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為確保您的帳戶安全,如接獲三民書局來電詢問滿意度或訂單出錯,要求重新設定。請立即掛掉電話,並致電三民確認或撥165諮詢,永遠不要操作ATM。
  • 一般分類
    • 親子共讀

    • 電腦書

    • 財經企管

    • 文學作品

    • 文學

    • 總論

    • 文藝批評

    • 寫作/翻譯/演講

    • 中國文學

    • 總論

    • 中國文學史

    • 國學

    • 詩詞曲賦

    • 散文/雜注

    • 古典小說

    • 文學作品

    • 民間文學

    • 其他

    • 東方文學

    • 西洋文學

    • 小說

    • 語言學習

    • 藝術設計

    • 休閒生活

    • 社會人文

    • 宗教命理

    • 科學‧科普

    • 醫療保健

中國圖書分類
最幸福的一種壞:張小嫻散文精選
最幸福的一種壞:張小嫻散文精選
  • 定  價:NT$260元
  • 優惠價:9234
  • 單次購買 10 本以上 85折
  • 可得紅利積點: 7 點
  • 參考庫存: 目前有庫存
  • 加入購物車    
分享:
   一般分類文學作品 > 文學 > 中國文學 > 散文/雜注

商品介紹
  • 商品簡介
  • 作者簡介
  • 編輯推薦
  • 書摘/試閱
  • 一個人生活,可以很快樂,
    兩個人在一起,才是幸福!

    繼《謝謝你離開我》之後,張小嫻再度撫慰我們的心,找回戀愛的勇氣!

    我們內心真正渴望的,其實是某種程度的依附。
    在他面前,不但可以調皮,也可以蠻橫,
    因為被自己所愛的人寵壞,就是最幸福的一種壞。

    愛情,是無法用想的。
    想得太多,便失去了激情與衝動;
    想得太少,又懷疑是否仍然愛著對方。
    什麼都不想的時候,才能愛得率真。
    我們唯一渴望的,就是每天依偎在彼此身邊,
    沒有非做不可的事,卻覺得心滿意足;
    沒有非到不可的未來,卻一起度過了年年月月,
    這一場幸福的賭注,我們就這麼贏了。
    愛情,原來是需要一點任性的。

  • 張小嫻

    全世界華人的愛情知己。她以小說描繪愛情的灼熱與冷卻,以散文傾訴戀人的微笑與淚水,至今已出版超過四十本小說和散文集。她對人性的洞察,使她開創了一種既溫柔又犀利的愛情文學。每一字句都打到心坎,讓數以千萬的讀者得到療癒,而我們也能從她的作品豁然明白,愛情的得失從來就不重要,當你捨棄一些,也許得到更多,只要曾深深愛過,你的人生將愈加完整。
  • N/A
  • 愛情從什麼地方開始?

    愛情是從什麼地方開始的?
    是從第一眼開始的嗎?
    我的眼睛遇上了你的眼睛,有說不出的好感。
    是從寂寞開始的嗎?我們都寂寞,需要彼此慰藉。
    是從失意開始的嗎?兩個失意的人互相扶持。
    是從嘴巴開始的嗎?我喜歡聽你說話。
    是從肩膀開始的嗎?我把頭擱在你的肩膀上。
    是從互相討厭開始的嗎?我看你不順眼,你也看我不順眼,但是我們忽然發現了對方的優點。
    是從身體開始的嗎?你喜歡我的三圍,我喜歡你的高度。
    也許,以上一切都不是真正的開始。
    愛情是從希望開始的。
    第一次遇上你,你便在我心裡燃起了希望的火光。我對人生有了希望,我對將來也有了希望。
    我渴望能夠跟你一起……
    我想每天聽到你的聲音,我想依偎在你的身邊,我想和你分享我的快樂,我想和你同床共枕。這些都是我的希望。
    愛情從希望開始,也由絕望結束。
    死心了,就是再不存著任何我曾經對你有過的希望。


    遠處的一雙眼睛

    我們或許都經歷過這種日子:你做一件事情,是因為你知道有一雙眼睛在看。
    那雙眼睛屬於一個你在乎的人。他也許是你的親人,也許是你的戀人,也許是你仰慕和崇拜的人,也許是你暗戀的人,也許是你的舊情人。
    有了這雙眼睛,你無論做任何事情,首先想到的不是自己,而是這雙眼睛的主人。他會怎樣看這件事情?又會有什麼反應和評價?
    因為感到他在看或者相信他會看,我們總是奮力做到最好。
    所有的一切,變成不是為自己做,而是為他做,渴望得到他的認同或讚許。
    假使偶爾贏得一點讚美和注意的目光,我們會更加賣力。那一刻,我們恍然明白,一個人若只能為自己努力,畢竟太寂寞了。若有一個你在乎的人在看,那才不枉此生。
    他真的在看嗎?譬如說你暗戀的那個人或已經不愛你的那個人。我們惟有相信他們會看見,只有這樣,生活才能夠有更大的動力。
    我曾經為了一位老師的一雙眼睛而每個星期上教堂。
    我也曾為了一個男人的一雙眼睛努力上進。
    然後有一天,有個男人告訴我,他做的許多事情,都是因為我的一雙眼睛。他甚至忘記了自己的需要。我卻從不知道,他為了這雙眼睛而選擇了另一種人生。
    那一雙在遠處輝映的眼睛,既是一種鼓勵,也是一種情結,是我們多麼想去討好卻又害怕失去的一雙眼睛。


    跟你一起去討厭

    我們常常會遇到一些頻道完全不對的人。你跟他談論一部電影,他喜歡的情節跟你喜歡的完全不一樣。你覺得幽默的地方,他理解不到;他覺得笑到捧腹的地方,你又覺得不是那麼好笑,不明白他為何笑成這樣。
    你們可以聊天,但幾乎每次也無法超過半小時,而且都是自說自話或應酬彼此。你們喜歡的書並不一樣,喜歡吃的東西也不一樣。當他說某家館子的菜很巧手,你不會相信。
    當你覺得那個人沒趣,他或許並非真的沒趣,而是他的頻道跟你不一樣。他會遇到一個認為他非常有趣的人,他更會覺得你才是那個沒趣的人。
    一旦遇到一個跟你頻道相同的人,你才知道那是多麼幸運的事。
    你們能夠一起愛上某樣東西。
    能夠一起愛上某樣東西並不是最幸福的,能夠一起討厭某樣東西,才是幸福呢!
    你們同樣受不了某種裝潢的房子。
    你們都吃不消某種打扮。
    你們都討厭某一種顏色的車子。
    你們一起討厭一個地方,發誓絕不去那兒。
    你們討厭同一部電影。
    你們也討厭同一個人。
    你們一起討厭某種行為和作風。
    你們同樣討厭某種味道。
    遇上一些事情,你們竟會同時嗤之以鼻。
    能夠跟你一起討厭我所討厭的一切,原來是那麼幸福的。


    只能有一張時間表

    相愛之前,兩個人是各自擁有一張時間表的。
    相愛之後,只能有一張時間表,不是依你的那一張,便是跟我這一張。
    在放棄自己那張時間表的時候,我們不但毫無怨言,甚至還是滿心歡喜的。
    為了能夠多點機會見到你,我甘心情願跟你的時間表生活。我的一切都是可以調動的,我跟其他人的約會,都是可以改期的;甚至我休息和吃飯的時間,也可以跟從前完全不一樣。
    你的時間表,就是我的。
    為什麼不是你跟我的時間表生活,而是我跟你的時間表?
    誰叫我愛你多一點!因為喜歡你,所以自己那張時間表已經不重要。即使想跟其他朋友見面,也會安排在你不能陪我的那天。
    跟你的時間表生活,就是要隨時守候。
    你忽然打電話來說:「我想見你!」我馬上就預備好了,那是因為我根本沒有自己的時間表。
    漸漸地,一切已成習慣,你的時間表,早已變成我的,已經分不出是誰跟了誰的時間表。要用另一張時間表生活,也太不容易了。
    兩個人之間容不下第三者,也容不下兩張時間表。
    除了每天的時間表,連人生的時間表也似乎只能有一張了,直到我們生死永訣。


    情人的圍巾

    曾經跟朋友玩過一個心理測驗,題目是:你想變成情人身上哪一個器官?
    我希望變成他的眼睛,便可以看到他看到的東西和他眼中的我。
    今天,忽然想到,假如我要變成情人身上的一件衣裳,我想變成什麼衣裳?你又想變成什麼?
    我想變成他身上的一條圍巾。
    圍巾的款式要永恆一點,顏色最好是灰和深藍,質料是柔軟保暖的喀什米爾山羊毛。
    不要問我為什麼不是大衣、不是襯衫、不是褲子。也許有人會想變成情人身上的內衣褲,而我就是喜歡圍巾的感覺。變成一條圍巾,可以包裹著他的脖子,陪他一起走過無數的寒冬。
    脖子剛好把腦袋和身體分開了。愛一個人,是欣賞他的智慧,也想和他有肌膚之親,我就是要纏在他的脖子上,兩樣都要。頸骨折斷便會立刻死亡,因此,我想留在那個位置,陪他出生入死。
    男人身上的冬衣,每一件看起來都很酷,只有圍巾例外。它使在寒風中走路的男人看起來沒那麼寂寞。
    我不願看見我愛的人感到寂寞。
    你說,圍巾只能陪情人過一個冬天,其他的日子便用不著。
    誰說其他的日子裡沒有寒冬?


    妳是我的高音譜號

    女孩子傷心地說:
    「他說我是他的高音譜號,我在他心中,是佔著最高位置的,現在,他卻放棄我,回到女朋友身邊。」
    高音譜號,是很高很高的。在愛情裡,沒有「高處不勝寒」。我們努力在對方心中爬到最高的位置,在那裡賴著不走。
    爬不到最高的愛情,是不完美的。
    哪個位置才是最高的呢?
    我們用以衡量的第一個標準是:他從來沒有這麼愛一個人。
    高音譜號只能有一個,最好便是一生中只有這一個。
    無論我們合唱的那一支是快樂頌,還是哀歌,我希望我是唯一的。
    我們用以衡量的第二個標準是:高音譜號必須感覺到自己被溺愛。既然是最高位置,理所當然享受最好的愛。
    最好的愛是被自己所愛的人溺愛著。
    對孩子的溺愛會害了他,對情人的溺愛卻會讓他覺得幸福。我們溺愛一個人的時候,總想把最好的東西給他,總希望看到他快樂,也總是微笑著縱容他。
    我們不要相愛,我們只要互相溺愛,甚至溺愛到無可救藥的地步,這樣才配稱得上是一個高音譜號。


    我和你的地域

    愛情與其說是兩個個體的交流,倒不如說是兩個地域的交流。
    每個個體都有其歷史,我們成長的背景、家庭、讀過的書、受過的教育、愛過的人、經歷過的事、過去的傷痕、不可告人的秘密、成長過程的創傷、愛惡和志趣,形成了一片地域。
    初遇的時候,這兩片地域並沒有深入的交流,我們會戰戰兢兢地互相試探,惟恐自己那片地域不被對方欣賞,而他那片地域也是我無法進入的。
    被愛的時候,我們期待對方所愛的不只是我的外表、我的成就,這一切只是我的一部分,並且會隨著時日消逝。
    我們期待他愛的是我那一片地域,它有我的脆弱和自卑,有我最無助和最羞恥的時刻,有我的恐懼,有我的陰暗面,有我的習慣,也有我的夢想。
    愛上這片地域,才是愛上我。
    我帶著一片地域來跟你相愛。接受我,便意味著接受我的地域。
    愛一個人的時候,也同時意味著你願意了解這片地域。
    愛情有時候難免誇大了兩個人的相似之處。然後有一天,我們才發現相似和差異同樣重要。
    接受兩個人的相同點,當然毫無困難,我們甚至會說,這是我們互相吸引的原因。然而,接受彼此的差異,卻是驚濤駭浪,是兩個地域的合併。


    不要思考愛情

    男人對女人說:「這陣子,我在想我們的愛情──」
    女人微笑著說:「你真是幸福,我連想這些事情的時間也沒有。」
    寂寞的人,會想得太多;結果,他們的愛情出了問題。
    忙碌的人,想得太少,他們的愛情也出現了問題。
    或者,愛情是無法去想的。
    想得太多,變得理智,便失去了衝動。
    想得太少,又會懷疑自己是否仍然愛著對方。
    不想的時候,我們愛得最率真。
    愛了再算,沒法繼續的話,傷心痛哭一場,又重新來過。
    年輕的時候,我們都是這樣的。年紀大了一點,我們開始深思熟慮:這個可以愛,這個不可以愛……
    我們想得愈多,我們愈不相信愛情。
    愛情,畢竟是需要一點任性的。
    不為什麼而愛你,也不期盼會有將來。我們卻一起度過了年年月月,這一場賭博,我們贏了。
    輸了的話,也許是因為,你和我該有更適合對方的人。
    思考愛情,是哲學家和小說家的工作,凡人只管去愛。當愛的感覺消逝,也不是憑著思考便可以重新燃起火花的。


    我對妳特別好

    女人一生之中大概都聽過這一句話:
    男人說:「我對妳特別好!」
    他對妳比對別人溫柔體貼,他更願意任勞任怨,甘心做牛做馬。在妳面前,他也特別戰戰兢兢,特別有耐性,特別慷慨。
    這不是應該的嗎?我愛你的時候,何嘗不是對你特別好?
    當一人愛上另一人,他也許會短暫地失去自己,變成一個乖順的隨從。
    某某正在熱戀中,平日最討厭逛街的他,竟然天天陪著女朋友去逛街買東西,並且非常耐心地給她意見。他的朋友搖頭嘆息:「他已經不是他了!」
    誰沒有試過不是自己的時候?除非你沒愛過。
    你對我特別好,跟你對我說「你是我最愛的人。」並沒有太大分別。因為此刻最愛,所以我們竟然能夠發掘自己的另一面。原來我可以這樣溫柔,原來我也會如此患得患失。
    若此生有幸遭遇吾愛,我會有另一個樣子。
    男人告訴妳,他對妳特別好,既是微笑的嘆息,也是一種自嘲、一種驚奇。他在妳面前融化了,完全無力反抗。
    問題是,他融化到什麼程度?
    融化得太多,女人會覺得他沒性格。融化得太少,女人會埋怨他對她不夠好。像冰淇淋融化在熱騰騰的舒芙蕾裡面,才會特別的滋味,特別的悠長。
    你又能為我融化多少?
    是不是剛好感動我而又不至於讓我瞧不起的程度?


    當妳不喜歡

    曾經有一個人對我說:
    「當妳不喜歡,我便是錯的。」
    那一刻,無限的感動。
    忘記了大家為什麼爭吵。同一個問題,糾纏了很久。他認為自己沒錯,我認為我受傷害了。最後,他舉手投降,說了那樣的一句話。
    我沒辦法再生氣下去,並且說:
    「好的,當我不喜歡,你便是錯的,以後都是這樣呀!」
    他說:「我只是說這件事!」
    我任性地說:「不,所有事情都是這樣。」
    他惟有就範。
    我並不相信他以後也會這樣,男人為了平息干戈,才會欣然就範。干戈過去之後,他又會堅持己見。唯一的分別,是我以後可以用他說過的這句話提醒他。
    甜言蜜語,我們一生裡聽得太多了,麻木了。你以為我們會深信不疑,情深一往嗎?不是的,我們只是把搜集得來的甜言蜜語留待吵架時用。一些男人會說:「我哪有這樣說過?」另一些男人說:「是嗎?好的,是我不好,不吵了。」
    甜言蜜語,都是盲目的。要有徹底的盲目,才會有徹底的幸福。


    兔子與野獸

    強壯和弱小,也許並不是對立的。有個愛情故事是這樣的:
    一回,男人跟幾個流氓在街上爭執,那幾個流氓正要出手教訓他。這個時候,與他同行的女人,毅然站到男人面前,說:「要打便打我。」
    她長得很瘦小,還不到九十磅。她身後的男人,整整有一百四十磅,比她高出兩個頭。
    但是,在那個時刻,她無所畏懼地擋在他前面。
    那幾個流氓走了。男人本來不見得特別喜歡這個一直戀慕他才華的女人,可是,就在那一瞬間,他被感動了。
    當然,我不會喜歡這種男人。
    可是,愛情就是能夠令弱小的人變成強壯,又讓強壯的人變得弱小。強與弱是內心的掙扎,並沒有矛盾,並且因為愛與被愛而和平共處。
    有時我會弱小,因為我知道有個人愛我、疼我、願意保護我。有時我會強壯,因為我知道有個人需要我、支持我、鼓勵我,害怕我不會照顧自己。
    有些時刻,我會弱小,不為什麼,就是不想強壯,就是有點自憐。
    有些時刻,我會強壯,面對痛苦和挫折的能力,連我自己都驚歎。
    每個人心裡都有一隻野獸,同時又有一隻兔子。有時是兔子走出來,有時是野獸。我們既希望自己強大,也希望自己一次又一次回到弱小的童年。沒有野獸,也就沒有兔子。
    愛便是意味著同時接納自己和對方的兔子與野獸。


    寧願和你終生廝守

    從前以為兩個人要共度一輩子是不容易的;可是,現在愈來愈覺得,兩個人要共度一輩子,並不困難。
    是「共度」,而不是「相愛」一輩子,有什麼難呢?
    只要你不要有太多要求和期望,只要沒有第三者的出現,我們準可以跟另一個人廝守終生。
    不要問自己:「我是不是餘生也只能跟這個人在一起?」也不要問自己:「三十年後,我還會愛他嗎?」這樣的話,你會安安分分的和一個人地老天荒。
    我們離開一段長久的感情,是因為我們有太多要求,也因為我們以為自己厭倦了。
    兩個人要天長地久,其實也不需要很多條件。
    大家的興趣不用完全相同,性格也不用一樣。
    只需要有一點點的相似,又有深厚的感情,我們已經可以度過年年月月。
    我們需要的是一個伴兒。
    當愛情不再那麼濃烈,我們仍然會依戀。
    因為習慣了,也因為害怕。
    害怕分開之後的孤單。
    害怕做一個負情負義的人。
    於是,寧願和你終生廝守,希望你也是如此。


首頁公司簡介異業合作人才招募圖書館採購/編目門市公告&三民禮券兌換處好站連結三民‧東大‧弘雅圖書目錄古籍‧古典圖書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