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詐騙,三民提醒您!來電有「+」號不接,無分期付款、批發商、12筆訂單、購買點數機制,不依電話操作ATM。有疑慮請來電確認或撥打165諮詢。
  • 三民叢書
    • 世紀文庫

    • 三民文庫

    • 三民叢刊

    • 文苑叢書

    • 人文叢書

    • 文學流域

    • 西潮文庫

    • 二十世紀文學名家大賞

    • 古籍今注新譯

    • 文學類

    • 地志類

    • 宗教類

    • 政事類

    • 軍事類

    • 哲學類

    • 教育類

    • 歷史類

    • 中國古典名著

    • 國學大叢書

    • 應用叢書

    • 外文

    • 哲學輕鬆讀

    • 宗教文庫

    • 現代佛學叢書

    • 世界哲學家

    • 生死學叢書

    • 世界思想文化史叢書

    • 文明叢書

    • 中國斷代史

    • 中國現代史叢書

    • 原住民叢書

    • 國別史

    • 歷史天空

    • 歷史新視界

    • 法學啟蒙叢書

    • LIFE系列

    • 生活法律系列

    • 大雅叢刊

    • 現代中醫

    • 養生‧方技

    • 音樂不一樣

    • 普羅藝術

    • 新世紀科技叢書

    • 滄海美術

    • 滄海叢刊

    • 經典系列

    • 親子叢書

    • 歐洲系列

    • 羅馬人的故事

    • 藝術解碼叢書

    • 藝遊未盡

    • 錢穆作品精萃

    • 逯耀東作品集

    • 許倬雲著作集

    • 李澤厚論著集

    • 辭典

    • 生活‧歷史

    • 理律法律叢書

    • 陶百川全集

    • 新世紀法學叢書

    • 中國語文系列

    • 鸚鵡螺數學叢書

    • 說史

    • 養生智慧

    • 歷史聚焦

    • 世界文學

  • 三民童書
    • Fun心讀雙語叢書

    • 小小導遊系列

    • 小普羅

    • 我的動物朋友

    • 兒童文學叢書

    • 兒童讀物

    • 探索英文

    • 探索英文叢書

  • 高中職
    • 高中

    • 高職

    • 考試用書

  • 專業書
    • 總類

    • 語文

    • 國父遺教

    • 法律

    • 政治‧外交‧行政

    • 社會‧社工

    • 教育‧心理

    • 新聞傳播

    • 商管財經&餐旅觀光

    • 歷史‧地理

    • 哲學

    • 宗教

    • 科學

    • 藝術

    • 其他

    • 大專/技術學院

新譯史記(四)世家(1)
新譯史記(四)世家(1)
  • 定  價:NT$450元
  • 優惠價:79356
  • 可得紅利積點: 10 點
  • 參考庫存: 目前有庫存
  • 此商品可用紅利積點兌換
  • 所需紅利點數:450
  • 兌換此書
分享:
   一般分類社會人文 > 史地 > 中國歷史 > 中國通史
   三民出版品三民叢書 > 古籍今注新譯 > 歷史類

商品介紹
  • 商品簡介
  • 作者簡介
  • 編輯推薦
  • 目次
  • 本冊為「世家」之一,共十三篇。「世家」也是司馬遷寫《史記》所創的體例,用來記載先秦和漢朝諸侯國的歷史。
    首篇〈吳太伯世家〉是春秋後期崛起的吳國的興衰史,司馬遷之所以把這一篇放在「世家」的開頭,主要著眼點是要歌頌吳太伯的「讓國」,以借此表達他的一種「天下為公」的政治理想。這與「本紀」開頭第一篇歌頌堯舜禪讓、「列傳」開頭第一篇歌頌伯夷是彼此呼應。
    〈燕召公世家〉則是司馬遷強調「德治」思想的重要篇章。全文主要就寫了兩件事,一是召公治燕,一是燕王噲亂燕與昭王中興,而這兩件事的重心最後都落在「德治(德政)」這個思想上。整篇文章中,召公與昭王的形象最具光彩,從中我們不難看出司馬遷的良苦用心。
    又如〈晉世家〉中寫了介子推的「不言祿,祿亦不及」,藉以諷喻後代君主功成之後的忘恩負義;寫了祁傒的「外舉不避仇,內舉不避親」,表現了作者天下為公的思想;寫了董狐敢於直書「趙盾弒其君」的良史氣概,與〈齊世家〉中齊太史的直書「崔杼弒其君」交相輝映。這些雖然也都是源於《左傳》,但一到司馬遷筆下,自然也就又有了司馬遷自己的思想寄託。

  • 韓兆琦
        一九三三年生,天津市人。北京師範大學中文系、復旦大學研究生畢業。現任北京師範大學中文系教授、博士生導師,中國《史記》研究會、中外傳記文學研究會名譽會長,中國散文學會副會長,為著名的《史記》與傳記文學研究專家。

  • 人人都應讀《史記》
        中華民族的輝煌文明,自傳說時代的三皇五帝迄今,已有五千年悠久的歷史。許多前人的智慧與經驗,亦隨時間的過往而留傳至今,甚至為後人所發揚光大。歷史的傳承,是一個民族文明延續的總結表現,藉由歷史的記載,我們也得以瞭解自己的本源。孔子曾說:「夏禮,吾能言之,杞不足徵也;殷禮,吾能言之,宋不足徵也。文獻不足故也,足則吾能徵之矣。」就是強調歷史對於一個文明發展與延續的重要性。
        縱觀中國歷朝更迭,史書不絕,較之四海諸國,所記載內容之豐富,何止千萬。其中最集文學、史學價值於一身者,非《史記》莫屬。它不僅僅廣納先秦史料之菁華,更重要的是,這套偉大史書的作者──司馬遷,以生動的情節、優美的文辭、感性的筆調,為文明發展留下最好的見證。《史記》從一部私家撰著,躍升為官方認定之正史,位居「四史」之首,以「千古以來第一書」名之,實不為過。今人對《史記》之所以重視,不單單緣於司馬遷在《史記》中所傳達的「究天人之際,通古今之變,成一家之言」,更因為字裡行間所流露的文學價值。因此,研究古史、鑽研先秦文明、學習上古漢語與練習謀篇佈局之人士,無不借鑑《史記》。如「文起八代之衰」的韓愈即十分推崇司馬遷,以為《史記》當是後代學子為文之典範,他的〈張中丞傳後敘〉便是學習《史記》的人物傳記。歐陽脩的散文簡練流暢,亦深得《史記》神韻,如他所撰之〈五代史伶官傳序〉,其文章格調與《史記‧伯夷列傳》便極為相似。
        在近代發光發熱的明清通俗小說和戲劇創作,也大量吸收《史記》的筆觸與特色。例如《史記》中對於人物形象之鋪陳,以簡練生動的故事情節來進行,千百年來在民間流傳,這些都為通俗小說和戲劇創作提供良好的素材。又如《史記》中通過人物的對話、舉止來表現人物性格,以使故事生動曲折,亦被許多優秀的小說創作所吸收。此外,小說與戲劇在取材上,也多有緣自《史記》者,如《竊符救趙》、《楚漢春秋》、《琴心記》等,這些故事一直到今天還流傳不衰,深受廣大群眾所喜愛。
        總而言之,《史記》不僅僅是一部記載歷史的書籍,並為後代文人學者規摹優美篇章立下最佳典範。它承載了中華文明的發展,為政治、歷史、文學各方面提供最豐富、最絢爛的他山之石。身為中華民族的一份子,無論士農工商,都應該熟讀《史記》,從中吸取屬於自己的文化結晶與創造動力。

  • 導讀(節錄)
        《史記》對後世的影響是巨大的。在歷史方面,它直接影響了歷朝「正史」體制的確立,從班固的《漢書》,到最後的《清史稿》,所有「正史」的格局都與《史記》基本相似。恰如宋代鄭樵所說的「使百代而下,史官不能易其法」,和清代趙翼所說的「自此例一定,歷代作者遂不能出其範圍了」。自司馬遷死後,僅在西漢末期的幾十年間,續補《史記》的就有幾十家;殆至東漢三國,仿效《史記》而作的各種野史雜傳更是蜂擁而起,足見它的影響之大。《史記》影響後代歷史家們的主要是它那種勇敢無畏的批判精神和「不虛美、不隱惡」的求實態度。儘管後代人消極地接受了前代血的教訓,再也沒人敢給現時的王朝寫史了,但毫無疑問,司馬遷的勇敢精神和正義感作為一種美德,已深深地融入我們民族的傳統中了。
        《史記》對後世文學的影響,最直接的是散文。司馬遷的散文在我國文學史上被視為巨擘,被後人當作一種典範。唐宋八大家反對駢文,提倡古文,就是把《左傳》、《史記》的文章風格當成旗幟的。韓愈說:「漢朝人莫不能為文,獨司馬相如、太史公、劉向、揚雄為之最。」韓愈的〈張中丞傳後敘〉最具有《史記》的風韻,〈毛穎傳〉更是與《史記》形神畢肖。歐陽脩的散文如同行雲流水,比《史記》又發展了一步,但是他的《新五代史》,人們仍然認為是得力於《史記》,而且認為它在後代諸史中是學《史記》學得最好的。歸有光是明代文章的宗匠,一生服膺司馬遷。他撰有《評點史記》一書,開品評分析《史記》文章的先河。歸有光又深受清代方苞、姚鼐的推崇,因而成為清代最大、最有影響的散文派別──桐城派的祖師。這樣,我們也就可以明白《史記》在歷代散文家們心目中的地位了。完全可以說,它的影響、它的精神幾乎是無往而不在的。
        《史記》是小說的始祖,而且也有力地促進了戲劇文學的產生。有人說,中國唐宋以後的小說是來自魏晉南北朝的「小說」;我認為,魏晉南北朝的「小說」只是東漢以來在《史記》影響下蜂擁而起的各種野史雜傳的一部分,它是流,而不是源。至於唐代傳奇這一批中國最早成熟的小說,諸如〈南柯太守傳〉、〈李娃傳〉、〈霍小玉傳〉,它們的面目,它們的骨架,它們的精神氣質,以及它們的口吻語氣,與其說是像南北朝「小說」,毋寧說更像《史記》。而後世的小說戲曲從《史記》中選擇題材進行再創作,《史記》中的人物性格、故事情節被後世的戲曲小說所模仿,所推衍,則更是最多、最平常,也最容易看到的了。當代一位名叫浦安迪(Andrew H. Plakes)的美國人認為《史記》是我國古代的一部偉大史詩,說「中國後代長篇小說諸如《三國演義》、《西遊記》、《水滸傳》、《紅樓夢》等裡面典型人物的內心世界處處與《史記》中表現的荊軻精神、伍子胥精神、孟嘗君精神相暗合」,說「明清小說的主要境界是從《史記》中吸取來的」。妙哉斯言!
        《史記》作為第一部傳記文學的確立,是具有世界意義的。過去歐洲人以歐洲為中心,他們稱古希臘的普魯塔克為「世界傳記之王」。普魯塔克大約生於西元四六年,死於西元一二○年,著有《列傳》(今本譯作《希臘羅馬名人傳》)五十篇,是歐洲傳記文學的開端。如果比較一下,可以發現,普魯塔克比班固(西元三二─九二年)還要晚生十四年,若和司馬遷相比,則要晚生一百九十一年了。司馬遷的《史記》要比普魯塔克的《列傳》早產生幾乎兩個世紀。司馬遷才真正是中國與世界的傳記文學之祖呢!

  • 吳太伯世家第一

    齊太公世家第二

    魯周公世家第三

    燕召公世家第四

    管蔡世家第五

    陳杞世家第六

    衛康叔世家第七

    宋微子世家第八

    晉世家第九

    楚世家第十

    越王句踐世家第十一

    鄭世家第十二

    趙世家第十三


首頁公司簡介異業合作人才招募圖書館採購/編目門市公告&三民禮券兌換處好站連結三民‧東大‧弘雅圖書目錄古籍‧古典圖書目錄