵人。很明顯地,這一階段的天蠍座最大問題是激烈,他們可能是為了某些高貴的情操,例如:真相、公義或愛,或是宣揚人性福祉的願景,然而他們以如此的熱情及專注的態度去追求目標,以致他們會看不到其他東西,他們太專心於自己獻身的事物,於是忘記了自己的本質是不被束縛而無窮無盡的,又或他們會由這些義憤或加諸於自己身上的、那超乎常人的身體需求中把自己燒毀,更深一層的成長──自我另一次的死亡--變得有需要,而這也是鳳凰誕生的時候。

    鳳凰是埃及傳說中的鳥,牠被火燒盡,卻由塵埃中升起重生——牠因此成了永生的象徵。對於鷹層次的天蠍有共鳴的人或許會發現,一段重要關係的熱情會慢慢燃燒殆盡;又或是一件他們曾經熱衷相信的事情把他們耗竭了或者最後證明是錯的。當這種情況發生時,給他們的感覺就像把他們徹底毀滅了,像鳳凰一樣,他們被化為灰塵了,而他們可能會維持這種狀態一段時間,直到他們由灰燼中重新升起。當我們將自己與某事物連結--不管那件事有多高尚或超然--我們就把自己的認知限制了,並忘記我們的本質是不被束縛而無窮無盡的。在向著更偉大的一體性成長的過程中,我們要放開我們的連結,從而學習到我們真正的自己,是當所有我們以為等同自己的事物被拿走後,仍然餘下來的部份。透過行運,冥王星代表了一種力量,它拆除我們的自我認同,直到我們發現自己的精粹,也就是那超越個人的自我(Self),我們永恆而全體(universal)的核心。這是艱難的一課,行運冥王星會一次又一次的要我們跪下,我們仍然可以擁有並享受伴侶關係、信仰、支持的事物跟理念,但我們一定要記得我們真正的、最基本的價值並不建基於這些事物中的任何一項。

    下降的形象
    冥王星的領土是陰間,而在心理學上,陰間跟潛意識是同義的。自我是意識的中心,也就是我們意識到的或自我認同的中心,然而在自我意識之上還有潛意識──那些我們仍未接觸或整合的特質和元素。生命的本質是邁向一體性,而冥王星拆下了自我的邊界與連結、強迫我們認識被自我排除在意識之外的部份,從而去完成這目的。我們已經討論過冥王星是如何讓我們接觸一體性跟無邊界──我們大部份人意識上沒有適應的。冥王星亦會以相似的態度、並同樣以一體性之名,強迫我們去正視任何被埋藏在我們心中的──無論是我們未開發的潛能還是我們被壓抑的魔鬼或情結。

    行運冥王星會喚起下降的形象──航向潛意識的陰間的旅程,也是發現有什麼被隱藏於我們之內的航程。必須再一次強調的是,潛意識不單是用來貯存被否定的、負面的、或具破壞性的情緒、情結與感受的倉庫,雖然我們不難在靈魂(psyche)深處中發現正在匿藏的這些「魔鬼」。然而,潛意識同時是未被發現的潛能和正面特質的知識庫,它們正在等待我們的發現和整合。在之後的部份,我們將會檢視隱匿於我們潛意識中並被埋藏的寶物,但在此之前,我們必須先迎上野獸。

    面對野獸
    行運冥王星需要遇見我們本質中原始的、本能的、未重生的面向。童年時期感受到的憤怒、受傷害和痛楚;貪婪、嫉妒、醋意、渴望無所不能和得到力量的嬰兒性渴望;縱欲與兇猛的破壞欲──還有更多潛藏在我們潛意識的幽深處,正在腐蝕潰爛。冥王星是一體性的使者,而要活出一體性,我們必須面對這些原始的驅力和情緒。想要與隱藏於我們內在的事物重新產生連結,其實也就是取回靈魂中所失去的與被否定的部份,而在這過程中,我們也會創造出釋放被困於嬰兒性情結的能量的可能性,然後以更具建設性的方式,把它們重新整合到我們的人格中,但在我們可以轉化自己當中的任何東西前,首先我們要接受它們的存在。

    許多被埋藏於我們內在的事物,其實是源自於我們的嬰幼期。當我們還是幼兒時期,我們的內在世界圍繞著三個主要的狀態或感覺:需求、愛與恨。我們生於無助——我們需要別人的愛和關懷才能存活。當我們的母親或褓姆給予我們生存必須的哺育時,我們感到無比的愛,可是當她不在時,我們也會感到無比的憤怒和痛苦;如果我們腹餓時她仍然沒來,又或者當我們需要被抱而她不做回應,我們會害怕她棄我們不顧……我們害怕自己會死去,自然地這又引起了沮喪和暴怒。

    在從子宮中到剛出生的六至九個月期間,我們尚未把自己從周遭環境中分辨開來,所以我們的感受並不侷限於自身。當我們感到憤怒,整個世界也在生氣,而當我們感到飢餓和冷,整個世界也感到飢餓和冷。根據梅蘭妮.克萊恩(Melanie Klein) 所述,當我們生氣,我們幻想撕扯破壞母親的乳房,但因為在我們嬰兒期的內心中,我們跟乳房是一樣的,所以其實我們也在幻想攻擊自己。明顯地,這種狀態並不讓人感到愉悅,這些感覺太讓人難受,我們唯一可以應付這些情緒的方法是切斷它們。相對地,我們早期的破壞性憤怒被壓抑了,並維持在未完成與未解決的狀態,暫時擱置於於靈魂中某個被忽略的角落,慢慢潰爛。憤怒尚未消失,只是被擱置了,而於往後的生命中,在強勁的行運冥王星的影響下,這種整體上沒辨別力的嬰兒性憎恨與憤怒,會被某種外界的觸媒引發而重新出現。

    憤怒不是唯一被埋藏於內在的情緒,我們也可能懷著自己是不好的或者令人厭惡的這類早期的深層感受,這些羞恥及自我憎恨的感覺來自於名為「心力內投」(introjection)的機制──一種嬰孩認同於母親的傾向。如果母親不能提供我們所需要的──另一個說法是如果她是一個「壞母親」──我們會內投或者保留那些「壞處」,然後相信我們是不好的,因為我們覺得我們就是全世界,如果我們是不好的話,那麼整個世界就是不好的,與這種感受相處依然太過痛苦,所以我們把這些感覺切斷。可是,就像我們早期的破壞性憤怒一樣,它們同樣會於靈魂深處匿伏腐爛,直到行運冥王星來到重新啟動它們。

    除了憤怒和自我憎恨,還有一連串其他早期被埋藏的情緒和驅力可以被行運冥王星挖掘出來,羨慕與妒忌也植根於嬰兒性情結中,即便是在成人的靈魂中也同樣活躍,並且相當容易受到行運冥王星影響。羨慕跟妒意很易讓人混淆,主要分別是羨慕牽涉兩個人,而妒忌牽涉三個人,以心理學發展來說,羨慕比妒忌來得早。同樣根據克萊恩學派(Kleinians)所說,我們首先對於餵哺我們的乳房(或奶瓶)感到羨慕,我們愛著它給予的好東西,但當它不能提供我們所需,或者在我們已經足夠了卻強迫我們多喝時,我們會憎恨它。我們不單會愛或者恨乳房,更會羨慕它凌越於我們的力量──我們的高興或不快、滿足或空虛、安心或悲傷都依賴它,正因為我們為了自己對乳房的依賴感到忿忿不平,所以我們的其中一部份想要破壞或者糟蹋它,而我們會幻想在它上面排便和把它撕成碎片,這一些感受都被轉移到母親上——我們愛她也恨她,而我們也羨慕她能夠控制我們的生命和福祉的力量。

    我們慢慢長大並墜入愛河,而矛盾地混雜著需求、欣賞、羨慕、妒忌和破壞性憤怒的混合情緒同樣會再一次被啟動。親密、依賴和憤怒之間關係密切,當我們跟某人越親近,我們的快樂越建基於那人身上,可是我們的其中一部份對於這種處境感到不滿,我們羨慕那人凌越於自身的力量,於是,有時候我們也許會想毀了我們的伴侶或那段關係本身。我們有些人可能對自己的羨慕、不悅與憤怒感到害怕,覺得我們應該乾脆逃避這種親密感,而不要冒險在伴侶關係中使這些情緒曝光。行運冥王星常常讓早期的羨慕與其伴隨的憤怒重生,只是這一次,這些情緒不再是瞄準母親,而是那個與我們有緊密連結的人,或是那些讓我們感到渺小不足的人。

    嫉妒也是一種原始的情緒。在嬰兒時期,我們的存亡仰賴於母親或者褓姆的愛,假使對她來說我們是特別的話,她會希望滿足我們的需求,維持我們的生命,於是贏取她的愛和注意可以讓我們安心,好讓每當我們需要她時,她就在那裡。然而,如果我們感覺不到自己跟母親之間那種特別的聯繫──如果周遭有另一個人,母親對他的愛跟關注更勝於對我們的時候──那麼我們就會感到焦慮和受威脅。萬一她把所有的關心和滋養都給了那個人,再沒有任何留給我們了呢?萬一有一個毛茸茸的獵食者,在母親跟某人忙著的時候走來吃掉我們呢?羨慕是屬於我們跟母親之間兩個人的處境,然而嫉妒牽涉三個人——我們、母親跟那個贏得她注意的對手。在往後的生命中,如果我們的伴侶對另一個人(或工作或興趣)注意太多,我們裡面那個受驚的嬰兒就會再次甦醒,做為成人,我們可能並不會完全仰賴我們的伴侶去求生存,我們可以找到不同的方法去照顧自己,可是當要正面迎上這些對手時,我們內在的嬰兒仍然會掉進惶恐的狀態而想大喊:「救命!我不是最特別的那個,我會死!」因為我們有一部份仍然相信,我們能否存活全靠著自己是否仍然是所愛的人最關心的那一個,因此,嫉妒觸發了激烈的厭惡、恐懼、怒火跟焦慮,這些都是行運冥王星的相位喚醒我們那嫉妒小孩時所攪拌起的。

    因為羨慕與嫉妒幾乎都被視為是「不好」的,我們被教導不要擁有這些感受。相對地,這些情緒連同一系列其他的「罪」,例如:性慾與貪婪,都被我們許多人否認和壓抑。我們也有可能拒絕承認它們於潛意識中對我們的控制,但是冥王星要求我們去面對自己的陰影、面對這些陰暗的感受。如果我們要成長以及變得完整,我們要把自己的身份認同感擴大到包括自己原始的情緒、自己「不文明」的本能、和彼此相互衡突的欲望,我們需要接受它們是生命的一部份,而不是責怪自己為什麼會有這些情緒。然而,接觸這些早期的情結,例如:憤怒、嫉妒跟羨慕,並不代表我們有權力去把這些感受表現出來,或者不假思索地把它們釋放並加諸於他人身上,監獄中就充斥着企圖如此的人。我們的原始情緒需要被知道及接納,但它們也需要被克制,透過承認它們的存在及接受它們是我們的人類遺傳,我們可以開始把被困在這些情結的能量,重新引導到一些更有效率的表達方法。再一次,我們可以回到神話,其中提供了如何重新引導這些能量的線索。


首頁公司簡介異業合作人才招募圖書館採購/編目門市公告&三民禮券兌換處好站連結三民‧東大‧弘雅圖書目錄古籍‧古典圖書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