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為確保您的帳戶安全,如接獲三民書局來電詢問滿意度或訂單出錯,要求重新設定。請立即掛掉電話,並致電三民確認或撥165諮詢,永遠不要操作ATM。
 
品牌專區-『天使文化』
品牌專區-『悅讀紀』
品牌專區-『巨石文華〈夢想季〉』
品牌專區-『蝴蝶季』
品牌專區-『魅力‧花火』
 
  • 工具圖書

  • 文學

  • 軍事

  • 歷史傳記

  • 地理旅遊

  • 語言學習

  • 法律

  • 社會科學

  • 政治外交

  • 美術藝術

  • 哲學宗教

  • 教育

  • 體育休閒

  • 電腦〈計算機〉

  • 醫療保健

  • 考題類

  • 數理科學和化學

  • 天文學、地球科學

  • 生物科學

  • 工業技術

  • 農業科學

  • 交通運輸/航空航太

  • 環境科學、安全科學

知日.鐵道(簡體書)
知日.鐵道(簡體書)
  • 人民幣定價:35元
  • 定  價:NT$210元
  • 優惠價:87183
  • 可得紅利積點: 5 點
  • 參考庫存: 無庫存,下單後立即進貨
    (採購期約45個工作天)
  • 加入購物車
分享:
   簡體分類: 文化、科學、教育、體育 > 世界各國文化與文化事業

商品介紹
  • 商品簡介
  • 作者簡介
  • 編輯推薦
  • 目次
  • 書摘/試閱
  • 《知日?鐵道》特集,以日本鐵道為入口,帶領讀者進行了一場浪漫華麗的鐵道之旅。全書系統廣泛地介紹了日本鐵道從蒸汽機到新干線和地鐵的歷史,包括其起源、發展和演變;獨家采訪了“車站畫家”大須賀一雄和地鐵建筑設計師渡邊誠,也收錄了鐵道迷“鐵粉”和鐵道攝影師鏡頭下的絕美鐵道風景。除了驚艷的視覺沖擊,日本文學名家夏目漱石、川端康成到太宰治等人筆下關于鐵道的描述,以及毛丹青先生筆下的日本鐵道鄉村小站的感人故事,都很大程度上反映了日本的文化特征和人文風貌,超值附贈的絕贊日本鐵道風景更是不容錯過。
  •     毛丹青 | 外號“阿毛”,中國國籍。北京大學畢業後進入中國社會科學院哲學所, 1987 年留日定居,做過魚蝦生意,當過商人,遊歷過許多國家。2000 年棄商從文,有中日文著書多部。現任神戶國際大學教授, 專攻日本文化論。

        姚遠 | 西安人 , 畢業于廈門大學中文系。後在《青春潮》雜誌社任記者、編輯。 1988 年赴日,從師于攝影大師森山大道。2000 年起,創辦電子雜誌《日本流行資訊報》(後改名為《東京流行通訊》),十年來堅持不懈地傳播日本流行文化。為多家中、港、台雜誌撰稿,並助力日文書籍的中文版引介工作。

        劍心 | 香港新浪榜首博客《劍心,回憶》作者,主打日劇電影、美食生活、脫宅成長、男女關係等。同時為網路電臺節目主持及報刊專欄作家,著有《宅男罐頭學》一書。

        健吾 | 20 世界 80 年代出生,畢業於香港中 文大學新聞傳播學院,之後留學日本築波大學。現為香港中文大學日本研究學系講師。身兼作家、記者、編輯、大學講師、時事評論員、小說寫手。文章專欄見於 Milk 新潮流、 CUP、Metropop、am730、《明報》《東方日報》《信報財經新聞》等各大報章雜誌。 簡體出版有近作《日本亂象》。

        劉檸 | 六十年代出生,北京人。作家,獨立學者。大學時代遊學東瀛,後服務日企有年。著有《穿越想像的異邦》《、“下流”的日本》、《前衛之癢》、《竹久夢二的世界》等。

        kotori | 宅一枚,自由撰稿人,日本流行文 化愛好者,ACG 深度中毒者,對各種冗長沉悶的日本電影及動畫有另類偏好。

        汗青 | 本名葉軍,一九六七年五月生,浙江 杭州人。先後於外貿、IT 行業進行自我發展, 現從事文化策劃和推廣工作。因長期從事策劃等文案工作,同時對歷史頗有興趣,因此在幾年中積累了不少關於文史方面的著敘。

  • 《知日?鐵道》是最受注目的“知日”全新改版每月特集!了解日本文化,不能錯過的日本鐵道特集!“鐵道”幾乎是最日本式的文化符號。目前呈現日本鐵道文化的最全記錄!超值附贈絕贊日本鐵道風景TOP20別冊!國內唯一專門關注日本的超人氣媒體品牌。知日特集,值得保存。
  • 個人有關鐵道的有限經驗
    鐵道或者說電車,近乎成了這個國家的一個文化符號。這樣一種交通方式,相比起其它國家和地區,都最為自然貼切的融入了他們的生活,不可或缺。
    為什么是鐵道呢?我們嘗試用整個特集回答這個問題,我們捕捉了很多細部,記錄了很多人和事,每個人都可以得到自己的答案,同時答案也可能依然在風中。
    我全然不是一個研究日本鐵道或者電車的專家,坦率而言,連鐵道迷都未見得稱得上。每次去日本,也坐過好多種的日本電車,但比起資深日本鐵道旅行迷來說,都實在算不上什么。不局限在日本經驗的話,借由個人經驗所傳導出來的感想,也可以說上幾句。
    比如小時候,由于工作生計,我和我爸住在湖南,我媽和我姐在湖北。為了去和我媽和我姐團聚,我和我爸經常就要坐火車去湖北。那大概是八十年代中后期,我依然記得,因為要轉車的緣故,大半夜的候車廳,我們需要半宿的逗留,我橫躺在聯排的椅子上,頭躺在我爸的膝蓋上睡覺。凜冽的冷空氣讓人有種莫名的興奮,其實通常是半夢半醒之間。又或者在綠皮的火車上,大家都在綠皮的座椅上橫躺著,混著一些奇怪但那時我并不覺得討厭的味道。那會兒,我干得最多的事,就是拿著玩具小車從一個睡著的人身上滾到另外一個睡著的人的身上,樂此不疲。太陽光透過火車的玻璃窗不斷的晃過去,令人暈眩。簡言之,那時的我,非常喜歡坐火車。
    現在想想,大概是那時的我喜歡火車那種移動的空間感,因為火車行駛時間較長,總覺得有一段生活要在上面,可以去餐車吃個飯,去衛生間尿一下,這種經歷和我們坐公共汽車的感覺大相徑庭。另外,由于是小地方,其實連公共汽車都坐得極少,因而坐火車旅行這種經歷,對于我無論如何都是有趣的,大致有現在小孩子那種去游樂園的感覺。
    后來看(秒速五厘米),真的很嘆服新海誠對電車空間的那種細膩還原,竟然感覺比真實的火車空間還要真實,那種細部光影的刻畫,經常能喚醒一些我童年火車旅行的記憶。不同的是,或許年齡太小,我并沒有在我的火車旅行中遇到像動畫片中那樣的女孩子,發生一些象征情竇初開的故事。
    現在想來,我爸和我一樣,大概也挺熱衷坐火車的吧,因為每次火車旅行,我爸似乎并沒有特別嚴格的時間安排,三十來歲的他,仿佛心血來潮一樣就拎著包隨時帶著我便上了火車。
    只要不像春運那么多人,只要沒有動車事故,我現在依然還是挺喜歡坐火車的(電車,火車或者鐵道,此處因我個人經驗的原因一律混用了)。這個卷首語,不是故意跑題的,是多說了點兒我個人童年在國內的火車旅行經歷。和大家一樣,通過這個特集,我也了解了更多有關日本的鐵道和電車的故事,我想以后有機會我們都去多坐一坐吧。
    BY蘇靜
  • 特集
    鐵膽新干線 12
    新干線的故事 14
    鐵道上的國家 20
    日本制造數字時代的“鐵”桿粉絲 24
    從蒸汽燒爐工到日本第一車站畫家大須賀一雄 28
    防府站的落葉 34
    秘境車站,鐵道的另一種情調 36
    一天一鐵路,骨灰級鐵道fan的攝影日記 39
    地下鐵的魔法師 專訪建筑師渡邊誠 64
    鐵道,御宅族,痛電車 72
    文字上的鐵道:夏目漱石、川端康成、太宰治與宮澤賢治 77
    一期一會 鐵路便當 81
    博物館印象:鐵道博物館 84
    梅小路蒸汽火車博物館 85
    東京地鐵博物館 86
    大阪交通科學博物館 87

    別冊
    絕贊日本鐵道風景TOP20

    主筆專欄
    蟲眼蟲語 日本“大”和“小”的別樣時空 5

    Regulars
    跟隨森山大道,一起去做“流浪犬”。 136
    漫畫改編日劇-歷史與成敗 164
    日本刀鑒賞入門之日本刀裝具及名稱簡介 169
    浮世春夢-浮世繪中的春畫 172
    AKB偶像魔法 177
    《跳躍大搜查線》的前世今生 180
  • 日本“大”與“小”的別樣時空
    作家志賀直哉寫過短篇小說《在城崎》,這是他在1917年發表的作品,是日本現代文學史上的名作。他寫了一個人在東京出了車禍,受了傷,后來到但馬地區的城崎溫泉療養。一日,他看見了一只死蜂,殘骸落在地上,后來又遭一夜風雨的吹打,不見了,他覺得這世上是寂寞的。
    又一日,他看見一只臨死的老鼠正在掙扎,他覺得生命的真實。最后有一天晚上,他看見河的對岸有一只蠑螈扒在黑色的巖石上,他隨便扔了一塊石頭想嚇唬嚇唬它,可意外的是他扔的那塊石頭偏偏打在蠑螈身上,把它一下子砸死了。于是,他感嘆生命的無常、孤單和凄涼,就像出車禍一樣,生命埋伏了偶然性。
    志賀的作品被評論界稱為“心境小說”,他觀察得細膩,尤其對小生靈,他的觀察尤其如此。為什么能如此細膩?他去過的城崎到底有什么東西讓他產生這般感受呢?
    我好奇,乘坐JR列車了一趟城崎溫泉。實際上,那兒只是一個小鎮子,當時是和中國同鄉一起去的。其中,有個老鄉過去是廚師,一直對日本菜的用料感興趣。
    據他說,日本料理零碎不堪,對材料的選擇非常講究,而且很細、很專,小的分類尤其多。所以對小玩藝兒的觀察,日本人比中國人擅長,基礎好,自小從飲食開始,就接受了一種對精制、對細致追求的熏陶。有時精細得連針眼兒大的事兒都會象對待火箭一樣琢磨。加之,日本是一個工匠國家,尤其在明治維新以前,一個人有什么手藝,幾乎成為他立足于社會之本。手藝講究精、講究細、講究專,要不然就不稱其為手藝。
    我到城崎的頭一個印象就是精、細、專這三個字。它精,精在它的垂柳小路,木舍比鄰,簡直就象紙糊的一樣。它細,細在小橋流水旁的每一塊石埤都是由來淵源,無一塊是廢的。它專,專在它是溫泉地帶,以每一池為一小館。洗完澡,穿上日式浴衣,腳踩木屐,散步在蒸騰著地下熱氣的石子路上,好像走進了一層薄紗蒙面的街道,這與我從小看慣的景致太不一樣了。
    當然,中國也有小巧玲瓏的庭臺、樓閣和園林,但以往那些都是私人的領域,是封閉的,沒有公眾性,可能我個人的見識也少。而城崎小鎮是日本傳統的風景,公眾習以為常,無論房屋的建構,還是街道的布局都是日本普通的樣式,走到哪兒都不難看到。城崎只不過是集中了一下這種樣式而已。日本式的景致小巧精細,而不象中國那么遼闊、粗曠。
    城崎是個鎮子,不是都市。對此,總離不開與中國鄉下的比較,兩者完全不是一個樣式。日本城鎮的鐵道線兩旁經常是擁擠的房屋,有時從車窗一伸手,恨不得就夠著人家的屋崖子啦。可在中國的鐵道線邊上是寬闊的、疏散的空間,十分充裕。
    這一小一大、一細一粗、一擠一松的區別都說明了觀照事物的背景不一樣,或者叫它“成像”不同。所以,當我在城崎也看到了一只死蜂,在溪流邊上終于找到了一只蠑螈的時候,我覺得它們是大的。放在城崎,他們的確是大的。
    對“大”的印象無疑是來自于我覺得城崎小巧玲瓏的認知,這個認知是先入為主的。換句話說,我固有的“大”是從中國培養出來的“大”,一旦遇到日本式的小,馬上就會產生強烈的比較。同樣的死蜂,同樣的蠑螈(中國叫它四腳蛇),把它們放在中國的鄉村里或者鎮子里,恐怕我覺不出它們的大。
    我沒有留意過什么日本式的精細,也從沒有在小生靈上尋找過人生的感懷。但是,今天我在城崎留意了,找了,于是不由地看出了志賀直哉筆下的死蜂和老鼠、乃至蠑螈都是大的,大得能讓人觀察出它們的悲哀,聯想人生的無常。這個“大”不是生物學上的大,而是體驗上的大。
    從中國到日本,環境在變,日本的情調、風土、習俗禮節都像飛來的筆墨,畫入我的中國原色,于是色彩勻開了,調和了。原有的中國圖景里接受了一次又一次的新的配色。這樣,我開始理解了志賀直哉寫小生靈的心情,包括他的感嘆、凄涼、酸楚以及對漂泊人生的哀怨在內!
    順便說下,城崎小鎮的野貓很漂亮。
    by毛丹青

首頁公司簡介異業合作人才招募圖書館採購/編目門市公告&三民禮券兌換處好站連結三民‧東大‧弘雅圖書目錄古籍‧古典圖書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